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dzs

4345浏览    266参与
墨衍

来自一个魔道理智粉对脑残粉想说的话(脏话)

      刷到好多反魔道的,看了看,有的魔道粉是真的脑残,我一个魔道粉都ex,现在魔道的路人缘都什么样了心里没点逼数吗?还有那些在课本上画什么什么,写什么什么的,他妈的是傻逼吗?宁🐴还健在吗?什么都有魔道的事儿吗?上课不能好好上?看见个“天天”就想东想西的,你不好好学习挣点儿光,往课本上乱写乱画,我吐了。

      还有一些什么魔道下架就怎么怎么样的,哎你能咋样,拿你的键盘瞎bb啊。一些爸妈不让喜欢魔道就自残的,你妈把你生下来是不是挺后悔的啊?...


      刷到好多反魔道的,看了看,有的魔道粉是真的脑残,我一个魔道粉都ex,现在魔道的路人缘都什么样了心里没点逼数吗?还有那些在课本上画什么什么,写什么什么的,他妈的是傻逼吗?宁🐴还健在吗?什么都有魔道的事儿吗?上课不能好好上?看见个“天天”就想东想西的,你不好好学习挣点儿光,往课本上乱写乱画,我吐了。

      还有一些什么魔道下架就怎么怎么样的,哎你能咋样,拿你的键盘瞎bb啊。一些爸妈不让喜欢魔道就自残的,你妈把你生下来是不是挺后悔的啊?

     下面是之前保存的一些脑残粉行为,我服了(忘了是在哪个作者那里存的了)看清楚了,一些粉别对号入座。




年子衿是粘年糕
千年之恋#4 十分抱歉,今天因...

千年之恋#4

十分抱歉,今天因为一些事情没能抄到本上!阅读困难致歉!!!!!!!!!@小泡泡~💗xz&叶罗丽! 不要再抄我的了,还有不要再各种扒我了。我都不认识你,青天白日的,不要干哪些不太好的事情!谢谢!我一向不是那种泼妇,不会恶意辱骂你,谢谢。还有,不要胡说我,你私聊我说我辱骂殴打同学,你是不是有点不要内啥?连我同学的名字都是编的。我这次要澄清一下,我在班里是中队干部,成绩没问题,别再说我学渣人品差好吗,干部是要评选的。还有,感谢您不要再骂我了,我不认识你,我人品没问题。反而是你,在网络上大肆辱骂各位(和我不认识的也骂),而没找我私聊,还人肉我,我请问到底是谁不对呢?...

千年之恋#4

十分抱歉,今天因为一些事情没能抄到本上!阅读困难致歉!!!!!!!!!@小泡泡~💗xz&叶罗丽! 不要再抄我的了,还有不要再各种扒我了。我都不认识你,青天白日的,不要干哪些不太好的事情!谢谢!我一向不是那种泼妇,不会恶意辱骂你,谢谢。还有,不要胡说我,你私聊我说我辱骂殴打同学,你是不是有点不要内啥?连我同学的名字都是编的。我这次要澄清一下,我在班里是中队干部,成绩没问题,别再说我学渣人品差好吗,干部是要评选的。还有,感谢您不要再骂我了,我不认识你,我人品没问题。反而是你,在网络上大肆辱骂各位(和我不认识的也骂),而没找我私聊,还人肉我,我请问到底是谁不对呢?你有什么事情和我有过节,那你也不用在现实生活说了。闹这么大事咱没脸面上也过不去,你就删文,道个歉就完。我并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如果你不停止对我的骚扰,咱们法院见。@小泡泡~💗xz&叶罗丽! 

年子衿是粘年糕
@小泡泡~💗xz叶罗丽! 请...

@小泡泡~💗xz&叶罗丽! 请不要再逼我了

所有你骂过我的tag我都打上了。

@小泡泡~💗xz&叶罗丽! 请不要再逼我了

所有你骂过我的tag我都打上了。

年子衿是粘年糕
??????请各位举报,她涉及...

??????请各位举报,她涉及到的圈子的tag我都打了,占tag致歉!!!!!!!

??????请各位举报,她涉及到的圈子的tag我都打了,占tag致歉!!!!!!!

鹤无崖

【忘羡】《铃》·15-江澄:人间不直的

原著叽✖️黑猫羡,双向暗恋


这是一个含光君和他的小黑猫之间的故事


文: @渃忱 | @鹤无崖 

目录点我  

第十四章:https://sannianweikeqi.lofter.com/post/20033a9d_1c974920d


---------------------------------


回莲花坞的石子小径从来没这般漫长过。


魏无羡颇为狼狈地扶着树干,挪动疲惫不堪的身体,任手掌在粗糙的树干上蹭破皮也无动于衷。方才浸过冷水的身躯没有擦干就草草披上外衣,那薄薄的衣料紧贴着他的躯体,衬...

原著叽✖️黑猫羡,双向暗恋


这是一个含光君和他的小黑猫之间的故事


文: @渃忱 | @鹤无崖 

目录点我  

第十四章:https://sannianweikeqi.lofter.com/post/20033a9d_1c974920d


---------------------------------



回莲花坞的石子小径从来没这般漫长过。



魏无羡颇为狼狈地扶着树干,挪动疲惫不堪的身体,任手掌在粗糙的树干上蹭破皮也无动于衷。方才浸过冷水的身躯没有擦干就草草披上外衣,那薄薄的衣料紧贴着他的躯体,衬出一抹不自然的瘦削。



从妖界归来的每次月圆之时,这种无尽的苦痛就会将他包围吞噬,他本可以为了心中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物同命运抗争到底的。可直到这无声的折磨愈演愈烈,他才清楚地明白失去灵丹对于一只灵兽来说意味着什么。



明明眼前的路如此开阔,晨光熹微,芳香的嫩草间点缀着尚在睡梦中的露水。翠竹嫩柳,落英缤纷,尽是一派生机勃勃。但不知为什么,他所身处的那条路却是怪石嶙峋,那些断石下布满锋利的荆棘和滚热的岩浆,他停不下,被催促着踉跄地愈走愈远。这条路上没有阳光,也没有蓝忘机。他甚至在和他背道而驰,注定的殊途陌路。



愈发烦躁,魏无羡右手捂着胸口,左手成拳狠狠打在树干上,强逼自己提起分力气来。



前不久,江枫眠传来消息,说他已带领门生到清河与其他几位家主汇合,得知其三人收复荆楚后前往琅琊支援金家。金光善虽已加入联军,却是个缩头缩尾的,整个金家上下只有一个金子轩对战事尽心尽力,打得十分艰难。



这几个月的战事,虽有魏无羡压阵替众人分担了不少压力,可修士们疲于奔波,神经紧绷,状态尚未完全恢复。蓝忘机也受伤初愈,且温家什么时候会杀个回马枪众人犹未可知,只能日夜加紧防备,未雨绸缪。



关于他的传言将他置于何种危险的众矢之的他不在乎,但他断不能在此时缺席,让蓝忘机身处险境。



思绪乱飘间,又一阵剧痛从丹田处爆发出来,魏无羡脚下一滞险些扑跪在地,他苍白的手死死抓着树干稳住身形,原本就没干的衣物又沾了露水,太过狼狈。眼前阵阵眩晕,视线忽明忽灭,晨风吹过,青树翠蔓间,只余下一只蜷缩成团的虚弱的小黑猫。



从方才起就一直隐藏在林后怪石间的白衣身影停滞片刻,犹犹豫豫深色警惕地朝这边靠近,他踏过落叶,将枯枝踩得发出断裂声响,穿过小腿般高的嫩草,朝魏无羡倒下的方向寻来。



此人修为极高动作极快,几个闪身间就到了目的地。他本不该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如此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传闻中的夷陵老祖面前。只是现下魏无羡毫无抵抗的能力,甚至是自身难保。疼痛如蚂蚁般啃噬他的精神和肉体,将他从天堂拖入炼狱中无数次。直到那最后一根紧绷的弦断裂开来,白衣人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只是那双抓向小黑猫脖颈的手尚未触到那黯淡的皮毛时,不远处他先前布下的结界登时起了反应,顺着符咒一路传达到他面前:有人来了!还是个修为甚高之人。




蓝忘机难得醒得这般早。



雕花木窗外的晨光迷离,像支将熄不熄的烛火强撑着发出最后的光亮。月亮偏过了头,隐没在西方的天空,带走了最浓重的黑夜。



蓝忘机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迷迷糊糊间,他同往常般将手伸向身侧,想将那团漆黑的小小的温暖身体抱在怀中,却意外地摸了个空。



床榻那侧冰冷无比,小煤球离开有一会儿了。蓝忘机霎时清醒,魏无羡、魏远道、小黑猫的身影一连串在眼前过了一遍,立刻翻身下榻。



可他现在不在云深不知处,而是在莲花坞。路不熟悉不说,这里几面环水,陌生的亭台檐角掩去了半边天空,小黑猫会去何处呢,他不知道。



漫无目的地走,漫无目的地寻,拨开垂落湖面的杨柳,往后是另一番天地。



这条幽深寂静的小路似乎通往莲花坞外,隐蔽非常。蓝忘机突然想起听学时魏无羡同其他世家子弟分享的自己游山玩水逃课摸鱼时常走的小径。



未走出多远,却闻前方有靴子踏过落叶的声响。此处临近客房位于莲花坞偏僻之处,或有温氏残党想趁晨间防守薄弱时暗探,摸清内里的情况再传信给温氏大军也不是不可能。



蓝忘机立刻凝神戒备,避尘出鞘一寸,朝那声音传来处寻去。



可当他拨开层层叠叠的青草后,却在看清那之后景象的时候微微睁大了眼。他寻了半晌的小煤球正乖巧地缩在一片宽大的芭蕉叶上,安稳地睡着,呼吸绵长,竟无端透出分虚弱来。



蓝忘机顾不得心下诧异,将小煤球轻柔地抱起放在臂弯间。他动作很轻,小煤球没能被惊醒,呼吸不算平稳,身体却暖烘烘的。



四下无人,山野依旧空旷寂寥。



他收回警惕的视线落在小煤球的毛发上,眼中春意融融,唇角勾起抹若有若无的笑,将小黑猫被露水打湿的软毛轻轻抚顺。



返回的路上,他没再回客房,而是去了守夜门生的营帐,同他们一起加固最外围的防线。他不敢说方才林间的脚步声是他的错觉,但寻不到人,能做的也只有加强防守。



小黑猫被他揣在前襟中,只露出个黑黑的毛绒绒的后脑勺。门生们守了一夜,呵欠连天泪眼迷蒙,无人注意到含光君如此“不得体”的行为,除了他怀中的魏无羡。




于妖而言,不化人形是对修为消耗最少的方式。魏无羡醒来时先前的痛感缓解了大半,心绪上的烦闷也一扫而空,他只觉自己被裹在一堆柔软布料间,睡得餮足。下意识翕动小鼻子,嗅到得是馥郁的檀香。他手蹬脚刨半晌,终于从布料里挣扎着探出头来。



那双乌幽幽的眸子逐渐清明,甫一看清周围,第一个对上的就是江澄那双满是嫌弃的双目。他直勾勾瞪着从蓝忘机衣襟里钻出的死猫,视线落在他头顶直立起来的那一撮小黑毛上。



魏无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昏睡数个时辰,再醒来时居然会在蓝忘机怀里,还是在骑马去往琅邪的路上的蓝忘机的怀里。而蓝忘机此人最厌恶的就是衣着行为不端之人,此刻却面无波澜地破天荒任他钻进衣襟,替他驱散了清晨寒露带来的湿冷。



也难怪江澄的表情比吃了苍蝇还古怪了。



魏无羡嘲笑般咪起眸子,颇为挑衅地朝江澄的方向转转胖胖圆圆的头,伸出粉嫩的舌尖舔舐毛爪,再将脑袋往蓝忘机手底送去,任他将自己头顶那一撮毛抚平。



江澄忍无可忍,一甩马鞭,策马直朝队伍前侧去了,只丢下一道凌厉的背影。魏无羡得意的喉咙间发出舒服的咕噜声,在蓝忘机怀里打了个滚,肚皮朝上栽倒,四只短短的小爪蹬来蹬去。



蓝忘机不恼,将他抱紧防止从马背上摔落,目光中尽是柔和。




射日之征缕获奇胜,即使未来仍有失地待收复,形势却一片大好。各世家子弟现下个个神态从容,谈笑风生,策马你追我赶地玩闹,笑声不绝于耳。



春风得意马蹄疾,此情此景很难不叫人动容。



魏无羡窝在蓝忘机怀中打滚撒娇半晌,将病痛抛诸脑后,被那些昔日玩伴引得玩心大起。刚巧此刻一只蓝色蝴蝶飞过,他立刻抬起胖爪朝蝴蝶扑去,毛茸茸的身躯被蓝忘机牢牢按在怀中防止他摔倒,蝴蝶飞远,他颇为不甘地用力伸长前爪,喵呜喵呜叫唤许久。



战场上能见到的小动物实在不多,更是难得见到这般可爱的小黑猫。一群子弟早先忌惮蓝忘机冰冷的神色不敢上前,在听到小黑猫的叫声后却怎么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三三两两围拢上来,拉着马缰绳靠近,朝蓝忘机怀中看去。



更有胆大的直接开口问道:“含光君,这是你养得灵宠嘛。”



蓝忘机神色淡然地看他一眼,这人是早先听学时同魏无羡玩得颇好的欧阳家的次子,两人犯禁的次数仅次于魏无羡同聂怀桑,因此他也颇为眼熟。



他语气毫无波澜地道:“嗯,我的。”话音刚落,魏无羡尾巴上立即传来一阵轻微的麻痛,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朝蓝忘机投去,不知为何这人突然将他抱得更紧。



魏无羡有种错觉,甚至觉得蓝忘机“我的”二字说得颇为自然,理所应当。抛却自己的诸多身份,云梦江氏家主的首席大弟子也好,令人闻风丧胆的妖界之王也好,于战场上厮杀的厉鬼修罗也好,不管他是谁,在蓝忘机心里,魏无羡永远是他一个人的小黑猫罢了。是可以破所有人的先例肆无忌惮地接近蓝忘机,在他怀中撒娇打滚任他温暖的手掌搓圆揉扁的小黑猫。



子时遭受的折磨,似乎也没那么难熬了。




可尚未等他飘飘然多久,蓝忘机看着他的眼神却再次亲手将这分念想摔得支离破碎。



那寒冷至极的,甚至带着厌恶的眼神。



琅邪距离莲花坞不远,正午时分众人就抵达了琅邪据点,同聂家修士汇合。魏无羡被蓝忘机放在客房中的榻上,随后同众家一道去了议事厅开作战会议。



魏无羡自是闲不住的,身体好些后就化了形,顶着魏远道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身份大摇大摆四处闲逛。



江厌离先前因这边人手不足而前来帮忙,此刻正在后勤准备着今晚的吃食。她性情温和,和人相处很好,江枫眠对她颇为放心,只嘱咐了江澄和魏无羡照看着些。



魏无羡嗅着吃食的香气而来,师姐弟间未能寒暄几句,安静祥和的氛围就被不远外的信号烟花撕裂。



温家旁支竟选了这个时间前来进犯!魏无羡从腰间抽出陈情,同其余修士汇合,对上蓝忘机意味不明的深沉视线,随后孤身一人跳上琅邪营地的制高点。



他总是孤身一人的。



那凄厉的笛声同先前数次般,轻而易举降伏敌军,另金家修士大开眼界。



当他略微得意地笑着看向蓝忘机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最令他害怕的目光。寒冷无比,就像对待一个再陌生不过的陌生人,也像看着一个不知悔改的敌人。



一上午来的欢欣雀跃尽数被湮灭在无边冷水中,无情地将他从美梦中叫醒。



蓝忘机固然有他温柔的一面,可那仅限于对待一只小猫,而不是沾染了无边杀戮的、邪魔外道的猫妖。不是他魏无羡。



心绪莫名烦躁,沉寂于丹府的无边痛楚再次蠢蠢欲动。这种烦闷,在回营地后见到被金子轩弄哭的江厌离后,达到了顶峰。




因战时条件艰苦,伙食寒酸,江厌离每日私底下会额外做一份汤来,可除了她自己并没人知道这碗汤是送给谁的。正是兰陵金氏的金子轩。



金子轩显然也不知道,虽然他很喜欢那碗汤,也感谢送汤人的这份心意,但江厌离一直没有留名。



岂知,这一切都被另一名低阶女修看在眼里。这女修是兰陵金氏的一名家仆,因修为不高,和江厌离做的是同一份工作。她相貌不错,人又会取巧钻空子,出于好奇跟踪了江厌离几次便差不多猜明白怎么回事了。她不动声色地挑了个机会,在江厌离送完汤离开之后在金子轩屋外晃荡,故意让金子轩看到她的身影。



金子轩好不容易逮着人,当然要追问。



那女子十分聪明地没有承认,而是满面飞红、含糊其辞地否认,听起来就像是她做的、但她不愿让金子轩看破她的一片苦心。于是,金子轩也不逼她承认了,然而行动上却开始对这名女修士青眼有加,颇为照顾,还将她从家仆提成了客卿。如此好长一段时间,江厌离都没有发觉不对劲,直到有一日,她送完汤之后,也被临时回来取信件的金子轩撞上了。



金子轩质问江厌离到自己房间来做什么。江厌离本不敢说,可听他越问口气越怀疑,只好忐忑地交代了事实。



然而,这个理由已经有人用过了。可想而知,这次他听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于是,他当场便“拆穿”了江厌离的“谎言”。



江厌离万万没想到会生出这样的事端,她平日里从不张扬,甚至没什么人知道她是云梦江氏的女儿,一时半会儿竟拿不出什么有力证据,辩解了几句,越辩越是心寒。



最后,金子轩硬邦邦地对她甩了一句:“不要以为出身世家就可以偷窃和践踏旁人的心意,有的人即使出身微贱,品性却比前者高贵得多。请你自重。”



江厌离终于从金子轩的一席话里听懂了几个意思。从一开始,金子轩就不相信,江厌离这样修为不高的世家之女上战场来能做什么事,能帮多少忙。说白了,他觉得她只是想找个理由靠近他而已,就是来添乱的。



金子轩从来都不了解她,也没想过要去了解她。所以他更不会相信她。



被他说了几句之后,江厌离站在原地,忽然大哭起来。魏无羡同江澄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刚好就是这一幕。他师姐脾气好,从小到大都不曾她在人前掉过几滴眼泪,更不用说哭得这样大声,这么委屈。



魏无羡整个人都慌了,强压下心中的无边怒火追问江厌离发生了何事,可江厌离哭得连话都说不清楚,最终还是一旁的女修道明原委。



江澄冷笑一声,命人将那女修找来,一番对峙,最终水落石出。



金子轩愣住了,不知所措。



可未等他再争辩些什么,一旁的魏无羡登时勃然大怒,一脚踹上去就和他打了起来。虽说是打架,但其实只有金子轩单方面挨打,他本就不是魏无羡的对手,又自知理亏毫不还手,挨了几下后金家围观的修士们慌了,这魏远道是何许人也,万一动了杀念他们根本毫无招架之力,立即七手八脚上前来拉架。



魏无羡双目通红,胸中气血翻涌,丹田痛到无以复加,直到手臂被一只铁钳般的手死死钳住,才停下动作。



他木讷地回头,嗅到阵熟悉的檀香。却在蓝忘机深不见底冰冷彻骨的浅淡眸子中,看到了自己近乎狰狞的倒影。



-TBC

--------------------------

P.S.

1.江澄:魏无羡我就看着你腻歪


2. 离掉马估计不远了


3. 说好的卡文我却更新了,唉,夸我!!!!!


4. 一键三连你就是人间希望!我们需要你们的评论来安慰我们因为卡文而受伤的心呜呜呜呜


年子衿是粘年糕

刚要更新,发现有一个人在盗我的图……占tag致歉。盗我文字画的人 点这里 like举报!谢谢大家举报!!!!!!!!!!!!!

刚要更新,发现有一个人在盗我的图……占tag致歉。盗我文字画的人 点这里 like举报!谢谢大家举报!!!!!!!!!!!!!

熃䡻

这是官方图片,我只是去了下水印,然后p图(我只抹除官方图片水印,其它图片不会抹除水印的,太麻烦了。。 )

这是官方图片,我只是去了下水印,然后p图(我只抹除官方图片水印,其它图片不会抹除水印的,太麻烦了。。 )

熃䡻

壁纸/背景图(自制)

抱图吱一声

背景图片也是自制,不要问我为什么只用这一种背景,答案:懒得再p。。。

不是我不带大哥大嫂玩,只是我手机里存图太多,找不到图。。。直接在制图软件里搜的图片。。。大哥大嫂的没找到合适的图片……

壁纸/背景图(自制)

抱图吱一声

背景图片也是自制,不要问我为什么只用这一种背景,答案:懒得再p。。。

不是我不带大哥大嫂玩,只是我手机里存图太多,找不到图。。。直接在制图软件里搜的图片。。。大哥大嫂的没找到合适的图片……

年子衿是粘年糕
反比例图像是光滑的曲线。 他们...

反比例图像是光滑的曲线。

他们从两头来,然后相逢。

在短暂的停留后,擦肩而过。

反比例图像是光滑的曲线。

他们从两头来,然后相逢。

在短暂的停留后,擦肩而过。

年子衿是粘年糕

千年之恋#2


#2互动:药是瑶妹儿~话说,下次俩主角到底是如何见面呢?

a阿瑶被吸尘器逮了

b阿瑶发现狱友(文中没有提到过)是吸尘器

c狱长吸尘器

d那个男的(已经被逮捕)是吸尘器

千年之恋#2


#2互动:药是瑶妹儿~话说,下次俩主角到底是如何见面呢?

a阿瑶被吸尘器逮了

b阿瑶发现狱友(文中没有提到过)是吸尘器

c狱长吸尘器

d那个男的(已经被逮捕)是吸尘器

年子衿是粘年糕

年子衿喊话:

为啥为啥为啥没人磕这对!!!

晓曦(?)

(xxc✖️lxc)

(放着热门不磕😂)
[图片]

为啥为啥为啥没人磕这对!!!

晓曦(?)

(xxc✖️lxc)

(放着热门不磕😂)

熃䡻

魔道,天官

背景图


没写渣反的(不知道写什么……)


亮度调亮有惊喜哦~

魔道,天官

背景图


没写渣反的(不知道写什么……)


亮度调亮有惊喜哦~

年子衿是粘年糕
千年之恋#1 垃圾文笔不要喷...

千年之恋#1

垃圾文笔不要喷

互动#1:明天主角要上场了,猜猜是哪位先出来?猜对的倒霉孩子给无偿字w 评论格式:人物+要让我写der字(10字以内)

千年之恋#1

垃圾文笔不要喷

互动#1:明天主角要上场了,猜猜是哪位先出来?猜对的倒霉孩子给无偿字w 评论格式:人物+要让我写der字(10字以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