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rvel

45849浏览    10433参与
马甲掉光弃疗算了

SGCC 2019

漫威合集。
想发图一Iron Spider-man,不知道翻译成什么,钢铁蜘蛛侠?超级酷,而且摸起来手感也很舒服,钢筋铁骨可以扭动(词穷)
东拼西凑又努力找出了十张,没有拍到很多人而且勉强可以看的。
灭霸和死亡女神的雕塑现场效果也很震撼,特别是从背面看死亡女神的衣服,像在风中翻飞。
但手机拍不出那种效果,就不发了(。)

请允许我私心打一下虫铁CP的tag( •̥́ ˍ •̀ू )

SGCC 2019

漫威合集。
想发图一Iron Spider-man,不知道翻译成什么,钢铁蜘蛛侠?超级酷,而且摸起来手感也很舒服,钢筋铁骨可以扭动(词穷)
东拼西凑又努力找出了十张,没有拍到很多人而且勉强可以看的。
灭霸和死亡女神的雕塑现场效果也很震撼,特别是从背面看死亡女神的衣服,像在风中翻飞。
但手机拍不出那种效果,就不发了(。)

请允许我私心打一下虫铁CP的tag( •̥́ ˍ •̀ू )

貓貓阿林
節錄網文: 「鐵甲奇俠」原本的...

節錄網文:

「鐵甲奇俠」原本的遺言
結果,「鐵甲奇俠」在終極一戰時犧牲自己擊退強敵魁隆(Thanos),當時讓影迷們都傷心不已,但最近外媒《Comicbook.com》的記者Brandon Davis就公開《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這場戲的原始劇本,竟然發現「鐵甲奇俠」最後的遺言,原來更充滿洋蔥。

點撃即睇「鐵甲奇俠」原本的台詞:

節錄網文:

「鐵甲奇俠」原本的遺言
結果,「鐵甲奇俠」在終極一戰時犧牲自己擊退強敵魁隆(Thanos),當時讓影迷們都傷心不已,但最近外媒《Comicbook.com》的記者Brandon Davis就公開《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這場戲的原始劇本,竟然發現「鐵甲奇俠」最後的遺言,原來更充滿洋蔥。

點撃即睇「鐵甲奇俠」原本的台詞:

昶

小小Crossover!是蜘蛛侠和红罗宾!

聪明蛋就该和聪明蛋一起玩——天才高中生组合难道不有趣吗哈哈哈哈

每天一起聊聊麻烦的有钱老爹、超英事业、学校作业什么的,如果彼得未来走了总裁线建立帕克工业,跟韦恩企业的提姆总裁还能哥俩好携手共建商业帝国(?),现在还没长大就一起研究自己装备踏踏实实(??)踢坏蛋屁股。

一个相处模式小场景——

大概是某天复仇者联盟又像对待小孩子(真的很小的那种)一样把小蜘蛛排在任务外,蜘蛛侠闷闷不乐地跑去哥谭找红罗宾:

“你知道的,彼得,泰坦一直欢迎你。”提姆抿着咖啡说道。

“谢了哥们儿,我一直记得,”彼得抓了抓头发,感觉找个人诉说一通后心情都好了不少:“不...

小小Crossover!是蜘蛛侠和红罗宾!

聪明蛋就该和聪明蛋一起玩——天才高中生组合难道不有趣吗哈哈哈哈

每天一起聊聊麻烦的有钱老爹、超英事业、学校作业什么的,如果彼得未来走了总裁线建立帕克工业,跟韦恩企业的提姆总裁还能哥俩好携手共建商业帝国(?),现在还没长大就一起研究自己装备踏踏实实(??)踢坏蛋屁股。

一个相处模式小场景——

大概是某天复仇者联盟又像对待小孩子(真的很小的那种)一样把小蜘蛛排在任务外,蜘蛛侠闷闷不乐地跑去哥谭找红罗宾:

“你知道的,彼得,泰坦一直欢迎你。”提姆抿着咖啡说道。

“谢了哥们儿,我一直记得,”彼得抓了抓头发,感觉找个人诉说一通后心情都好了不少:“不过我还是很想向他们证明自己。”

——都想赢得他人认可和信任的俩小孩儿搞起事来或许能让钢铁侠和蝙蝠侠一起双倍抓狂,总觉得好有趣哈哈哈哈

𝕸𝖔𝖗𝖕𝖍𝖊𝖚𝖘
𝕸𝖞𝖘𝖙𝖊𝖗𝖎...

    𝕸𝖞𝖘𝖙𝖊𝖗𝖎𝖔🔮

 【MOC】Marvel 

    𝕸𝖞𝖘𝖙𝖊𝖗𝖎𝖔🔮

 【MOC】Marvel 

𝕸𝖔𝖗𝖕𝖍𝖊𝖚𝖘
Kraven the Hunt...

Kraven the Hunter 

【MOC】Marvel 

Kraven the Hunter 

【MOC】Marvel 

昶

【授权翻译】红罗宾在被漫威混球烦透顶07

In Which Red Robin Is Done With Marvel's Shit

原作者: Magical_Devil_Alex

原文地址(授权见01)

01 02 03 04 05 06

———————————————————————————

Chapter 7: In Which Tim Makes a Friend (And Claire Somehow Manages to Keep Him From Dying)

第七章:提姆在交朋友(克莱尔设法使他远离濒死状态)


原作者Notes:你知道的,当我开始开这个坑时...

In Which Red Robin Is Done With Marvel's Shit

原作者: Magical_Devil_Alex

原文地址(授权见01)

01 02 03 04 05 06

———————————————————————————

Chapter 7: In Which Tim Makes a Friend (And Claire Somehow Manages to Keep Him From Dying)

第七章:提姆在交朋友(克莱尔设法使他远离濒死状态)


原作者Notes:你知道的,当我开始开这个坑时,我告诉自己这里不会有太多情节,就只是提姆随机地和漫威人物见见面接触接触,每位最多一章这样的(像前面复仇者们)不过,哈,让我们再说一遍“去他妈的”。


提姆在克莱尔家中待的时间比他原计划的要得多。


我的意思是,确实,那个女人说她要确定提姆不会在她刚救下他后直接又害死自己,可该死的是她的坚持不懈。他计划着呆上大概两天左右,然后在某个她和默多克都睡着的夜晚溜走,但他很快发现尽管默多克是瞎的(就是,100%甚至没有半点虚假的真瞎),他还是拥有能让克拉克感到羞愧的超级感官。这家伙能根据他的心跳来判断他是不是躺在床上,能隔着两个房间感受到他的体温,鉴别他的汗水,闻到他血液中感染的气味,甚至能感觉到肌肉的运动——这些能告诉他伤口在哪里。这就是他为什么能准确告诉克莱尔如何不让防御系统工作然后顺利脱下他的制服;这个男人可以发现哪里有施压按钮并将它们避开。这很卑鄙,至少对提姆来说很卑鄙,他对此没有一点该死的预防办法。连他能够悄悄接近蝙蝠侠的能力都不重要,为了阻止他离开,默多克只需要知道他的呼吸加快了。


“这就像我有了自己的恶魔护卫或者什么其他差不多的玩意儿,”提姆在第一次要离开但被默多克逮到时,就狠狠地如此开玩笑道,这举动让默多克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简短的笑容。


“你需要时间治愈伤口。”默多克回应道,他的声音听起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奇怪地友善。提姆继续怒视着他,还是不喜欢默多克像对待玻璃一般对待他,仿佛他在害怕只要一个随便什么词就能将提姆打碎。默多克对提姆一无所知,只是非常艰难地保证不对他强硬地施加压力。那些伤口,它们什么也不是,甚至不配和他过去他所有过的抓痕作对比,他身上的伤疤能证明这一点。


“就像你没做过相同的事一样,恶魔。”提姆不假思索地厉声说道,一股怒火在他心中燃烧。默多克的眉毛拧到一起,把头歪向一边,就像他平时要听清什么事时那样。提姆讨厌这个。


“你可以叫我马特,你知道——”


“我知道你的名字,马修·默多克。富兰克林·内尔森(Foggy)的商业伙伴,凯伦·佩奇的雇主,威尔逊·菲斯克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你九岁时跑到一辆装满化学品的卡车前面想把什么人推开,因此弄瞎了眼睛,我猜这也让你拥有了你此时的这些力量。你父亲是杰克·默多克,一个拳击手,在你11岁时被杀害了。”


“你做了调查。”默多克表情空白地说道。


提姆耸耸肩,转身回到那张给他准备的床上,“这是我最擅长的。”


默多克没有跟着他,但提姆坚信这个男人知道他剩下的整晚都没再睡去。


第二天,克莱尔一大早便来帮提姆重新包扎伤口,就像她总做的那样。这个女人在这方面很熟练,手法和技巧都非常周到,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是个护士。通常她做这些时他们之间总是保持沉默,但今天,她打破了这种模式。


“你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吗?”当她拿出一卷纱布时这么说道,准备把它们缠绕在提姆胸口。提姆随意地耸了耸肩说可以,想知道她会从哪里开始话题。


“我注意到你有很多伤疤,”克莱尔说着开始用纱布缠绕提姆的伤口,“马特也有很多,顺便,如果不是我为那些伤口止住了血,它们中的不少都能要了他的命。”她将纱布扎紧,确保它的安全性。“我知道这可能不关我的事,但是…我想知道那个你是怎么弄来的,”她指着他的脖子说,“没有多少人能挺过这种伤。”


提姆下意识地抬起手放到裸露的脖子上,那里曾有一条从一边耳后划向另一边后面的长长伤口,如今还跳动的颈静脉上只剩下厚厚的伤疤。这是杰森第一次攻击他时弄的,那么多攻击大部分都来自杰森纯粹的愤怒,而他作为杰森的“替代品”,他总是要承受那些。等时间过去,现在他和杰森间的关系好了不少......但时不时地,提姆就会发现自己在盯着那道伤疤,想着如果当时罗宾制服的领子再薄一点会怎么样,如果杰森再用力一点会怎么样。


“我......这么说吧,这是一个曾极度痛苦、极度愤怒的人给我弄上的。那时我…是最容易被攻击的目标。”


克莱尔并没有回应,但她紧紧抿起了她的嘴唇,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她没再多问些什么,而是把剩余的时间用来清理和包扎他的伤口。


女人之后很快就离开了,因为她真正的工作一位护士,半小时后就要开始轮班,意味着后面的时间里默多克将是他唯一的伙伴,即使他是一名自己律师所里的律师。因为很明显地,律师们可以很轻易地决定今天是否工作。


在差不多克莱尔离开大概三个小时、提姆已经喝完了他的第三杯咖啡时,默多克开始问一些有关他个人的问题。


“有什么名字我可以用来称呼你吗?”男人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边问道。提姆仍然惊讶于他轻而易举的动作,好像他依旧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但他已经看到了拐杖和眼镜,都是为当他必须扮演这个角色时准备的。这些对提姆来说都非常有趣。“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你的名字,那这个问题跳过就好。也或许可以说一说你呆在这东西里面时的名字。”他指了指红罗宾服饰。“一直把你代入进‘躺在克莱尔床上的家伙’这个称呼是件非常怪的事情。”


红罗宾沉默着考虑了一会儿,回复道:“叫小红(Red)就好。很多人这么叫我。”这使默多克的嘴唇微微翘起,浅浅笑了笑,仿佛被这个名字逗乐了。


“好的,那,小红。你来自纽约吗?”


现在他们已经踏进了危险领域。特别是默多克能够知道他是否在说谎(这仍然像地狱一样糟糕卑鄙,不管怎么说),这使说谎变得有点儿困难。好吧,是非常困难。甚至几乎不可能。


但如果他在这场游戏中用对了牌,或许情况就变了。


“如果你问我是否来自这个州,那答案就是是,但如果你问我是否来自这个城市,那答案就是不是。”提姆说道,希望默克多能接受这个说法跳去下一个话题。他真的不是很想被迫说出他来自一个甚至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存在的地方,看看有多容易就能发现在这里查找他的名字只会显示无结果,就像他前些周已经自己试过的一样。


幸运的是,默克多看起来对这个回答挺满意的,“你多大了?据我所知,你还很年轻,但问一下也无妨。”


该死。这是个即使提姆想回答也答不出的问题。他在现在坐着的椅子上前后晃动着身子,想知道一会儿他拿着东西开溜合不合适。他并不认为默多克真的会伤害他,不管怎样,如果默多克没踢他屁股那他就没立场去出手揍人。

嗯,他们总说坦诚是最好的方针。


“我不清楚,”提姆最后答道,注意到默多克听后眼皮跳了跳,“严格来说,我想我的生日大约是在一个星期前,但我不完全……肯定。我后来变得很忙,没有精确的跟上时间步速。”他耸耸肩,再一次希望默多克能变个话题。时间在这个不同的宇宙......太一样。他来之前他原本的宇宙四月刚刚开始,但是这里,已经差不多十一月了。所以,讲真的,他不清楚什么时候是他生日甚至这到底还有没被囊如年龄计算。基于他所知道的一切,他原来世界几年才过的时光这里几周就能过去*。


这不是他真想去想的事。就像之前的问题一样,默多克放过了这个回答,即使他的答复听起来在自然中模糊又不太可能。“谁训练了你?你一定接受过某种训练,非常高强度的训练。”


提姆思考着这个问题,一个完美的答案浮现在脑中:“是一位一开始并不想教我的人。我…我某种意义上强迫了他们接受。但我不为此后悔,我他们也不为此后悔。我不清楚。”他现在说的有点多了,几乎像是闲聊。“你呢?我看过视频,你打架的风格多变且充满动态感,你一定被教导过。”


默多克将手插进头发间,一抹苦笑在脸上扬起:“一个和我有处境相似的男人教会我如何战斗以及如何控制我的……能力。他就是一个狂躁的狗娘养的,想把我拉进他所属的邪教。”


啊哈。这听起来可比布鲁斯做过的糟糕不少,尽管很多时候提姆觉得从事英雄事业就像是成为一种邪教的一部分。


此后谈话便结束了,但他们间的沉默并没有像提姆所想的那般令人不适。默多克出人意料地是个好伙伴;他从不强迫提姆回答任何问题(像达米安会做的)、也不试图用拥抱安慰他(像迪克会做的)、不发表任何刻薄评价(就像杰森)、也不只是站在那里将沉默蔓延(像他知道布鲁斯肯定会做的)。这……考虑到所有的因素,这真的很好。几小时后,克莱尔回来了,上了整个晚班她已经筋疲力尽,随后他们便一起点了中餐外卖来度过剩余的夜间时光。


这个夜晚成了提姆经历的那些岁月时日中最好的夜晚之一。


那之后,他们的每一天都是差不多的相处模式。克莱尔会在去医院上班前帮他处理伤口,并总是问一个他身上的伤疤,不会多也不会少。(“你肩上的那个哪来的?看起来像有人想用刀或什么东西捅你。” “那是因为我的小弟弟想杀我。”)(“这个枪伤看起来比其他的都要恶心点。” “记得我之前告诉你给我脖子上来了一刀的那家伙吗?这样说吧,那不是第一次他尝试踢我出局。”)(“你身侧有一个巨大的痕迹。这回是谁打算干掉你?” “嗯,你看,我的坏脾气基本来自这个。一个差不多等同于’前辈(译者:senpai,日语),爱我’的家伙给我留下了它。相信我你不想知道更多关于这个的事。”)(“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杀你?” “显然地,我惹怒了很多家伙。”)


然后她就会离开,只剩下他和默多克一同度过一天剩下的时间。有时候默多克会问一些私人问题,有时候他们会一起玩一些奇怪的游戏,试着看看他们一些事情上的极限在哪里。比如像叫“你能把这个东西放在角落里吗?”的游戏,男人玩了两局就很快拒绝了继续,他说提姆不该玩这种会伤着自己的东西。(提姆暗自认为这是因为他能爬上公寓里所有的东西,就像只猴子,而且,嗯,迪克会为此感到骄傲。)


他受的伤在一天一天恢复,以及很快,克莱儿不再给他主要的伤口缠上绷带。不过就算如此,当提姆已经意识到他可以轻易地照顾自己并离开后,他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一些他还不清楚的原因,但或许是因为一个他习惯了总有人在身旁陪着的事实。尽管实际上他喜欢且非常需要独处的时间,泰坦们、他和家人之间奇怪的、渐渐亲密的关系,他直到真的独身一人了才发现他们其实曾一直在他身边。


老天,他想念他们所有人了。


他需要以某种方式找到一个回家的方法。不过,当他坐在克莱尔的沙发上,听着马特给他讲他和尼尔森上大学时的故事笑得喘不过气来,提姆想也许推迟个一两天也不会有什么伤害。


———————————————————————————
*提姆的意思是,这几周该死的麻烦太多了,来自漫威的烦恼从开始便接踵而至(哈哈哈)


———————————————————————————

小红再撑个(十)几章,你家里人也想你!



燕麦可可加热

呜哇!😭😭😭

  我终于攒了一个三阶英雄了!!!

我太难了!

  纪念我的惊奇姐姐😭😭😭

呜哇!😭😭😭

  我终于攒了一个三阶英雄了!!!

我太难了!

  纪念我的惊奇姐姐😭😭😭

行止

前同桌突然在化学早读上严肃地说

钢铁侠应该是女的!

我:???

同桌:铁的化学元素符号是Fe,female是女性

我:有道理!

前同桌突然在化学早读上严肃地说

钢铁侠应该是女的!

我:???

同桌:铁的化学元素符号是Fe,female是女性

我:有道理!

见到朱利安就高潮

唉,狼叔和白皇后买了好久了。结果有一天我看到它们落灰了,就用眼镜布去擦拭。这一擦可不得了,白皇后的右臂上方蹭漆了。我洗洁精、花露水和酒精都试过了,结果依然无效,只得作罢。还有一次,我擦完狼叔后把它放回底座上,结果狼叔的左臂松开了,掉在了地上。我把它捡起来后,发现它掉漆了。唉!老天为什么总是和我过不去啊!

唉,狼叔和白皇后买了好久了。结果有一天我看到它们落灰了,就用眼镜布去擦拭。这一擦可不得了,白皇后的右臂上方蹭漆了。我洗洁精、花露水和酒精都试过了,结果依然无效,只得作罢。还有一次,我擦完狼叔后把它放回底座上,结果狼叔的左臂松开了,掉在了地上。我把它捡起来后,发现它掉漆了。唉!老天为什么总是和我过不去啊!

昶

【授权翻译】红罗宾在被漫威混球烦透顶06

In Which Red Robin Is Done With Marvel's Shit

原作者: Magical_Devil_Alex

原文地址(授权见01)

01 02 03 04 05

(我回来继续辽!)

———————————————————————————

Chapter 6: In Which Daredevil Isn't Actually a Devil (And Other Dumpster Diving Stories)

第六章:夜魔侠在展现自己不是真的恶魔(另一些跳进垃圾箱的故事)

(夜魔侠不是真的魔鬼——没错又是...

In Which Red Robin Is Done With Marvel's Shit

原作者: Magical_Devil_Alex

原文地址(授权见01)

01 02 03 04 05

(我回来继续辽!)

———————————————————————————

Chapter 6: In Which Daredevil Isn't Actually a Devil (And Other Dumpster Diving Stories)

第六章:夜魔侠在展现自己不是真的恶魔(另一些跳进垃圾箱的故事)

(夜魔侠不是真的魔鬼——没错又是尝试保持标题句式)

原作者Notes:哈!我的男孩儿马修来啦。


讲真,在提姆被丢进一个大垃圾箱,这整个夜晚已经完全是狗屎。

这就是一个罕见的、出乎意料的夜晚,没有任何预兆,一切都出了问题。的确,作为一名义警,红罗宾有看到并做到他责任内的事情,但这次属于一个全新的水平,一个他甚至没想过他能达到的水平。

首先他的制服不知怎么的被搞破了——一件被设计防止被扯坏的制服,此时一个巨大的裂口清清楚楚地挂在他的胯部。非常滑稽。他出发前花了整整两个小时去尝试修理这该死的东西,但说实话,提姆并那么擅长针线活儿,最近也都一直是阿尔弗雷德在照料他的服饰。等那两个小时过去,制服差不多是被修好了,但看上去还是很可怕。

等他终于准备好出去巡逻,他刚准备跳出窗户就被自己的披风绊倒了,差点就让他从窗口掉下去、脸朝下地栽进楼下的混凝土地里。这事会成为个耻辱,杀死他的不是一个罪犯、一种他睡眠不足带来的疾病、年老、甚至拉尔斯——而是一个愚蠢至极的错误所导致的自杀。还是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宇宙中。

然后就是他的爪钩——一个他能托付生命的小东西——拒绝工作。红罗宾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明明一小时前他还检查过它,那该死的小东西当时看起来什么问题也没有。就像,鬼知道它在搞什么。现在他不得不一直跑着在高楼上抄近路了,如果他需要到那些更高建筑物上面,他便必须自己上去。什么不用说,红罗宾真的对这些很生气。

但更“锦上添花”的是,就在他进到不到两个街区前,他捕捉到一些关于地狱厨房的一条小巷里有人在行凶抢劫的风声。红罗宾冲过去干涉,以为这是一场普通的犯罪的和警察呼叫,但结果却非如此。这些看似随便出现在的暴徒拥有极为先进的武器——而且看起来熟悉得要命,可提姆想不起来是因为什么。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发射激光,像混蛋一样伤人,那群暴徒不用五分钟就能使他无力反抗。要是红头罩或罗宾现在看见他,他们一定会在蝙蝠侠对他失望的表情下嘲笑他的样子。他都还没时间去想夜翼、乱局者、或者黑蝙蝠的反应就被猛地扔进了大垃圾箱,大概能在里面流血至死。

谁也不清楚红罗宾躺在里面多久了,他试着通过疼痛来清醒地思考,试着让他的四肢去服从他的命令。但那些激光似乎含有某种麻醉剂,这使他的身体渐渐失去行动力。通常义警对毒是有抵抗力的,可他能说这个毒药在地球上任何地方都不会有。

在过了仿佛好几个世纪(更可能才过去几分钟)后,混着垃圾桶的可怕气味,黑暗中有一个人影在他头顶上出现。红罗宾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出那人的轮廓、注意到他头上有两个牛角似的附件、还有身上红色材料的服饰。


哈。所以这一定是夜魔侠,红罗宾这么想到,在这位义警移动的时候几乎追踪不到他。如果他真的一位恶魔,那他可能是来这里看红罗宾怎么死的。颁布审判还是什么别的该死玩意儿。他想说点讽刺或者什么其他差不多的话,至少他会像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一样滚出去,但此刻他的肌肉和声带都不听半点使唤。这就是他的运气。

但夜魔侠并没有像红罗宾所想的那样只是站在那里,不,事实上这老兄翻身了大垃圾箱来到他身旁(让义警沉浸在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中)并用双臂将红罗宾抱起,就像是在对待某种该死的落难少女。如果他现在还没死那这事就太让人尴尬了,他有感觉夜魔侠在这里不是为了看着他死掉的,尤其是当他从垃圾桶里跳出来,开始朝红罗宾已经辨识不出的方向走去时。

又过了很久,红罗宾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从没见过的房间里,而且这里除了夜魔侠还有别人的存在。义警被安置在一个相对柔软的事物上,片刻后,有人触碰到他的手腕,然后试图脱下他的制服。

即使红罗宾的肌肉再疲劳抗拒,那人的举动也让他立即有了反抗。他在床板上扑打,即便他的制服早已安装了对应的保护措施,因为就是进地狱他也不可能让完全陌生的人看到他是谁。随后他就被另一个人按住了,如果他的眼睛没看错的话,那这另一个人便是夜魔侠。这种情况下另一位义警显然比他强壮,以及事实上,红罗宾几乎可以肯定夜魔侠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比他强壮。他从来都不是家里身体最强壮的那位,甚至也不是最好的战士,但他有一些更棒的东西:他的头脑。但目前,他的脑子正被一堆他无法解决和分辨的混杂声响和感觉充斥,混乱无边。他无力抵抗他们的控制。


当无力感彻底席卷全身时,一种挫败的声音未经思虑就下意识从他嘴中漏出。“不。”当另一个人开始要脱去他的制服时,红罗宾哀鸣道,夜魔侠用低沉的声音对他们说着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未触发任何麻烦便解除了制服上所有的防御,他们的行动缓慢而小心。“不。”红罗宾再次反抗,试图躲开已经放在他衣服底下的手,它触碰着他,给他带回了太多他不喜欢的回忆。

夜魔侠又在说些什么,对着他或者另一个家伙,他不清楚,但红罗宾在其中感觉到了安抚的意味。不管这到底想说什么,在红罗宾的意识突然地沉入黑暗前,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了。





提姆猛然惊醒,弹坐起时还粗喘着气,随机便感到身上一侧传来一阵剧痛。不假思索地,他迅速扫视了一圈四周环绕着自己的房间,注意到他身旁的女人还有几英尺开外穿着红色衣装的男人。他正躺在床上。他的腰部被绷带紧紧地缠着。就在他眼睛后面呆着的大脑疼的厉害。


他的面具不见了。

提姆无视他身上明显的伤口毫不犹豫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便因疼痛立刻倒在了地板上。


“我的老天,他怎么可能醒了?”女人在震惊中叫道,在他呻吟时快步跑过来。夜魔侠此刻就在他的正前方,低下身子,在与提姆同等的高度单膝跪着,以那种提姆立刻便不喜欢的姿态。他讨厌人们试图通过减少他们威慑力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小,就好像他是个需要安慰的孩子。这是他刚成为罗宾时布鲁斯经常做的事,但布鲁斯很快就发现,即使提姆是一个孩子他也不太习惯于被那样安慰。相反,他更多地把这当作一种挑战,他决心要证明,就算他很小他仍然可以保护自己还有他的家人。


提姆对着那个只能被定为是夜魔侠的家伙发出如动物般的低吼声,观察到他黑色的头发和完全没有看向他的双眼,还注意到他们身上被一层淡淡的灰色包裹着。当女人在他身旁、抬起手放在他脑后的那一瞬间,他脑子里的零碎碎片开始陆陆续续拼接起来。


夜魔侠是马修·默多克,打倒威尔逊·菲斯克(译者:金霸)的律师之一。


马修·默多克,一位失明的天主教律师,也是一名义警,他会穿着魔鬼模样的服装打击罪犯。


讽刺的是,提姆一点也不清楚那是什么


“放松些。”女人安抚道,帮助提姆站起来。她几乎让提姆想到了阿尔弗雷德,想起来阿福并不在这里,以及他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被陌生、他不清楚可不可以信任的人们包围。


“我为什么在这里?”提姆问道,试图(不过失败了)自己站起身。夜魔侠(有没有可能只是叫这老兄马特或者其他的什么?)听到这话挑起一边眉毛,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歪着头。


“我一直相信当有人救了你的命时,‘’谢谢‘’会是正确的说法,但也许我错了。”默多克干巴巴地说道,用他看不见事物的双眼盯着提姆。


“那相信义警间的准则是,想管好自己该死的事就别当个混蛋去在别人最脆弱的时候摘下他们的面具,但是,嘿,”提姆耸了耸肩,然后怒视着面前的男人。“我猜我错了。”


女人帮着他坐到床上,解释道:“这是唯一能让我治疗到你那些伤口的方式。顺便一提,你平时都怎么把那可恶的东西脱下来的?就是个该死的噩梦。根据这里的这个家伙,”她用脑袋示意了一下那边红衣的男人,“如果我不用一个准确的顺序解锁的话里面喷出的气体就能将我迷晕。或者被电晕。又或者发生一起小型爆炸。说真的,你的制服到底他妈是什么做成的?”


那个女人站起来,拿来一杯水递给提姆。提姆对此沉思了几秒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也不知道他该不该喝了这水。“是我设计的。”这是他在将水咽下前回应的所有,然后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


女人噘起嘴唇,但没用力,只是叹息道:“我是克莱尔,顺便说一下,克莱尔·坦普。如果你不想说,我不太在乎你的名字是什么。你只需要知道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你要呆在这里,这样我才能确保你不会在我刚救下你后就自己从大楼掉下去然后又马上死了。”说完,她离开了房间,留下提姆和夜魔侠在一起。或者马修·默多克。管他呢。


提姆观察了一会儿默多克,想着对于一个被人们认为是在人间行走的、字面上意义的恶魔的人来说,他似乎并不那么可怕——即使他不是瞎子。


“所以,”提姆缓缓地开口,感觉屋子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默。“我猜你不是真正的恶魔,对不对?”


———————————————————————————
这章中间小红活像良家少男丢清白(??)


见到朱利安就高潮
白幽灵威武!真希望他能上电影!

白幽灵威武!真希望他能上电影!

白幽灵威武!真希望他能上电影!

见到朱利安就高潮

官方发糖啦!真好啊,合家团圆了!

官方发糖啦!真好啊,合家团圆了!

见到朱利安就高潮
哇!没想到白幽灵居然能够自我复...

哇!没想到白幽灵居然能够自我复制!

哇!没想到白幽灵居然能够自我复制!

见到朱利安就高潮

什么情况?上气和多米诺是情侣?!

什么情况?上气和多米诺是情侣?!

渴望天的海豚

万王之王奥丁问:
什么是Asgard?
海拉说:足迹踏过之处即为Asgard。
索尔说,人民所在之处即为Asgard。
而洛基说,阳光照彻之处即为Asgard。
最后,他们带着自己各自的信仰,各自奔向不同的远方。

万王之王奥丁问:
什么是Asgard?
海拉说:足迹踏过之处即为Asgard。
索尔说,人民所在之处即为Asgard。
而洛基说,阳光照彻之处即为Asgard。
最后,他们带着自己各自的信仰,各自奔向不同的远方。

修格斯
点开有惊喜 隐藏Roxanne...

点开有惊喜

隐藏Roxanne/Johnny

点开有惊喜

隐藏Roxanne/Johnny

见到朱利安就高潮

刚买了一个X-33的手办。好开心啊!终于买到心爱的女神了!

刚买了一个X-33的手办。好开心啊!终于买到心爱的女神了!

昶

【授权翻译】红罗宾在被漫威混球烦透顶05

In Which Red Robin Is Done With Marvel's Shit

原作者: Magical_Devil_Alex

原文地址(授权见01)

01 02 03 04

———————————————————————————

Chapter 5: In Which the Avengers are Creeps (And Tony Nearly Has a Heart Attack)

第五章:复仇者们在耍卑鄙(以及托尼差点心脏病发作)


(译者:复仇者都是卑鄙小人——这章标题这样说比较对,但想统一结构.....嗯)


原作者Notes...

In Which Red Robin Is Done With Marvel's Shit

原作者: Magical_Devil_Alex

原文地址(授权见01)

01 02 03 04

———————————————————————————

Chapter 5: In Which the Avengers are Creeps (And Tony Nearly Has a Heart Attack)

第五章:复仇者们在耍卑鄙(以及托尼差点心脏病发作)


(译者:复仇者都是卑鄙小人——这章标题这样说比较对,但想统一结构.....嗯)


原作者Notes:我写这一章的时候自己都控制不住傻笑,跟白痴一样,哈哈哈。


说实话,我不是第一个复仇者联盟被派去跟踪的人,神盾局以前一定给他们过很多跟这差不多的任务——抓捕一个他们感觉有点意思的家伙再好好看看他是谁。而且说真的,托尼对于搜寻披风男孩儿这事儿感到非常兴奋,他很想看看这男孩儿要做些什么。上回布鲁斯(班纳)提到的名字问题那,他们决定(又或者,至少托尼决定了)就把男孩儿称作“鹅卵石”(Pebbles)(因为他的头套让他看起来太像是在模仿一只鸟,以及他扔的小东西就像被扔出去的小石头)。对此克林顿一下子便跳出来表示支持,但其他人看起来都还有点迟疑。

他们派娜塔去寻找鹅卵石(老实说,他们所有人里只有她能最轻易地完成这件事),剩余的复仇者留在大厦中通过放置在她通讯设备上的隐藏摄像机来观看整个事态。在第一周里,娜塔从哈莱姆区一直到金融区,搜寻了每一个角落,却没找到一点有关那个男孩儿的痕迹。看起来仿佛哪里都不能找到鹅卵石,这让六天过后的复仇者们都开始感觉到几丝急躁。

“你确定他真的还在纽约吗?”布鲁斯问道,伸手从山姆抱在腿上的爆米花桶里拿了一把爆米花,“我的意思是,六天,他有足够的时间远远离开这里然后消失。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是在白费力气。”


但托尼拒绝结束搜查,他知道鹅卵石还藏在纽约的某个地方,潜藏着、等待一个探出头来的时机。


九天过后,他被证明他是对的。


大概晚上10:30左右,还在屏幕前的只有托尼、史蒂夫和旺达,这时娜塔身上的声音传感器突然捕捉到人们在打斗的声音,“暗杀者”迅速而又悄无声息地跟随着屋顶上的杂音,能看到穿过一条有好几个暴徒的小巷、里面还站着一个非常熟悉的男孩,还戴着那天晚上的头套披着同样的披风。


“找到他了!”托尼兴奋地欢呼着跳起,脸上扬起无法压下的笑容,史蒂夫和山姆则在听到托尼的动静后走近。他们看到娜塔巧妙地隐藏住自己的身影,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正轻而易举干掉暴徒的鹅卵石身上。这就像在看一场精心编排过的舞蹈;每个披风男孩儿做出的动作都结束地完美且轻松。当最后一个暴徒倒地时,他笑了,用他的爪钩抓住屋顶,飞身而上,然后在屋顶上开始奔跑、穿梭。娜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动身跟在男孩儿后面,她与鹅卵石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这样就能一直看着他的动向。


“他那天有保留实力。”史蒂夫几乎是在自言自语,紧张地看着披风男孩儿熟练地在屋顶间跳跃,暗自惊讶于他看上去无比流畅、自然的身影,仿佛他生来为此一样。这个男孩儿与他们几乎所有人比起来是那么渺小,然而他此时的模样却像独自便能将整个世界占个彻底


在下一个小时里,他们全都看着屏幕中鹅卵石如何用他的方式在城市中穿梭,前行路上只是阻止了一起遇见的犯罪活动。然后他便攀上了一座高楼,站在屋顶俯瞰着远方天际的边缘线。


风吹皱了他的披风,这一刻托尼几乎觉得自己爱了上*这家伙,他想要去问男孩儿所知道的一切,因为对他来说毋庸置疑,鹅卵石是一个天才,一个值得被认可的天才,神盾局那该死的命令。


“娜塔莎·罗曼诺夫。如果这是什么其他的情况,我想我会为此感到荣幸,但很遗憾,在我的生活中我已经处理过足够多的跟踪者了,我真的非常讨厌他们。”


山姆被他的爆米花噎住了(因为真的,这位对吃这东西有种与众不同的瘾),旺达惊呆了,史蒂夫则睁大了眼睛。


“他刚刚是不是直接...”旺达打住了话头,继续盯着屏幕,画面中鹅卵石甚至都没转过头。他们都惊住了,一时间鸦雀无声,直到娜塔静静落在了鹅卵石所在屋顶的另一边。那个披风男孩儿这才转过身来,用托尼无法理解的眼神打量着娜塔。


“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娜塔平静地说道,没有露出一点对此事感到诧异的痕迹。


鹅卵石耸耸肩,嘴角似乎藏着笑意:“足够久了。你想要什么?只是来这里看风景,还是在等你的朋友们?”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苦涩。他的立场并没有排斥和防御的意味,但托尼毫不怀疑,如果他感受到威胁,这个立场可以在瞬息间改变。


娜塔哼声回应道:“只是好奇,你轻易解决掉我队友们的样子让人印象深刻。”山姆笑容在脸上扬起,对着正拒绝看向他的超级士兵。托尼发现他没法儿真的对把他们弄得像傻子一样的鹅卵石发怒,大部分原因是他实在太棒了。这就像是试图对一只可爱的小狗懊恼:通常持续不了多久。


鹅卵石发出轻轻的鼻哼声,现在彻底笑了:“是啊,还是在我撑了两天半后只睡四个小时、脚踝负伤、正对我的常驻跟踪狂感到极其恼火的情况下。相信我,通常那种时候我不会逃跑的。”


打扰一下,这他妈什么——”托尼破口而出,因为,好吧,那时候是他一不注意“被人踢了屁股”,但当他的对手其实只等同于一具会走的僵尸?这可真他妈尴尬

“注意言辞,”史蒂夫下意识地回应道,但现在没人注意到他说了什么。所有人都在盯着屏幕,好奇下一幕会发生什么。这剧情简直就像是一集韩国肥皂剧。

“正对你的常驻跟踪狂感到极其恼火?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解释一下你之前说的这句话。”

鹅卵石又耸了耸肩膀,脸上笑得就像此时他心里在讲什么笑话:“哦,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那只是一个千岁老不死,他死不了、拥有一个忍者帝国、总是给我送礼物、还想要我的孩子。你一段时间后总会习惯的。”

旺达一下把正在喝的水喷了出来,伴随着她的咳嗽山姆在旁边控制不住大笑,史蒂夫只是嘴张了张,又闭了起来:“这个男孩多大?”史蒂夫问着的同时画面里鹅卵石已经站到了屋顶的边缘上,看起来对自己做的一切感到非常满意。

“显然,已经大到可以引来想要他孩子的跟踪者了。”旺达哽咽着说道,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让咳嗽声平静下来。

鹅卵石行了个礼,歪着头最后说道:“哦,以及托尼·斯塔克?贾维斯看起来是个非常酷的AI。如果有人...黑进了他的系统,那会是件很丢人的事。”然后男孩儿便从屋顶上跳了下去。此后不到一分钟,复仇者大厦中的警报就响彻每个人的耳朵。


小卵石他妈的对我宝贝贾维斯做了什么?!

抱歉啦,托尼。这就是你决定要跟踪红罗宾后必得的“报答”。



———————————————————————————
*原文fanboying,赞美感叹崇拜的那种爱——


不过大家都爱小红有什么问题吗(失智坚定的眼神.jpg)


(前一秒还说稀罕小红的)屎大颗:WAIT WHAT THE HELL??? MY BEAUTIFUL JARVIS???

(状况外的)老冰棍:LANGUAG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