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b

6701浏览    332参与
veabldaddy

NewRock西班牙真皮火焰纹手工定制尖头西部牛仔摩托男靴,好酷!

NewRock西班牙真皮火焰纹手工定制尖头西部牛仔摩托男靴,好酷!

谒雨声烦
这两天才有时间把《潮涌》看完,...

这两天才有时间把《潮涌》看完,补个评。 @寒枝

估计寒枝要当哲学家或心理学家都很有天赋,她在《潮涌》里的心理描写很细致,也同样把每个人的各种矛盾、想法通过不俗的描写表现得淋漓尽致,剖得漂亮,摊得明白,估计去熬鸡汤的话也很热。


《潮涌》里也熬了鸡汤,看上去鲜,闻上去香,偏偏她又要告诉你,里面有味材料叫砒霜。本子里每个爱着叶修的都等待叶修爱上自己,但情感和理智相互打架,绝望都在他们的血管里静默燃烧。


寒枝的文笔很好,中学时候写得最出彩的大概是散文和论述文,记叙文估计有些悬,因为接触寒枝是从短篇和《潮涌》开始的,其他文还没看,不作比较。《潮涌》如果只是单纯的肉段文很成功,肉香,还不腻...

这两天才有时间把《潮涌》看完,补个评。 @寒枝

估计寒枝要当哲学家或心理学家都很有天赋,她在《潮涌》里的心理描写很细致,也同样把每个人的各种矛盾、想法通过不俗的描写表现得淋漓尽致,剖得漂亮,摊得明白,估计去熬鸡汤的话也很热。


《潮涌》里也熬了鸡汤,看上去鲜,闻上去香,偏偏她又要告诉你,里面有味材料叫砒霜。本子里每个爱着叶修的都等待叶修爱上自己,但情感和理智相互打架,绝望都在他们的血管里静默燃烧。


寒枝的文笔很好,中学时候写得最出彩的大概是散文和论述文,记叙文估计有些悬,因为接触寒枝是从短篇和《潮涌》开始的,其他文还没看,不作比较。《潮涌》如果只是单纯的肉段文很成功,肉香,还不腻,好吃,但寒枝加了剧情,却又不是每个剧情都完整,剧情之间的衔接还着瑜不掩瑕的参差,有可能是留悬念,也有可能是真·断章,不是拿的正版本子估计都要以为跳了章节,而且在后续交代番外上不完整,大眼、鱼苏的后续大概都在寒枝晚上码字的时候饿了当夜宵给吃了(MB也是,孙翔和大眼都只在黄少天口中出现过一次,你敢不敢承认你就是忘了他们!),老韩有些可怜,他的番外是回忆,看了总觉得他是在老年的时候回忆起年轻时为时太短的美好,独个儿数着落叶过日子。


大概看原著的时候对刘皓的感官太差,而且本子剧情里后期也没戏份,心里剧场也在正文里交代得差不多,他没番外也没遗憾。可还有个孙翔,寒枝把孙翔的情感写得太细太忐忑太惴惴不安(里面爱着叶修的每个人的情感寒枝都写得太好了),孙翔在全文里甚至只得到过一个拥抱,安慰性质的,还特么淬了毒,寒枝没交代以后估计孙翔下辈子就没救了,明明知道叶修不爱他,还跑不出来。


番外交代不完整,但寒枝还混球地插了个有关伞哥的番外,太像雨后阳光下雨水滚动着从叶子滑落闪着光,最后掉地上砸散了一样,完全凸出了寒枝喜欢笑嘻嘻捅人心窝子的臭毛病。


看完整个本子,只觉得寒枝其人,就是一个优秀的哲学家(人性描画很真实),一个半桶水的心理学家(切得好缝得差,没交代的全都掉深渊里了),一个未曾成熟的小说家(剧情不完整啊不完整,不过太好了,证明寒枝还有很大的进步余地)。


最后希望寒枝日后如果良心发现,把《潮涌》给补补完整吧,如果没良心的话……我也不能怎么了(’∇’)シ┳━┳

为了他好我决定不提粉他这事

流年(上)……这是一个满篇黑话的考据文大纲

预警:

满篇黑话

糊圈拉郎

我写这个大纲只是叨逼叨了太多字怕忘了。。。心疼鸡血上头的自己


MB的时间轴和梗非常多,多到每次过一遍都觉得还有落下的。说白了主角人设主角脸,原著剧情丰满到改变剧本的时候不好取舍。流年的歌词把大致脉络理清了,主题bgm妥妥的。

85年郡主自百合起步伊始,园长也才刚刚出道。就是两个资质好长的好,遇上会互相多看一眼的甜菜。金风玉露一相逢的梗。

90年君临地主家,他就正式成了郡主。然后园长也已经临朝听政,他俩开始正式迈向二大王之路。所谓的门当户对!

94高潮年,属于园长杯子让郡主一脚踢飞了。虽然明白人都知道六哥先飞的,但是nbcs,路人都只记得郡主那一低头...

预警:

满篇黑话

糊圈拉郎

我写这个大纲只是叨逼叨了太多字怕忘了。。。心疼鸡血上头的自己


MB的时间轴和梗非常多,多到每次过一遍都觉得还有落下的。说白了主角人设主角脸,原著剧情丰满到改变剧本的时候不好取舍。流年的歌词把大致脉络理清了,主题bgm妥妥的。

85年郡主自百合起步伊始,园长也才刚刚出道。就是两个资质好长的好,遇上会互相多看一眼的甜菜。金风玉露一相逢的梗。

90年君临地主家,他就正式成了郡主。然后园长也已经临朝听政,他俩开始正式迈向二大王之路。所谓的门当户对!

94高潮年,属于园长杯子让郡主一脚踢飞了。虽然明白人都知道六哥先飞的,但是nbcs,路人都只记得郡主那一低头的…,园长也一样。又爱又恨的狗血梗都没他俩狗血。

杯子之后他们继续狗血着,转折点是夏天回来地主家重新洗牌,小阎王戎装登场,地主家急于请郡主移驾。这个梗其实就是子弱而母壮,朝堂不安。这时候对门其实并不缺中场,而且聘礼也不便宜。王朝这边当然很大可能是因为八王跟车神的py交易,加之要打造新王朝。但是从脆皮鸭文学的角度着眼,这里面多少就会是主角感情在驱动了。总之,这是郡主第一个低谷期,既然事业落空就成全爱情。

然而95-97郡主在菜地,地球人都知道他不怎么开心。鞋匠、伤病、完全陌生的氛围。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一起拿到小旗子。

97年转投红蓝大概是be情节里著名的“不如我们暂时分开彼此冷静一下”。大公鸡之夜近在咫尺,郡主想重返舞台,园长有双压灌顶(六哥退役)。两个被事业环境压力逼至穷途末路的人都需要喘口气。

98年太上皇重小阎王而轻郡主的战术思路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没人能预测阎王那杯具套路。所以98年阎王就是坑了自己坑了粉丝坑了太上皇。郡主终于完成了世人所谓的个人救赎,园长从习惯被坑里打定主意不重蹈他爹的覆辙。这是题外话了(x)

至于郡主和园长,他俩在风花雪月海枯石烂的激情之后,在杀敌一万自损一万的撕扯之后,在天各一方沉吟徘徊的冷静之后, 终于在“互不欠两不相干”的氛围里走到了尽头。

98年的夏天过去,郡主回到了同城,却去了隔壁。他俩从天涯咫尺变成咫尺天涯。绚烂绽放然后就消散的无影无踪,这大概就是一生一世的爱情如同烟花燃尽。

=上半部完=


清歌言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爆哭!!!!!吹爆寒枝太太!!!拍爆我的小破灯!!!
生平第一次辣么痛恨自己的直男拍照技术和小破字QAQ
拍不出本子万分之一的美貌~嘤
@寒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爆哭!!!!!吹爆寒枝太太!!!拍爆我的小破灯!!!
生平第一次辣么痛恨自己的直男拍照技术和小破字QAQ
拍不出本子万分之一的美貌~嘤
@寒枝

Copter.

海洋之露【上】椰糖

《海洋之露》又名《迷迭香》
(上)

猎艳风校之月Ming×情伤风流医生Beam
算是另一个系列《小半》

思路来源于陈粒的歌《小半》
真的很有内涵。
适合看文的时候做bgm。

(背景:两个风流名声在外却从来没有见过对方的猎艳高手playboy。
beam有见过Ming当选校之月当天的照片。
Ming听过狂野医生帮,认识Pha,没见过beam。)

夜幕降临,
夏夜的曼谷最热闹的地方。

真嘲讽,

曼谷最著名的猎艳声色场所里,

本应该混杂着各种类型荷尔蒙的香水味道,

以及充斥在空气上方的无法控制被侵入大脑的酒精醉人感。

我们新出炉的校之月却偏偏在这其中闻到了最稀有的,

迷迭香的味道。...

《海洋之露》又名《迷迭香》
(上)

猎艳风校之月Ming×情伤风流医生Beam
算是另一个系列《小半》

思路来源于陈粒的歌《小半》
真的很有内涵。
适合看文的时候做bgm。

(背景:两个风流名声在外却从来没有见过对方的猎艳高手playboy。
beam有见过Ming当选校之月当天的照片。
Ming听过狂野医生帮,认识Pha,没见过beam。)

夜幕降临,
夏夜的曼谷最热闹的地方。

真嘲讽,

曼谷最著名的猎艳声色场所里,

本应该混杂着各种类型荷尔蒙的香水味道,

以及充斥在空气上方的无法控制被侵入大脑的酒精醉人感。


我们新出炉的校之月却偏偏在这其中闻到了最稀有的,

迷迭香的味道。

象征着对爱人绝对忠诚,

一生挚爱的,

纯种意大利淡蓝色迷迭香,

又名海洋之露。



猎艳无数,

成为校之月一夜情对象的第一个条件,

必须是他看上的味道。


令无数男人女人着迷的帅气的脸和充满男性魅力的身材,

同时随着他这个人对味道的挑剔,

在曼谷这家最著名的猎艳酒吧出了名。

无数人想要爬上新晋校之月的床,却罕有人能入他的眼。


对各种香水有着绝对充分理解的Ming,

明亮的星眸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

他清楚的知道,

眼前这个人身上的迷迭香,

是纯正的海洋之露花香,

不含任何香料与调剂化学成分。

完全符合他的条件。

甚至可以说是完美契合。

况且排除这个条件,

这个人也意外的合他的口味,

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折叠,半个身子隐藏在灯光背后,

拿着高脚杯白皙细长的手指。

若隐若现模糊却绝对不是一般美貌的,

神秘的男人。



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漂亮的桃花眼里盛满了故事,

嘲弄与难堪,

高脚杯中上升在空气层中破开的透明气泡,

多情又无情微翘的艳色嘴角,

对围上去的男人女人温柔又风流的委婉拒绝,

都充分地证明了这个人,

绝不是什么误入酒吧的单纯男人,

相反,

是跟他势均力敌的猎艳高手,

Playboy。




我和Pha……在一起了。

几个小时前,在大白鲨的课上,

kit支支吾吾捂着系好最后一颗纽扣的衬衫都遮不住的红色吻痕,

面如桃花,兔子般乖巧的水汪汪眼睛中笑意无限,

向他绽放了最醉人的酒窝,

同时也说出了对他最残忍的话。

然后他就听不清说了什么,

只看见诱人的红唇一张一合,

凌迟着他的心脏。

看着他因为大白鲨将走神的自己赶出教室罚站而笑的毫无形象,

他也笑了出来。


如果转过身去阳光下带着眼角发亮的液体也算是笑的话。




kit,

你可知道,

我也跟Pha一样,

整个生命都在爱你。

灰暗的童年,欺诈凌辱的过去,

靠着kit天使一样的救赎,

他渐渐敞开心扉。

可现在,

世界夺走了他唯一的光。


那些次试探着说晚安的空泛与心酸,

无数个夜晚握着备用钥匙暗自欢愉沉沦,

床第间醉生梦死中吐出的只言片语秘密,

打闹间装出的无可奈何不耐烦,

掩藏住眼中抑制不住弥散的偏爱。

阳台上日夜打理养活的海洋之露,

只为了那可笑又空泛的忠诚传说,

不想忘记的回忆,




我的光,kit。

一杯一杯冰凉的酒精顺着口腔滑入胃中,

不断变换色彩的灯光下那人看待猎物的眼神,

强烈的让人难以忽略。


行走的荷尔蒙猎艳高手playboy一步步逼近。

beam将杯中残余的酒一饮而尽,

扫了一眼新晋校之月半解的工服,

身材真好,

可惜。

“Sorry, I am Top.”

“我喜欢挑战,”

新晋校之月势在必得,

戏谑的勾了勾嘴角,

轻饮一口酒,

凭借身高的压制。



校之月的声音真好听,

为什么是校之月呢?

我又输给了校之月吗?

绝对不会再输给校之月了,



新晋校之月带着浓烈酒气味道的吻落了下来,

beam想,

就当自己醉了。


两股截然不同的酒味交融在一起,碰撞出让味蕾沉醉的神秘味道。

辛辣又刺激。


令人向往的海洋之露味道浓烈的侵入鼻腔,

Ming想,

他大概也醉了。





释然,

慵懒,

尽欢。

眯着眼躲避透过窗帘刺入眼中的阳光,

beam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一片狼藉的卧室。

一边费力抚平衬衫的褶皱,一边咬牙扶着自己的腰,

年轻的校之月果然精力充沛。

风流医生也有翻车的时候。

一场淋漓尽致的宣泄。





花名在外的风流医生彻夜未归并不是什么新闻,

所以当beam换好衣服去上课路上,

才把手机开机以后看着手机里快要爆炸般涌入的消息,

疲劳的揉了揉太阳穴。


事情大了,

昨晚的酒吧接吻照大大的占据了ins首页。

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风流playboy,

竟然以这种方式一同成为了爆炸的新闻。

当新晋校之月第一次一夜情如此安眠醒来,

还没来得及回味那场缠绵酣畅的性爱。




学校已经传开了。


原来你就是beam。


在身下那人漂亮的桃花眼含着水光,迷离恍惚,

吻得红肿的唇却喊着kit,

狂野医生帮的kit学长。



无意识地用力攥紧沾染着液体干涸后皱巴巴的床单,

空气中还残留着那人浓郁的迷迭香味道。


“你好像,

成为了我不想忘记的回忆。”



海洋之露,

不想忘记的回忆。

矢志不渝。

TBC

重新编辑了一下,排版总是莫名出现问题,强迫症表示很不舒服。😂😂😂

(迷迭香的花语:不想忘记的回忆与爱人,忠贞不渝的爱)

AzureX
MB 钱 都 是 万 代 滴...

MB 钱 都 是 万 代 滴 ←_←

MB 钱 都 是 万 代 滴 ←_←

破道之泗

两面三刀就是你。十三话

早树的妆容,终于浓得再也让人想不起他原本的样貌。

偶尔会有一些从阿尼莫尼刚开业就开始光顾的老客户发出两声感慨,可惜店老板白生了一副好皮囊。

但大多数客人都只觉得,早树和那些小酒吧里随处可见的妈妈桑没什么两样。最多能说会道、讨人喜欢了点儿。

就连新来的店员们,也从没见过早树不化妆的样子。

和总是浓妆艳抹的早树不同,小鲇从不刻意给自己打扮,而这恰恰违背了他不想讨好客人的初衷。冲着小鲇来阿尼莫尼的人十指难数。

面对这群下流之心露于言表的客人,早树驱之不及。就算是小鲇的生日会,他也一刻都不放松地把当日主角保护在身后。

其结果就是,帮小鲇挡下所有祝酒的早树,衣衫不整、不省人事地横倒在自己店里...

早树的妆容,终于浓得再也让人想不起他原本的样貌。

偶尔会有一些从阿尼莫尼刚开业就开始光顾的老客户发出两声感慨,可惜店老板白生了一副好皮囊。

但大多数客人都只觉得,早树和那些小酒吧里随处可见的妈妈桑没什么两样。最多能说会道、讨人喜欢了点儿。

就连新来的店员们,也从没见过早树不化妆的样子。

和总是浓妆艳抹的早树不同,小鲇从不刻意给自己打扮,而这恰恰违背了他不想讨好客人的初衷。冲着小鲇来阿尼莫尼的人十指难数。

面对这群下流之心露于言表的客人,早树驱之不及。就算是小鲇的生日会,他也一刻都不放松地把当日主角保护在身后。

其结果就是,帮小鲇挡下所有祝酒的早树,衣衫不整、不省人事地横倒在自己店里。

小鲇不得不和两个店员一起架着,才把烂醉如泥的早树抬到了南国咖啡馆的门口。

早树曾说过,如果哪天他醉的不能照顾自己的时候,就把他交给南国咖啡的佐田先生。

小鲇不知道早树和佐田先生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为什么早树隔三差五就要来这里喝杯咖啡。他也曾满怀好奇地来过这家咖啡馆,佐田先生人很好,咖啡也不错,但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穿着侍者制服的男人从泛着橙黄色灯光的咖啡店跑出来。直到男人的脸出现在路灯下,小鲇才看清他并非佐田先生。

男人从小鲇的手里接过没有意识的早树,紧皱的眉毛似乎暗示着他的心情。

“你们是怎么照顾他的?”

男人冰冷的语气吓得几个小店员不敢吱声。

“非常对不起。” 小鲇弯下身道歉。

“是老妈自己喝成这样的。。。” 一个店员在小鲇身后小声嘀咕。

“你们不会拦着吗?” 

“老妈喝起来谁拦得住。。。”

男人瞪了几个小店员一眼。但他没有再深究,抱着早树走进了咖啡店。

小鲇忽然记起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在咖啡店等候的佐田为两人打开了休息室的门。

可能是因为交谈的声音,也可能是因为走路的颠簸,趴在井坂身上的早树恢复了一点意识。

“不准训斥我家孩子,“早树胡乱地拍着井坂的脸,“听到了吗?不准训斥我家孩子。”

“下次不会了。”

井坂一边回答,一边温柔地帮早树擦去脸上早已晕成一团的色彩。

就算多了几条皱纹,还是初见时的模样。

井坂俯身,印下一个吻。

 







gay bar的妈妈桑们长得并不好看,但都有一个有趣的灵魂。

破道之泗

南国咖啡馆。换行是用来打肿脸充胖子的。第十一话。

十一、
南国咖啡馆。早树念着井坂给他的地址。
离杂志报道过去7个多月,早树觉得八卦记者应该不会像刚那开始几天一样,时时刻刻埋伏在男国门口。
但为了以防万一,早树仍然围了条能遮住半张脸的围巾,戴了副百元店的平光眼镜。
凉意渐起的十月下旬,这样的打扮应该不会可疑。
迎接早树的是一位举手投足十分绅士的老先生。
“欢迎光临。请问想点些什么呢?”
“我、我是来找人的。”早树小心翼翼地答道。
“那试试看今天新到的阿拉比卡怎样?”
老先生似乎没有理会早树地回答,执意给这位客人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我果然还是找错地方了吧。早树想。
胸口好闷。
但是下一秒,高大的男人就从背后抱住了早树。
用力得好像再也不愿放开一般。
老人笑着,消失在...

十一、
南国咖啡馆。早树念着井坂给他的地址。
离杂志报道过去7个多月,早树觉得八卦记者应该不会像刚那开始几天一样,时时刻刻埋伏在男国门口。
但为了以防万一,早树仍然围了条能遮住半张脸的围巾,戴了副百元店的平光眼镜。
凉意渐起的十月下旬,这样的打扮应该不会可疑。
迎接早树的是一位举手投足十分绅士的老先生。
“欢迎光临。请问想点些什么呢?”
“我、我是来找人的。”早树小心翼翼地答道。
“那试试看今天新到的阿拉比卡怎样?”
老先生似乎没有理会早树地回答,执意给这位客人上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我果然还是找错地方了吧。早树想。
胸口好闷。
但是下一秒,高大的男人就从背后抱住了早树。
用力得好像再也不愿放开一般。
老人笑着,消失在吧台后。
井坂的胡子有四五天没刮了吧。
头发也没有打理过,和鸟巢似的。
身体瘦了一圈,难道没好好吃饭?
“早树,我们交往吧。”
突如其来的告白。
还没有互相问候。还不知道对方在分开的七个多月里过的怎样。早树还想问井坂是不是真的像八卦杂志写的那样做了割腕这种蠢事。
好像这一刻,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可以抛诸脑后了。
可是井坂一直都是早树的客人。
早树喜欢每一个对自己好的客人。喜欢久隅先生,也喜欢田所先生。
对井坂的喜欢,难道不是和喜欢这些客人一样吗?
是吗?
早树想起当上店长的那天,面对哭得稀里哗啦久隅先生,自己能如此平静地安慰他。
而井坂。光是听到话筒里那个沙哑的声音念出自己的名字,就已经心痛得不能思考。
我真是,一点都不适合这个职业。
早树转身,双手捧起井坂的脸。
“谢谢你。”
然后是久违而怀念的吻。
未来会怎样呢。蠢蠢欲动的媒体,无法继续的风俗店工作,还有“井坂”这个无处隐藏的姓氏。
看不到希望的两人。









f杂的八卦怎么能信?井坂只是没好好吃饭低血糖。

破道之泗

接下去我还没写。会有的。因为最近很闲。第十话

十、
井坂的名字又一次出现在了八卦杂志上。
「遭严父关禁闭,井坂之子患抑郁症?」
「深夜紧急入院?痴情王子为爱割腕!」
早树觉得八卦记者的想象能力一定能够写一本惊天地泣鬼神的科幻爱情小说。
说不定井坂只是前天晚上吃了不新鲜的生鱼片。但是说起来拉肚子也分轻重缓急,发烧的话会很麻烦。。。
早树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早树的手机号码早就应经理的要求更换了。店铺的号码虽然没换,但是在黑名单里的井坂不会打得进来。
就算知道如此,早树还是会在电话铃响的时候不自觉地一惊。
“没事吧,店长?”
“怎么了小鲇?我没事呀。”
早树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小鲇想,原来微笑也会让人心疼。
小鲇乘着休息日,去通讯公司要了一份店铺电话的呼...

十、
井坂的名字又一次出现在了八卦杂志上。
「遭严父关禁闭,井坂之子患抑郁症?」
「深夜紧急入院?痴情王子为爱割腕!」
早树觉得八卦记者的想象能力一定能够写一本惊天地泣鬼神的科幻爱情小说。
说不定井坂只是前天晚上吃了不新鲜的生鱼片。但是说起来拉肚子也分轻重缓急,发烧的话会很麻烦。。。
早树也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早树的手机号码早就应经理的要求更换了。店铺的号码虽然没换,但是在黑名单里的井坂不会打得进来。
就算知道如此,早树还是会在电话铃响的时候不自觉地一惊。
“没事吧,店长?”
“怎么了小鲇?我没事呀。”
早树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小鲇想,原来微笑也会让人心疼。
小鲇乘着休息日,去通讯公司要了一份店铺电话的呼入名单。小鲇并没有发现井坂的名字。但是除此以外,有一个公用电话几乎每天都会打进来。
“普通公用电话不会呼入那么多次,所以系统自动把它列为了骚扰电话。”通讯公司的人说。
每天下午六点,是这个电话打进来的时间。
电话铃响的那一刻,刚接起电话的早树一不小心把听筒摔在了地上。
也许只是推销呢?也许只是小孩的恶作剧呢?或者是哪个店员的跟踪狂也说不定?
捡起听筒的几秒,早树做了无数种猜想。
“这里是男国。请问哪位?”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早树?”
井坂的声音为什么那么沙哑。
我该怎么回答?你好?好久不见?最近过的怎样?
“我。。
我想见你!”
这是早树脑海中唯一剩下的答案。





如果让文春和Friday打一架,你赌谁赢?

btw:你猜早树会去哪儿见井坂?

破道之泗

小虐怡情。第九话


九、
早树从没想过,会在顾客名簿以外的地方看到井坂的名字。
而且是周销量万册以上、男国boy们人手一本的人气八卦杂志。
「商界大亨井坂氏之子风俗店成瘾!未成年时期酒精药物疑惑?」
「为爱掷金上亿?风俗店情人的真面目!」
“老妈,这个井坂就是常来我们店里的井坂吧?”
“哇超厉害!这张脸上打马赛克的是不是老妈?”
“我看看。真的!还有我们店的招牌呢。。”
早树第一次知道,八卦杂志报道的真实性,大概不超过标题的30%。
商界的井坂氏,是每个人都至少听过一次的名字。
但井坂也是再普通不过的姓氏。
街口送拉面的大叔可以叫井坂,骑自行车巡逻的小警官可以叫井坂,那个总是来光顾自己的男孩也可以叫井坂。
但为什么这个井坂就是那个井坂的...


九、
早树从没想过,会在顾客名簿以外的地方看到井坂的名字。
而且是周销量万册以上、男国boy们人手一本的人气八卦杂志。
「商界大亨井坂氏之子风俗店成瘾!未成年时期酒精药物疑惑?」
「为爱掷金上亿?风俗店情人的真面目!」
“老妈,这个井坂就是常来我们店里的井坂吧?”
“哇超厉害!这张脸上打马赛克的是不是老妈?”
“我看看。真的!还有我们店的招牌呢。。”
早树第一次知道,八卦杂志报道的真实性,大概不超过标题的30%。
商界的井坂氏,是每个人都至少听过一次的名字。
但井坂也是再普通不过的姓氏。
街口送拉面的大叔可以叫井坂,骑自行车巡逻的小警官可以叫井坂,那个总是来光顾自己的男孩也可以叫井坂。
但为什么这个井坂就是那个井坂的儿子呢?
“店长,” 小鲇小声叫住早树,“是不是出事了?”
“能帮我把井坂拓也加入黑名单吗?”
这是早树现在唯一能做的。
媒体的电话蜂拥而至。
“不认识,不评论。”早树如同复读机一样重复着这句话。店里的孩子们也被警告三缄其口。
早树觉得自己还能保留这份工作真是个奇迹。当然也有可能是上级认为炒了早树就是对媒体的不打自招。
早树听到传言说,因为井坂氏意图参选而受到了竞争对手的抨击。形象完美无缺的井坂氏没有任何突破口,媒体的攻击对象就变成了他的儿子。
说起来,早树也曾疑惑过为什么还是学生的井坂那么有钱。
但是如今考虑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记住了,井坂和这家店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区域经理跟早树他们说的。
大概过了两三那个月,再也没有任何媒体的电话打来。
“小鲇,今天有电话找我吗?”
“没有,店长。”
“一通也没有吗?”
“没有。”
那就好,”早树笑着说,“那就好。”





比起卓伟之流,个人觉得还是文春厉害些。

破道之泗

其实开gay bar当妈妈桑也不错。第八话

八、
就算是当上店长,早树仍免不了被上面派来的区域经理训话。
“我说你能不能督促手下的孩子多接点儿客?你知道这个月业绩下去多少吗?”
“还有前几天你硬要收的那个男孩,不接客带回来白吃白住?我们这儿不是福利中心!”
早树听得耳朵起茧子。
不愿意接客难道硬逼吗?如果这些孩子连自己选择客人的权利都没有,那我们和那些逼良为娼的恶人又有什么区别。
经理走后,小鲇哭着和早树道歉。
早树似乎从小鲇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当初早树才会从垃圾堆里把这个伤痕累累的孩子捡回来吧。
“不要担心。只要你在男国一天,老妈就能保护你。”
不知从何时起,早树也开始自称老妈了。以前的早树是多么讨厌这个称呼。
如果不当男国的店长,能做什么呢?早树...

八、
就算是当上店长,早树仍免不了被上面派来的区域经理训话。
“我说你能不能督促手下的孩子多接点儿客?你知道这个月业绩下去多少吗?”
“还有前几天你硬要收的那个男孩,不接客带回来白吃白住?我们这儿不是福利中心!”
早树听得耳朵起茧子。
不愿意接客难道硬逼吗?如果这些孩子连自己选择客人的权利都没有,那我们和那些逼良为娼的恶人又有什么区别。
经理走后,小鲇哭着和早树道歉。
早树似乎从小鲇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当初早树才会从垃圾堆里把这个伤痕累累的孩子捡回来吧。
“不要担心。只要你在男国一天,老妈就能保护你。”
不知从何时起,早树也开始自称老妈了。以前的早树是多么讨厌这个称呼。
如果不当男国的店长,能做什么呢?早树心里有一个不成形的图景。渐渐的,那个图景好像明晰了起来。
正想着,小鲇一脸困惑地走进来:“店长,刚才有个人说要指名店长。我跟他说店长不能指名但他偏要。。”
早树笑着摸了摸小鮎的头。
“我知道了。”
早树躺在床上,看着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掌。
不知不觉已经长这么大了。
“小拓,你说我不做店长,开家酒馆怎么样?”
“早树终于想通了吗?”
井坂早就劝早树离开风俗业。井坂知道早树已经不再接除他以外的客人,但是早树一天不离开这个行业,井坂就无法安心。
要是被心怀不轨的男人看上怎么办?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男国并不是我想要的那个样子。我想开一家可以让工作了一天的人们卸下防备,放心喝酒、聊天、发牢骚的酒馆,一个可以让像我和小鲇一样的人感到'终于回家了'的地方。”
“你不会是想开一家gay bar吧?”
“嗯。”
“不行。我不能让早树变成池塘里的鱼饲料。” 
男人真是越大越不可爱。早树心想。




小鲇:ayu
他就是我喜欢的那只video bo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