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erwan rim

2266浏览    32参与
🌿hushnow🌿

为什么我会在没弯的微博下面刷到这个脱发推送。。。夺笋呐😂

[图片]


为什么我会在没弯的微博下面刷到这个脱发推送。。。夺笋呐😂


木木夕_KiNG
La vie est inju...

La vie est injuste surtout pour les petits. 


          <Comédie tragédie>

La vie est injuste surtout pour les petits. 

 

          <Comédie tragédie>

苏礼歌Sor–gog

【中文填词】La chanson de l'aubergiste(劝酒歌)

知君 恨离去 觉荒谬

畅饮拥醉朦胧万事皆休

繁华三千皆在酒

一樽饮尽 忘却千愁


莫要辜负年华锦绣

举杯对荣光酌酒甚酣畅

以酒为神不知愁

诗酒快活 一醉方休


今有良宴待君共游

看万顷 翻云去 何须悲愁

对酒当歌尽快活

席间消遣 酒内忘忧


酒酣耳热 大酌临淳

碎影摇樽 解愁肠 尽销魂

当酒临歌何须问

自笑疏狂 忘却红尘


醉饮 入朦胧 万事休

何为离去 何为荒谬...

知君 恨离去 觉荒谬

畅饮拥醉朦胧万事皆休

繁华三千皆在酒

一樽饮尽 忘却千愁

 

莫要辜负年华锦绣

举杯对荣光酌酒甚酣畅

以酒为神不知愁

诗酒快活 一醉方休

 

今有良宴待君共游

看万顷 翻云去 何须悲愁

对酒当歌尽快活

席间消遣 酒内忘忧

 

酒酣耳热 大酌临淳

碎影摇樽 解愁肠 尽销魂

当酒临歌何须问

自笑疏狂 忘却红尘

 

醉饮 入朦胧 万事休

何为离去 何为荒谬

繁华三千皆在酒

一樽饮尽 忘却千愁

 

繁华三千皆在酒

一樽饮尽 忘却千愁

 

 



深夜睡不着把之前填一半的词翻出来完善了,这是我写的最不要脸的一首了,玩诗词的朋友应该能看出来我到底杂糅了多少东西在里面

发条猫snowcandy
【音乐剧涂鸦】(48)摇滚莫扎...

【音乐剧涂鸦】(48)摇滚莫扎特—萨列里(Merwan Rim)

惊闻没弯老师确诊新冠,希望早日康复不要有后遗症啊啊啊啊!之前看的现场就是没弯萨,法剧入坑初心(之一)

希望音乐剧圈无论哪国每一位老师都平平安安的,等疫情过去了我们还要来贡献银子的!

【音乐剧涂鸦】(48)摇滚莫扎特—萨列里(Merwan Rim)

惊闻没弯老师确诊新冠,希望早日康复不要有后遗症啊啊啊啊!之前看的现场就是没弯萨,法剧入坑初心(之一)

希望音乐剧圈无论哪国每一位老师都平平安安的,等疫情过去了我们还要来贡献银子的!

苏礼歌Sor–gog

【中文填词】Comédie tragédie(悲喜剧/悲剧喜剧)

懦弱无能
幻想登巅峰
终不堪一击

无礼蛮横
来将权贵嘲弄
失去了希冀

无姓无名又怎敢乞求公平
无权无势竭力为保全性命
无德无心嗤笑的人是自己
或堕落 或腐朽 失去魂灵

大爱大义 附骨之疽
表与里 难辨清
悲喜谁定 谁醉谁醒
黑白戏 无解棋

伤痕不曾痊愈
不过换个表情
再继续 再演绎

自诩幸运之人
不过人偶任人愚

懦弱无能
幻想登巅峰
终不堪一击

无礼蛮横
来将权贵嘲弄
失去了希冀

无姓无名又怎敢乞求公平
无权无势竭力为保全性命
无德无心嗤笑的人是自己
或堕落 或腐朽 失去魂灵

大爱大义 附骨之疽
表与里 难辨清
悲喜谁定 谁醉谁醒
黑白戏 无解棋

伤痕不曾痊愈
不过换个表情
再继续 再演绎

自诩幸运之人
不过人偶任人愚

斐人回木星了

回学校闲得无聊又修了几张图 加了小水印_(:з」∠)_他真好看[再说一遍]
最后混入了两张大佬xx

回学校闲得无聊又修了几张图 加了小水印_(:з」∠)_他真好看[再说一遍]
最后混入了两张大佬xx

苏礼歌Sor–gog

没弯打碟个人主观无营养repo

大佬牛逼!!!一晚上通宵下来,我脑子里只剩下了这句话了。

没弯大佬您是永动机嘛!!!舞池里跟着蹦迪的都已经累的换了几波了,大佬却跟才达到兴奋点一样开始越来越嗨。我在舞池嗨了一个小时已经累的不行不行的了,就拉着我一夜情的老婆坐在了卡座,老婆就这么摊在了卡座,我还缓一缓就又往舞池里进去接着蹦。(我们还有更高的革 命目标,谁管你的儿女情长(串戏了)我们还有一整晚要嗨!谁管你的体力够不够啊!)

没弯牌永动机你值得拥有!大佬真的是,打碟才是主业吧,演演音乐剧唱唱歌那都只是副业吧!被表演耽搁的DJ大神!

蹦迪过程中混进来了几个外国男生,应该是想撩妹的2333但是今晚的主角可是DJ啊!大家一致都在看没...

大佬牛逼!!!一晚上通宵下来,我脑子里只剩下了这句话了。

没弯大佬您是永动机嘛!!!舞池里跟着蹦迪的都已经累的换了几波了,大佬却跟才达到兴奋点一样开始越来越嗨。我在舞池嗨了一个小时已经累的不行不行的了,就拉着我一夜情的老婆坐在了卡座,老婆就这么摊在了卡座,我还缓一缓就又往舞池里进去接着蹦。(我们还有更高的革 命目标,谁管你的儿女情长(串戏了)我们还有一整晚要嗨!谁管你的体力够不够啊!)

没弯牌永动机你值得拥有!大佬真的是,打碟才是主业吧,演演音乐剧唱唱歌那都只是副业吧!被表演耽搁的DJ大神!

蹦迪过程中混进来了几个外国男生,应该是想撩妹的2333但是今晚的主角可是DJ啊!大家一致都在看没弯打碟啊!!!几个男生各种发 骚也没能博得太多的目光2333反倒是我们自己人之间的眉目传情玩的很嗨😂

第一个小时,我一直在舞池跟着嗨

第二个小时,我累到只能坐在卡座看着大佬嗨

第三个小时,我偶尔也会冲进去继续蹦迪,然后就是一直在嚎叫大佬牛逼!

没弯大佬!您白天上了两场,晚上带着我们蹦迪三个多小时, 第二天您可还要再上两场啊!!!我真的很想激情加场今天的午场,看看大佬的状态,不过蹦迪结束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处在报废的边缘了,实在不能继续激情了qwq(看3.3午场的小伙伴,请来个没弯focus的repo!)

该说不愧是酒馆老板么rrrrrrrrrrrrrr

几乎全程在嚎叫,感觉自己要疯了,大佬太tm牛逼都不用休息不用睡着么!!!全程吐槽&嚎叫并打算激情加场but没有低价票orz

跪求3.3午场没弯focus的repo!!!我真的快好奇死了!!!却不能亲眼看orz总觉得我可能还会错过一个世纪qwq

半面阴影半面妆
关于没弯为啥会气短,我突然想到...

关于没弯为啥会气短,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儿——

那啥,大家都知道

长颈鹿🦒不会叫吧


图源微博,侵删

关于没弯为啥会气短,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儿——

那啥,大家都知道

长颈鹿🦒不会叫吧



图源微博,侵删

珂瑜_

寂静的玫瑰(2)

#科幻AU,人类与仿生人并存的世界

#洛朗·班中心

#可能存在的组合:米班/米flo/妞班/没弯班/没弯米/马航【x

#上面的排序无特殊意义。CP站互攻,每个角色都有一面刚强一面脆弱。有时可作普通互动看。敏感情节会提前预警。

#OOC属于我。所有的美好属于法扎剧组神仙艺术家们。不搞真人rps啊名字只是一种形象的代表。

前文:寂静的玫瑰(1)


——————正文——————


2.

穹顶边缘是文特纳姆外城区,这里的辐射尘浓度相对城中心显著偏高。地面建筑低矮笨拙,楼层不是朝天空伸展,而是向地下延伸。暴露在地表的钢骨架构破旧而失修,挨挨挤挤的房屋宛如一群锈掉的大甲壳...

#科幻AU,人类与仿生人并存的世界

#洛朗·班中心

#可能存在的组合:米班/米flo/妞班/没弯班/没弯米/马航【x

#上面的排序无特殊意义。CP站互攻,每个角色都有一面刚强一面脆弱。有时可作普通互动看。敏感情节会提前预警。

#OOC属于我。所有的美好属于法扎剧组神仙艺术家们。不搞真人rps啊名字只是一种形象的代表。

前文:寂静的玫瑰(1)


——————正文——————


2.

穹顶边缘是文特纳姆外城区,这里的辐射尘浓度相对城中心显著偏高。地面建筑低矮笨拙,楼层不是朝天空伸展,而是向地下延伸。暴露在地表的钢骨架构破旧而失修,挨挨挤挤的房屋宛如一群锈掉的大甲壳虫,匍匐在迷糊的灰雾里。


偶尔有被抛弃的仿生人游荡到这里,他们步伐机械地行走,完美的面容空无表情,类人的眼瞳里浑浊一片。丢失身份之后,他们已经回不去秩序规整的中央城区,只能被驱向愈来愈错乱的边缘。


循着虚无意志的指引,这些造物像气体分子扩散般漫无目的随机游走,最终走出穹顶的保护屏障。根据人类的设定,他们从过分炽烈的阳光中汲取能量,再将这能量用于感知、运动、修复。


宇宙射线割裂他们细腻的皮肤,密集分布于表皮的精细传感器吸附上惹人生厌的细颗粒物,这使他们的传感精度缓慢下降。最终,能量转化系统运转得足够久,便会按照不可违逆的自然规律,慢慢耗损、衰落,就像新陈代谢走到尽头。小小的人形机器永远战胜不了这旅程中无穷无尽的阻碍。


于是他们一去不回,直到最后一粒尘埃将身躯压向滚烫的大地,粗糙变色的皮肤毁损,经过精心调配的鲜红血液渗漏、蒸发,腥气消解,骨骼化为一堆黯淡的、黑黑白白的合金垃圾。


居住在外城区的人类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命运未垂青于这群低等民众,他们便不给生活以好脸色。他们通常更加困顿,对文明社会道德底线的理解更为粗放。他们上一刻勾肩搭背醉生梦死,下一刻便可翻脸变卦互相欺诈。既然生活已如此艰难,人权条例又限制他们互相伤害——有时,他们将无主的仿生人视作发泄情绪的工具。


所以,当一个瘦小的、喝得东倒西歪的醉汉突然扯着对街那个不幸的低障少年破口大骂,梅旺在墨镜下眨都没眨眼。


毕竟那酒还是他卖出去的。


在遇见洛朗之前很久,他就已经在这嘈杂市场的风口,支着一个简单的小酒摊了。酒摊没有固定的营业时间,有时每天开通宵,有时可能连续两个月空置着,完全无视顾客需求。人们偏偏执拗地将他的地摊称作酒馆,说那大个儿的酒馆老板袒胸敞怀躺在伞底下,一颗土豆的价钱就能换一杯忘忧酒。


“梅老板好说话,但也千万别故意招惹他。”


要在北外城站稳脚跟,毫无疑问,梅旺有自己的一套手段。不过,今天他虽然守着摊,意却不全在营业。他打开耳后植入的微型定位器,向洛朗发送了自己的位置。


洛朗的诊所开在南外城,他对穹顶极北的环境并不如梅旺一般熟悉。


客人陆陆续续来了又去。当天色暗下来,梅旺从斜对面街角的反光镜中,敏锐地捕捉到了洛朗一晃而过的身影。


洛朗刻意留了点胡茬,戴上异色角膜镜,还接了一段足以乱真的假发,及肩乌亮发丝以一条粗黑缎带低低束起。通常情况下,异色瞳是混血、遗传疾病的象征,这一特点能使洛朗更方便地融入这些“不那么体面的”人群。


根据梅旺的指引信号,洛朗徒步折转了几条街巷,路经垃圾转化点、废弃的停机轨道,来到一家运输船制造厂的废弃仓库前。他穿着一件普通的黑风衣。蓝灰相间的门上乱七八糟地挂着庸俗的小彩灯,墙跟下,两个穿着暴露的丰腴女子聚在一块儿同吸一根烟。她们深深瞥他一眼。


像任意一个普通人一样,洛朗也转过目光去看看她们,既不刻意忽视,又不显出过分的兴趣。他推开仓库大门,径直走向右手边第一个升降梯,伸出戴了薄手套的手指,稳稳按了地下九层的按钮。


升降梯内只有他一个人,光线晦暗不清。他突然有点希望梅旺在身边。短暂的失重伴随着略微刺耳的机械摩擦声,很快将他一瞬飘远的思绪拉回现实。


梯门开启。


首先是一股奇异的气味,仿佛混合了人体衣裳汗液的生命气、人造食物香精的甜腻、不同浓度酒精的冲撞、喷洒过多的廉价香水的刺鼻。洛朗往前踏了一步,升降梯在身后哐当一声合上,切断了他与那个宁静小空间的联结。


冷暗的霓虹色灯光自舞厅的各个方向投下来,在偏湿的空气里交织成迷乱的网格,人们的轮廓在蛛网似的光线里模糊不清。音量巨大的乐曲与律动的鼓点一并扑来,掀起一浪一浪的振动波,冲击着洛朗的耳膜。人们或唱或笑,或尖声交谈,松散地扭动着肢体。看上去像功能异常的仿生人。


没什么人特别注意到洛朗的加入。他自取了一份青绿的淡奶油薄荷汁,混在挨挨挤挤的人群里跳了一会儿,在完全没搞清楚对方的性别、相貌的条件下,随便搭讪了几个什么人。这真的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况且,他也知道,自己的目标不在这里。


两首曲子过后,灯光渐转暖色,背景音乐的响度稍稍降低。有青年男性的沙哑嗓音自舞厅中央传来,再经由扩音设备放大到舞厅的每一个角落,引得一小拨人发出兴奋的尖叫。


洛朗惊讶地发现,歌曲不是文特纳姆的通用语唱出,而是切里诺拉语——一种产生于旧纪元、发源自狭海对岸艺术之邦的古老语言。洛朗的语言天赋很高,他只侧耳听了一会儿,就在那片混乱声色中辨出了几句歌词。


它改编自旧纪元脍炙人口的歌剧《魔笛》。


“真是无上幸运,

她能与我同行。

命运无法分隔我们,

即使死亡已定。”


然而莫扎特写完《魔笛》之后不久便迎来了死亡,洛朗想。宇宙不断膨胀,旧纪元的音乐如同繁星般离地球、离人类远去——现在还有什么人听莫扎特呢?也许在人类文明消亡之前,莫扎特这个名字便会消失,而莫扎特与他的缪斯女神终将分离。


骨子里,洛朗是个有点自负的人。


几乎没人能理解他对旧纪元音乐的欣赏,至少他诊所里的助理亚密·迪布、修理工韦黛尔[1]都不理解;药剂师科琳[2]倒是能和他聊上几句,但她毕竟是个仿生人。


也许梅旺勉强算一个。可梅旺自带拒人千里的冷漠感,更多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细想也是。如何能要求一个杀手对另一个杀手推心置腹呢?


洛朗小心地辟出一条通向歌声的道路。当他好不容易挤到离乐池一米远的时候,一曲刚好结束。刺眼的灯光迎面射来,让他只能看到歌手发光的上半身背影。倏然全场安静下来,乐声和灯光一同止消,恍惚的黑暗里沉寂了一秒,此起彼伏的呼声便响彻全场。


杀手的本能使洛朗做好了应对一切突发情况的准备。


“所以……谁会是今晚的幸运儿呢?”


声音依然属于方才的歌手,只不过,这回他讲的是通用语,咬字稍显生疏。四围又爆发出一阵高呼。洛朗感受到人群的推搡拥挤。


歌手问:“雷森德先生,灯光准备好了吗?”


雷森德先生轻快活泼的嗓音应道:“当然。”


于是一根明丽的金色光束自最远的角落移过来,割开浓稠的黑暗。光束扫过人群,精准地在每个人头顶上轻轻一顿,投下巴掌大的圆点。


尖啸、口哨声不断。光点仿佛受到热烈气氛的感染,移速加快。


这间屋里大约有四百二十个人,洛朗迅速地估算道。小小的抽奖游戏很快就会结束,而他将找到那个目标,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任务。看在梅旺的面子上,他会提供一个迅速的、无痛苦的了结方法。第二天,人们只会将这个悲剧归结为突发的心脏疾病。


金色光点跃动宛如精灵舞蹈,戏弄着黑暗,以及黑暗中蒙昧的人类。


“十、九、八……”


雷森德先生的声音染上调笑意味。他的歌声是否也是如此诱人呢……洛朗漫不经心地想。


“六、五、四……”


人们也随着雷森德喊出来。洛朗忽然产生了一点儿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奖励,使人们趋之若鹜?之前梅旺并未详细解释,他不以为意,也没有过多追问。


“三、二、一……”


耀眼的光线飘荡过来,洛朗自然地仰起脸。在这时,毫无反应才显得突兀。身边不知道谁踩到了他的脚,有手臂撞到他的额角。他稳稳地站着。


众人狂热的视线聚焦到他身上。


之后的人生中,洛朗曾反复回忆这个瞬间。他从来都是掌控并且蔑视命运的人。然而从那刻开始,他的人生即将脱离既定的设想,像失了导向的航船,受着自然基本力的牵引,陷入空阔的茫茫宇宙。


“所以……今天与我分享羽毛枕头的人就是这位先生了。”


金色光芒映亮了洛朗的脸。青年歌手的话音自黑暗中传来。他在注视洛朗,洛朗却看不见他。


众目睽睽之下,洛朗产生的第一个想法是——


今天不能动手了。


第二个奇怪的想法接踵而至。他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被梅旺摆了一道。



————TBC————


[1]“韦黛尔”化用自“电焊工welder"。“焊我”不用解释了吧╰( ̄▽ ̄)╭

[2]“科琳”化用自“药剂师chemist”。

(其实还有一个想法是……摇滚老航的粉丝有硬核电焊工、魔鬼实验员……(手动笑哭


欢迎多多的评论意见呀,鞠躬


Bramasole🌙

1.17晚 ⭐️
谢幕
广寒宫   A区(糊了)视角
🌌

1.17晚 ⭐️
谢幕
广寒宫   A区(糊了)视角
🌌

珂瑜_

寂静的玫瑰(1)

#科幻AU,人类与仿生人并存的世界

#洛朗·班中心

#可能存在的组合:米班/米flo/妞班/没弯班/没弯米/马航【x

#上面的排序无特殊意义。CP站互攻,每个角色都有一面刚强一面脆弱。有时可作普通互动看。敏感情节会提前预警。

#OOC属于我。所有的美好属于法扎剧组神仙艺术家们。


——————正文——————


1.

这是失落日之后的又一个平凡午夜。


黯淡月色笼罩着文特纳姆城,于巨大而冷硬的中央穹顶上镀了一层苍白的光晕。在这蘑菇状金属穹顶的庇护下,高矮不一的建筑们远离了危险的辐射尘,因而得以安稳沉睡。它们错落的银色尖端起起伏伏,直刺入穹顶内侧那片幽蓝的...

#科幻AU,人类与仿生人并存的世界

#洛朗·班中心

#可能存在的组合:米班/米flo/妞班/没弯班/没弯米/马航【x

#上面的排序无特殊意义。CP站互攻,每个角色都有一面刚强一面脆弱。有时可作普通互动看。敏感情节会提前预警。

#OOC属于我。所有的美好属于法扎剧组神仙艺术家们。



——————正文——————


1.

这是失落日之后的又一个平凡午夜。


黯淡月色笼罩着文特纳姆城,于巨大而冷硬的中央穹顶上镀了一层苍白的光晕。在这蘑菇状金属穹顶的庇护下,高矮不一的建筑们远离了危险的辐射尘,因而得以安稳沉睡。它们错落的银色尖端起起伏伏,直刺入穹顶内侧那片幽蓝的人造星海。晨曦迟迟不至。


床头通讯器的屏幕忽然亮起来。


与此同时,在一道微小震颤电流的作用下,洛朗·班迅速从梦境中醒转。他睁开眼,扭头朝房间里另一张床的方向低声喊道:“梅旺?”


“嗯哼。”


梅旺·里姆也接收到了类似的电流信号。他似乎是不情不愿地恢复了意识。


梅旺是洛朗的室友兼搭档。与滴酒不沾的洛朗相反,梅旺爱饮酒,还会古法酿酒,声音里甚至都掺着些甜酒的味道。不过他从不将酒带进卧室,这是洛朗和他谈好的规矩。


“有新活儿了,”洛朗半支起身子,抄起通讯器划拉两下,“时间挺宽裕。这次我们慢慢来——至少我们现在可以暂时忘掉这件事情,继续睡到自然醒,再做计划。”


梅旺却说:“等一下。”


“嗯?”


梅旺也拿起了他的通讯器,屏幕的光芒映亮他浅灰蓝色的双眼。他直直盯着屏幕上的照片,脸色泛着僵硬的白。


洛朗只穿了一件薄背心,上臂光裸的肌肉曲线暴露在空气中。他一甩毛毯,披在腰间,然后赤脚跳下自己的床,坐到梅旺床边。


“怎么了,喝了假酒没缓过来?”


梅旺显然毫无开玩笑的心情。他把通讯器“啪”地一声丢在枕边。


“我不做这单,你自己做。到时候,我的那份钱也归你。”


“难道你认识他?”


洛朗并未多加思索,疑惑地追问,“那么由你出手就更容易了,还能替我俩省下不少麻烦。怎么回事?”


梅旺坚持道:“我不干。”


“为什么?”


洛朗不由得向梅旺凑近了一点,深邃的眼睛直视梅旺木然的面庞。他伸手在梅旺的脸颊上拍了两下。


“别这么看着我,”梅旺别过脸,努力往墙角缩了缩,“这么说吧。其实我还挺喜欢他。”


“我明白了。”


洛朗了然点点头,解开毛毯躺回自己的枕头。两个人都清醒着,但没再说话。过了一小会儿,是洛朗打破了沉默。


“你不介意我出手吧?我的意思是,到时候,你会不会替他复仇,然后趁我睡觉的时候干掉我?”


“啊哈,”梅旺笑出声来,“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洛朗耐心地纠正梅旺话语里的奇怪歧义,即使对方完全不会明白这歧义在哪里。


“我们在一起搭档有三年了。三年零一个月。”


“如果我跟你动手,你觉得谁会先死?”


洛朗认真思索了几秒:“大概率是你——百分之七十吧,我觉得。”


梅旺干笑一声:“那我还不想死。这人间一点也不美好,我还没去看过外环的星星,还有没搜集齐的酿酒方子。话说回来,像我们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欣赏别人呢?”


“奇怪,”洛朗说,“我有时候觉得你残酷无情,有时候又觉得你多情得像个诗人。”


梅旺小声地唱起来:“啊!我已将我的身心献祭予酒神狄俄尼索斯,请他赐我以永恒的欢爱与悲哀——”


坦率来说,梅旺的嗓音其实挺好听。兼以他明净的眼睛、魁梧的体格,一定有许多特定类型的女孩儿为他疯狂。但他和这首旧纪元颂曲的低音一点也不相容——加上气息有点短,原曲的调子也被随性地改掉了——有轻微强迫症的洛朗绝望地胡乱蒙住了头。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求你别唱了……不然我就跟你一起唱。”


梅旺立即不出声了。


雇佣杀手是个高危职业。洛朗与梅旺听命于一个被称作“T先生”的神秘人物,“T先生”从不显露行迹。这对搭档选择合住,两个人既能在人身安全方面互相照应,又能共同分担生活开销,从而更快地攒够移居外环所需的费用。


他们也没有购买家政或其他用途的仿生机器人——即使仿生人在文特纳姆已经是相当常见的辅助工具,最新的S19型仿生人的市场价更是刷到了新低。


在失落日之前,有一个发源于东方的形容词,专用来比喻像洛朗、梅旺这类为生计所迫的人。


“社畜”。


当初,洛朗选择梅旺作为自己的搭档,除了职业技能方面的考量,还因为梅旺善于发现美好的事物、对生活仍葆有激情。梅旺的意识暂存器里,记录了内环许多不同穹顶下的影像。有时是钢骨建材缝隙里探出头的小枫藤,有时是锈红飞檐挑起一轮摇摇欲坠的夕阳。梅旺是杰出的狙击手,捕捉风景与捕捉猎物一样敏锐而稳当。


但是,洛朗从来都拒绝让自己出现在梅旺的影像里。


早些年,梅旺曾问过:“为什么不呢?况且你长得这么……,怎么拍都好看。”


“这不用你提醒,”洛朗自如地一挑眉,“我是怕万一哪天,你脑袋里那块小芯片被人挖出来。我可不希望有人拿着我的图像来追杀我。”


梅旺反驳:“我会先自毁。”


“万一你被催眠、被麻醉呢?你潜意识的力量足够强大吗?”


“你质疑我?”梅旺又好气又好笑,“那你拿着你的手术刀来试试?”


最后,洛朗当然没有对梅旺动刀,而梅旺也放弃了拍摄洛朗的想法——尽管他一直有点遗憾。为了补偿搭档的心理落差,洛朗主动提出为他画个小像。这件事其实颇富古早的浪漫色彩,因为失落日之后,纸笔作画的艺术传统正在缓慢流失。


只是,数年过去,梅旺仍没收到那张图画。


“有点不确定性的生活才有趣,”洛朗振振有词地解释,“当新的一天开始,你永远都不知道这天会不会收到我的画;因此,你对无限的可能充满期待,这种期待可以令你保持警醒。”


话说回来,洛朗对外的掩护身份是正经的执业医师,他倒确实做过不少修复神经通路的手术。他的私人诊所里有一名人类助理、一位S18型仿生人药剂师,还有个擅长解决仿生人问题的人类修理工。梅旺则选择成为普通的酒贩子,他混迹于各道衰败街区,却总有手段搞到些物美价廉的迷幻液体,待人和善可亲。


而这次行动的目标,恰好是梅旺熟识的客户之一。



————TBC————



此时此刻,北京时间两点,法扎剧组在广州,没弯大佬在打碟。而我在敲键盘OOC。不写了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