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ergana

1639浏览    49参与
▶️⏸⏹⏪⏩⏺
I heard you tel...

I heard you telling lies

I heard you say you weren't born of our blood

I know we're crooked kind

But you're crooked too, boy, and it shows

I heard you telling lies

I heard you say you weren't born of our blood

I know we're crooked kind

But you're crooked too, boy, and it shows

Tenyears

【待授翻】It's Stupid

作者:Ferrane

译者:Tenyears

概要:莫甘娜注视着梅林。他一如既往。她同样如此。

配对:Merlin/Morgana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14582

发表时间:2019年5月


这很愚蠢,莫甘娜知道。坐在这里注视着(盯梢,她明白这是盯梢)人群中的梅林。他仍然很傻,也很迷人,不知为何,二者达成了完美的平衡。他的耳朵太大,眼睛太漂亮。他的笑声低沉却显得响亮,永无止境地充斥着她的耳膜,他的微笑奇异地触动着她的心弦。天哪,这太蠢了。太蠢了。

但他没有发现——或者,他已经注意到了,只是假装没有——所以她继续注视着。...

作者:Ferrane

译者:Tenyears

概要:莫甘娜注视着梅林。他一如既往。她同样如此。

配对:Merlin/Morgana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14582

发表时间:2019年5月


这很愚蠢,莫甘娜知道。坐在这里注视着(盯梢,她明白这是盯梢)人群中的梅林。他仍然很傻,也很迷人,不知为何,二者达成了完美的平衡。他的耳朵太大,眼睛太漂亮。他的笑声低沉却显得响亮,永无止境地充斥着她的耳膜,他的微笑奇异地触动着她的心弦。天哪,这太蠢了。太蠢了。

但他没有发现——或者,他已经注意到了,只是假装没有——所以她继续注视着。持续地注视着。

她想象着他们,在星光下舞蹈,贴近的时刻遗忘了周围的世界。

她想象着他,一具鲜血淋漓、遍身鞭痕的尸体倒在小巷里,她残忍、扭曲的笑容与危险的眼眸是这起犯罪唯一的目击证人。

她想象着,他强有力的臂膀搂着她,温柔地揉着她隆起的腹部,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哼着歌。

她想象着,他用剑穿透了她,从她此刻虚弱而了无生气的身体里,生命的气息一点点地渗出去。只有这是她不曾料想的。它却发生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她的朋友、爱人、敌人与杀害她的凶手。

爱湮没在她的怒火中。


Fin.


▶️⏸⏹⏪⏩⏺
She will always...

"She will always hate me / She said, you lost me baby / No matter what I say / The love is gone"


这个mergana的fanvid(油管链接)又让我回忆起狗福抱着莫娘背景里the crooked kind响起来我原地表演心脏骤停的那一刻

"She will always hate me / She said, you lost me baby / No matter what I say / The love is gone"


这个mergana的fanvid(油管链接)又让我回忆起狗福抱着莫娘背景里the crooked kind响起来我原地表演心脏骤停的那一刻

Tenyears

【待授翻】永不/Never

作者:ffictionrec

译者:Tenyears

摘要:他第一次询问,是在他刺杀她的八十年后。她随即捅了他一刀。

         百年前,他抛出了相同的问题,当时她移开了视线。

         昨晚,他又问了她一次。这一次,她准备好了。

配对:Merlin/Morgana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01851

发表时间:2015年9月...


作者:ffictionrec

译者:Tenyears

摘要:他第一次询问,是在他刺杀她的八十年后。她随即捅了他一刀。

         百年前,他抛出了相同的问题,当时她移开了视线。

         昨晚,他又问了她一次。这一次,她准备好了。

配对:Merlin/Morgana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01851

发表时间:2015年9月


i.

      第一次是很久以前。

      即使在那时,他们也善于伪装。背叛带来的冲击依旧新鲜,痛苦仍然在蔓延。然而,他们擅长假装自己没有受到伤害。假装他们仍然是孩童,无忧无虑,满心欢悦,只有十七岁。

      当他递给她剩下的水时,幻梦破碎了。她随即侧过脸去。毒药在她体内缓慢发作时,他紧紧环着她的双臂带来的触感依旧真实,历历在目,伤口过于新鲜。

      愧疚感在他的眼中闪烁,他问出了那个可怕的问题。

      你还会信任我吗?

      她再次对上他的眼睛时,它们已黯淡无光,而她的手中攥着一把滴血的匕首。

ii.

      下一次是几百年前。

      那是一种本能。肌肉记忆。几个世纪过去了,她仍然无法摆脱。

      在法国南部一家舒适的小酒馆里,他们坐在一张小桌边,几乎忘记了不断折磨他们的苦痛。几乎。

      当他试图斟满她的酒杯时,她反射性地用手捂住了杯口。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伤痛和回忆,问了她相同的问题,流露出几丝绝望。

      你还会信任我吗?

      她移开了视线,换了一个话题。那个夜晚,她开始研制药水。

      在过去的四次生命里,她逐渐完善了它。

      昨晚,她使用了它。

iii.

      她总是随身携带着药水,如同一个护身符,却从未鼓起勇气使用它。两百年来,她一直怀疑自己能否下定决心。直到昨晚,时机正好。

      他为她准备了茶。仅仅是茶。恐惧永远纠缠着她,而那只是一杯茶。茶会让她充满不安吗?

      在二十一世纪的厨房里,她盯着茶杯看了很久很久。直到茶水彻底变凉,茶叶沉到底部。

      她听到身后传来深深的叹息。他看上去非常沮丧。

      你还会信任我吗?

      这一次,这个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了痛苦。她站起身,为他们做了两杯新的。

      问题的答案,毫无疑问,是绝无可能。她再也不会相信他了。

      第二天清晨,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

      而他已经失去了魔法。


Fin.


Tenyears

【待授翻】永远/Always

作者:EternalShipper

译者:Tenyears

摘要:时光洪流中的瞬间,思念彼此的两个灵魂。

配对:Merlin/Morgana

额外标签:转世AU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67567

发表时间:2018年8月


      光线交织着,旋转着舞蹈。点滴的光源,似乎伸手可及,却又游离于触碰之外,调笑着过去,现在和将来。他们身边,时间如流水一般逝去,同时又源源不断地涌现。...


作者:EternalShipper

译者:Tenyears

摘要:时光洪流中的瞬间,思念彼此的两个灵魂。

配对:Merlin/Morgana

额外标签:转世AU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567567

发表时间:2018年8月


      光线交织着,旋转着舞蹈。点滴的光源,似乎伸手可及,却又游离于触碰之外,调笑着过去,现在和将来。他们身边,时间如流水一般逝去,同时又源源不断地涌现。

      有时候,他们将人形、阴影和光线相组合,以灵魂间特有的方式交流。

      两种特别的光线,将时间、空间与多维度相连,不断地返还对方。如同飞蛾扑火。如同他们每一次相遇,每一次重生

      他们选取自己最具标志性的模样发言:一人总是重生,另一人总是等待他所爱的加入。

       “我一直爱着你,你知道....”当他的意识和肉体沉睡时,他低声自语。

       “甚至在你对我下毒的时候?”她的声音,即使充满了怀疑,对他而言却一如既往地动听,像是音乐。

       “是的。”他低语着靠近,手指娴熟而轻柔地圈住了一只纤细、苍白的手腕。

       “甚至在你刺杀我的时候?”她的语调没有改变。他们眼神相触,就像他们在肉体上的无数次相遇,深邃的宝石蓝遇上海洋的蓝绿色。

       “永远!”他低声道,他们的脸庞如此贴近,是可以亲吻的距离。她转身,将手腕从他轻柔的掌控中抽出,微笑着。

       “也许下一次我们能做得更好。”她离开了,挥手示意告别,复又回首道,“这会是永远。”


      醒来的时候,Emrys尝到了理想的味道。


Fin.


Tenyears

【待授翻】等待/Waiting

作者:Celinarose

译者:Tenyears

摘要:他原本能够制止的。他原先应当避免的。为此他甘愿等待,确保那些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配对:Merlin/Morgana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910503?view_adult=true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


      他在寻找亚瑟,而不是她。至少,他这样告诉自己。永恒的生命令他感到愉快,因为这意味着他拥有长久的年华来说服自己,那是真实存在的。他回想起所有渴望摆脱死亡并付诸努力的人们,怀疑他们是否明白...

作者:Celinarose

译者:Tenyears

摘要:他原本能够制止的。他原先应当避免的。为此他甘愿等待,确保那些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配对:Merlin/Morgana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2910503?view_adult=true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


      他在寻找亚瑟,而不是她。至少,他这样告诉自己。永恒的生命令他感到愉快,因为这意味着他拥有长久的年华来说服自己,那是真实存在的。他回想起所有渴望摆脱死亡并付诸努力的人们,怀疑他们是否明白,眼睁睁地看着珍爱之人的生命先后被死亡轻易夺走,所谓的永生是一个多么残忍的诅咒。

      有一段时间,他在卡梅洛特,或者在它的附近停留。但后来,它屈从于烽烟与战火,而他发觉自己几乎不在意。他简简单单地离开了,这样的心理令他惊讶。湖水已经干涸,这里甚至再不会有一位湖上夫人引领他前往卡梅洛特。

      他意识到,他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迅速改变相貌。有时候,维持一个年轻男孩的模样令他厌倦,因此,他变成了一位历尽沧桑的老者。另一些时候,他希望忆起生活在卡梅洛特的时光,那时的自己是什么样的。某种意义上,这是他自我娱乐的方式,因为等待是漫长又残酷的。

      很多时候,他几乎要放弃了。但每一次,她欢悦的面庞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帮助他坚持下去。再多一些耐心,为了能再次看到她的微笑。他仍然为她的经历自责不已。他原本能够制止的。他原先应当避免的。为此他甘愿等待,确保那些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讽刺的是,当他真切地看到的时候,他没有认出她。准确地说,经过了些许的迟疑。甚至辨别之后,他踌躇良久,茫然无措。在所有逝去的年岁里,她不曾知晓他的感受。这是他弥补的机会,复原曾经所有的错举。这是他渴望的一切,但此刻他站在这里,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将手放在咖啡馆的玻璃门上,推开了它。他径直走到她的桌前,张口前做了一次深呼吸。

       “你好。”


Fin.


甜椒小甜心
「雙法師亞梅」AU 「上司/下...

「雙法師亞梅」AU 「上司/下屬」禁二傳二改

「雙法師亞梅」AU 「上司/下屬」禁二傳二改

甜椒小甜心
「禁二傳二改」魔法組雙法師 —...

「禁二傳二改」魔法組雙法師 —— 莫梅

「禁二傳二改」魔法組雙法師 —— 莫梅

和我距离三点五公里

【AM/尖叫萝卜/试水】恋爱中的骗子(一)

Notes:曼德拉根(尖叫萝卜)的作用是放大人内心已经存在的恐惧,并使人产生幻觉。


1

    “不用害怕,梅林。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会伤害你的。”

梅林从昏迷中醒来,耳边嗡嗡作响,周遭的声音无法真切地传进他的脑海里,他只觉头痛欲裂。莫甘娜设计把他骗到黑暗之塔,丝毫不拖泥带水,见到面的瞬间就用咒语把他击晕了。

他侧躺在地上,双手被捆缚在身后,早已感知不到它们的存在,两侧的肩膀似乎也要断掉了。双腿被麻绳缠了一圈又一圈,为了防止他逃走,莫甘娜甚至给他戴上了脚镣。

“你把我绑过来,是想干什么……”他茫然地睁开双眼,眉头痛苦地挤在一...

Notes:曼德拉根(尖叫萝卜)的作用是放大人内心已经存在的恐惧,并使人产生幻觉。

 

1

    “不用害怕,梅林。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会伤害你的。”

梅林从昏迷中醒来,耳边嗡嗡作响,周遭的声音无法真切地传进他的脑海里,他只觉头痛欲裂。莫甘娜设计把他骗到黑暗之塔,丝毫不拖泥带水,见到面的瞬间就用咒语把他击晕了。

他侧躺在地上,双手被捆缚在身后,早已感知不到它们的存在,两侧的肩膀似乎也要断掉了。双腿被麻绳缠了一圈又一圈,为了防止他逃走,莫甘娜甚至给他戴上了脚镣。

“你把我绑过来,是想干什么……”他茫然地睁开双眼,眉头痛苦地挤在一起,四周一片黑暗,只看得到远处一星半点的火光,和莫甘娜晃动的影子。

莫甘娜冷淡地钳住他的脖子,强迫他对上她的视线,“这个问题得你来回答我。一个低贱的仆人,三番两次坏我好事。你图的是什么?”

梅林的头被重重的砸到地上,可他最初感觉到的却不是疼痛,而是顺着面颊朝身体四散而去的寒凉。他的呼吸扑到地面上,又被散射回来,似乎在他眼前升腾起一股雾气。然后又是那恼人的嗡嗡声,像水面飘散的波纹一般,由远及近,渐行渐远,莫甘娜的声音飘忽得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过来的。

“我什么都不图。”

“恐怕不止如此吧,这么做是为了钱?我不认为你是这样的人,你不是为了得到奖赏。”

“莫甘娜,亚瑟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他会创造一个理想的国度,那是你无法企及的高度。”

“轮不到你来评价我!”莫甘娜怒目圆睁,一把揪起他的头发,梅林的脊背被迫打直,“就算他成了伟大的国王,你也永远只会是一个低贱的男仆。”

梅林不作回答,他沉着气,不卑不亢地对上她的视线。一个奇怪的想法浮上心头,莫甘娜绿色的眸子,在此时竟跟毒蛇别无二致,像是会喷出黑漆漆、黏糊糊的毒液来。仔细想来,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就连以前他们还是朋友的时候,他也没什么机会能和王女有这种程度的眼神交流。

“所以你知道理由,但你不肯告诉我,为什么?”

“莫甘娜,你没有一丝一毫的责任感,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根本就不是你口中所说的为了你的族人。所以你又怎么可能理解我?”他讥讽地说。

“别装了,一个仆人跟我说什么国家大义。你一次次的铤而走险,奋不顾身,是出于很私人的理由吧?应该就是我猜测的那样?”

“你想杀我就杀吧。”

“不不不,我还没有确认我的疑问呢,怎么能轻而易举就让你死。”莫甘娜偏着头,开始来回踱步,“你要是肯说出理由,我就放你走。”

“知不知道我的理由,又有什么意义呢。就像你说的,我只是个仆人,你再折磨我也打听不出什么的。”梅林冷淡地说。

“你对我还大有用处呢,毕竟亚瑟那么信任你。也许我应该再说直接一些?他那么喜欢你。可怜的梅林,同样都是仆人,你会不甘心吗?他已经跟格温结婚了。”

“你胡说些什么!我——”梅林觉得自己丧失了自由呼吸的能力,胃里像卡着一块大石头,直让他想吐。

“终于被戳到痛处了?承认吧梅林,别兜什么圈子了。你以为你比我高尚得到哪里去?什么理想国度,什么责任感,这些对你来说通通都不重要吧?你这么做,是因为你爱上他了。你爱我弟弟爱到愿意为他去死的程度。”

“不是那样的。”梅林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可身体已经有了些微的颤抖。

“我记得我姐姐还在的时候,也这么问过你。你当时的反应和现在很像呢,楚楚可怜的倒在地上,是不是很希望你的王子能来救你?”

“不是他,我没有。”梅林愤怒地捏紧拳头。

“你有向他表明心意吗?他拒绝你了?你一定很伤心吧。”

“我说了不是他,我没有!”他的拳头咯吱作响,贴身的衣物被汗水浸得透湿。

然而表象之下,梅林的内心深处却从未如般渴望过死亡。

浑身的血液不受控制地突然调转方向,气势汹汹,逆向奔流,一齐灌入他心底的不毛之地,随后便在深不见底的虚无中消失不见。承受不住剧变的心脏骤然缩得只有平时一半的大小。他仿佛置身于无边无际的真空世界,胸腔剧烈起伏,绝望地寻求着呼吸。他差点晕了过去。

莫甘娜再次把他击晕,接着又召唤魔法解除他身上的桎梏,那动作轻柔得竟然颇有几分怜爱的意味,“可怜的梅林,你又怎么可能跟他表明心意呢。你那么爱他,一定不希望他为难。所以我就顺手帮你个忙,你一定会感谢我的。”

 

2

梅林被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惊醒,他猛地坐起,因为忽然改变的环境而充满恐惧。一滴冰凉的液体落在他的鼻尖,他木然地抬头,才发现四周立满了拱形梁柱,上面挂着不计其数的曼德拉根。

他撑着麻痹的手脚站起身,借着从天窗里透出来的稀疏月光,艰难地寻找着出口。尽管他不懂这是哪种旧教仪式,但他见识过曼德拉根的破坏力。在这里呆久了一定没好事,他担心自己会心智失常。也许莫甘娜现在不在这里,他可以用魔法侦查室外的情况,只要她不在,他就有机会在不暴露魔法的情况下逃离黑暗之塔。

“梅林。”

“亚瑟?”他还没走到门边,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转过身,除了周遭稀稀落落的脚步声,目光所及的地方什么没有。

“梅林。”

“啊——”梅林吓了一跳,亚瑟忽然出现在近在咫尺的位置,两人之间只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他的表情很悲伤,似乎遭到了深重的背叛,“亚瑟,你怎么在这里?”

亚瑟没有回话,只是自顾自地说,“你为什么要骗我?”

“什么骗你?”梅林疑惑地退后一步,伸出手搭上他的右臂,想用这种惯常的方式来表达安慰。

亚瑟受伤的脸孔忽然变得狰狞,他一把拽住梅林的手腕,顺势把他压在墙上,另一只手掐住他纤细的脖颈,“你背叛了我,你是个巫师,我要烧死你。”

“不!什么?亚瑟……”梅林绝望地喘着气,眼里蒙上了层水汽,而桎梏着他的人却毫无怜悯之意,脸上的怒气只增不减。梅林觉得他们皮肤接触的地方在发烫,似乎要在他身上烙出印记来。

“巫师都是邪恶的,你们都该死!”亚瑟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利刃,一刀一刀剐在梅林的血肉上。

他剧烈地咳嗽着,因为咳嗽和缺氧,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滴落。亚瑟忽然消失了,梅林抱着头无力地栽倒在地上。

忽然,门开了。莫甘娜走过去,蹲在他身边把他抱起来,“我在这里呢,别哭了梅林,已经没事了。”

梅林愤怒地推开她,显然还没从刚才的冲击中回过神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帮你啊,梅林,你值得得到最好的。”莫甘娜一脸真诚。

“我不需要你帮我,你给我走开!”

“别这样,为什么要拒绝我的好意呢?我们不是朋友吗?”

“以前是,现在绝对不是。”

莫甘娜的声音冷了下来,“你改变主意了,就告诉我。”她一拂衣绣,扬长而去。

 

3

梅林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眼里的金芒闪闪烁烁,他正竭尽所能地抵御曼德拉根对他意识的侵蚀。用了很多咒语,效果都不显著,他就快撑不住了,魔法的过度消耗让他原本就疲乏的身体更劳累了。他逐渐有了睡意。

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尖叫声不绝于耳,片刻不停地摧毁着他的意志。

“梅林?”亚瑟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不,你不是真的,你只是我的幻觉。”梅林捂着耳朵,躺在地上紧闭双眼。

“梅林,是我啊,不要害怕,我来救你了。”一只手温柔的抚上他的脖颈,不一会儿,又耐心地梳理着他乱七八糟的头发。

“亚瑟,是你?”梅林疑惑地睁开眼睛,亚瑟正冲着他笑,那笑容就跟平时一样好看。

“我带你离开这里。”亚瑟向他摊开手掌,像是要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梅林欣喜地握住那只手,不料被一把甩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亚瑟忽然发出慎人的笑声,他抬起一边眉毛,轻蔑地说,“别做梦了,你这个巫师。”

格温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了,她一把扑进亚瑟怀里,和他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然后是更多的笑声,莱昂,高汶和帕西瓦尔也出现了,他们步步紧逼,簇拥着他,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讥讽与不屑的笑容。

“你怎么敢奢望得到我的爱情?”亚瑟越过他们挤到最前,语气一如往常地狂妄自大,“被你爱着让我感到恶心。”

“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不是真的……”梅林慌乱地朝门口跑去,泪水不知何时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他浑身发抖,被当众揭穿的屈辱感折磨着他。只要能离开这里,只要不让他再承受这种屈辱,他什么都愿意做。

门再次打开了,看到莫甘娜的身影,他竟有种得到解脱的错觉。

她向他伸出手,一脸怜惜,“梅林,你现在很虚弱,我带你去喝口水?”

梅林一息尚存的理智阻止了他牵住那只手,他调整呼吸,犹豫地问道,“你为什么忽然要帮我?”

“因为我关心你啊,他们都欺负你,不接受你,但是我不会。”莫甘娜主动向前牵住他的手,“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同一类人。我刚发现自己会魔法的时候,是真的很孤立无援。我很害怕,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我希望有人可以帮我。我害怕如果有一天我的秘密暴露乌瑟会处死我,或许他曾经真的很爱我,可他连承认我是他女儿的勇气都没有。我又怎么能确定,在我和巫师必须死的律法面前,他会选择我呢?那时候我去找盖乌斯,我告诉他我可能有魔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觉得他一定能帮我。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盖乌斯也一直在骗我,他早就知道了我的事情,却一直在压制我的力量,而不是告诉我真相。如果当初他选择好好引导我,或许事情会变得不一样,他们逼得我别无选择,我必须要站出来捍卫我自己,捍卫我族人的权利。梅林你知道吗,所有人都和我说他们爱我,可我遇到那件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我,所有人都辜负了我的信任。”

梅林沉默不语,跌入了飘忽与清醒的灰色地带,逃不出来又挤不进去。

见他还在挣扎,莫甘娜搭上他的肩膀,继续说道,“你想过没有,你爱上亚瑟的事情被发现之后,会发生什么?你觉得他们还会用原先的眼光来看待你吗?每天跟在自己身边的仆人竟然满脑里想的都是如何爬上他的床,亚瑟又会怎么看你?你帮了格温那么多,让她和亚瑟走到了一起,可如今她却只会把你当成一个不知廉耻觊觎她丈夫的人。你和我当初的处境没有什么不一样,他们只会唾弃你,把你当成肮脏下作的连蟾蜍都不如的东西。没有人会再把你当朋友,没有人会欢迎你这样的人。当初,在遇到我姐姐之前,我身边只有你,只有你选择了帮助我。所以对我下毒的那件事,我会原谅你。你可以相信我,我们是同一类人,我清楚那种感觉,只有我能帮你。”

“下毒的事,对不起……”他的眼神变得空洞。他还是他,他已经不是他。

“别这么说,我们是朋友啊,以前是,现在也是。”莫甘娜搀扶着他,把他带出房间,“现在和我一起用餐好吗?你在发抖,就算不想吃东西,你留了这么多眼泪,也该喝点水,这样对你的身体好。”

梅林茫然地跟着莫甘娜,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意识越来越微弱,这感觉就像身体里的血液全部被替换成了陈酿的酒精,顺着血管源源不断地流进他的脑袋。他木讷地坐在蛛网缭绕的餐桌前,盯着她盛食物的手指。

“莫甘娜……谢谢你的好意,可我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接受。”

莫甘娜放下手中的容器,脸上的温柔瞬间碎成冰渣子,“可以,你的要求在我这里都能得到满足。”

 

4

梅林又被推回满是曼德拉根的房间。

他已经无力思考自己现在的处境,因为亚瑟又出现了。黑夜中花青的眸子再也衬不出感情,空落落的,留下一滩蓝色的死寂。或许再过片刻,连这滩死寂也要离他远去。

梅林用尽全身的气力抱着他,盔甲的寒凉刺进他的皮肤里,他却浑身发烫,背后的石壁也无法消弭他身上的热度。他用脸蹭着亚瑟黯淡的金发,原本的铜金色已经落得如朽叶一般。怀里的人在迅速失温,他的生命正在消逝,梅林却破天荒的没有落泪,他不信他的命运会到此为止。

他喘着粗气,颤抖着用双手堵住亚瑟还在淌血的伤口,“亚瑟……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可以救你的,我可以……”

“……已经没有办法了,你救不了我的。”

“我可以!以前也发生过很多次……我——”

亚瑟艰难地撑起自己,忽然朝他笑了,嘴角翘起一个坦然的弧度。他一偏头,抬起手够上梅林的面颊,“我知道……我全部都知道,但这次我恐怕没那么幸运了……”

“不!亚瑟……我不能失去你……”

“我大概……只能陪你到这里了。虽然你从来都不听我的命令……但是梅林……就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好好听着……”

“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再见!”梅林哽咽了,眼泪终于决堤而出,在亚瑟心里汇成江河湖海。

“嗯……我不说再见。”他的手缓缓下落,“我死了,你不要哭。”

蓝眼睛里的死寂终于走向了落幕。

“亚瑟!亚瑟!别离开我……”

亚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莫甘娜体贴的怀抱,声音里尽是令人无法抗拒的温柔,“梅林,你现在安全了,刚才那些全是幻觉,没有一个画面是真的。我也不想让你承受这些,可这是唯一可以能够帮你的方法。”

他的眼睛已经失去焦距,他的意识早已离他远去。

莫甘娜抚上卷翘的头发,另一只手安慰似的拍着他的后背,“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亚瑟我也可以给你。”

 

TBC

 

其实不想发出来的……写的什么玩意儿 我自己都看不懂……所以丢出来试个水

脑洞来源是,忽然想到(如果把梅林丢到尖叫萝卜房他会看到什么) 然后顺便又把这个想法和我的另外两个脑洞(揭露梅林的爱情会怎么样)(兰兰【黑兰】的爱不再安静会怎么样)结合在了一起 形成了一个新的脑洞......

(叹气 我果然不会写文)

跑单的刺客
神秘的CP和神秘的设定,真难写...

神秘的CP和神秘的设定,真难写啊,为什么我写了一个推理小说式的开头_(:з」∠)_感觉要写至少一周

神秘的CP和神秘的设定,真难写啊,为什么我写了一个推理小说式的开头_(:з」∠)_感觉要写至少一周

暗香~黄昏

Company

细雨连绵,将公园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雨水落在松树的针叶上,也落在树下男人短碎的黑发上,打湿了寂寞的心情。

梅林望着雨中来往的行人,一抹红色出现在弥漫的水汽间。他一抬眼,就看清了她的脸。

她还是那样美丽夺目,站在雨中,一头乌云般的黑发,仿佛是云雾中的仙子。

莫甘娜……梅林条件反射地捏起了手势,然后有些自嘲地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不再是敌人。

“你好,梅林。”莫甘娜看着他身旁空荡的长椅。“我可以坐下来吗?”梅林没有做声,只是点点头,然后看她朝自己走来,依然那么优雅地坐在他身边,一起看这座细雨中的城市。

人来人往。

“你好吗?”

“嗯。”他说。“我很好。”

没有错过他声音中的犹豫,莫甘娜...

细雨连绵,将公园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雨水落在松树的针叶上,也落在树下男人短碎的黑发上,打湿了寂寞的心情。

梅林望着雨中来往的行人,一抹红色出现在弥漫的水汽间。他一抬眼,就看清了她的脸。

她还是那样美丽夺目,站在雨中,一头乌云般的黑发,仿佛是云雾中的仙子。

莫甘娜……梅林条件反射地捏起了手势,然后有些自嘲地反应过来,他们已经不再是敌人。

“你好,梅林。”莫甘娜看着他身旁空荡的长椅。“我可以坐下来吗?”梅林没有做声,只是点点头,然后看她朝自己走来,依然那么优雅地坐在他身边,一起看这座细雨中的城市。

人来人往。

“你好吗?”

“嗯。”他说。“我很好。”

没有错过他声音中的犹豫,莫甘娜轻轻笑了。“你需要一个人的陪伴,梅林,哪怕是永恒的敌人。”

梅林也勾起了唇角,从喉咙底发出了一声不屑的轻嗤,仿佛责怪她讲了一个荒唐的笑话。但在心底某个太过寂寞的角落他明白,莫甘娜是对的。

他已经孤独了太久,久到忘记了春夏秋冬,白天黑夜,忘记他已经独自在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生活了几个轮回。

守着公寓的窗户,看天边夕阳西沉,燃烬光阴,有时他也会怀疑自己。

还要不要继续等下去?

亚瑟和他的命运会来吗?

他在哪里……

“等待一个永生的未来。”

“我也是一样。”

他们肩并肩坐在公园木凳上,没有争吵,没有仇恨,听到彼此的呼吸。

一瞬间不知从哪里涌来惆怅的错觉,好像带他们回到了从前。

……很久很久以前。

在卡梅洛,热闹的城堡,一切都那么年轻美好。鲜花,宴会,希望。他们是朋友。他们也是心灵相通的。

“那时真的像梦一样。”莫甘娜说出了他心中所想。



“如果你没有唤醒这个梦……”

莫甘娜低下了头。“后来我才发现,恨一个人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终于说出口的后悔。

“可惜,太迟了。”

沉默飘散在细雨里。梅林忽然很想拥抱这个同样寂寞的女人。

他抬头望向天空。

“是吗。”

“我以为你不会想见到我。”

不,莫甘娜,不是这样的。梅林在心里摇头。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

“我只是希望,能从头来过。”

莫甘娜长久地看着梅林,眼角湿润,不知道是不是这场雨的缘故。

“那么,就让我陪着你。”

至少看完这场雨。

行人在雨中,来来往往。

雨停了。

“嗯,雨停了。”

他们望向远方。

跑单的刺客

【Merlin/Mergana】Immortal & Madness段子01

标题或许是专门堆梅林皇姐段子的标题(✿◡‿◡)这对BG太好吃,你们都来买安利嘛。


“三百年了,Merlin,你难道不累吗?”

沉默地伫立在湖边的青年缓慢地转过身。一个女人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全身上下裹在丧服般的黑色里,只有裸露出的皮肤似雪洁白。她身段妖娆,半眯着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嘴角带着一丝妩媚的假笑。

“我们都知道三百年对你我来说算不上长久。”Merlin嘶哑地说。

“如果不是天天浪费在凭吊亡者上的话。”女人维持着那个假笑冷酷地开口,泰然自若地朝Merlin走来,漆黑的长裙下摆在草地上拖曳出簌簌的声响,像一条蜿蜒爬行的蛇,“我为你感到可悲,Emrys。”...

标题或许是专门堆梅林皇姐段子的标题(✿◡‿◡)这对BG太好吃,你们都来买安利嘛。






“三百年了,Merlin,你难道不累吗?”

沉默地伫立在湖边的青年缓慢地转过身。一个女人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全身上下裹在丧服般的黑色里,只有裸露出的皮肤似雪洁白。她身段妖娆,半眯着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嘴角带着一丝妩媚的假笑。

“我们都知道三百年对你我来说算不上长久。”Merlin嘶哑地说。

“如果不是天天浪费在凭吊亡者上的话。”女人维持着那个假笑冷酷地开口,泰然自若地朝Merlin走来,漆黑的长裙下摆在草地上拖曳出簌簌的声响,像一条蜿蜒爬行的蛇,“我为你感到可悲,Emrys。”

青年没有回答。他再次背对着女子,如同凝固了般望向那片被阴云映照成灰色的湖面,蓝眼睛中是死一般的沉寂。

女人的手臂从背后环住他,她的身体柔软地贴上他的脊背。

“真可怜啊,Merlin。”她凑在他的鬓角旁耳语道,“我多么乐意让我那亲爱的弟弟看到你现在的模样,只可惜他已经死了。”

Merlin垂下眼。

“你不要得寸进尺了,Morgana。”他的语气毫无波澜,“Arthur会回来。”

Morgana发出一阵愉悦的轻笑声,她温热的吐息喷在他的耳廓,仿佛咝咝吐出的蛇信。

“你真是奇怪。”她收紧了她纤细的双臂,十指在Merlin身前移动着,“那种纯粹得近乎是愚蠢、坚定到几乎是绝望的忠诚。”女人将手若即若离地抚上他的胸口,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揉按着,隔着衣料感受那趋近永恒的、生命的律动,“难道我不配得到你的心吗?”

她用一种极具蛊惑力的语调问道,眨着美丽的眼睛,像是讨要布娃娃或是连衣裙的天真小女孩。她的动作温柔又缠绵,可指尖却十足冰冷,每层繁复精致的花边下都可能隐藏着锋利淬毒的刀。

“我恨你。”Merlin平静地说。

“我也是。”她在他耳边呢喃。

“你杀了Arthur。”

“你杀了Mordred,又几乎杀了我,两次。”Morgana用双唇将一个几乎是吻的触碰靠上Merlin的后颈,“这还不够扯平了的吗?我们都喜欢游戏,Merlin。”她妖娆地说,“就像以前还在Camelot对峙的时候,暗地里你来我往的厮杀角逐。”

他的呼吸变得僵硬。“你想说明什么,Morgana?”

女巫微笑着,脸庞埋在他背后的衣物上,天鹅绒的细腻触感。她如同一名最好的情人,用怜惜且温存的动作环抱着他。

“别误会了。”她的语气带着恶劣的愉快,湿润而滑腻,“我和你同样期待Arthur的归来,毕竟我是那么爱他。现在的你实在太无趣了,我是多么怀念曾经的好时光啊。你肯定会继续为他战斗,不是吗,Merlin?那是你存在的全部意义,辅佐着永恒之王的影子。而我将要再次杀了他,就像上次那样。”

Merlin终于有了动作。他忽然爆发了,从那个堕落的拥抱中挣脱出来,挥开女人那两条水蛇般的手臂。他击倒了她,粗暴地将她摔到草地上。然后巫师扑上去,没有使用任何魔法,而是一种直接的、赤裸裸的、如同本能般的杀人方式。他用双手钳住了那白皙脆弱的喉管,嘶吼着,感到血液隔着皮肤在他掌心中汩汩流动。

“你这个疯子。”他低声咆哮道,双手紧紧扼住她的喉咙。

Morgana凝视着他,面上毫无惧意,那两汪绿色潭水般的眼中神情无辜又邪恶,蕴含着宁静深邃的绝望。她伸出手摩挲着Merlin的面颊,近乎是痴迷地轻轻呢喃道:“你不是也一样吗,Merlin?你也是个疯子。在一个人的坟墓前守了几百年,对世间苦难不闻不问,你也早就疯了。我们都是疯子,像很久很久以前你试图告诉我的一样,我们是同类啊。”

良久,Merlin松开了掐在她脖子上的双手。他仿佛顿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跌在女巫的身上。泪水从那双晦暗的蓝眼睛里涌出来,巫师的身体颤抖着,如同一片枯叶。

“我当初就应该杀了你。”他咬牙切齿地说。温热的眼泪落到她年轻光滑的脸庞上。

“嘘。”女人将一根手指压上他的唇,制止了他将要说出的话。接着Morgana环上对方的脖子,动作慵懒,吐露出不知是引诱还是抚慰人心的低喃,“你会后悔的。如果没有我,你该有多么无聊啊。看看这整个漫长的永生,Merlin,你敢失去我吗?”

她勾起艳红的嘴角,将鲜血般的饱满唇瓣印在他的额上。

简直如同某种救赎。


跑单的刺客

点梗集中楼

这个小破lof的关注数居然也破三位数了233!欢迎点梗?

目前限AM和Mergana,Merlin和Mordred也可以不过不会有明显cp向………

有想看的梗可以留言,评论里挑几个写w

这个小破lof的关注数居然也破三位数了233!欢迎点梗?

目前限AM和Mergana,Merlin和Mordred也可以不过不会有明显cp向………

有想看的梗可以留言,评论里挑几个写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