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anta季少一

1757浏览    478参与
QShu

不愧是小狐狸🦊,抗打颜值yyds

不愧是小狐狸🦊,抗打颜值yyds

小点声你吵到我了
季少想请你喝奶茶,是否接受? ...

季少想请你喝奶茶,是否接受?

 🔵接受   🔴拒绝无效(嘻嘻)

季少想请你喝奶茶,是否接受?

 🔵接受   🔴拒绝无效(嘻嘻)

半春三夏(半死不活的当四季姐中

发带

Ooc致歉吧新图发了有些手痒


*发带

江恪头发长了不少 季少一摸着埋在自己胸前撒娇要亲的挑染大狗的毛心里想着 以前刚刚能盖到眉毛的头帘现在能盖过眼角

“老季老季 亲一下亲一下”

江恪蠕动着蹭到季少一脸边 给人脸上印了好几个口水印

“嘶 你头发扎我脸了”

季少一抬手把江恪脸上的一堆碎发撩开 亲了亲没讨到亲亲的委屈包的嘴角

“回头给你剪了?”

“不要 长点好看”

江恪心满意足的窝回去 顺手把季少一抱在怀里 发丝落在季少一脖颈处 弄得他痒得不行 

“这么臭美呢江大门面......

Ooc致歉吧新图发了有些手痒


*发带

江恪头发长了不少 季少一摸着埋在自己胸前撒娇要亲的挑染大狗的毛心里想着 以前刚刚能盖到眉毛的头帘现在能盖过眼角

“老季老季 亲一下亲一下”

江恪蠕动着蹭到季少一脸边 给人脸上印了好几个口水印

“嘶 你头发扎我脸了”

季少一抬手把江恪脸上的一堆碎发撩开 亲了亲没讨到亲亲的委屈包的嘴角

“回头给你剪了?”

“不要 长点好看”

江恪心满意足的窝回去 顺手把季少一抱在怀里 发丝落在季少一脖颈处 弄得他痒得不行 

“这么臭美呢江大门面”

“我都门面了 你让让我”

“那我给你买个发带吧 让我们小江江颜值更上一层楼”

季少一拿他没辙 拍拍狗头让他别闹 调出照相机给二人拍了个合照之后就打开某宝开始给江恪挑选发带

挑挑选选最后选出来一个棉质的黑色横条纹款 经典简约又好看 配上江恪那一头银发 那不得帅出天际 

颜狗小季高兴 想象了一下男友带上自己买的发带的样子十分兴奋 主动转过身给了窝在自己肩膀上打游戏的江江一个kiss

被亲的江恪一脸懵逼 看见季少一一脸灿烂后不明所以但也跟着高兴

“我看看你买的 看看”

“不给看 等到了我亲自给你带”

“老季老季 宝贝儿”

好好一个宝贝儿被他叫的九曲十八弯 季少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好好看看看 很简单的款式”


快递到了的时候是四个人出门拿的 开会的队长错过了首次欣赏江大帅哥新发带的机会但他本人觉得并不值得遗憾

“小孩儿  我和老季去拿快递 有要带的吗”

“江恪哥等等 我俩也去”


拿到快递后季少一就迫不及待的拆开了 崭新的发带很柔软 季少一示意江恪弯腰 自己给他带上

“怎么样老季 哥帅不帅”

“别动 我给你弄弄”

季少一细心的的替他弄出鼓起的发包 又把错乱的头帘整理好

“好了 来让小孩看看”

双胞胎围着江恪看了看 表达了赞许

“少一哥眼光真好 发带真好看”

“诶 你这话说的 难道哥的脸就不帅了吗”

“江江啊 我觉得小宁宁说的很对啊”

“我服了老季 你们就嘴硬吧”

几个人打打闹闹的往回走 顺路江恪还买了几根棒棒糖

“江恪哥 我给你拍张照片呀”

许向安指了指路边阳光很好的围栏处又晃了晃手机

“行 来老季 拿着我外套”

“ok 让我看看MANTA门面生图有多能打”


照片出来 后季少一和江恪细细观摩了一番 那张照片构图得当 暖色的日光打在江恪脸上 发带将他的碎发箍起 露出明亮的双眸他举着棒棒糖露出一个携带着温暖的微笑 整张照片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最后季少一感叹一声

“啊 不愧是专业拍照的 咱们小安安就是技术好”

“喂!明明是我的脸帅啊”

QShu

声波真的是绝美谷子,有空拍拍其他的,没后悔抱盒的谷子

声波真的是绝美谷子,有空拍拍其他的,没后悔抱盒的谷子

《听季少一说》
 抱图吱吱 狐狸崽崽你好可爱哦

抱图吱吱

狐狸崽崽你好可爱哦

抱图吱吱

狐狸崽崽你好可爱哦

半春三夏(半死不活的当四季姐中

赛博文学2.0

依旧发疯ooc致歉 其实也没有很赛博朋克


“拥你入我怀里 把剩下的命运反锁”


亡命之徒想不到明天的 季少一能做到的只有活过当下

他并没有多喜欢地下城那些劣质的香烟 浓重的焦油味使他作呕 劣品的烟丝里没有多少尼古丁的香醇 反而是辛辣和苦涩

“尝的着味儿吗你就抽 浪费我烟”

季少一不客气的揪走了江恪嘴里刚点着的烟 吸了两口觉得恶心就随手捏灭了 给不算光滑的指尖烫出来了一层薄薄的水泡

“没你浪费 服了你不抽能不能给我 别他妈掐”

“我买的 我乐意我一口点十根你...

依旧发疯ooc致歉 其实也没有很赛博朋克


“拥你入我怀里 把剩下的命运反锁”


亡命之徒想不到明天的 季少一能做到的只有活过当下

他并没有多喜欢地下城那些劣质的香烟 浓重的焦油味使他作呕 劣品的烟丝里没有多少尼古丁的香醇 反而是辛辣和苦涩

“尝的着味儿吗你就抽 浪费我烟”

季少一不客气的揪走了江恪嘴里刚点着的烟 吸了两口觉得恶心就随手捏灭了 给不算光滑的指尖烫出来了一层薄薄的水泡

“没你浪费 服了你不抽能不能给我 别他妈掐”

“我买的 我乐意我一口点十根你也管不了”

江恪今天难得的没显摆自己的智障芯片的词汇量 被季少一呛了几句后默默的从背后抱住他

类人的体温上升的很慢 季少一在江恪贴上来的那一瞬间有些冷 他也难得的没有再多说江恪几句 就着这个并不温暖的怀抱欣赏下垂的太阳


这里很难见到如今日一般的夕阳 真真是能算得上那一句“残阳如血”

血红色的球体挂在灰蓝色的天空上 云彩被撕的一条一条的泛着粉色或是紫色

“好看吗 江恪”

“等我接受一下色彩”

刚装上的眼睛还没能完全适应机体 江恪抬着头过来一会 才回答季少一的问题

“很美 比主城的还好看”

“我总在想 我是不是做错过事 但是 当时那件事是唯一可以支持我活下去的理由 你能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吗”

他好像疯了 谁会在意一个类人活下去的理由 又或者说 他们不过是被创造出来的一些载体 承载着制造者本人的思想与情感 怎么会有自己的感想

“有 为了毁灭你”

“那在此之前我会把心脏送给你”




卿岚

小柏生日图越看越像老季……

遂……


无恶意纯整活()

小柏生日图越看越像老季……

遂……



无恶意纯整活()

半春三夏(半死不活的当四季姐中

发疯 建设我疯批赛博朋克

可能重度ooc吧双疯批反正现在是口嗨阶段 片段看不出我想要的点但我还是写了呃呃 很喜欢

类人人偶x机械师


“尼古丁没有救赎 我们都是欲望的囚徒”


反正季少一是个疯子 江恪不灵活的运用着他的芯片想着词汇 无意识间瞟到他的主人的右手手臂上露出的那个老久的机械关节

“你不换换胳膊肘吗”

“我爹给我接的胳膊 你说我换不换”

江恪摸摸季少一新给他换的皮 又看看新发型 发现多了一簇挑染又开口道

“还没问你胳膊怎么断的”

“家用机械人出故障了 给我胳膊绞了 ”

季少一装似不太在意的挥......

可能重度ooc吧双疯批反正现在是口嗨阶段 片段看不出我想要的点但我还是写了呃呃 很喜欢

类人人偶x机械师


“尼古丁没有救赎 我们都是欲望的囚徒”


反正季少一是个疯子 江恪不灵活的运用着他的芯片想着词汇 无意识间瞟到他的主人的右手手臂上露出的那个老久的机械关节

“你不换换胳膊肘吗”

“我爹给我接的胳膊 你说我换不换”

江恪摸摸季少一新给他换的皮 又看看新发型 发现多了一簇挑染又开口道

“还没问你胳膊怎么断的”

“家用机械人出故障了 给我胳膊绞了 ”

季少一装似不太在意的挥挥右手 随后低头看着那个露出在外的有些生锈的关节发呆 他的老爸当年用了一个假关节给自己断的胳膊接回去 从而引发了他想要用活人做成机器的想法 害得他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季少一没由的有些恨自己父亲 随后抬起头面无表情的使唤江恪给自己拿除锈剂和润滑剂


“晚上去哪里嗨啊老季”

江恪嘴里叼着季少一的烟 那只烟燃了一半 另一半要灭不灭的半死不活的冒着烟

季少一刚发完病 无力的闭着眼靠在橱柜上 过度的叫喊导致他的嗓子有点痛 他伸手想拿回自己的烟 却被江恪摁灭在自己手背上

“操 我他妈新给你换的皮”

“再给我换一块不得了”

季少一搓干净脸上残留的泪渍 一把扯过江恪的手心疼的摸了摸那出烫伤 是一个小窟窿 底下露出的是鲜红的仿真肌肉

“周日换的零件你他妈不到一周全身能坏四次 到底是你傻逼还是我技术有问题”

“我是不是傻逼不还得看你的想法 喂 还没回答我晚上去哪儿”

“去他妈你娘胎里”

季少一拿着修复的油膏 熟练的摸到窟窿里 另一只手掏了掏裤兜 摸出来最后一只散装的香烟


“妈的 这不会是假酒吧”

“滚啊有的喝不错了”

地下城多的是黑店 落后于主城将近一百年的发展导致这里通货并不发达 甚至地上的虚拟币在这根本没法使用 人家连看都看不懂 为着谋生季少一不惜要出卖自己的手艺 给他们装破电视修破手机 现在甚至要靠卖假酒

买酒那人脾气也冲 见季少一一副臭脸立马火起来 叫嚷着要砸摊子 季少一露出右臂 挽起袖子比了个中指 引来周围人的一堆窃窃私语

“别是地上来的吧”

“他们管得着我们吗”

“看着样子也不像 是不是内什么机器人啊”

“诶 那个 不是有个什么会装人的跑了吗 是不是这个啊”

气氛有些凝固 季少一喘息有些不稳 急促的呼吸和布满血丝的双眼昭示了他不太好的精神状态 他好像要失控了 不好的记忆从脑海里翻涌出来 

漂亮但孤僻的少年被研究室里同事排挤 聚在一起指指点点 自己提出的实验项目一个个被否决 被耻笑 

身形剧烈的颤动 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 肩膀突然被按住 紧接着是一些酒瓶子碎裂和人体与水泥地板接触时的声响 声音过于巨大 使得季少一停住了发作 被眼前的闹剧吸引了注意力

闹事的男人被砸到在地 脑袋上不断往外溢血 很快流了满地 混杂着脑浆 很恶心

江恪在衣服上蹭掉了手上的酒水 回头看向季少一 脸上溅到的血被他擦去 他歪头邪笑

“主人 这是你想要的吗”

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有些弯掉的烟塞进季少一嘴里又为他点燃

“主人 抽根烟吧”

劣质的烟草味刺激着季少一有些呆滞的神经 他就这么含着烟蒂也不吸 安静的看着江恪 无视掉身周叫喊的人群和早已没了气的死人

“主人 你杀不掉的人 我来替你”


QShu
朋友做的季少流麻,发一下存档

朋友做的季少流麻,发一下存档

朋友做的季少流麻,发一下存档

明烛(摆烂人)

因为觉得他们这次的眼睛有点奇怪,双目无神,遂改,感谢五行缺洛老师的高清图,不妥我删

(可自存❤)

(紧止保存的选项我应该关了…吧?)

因为觉得他们这次的眼睛有点奇怪,双目无神,遂改,感谢五行缺洛老师的高清图,不妥我删

(可自存❤)

(紧止保存的选项我应该关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