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ark

91083浏览    8463参与
只看艺眼
艺术家Mark.Jenkins的作品被戏称为“欠揍的创意”
艺术家Mark.Jenkins的作品被戏称为“欠揍的创意”
pnee

【李马克✖️黄仁俊】【典】智齿情结

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烤来听。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先用情诗情词裁冰,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加上一点酒来煮,那么,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如果失恋,等不到冰雪尽融的时候,就放一把火把雪都烧了,烧成另一个春天。

--林清玄《煮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李敏亨的感情变成了一罐已经变质的罐头 明明已经知道他已经过期变质发臭腐烂在罐子里 但凡打开只会令人唾弃和皱眉扔掉 但是谁也不愿意丢弃 任其凋谢被赤裸裸的忽视 就像无法做好心理建设走进医院拔...

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烤来听。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先用情诗情词裁冰,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加上一点酒来煮,那么,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如果失恋,等不到冰雪尽融的时候,就放一把火把雪都烧了,烧成另一个春天。

--林清玄《煮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李敏亨的感情变成了一罐已经变质的罐头 明明已经知道他已经过期变质发臭腐烂在罐子里 但凡打开只会令人唾弃和皱眉扔掉 但是谁也不愿意丢弃 任其凋谢被赤裸裸的忽视 就像无法做好心理建设走进医院拔掉的智齿 只能忍受其肿胀发炎压迫着神经生长

 

每一个情侣之间最无可避免地就是争吵和冷战 同居半年来我们有过大大小小的争吵 我一直认为争吵只是互相磨合的必要过程 无尽的争吵尽头必定是一拍两散 

但是没想到的是在冷战后好不容易和好的一星期后

  

一次活动结束刚回到家里时 

李敏亨冷不丁的就和给我说:“仁俊,你觉得我们还合适嘛”

 我不懂 明明下午的时候还和成员们一起开心的聊起下一年的计划 不祥的预感顷刻间涌了上来 相处了这么久很少见这么严肃认真 其实多少能猜出来他想表达什么 他想分手

 

我呆愣住 第一次希望自己的预感失误 模棱两可地说道:“怎么了嘛?合不合适都在一起这么久了”

 

李敏亨面无表情地说:“我就是觉得....我们不太合适...我们都给不到对方想要的... ”

 

这不是真正原因 不过是惯用的分手烂借口 我不再想再听他弯弯绕绕的找借口说下去 我只想得到答案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你是不是想分手”

 

李敏亨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果断的问出来但还是缓缓说道:“是,但是我真的觉得我们走下去结果显而易见....”

得到确切答案后 我无助又轻声说道:“好 我答应你”之后就立马转头回到房间大力关上了房间门

 

我很生气也很不解 为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今天分手

本来你以为能一起跨过2023年 即使是在舞台上 也要当第一个和李敏亨说新年快乐的人 明明今天还没和他分享那个在拍摄现场那个像奥利奥配色的猫猫 明明买了他一直很想要的项链给他当做和好的礼物想给他个惊喜 一瞬间感觉自己做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可笑又徒劳

 

久久的待坐在床边发呆 一瞬间觉得自己世界都崩塌的无助感疯狂侵蚀着我 一直在质问自己是不是在做一场不会醒来的夜梦 为何苦苦挣扎也逃不开这个陷阱  不自觉的就看向了床上他送的玩偶和床边他留下的衣物 虽说同居但是一开始你们的计划是分房睡的 但是李敏亨老是耍无赖 不是说怕黑就说房间太冷 大夏天的到底哪来的冷空气 隔三差五就要来我房里睡 慢慢的就变成两个人一起睡 他的房间就独自守寡

 

现在想起来一切怎么都变得如此讽刺直逼心头  生气上头我一下子就拿起床头他送的玩偶和他的衣物打开门就往地上扔 扔完又大力关上房门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愤怒 过了几分钟听到李敏亨来捡东西 他捡完在站在门口好像在组织语言和内心斗争 过了好久才说:“仁俊,对不起..我们还是可以做好朋友的...”

 

不懂 为什么要和我分手还要和我做好朋友 想分手又不想断掉联系 到底哪来做过爱的好朋友啊 到底可不可以成熟一点啊李敏亨 不要再扮演老好人的角色了求你了

  

李敏亨见我没有回应 识趣的就离开回到自己房间里

 

以往都是我吵架说分手 但这次是李敏亨提出 和以往的小吵小闹不同我知道他这次是认真 无论我说多少挽回的话他也还是会坚持他的内心的 这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想到这内心更加绝望了

 

无数的想法一直在侵蚀着我大脑 我好像陷入了无解的命题中 走进了单向循环的死胡同 无论怎么想还是会回到命题本身停滞不前 内心煎熬的睁眼到天亮后才浑浑噩噩的陷入梦中

 

等我再一次睁眼望向天花板的时候 我宕机了我试图分清梦境还是现实 我想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呢 我拼命回忆着 我和李敏亨已经分手这件事好像一阵风吹向我每一个关节 涌入我的血液中全身酥麻让我无法动弹 我想我这个时候才真正接受我们分开这个事实

 

自上次活动结束后 李敏亨这个月就要开启他的美巡 而我难得没有行程可以放个小年假

我开门出去房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动静和声响 好安静 安静的窒息 我想他已经收拾好行李在去往美国的路上了吧 打开手机也没有收到任何一条关于他的讯息 铺天盖地的孤独感和无助感朝我走来 我的腿好像灌满了水泥般无法动弹呆站在原地 等我站到腿脚发麻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

 

后面浑浑噩噩的在床上躺了5天 期间成员们才知道我们分开了陆续来询问情况 第一个来找我的是钟辰乐 他在聊天页面骂骂咧咧的说了整整一页的语音 不用点开都知道他在为我打抱不平 我没听就回了个我没事 好着呢 本意不想被他知道我这么颓废又自甘堕落也不想传到李敏亨耳中 至少能维持我在他面前可笑的尊严

 

后来第五天李永钦打来电话:“仁俊啊还好吗?...”

听到温柔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那个让我依赖卸下重任的声音 我实在无法再忍受独自一人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不好 我觉得到处都好冷 入骨的寒冷明明开了暖气关上了窗 为什么还是铺天盖地的寒冷 我好想逃 逃到温暖的地方”

  

李永钦心疼地说道:“仁俊啊 走吧现在的泰国很温暖 我现在就去接你 ”后不等我做出反应立马就挂断电话

 

在半个小时后 门铃响起我才终于在那个好似有万斤重和那个每日要把我压到喘不过气的被子中逃离出来 进门后李永钦胡乱的在我衣柜里找了几套换洗衣服和必要证件便扯着我去机场现买了一班最近飞泰国的机票 等我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坐上了飞往泰国的飞机了 一路上李永钦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关于泰国游玩的游玩攻略 我迟疑地说道:“我跟着哥就行 相信你”后面李永钦还是滔滔不绝的和我说哪里有什么什么很好吃 后来我装睡他才停下来 我感受到他帮我盖好身上的毛毯后还轻轻摸了下我的头 好像没有那么冷了

 

在泰国疯玩了的几天 李永钦好似怕我有闲下来的时间 把行程排的满满的 每天回到酒店倒头就睡 根本没心思管其他慢慢我也找回笑容 李永钦也是只字不提他的近况 那几天我好像真的忘记了他和脱离到没有他的生活中一样 我想我是真正需要释怀了

 

再次回到那个突然变得很大房子里时 突然觉得这个地方好陌生又到处都是李敏亨

 

好想逃 我要逃

算着李敏亨美巡结束应该还有几天 

在这段时间跑掉好了 

即使当了个逃兵 

脑子又变成一团乱了 于是就开始打扫房间想平静一下

拉开窗帘让阳光肆无忌惮照射进房间里 

翻开被子发现床单上面还有几根李敏亨漂到发白的头发 显得格外的刺眼又夺目

智齿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又想起那颗每天都圆滚滚的脑袋  漂到白金的头发会不受控制的翘起 每天睡觉前总是会幼稚的让我给他唱摇篮曲哄孩子那样 这个时候我就会轻轻拥他入怀 轻拍他的背  在他耳边轻轻的唱起他不懂的中文歌

“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心里的朱砂

只不过有些人假装忘了吧

你还有遗憾吗

又是一年盛夏

会偶尔想我吗

你还有遗憾吗

为什么不说话

我真讨厌长大

学会了隐藏自己情绪的办法…..”

可是音乐真的传递情绪

 

敏亨会问起:“仁俊 为什么这个听起来这么悲伤啊”

我插科打诨的说:“那是因为你听不懂”

这是我的第一个谎

 

我总是爱问些无脑的问题

“哥 你到底是喜欢18岁的我还是现在的我”

“20岁的我喜欢19岁的你  现在的我喜欢现在的你”

好像一切无脑的问题在他这里都会得到确切的答案

来确认我抓住爱与真心的实感

 

也不知为何在每次幸事gc之后 我脑子就会被无尽的卑微感折磨到流眼泪  感觉刚才沉浸在欢愉中的自己十恶不赦 连我自己也烦透了自己的突然来到地情绪 明明身体还在发抖眼睛就开始流泪了  这时候李敏亨会把我在哭海中捞起 哄孩子般的轻抚我的背让我平静下来 

温柔地说道:“没事 可以哭的仁俊”

好像我所有无缘由的情绪在他这里都可以被包容 被理解 被释放

 

换上了新的床单后便拿出个收纳箱开始陆续收拾李敏亨送过的东西

好像想老死不相往来一样

想把所有有关他的都还给他

但是发现潜移默化中已经完全融入到彼此的生活中了 

分不开的剃须膏 分不开一起去宜家精心挑选的家具和运动器材 分不开一起拼的积木

一切好像都纠缠到了一起

 

算了我什么也不要了 我智齿真的好痛

箱子里装着大大小小的物品

小到一纸情书 大到具有纪念意义的贵重首饰

李敏亨说要是不当爱豆可能会成为一个小说家 

他也确实很有文采 

拿出打火机便一把火烧掉 看着火焰烧起 呆呆地望着 还能看到几句能连成的话

 

‘......仁俊 我会永远爱你的明媚和破损.... ’

‘......仁俊 我想拥抱你直至宇宙覆灭.....’

‘.......仁俊 认识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生活是个动词’

‘.......仁俊 ...’

此时此刻我竟然感同身受到当时收到信的幸福感的情绪价值

嘴角既然不自觉的就往上翘

回忆录般记录生活的意义原来在这里

 

当我终于有勇气打开ins去了解相关他美巡的事情

看到李敏亨在台上闪闪发光的 

就好像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但是心里却没有悔恨感而是觉得他过得好 那就是最好

发现之前那个无论多忙都会做什么都会跟你报备的人不在了 瞬间就被落差感席卷全身

 

收拾完之后 能看到照射如对面屋顶暖暖的落日

会想起李敏亨之前特地用短信来邀请我去看日落

“亲爱的仁俊 如果可以今天可以邀请你看一次日落嘛”

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和经典美剧场景里一样的屋顶

斜斜的屋顶和被打在身上暖洋洋的落日 并肩交谈着

在上面我们喝着小酒畅谈着不切实际的未来

那天的太阳是什么样子的我不知道 

只记得不过和寻常日子没什么不同

但是我永远记得斜照在李敏亨侧脸带来阴影的那束光

 

感觉身体在发热 头开始昏昏沉沉的 智齿从刚开始的肿胀变成一阵阵的疼痛袭来 神经连着耳朵都开始刺痛 吃了颗消炎药后便重重的摔回床上 迷迷糊糊睡到下半夜 没想到智齿发炎伴随着发烧袭来 

  

我恍惚间好像听到了李敏亨在叫我 我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是他 他看起来好像风尘仆仆的 还穿着下飞机的厚外套和书包 他好像被家里的改变搞到有点手足无措 李敏亨见我睁眼紧张地说道:“仁俊 你发烧了 你有没有吃药 真的对不起没有及时照顾到你”

好像之前的不愉快在这瞬间都化成了委屈:“哥我好难受”

李敏亨抓住了我放在被外的手说道:“对不起仁俊 不要走 我错了...我们不要分手”

我呆愣住了 但是我知道我是自私的 我还是不愿放手

我还想抓住这段关系 直到抓不住为止

我微弱的点头用嗯来回答了所有

好像怕再次失去我一般 一直重复不停的说:“不要分手求你 仁俊”

直到我坚定的说出:“不分手”

李敏亨才来用别扭的姿势抱着我久久不分开

 

我想我们都是自私的 我不会去追问他和我分手的真正原因 我不知道为何他会突然回心转意 我只在乎当下

即使我看待我和他这段感情是悲观的

但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就是想要把他继续留在我身边

我想大概是我的安全感在作祟 但是世界上不是任何东西都有答案的是吧?

 

莲小曦

好喜欢markwww


不管是4掉的、生气的、还是绝望的我都很喜欢(笑)


(有点发病倾向,因为我回学校了,寄)

好喜欢markwww


不管是4掉的、生气的、还是绝望的我都很喜欢(笑)



(有点发病倾向,因为我回学校了,寄)

爱虐男主的伐木累

#我的法定老公# #Mark# 虐剪 12-1:

男主被忽悠莫名与黑道大哥的老婆有染,

从而遭到了黑道大哥的追杀,

连人带车被撞入河中(1-2集)~

#我的法定老公# #Mark# 虐剪 12-1:

男主被忽悠莫名与黑道大哥的老婆有染,

从而遭到了黑道大哥的追杀,

连人带车被撞入河中(1-2集)~

kkin82

救命 他好可爱啊啊啊啊w(゚Д゚)w

救命 他好可爱啊啊啊啊w(゚Д゚)w

麦莉麦莉

草莓味的吻

  “哥,在抽烟吗?”李马克比我大个两三岁吧 好吧是四岁,是邻居家的孩子,小时候有一直带着我玩的哥哥,家人都是好朋友 很亲密的关系,他说“在家里都是弟弟的角色,真的很想要做哥哥之类的..” 一直把我当他的亲妹妹在看待。妈妈让我给他家里送西瓜,他妈妈让我找他玩,我在阳台发现,他在吊着什么,在听歌,风一阵阵的 夕阳倒是一直亮着,照在他的侧脸上,天啊..只有老天知道 我的心脏在以什么样的频率跳动。他好像没注意到我,我悄悄靠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来,“吓我一跳,好神奇啊,什么时候来的..哥都没注意到..”“哥,在抽烟吗?”我重复着,没有回答他的......

  “哥,在抽烟吗?”李马克比我大个两三岁吧 好吧是四岁,是邻居家的孩子,小时候有一直带着我玩的哥哥,家人都是好朋友 很亲密的关系,他说“在家里都是弟弟的角色,真的很想要做哥哥之类的..” 一直把我当他的亲妹妹在看待。妈妈让我给他家里送西瓜,他妈妈让我找他玩,我在阳台发现,他在吊着什么,在听歌,风一阵阵的 夕阳倒是一直亮着,照在他的侧脸上,天啊..只有老天知道 我的心脏在以什么样的频率跳动。他好像没注意到我,我悄悄靠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过头来,“吓我一跳,好神奇啊,什么时候来的..哥都没注意到..”“哥,在抽烟吗?”我重复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把嘴巴里的东西拿出来,那个棒棒糖,在唾液的作用下,有些晶莹剔透,是青苹果味的,我喜欢的味道…

  “哥哥,不抽烟的哦”他把耳机摘下来,摸摸我的头。“啊..是吗?”我常常能闻到哥身上的烟草味呢……”我坏心眼的想揭穿他.. 他惊慌了一下“啊.那个..是哥的朋友 抽烟啦”“哥,不会撒谎哦”我和他在阳台吹风,十一月的天气,风有点强烈,他接着吃他的糖,青苹果气味,色素的味道,飘到我的鼻子里,“哥,我也想吃..”“啊..你说糖吗,对不起,哥只买了这个一个呢…下次,哥给你买好不好。”

我有点气恼,但是他总是这么望着我,圆圆的眼睛,纯真的望着我,温柔的望着我,从来没有发过脾气,除了温柔的样子,我没看过他的另一面,不甘心.. “哥,不能吻我吗?”让我闻闻烟草的味道,让我尝尝糖的味道..

“哥..为什么要吃我喜欢的味道的糖..哥,不是不喜欢吃糖的吗?”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折磨人的时间过了很久,我有种要失去什么的慌乱感,“刚刚,和你一起放学回来的小子是谁?”我回想了一下,好像是在回家路途中遇到的同学,就一起走回来了,本来就是话多的类型,就这么走着聊回来了,他发现了?

 我的坏心眼,“哥哥,吃醋了。只是同学啊同学。”“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不是知道的吗?”

他吃味的 我确信他吃味的转过头不看我.“我喜欢比我大四岁的,对我什么都知道的,现在正在吃醋的哥哥。” 我一直盯着他的侧脸,眼睛亮晶晶的,他转头看我,“知道这个糖是给谁买的吗?”我没反应过来,就把糖塞到了我的嘴巴里。”我原本以为他要吻我,但是他没有,“你为什么不亲我?”他居然认真的掰着手指数,“baby,还是baby啊你。哥哥会自己看着办的,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

啊…李马克 有哥哥感的李马克 好让人心动

麦莉麦莉

汉江的月亮

  今天晚上和李马克去汉江看月亮了,今天的月亮圆圆亮亮的,真的很漂亮,我呆呆地看向窗户,哥哥刚洗完碗看到我发呆,在我发觉之前,他按下了快门,“hey” 我有点害羞,但是月亮更加重要,“哥哥,我们去看月亮吧!…”他在欣赏他拍的我的照片,“baby,真的很漂亮!”我看着他把我的照片设成了锁屏..

他穿上了外套,“天气真的很冷,宝宝穿上外套,我们再去看。”我穿上外套,他扯下我的外套上缠住的头发,我和他牵着手,散步到汉江,他把我的手放到他的口袋里,哼着他喜欢的歌,我们到了汉江边,风吹的脸起鸡皮疙瘩,但是手暖暖的,他用一只手,笨拙的把手机拿出来,拍照片,“今天的月亮真的绝了..”

  今天晚上和李马克去汉江看月亮了,今天的月亮圆圆亮亮的,真的很漂亮,我呆呆地看向窗户,哥哥刚洗完碗看到我发呆,在我发觉之前,他按下了快门,“hey” 我有点害羞,但是月亮更加重要,“哥哥,我们去看月亮吧!…”他在欣赏他拍的我的照片,“baby,真的很漂亮!”我看着他把我的照片设成了锁屏..

他穿上了外套,“天气真的很冷,宝宝穿上外套,我们再去看。”我穿上外套,他扯下我的外套上缠住的头发,我和他牵着手,散步到汉江,他把我的手放到他的口袋里,哼着他喜欢的歌,我们到了汉江边,风吹的脸起鸡皮疙瘩,但是手暖暖的,他用一只手,笨拙的把手机拿出来,拍照片,“今天的月亮真的绝了..”

urcassie

有人猞猁塑吗?!

这不一模一样OMG😮

有人猞猁塑吗?!

这不一模一样OMG😮

麦莉麦莉

加拿大男朋友

  有一个加拿大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李马克是我们学院的交换生,我们是英语专业,他的故乡是我很想很想去的加拿大,所以在一起的时候,问他最多的问题就是,你眼中的加拿大是什么样子的,她看着我的星星眼,会一边咯咯笑,一边把他钱包里的照片给我看,向我介绍,他记忆里的故乡,他说,以后带我看一看加拿大的雪。

他是音乐社的社长,一天下午,天气很好,我缠着他想来参观参观,他就牵着我的水,在一个没什么人的时间,用钥匙打开门,给我弹琴,我和他的共同点很多,但是遇到彼此的理由是,我们都是音乐发烧友,音乐是我们的生活,我用手机记录,他看向镜头后面的我说“Do you wana try?......

  有一个加拿大男朋友是什么体验?

李马克是我们学院的交换生,我们是英语专业,他的故乡是我很想很想去的加拿大,所以在一起的时候,问他最多的问题就是,你眼中的加拿大是什么样子的,她看着我的星星眼,会一边咯咯笑,一边把他钱包里的照片给我看,向我介绍,他记忆里的故乡,他说,以后带我看一看加拿大的雪。

他是音乐社的社长,一天下午,天气很好,我缠着他想来参观参观,他就牵着我的水,在一个没什么人的时间,用钥匙打开门,给我弹琴,我和他的共同点很多,但是遇到彼此的理由是,我们都是音乐发烧友,音乐是我们的生活,我用手机记录,他看向镜头后面的我说“Do you wana try?”我没有弹过钢琴,唯一会会弹的是小星星,他那天下午和我说,妈妈教我的..”他把妈妈教他的歌教给了我。

有时候也没那么好,虽然说,我是英语系的学生,但是总是和英语母语拥有者比不了的,我在焦急准备四六级的时候,他就在我旁边看着我写英语作文,很真挚说“不是 was,是were,宝宝。”

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样的场景

那天晚上在下雪,我在吃在便利店买的关东煮,他走几步路,就会转头看着我,我嘴巴里塞的满满的,我以为他想吃,其实他也有,只是吃完了,“你想吃吗,只能给你一个哦”他眼睛亮晶晶的看我,笑眯眯的,“baby,do you want to give me

a kiss.”他心动的点总是奇奇怪怪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