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aylor

63210浏览    373参与
罗杰泰勒的车

R18《没有名字的Maylor》

巨ooc,第一次整这对老夫夫

00无意义,时间线混乱

一切都是为了爽

前憨憨后车

链接1:https://m.weibo.cn/6305353226/4475290099446586

链接2:没有名字的Maylor 

巨ooc,第一次整这对老夫夫

00无意义,时间线混乱

一切都是为了爽

前憨憨后车

链接1:https://m.weibo.cn/6305353226/4475290099446586

链接2:没有名字的Maylor 

毛茛
其实关于大陆酒店那篇 我脑袋里...

其实关于大陆酒店那篇

我脑袋里的构架是这样的

谁知道写出来就变成了【这样】 


叹气💦

其实关于大陆酒店那篇

我脑袋里的构架是这样的

谁知道写出来就变成了【这样】 


叹气💦

毛茛

【Maylor&大陆酒店】(无名脑洞产物)

昨晚突然脑袋里闪过这个设定,赶工产物

梅是大陆酒店管理员,花是小杀手

养成可不可

年龄差可不可


👉还是有点东西的 


或者你们看看设定的样子👉就知道差距在哪里了 


昨晚突然脑袋里闪过这个设定,赶工产物

梅是大陆酒店管理员,花是小杀手

养成可不可

年龄差可不可


👉还是有点东西的 


或者你们看看设定的样子👉就知道差距在哪里了 



向谷歌翻译宣战

【梅花】得救的希望(补档)

老师!布莱恩/女学生!罗杰丽娜

警告:non-con,性转

简介:“不要说话!”罗杰丽娜声色俱厉。“你以为你就比他们好吗?你以为你是,正义之师?别说你已出于道义的需求,摆出温顺的面貌……在做出这种事情后!”

补403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280821 

通顺了几句句子,改正了草稿忘记删的占位符(太丢人了……)

老师!布莱恩/女学生!罗杰丽娜

警告:non-con,性转

简介:“不要说话!”罗杰丽娜声色俱厉。“你以为你就比他们好吗?你以为你是,正义之师?别说你已出于道义的需求,摆出温顺的面貌……在做出这种事情后!”

补403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280821 

通顺了几句句子,改正了草稿忘记删的占位符(太丢人了……)

布莱恩梅我可以借你的脑子用一下吗

不行我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花:????你再说一遍???喵喵???

不行我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花:????你再说一遍???喵喵???

毛茛

【Maylor&宠物情结】我想养只猫

这一篇完全就是个小脑洞,然后想起来一点写一点

然后发现实在太乱了,所以就拼拼凑凑成型


👉也没多少敏感点但还是怕被屏蔽就走链接吧 


结尾变成这样我真是没想到呢

这一篇完全就是个小脑洞,然后想起来一点写一点

然后发现实在太乱了,所以就拼拼凑凑成型


👉也没多少敏感点但还是怕被屏蔽就走链接吧 


结尾变成这样我真是没想到呢

山隰
这两位,各自可以情人节快乐,一...

这两位,各自可以情人节快乐,一起也可以情人节快乐。


Happy Valentine's Day

这两位,各自可以情人节快乐,一起也可以情人节快乐。


Happy Valentine's Day

电力焦糖

科学怪人不莱梅与他爱人的头(1)

灵感来源大都会(1927)和困团那张捧头照

旧文搬运,首发微博。


“早上好布莱恩,你的头发又爆炸了。”


“早上好。”布莱恩梅艰难地把自己从床上拔起来,迷迷糊糊走去浴室,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没区别呀,自己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地乱。


这周实验有了重要进展,他没在和队友同住的房子里呆着,而是自己呆在学生公寓里。

他也不能回去,因为现在书桌上正摆着个他的漂亮金发队友的头——哦当然不是说他杀死了他的队友,这是个仿生复制品,并不完美,但拥有了复制体本体的一些特点。

“我跟你说过吗,一般罗杰并不会这样同我说话。”他坐下来,开始往嘴里送卷饼,而那个脑袋摆出了罗杰准备开始发表...

灵感来源大都会(1927)和困团那张捧头照

旧文搬运,首发微博。


“早上好布莱恩,你的头发又爆炸了。”


“早上好。”布莱恩梅艰难地把自己从床上拔起来,迷迷糊糊走去浴室,一边刷牙一边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没区别呀,自己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地乱。


这周实验有了重要进展,他没在和队友同住的房子里呆着,而是自己呆在学生公寓里。

他也不能回去,因为现在书桌上正摆着个他的漂亮金发队友的头——哦当然不是说他杀死了他的队友,这是个仿生复制品,并不完美,但拥有了复制体本体的一些特点。

“我跟你说过吗,一般罗杰并不会这样同我说话。”他坐下来,开始往嘴里送卷饼,而那个脑袋摆出了罗杰准备开始发表意见的经典表情,果然下一句话就很认真地反驳他“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呢!”

“哦这就对了,他几乎反对我的所有观点。”他点评道。


他们四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吵,罗杰忙着反对所有他觉得不合适的事,而这很多时候是他,而弗雷迪就一脸看小屁孩吵架的幸灾乐祸,这时候新来的贝斯手炯就像只安静的兔子,只笑笑不说话,忙着摆弄他们的器材。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他才发现炯其实在观察他们。在某天罗杰又搂着女孩子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弗雷迪喝了太多在后座胡言乱语,炯带着他坐在后座,时刻小心主唱不要突然高唱起来惊醒了已经入睡的人们,只能他开车。等红灯的时候布莱恩偶然抬头,从后视镜看看后排的情况,对上一道堪称平静的目光。终于绿灯,他把视线转回到道路上,却仍感觉那道目光没有挪开打在自己背上,久到他觉得自己的心思仿佛被放在了阳光下晾晒了个透。

他们把主唱拉扯下车,站在门口掏钥匙的时候炯终于开口问了,还是没啥起伏的语气:“很辛苦吧。”

布莱恩怔了一下,他确定这是个肯定句,终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轻轻点了点头。


并非没有热情的骨肉皮给布莱恩投怀送抱,有些女孩子以为自己读懂了他理工科男的浪漫,有些喜欢他在琴上翻飞的手和在场内踱来踱去的两条大长腿。他也操过其中的一些,知道自己功能还是正常的,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依然可以引起他的性致。但这种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索然无味了起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对坐在后面的那个混蛋投去了太多的关注,多到他意识到的时候暗自心惊。

电力焦糖

牙科实习生(2)

旧文搬运,首发微博


⚠️本人并不是牙科专业从业者/学生,文中提及的一切纯属瞎掰,很大可能ooc/写乱时间顺序/违背史实。 请确定能接受再往下看。


“我觉得你还是少吃点这东西比较好。”不莱梅看着并没有太谨遵医嘱,还在床上边打游戏边嚼软糖的舍友,不太赞成地皱了皱眉头,“再没多久就该睡觉了,这么冷你又不会下来再刷一次牙。”

“那有什么关系!就一包而已。”蒂姆觉得这人真神奇,明明蛀牙的是自己,但不莱梅居然那么关注自己什么时候再去补牙。

“你要知道过量摄入糖类对身体并不好;现代人甚至还有很多人会戒糖,减少糖类的摄入不仅对你的牙好也对你的——”

“得了别说了我去就是了。”一看舍...

旧文搬运,首发微博


⚠️本人并不是牙科专业从业者/学生,文中提及的一切纯属瞎掰,很大可能ooc/写乱时间顺序/违背史实。 请确定能接受再往下看。


“我觉得你还是少吃点这东西比较好。”不莱梅看着并没有太谨遵医嘱,还在床上边打游戏边嚼软糖的舍友,不太赞成地皱了皱眉头,“再没多久就该睡觉了,这么冷你又不会下来再刷一次牙。”

“那有什么关系!就一包而已。”蒂姆觉得这人真神奇,明明蛀牙的是自己,但不莱梅居然那么关注自己什么时候再去补牙。

“你要知道过量摄入糖类对身体并不好;现代人甚至还有很多人会戒糖,减少糖类的摄入不仅对你的牙好也对你的——”

“得了别说了我去就是了。”一看舍友这个清清嗓子准备来个小论文这架势,他知道再不给布莱恩点回应,至少会被念个十分钟。

“奇怪了,以前虽然也像个老妈子但怎么这么上心…”小声嘀咕。

“那你特么的有本事别影响我睡觉啊?!”他闭嘴了,他光速静音,丝毫没发现某人话音的的底气不足。


罗泰勒觉得自己的快乐一天在下午门口进来这两人的时候结束了。

那个好多颗牙蛀了十几个孔的倒霉蛋和他那个奇奇怪怪的风滚草朋友。

不能怪他记得太清楚,他怎么可能不记得:给他起了这个外号就是因为那人一头仿佛风滚草一样不受控制的黑发,还有细长的两条腿,以及不知道什么毛病总盯着自己看,比自己高了一截——他讨厌所有可以俯视他的生物。


与他相反的是快乐的布莱恩梅。小诊所的医生是随机轮班的,但今天当值的居然还是那个金发美人!哇塞,什么叫做开门遇到爱,感谢上帝!


布莱恩梅当然不知道自己在医生这里初始好感度已经被打了个负分,正事还是得做,看着蒂姆开始准备诊疗,一边用余光偷瞄医生的金毛一边和小护士聊天,企图获得一些信息。

“哦你说罗杰啊,他是实习医生啦,还没毕业脾气也挺大。” 嗯这个我知道,第一次见面就被对方毫不客气责问过的不莱梅在心里默默赞同。“但是水平还是很不错的,经常被我们主任夸哦。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很漂亮,原来被当做女护士调戏过哈哈哈,好像还是系草哦。”小护士看着这人若有所思的表情,心说这怕不是又一个,唉,她们都见怪不怪了。


不莱梅能混到现在,这都前进到成为梅博士的道路上了,他的脑子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关键信息:罗杰,不知道是姓还是名;系草,还是实习医生就还没毕业,在大学城的诊所实习,很可能就是医学院的学生,那么可以去论坛看看。

嗯,确实漂亮。从他的位置看,罗杰脖子上搭着的没藏进帽子里的头发,刚好在阳光下被照得比金子还耀眼,快要灼痛他的眼睛。

不远处正在替蒂姆看牙的罗杰泰勒,打了个喷嚏,早春而已,自己果然不该脱了卫衣的,这不,冻着了!

电力焦糖

牙科实习生(1)

旧文搬运 首发微博


⚠️本人并不是牙科专业从业者/学生,文中提及的一切纯属瞎掰,很大可能ooc/写乱时间顺序/违背史实。请确定能接受再往下看。


“我们第一次见到是啥时候来着?不太记得了,但那时候他还不是这个发型啦,短头发的时候还没这么爆炸”

听到这句话布莱恩梅才想起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但他的答案并不一样。


他第一次见到罗杰泰勒,其实是在大学城的牙科小诊所里。

在蒂姆喊牙疼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第三天下午,顶着两个浓重黑眼圈的即将成为梅博士的布莱恩,把他押去了牙科小诊所。


大学城附近没有太大的医院,这个小诊所成为了附近几所高校学生们的便利选择,再加上甜口的小朋...

旧文搬运 首发微博



⚠️本人并不是牙科专业从业者/学生,文中提及的一切纯属瞎掰,很大可能ooc/写乱时间顺序/违背史实。请确定能接受再往下看。


“我们第一次见到是啥时候来着?不太记得了,但那时候他还不是这个发型啦,短头发的时候还没这么爆炸”

听到这句话布莱恩梅才想起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但他的答案并不一样。


他第一次见到罗杰泰勒,其实是在大学城的牙科小诊所里。

在蒂姆喊牙疼翻来覆去睡不着的第三天下午,顶着两个浓重黑眼圈的即将成为梅博士的布莱恩,把他押去了牙科小诊所。


大学城附近没有太大的医院,这个小诊所成为了附近几所高校学生们的便利选择,再加上甜口的小朋友实在是不少,小小一个牙科诊所被挤得满满当当。他们本来就去得比较迟了,总共也没几个医生,做完手头事情的纷纷开始收拾收拾下班。在布莱恩梅第三次给自己无处安放的长腿换个姿势的时候,前台小护士总算是叫到了他舍友的名字。“您得稍等几分钟,医生本来下班了。”

他对舍友的诊疗过程并没有太大兴趣,等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下,转而打量起小诊所的环境来。还算干净,带着小孩的家长和其他同龄的学生陆续结束了治疗离开了,人比之前少了很多,让布莱恩梅得以看着从落地窗投射进来的完整的光斑发呆。


当玻璃门被推开的时候他抬了抬眼皮,推门进来了个金发姑娘,几步踩碎了那块光斑,把包随手一甩就往里走去。

很快准备室的门又开了,金发姑娘换上了白大褂戴上了帽子口罩手套出来了,大咧咧往他舍友旁边一坐,问话也颇为直白:“你什么毛病?”

听到声音的布莱恩扬了扬眉毛,是堪称金属嗓的音色,不太可能来自一个姑娘。医生只露出了一双蓝眼睛,虽然垂着眼帘,但它肯定是又圆又大的。喉结不太明显…


“陪他来的这个你还要看我到什么时候?”医生开口问他,让布莱恩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他已经开始了检查,看都没看他一眼,很快接着对蒂姆讲“没多大事,也就蛀牙了而已,有十几个孔,今天太迟了约时间来补牙吧。”布莱恩已经可以肯定这位医生是“他”了,他已经开始摘帽子,露出阳光般灿烂的金发,之前被卷成了一个丸子藏在帽子里。然后他摘下了口罩,这是一张漂亮得像个女孩的脸。

然后他把视线移到了医生的胸口,那上面并没有别着名牌。唉。


罗杰泰勒真的觉得今天点很背,本来在外面玩,想起要带的东西丢在了诊所,本可以只拿一下就走,可实习的前辈又让他顺便看看还有没有没看完的病人。病人倒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他的朋友一直盯着自己看,让他赶紧看完了钻回准备室就照镜子,看下自己是不是今天脸上有什么东西。

哦并没有,那就是那人有毛病,嗯。

布莱恩梅我可以借你的脑子用一下吗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直想发表一下对...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直想发表一下对于困团几人的攻受排名程度康康有没有人感受和我一样


梅>炯>花>牙

刚开始看电影的时候我谁也不认识然后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梅!就是we will Rock you那段,当时我就想啊这人好攻气啊

炯炯就感觉是平时软萌软萌的小可爱发起狠来别人一句话都不敢说的那种(炯是我第二个注意到的因为我妈看了波米看了十几遍然后她跟我说她不知道贝斯手叫啥???)

花就是那种感觉各种傲娇觉得自己是攻各种酷拽炫的那种其实...(详情请见man on fire 的MV)

牙感觉和炯反过来!外表看上去哇好...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直想发表一下对于困团几人的攻受排名程度康康有没有人感受和我一样


梅>炯>花>牙

刚开始看电影的时候我谁也不认识然后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梅!就是we will Rock you那段,当时我就想啊这人好攻气啊

炯炯就感觉是平时软萌软萌的小可爱发起狠来别人一句话都不敢说的那种(炯是我第二个注意到的因为我妈看了波米看了十几遍然后她跟我说她不知道贝斯手叫啥???)

花就是那种感觉各种傲娇觉得自己是攻各种酷拽炫的那种其实...(详情请见man on fire 的MV)

牙感觉和炯反过来!外表看上去哇好钢一男的其实内心是个小公主的感觉

(话说困团随便找两个人出来都可以磕一顿啊啊啊


毛茛

【双性&性瘾患者&ALL花】烟火人间

OOC

Maylor/Froger

全篇限制级


👉走链接 


欢迎微博扩关:怎么了毛茛_ 

我想和大家一起玩耍


OOC

Maylor/Froger

全篇限制级


👉走链接 


欢迎微博扩关:怎么了毛茛_ 

我想和大家一起玩耍


布莱恩梅我可以借你的脑子用一下吗
这里是一个Queen的调查!差...

这里是一个Queen的调查!差不多花一分钟就可以填完了8

就是好奇皇后乐队的哪首单曲最受欢迎

https://tp.wjx.top/m/56432092.aspx

在日本不是最近有个投票嘛,就是那个greatesthits in Japan


所以我也好奇中国


希望大家能填一下吧!!!感谢!

这里是一个Queen的调查!差不多花一分钟就可以填完了8

就是好奇皇后乐队的哪首单曲最受欢迎

https://tp.wjx.top/m/56432092.aspx

在日本不是最近有个投票嘛,就是那个greatesthits in Japan


所以我也好奇中国


希望大家能填一下吧!!!感谢!

HittheBottle

〔Maylor〕 赎罪

轻西幻,Roger变成吸血鬼了。

OOC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呜呜。


罗杰泰勒从布莱恩梅的颈间抬起头,他拔出牙的一瞬间又带出了不少血,本着能喝一滴是一滴的原则,罗杰又凑过去把两个牙洞里面冒出的血珠舔舐干净,反反复复了几次到布莱恩的伤口不再冒血。

罗杰餍足地伸出了点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他趴跪在布莱恩的身上略带心虚地亲了一下布莱恩的嘴角,讨好的一吻,然后迅速从布莱恩身上跨下来,走向吧台,“多谢款待。变成吸血鬼也不赖。”

“我觉得不仅不麻烦,你还很享受,本来我们白天出门的时候就很小心,你这需要把帽子戴严实了,假装是在防狂热的骨肉皮小姑娘们和狗仔,拍到你的时候大家最多是推测你英年早秃,”布莱恩把衬衫重新...

轻西幻,Roger变成吸血鬼了。

OOC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呜呜。


罗杰泰勒从布莱恩梅的颈间抬起头,他拔出牙的一瞬间又带出了不少血,本着能喝一滴是一滴的原则,罗杰又凑过去把两个牙洞里面冒出的血珠舔舐干净,反反复复了几次到布莱恩的伤口不再冒血。

罗杰餍足地伸出了点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他趴跪在布莱恩的身上略带心虚地亲了一下布莱恩的嘴角,讨好的一吻,然后迅速从布莱恩身上跨下来,走向吧台,“多谢款待。变成吸血鬼也不赖。”

“我觉得不仅不麻烦,你还很享受,本来我们白天出门的时候就很小心,你这需要把帽子戴严实了,假装是在防狂热的骨肉皮小姑娘们和狗仔,拍到你的时候大家最多是推测你英年早秃,”布莱恩把衬衫重新拉回肩头,把解开的扣子一个一个扣好,后仰瘫倒在沙发上,“还有我这个免费血包。”

“你都说当吸血鬼这么爽了,为什么不让我初拥你?”罗杰不自觉舔了舔牙,这是他变成吸血鬼后产生的一个小习惯,说完话后总会不自觉舔舔自己变得锋利的犬齿。“你知道,我们有的是办法买到血袋。”

“我说过,罗杰泰勒,我爱你,但还不足够为了你放弃变老和死亡,而且我并没有原谅你,希望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吸血鬼,”布莱恩的语调迅速变得生硬,任何和这位绅士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他现在非常、非常生气,“你的永恒的生命都背负着这个惩罚。”

兴高采烈地吸饱了血开始倒威士忌和的罗杰愣了一下,他讪讪地把威士忌酒瓶放回了吧台边的柜子上,端着倒好的威士忌走回布莱恩的身边坐下。他无从开口,他嚣张跋扈惯了,说不出一句对不起,况且木已成舟,无论怎么道歉都没有用。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他们开完演唱会后在酒吧里庆功,里面大多是他们的好友以及他们带来的女伴,女伴可能又带了一些朋友,几乎都是他们狂热的粉丝。因为兴奋他喝了很多酒,晕乎乎的时候走去卫生间,一直坐在他身边倒酒的一个姑娘也跟着挤出人群钻到了男洗手间,搂住了他。他喝到分不清东南西北,骨子里面风流浪漫加上酒精的煽风点火,让他把对就在外面喝酒的男朋友的忠诚忘得一干二净,反手搂着那个纤细苗条的姑娘揉弄接吻。

然后——然后他拽开了自己的领子,被一口咬在了脖子上,在昏迷之前那个姑娘说了些乱七八糟不着调的话,大概是喜欢他、舍不得看到他变老唱不动歌,于是把他变成了吸血鬼。罗杰那时候还用仅剩的一点理智想了想这都什么狗屁,等第二天早上醒来,睁眼就看见躺在身边昏睡的布莱恩梅,喉间干渴催促他遵循着本能咬伤布莱恩的脖子,然后把布莱恩惊醒,瞬间被吸得脸泛白后一拳打在罗杰的脸上把他踹开了。

布莱恩在经历了最初的惊讶困惑,到听完罗杰泰勒支支吾吾的解释后的怒火中烧,过了好一会怒火平息了和罗杰一起尝试着想办法。他在第一次双方都冷静地进行了一次“用餐”后冷冷地对处于永生的兴奋中的罗杰说,你会受到处罚的。

罗杰泰勒一开始以为这个处罚是他没法再继续登台演奏了,也许十年还好,但是二十年、三十年?他身边的三个人谢顶驼背、老态毕露,而自己还是二十几岁的样子?这却是让他沮丧了好一段时间,

后来在一次意乱情迷中罗杰攀上布莱恩梅的脖子,用笔尖讨好地蹭了蹭他血液流经之处,小声嘤咛着哄骗布莱恩也变成吸血鬼……然后被推开了。“谁要变成吸血鬼,难道……”更刻薄的话他说不出来。但罗杰泰勒知道,难道变成像你这样的怪物么,这是布莱恩想说的。

布莱恩爱他,这不能成为布莱恩梅放弃他的家人、放弃和人厮守变老死亡的人生宿命、放弃……也许在历史上不算很长但对于他自己足够足够长的摇滚生涯。可是他呢,他毁了乐队,毁了长相厮守一起变老一起死亡的两个人约定的宿命。

罗杰泰勒坐在沙发上回了神,他赌气又如释重负地想到,那么自己要多爱布莱恩梅一点,比他爱的自己的要多一点,要陪他变老、然后独自忍受永恒的岁月,在布莱恩梅去世的时候抓住他的手、吻他苍老的脸颊与额头,清算自己的罪孽。

于是他偏过头,看着布莱恩梅的侧脸舔了舔小尖牙,轻轻亲吻布莱恩梅紧绷的嘴角。


-fin-


不负责任小剧场

《God save the queen》

Roger:老子永生了,老子才是Queen里真正的Queen.

Freddie:给爷爪巴


𝐭𝐞𝐚

命令手

和围棋有关的意识缓慢被抽去以后,布莱恩梅不自觉地从梦里惊醒了。


雷声在远处隆隆作响,因为下雨的缘故,走廊上的灯光一闪一闪的,空气里弥漫着室内鞋底胶和雨水的味道,他脱下外套顶在头上,才刚刚醒来,他转身走出空无一人的棋室,昏昏沉沉的低下头,刘海打湿了黏在额前。

梦里的他终于落下了子,和罗杰泰勒的棋终于下完了,劫与劫之间布满了黑白双色的棋子,他不用去看就知道了结果。布莱恩梅输了。


他挣扎着抬头看去,罗杰泰勒的脸上布满了雨水一般充沛的冷漠,他恍惚了,他想起自己与罗杰泰勒第一次下棋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罗杰泰勒是那样的耀眼、迷人又夺目,与现在黑子一般的冰冷暴戾的少年...

和围棋有关的意识缓慢被抽去以后,布莱恩梅不自觉地从梦里惊醒了。

 

雷声在远处隆隆作响,因为下雨的缘故,走廊上的灯光一闪一闪的,空气里弥漫着室内鞋底胶和雨水的味道,他脱下外套顶在头上,才刚刚醒来,他转身走出空无一人的棋室,昏昏沉沉的低下头,刘海打湿了黏在额前。

梦里的他终于落下了子,和罗杰泰勒的棋终于下完了,劫与劫之间布满了黑白双色的棋子,他不用去看就知道了结果。布莱恩梅输了。

 

他挣扎着抬头看去,罗杰泰勒的脸上布满了雨水一般充沛的冷漠,他恍惚了,他想起自己与罗杰泰勒第一次下棋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罗杰泰勒是那样的耀眼、迷人又夺目,与现在黑子一般的冰冷暴戾的少年判若两人。

 

在命定的时刻,罗杰泰勒终于嘴唇张合,吐出了句子。

 

他说:“我是不可能放弃你的。”

 

 

 

 

命令手

 

 

 

 

走出亚联赛的赛场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到了要吃饭的时候,布莱恩梅却没有感觉到饥饿,场馆中的比赛依然在继续,然而他却失去了兴致。他不用看就知道比赛的结果。

罗杰泰勒一定会赢。这是不容得思考的结果,踏上公交车以后他带上耳机观察窗外的景色,在曾经还能够下棋的那些年,这条道路他已经走过了无数次。

他从口袋里搜寻出手机,早上发出的信息还是没有得到回应,然而却早已显示出了“已读”的字眼。

 

在和罗杰泰勒分别的第五年,布莱恩梅终于结婚了。

 

 

他和罗杰泰勒曾经是同门的师兄弟。在他一举夺得联赛冠军的那一年,也刚好是罗杰泰勒开始学习围棋的那一年。关于围棋的记忆貌似还是昨天的事情,然而试图在记忆的长河中把他们都打捞起来的时候,却发现的确是遥远得无法触及了。

第一次见到罗杰泰勒,是在五年前的夏天。那个时候罗杰泰勒还不是一个专业的棋手,他在为了学业奔波劳碌的同时,只是偶尔来棋室下一会儿棋。

那个时候布莱恩梅却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棋手,比赛结束以后他回到棋室,罗杰泰勒在房间的一角安静的下棋。也许是少年人的眉目过于清晰温吞,在看到罗杰泰勒的时候,布莱恩梅还是微微愣住了。

 

他的目光过于刺眼,罗杰泰勒很快就发现了他,身材单薄的少年转过头来。他错开了目光。这时候,同行的朋友凑过头来对他解释道:“这就是老师说的很有天赋的新人。”

“有天赋?”布莱恩梅缓慢地咀嚼这个词语,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兰草味道,罗杰泰勒的眉目在他眼底缓慢地蔓延开,他的皮肤变成复杂细腻的绿萝。

 

第二次见面也依旧是在棋室,那时候罗杰泰勒已经申请了退学,一心专心围棋。他被同门不好惹的师兄缠上,要求跟他下一盘棋。罗杰泰勒不容得人犹豫的答应,不一会儿,棋室里就充斥着看热闹的人群。布莱恩梅抿着嘴站在最外缘,他看着罗杰泰勒一步一步把师兄逼入绝境,少年的脸色温和干燥,然而展现出的棋路却是伤人的。

棋子有黑有白,如同复杂的人性。最后一颗白子落下,罗杰泰勒甜蜜的看着棋盘,说到:“你输了。”

 

火药味很快就在空气里如同沸水一般发酵,就在罗杰泰勒打算起身的一瞬间,布莱恩梅福至心灵地开口。

 

“我们下棋吧。”

 

 

想起那时候罗杰泰勒单纯的样子,布莱恩梅还是觉得他十分可爱。新的短讯终于传来,早上迷迷糊糊地打算发出短信的时候,布莱恩梅还不知道罗杰泰勒现在的号码,他至少打了十个电话给曾经的同门,甚至联系到了从前的师傅,如此大费周章的才拿到这一串数字,然而在打字的时候,布莱恩梅还是忍不住犹豫了。

仔细地斟酌以后他才发送了短讯,他可以在屏幕的这一端想象出来小孩吃惊的表情,就这样想着,他打开收信箱。

 

意料之中的回复。罗杰泰勒写到:“我们下棋吧。”

 

他在脑海里思索着如何回复,打了好几个句子以后他还是放弃了。他果然还是拨打了电话,而罗杰泰勒好像是在一直等待他那样,一声短短的“嘟”以后,通话就开始了。

 

布莱恩梅温和的说,仿佛他面对的是罗杰泰勒本人:“罗奇,我已经不再下棋。”

那边停顿了几秒,而布莱恩梅也没有再说话,罗杰泰勒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的疲惫。他选择了退步:“那我们可以见一面吗?就在原来的棋室里。”

 

布莱恩梅当然没有了拒绝的理由,他询问是多久,罗杰泰勒没有犹豫的回答道:“现在可以吗?”

 

果然罗杰泰勒的要求布莱恩梅好像都无法拒绝,公交车终于到站,布莱恩梅下了车以后小跑着去棋室,熟悉的记忆在脑海里没有那么容易被抹去。

罗杰泰勒貌似是刚刚才结束比赛,然而他比布莱恩梅早到了很久,当布莱恩梅走进罗杰泰勒的时候,他看见罗杰泰勒面前的棋盘中已经摆满了黑白相间的棋子。他不用仔细想就知道那是什么。

 

那是2012年他和罗杰泰勒没有下完的那盘棋。

 

他们都默契的没有说话,罗杰泰勒和布莱恩梅就这样保持着并不尴尬的沉默,最后依旧是罗杰泰勒打破的沉默。

“你啊,”他笑着说,“我真的没有想过你会结婚。”

“为什么?”

罗杰泰勒斟酌了几秒钟,没有回答布莱恩梅的问题,说到:“新娘怎么样?”

“就那样吧,”布莱恩梅说,声音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温柔,“好看,有点高。”

 

“我真的啊,”罗杰泰勒低下头,然而余光中布莱恩梅如同冬天新日一般清澈透明的五官却无法躲避。罗杰泰勒瘦了。多年过去,他终于有了男人的成熟感,他不再是少年了,或者说,他们都长大了。“我真的没想过你会结婚。”

 

 

五年前,他和罗杰泰勒的那场棋当然并没有下完。

少年的棋路出乎意料的危险,九子过去,布莱恩梅明白提出跟罗杰泰勒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命令手,意为促使对方必应,并使对方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

罗杰泰勒的棋道是伤人的棋道。

布莱恩梅在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以后,很快就放下了棋子。

 

“罗奇,”他说,“你的棋道还是要更加进步才好。那之后我们再下棋吧。”

 

罗杰泰勒默默地收回棋子,棋盘上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一片空白。他什么也没说,也许是因为布莱恩梅的话语,他显得有些受伤。

 

也就是跟布莱恩梅下棋以后的第二天,罗杰泰勒在升段赛上成为了师门中最年轻的九段棋手。

罗杰泰勒的棋路步步逼人。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同门师兄的棋路被罗杰泰勒毫不留情的撕碎和损坏,比赛还没有到一半,师兄突然啜泣着离开场地。

 

罗杰泰勒却还是那样,他保持着少年人的温和和刀削过的冷漠。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动他的。

但是,在他看见坐在台下的布莱恩梅的时候,他依旧展示除了软绵绵的、毫无攻击力的笑容。

 

布莱恩梅忽然觉得不寒而栗。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他也就是在那个冬天退役的。

 

围棋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再加上天赋比什么都重要,同门师兄弟自然用尽全力阻挠,那个时候罗杰泰勒正在准备亚联赛,听到这个消息他以后打翻了棋子,失去理智的触感像是潮水一样涌出来。布莱恩梅是小有名气的棋手,当记者用闪光灯和话筒包围的时候,他只是温和地说:“我再也不会下棋了。”

他没有想过罗杰泰勒在听到消息以后会直接冲出来找他。

布莱恩梅认为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和罗杰泰勒最多只算是同门的师兄弟而已。没有了布莱恩梅地球还是会转动,罗杰泰勒还是必须要下棋,没有什么特别的。


他看向罗杰泰勒单薄的背影,又一次坚定却平稳的说道:“我已经不会再下棋。”

 

“为什么?“罗杰泰勒没有转过头来,“我可是为了你才开始下棋的。”


 

人性本来就如棋盘,脆弱也黑白分明,明明输是唯一的结局,可是为什么还要执意地走下去?

 

布莱恩梅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罗杰泰勒单薄冷漠的侧脸,那么多年一来,少年气的质感在他的脸上没有动摇过。罗杰泰勒的冷漠是流动的,而多年过去,罗杰泰勒也敢直视布莱恩梅的眼睛了。

他们对视了一会儿,布莱恩梅突然轻轻地笑起来,布莱恩梅忍不住问道:“以前那个时候,你说是因为我学棋是真的吗?”

“还能是假的吗。”罗杰泰勒不在乎地偏过头去,当年的事情能被布莱恩梅记到这样的程度,他已经很开心了,他低着头,继续说到,“你的婚礼,我去不了了。”

 

“要准备比赛吗?”布莱恩梅问,罗杰泰勒也点了点头。“我明白。”

 

在这之前,布莱恩梅已经看过罗杰泰勒比赛的许多录像,在他退役以后,罗杰泰勒沉寂了一段时间。而罗杰泰勒再次下棋的时候,他展现出的棋道已经截然不同了。

 

“是吧。”罗杰泰勒忽然哽咽了一下,“毕竟……你也不能下棋了啊。”

布莱恩梅听罗杰泰勒这样说着,悲伤也只是转瞬而逝,他看向面前的棋盘。在围棋的世界里,只有黑白分明的两色,可人生并不是这样。

 

“那个时候,”布莱恩梅看着棋子突然开口,“我其实只是害怕你而已。可是后来一想,那也不是害怕吧。”

 

“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布莱恩梅说,他把棋子一个一个的放回棋盒里。罗杰泰勒也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婚礼定在下个星期,他和罗杰泰勒似乎也就只有这样了。

 

 

和罗杰泰勒下棋只能是布莱恩梅梦里的场景。

 

和围棋有关的意识缓慢被抽去以后,布莱恩梅不自觉地从梦里惊醒了。

 

雷声在远处隆隆作响,因为下雨的缘故,走廊上的灯光一闪一闪的,空气里弥漫着室内鞋底胶和雨水的味道,他脱下外套顶在头上,才刚刚醒来,他转身走出空无一人的棋室,昏昏沉沉的低下头,刘海打湿了黏在额前。

梦里的他终于落下了子,和罗杰泰勒的棋终于下完了,劫与劫之间布满了黑白双色的棋子,他不用去看就知道了结果。布莱恩梅输了。

 

他挣扎着抬头看去,罗杰泰勒的脸上布满了雨水一般充沛的冷漠,他恍惚了,他想起自己与罗杰泰勒第一次下棋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罗杰泰勒是那样的温和,与现在黑子一般的冰冷的少年判若两人。

 

在命定的时刻,罗杰泰勒终于嘴唇张合,吐出了句子。

 

“你的话,”他说,“我是不可能放弃你的。”

 

 

 

_oaingnef
一个去年的莉娜,调个色 只在字...

一个去年的莉娜,调个色

只在字里出现的梅,勉强算♣️吧

一个去年的莉娜,调个色

只在字里出现的梅,勉强算♣️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