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bti

635.2万浏览    89192参与
Mantish
笑嘻了,某站的mbti广告真是...

笑嘻了,某站的mbti广告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16人格随机生成是吧?真别太荒谬. jpg

笑嘻了,某站的mbti广告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16人格随机生成是吧?真别太荒谬. jpg

BEWANGIT。

【MBTI】Battle Royale02

Battle Royale

大逃杀


02

“你猜死的是谁。”盥洗室内,ENTP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我猜是ESFJ,他很烦,对吧?”

ENTJ靠在门框上,看着ENTP低下头洗了把脸,才说,“他有枪。”

“嗯,那应该不是他。”ENTP转过身。

到他下巴的女人抬着头,一头秀发披散着,她穿着风衣,身姿格外绰约,微笑时有股寒冰乍破的美。

“你这样看着我,我会感觉你想睡我。”ENTP说。

于是ENTJ笑了,偏过头,相当开朗毫无掩饰的一个笑容,“我一定最后一个杀你。”ENTJ说。

“不胜感激。”ENTP弯腰,行了一个礼。


ENTP在前往声源时,迎面撞上了INTJ。...

Battle Royale

大逃杀


02

“你猜死的是谁。”盥洗室内,ENTP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我猜是ESFJ,他很烦,对吧?”

ENTJ靠在门框上,看着ENTP低下头洗了把脸,才说,“他有枪。”

“嗯,那应该不是他。”ENTP转过身。

到他下巴的女人抬着头,一头秀发披散着,她穿着风衣,身姿格外绰约,微笑时有股寒冰乍破的美。

“你这样看着我,我会感觉你想睡我。”ENTP说。

于是ENTJ笑了,偏过头,相当开朗毫无掩饰的一个笑容,“我一定最后一个杀你。”ENTJ说。

“不胜感激。”ENTP弯腰,行了一个礼。

 

ENTP在前往声源时,迎面撞上了INTJ。

对INTJ,ENTP的态度一直很暧昧,但INTJ显然不在乎其他,只是发现二人前往同一个方向时,悄悄放慢了步伐。

谁知道谁是不是杀人凶手呢?

ENTP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先一步推开了门。

 

里面已经有人了。

ENFJ靠在墙上,盯着尸体出神,听见门的声音,才如梦初醒地抬起头。

“你来了啊。”ENTP说。

“嗯。”ENFJ说。

INTJ走到尸体前,蹲下身,撩开了那人的长发,眼睛瞪的很大,看着门的方向,死不瞑目。

“你们不害怕吗?”ENFJ说。

ENTP揽着ENFJ的肩,“怕?怕什么。”

“尸体,死亡什么的。”ENFJ说。

“我们这个游戏有完美通关方式吗?”ENTP说。

“游戏?”ENFJ说,“本来可能会有的,但现在没了。”说这话时,ENFJ那双眼睛牢牢看着死者,他又往后退了一步,“我进来时他还没死透,对着我一直求救。”

“我现在有点喜欢你了。”ENTP说,又揽紧了一点,“怕吗?当时。”

ENFJ好似做了什么噩梦,语气轻得像云,“一点也不。”

“总得有人死,才有人能活。”ENTP说,“可我不是来当善人的。”

说话时,ENTP一直盯着INTJ的背影,直到INTJ忍无可忍转过头,语气满是无奈,“别看我了。”ENTP才哼笑了一声转过头。

 

这时,ENFJ感到某个尖锐的东西抵上了自己的腰间。

“你愿意吗?做个好人。”ENTP缠绵地问。

INTJ给尸体翻了个身,猛地转过头。

本该在死者胸口的匕首抵住了ENTP的胸膛,ENTP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ENFJ将他摁在了墙上。ENTP看见ENFJ的眼睛隐隐发红。

“我不介意做这个恶人。”ENFJ说。

于是ENTP勾起嘴角,摊开手,匕首掉在柔软的地毯上,地毯被溅射的血液染得深浅不一,污渍一样。

“那你杀了我吧。”ENTP说,“我允许你做这个坏人。”

“你允许我?你有什么资格......”声音戛然而止,ENFJ颤抖着声线,半晌放下了手,“我不会杀人,你走吧。”

ENTP毫不迟疑地捡起了匕首,“希望你下次不会遇见我。”

这时ENTP才发现INTJ早不知何时先走了,也是,场上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武器,是够吓人的。

ENFJ还站在墙前,俨然面壁思过的模样。

ENTP贴心地关上了门,临走前,他还是说道,“努力活下去。”

 

ISFP给ISTP递了一块手帕,手帕上的花纹是她亲手画完照着绣上去的,ISTP刚准备拿来擦枪杆,忽然看到了手帕角落ISFP的名字。

他迟疑着递了回去,“你自己做的吗?”

ISFP点头,“没事,送你了。”

ISTP没不好意思,擦完枪,吹了一口,又用ISFP的脑袋测试了一下瞄准镜,只是当ISFP的目光从瞄准镜里看过来时,移开了枪口。

ISFP笑了,“我还以为你要对我开枪呢。”

“没到时候。”ISTP说。

随后一阵惨叫响起,正是这一声惨叫,穿过了墙壁走过了长廊,传到了那么多人的耳朵里,传到了ENTP和ENFJ的耳里,于是他俩相遇了。

可那是后面的事情,ISFP凝神听了一会儿,和ISTP对视。

ISTP看着她的目光很有深意,晦暗不明的,似乎在思考,又在迟疑。

“有人死了。”ISFP说。

“嗯。”ISTP说。

ISFP对这种游戏不热衷,但是ISTP倒是非常专注,事实上,ISFP只记得自己在画画,然后一切都结束了,睁开眼时,就到了这里。

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存活到最后,但是...还是尽力活下去吧。

“如果我真的要死,可以请你杀了我吗?”ISFP说。

ISTP答应了。

二人收拾完离开了这个小房间,这处走廊的灯光亦是坏的,但时明时灭的灯光下走来了一个人,隔这么远,二人还是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来人是ESTP。

他没料到这里有人,惯常漫不经心地表情有片刻凝滞,但还是宛如没看见ISTP背上的狙击枪,慢慢走了过来。一步一步踏在地毯上,没发出声音。

直到三人擦肩而过的瞬间,ISFP开口,“你杀人了。”

“......”ESTP偏头,“是啊。”

“谁?”ISFP问。

“你的老朋友,ISTJ。”ESTP说。

“朋友?算不上,认识而已。”ISFP笑着说,“我和ISFJ更熟一点。”

ESTP点点头,刚准备走,又忽然想起什么,“如果看到ENTP,请告诉他,我在找他。”

 

而远在花园石凳上的INTP和ESFP,并没有听见那大到足矣迷路,几栋链接的庄园内的惨叫。

INTP靠在ESFP的肩膀上,闭着眼睛聆听着喷泉的声音。

ESFP的声音很清脆,又有几分成熟的颗粒感,她抚摸着INTP的手,这是一双怎样柔软的双手,ESFP说,“没有道理,对吗?”

“嗯。”

“如果我们能一起生存下去,为什么还要寻找出路?”ESFP低头,与INTP脸颊相贴。

“你愿意一直在这里待着吗?待到死。”INTP问。

“那还是让我现在就死吧,但总有人乐意的。”ESFP说。

“一个能自行生长的有机世界是不需要额外的规则存在的,外部环境要和内部市场共同工作才能发展,必然有什么规则迫使我们走上绝路。我们缺少了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使得生态链断了。食物。我们不缺水,一定缺少食物。”INTP喃喃道。

“要是没东西吃,你就吃了我好了。”ESFP仰头看着星星。

INTP凝视着那些生长健康,但有剧毒的花,“人肉太柴了,算了。”

 

“你为什么穿着风衣?”ENTP终于找到ESTP时,忍不住迟疑道。

“这房子里的衣服只有风衣能看,其他都丑得要命。”ESTP不耐道,让ENTP过来帮他搓手,他手心的血液现在还没洗掉。

ENTP脚步顿了顿,一把夺过ESTP的手,拧开热水,“你下次能不能处理干净点,我差点被ENFJ宰了啊。”

“你怕死?”ESTP问。

ENTP摇头,“没必要。至少现在是这样。”

ESTP从ENTP身后环抱住他,语气带着漫不经心地笑意,“没关系,我不会让你死在别人手下。”

“抱歉啊,”ENTP说,“我的命已经被ENTJ预订了。下辈子交给你吧。”

ESTP很不解,“你会把自己的人生交给别人?”

“......好吧,不会。”ENTP说,“说着玩玩。”

 

 

 

可能这次枪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这次就连在花园外,昏昏欲睡的INTP都听到了这声巨响。

但当他和ESFP一起找到声源时,发现周围以及围了不少人。

一个长头发的女生浑身颤抖,她看着地上的死者,死者胸口挂着一个十字架。

所有人都听到那女生说,“INFJ死了。”

 

“我是ISFJ,刚刚和INFJ分开找物资......我想你们也发现了,这么大的庄园内,可食用的东西并不多。”众人围着ISFJ,只有INTJ选择去查看尸体。

ISFJ:“我和INFJ进来之前就认识,其实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交集,对吧?我已经发现了。”她声线很抖,身体也一直颤抖,说话支离破碎。直到一个人给他倒了杯水,水是凉的,但ISFJ还是感到了莫大的安慰,她抬头浅浅微笑了一下,“谢谢。”

男人笑了一声,“没事,我是ESTJ,你继续说吧。”

“然后,然后我就听到两声枪响,回来的时候INFJ已经倒在地上了,已经...已经死了......”

“抱歉。”ESFJ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但他眉宇间毫无怜惜,反而非常凝重。

“现在已经有了两个死人了,很遗憾的是,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做的这一切。”ESFJ说。

在说到“我们并不知道是谁”时,ISFP和ISTP对视了一眼,ISFP看着不远处INTJ的背影,后者还在仔细研究尸体。

ISTP听见身边的人叹了口气。

“怎么?”ISTP问,子弹穿过人体后并未停止,而是穿过人体,落在了地上,他刚来时就碰到了,捡起子弹看了眼,9mm子弹,听声音估计后坐力不小。

ISFP低眉:“我在想要不要去安慰她。”

ISFJ娇小的身躯已然微微颤抖,但并没有落下泪,她擦了两把眼睛,努力对众人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但显然不太熟练,有些僵硬。

“ISFJ,ISFJ。”ENFJ叫了两声,ISFJ才回应他,“你来的时候,这里只有INFJ吗?”

“嗯。”ISFJ坚定地点头,她环视了一圈,“除了INFJ只有我。”

“然后来的是...”ISFJ还没回忆完,ISFP先一步开口,“然后是我和ISTP,我是ISFP。”

“嗯。”ISFJ点头,“之后是ESFJ,ESTJ,ENFJ,INTJ...然后是他们两位。”

“我吗?我是ESFP。”ESFP微笑着说,“他是INTP。”

 

 

INTJ看着这具尸体,又是死不瞑目,人刚死,身体还没开始僵硬,甚至还有余热。她整个人倒在地上,纤细的手扣着地,显然用了很大的力气。然而此时,已经软趴趴的了。

INFJ整个人呈侧躺的姿势,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倒在了地上。枪口的位置......顺着这个反向——在一个长廊的方向,但那处的灯是坏的,看不清尽头。

ISFP轻轻拍了拍ISFJ的肩,低声安慰了几句。

 

INTJ站起身,对着INFJ看了很久,半晌,先一步离开了现场。

这大厅是室内少有的灯是好的地方,听说是ISTP修的,INTJ临走时,鬼使神差地抬起了头,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欧式大旋转楼梯上站着两个人,一人背倚着栏杆,一人单手撑着头,从上而下的俯视着,看见INTJ的视线,打了个招呼。

纵使背光看不清脸,INTJ也能看见ENTP脸上的笑意,还有那句话。

“嗨。”

真是...

INTJ摇摇头,先行一步迈进了那个漆黑的长廊。

另一边,INTP也发现了枪口的方向。

“去看看吗?”INTP问。

ESFP看着灯全灭的目的地,她眨眨眼:“那里可能有危险哦。”

“比起危险,不知道危险是什么更可怕......”INTP话音未落,ESFP就先一步牵起他的手,少女的手柔软白皙,纵使很多次,INTP还是忍不住愣了一秒钟。

“那我们去吧。”ESFP笑着说。

 

 

“他们不怕吗?”ESTP问。

ENTP看着一男一女的背影,显然是INTP提出的建议,但却是ESFP领着他执行,“比起异响,不知道异响在何处更可怕。”ENTP说。

未知远高于恐惧。

“走吧。”等到ESTP的烟熄灭,ENTP转身离去。

二楼满是客房和阳台,还有一个巨大的饭厅,从这个视角,能看清花园后一处长满蓝藻的湖泊。ESTP和ENTP拥吻着推开门,ESTP捂住ENTP的嘴巴,轻声说:“再不做我真的会死。”

“别说一些扫兴的话。”ESTP说。

“扫兴?你每次都更兴奋了啊。”ENTP仰起头,脖子弧度像濒死的天鹅。

 

tbc


乌東是条狗

 画一写小互动

  *仅代表我和我的亲友 

  开学前最后一更了......哼哼呃啊啊啊啊啊(突发恶疾)

 画一写小互动

  *仅代表我和我的亲友 

  开学前最后一更了......哼哼呃啊啊啊啊啊(突发恶疾)

睡不醒

每一个认真看完大板唠叨的小宝们!!都可以得到一个抱抱!!!祝你们开心呀!!

每一个认真看完大板唠叨的小宝们!!都可以得到一个抱抱!!!祝你们开心呀!!

小_垃圾-
明明是同学见面却像网友面基 线...

明明是同学见面却像网友面基

线上一口一个宝线下说不出话

明明是同学见面却像网友面基

线上一口一个宝线下说不出话

番茄大甩卖

  第三弹

  nt组来咯!

  第三弹

  nt组来咯!

淺藍_Ada
這是甚麼?INTP貓貓,啜一口...

這是甚麼?INTP貓貓,啜一口。這是甚麼?INTP貓貓,啜一口。

這是甚麼?INTP貓貓,啜一口。這是甚麼?INTP貓貓,啜一口。

凌云

梗:T e 发 展 阶 段

早期发展的不太自信的Te:我认为……大家是否有更好的方法来完成这件事呢?(被一团乱麻的局面震惊到呆滞)

中期发展的自信的Te:你们都是傻逼,立正站好,按照我说的干!(试图掌控一团乱麻的局面)

后期发展的最终觉悟的Te:剑随心动,气定神闲,而且我确认我也是个傻逼(在必要时隐身离去)

早期发展的不太自信的Te:我认为……大家是否有更好的方法来完成这件事呢?(被一团乱麻的局面震惊到呆滞)

中期发展的自信的Te:你们都是傻逼,立正站好,按照我说的干!(试图掌控一团乱麻的局面)

后期发展的最终觉悟的Te:剑随心动,气定神闲,而且我确认我也是个傻逼(在必要时隐身离去)

000

梦到的东西

和最近看的东西

梦到的东西

和最近看的东西

W_Thought

一路上有你俩,我是真的福气

三元悖论组cb向

entp视角:@加贺铃有理 

estp视角:@蓝夏不会产粮 

————————————————————


“向海出发吧……”


intj最近很不好,极度不好。工作社交带来的精神内耗压得他快撑不下去了。他以为自己的生命会在这巨大的压力中化作齑粉,就这样,在一瞬间,轻飘飘地散了。不会有人反应的过来,走得轻巧,还带着些终于解脱的愉快。


但entp和estp成了他计划之外的变数。


被绑架上车的intj,看着前面两个努力想让他心情变好的好友,心中有了些释然:也好,就在生命的最后享受一番吧……只是,有些对不起他们罢了。


当estp问他想...

三元悖论组cb向

entp视角:@加贺铃有理 

estp视角:@蓝夏不会产粮 

————————————————————


“向海出发吧……”


intj最近很不好,极度不好。工作社交带来的精神内耗压得他快撑不下去了。他以为自己的生命会在这巨大的压力中化作齑粉,就这样,在一瞬间,轻飘飘地散了。不会有人反应的过来,走得轻巧,还带着些终于解脱的愉快。


但entp和estp成了他计划之外的变数。


被绑架上车的intj,看着前面两个努力想让他心情变好的好友,心中有了些释然:也好,就在生命的最后享受一番吧……只是,有些对不起他们罢了。


当estp问他想去哪时,他突然想起了三人小时候的那次海边度假,那时是多么开心啊。眼神只是飘忽一瞬,他随即勾了勾嘴角:“那就去海边吧……”


一路嬉闹后,他们终于来到海边。三人嬉笑着在海滩上吃着烧烤,喝着啤酒。他们只管尽兴,喝到很晚,喝的烂醉。


当周遭不再喧嚣,夜深人静之时,原本安静坐着的intj突然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安置好entp和estp后,看了看不省人事的二人,笑了笑,眼神中是往日难得一见的柔和。一句告别被海风吹散,清瘦的身影在月下缓缓走入海中。


第二天清晨,entp和estp似察觉到什么般猛然惊醒。intj呢?!两人立马焦急地找起人来。


“啧,失策失策,居然被那冰块灌倒了……”entp晃了晃头,有些抱怨。


“靠,咱俩怎么这么没出息啊!”estp锤了锤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当看到院子里那串延伸到大海的脚印时,两人都愣住了,intj他……忍着鼻子的强烈酸意,也顾不得模糊一片的视线,两人向海边狂奔……intj,intj!你他妈的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没有,没有!没有......


“他到底去哪了?”estp攥紧了拳头,努力让自己不去乱想。


“......没事,这家伙,他说不定是自己玩去了呢……”entp强撑起笑容,拍了拍estp的肩。


整整三天三夜,entp和estp不眠不休,发疯似的寻找着intj。二人的眸光越来越黯淡,希望也越来越渺茫,而intj就像人间蒸发般不知去向……


“xx月xx日,xx海岸旁发现一具不明男尸,死者……”直到那则新闻的播出,intj失踪的真相才似乎展露了出来。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报深深刺入二人心中,他们相视一眼,望着对方充斥着血丝的眼睛,默契地不想面对这个可能已经发生了的事实,可真相似乎已经摆在了他们面前……


当看到那具苍白发青的尸体时,二人愣住了。虽然尸体被泡的浮肿,但看到那人眼角熟悉泪痣和一旁遗物袋中那破破烂烂的合照时,他们的心似是坠入了冰河一般。


是他,是他……泪水沿着estp的眼角滑落,他再也扯不出平日里欢脱的笑脸,只能像个小孩一样跪在地上抱头痛哭……


一旁entp双眼干涩,他哭不出来。他想,原来痛到极致的时候,真的流不下泪。怎么会,怎么会,intj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死,怎么可能……“砰!”一拳狠狠砸在墙上,指节传来汹涌的疼痛感,entp却像是没感觉到一般。


他们终究没能阻止他……


是啊,intj那么有主见,怎么可能会被轻易干涉呢……或许他早就想好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能再努力一点,为什么intj不能再多留恋一下人间,为什么……


他们潮水般疯狂的悲伤中,也不缺对intj的埋怨,他怎么能就这样抛下他们,一个人潇潇洒洒地走了呢。啧,想来想去,他果然是想取笑他们的sb吧……不仅被他轻轻松松灌醉了,还像无头苍蝇一样,什么都做不了,真是狼狈不堪。


啧,可恶的intj,果然是嘲讽技能满级的男人,到死都不忘了要嘲讽他们啊……


出殡那天,下起细雨,两人一身玄黑站在墓前,看着盛着intj骨灰的黑檀匣子被埋入土中,默哀。这是intj与他们最后的告别仪式……


仪式结束后,两人却留在他的墓前。


“哥帮你把之前你想买的大别墅,豪车都给你烧过去了,没事多来我们梦里做客啊!”estp轻轻抚摸着墓碑。


“酒这耽误事的东西哥再也不碰了,啧,等以后相见之时,我们铁定把你这小没良心的东西灌断片……”entp笑着,却满眼遗憾。


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两人就撑着伞站在墓前,给intj的墓碑挡了一晚上的雨。待到清晨雨停时,二人才慢慢离开。


干燥的墓碑与周围潮湿的环境格格不入。墓旁的松枝滴下一滴水珠,落在黑白照片中,那人眼角的泪痣上,然后,缓缓淌下……


The end.



p.s. 感谢两位大福气:@蓝夏不会产粮 @加贺铃有理 

催p人的稿,我是真的......(催稿不易,老头叹气。



he结局为了不影响观感放彩蛋里了,有需要自取。

狂暴下班组长

>请选择你的剧本<


友:wow你这个人物分配……

我:每一个人物都在意想不到的位置上对吧

(虽然我觉得地狱笑话创不死大剑人……就当是请过来帮忙的好了)

(还有被迫营业的水管工)

>请选择你的剧本<


友:wow你这个人物分配……

我:每一个人物都在意想不到的位置上对吧

(虽然我觉得地狱笑话创不死大剑人……就当是请过来帮忙的好了)

(还有被迫营业的水管工)

我已燃尽
  我的私设,不知道能不能当O...

  我的私设,不知道能不能当OC养(目移

  我的私设,不知道能不能当OC养(目移

杯大嬷嬷
饿出幻觉了神经病

饿出幻觉了神经病

饿出幻觉了神经病

布着急

 试图拿infj的口嗨和捏捏混更

  P1-3是我流单帆

  p4infj口嗨

  

 试图拿infj的口嗨和捏捏混更

  P1-3是我流单帆

  p4infj口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