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h

72万浏览    2197参与
GameOverSierfevs
一整页的horror,混入了一...

一整页的horror,混入了一个murder


话说在学校熬夜画真爽

一整页的horror,混入了一个murder


















话说在学校熬夜画真爽

FXU

拟人警告!!!!!!!

拟人警告!!!!!!!

本命奶茶🧋
晚上发点雷人的玩意

晚上发点雷人的玩意

晚上发点雷人的玩意

橘13

p1美元

p2美元幼化

p3私设人民币

p4-6随手画的小短片(不要在意扇子,我只是这样贴出来看一下效果)

p-7随手摸得

刚入老福特,目前混ch和mh,杂食,吃的比较杂。

p1美元

p2美元幼化

p3私设人民币

p4-6随手画的小短片(不要在意扇子,我只是这样贴出来看一下效果)

p-7随手摸得

刚入老福特,目前混ch和mh,杂食,吃的比较杂。

田田

论自己被孤(针)立(对)了怎么办?

1、巨OOC

2、垃圾文笔

3、一时脑嗨的产物

4、本文有cp[ie、ke(不知道killer和error的tag怎么打(*꒦ິ⌓꒦ີ))、dnm、crnm、butterfly×pearl、mh],如果无法接受的,那么请退出吧!

5、私设如山

6、pearl和butterfly是自家的娃娃(PS:详情到B站搜花_樱落即可),如果撞设或重名我很抱歉,我和我的朋友也在努力的改

7、主要为第三视角

8、有微量的吐槽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话

9、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二设

…………………………………………………………

你叫刘黎,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被自己的好基友给拉到了UT圈,然后自...

1、巨OOC

2、垃圾文笔

3、一时脑嗨的产物

4、本文有cp[ie、ke(不知道killer和error的tag怎么打(*꒦ິ⌓꒦ີ))、dnm、crnm、butterfly×pearl、mh],如果无法接受的,那么请退出吧!

5、私设如山

6、pearl和butterfly是自家的娃娃(PS:详情到B站搜花_樱落即可),如果撞设或重名我很抱歉,我和我的朋友也在努力的改

7、主要为第三视角

8、有微量的吐槽如果都可以接受的话

9、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二设

…………………………………………………………

你叫刘黎,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被自己的好基友给拉到了UT圈,然后自己就迷上了邪骨团,作为一个男生你觉得自己一定要活出自己的价值!

于是在某个假期里,你看见一条这样的广告!

广告:你是不是想要一个小小的迷你的邪骨团,欢迎拨打009-486-52143,随机抽取一个幸运儿将会获得星星眼战队新成员butterfly和nightmare秘书pearl!!!心动不如行动,赶紧行动起来吧!

你一开始是很懵逼的状态,后来赶紧拿起手机并向网友请教。终于知道了她们

然后你心动了

你看着手机上的指针在转盘正在飞速的旋转着然后过了一会儿,指针停在了黑色和深蓝色的交界处没过一会儿,快递到了那个人是pearl。你的心情说开心因为你想要的是邪骨团啊!说不开心但是pearl长得超可爱巴掌大的人就特别懂事。你的内心五味杂陈一边看着收养说明书一边哄pearl睡觉

说明书:

恭喜这位顾客拥有03产品——pearl/Kitty……更多的名字期待你的解锁

白芸:这个女孩的称呼还蛮多的嘛!

喜欢吃关于鸡蛋的东西!nightmare的秘书!邪骨团的厨子,掌管伙食的孩子,error和nightmare的朋友有一个宠着自己的妹妹,一名医生喜欢小动物。

避免给她投喂糖果,一天只能吃三颗糖果,橘子、菠萝、甜橙……

她是nightmare和error友谊的枢纽,平常回帮nightmare管邪骨团。

饲养指数:☆☆☆☆

尽管疯,但不像nightmare疯的彻底,你只要不轻易地在pearl的雷达上蹦迪就行了,她的LV是个未知数

pearl醒了过来,看了看你

然后说:我的房间在哪里?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你渐渐的发现pearl属于跟外人装高冷,但是跟熟人却是一个小萝莉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在长大,长成了原来的身高后就不长了。

而此时pearl和你相处了一阵子,也不怕你了,时间一久你也对她产生了新的三观,比如自己虽然有钱有房有车(过着有钱人的生活),但是自己不擅长做饭只会做泡面,而她却会做饭而且跟五星大厨做的没什么区别。

她人对你也很好,直到有一天……你搂着pearl的娃娃睡下了,pearl出去买菜了她让你先睡一觉,一会她就会回来了。

突然有三个快递从窗户砸进了你的房间,你刚刚好不容易睡着,结果一看这不是之前自己买的邪骨团加星星眼战队加butterfly套餐吗?

结果好家伙自己刚拆开快递,自己就直接差点挂了。nightmare恢复了自己原来的身体大小用触手勒住白芸的脖子。

nightmare:她 在 哪 里:)

白芸想到她是来找pearl的吧,他决定好好整整这个八爪鱼以免到时候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随后他做出一个后悔莫及的决定便说

白芸:我 不 知 道,放 开 我八 爪 鱼 这 是 你 和 你 的 主 人 说 话的 态 度 吗 ?=)

nightmare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叱咤风云这么多年,竟然有人不怕他这个暗之帝王,而且还是一个人类

咚——

这是蔬菜掉落的声音

pearl大惊

pearl:我刚收拾好的屋子,我墩得地我擦的窗户…………

nightmare:?

butterfly:等,什?

pearl:你们太过分了!!!*大吼

高音量导致你和butterfly的耳朵和killer他们根本不存在的耳朵差点就要依靠助听器来度过余生了。

……过了一段时间……

等他们恢复了原来正常的身高大小,你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作死)你决定给他们洗个澡!先从pearl开始,你把她抱进浴室而butterfly则悄悄地跟在你的身后默默地看着你。

你开始把pearl的衣服准备脱下来,刚准备脱光光的时候,一把水果刀嗖的飞过,那是butterfly从厨房那的一把水果刀。

butterfly就那么的恨恨的看着你而你就这么尴尬的看着她。

butterfly毫不犹豫的把pearl从你手中抢过,拉上拉链。

…………过了几天后…………

为了缓和关系,你带着pearl去买了几件衣服

在服装店里,店员纷纷夸赞着你,试图让你多买几件衣服。比如这一件

pearl身穿一件红酒色的洋礼服,蓬蓬的裙摆里三层外三层pearl白皙的皮肤黑色裤筒袜与红色高跟鞋让她显得宛如一个贵族女子头上右边别着一朵玫瑰,玫瑰的下方有着黑色蕾丝给她带来了些许神秘

腰的正中间有着一个暗红色带子紧紧的勒住pearl的腰。

你给error和nightmare也买了几件衣服

很显然你给nightmare买得是一件深绿色旗袍上面有金色的花纹一把折扇搭配黑色高跟鞋

而error的是一件套裙黑色鲨鱼袜蓝色高跟鞋、由紫到蓝的渐变裙中间是一个黑色丝带可松动的

回到家后nightmare和error穿上后他们的脸上瞬间多了一丝怒意。

此时此刻horror被murder摁着穿猫耳女仆装

穿好衣服的四人,三脸心碎一脸无辜依旧是该干嘛干嘛。

FXU

其实中途还有几张,但是估计发不出来,想要的可以私,另外,我是新人,请多关照,谢谢^ω^(可恶,吞我图,这是第二遍)(好的,第三次)

其实中途还有几张,但是估计发不出来,想要的可以私,另外,我是新人,请多关照,谢谢^ω^(可恶,吞我图,这是第二遍)(好的,第三次)

疯砸嘛

阅读顺序P2→P1

*是之前发过的 但是不甘心只有这点热度

所以重新发发看×

——————

*是烂双关.

阅读顺序P2→P1

*是之前发过的 但是不甘心只有这点热度

所以重新发发看×

——————

*是烂双关.

菌味百分百100%
小母猫🥰有点雷人 慎入 跟m...

小母猫🥰有点雷人 慎入

跟mur玩游戏输了被惩罚了!【?】

我私心mh😭😭别打我


二次编辑

被屏蔽了【悲】看看这次能不能过

原图走大眼吧 置顶有我wb😭😭

小母猫🥰有点雷人 慎入

跟mur玩游戏输了被惩罚了!【?】

我私心mh😭😭别打我


二次编辑

被屏蔽了【悲】看看这次能不能过

原图走大眼吧 置顶有我wb😭😭

疯砸嘛

比例有烂掉(

但是我主要想看这个枕大腿www

P3小hor冲澡(?)

――等我有好摄像头着全都重补档一遍!!(恶狠狠)

比例有烂掉(

但是我主要想看这个枕大腿www

P3小hor冲澡(?)

――等我有好摄像头着全都重补档一遍!!(恶狠狠)

haliope

朦胧?(疯子组)

才发现这篇好像没搬过来?


疯子组的文,算是ko那篇文的引申?


直女写文


胎儿文笔(?你干脆说卵细胞文笔


基本都是对话


尽量不ooc的ooc(?????


雷者左上角


都OK?


那么食用愉快


murder目送killer慌张抱着被自己千刀万剐的outer离开乱巷后再也没有回来,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楚。是羡慕吗?亦或是渴望?murder都一一否定了,谈情说爱这种事在这个世界几乎是不被允许的。


“据说killer为了不让boss找来已经在color手下办事了……”那是一封killer遗留下来的信件,署名来自首城的color,怎么想都应该是这......

才发现这篇好像没搬过来?


疯子组的文,算是ko那篇文的引申?


直女写文


胎儿文笔(?你干脆说卵细胞文笔


基本都是对话


尽量不ooc的ooc(?????


雷者左上角


都OK?


那么食用愉快



murder目送killer慌张抱着被自己千刀万剐的outer离开乱巷后再也没有回来,不知为何心里有些酸楚。是羡慕吗?亦或是渴望?murder都一一否定了,谈情说爱这种事在这个世界几乎是不被允许的。


“据说killer为了不让boss找来已经在color手下办事了……”那是一封killer遗留下来的信件,署名来自首城的color,怎么想都应该是这种结果。可这封信已经过了几个月,killer那么果断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而犹豫那么久?就为了他的那只金丝雀吗?


“他不是金丝雀……”那家伙的话回荡在耳畔,的确,如果他真的是金丝雀,killer肯定不会逃走,也不会露出那样富有情感的恶心的表情。


“怎么可能……”murder苍白的自语着,试图掩盖内心的波动。




果然因为放跑killer的事murder被好好“审问”了一番,当冷水一遍一遍泼在自己的伤口上,那些自己所见到的场景一次又一次浮现在脑海当中。


说来也可笑,当自己看见killer变得异常活跃的时候自己只是旁观,等到深入观察了许久却也并不想把这件事当作killer的把柄告诉nightmare,明明他和他基本不共戴天……在那次接近outer后killer说的话莫名忘不掉了,这绝对不会是看淡一切的杀手会说出的话,那时他仍坚信killer只是不想让自己碰到他的鱼塘里的鱼而已,就算是他挺身而出时他也这么坚信着,直到……murder看见killer眼中闪过的惊惶和懊悔,还有他呼唤outer的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担忧。那一刻,他的内心涌动着和之前听到killer所说的话后的那种感情,令人感到无尽的酸楚和嫉妒。


这或许就是自己与生俱来的对爱的渴望吧……murder如此绝望的想着。他这才想起某本书上说人终究还是会共情的,这回他信了。




伤口逐渐结痂,经历过这件事后murder却还是抹不掉心脏里悸动的渴望,“真是烦躁……”有情感这种事对自己来说是莫大的耻辱,一个疯子怎么可能去爱……又怎么可能得到爱?murder狠狠踢向乱巷废墟的墙根,墙体痛苦的坍倒,发出无辜的轰鸣。


“wellps……这一脚可不轻啊。”


废墟的阴影下,一个高大的人影从瓦砾间站起,拍拍身上的尘土,嘴里吐出一口白烟,那味道有点像是高级的电子烟。


那人转过身,血红色的左眼勾起对方的警备。murder的眼瞳缩紧,随时准备启动藏在袖子里的暗器。


“hey~hey~冷静一下bro,我来这里只是找一个人而已,什么武器可都没带。”那家伙冲murder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双手玩笑似的举过头顶,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左眼,他想到了什么,略带欢脱的将手里的东西晃了晃——那是一个黑色的眼罩,然后用它蒙上了那只令人不安的眼睛。


“反正也基本是只为方便观察的义眼。”那人又吐了一口电子烟,就像那个虎视眈眈的家伙不存在一样。杀气场顿时减弱了三分,murder这才缓缓恢复正常状态。


“有东西吗?”他想起来自己来到这是为了接个人,不清楚是不是这货……


黑色深邃的右眼里跳动着严肃却不失魅力的光,脸上的笑容也是一丝不苟,他从袖子里抽出雪白的信件,顿了顿,murder淡定的接住像飞镖一样飞过来的纸包。黑金色的火漆瞬间抓住他的眼球,他打开信件粗略浏览了一下。


“跟我来吧。”


不管怎样,总归是有新人代替了。




和新人的第一次合作没什么不妥,甚至可以说有点顺利,好像一切都没变……


“hey。”他突然叫住了murder,“你是那天晚上接我进来的人吧,我或许应该叫你……前辈?你叫什么名字?”


murder懒得回答,名字这种东西……死了之后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叫尸体的名字他还会答应吗?


“您果然是和这世道一样的人啊,”他又吐了口烟,“也是,但不管怎样,以后如果有必要的话还是需要的。”


“horror,你呢?”


“……”也就当闲谈散散心吧。


“叫我murder就行。”


“前辈贵庚?”


“21。”


“嚯!”horror爽朗的大笑一嗓,“前辈比我小七岁居然就成了如此利落的杀手!着实令人敬佩。”


murder有些厌烦的皱眉,尽管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对他真心的夸奖,他还是不怎么喜欢,不过究竟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他和自己有些相斥的性情,那时他还是不太清楚。


“赶紧走吧……”一想到回去要干一堆事,murder就感到心情很不爽,加紧步伐赶着回去。


“不急,边聊天边走。”horror大步赶上去,凭借着身高腿长优势成功追上murder。(murder:作者你真会说话


一边分心一边走怎么可能走快……“你别给我找不自在。”


“正如你说的,时间就是金钱……”horror不紧不慢的吐口烟,“你有没有想过你赶了时间之后又能得到什么?为了利益吗?还是为了权力?”


听了这话的murder大大的翻了个白眼,不然还能为了什么?为了那所谓的情感吗?“有话直说。”


“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


“两个都是。”


“那你死了之后这两样还能带过去吗?”


很显然,哪怕自己再怎么考虑周全自己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就像你之前不愿意告诉我名字一样,那你觉得这两样东西一具尸体就能留下来吗?”horror收起电子烟,嘴里吐着最后一口烟。“留不下来的,回去的那些事对你来说那太容易了,你就哪怕再怎么一拖再拖,不都会完成吗?再怎么说,你能推翻night大人的掌权吗?我记得那个屠杀了整整一座小城市的killer就是他教的。你和他合作过也能意识到吧?你再怎么努力night大人也不会让你上到首城去的。”


“你也知道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改变不了的。”


murder沉默了。


“你应该也讨厌童话吧,因为那太不切实际了。”horror大胆的把手放在murder的肩膀上,“但不切实际归不切实际,好不容易来一次,酸甜苦辣怎么都得尝一遍。”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旁人突然大笑,“这需要什么理由吗?就像首城那帮贪污的人随随便便找个替罪羊一样,‘这需要理由吗?’这么说着。硬要说,就是感觉你和那个时候的我相差无几?哈哈,兄弟,做人嘛,要么就做个疯子,要么就做个拘束自己到最后变得像个机器人一样按部就班——那可真是太可悲了。”


他加入boss的原因也是因为想体验生活吗?murder这么想着,总感觉这个horror不简单,但不是间谍的那种不简单,或许只是因为他比自己大七岁?经历过更多?


“到了。”听到这话他有些发愣,熟悉的乱巷映入眼前“你平常这么样的距离应该也是五分钟三十七秒几吧。”


murder不可思议的一看表,惊讶的表情完完全全从包的严严实实的围巾后显露无疑。


“我说了吧,聊聊天有何妨呢?按你那性格干什么都不会晚的。”说完,horror便在乱巷口拐了个弯,消失了。


……


明天,再问他点事吧……


事实上,真正应该叫前辈的,应该是他自己,murder这么想着。




murder不知不觉中对horror口中的一切道理有些痴迷,他跟自己说:“都是很久以前的老掉牙的道理了,但反而是现在才能体现出他的真理性呢。”


这天回去的时候,murder突然弹起有关情感的问题。


“情感啊……果然还是越简单的时代越美好呢。”


“怎么说。”


“以前的年代不怎么需要追名逐利,不想现在为了政治而联姻。”他吸口烟,哪怕再红色义眼后也掩饰不住那种悲哀。“有情感这种事可以说是上天给万物的最好的礼物了,可惜现在就像一个叛逆期的孩子一样,把这份礼物毫不留情地丢掉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捡起来。”


“留着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murder捣鼓着手中的夸克型号的子弹,将其收进口袋,回想起killer的事情还是有些不爽。“好多人都说过那种东西付出的越多被伤害得也越深。”


horror突然愣住,murder也没说话,他知道这家伙的暂时性失忆症又犯了。


“我们刚刚讲到哪了?”恢复正常后,他仍然用着之前笑眯眯的表情面对着他。


“……没什么。”


“感情啊……就像是屠杀的那种快感一样,但完全比那美好上千倍。”horror继续侃侃而谈,“听说那个killer就是找到另一半才奋不顾身死在监狱外了?没有感情的话那种厌世的家伙是不会跑的。”


“你体验过?”


“并没有,但我想象过,也渴望过,老一辈人都说,人有七情六欲,既然都做了人,怎么的也得活的像个人,不是吗?可惜啊……一直没有找到可以倾诉的对象呢。”说完突然用胳膊肘怼了怼murder,“你之前不是和killer那小子合作过吗?他对象怎么样?”


回答的是murder有些厌恶的神情。


“噗哈哈哈……你这表情简直绝了……难道说你看到那种场面啦?”


“并没有。”murder现在严重怀疑他额头上那道疤是别人划出来的,而是自己为了灌输一些龌龊的思想给自己作出来的,“我和他只是世仇而已。”


“那就和我不加你个人修饰词的讲出来。”


犹豫一会,murder拉低自己的兜帽,阐述着大脑中的回忆。


“只听过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没见过两个男的还能这样卿卿我我。”说完还露出特别恶心的表情,至于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我想各位心里都有数ヾ(⌐■_■)ノ 


“那还是你不承认。”horror脸都快笑红了,“感情这种东西又没有性别界限。我到和你不一样,我倒觉得killer以后肯定过的比你更富有。”他又拿出手里的电子烟,在里面倒了些烟油。“是,有个首城对象可不富足吗。”murder烦躁的抓抓脑袋。


“噗……”对方无奈的揉揉他的脑袋,“你如果也能理解‘爱’这种情感的话你就能够明白了。”


“那不就是男女之间做的那种恶心的事吗?”murder离horror更远了,所以到底是你脑袋里的废料多还是horror脑袋里的废料多?




“……‘爱’吗?”回到卧室以后的murder又一次回想起来killer和outer赴约的场面。(对了后来他俩搬到了中层一带。


说实话,他也不是没有想过那是什么感觉,他在看见二人的时候尝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嫉妒和渴望,就像嗷嗷待哺的婴儿渴望甘霖那样。


“那会是什么感觉呢……”


他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变成了killer那样充满好奇的疯子。


“……”


“也不坏……”murder坦然接受了。“这应该是件好事吧……pap……”


他问着被自己亲手了结掉的那个弟弟,那个让他抛弃了一切感情的弟弟……


“又或者……已经没有资格了……”


……


“你有没有觉得murder那个疯子最近有点不太正常?”


“他不是一直都很不正常吗?”


“说来也怪,那个叫horror的……好像从来没看见过他主动允许别人走这么近。”


“那个horror到底是什么人啊?killer都得险胜的人,就这么被搞定了?”


“还是小心点吧。”


“之前谁说要欺负新人来的……”


“闭嘴!”




这次murder独自一人接了个大单子,似乎是为了练练手?结果这一练差不点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回到乱巷的路上,他一边狼狈的躲着摄像头,一边吃痛着腐蚀弹留下的伤。


“逞强差点把自己给逞进去了?”murder艰难抬起眼,熟悉的血红色眼瞳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里多了几份嗤笑。


“嘁——”murder并不想理会他的阴阳怪气,仍然艰难的扶墙着回去。


“我说……”horror跳下断墙,把他轻松撂在地上。


“你TM……”murder挣扎着想站起来给这家伙一拳,奈何满身的伤口不允许他这么做。


horror斜视了一眼,嘴角的笑荡然无存,随机是一种有些轻蔑的冷酷的眼神,“再动的话我直接斩除病根把你腿砍断,假肢应该会让你的敏捷优势减弱三分吧?”


“妈的……你TM想干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回去night大人就能有理由裁员了吗?来给你疗伤的。”怕他不信,就特地拿出侧背包里的绷带和碳酸氢钠溶液。


murder老实了些……直到horror手欠的扭了下他本来就血肉模糊的脚。


“靠!”旁边被紧紧握着的拳头宽的铁钢筋被他瞬间掰弯。“你TM让我自己来!”


“你自己来也会碰到。”horror无辜的摊了摊手。


然后又碰了一下他被砍伤的脚踝。


“操!”murder属实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等我康复了一定要揍死你……”


“那我先把你的腿打断?”


“啧……”murder赌气的转过头,“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听别人说你接了个大单子,我不放心就趁机跟过来了。”


“……为什么要帮我?”


horror突然勾起嘴角,想是怕被别人听见一样,俯到murder耳边,轻轻说道:


“不然我就没有倾诉的对象了啊,傻瓜。”


murder猛然一愣。


然后突然意识到horror一直以来都离自己太近了。


自己竟然还不排斥?!


murder就这样一脸震惊的怔了许久,直到horror又一次手欠让他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


“你在发呆?”horror一边包裹一边打趣着。


“闭嘴。”


接下来又是一声惨叫。


“没完没了了啊!”murder发誓等自己伤好了一定要揍死horror。


“那你刚刚为什么发呆呢?”


murder不清楚。


“包好了,走吧。”horror拍拍身上的土,又一次从他口袋里拿出电子烟。


murder低头看了眼腿上的伤——长裤已经被horror嫌碍事割了半截,露出结实的小腿,尽管被他包的严严实实,腿上伤口的晕染却仍在疯狂的扩散。


总而言之……不得不说……从murder的腿能看出来他至少要比看上去瘦两圈。(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关注点?


至少这是horror心里想的。


murder心里居然流露出了几分感动,他艰难起身,一瘸一拐的跟上去,手却仍然插着口袋。


“不方便的话我扶你。”嘴上这么说,却已经架起murder往前走。


murder从来没碰过别人的手,被horror这么一架居然有些脸红,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


horror露出意味不明的笑,缓缓向前走着。


黑褐色的天空映照在乱巷的上空,昏黄的路灯拖拽着二人的影子拉的很长。murder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从刚刚开始心脏就一直在狂跳,或许……就像是horror口中的……爱?


“你之前说的……爱……我或许……能感受到一点……”他试探性的说着,却迟迟没有等到对方的答复。一转头,对方又露出了熟悉的痴呆的表情。


操!这话我鼓足了好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啊!


“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见。”


“……没什么……”


就这么藏着掖着,或许也挺好……


“噗……”horror又一次爽朗的大笑着“喜欢就直说啊,又不是在玩勇敢者的游戏……”


“你都听见了?!”


“只听见了一点。”horror抹了抹眼角的泪,“要说实话,我也蛮喜欢你的。”


“你不是在阴阳怪气吧……”


“这怎么能叫阴阳怪气?”horror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嘁……”murder又一次不屑的一哼,只是没有了厌恶的感觉。


他或许能够理解horror会说killer要比他富有了……因为有这种感觉……的确很愉悦。murder这么想着。



我也不知道为啥写这篇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脑叶……可能是被紫午夜吓怕了吗,光是看着就觉得肝疼(请给我们爱不是紫黎明吗?

这个其实是当时心血来潮写的后续,单纯搬过来没做任何修改,当然也有我自己对他们性格的解读?

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一类老旧的cp模式的

你听雪猫说

《疯》

(八)

mh hm  副cpknm


是练笔作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murder心里咯噔一下,像一块石头一样愣在那儿,不语。

horror已经回到桌前坐下,开始喝一杯冰水。

“我下周去探望他。”horror道。水杯放回桌子,发出清脆的“咚”的一声。

两人又无言,空气仿佛要凝固。

“疯子....我是说...带我去看看吧?”

horror无应答,看着水杯。冰水已经喝完了 ,零星的小水珠从杯子内壁滑落到杯底。

“hor....horror?”

horror听到后抬起头,眼里的那点光几度明灭。

“行。”...


(八)

mh hm  副cpknm


是练笔作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murder心里咯噔一下,像一块石头一样愣在那儿,不语。

horror已经回到桌前坐下,开始喝一杯冰水。

“我下周去探望他。”horror道。水杯放回桌子,发出清脆的“咚”的一声。

两人又无言,空气仿佛要凝固。

“疯子....我是说...带我去看看吧?”

horror无应答,看着水杯。冰水已经喝完了 ,零星的小水珠从杯子内壁滑落到杯底。

“hor....horror?”

horror听到后抬起头,眼里的那点光几度明灭。

“行。”


murder站在医院外,目光掠过冰冷的伸缩门。一阵微微的凉意涌上脊背。院子像操场一样宽广,却空无一人;三座高耸的大楼像巨人一样站在周围的小店铺之间,却仍是无一人走出,看起来死寂得可怕。

“先吃饭吧。”horror说

murder想简单地解决,于是他准备往那家简陋的、门合着的饭店去,却发现门紧闭,打不开。

horror拉住他,进了稍远的那家相对好点的餐馆。

“那家其实是个妓//院,风流之地。要晚上才开。”

“你去过?”

“嗯.......horror的声音低下去,就一次,还是几年前去的。”

他们点好菜之后,horror就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盹。

闭眼前,他注意到murder的目光未离开他,一直看着他。

horror迷迷糊糊的窝在胳膊里,周围噪杂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他唯一能清楚地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温热的鼻息.......

“老板,来碗面。”这时一个客人进来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惊醒了梦中人。

horror听出来了,是他认识的人,而且是他不想见的人。

烦躁涌上他的心头,他打了个哈欠坐正,瞅了那个客人一眼。

那个客人也看见他了,惊诧地喊出来:“你..hor..你怎么也在这儿?”

“真棒,你一来就打扰到我了。”

murder也很惊诧,看看那个客人,又看看horror,道:“你们认识啊?”

当murder看到那个客人的爱心形眼球和勾人的黑色露腰装上的爱心图标时,心里翻起一股别样的心绪。

“昂。”horror回应他,从容地从桌旁筷子筒里拿出俩双筷子,一双摆到他面前。

“菜快上了,亲爱的。”horror轻语。

他horror是天生的演员。他说爱的时候,一个眼神就可以以假乱真。

murder看着眼前爱意满贯的horror,心中有了一分明白。

那客人本来已经找好座位,这时却又对后面喊了一句:“老板,面不用了!” 话音刚落就仓皇地迈着大步,马上就消失在了门口。

在他掠过horror这一桌时,horror瞄了一眼他的背影,目光转瞬即逝。

那廉价的低劣香水气味一点也没变啊。他禁不住想。

“前任?”murder皱了皱眉骨。

“算不上,一个旧情人吧,四五年没联系了,也没什么难堪的,但我就是不想看见他。”

murder没问分开的原因,horror也没说。



Carambola(画渣…)

我的画风很长会改的,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不是自己的手吧(所以我的手找不回来了??)请理解


还有我涂色真的超菜的!!太太们快来教我涂色啊!!好伤心好伤心……最近沉迷于MH所以最近更的可能都是MH~谢?我的细节真的不够多(嘤……)

我的画风很长会改的,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应该是不是自己的手吧(所以我的手找不回来了??)请理解


还有我涂色真的超菜的!!太太们快来教我涂色啊!!好伤心好伤心……最近沉迷于MH所以最近更的可能都是MH~谢?我的细节真的不够多(嘤……)

枫泽穆
是昨天脑洞的延续 疯狗狗hor...

是昨天脑洞的延续

疯狗狗hor真的好香

斯哈斯哈——

是昨天脑洞的延续

疯狗狗hor真的好香

斯哈斯哈——

寒风※飞雪

《当然了。。。你看》

P2原图


《当然了。。。你看》

P2原图


是Taco哟

哟,这里是Taco,就是羊驼Taco啦,主要是个游戏玩家,热爱量子物理,量子物理万岁୧( ⁼̴̶̤̀ω⁼̴̶̤́ )૭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啦

哟,这里是Taco,就是羊驼Taco啦,主要是个游戏玩家,热爱量子物理,量子物理万岁୧( ⁼̴̶̤̀ω⁼̴̶̤́ )૭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啦

⑨生奶茶

我暂退一段时间(

画的我心累

我暂退一段时间(

画的我心累

十七君想吃粮

前传,崽的来源(没画完就发上来了)

前传,崽的来源(没画完就发上来了)

逆岁欧
诶,我猫呢? 终于发了一次糖吧...

诶,我猫呢?

终于发了一次糖吧hhh

喜欢拿这两个开练()

若想康其他的让我画也可以的(*゚∀゚*)

手机指绘

诶,我猫呢?

终于发了一次糖吧hhh

喜欢拿这两个开练()

若想康其他的让我画也可以的(*゚∀゚*)

手机指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