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bti

253.5万浏览    8066参与
因为我是石头
和饼饼宝贝写的问卷 @苦饼_...

和饼饼宝贝写的问卷

@苦饼_ 

tag不合适请提醒我删——

和饼饼宝贝写的问卷

@苦饼_ 

tag不合适请提醒我删——

人间°月

瞎画的表格

P2是画的还行的entp

瞎画的表格

P2是画的还行的entp

放过我

我流entp

存一下我泥的纸片刻板entp:


可以但不算是社交的社交,都是自我中心的滔滔不绝,非常清楚身边的人都有谁讨厌他,依旧装作很要好。

不需要别人回应也能把残酷的真相(entp并不觉得)当乐子讲下去,会在午后花园的小凉亭里竖着躺还把书倒着看,嘴里还会哼没人听过调子很怪的小曲儿。

和另三位nt人是舍友,虽然和intj没有过节,但最喜欢缠着intj,想尽各种办法让intj欠他人情然后不让intj有机会还。

有自毁倾向,不喜欢但会故意让咖啡因摄入过量三天没有闭眼后撬开楼顶天台的门锁上去凝望地面计算自己跳下去的一百种死法

*喜欢的一种是在人多的早晨,刚好intj路过的时候把他砸死)有很兴奋的把想...

存一下我泥的纸片刻板entp:


可以但不算是社交的社交,都是自我中心的滔滔不绝,非常清楚身边的人都有谁讨厌他,依旧装作很要好。

不需要别人回应也能把残酷的真相(entp并不觉得)当乐子讲下去,会在午后花园的小凉亭里竖着躺还把书倒着看,嘴里还会哼没人听过调子很怪的小曲儿。

和另三位nt人是舍友,虽然和intj没有过节,但最喜欢缠着intj,想尽各种办法让intj欠他人情然后不让intj有机会还。

有自毁倾向,不喜欢但会故意让咖啡因摄入过量三天没有闭眼后撬开楼顶天台的门锁上去凝望地面计算自己跳下去的一百种死法

*喜欢的一种是在人多的早晨,刚好intj路过的时候把他砸死)有很兴奋的把想法告诉intp,拉着intp和他一起算概率,并让intp替他收尸,intp拒绝了)

和infp关系还可以,会在infp面前勉强装个好人,infp emo倾诉的时候希望有辆大卡车把他俩都创死,经常对着能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对infp有害而阻止他接触的infj说“谢谢你~”

家人只有个小姨,是isfj,会乖乖把isfj做的饭吃得很干净不让isfj担心,但其实讨厌听话的自己,会等isfj出去工作时把饭扣吐干净。

和sp人接触不多,在开大会的时候认识过istp,发现istp是理想的小黄鸭(*参照小黄鸭调试法)而经常去找istp玩,后面也发现istp喜欢地狱笑话一拍即合。


想把逼他的人都杀了,他是说真的。

б

这八维是what's up?还有两张画的小人

这八维是what's up?还有两张画的小人

懿/壹种恣味

*Guards, civilians, werewolves

*左痣组


手书里的两帧,偷跑一下

*Guards, civilians, werewolves

*左痣组


手书里的两帧,偷跑一下

焦糖不要奶油

DEBATERS → 03 [ INTJ×ENTP]

03 -呃... 草莓雪糕? 

-

☞ 這篇突出的是 「友」的部分 比較甜(其實不止是友...

☞ 激烈的口舌之戰後先吃吃甜點吧(づ。◕‿◕。)づ


「 ......」 無奈的放下鐵叉子,任由鐵叉撞向桌面,發出響亮的聲音。所以說人類是最討厭的生物,INTJ沒有說謊。烏黑的頭髮整齊的梳到腦后,臉上沒有一絲變動, 是吧他是真的不好運,在這個不多遲的時間也可以遇上學校的惡棍。「所以你是要我怎樣?」年輕的男子拉了拉衣領,抬眼看向前面的人,也許這是他討厭其他人的原因吧,無理亦愚蠢,是轉盤...


03 -呃... 草莓雪糕? 

-

☞ 這篇突出的是 「友」的部分 比較甜(其實不止是友...

☞ 激烈的口舌之戰後先吃吃甜點吧(づ。◕‿◕。)づ



「 ......」 無奈的放下鐵叉子,任由鐵叉撞向桌面,發出響亮的聲音。所以說人類是最討厭的生物,INTJ沒有說謊。烏黑的頭髮整齊的梳到腦后,臉上沒有一絲變動, 是吧他是真的不好運,在這個不多遲的時間也可以遇上學校的惡棍。「所以你是要我怎樣?」年輕的男子拉了拉衣領,抬眼看向前面的人,也許這是他討厭其他人的原因吧,無理亦愚蠢,是轉盤上的螻蟻,也可以是棋盤上的卒子,對遊戲規則一無所知,在到達對面之前已經成為別人的手中物了, INTJ輕輕對上那個面容丑陋的男生,心中的不滿快要到極點了,討人厭的惹事者,在平靜的表面下是一片波濤汹湧,在皺眉下是無能計算的一盤亂棋,手指有些慌亂的在鐵叉上磨擦,這是唯一可以看出他慌亂的證據。「叫你tm滾開啊垃圾」

「 你這張臭嘴叫誰垃圾?」

可以看出這一位插入者立刻控制了整張桌子的局面, INTJ按捺着心中隱約的驚訝和高興,眨眨眼把視線投放在不請自來的客人身上。「 你說這桌子不能坐是吧?那請問這寫着你大名嗎?有注冊證明嗎?還是叫它幾聲它能叫你主人?你當自己是殘障人士,有特權去佔殘障特殊座位嗎?啊我差點忘了,腦殘也是一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也是一種身體殘障,獻丑了呵呵呵---」這種黑色幽默從ENTP口中說出的一字一句多了一種高傲和諷刺,因笑而皺起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對面的人,「這麼有能力的不應在食堂上爭論,應該在辯論台上據理力爭, 我告訴你呀」 ENTP縮開撐在桌面的手,諷刺的笑容慢慢消失,取以代之是盯上獵物的赤熱注視,

潔白的虎牙在微開的唇間探頭,尖尖的齒尖瞬間令INTJ聯想起對愚蠢軟弱的獵物隨意玩弄的獵食者,在擺動尾巴的瞬間把反應遲鈍的動物握在掌心。「知道在化糞池點燈的意思嗎?再試一下招惹我們的下場也一樣,就是*¹找死」INTJ差一些忍不住笑出來這種笑話也能這樣自信的說出來可能只有他一個下,幸好他把手擺在嘴上的姿勢很完美的擋住了他上勾的嘴角,ENTP這個人,真的挺有意思。

-

「真的,我拜託你平日一副殺死老虎樣,被人欺負的時候就不要不作聲啊!」

ENTP皺著眉頭,一臉不爽的注視着落荒而逃的惡棍,隨手在INTJ的碟子上拿起了一塊曲奇餅,往嘴裏塞。INTJ托着頭,看着趕不切進口的曲奇碎有些就可憐的掉到桌上,有些留在嘴邊,鼓着腮子吃曲奇的樣子令他忍不住會心一笑,像個孩子,這還真的是剛才那個咄咄逼人的擺着尾巴的狐狸判若兩人。「為甚麼幫我?平日欺負我不是挺起勁的嗎?」拿着柔軟的紙巾幫對方把曲奇碎擦掉,笑問道。是為甚麼呢?狐狸要把孤狼拉出陷阱範圍,是為了甚麼呢?

「因為只有我可以欺負你」 

手部動作沒有停下,ENTP只是笑笑回應道,眼睛對上INTJ,這種亦敵亦友的關係跟打玩遊似的,在組黨的同時,也不停比較兩人的等級,在起舞的同時,也不停互相踏別人的腳。INTJ微微一笑,別開了頭, 「你和前幾天台上冷嘲熱諷的,是另一種人格?」帶了一種玩笑的語調,他遞上了另一塊曲奇餅, 「我還沒有計較你在台上想殺死我的那副德性呢」在棋盤上撕殺的棋子,下了盤,入了盒,還不是乖乖的待在一起嗎?

「吃雪糕嗎?」

「好啊」

「你請?」

「不要,你來」

「我幫了你欸!」

「我tm把獎讓你欸!」

.

.

.

-

調查說喜歡一個人只需要8.2秒, 口中的草莓雪糕慢慢在口中溶化入口,甜甜香口的果香在口腔擴展,是ENTP今天頭腦不清醒嗎?路過飯堂卻突然無明火起幫INTJ出頭,是難受嗎,還是生氣呢?對方幫他擦嘴也不過是擦嘴,這該死的心跳加速是甚麼會事?欺負人家不是很高興的嗎,為甚麼別人做的時候卻心中悶悶的。他到底犯甚麼病了?冰冷的甜感留在舌頭上,久久回味,是動心了嗎?

「下個月的比賽參加嗎?一起去?」

「可以說不嗎?」他笑道。


是啊,可能這跳動有了自己的節奏了。


-

*¹ ~ 找屎 = 找死



白鸟尺素
一些非典型infp人(

一些非典型infp人(

一些非典型infp人(

蔺之卿
搞点小紫人家族(摆烂),爷爷真...

搞点小紫人家族(摆烂),爷爷真的好难画但是我喜欢嘿嘿嘿(啥

搞点小紫人家族(摆烂),爷爷真的好难画但是我喜欢嘿嘿嘿(啥

毕加花

捡到一只intp猫猫请查收。

捡到一只intp猫猫请查收。

Zxi
填完了表格(?) 前面有多认真...

填完了表格(?)

前面有多认真后面有多潦草

小伙伴们可以猜猜我画的顺序(

填完了表格(?)

前面有多认真后面有多潦草

小伙伴们可以猜猜我画的顺序(

褚
我太难了…… 没有数位板及电脑...

我太难了……

没有数位板及电脑被老爸征用,我在手机相册填表


我太难了……

没有数位板及电脑被老爸征用,我在手机相册填表


画渣Alien
赶稿时摸的怪登西 大概是int...

赶稿时摸的怪登西

大概是intj♀被小黄人和小绿人闺蜜们打扮成了原宿辣妹之后给予了entp极大冲击(?)的经过

“可恶啊……这女人捯饬捯饬还有点好看。”entp擦着鼻血如是说道

赶稿时摸的怪登西

大概是intj♀被小黄人和小绿人闺蜜们打扮成了原宿辣妹之后给予了entp极大冲击(?)的经过

“可恶啊……这女人捯饬捯饬还有点好看。”entp擦着鼻血如是说道

Sentry盐

还是我oc和我的贴贴

左边是我的oc右边是infp,有改动,原图在p3

p2是新鲜出炉的捏捏捏的美貌infp(太好看了——(自夸

一些 很喜欢贴贴!!!!


还是我oc和我的贴贴

左边是我的oc右边是infp,有改动,原图在p3

p2是新鲜出炉的捏捏捏的美貌infp(太好看了——(自夸

一些 很喜欢贴贴!!!!


然
是这样。(安详)

是这样。(安详)

是这样。(安详)

无序制度

一些OPS亚型以及拟兽

一些OPS亚型以及拟兽

小安浓

istj君的假日


(有参考)

istj君的假日


(有参考)

友人节

【脑洞】ENTP说他要做1

⚠️CP:辩论组

内含INTJ做0现场

可能ooc

纯脑嗨内容,很雷,真的很雷很雷,不建议所有人观看


——————


“让我做次1。”

“?”

INTJ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蠢话一样,一脸疑惑的回头看向ENTP,ENTP则非常不快的瞅他。

INTJ:“你说什么?”

ENTP:“听不懂人话?我说让我做次1。”

INTJ顿了顿,说:“但你说过,你对做受方没意见。”

“啊对对对,我是这么说过。”ENTP摊手,“但我说我对做0没意见,并不意味着我不想做1啊喂。”

INTJ:“………”

INTJ此时发现好像确实是如此。他向来喜欢做1,而ENTP是因为......

⚠️CP:辩论组

内含INTJ做0现场

可能ooc

纯脑嗨内容,很雷,真的很雷很雷,不建议所有人观看







——————


“让我做次1。”

“?”

INTJ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蠢话一样,一脸疑惑的回头看向ENTP,ENTP则非常不快的瞅他。

INTJ:“你说什么?”

ENTP:“听不懂人话?我说让我做次1。”

INTJ顿了顿,说:“但你说过,你对做受方没意见。”

“啊对对对,我是这么说过。”ENTP摊手,“但我说我对做0没意见,并不意味着我不想做1啊喂。”

INTJ:“………”

INTJ此时发现好像确实是如此。他向来喜欢做1,而ENTP是因为相对无所谓而做0。但这从不意味着ENTP不想体验做1的感觉。

ENTP:“所以咱俩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在你身下被当马骑这么多年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X一次?不过是被X而已,这很难吗?你又不需要动,这很难吗?很需要技术吗?不是只要躺床上吼两声嗓子就行吗?这很难吗?为你的爱人展示魅力时刻而已,这很难吗?”

INTJ:“………”

ENTP这一番机关枪发射般的七连质问,一时间竟是把INTJ整懵了。

INTJ:“但是我不喜欢被人掌控的感觉。”

“啊对对对,我喜欢被人掌控,我最适合被人掌控了。”ENTP立马毫不留情的反驳,一边还手舞足蹈的比划,“我不配看到爱人展示魅力时刻,不配体验那种支配感和掌控感,我只配被搞的动弹不得,只配第二天起床时大喊一声“啊家人们我腰好痛!”然后下不来床被人抬着走。”

“你先停一下。”INTJ被他说的头痛,不停按摩太阳穴。

ENTP指着他说:“停什么停?你考虑过我下不来床的感受吗?不,你没有,你只考虑你自己,考虑你那作为一个猛1的支配欲和尊严,不考虑我作为一个柔弱单纯温柔可怜小0的痛苦和烦恼。我甚至怀疑……”

ENTP话还没说完,就被INTJ随身携带,专门对付ENTP用的封条快速封住了嘴:“等回家再说这件事情。”

ENTP并不屈服,甚至要拿手去撕封条,结果连着被INTJ用绳子把手也给捆住了,没办法,只能回家后等INTJ给自己解绑。

回家在餐桌上时,INTJ终于给ENTP解了绑,毕竟他也不想给ENTP喂饭。

果然ENTP刚解放就立马开始吵起来:“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压。”

INTJ正要吃饭,被他说的嘴里的饭都吃不下:“你真执着。”

“对,我不执着你就永远都不会屈身给我做0了。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压??”

INTJ又开始头痛了:“你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

“这还需要考虑?我看你不是考虑,其实压根就是在逃避吧?你看我呢?我当年同意做0时是什么态度?多么的伟光正,多么的无私,多么的包容,多么的富有父爱。天啊,我都要感慨自己是多么一个伟大的化身,竟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你呢?跟我比起来,你怎么像个小娘们一样藏藏掖掖唧唧歪歪的?”

INTJ疲惫的长长叹了一口气,泄气道:“……好吧,能过几天再做这件事吗?不然我毫无准备,心里完全没有底。”

“准备?”ENTP一脸惊恐的看了他一眼,“做一个小0还需要做什么准备,你该不会是准备着到时候对我来一手反攻吧?”

INTJ:“………”

“不行!不行!”ENTP一脚踩上椅子,指着他大闹道:“必须今晚!今晚你就得给我压!不然我以后一辈子都不会再叫你老公!”


——————


ENTP这么一番Fe袭击搞的INTJ非常无奈。要是他只是和自己较劲那种逻辑问题也就算了,偏偏他和自己纠结的是这么感情色彩浓重的问题。

INTJ对于自己晚上即将面临的事情是抗拒的。拜托,他甚至都来不及做心理准备就被赶鸭子上架,要当自己不适合做的受方,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吗?

可有什么办法,这些年来ENTP已经觊觎他屁股好多次了,发展到这种地步恐怕也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是今天,还这么突然。

回到卧室里,INTJ只觉得心累无比,一个个脱下衣服去洗个澡,然后回床上等那个傻子进来。

然而在床上等了大半天都没见那傻子出现。就在INTJ庆幸这小子知难而退的时候,ENTP出现在了卧室门边,并且慢慢向床边靠近。

在ENTP钻进被窝里的那一刻,INTJ已经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这件事了。

顺便还质疑了一波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高智商。

“你转过身来,我看看你。”

INTJ无奈的转过身去,便看见一个极其少见一脸认真的ENTP。

“你还挺认真的。”

“废话。”ENTP一把起身骑到INTJ身上去,“我要夺走我老婆的初次了,这能不认真吗?”

说完,他又转了转眼珠子,接一句,“虽然说就在前几天,你还是我老公就是了。”

INTJ无语,这小子怎么连认真起来的说话方式都这么喜剧人。

进行一番必要的亲吻过后,ENTP以一种占有的姿态紧紧抱住INTJ。INTJ从来没有被用这种方式抱住过,身体不争气的颤抖了一下。

“你紧张了?”ENTP柔声说。

INTJ别过头去,非常不想承认这件事。

“乖~乖~不怕~”ENTP没有再继续以这种占有的姿态压着INTJ,而是坐起来把INTJ抱到大腿上,以一种哄小孩的姿势拍他背:“哎呀,咱们INTJ小宝最厉害了,真乖,太棒了!”

“……………”

INTJ:你在哄三岁小孩吗。

然而INTJ确实从这个拥抱里得到了安抚,他没有那么紧张了,很快也来了感觉。

当然,后来进入正题的时候,还是疼的他咬牙,出了一声汗。于是ENTP又发动了他的Fe进行了一番安抚,INTJ才终于慢慢习惯。

“为什么不肯叫出声?”

“……”

“你是不是觉得羞耻?”

“……”

“还是说我没让你爽到?”

“…等一下,唔…”


——————

ENTP今天特别开心,一大早就起来蹦蹦跳跳去做黑暗料理,做完过后就回房去看INTJ,发现INTJ还缩在被窝里。

哎,这懒人还没起床呢!不像他著名劳动好公民ENTP,多勤快啊。

虽然说,平时一直就是INTJ起的更早就对了。

吃完自己的那份过后ENTP又钻进去瞅了一眼,竟是瞅见INTJ刚好准备起床。

在看到INTJ那一副大战过三百回合,带着三分疲惫、三分满足、四分性感的表情,ENTP立马一柱鼻血喷出来:哦哦哦哦,我老婆真棒!

INTJ:“我想了一晚上,想明白了。”

ENTP:“?”

INTJ:“我已经很久没有对你使用家法了。你准备好被捆在椅子上,三个小时面对Fi话题不能开口说话了吗?”

ENTP:“………”

嘛,有了收获,也总是要有些牺牲的。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