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inecraft同人

7324浏览    495参与
从自嗨到入土简称土嗨
(重发) 自家漫画的re 目前...

(重发)

自家漫画的re


目前更到的漫画里re都是附在st身上,事实上他的真正模样长这样。


是可以用血化型的能力(以及奇怪的怪力)


记得之前还对这个能力设定兴致匆匆,但事实上也算是老设定了吧?


未画完


(重发)

自家漫画的re


目前更到的漫画里re都是附在st身上,事实上他的真正模样长这样。


是可以用血化型的能力(以及奇怪的怪力)


记得之前还对这个能力设定兴致匆匆,但事实上也算是老设定了吧?


未画完



EllaGuo_枫糖
给外外 的维德 呆毛画反乐不要...

给外外 的维德 呆毛画反乐不要打我呜呜呜呜呜

没法碰板子就 手绘涂涂 


...谁来拯救一下我的光影。

给外外 的维德 呆毛画反乐不要打我呜呜呜呜呜

没法碰板子就 手绘涂涂 


...谁来拯救一下我的光影。

无代黑

q版的白哥,我忘了他叫啥来着

好像叫斯贝斯【捂头】p2无滤镜

q版的白哥,我忘了他叫啥来着

好像叫斯贝斯【捂头】p2无滤镜

搬运工(๑•̀ㅂ•́)و✧

孤独症 第二卷 Chapter 2

  时进黄昏,双鹰郡的主城开始宵禁。

  

  月光褪去了这个堕落之地最后的伪装,在青天白日下熠熠生辉的各种华丽的建筑此刻已成为一团朦胧的黑影,反倒是酒吧与各种风月场所的灯光如繁星般装点着这片被工业熏黑的土地。

  

  一家酒馆旅店一体的建筑内,守卫、盗贼、工人、妓/女和外来者挤在一楼的大厅里。他们往肚子里倾倒相同的廉价酒精,然后吐出夹杂酒气的怨愤之词。黑夜模糊了他们的面貌,而昏暗灯光给予他们新的身份——底层的人民。

  

  他们的怨念与混浊的空气搅在一起吸入他人的肺中,他们分享彼此相似的痛苦,并在更悲惨的人身上汲取活下去的动力。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气氛中,...

  时进黄昏,双鹰郡的主城开始宵禁。

  

  月光褪去了这个堕落之地最后的伪装,在青天白日下熠熠生辉的各种华丽的建筑此刻已成为一团朦胧的黑影,反倒是酒吧与各种风月场所的灯光如繁星般装点着这片被工业熏黑的土地。

  

  一家酒馆旅店一体的建筑内,守卫、盗贼、工人、妓/女和外来者挤在一楼的大厅里。他们往肚子里倾倒相同的廉价酒精,然后吐出夹杂酒气的怨愤之词。黑夜模糊了他们的面貌,而昏暗灯光给予他们新的身份——底层的人民。

  

  他们的怨念与混浊的空气搅在一起吸入他人的肺中,他们分享彼此相似的痛苦,并在更悲惨的人身上汲取活下去的动力。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气氛中,门开了,有两个如新鲜空气般与酒馆格格不入的人走了进来。

  

  他们带着一份古典的优雅,不愿融入这肮脏低贱的氛围。在前那人的目光慵懒却锐利,仿佛能穿透肮脏的空气与混浊的污水。其身后,则是一个高挑的青年,他披着披风遮掩相貌,似乎想将周遭一切隔绝在外,仿佛他蔑视四周的一切,但没人会质疑他的资格。

  

  “两间房,挨一起,要安静的。”那个穿着黑色长衫的年轻人阔气的拍下大有富余的定金,抬头扫了眼还没来得及反应的中年老板,又轻声说了句什么。

  

  “明白明白。”老板点头,从抽屉里取出两个写着房号钥匙交给他们。

  

  Redeyes挥挥手示意另一人跟上,然后绕过喧杂的人群上了二楼。

  

  “两间?”Herobrine低声质问道。

  

  “我需要休息,目前还算安全,我最好保持巅峰状态。”

  

  “我又不会跟你抢床。”具有神袛体质的Herobrine并不需要休息。

  

  “有人在旁边我睡不着。”Redeyes尽可能委婉的表达了“我不信任你”的意思。这没必要,因为Herobrine不在乎。

  

  “而且不太方便……如果你需要的话随时叫我,相信我的听力,我会随时待命破墙而入。”

  

  Herobrine随便从Redeyes手里抽走了一个钥匙:“那还真叫人安心呢。”他冷冷的回了他一句,然后关上了门。

  

  Redeyes呼了口气,隔着门板说了句:“我先去搜集一下情报。”

  

  他知道Herobrine肯定能听见。

  

  所以他再次来到楼下,挑了瓶价钱中等的黑莓酒,开封后倒了一杯,递给一个探险者打扮的络腮胡男人。

  

  “谢谢,伙计。”那个落魄的家伙显然没什么机会品尝像样的饮料。

  

  “我弟弟也是个探险者。”Redeyes——不,他现在是Aylott。Aylott选择用自己的家人最为话题的切入口。

  

  “那他还真是个可怜的小子,”男人将杯子里一半的酒吞了下去,“最近这碗饭可不太好吃。”

  

  Aylott笑着为他倒满了杯子:“是吗,我弟弟还太年轻,没去过离家太远的地方。嘿,你是哪来的?”

  

  “如果你问的故乡,很遗憾我早就忘记了,但如果你指的是我的上一个目的地,白沙郡。”那个男人胡子拉碴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些神采。人类就是这样,他们渴望得到他人的关注和认可,并总是倾向于向弱者炫耀自己的长处——经验,年龄,事迹,这就是组成探险者的全部。

  

  而让一个虽穷困潦倒却经历丰富的中年人,给一个年轻的同行(年轻同行的哥哥也凑合)讲讲自己的冒险经历,他无疑是十分乐意的。

  

  “知道七天前我为什么去白沙郡吗?”他的声音里平添了一股自信,“我的一个船长朋友告诉我,在鹈鹕湾——就是那个出口红酒最多的港口,有三艘船莫名奇妙的被破坏了。”

  

  “那应该交给守卫和检察官处理。”Aylott知道对方在等自己说这句话,所以他并不吝啬。

  

  男人对他的反应很满意,他故作轻蔑的笑了一声:“看来你的履历并不比你弟弟丰富多少。”

  

  “是的,还请继续。”

  

  “那三艘船是凭空被破坏的,就像是有什么巨大的、隐形的怪物咬了它们一口。你懂吗!半圆形的缺口,一半的残骸当着人们的面沉入海中,另一半却凭空消失,老天,什么都没留下!”

  

  “所以你去那里探险了?”

  

  “当然!我找所有能找到的目击者确认信息,甚至潜入水中调查残骸,却半点痕迹都没找到。当地有人说那是神灵对船主的惩罚,我可不信!”

  

  “我也不信,哪个神会那么无聊呢?”Aylott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接着问,“你确定那个咬船的怪物是隐形的?”

  

  “那只是个比喻,年轻人。”男人又喝了一口酒,“它们就是凭空消失了半截。几天之后,又有船在那里失踪了,该死的那就像是一个隐形怪物的嘴,一但有东西进去就闭上——这是比喻,年轻人。”

  

  “我明白的。”两千岁的年轻人真诚的点点头,“你的调查结果呢?”

  

  “没有结果,那里的使者为了掩饰这些,给所有知情者下了封口令,我觉得没法接着调查,于是就离开了,不过,哼,等风头过去,我会再去那儿调查。”

  

  多好啊,把自己的无能推卸给客观困难,再说些诸如“以后还有机会”之类的言论来掩饰自己半途而废的事实。

  

  Redeyes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而Aylott将之修饰成了友善的笑容。

  

  Notch在白沙郡。Redeyes慢慢消化着他用一瓶黑莓酒套来的情报。Notch现在在白沙郡修复一个地形BUG。

  

  “听你的描述,那个BUG还算复杂。”Herobrine坐在床沿上,说道:“一个月,他至少需要一个月。”

  

  “你已经七百多年没见过他了,别妄下定论。”Redeyes慢悠悠的提醒他。

  

  “七百多年前他起码需要半年,现在,一个月。”Herobrine笃定的说。

  

  “好~吧,那么,绕过白沙,我们的目的地就是……”他的指尖在地图是徘徊一圈,最后点在了Lance画的其中一个圈上。

  

  “冕之郡。”

  

  “首都?”

  

  “是的,还真是fu.....fantastic。”Redeyes生硬的吞下了那句脏话。

埃零先生
画的群宣的图来着 茄茄家的设子...

画的群宣的图来着 茄茄家的设子 美丽蓝袍芥末

画的群宣的图来着 茄茄家的设子 美丽蓝袍芥末

封绪北枭

〔猜猜我是谁〕RS向

※RS不逆不拆(Redeyes和steve)


※形式我也不知道,有点像剧本的格式吧?(好像也不是我也不清楚orz)


※这里的Red是bug设定而非第二人格!!


※渣文笔警告(第一次写)


————————


Steve:

我亲爱的Redeyes在干嘛呢

[探头]在干嘛吖


Redeyes:

[正擦拭自己的附魔钻石剑]


Steve:

要去吓他一跳owo

[悄悄跑过去,捂住Redeyes的眼睛]我是谁啊


Redeyes:

哦 西巴,是谁呢

[手里的钻石剑掉在地上/摸摸捂在眼睛上的手/steve抖了一下]

手这么小巧可爱的话,原来是...

※RS不逆不拆(Redeyes和steve)


※形式我也不知道,有点像剧本的格式吧?(好像也不是我也不清楚orz)


※这里的Red是bug设定而非第二人格!!


※渣文笔警告(第一次写)


————————


Steve:

我亲爱的Redeyes在干嘛呢

[探头]在干嘛吖


Redeyes:

[正擦拭自己的附魔钻石剑]


Steve:

要去吓他一跳owo

[悄悄跑过去,捂住Redeyes的眼睛]我是谁啊


Redeyes:

哦 西巴,是谁呢

[手里的钻石剑掉在地上/摸摸捂在眼睛上的手/steve抖了一下]

手这么小巧可爱的话,原来是Alex啊。[调戏般的语气]


Steve:

开玩笑的话我就上报bug (*`n´*) 


Redeyes:

啊,当然是开玩笑的啦[挥了挥手]


Steve:

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过了一会


Steve:

唔,你睡着了么?


Redeyes:

哦抱歉,稍微眯了一小会

可能是最近应付bug移除太累了


Steve:

现在回答吧


Redeyes:

问题是什么来着


Steve:

还能是什么啊,我是谁啊


Redeyes:

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小可爱了


Steve:

看看这红眼病动脑筋的样子


Redeyes:

小可爱,松手吧,眼睛要被扣出来了


Steve:

小可爱是谁呢


Redeyes:

那是什么跟Notch能够创造圆一样的鬼话,小可爱还能是谁


Steve:

住口,给我说名字(怒`Д´怒)


Redeyes:

…请求开启作弊权限


Steve:

没有那种东西


Redeyes:

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嗯?我的小可爱。[嘴角上扬]


Steve:

别…别耍花招了你这红眼病!

Σ(|||▽||| )


Redeyes:

你现在是在怀疑我?嗯?


Steve:

说个名字有那么难么


Redeyes:

这不是名字的问题,这是我们之间信赖的问题。


Steve:

什么呀,那就走到底吧。

我用我的一组绿宝石加两组钻石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Redeyes:

一定要见血才行…?


Steve:

怂了吗?


Redeyes:

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Steve:

哈哈哈哈看这红眼病故作冷静的样子


Redeyes: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松手


Steve:

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才对吧


Redeyes:

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

那样也没关系吗


Steve:

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两个人中总要没一个


Redeyes:

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表白地点


Steve:

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可爱的家伙


Redeyes:

怂的话就/kill @s。


Steve:

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Redeyes: 1。


Steve:2。


*沉默了一小会


Steve:

祈祷nia?


Redeyes:

走之前,让我说一句吧。


Steve:

说。


Redeyes:

今天我们的steve小朋友也很可爱呢。


Steve:

错了,你这…诶……诶!?[措手不及

Σ(||| u ||| )]


Redeyes:

早在你探头探脑的时候就被发现了哦…?我的小Steve。[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把捂在眼睛上的手轻轻拨下去/转过身去……


Steve:

逗我好玩吗!!!你这个……! 唔……!…唔……嗯…![瞳孔地震]


——————


所以最终我们的steve小可爱不仅倾家荡产,初吻还没了,真是可喜可贺(?)



搬运工(๑•̀ㅂ•́)و✧

孤独症 第二卷 双鹰郡 Chapter1

  双鹰郡,与已被十星郡吞并的白鹰郡一样,其名字来源于穆神教中,无名之神的两只飞鹰坐骑撕开天地、开辟鸿蒙的传说。


  在创世纪900年之前,双鹰郡一直都是整个西部大陆聚集了最多学者、画家、流浪歌手的文化重镇,更是东西两地经济文化交流的桥梁。


  创世纪922年,十星郡的疯狂军阀Bertellini四处征战,在吞并了白鹰郡的同时,也让与白鹰同根同源的双鹰郡陷入了战乱。


  好在那位Bertellini女士于创世纪927年在征讨中暴毙身亡,双鹰郡的领土并未损耗。但长期的紧张备战已彻底打乱了郡内的贸易体系,双鹰郡再难重现往昔的经济繁荣,最后剩下的...

  双鹰郡,与已被十星郡吞并的白鹰郡一样,其名字来源于穆神教中,无名之神的两只飞鹰坐骑撕开天地、开辟鸿蒙的传说。

 

  在创世纪900年之前,双鹰郡一直都是整个西部大陆聚集了最多学者、画家、流浪歌手的文化重镇,更是东西两地经济文化交流的桥梁。

 

  创世纪922年,十星郡的疯狂军阀Bertellini四处征战,在吞并了白鹰郡的同时,也让与白鹰同根同源的双鹰郡陷入了战乱。

 

  好在那位Bertellini女士于创世纪927年在征讨中暴毙身亡,双鹰郡的领土并未损耗。但长期的紧张备战已彻底打乱了郡内的贸易体系,双鹰郡再难重现往昔的经济繁荣,最后剩下的,只是一个风景旖旎,信仰忠贞的绿野之地。

 

  至创世纪950年,Lovecraft家族崛起,几乎所有异教徒都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讨伐,穆神教只是无数受影响的古老宗教之一罢了。珍贵典籍被尽数销毁,其教众更是被当做异端强行改教或施以极刑。

 

  之后十几年内,那些曾光鲜辉煌的教堂几乎已拆除殆尽,极少数则被改造成了使者或代治者的私人宅邸和办公处所。

 

  失去传统宗教庇护的双鹰郡在极短时间内迅速衰败。文化、经济的水准以及人口都在飞速下跌。当时的代治者Carr•Lovecraft正与南部的反抗者们展开拉锯战,为了加快战争进程并为日后攻占西部积累优势,他强制双鹰郡、红狮郡以及将近五分之一个十星郡开采矿石与木材制为军备。

 

  自此,双鹰郡最后一丝往日风光也在铁器的碰撞声中泯灭殆尽。

 

  歌声与艺术已成昨日黄花,知晓穆神教的人也尽数化为了黄土葬于地下。双鹰郡的曼丽风情似已被人遗忘。

 

  然而很不巧的是,在这段古典的历史永远沉睡之后,在为了自由奋斗的反抗者们揭竿而起之前。

 

  来了两位比双鹰郡的历史还要古老的家伙。

 

——————

 

  “站住。”按照惯例,守卫拦住了他们。

 

  谁知道那个黑褐色眼睛的小子居然嚣张的露出了不快的表情,不过介于他很快就拿出了通行证,所以守卫决定不跟他计较。

 

  他飞快的扫了一眼两张通行证,一张上印着十星郡的标记,无论是材质还是印章都没有问题。所以守卫把通行证还给Aylott,示意他去右边核对通缉令。

 

  接着他拿起另一张通行证,质感更结实一点,上面的印章并非十星郡而是Bealish家族的家徽,而通行证所有者的名字居然是泥金书写——Dewitt•Bealish。

 

  守卫恍惚了一下,他立刻叫来在关口内坐镇的学士鉴定真伪。而那为七老八十的先生架着比金币还厚的单片眼镜反复审视许久,甚至掏出了一本各大使者家族的家谱来核实。最后他凝重点了点头。

 

  “大人,还请……”守卫说话的语气变了,他小心翼翼的抬手示意了一下挡住Herobrine半张脸的兜帽。

 

  “通行证没问题吧?”Herobrine没说话,倒是刚刚被核对完的Redeyes两步跨到二人中间,面带微笑的问道。

 

  守卫对Redeyes说话的语气就生硬得多,因为他记得这个叫Aylott的小子是平民:“确实没有问题,但我们需要……”

 

  “既然没有问题,那就让我们走吧。”平民Aylott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并用阴森的语气补充道,“这位大人赶时间。”

 

  守卫明显有些犹豫,但他是按章办事,背后有法令撑腰,想到这里他再次强硬起来。

  

  “这位十星郡的使者大人,”他把十星郡几个字咬得很重,“我们必须按规矩办事,核对每一个出入者,我保证不会浪费您太多时间。”

  

  “我明白,你们也很辛苦的。”这次说话的还是Aylott,而且使者大人看起来也并不介意由他出面交涉,“但,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那一沓通缉令上画的都是三四十岁以上的人。无论是区区在下我,还是Bealish大人,今年都不超过二十五岁,我相信即使大人不露脸你们也看得出来。而画像下方标注的诸如‘刀疤’‘烧伤’‘残疾’之类的特征,我们也没有一个符合的。”

  

  Aylott退后两步,摊开手:“所以说,核对是没有必要的,我们不应该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后面的人还等着呢。”

  

  确实,等待进出双鹰郡的人已经排起了长队,甚至有人比划着中指向那几个守卫大吼大叫。

  

  “……如果您真的是使者,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露出相貌。”就这么放行着实让守卫心有不甘,虽然Aylott说得对,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两位年轻人和通缉令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他决定再挣扎一下。

  

  “我打扮成这样当然有原因,如果能说,我一开始就会告诉你们。”


  与Redeyes的老练世故不同,Herobrine一向懒得修饰自己的情绪,冷漠的,高傲的,不耐烦的声线像一把冰锥扎进了守卫耳朵里。

  

  守卫几乎立刻就确定了眼前之人却是是一位养尊处优不可一世的贵族公子,因为气质是难以伪造的,那种深入骨髓的视他人如无物的该死的优越感确实只有使者和代治者才有可能具备。

  

  “这……”

  

  他一时语塞,其实他已经想放人了,但如今的双鹰郡混乱至极,他的上级明确交代过要审视每一个出入者的外貌。

  

  “我说,在场有哪位先生在此之前见过Dewitt•Bealish大人吗?”正在他犹豫之际,Aylott高声问道。

  

  几个守卫与那位老学士面面相觑,他们都是双鹰郡的,怎么可能见过十星那边的使者。

  

  排着长队的人群也发出了一阵小小的议论声。Bealish家族在十星郡很低调(因为被打压),十星的本地人也只有极少数见过家主Kero•Bealish而已,今天之前他们甚至都没听说过有Dewitt这号人。

  

  “没有?很好。”Aylott扫视一圈,没人敢和他对视,真奇怪,明明这个青年表现得礼貌而圆滑,但每个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会觉得莫名胆寒,“既然你们都不知道大人长什么样子,那核实就没有意义。就算有个假的站在你们面前,你们谁又能分辨的出来?”

  

  “所以,”Aylott拍拍守卫小哥的肩膀,“在场面变得血腥之前,还是让我们走好了。”

  

  “……请。”

  

  “Dewitt•Bealish”毫不犹豫的略过一众城防军向城门内走去。

  

  在他经过Aylott身边时,他寒声道:“你觉不觉得他们很烦?”

  

  “没有啊~”Redeyes咧嘴一笑,“不过这都走了一天了,我晚上想加餐。”

  

——————

  

  Redeyes的食物就是血哦,吃其他的东西对他来说没有意义(而且不好消化)

  

  虽然我觉得你们知道,但还是写出来比较好(ー̀εー́)

二幼的二傻兔
背景偷懒自己截图的 是自家永夜...

背景偷懒自己截图的

是自家永夜的故事线

右边那个 不说了 没人设(ntm

我只是想看貌美Ricci

背景偷懒自己截图的

是自家永夜的故事线

右边那个 不说了 没人设(ntm

我只是想看貌美Ricci

渴望阳光的永夜

无题

新人,请多关照


这里事先说明一下,本喵是一个十足的新人,不管是写文还是游戏。

ooc预警 

本文微cp是3h但没他们互动的章节本喵只会打上

“minecraft同人”的标签

其他看心情

我写的文是按照《烦人的村民》剧情线来写的,有自创人物

此文纯属瞎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无存档,学生,不定时更新

可以的话


见下文:


死亡有时其实是一种解脱,永生才是一种跨跃千年的折磨...


新人,请多关照


这里事先说明一下,本喵是一个十足的新人,不管是写文还是游戏。

ooc预警 

本文微cp是3h但没他们互动的章节本喵只会打上

“minecraft同人”的标签

其他看心情

我写的文是按照《烦人的村民》剧情线来写的,有自创人物

此文纯属瞎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无存档,学生,不定时更新

可以的话




见下文:


死亡有时其实是一种解脱,永生才是一种跨跃千年的折磨

                                               ——题记


Steve骑着羊向远放驰去,在这个游戏的世界里天总是黑的很快,Steve这才发现自己的装备一件也没带除了那把斧子。


在Steve懊悔自己为什么刚刚不多拾取一点道具后就开始了自己的撸树行动


然后在某棵树下封闭四周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周围好象有什么动静,是怪物还是村民亦或玩家?Steve屏住呼吸仔佃倾听着动静


不远外的说话声传来


“喂,明明都是玩家为什么不答应格雷夫的邀请和他们同仇敌忾一起对付村民国王。”


一个轻挑的声音传入Steve的耳朵


“你是傻吗,先不论那个格雷夫是一个看重权力极度自负又敏感的人,就光那个大胡子收不住的野心和那不知名的黑暗力量就不应该答应”


这个声音冷清总给人一种疏离之感


“可现在这个世界越来越动荡不安了,尽快找一个阵营对谁而言都是有利的,你不也这么想吗?”


声音离Steve越来越近,Steve开始莫名紧张起来。他们究竟是敌是友。若是朋友的话,还好说可若是敌人的话……


在Steve抖胡思乱想下他们已经走到Steve的火柴盒前。


“哟,看来这有个小虫子啊。”


话音刚落。Steve的火柴盒就被此人劈开,刚好两格。躲过一次攻击的Steve借助着火把看清了两人的样子。劈开火柴盒的那位红发白衣,旁边的那一位白发黑衣。虽然没有多余的动作可他们给Steve的感觉是很强。特别是那个红发的。


“玩家?”


两人愣了一下,他们也许并没有想到会在此遇见别的玩家。


“你好,我是疾,他是璘,刚刚真是抱歉,我们还以为是怪物或是村民在哪里”


白发玩家疾最先反应过来像Steve介绍自己和同伴。并同伴的无礼向Steve道歉礼貌的恰到好处让人挑不出瑕疵。


“没事,反正也没有受伤,我叫Steve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就是Steve!”


疾的情绪有了一丝变化。虽然很短,但还是被璘和Steve捕捉


“疾你认识他?”


“不认识。”


“那疾我们接下来去那里?我想加入格雷夫的团队,游戏越来越动荡了,我们也该寻找自己的阵营了,玩家、怪物和村民之间必有一战。你呢,要陪我一起吗?”


璘无视了在一旁的Steve眼神看向远方


“不了,虽然我很弱,但生存的实力还是有的。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但你知道我讨厌被束缚。我们就在此分别吧。”


疾背对璘声音有些落寞。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不一定能走到最后,星光打在他们身上。为这次的离别添加了一层浪漫。不知下次再见,又是何时。


“Steve,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可以和你一起去冒险吗?”


“当然可以了,不过你看见我的羊了吗?”


“羊?不会是刚刚被璘秒杀的那个吧这附近好像也没有其他羊了。”


“啊!算了。我们用走的吧。”


“好吧”


就这样Steve和疾怀揣着各自不同的目的踏上了旅途。

Leizeb
是自己脑嗨的产物,自家四靓仔(...

是自己脑嗨的产物,自家四靓仔(?的设

其实已经脑补出一个故事了,可能未来的某一天会画出来吧不会凭我这个鸽力...

是自己脑嗨的产物,自家四靓仔(?的设

其实已经脑补出一个故事了,可能未来的某一天会画出来吧不会凭我这个鸽力...

给时光镀金
故意换了个画风画,状态不行还闭...

故意换了个画风画,状态不行还闭关所以就随便画画吧。我高兴就好。(所以什么时候更新芥末线啊啊啊啊啊bsjbsibsuosbibwhsnsinsksjs)

故意换了个画风画,状态不行还闭关所以就随便画画吧。我高兴就好。(所以什么时候更新芥末线啊啊啊啊啊bsjbsibsuosbibwhsnsinsksjs)

给时光镀金
上次更新芥末线是2019.1....

上次更新芥末线是2019.1.18.

随便画着玩的,并且要专门发给作者。

上次更新芥末线是2019.1.18.

随便画着玩的,并且要专门发给作者。

搬运工(๑•̀ㅂ•́)و✧

孤独症 Chapter 4

  Herobrine确认了一下帽檐的位置,然后才开始打量眼前的建筑物。

  

  这怕是十星郡为数不多的能称得上讲究的地方了,与其他朴素为主的村舍不同,眼前这间酒吧明显采用了冕之郡特有的奢华复古风格,雕梁画栋谈不上,精致典雅却是当之无愧。

  

  “你这是打算出发前再浪一宿?”Herobrine能透过低矮的栏门看见里面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一看就知道不止提供酒水服务。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

  

  “明显就是啊。”

  

  “呵,少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说话间Redeyes已经推门进去了。

  

  “emmm……”

  

  里面的空间...

  Herobrine确认了一下帽檐的位置,然后才开始打量眼前的建筑物。

  

  这怕是十星郡为数不多的能称得上讲究的地方了,与其他朴素为主的村舍不同,眼前这间酒吧明显采用了冕之郡特有的奢华复古风格,雕梁画栋谈不上,精致典雅却是当之无愧。

  

  “你这是打算出发前再浪一宿?”Herobrine能透过低矮的栏门看见里面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一看就知道不止提供酒水服务。

  

  “怎么可能,我是那种人吗?”

  

  “明显就是啊。”

  

  “呵,少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说话间Redeyes已经推门进去了。

  

  “emmm……”

  

  里面的空间比外面看上去还要开阔一点。Redeyes一进去就熟门熟路在迎上来的姑娘腰上摸了一把,要不是Herobrine能看见那姑娘在悄悄给Redeyes递纸条,他可能已经把Redeyes揪出去了。

  

  Redeyes隐秘的瞥了眼纸条的内容,招手示意Herobrine跟上,二人绕过人群径直走向了吧台边的座位。

  

  “Aylott,有何贵干?”一个身着西装的高挑青年问道,他黑衣黑发,长着一副典型的外乡人面孔……和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在这家有些惹眼的酒吧开张之初,老板——也就是那位青年的身份便屡遭怀疑。

  

  尽管亡灵退入地底数百年,甚至于他们的存在都被大多数人当成了真假待考的传说。但在十星郡这个矿产丰富的地区,确实不乏有矿工在地底深处遭遇亡灵袭击的案例。

  

  末影人,紫色眼瞳,不畏阳光,不能对视。尽管数量极少,但作为亡灵的一份子,同样在十星郡广为人知。

  

  曾不止一个人对老板Lance的身份表示质疑,直到Lance摘下手套,当着众人的面在清水中清洗酒具,并大胆的回应人们的视线时,人们才渐渐接受了他所谓的异乡人身份。

  

  “The King in the Shadow City,”他先说了暗号,然后接着道,“通行证,地图,末地传送门。”

  

  酒吧里人不多,但Redeyes的声音依旧压得很低。他抬手将几枚面值颇大的金币轻轻搁在了桌上,Lance四下一扫,确认没人注意后,他一手盖住金币,从吧台的边缘滑进了他另一只手里。

  

  Lance借着吧台的遮挡写了张纸条,递给旁边的一个女孩,然后他把两个杯子放进水池,让水声掩饰接下的交谈:“我不认为你现在出远门是个好主意,根据可靠的消息,一个月后,十星、枫叶、白沙还有双鹰等等几个郡的反抗军会联合起义。”

  

  他抬头四下打量,再次确认没有人注意这里:“目前我只能感觉到两个传送门,无论你选那个,都会经过双鹰郡,那里已经很乱了,代治者的军队对进出人员的排查极其严格。”

  

  “我对你这里的造假水平有信心。”

  

  “废话我也有信心,但无论证件有没有问题他们都不一定会让你们通行,而且这位……”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Herobrine,“好吧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这位遮遮掩掩的客人,你们被排查的时候肯定会被核对通缉令,你最好没有被通缉,也最好没有什么让人过目难忘的面部特征。”

  

  遗憾的是,他有。

  

  Redeyes改变自己的瞳色是一种能量的高阶运用,然而Herobrine现在没有这个条件。他也不能让Redeyes帮他,因为那意味着毫无遮拦的让外来能量入侵,Herobrine可能会死。

  

  Redeyes指尖敲了敲桌面,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他的通行证……写Dewitt,Dewitt•Bealish。”

  

  “……你是认真的?好吧,是的,Dewitt失踪了,我就该猜到是你干的!”Lance语气中的惊讶大过反对,他再次俯身写了张纸条,塞给另一个女孩。

  

  “是我干的,我有信心尸体不会被发现。”

  

  Lance端给他们两杯酒,然后三人陷入了沉默。

  

   尽管力量丧失,但Herobrine的神袛体质并不受此影响。他的记忆力和信息处理能力依然绝佳,所以即使Redeyes和Lance遮遮掩掩,也并不影响他的理解。

  

  根据来的路上Redeyes给他灌输的信息,由于十星郡的地界过于广阔,治理这里的使者家族总共有四个——Bealish家族,Defoe家族,Dickens家族,Byron家族。

  

  其中,Bealish家是近十年才被授予使者头衔的新兴家族,族人不超过一百,势力最为弱小,另外三位巨头一直不遗余力的打压着Bealish家族的发展,以至于其唯一的合法继承人Dewitt Bealish失踪了近五天,另外三个家族也没有一丁点儿大开方便之门,在自己的领地内帮忙找找的意思。


  Redeyes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告诉过他,Dewitt是他杀的,原因……是那小子试图调戏在镇上采购的Viersha。

  

  要说Redeyes和Goldeneyes没什么,反正Herobrine是不信的。

  

  他盯着酒杯发呆,直到一张硬质的纸片和束成一捆的地图被拍到了他面前。

  

  “那么走吧Dewitt。”Redeyes起身,似乎是顺手为之的拨弄了一下Herobrine垂到耳边的碎发。

  

  Herobrine想拍开Redeyes的手,但对方以更快的速度缩了回去。

  

  他冷哼一声,把写着Dewitt的通行证拾起来,在离开的前一秒,他回头看了一眼假装无视他们的Lance,轻声道:“你的血统比你想象的要纯正。”

  

  “什么?”Lance猛然抬头。

  

  但面前已经空无一人,只剩轻轻翕动的门扉。

埃零先生
占tag致歉! #群宣# 一个...

占tag致歉!


#群宣#

一个mc地狱only群,还是初生的新鲜群,搞地狱搞地狱生物乃至搞地狱生物的亲戚(?)都欢迎来玩!

你产粮,我产粮,地狱明天就着火!(???)

群内有磕boss组的玩家请注意避雷乐!当然磕任何地狱相关的什么的都可以来玩!!这里可是地狱啊,要的就是混邪啊(???)

总之请一起来玩!

为无法扫二维码的朋友提供群号↓

554644125

占tag致歉!


#群宣#

一个mc地狱only群,还是初生的新鲜群,搞地狱搞地狱生物乃至搞地狱生物的亲戚(?)都欢迎来玩!

你产粮,我产粮,地狱明天就着火!(???)

群内有磕boss组的玩家请注意避雷乐!当然磕任何地狱相关的什么的都可以来玩!!这里可是地狱啊,要的就是混邪啊(???)

总之请一起来玩!

为无法扫二维码的朋友提供群号↓

554644125

二幼的二傻兔

给巫妖朗德尔和暮恶凌落画的新衣服

是我自己的,不要抄不要借鉴不要拿去穿谢谢爱你们哦(也没人要)

P1其实是au里的牧师套,,但我觉得给原设穿也没问题

以及落落大斗篷那件好像贵妇哦(no

给巫妖朗德尔和暮恶凌落画的新衣服

是我自己的,不要抄不要借鉴不要拿去穿谢谢爱你们哦(也没人要)

P1其实是au里的牧师套,,但我觉得给原设穿也没问题

以及落落大斗篷那件好像贵妇哦(no

二幼的二傻兔

@INON 画的我家巫妖朗哥,是她画的!!!

原图在她主页也有发啦 还有另一张美丽朗哥,我就不放了,大家快去看她主页(︶.̮︶✽)

黑白线稿是我勾的,我爱死inon画风,太美了没忍住勾了(。。。。)

感想就是,现在流的眼泪就是当初给妖哥长发设定时脑子里进的水。

@INON 画的我家巫妖朗哥,是她画的!!!

原图在她主页也有发啦 还有另一张美丽朗哥,我就不放了,大家快去看她主页(︶.̮︶✽)

黑白线稿是我勾的,我爱死inon画风,太美了没忍住勾了(。。。。)

感想就是,现在流的眼泪就是当初给妖哥长发设定时脑子里进的水。

搬运工(๑•̀ㅂ•́)و✧

孤独症 番外•Aylott for money(下)

一开始只是想提前引入Lance这个人物而已,结果一不小心就写了五千多字的番外ヽ(  ̄д ̄;)ノ

反正我写得挺开心的……

  

——————

 

  当天晚上,Aylott“身心俱疲”的拿着一堆“赃物”刚一踏进家门就被弟弟妹妹团团围了起来。

  

  “干……干嘛?”Redeyes茫然的看向了Goldeneyes。

  

  Goldeneyes一摊手,表示你干的破事暴露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Redeyes一开始就没打算刻意隐瞒,不然他不会乱扔走私品,也不会每天换完全不同款的衣服。

  

  “你们都知道了?”他试探着问道。

  

  Steve和...

一开始只是想提前引入Lance这个人物而已,结果一不小心就写了五千多字的番外ヽ(  ̄д ̄;)ノ

反正我写得挺开心的……

  

——————

 

  当天晚上,Aylott“身心俱疲”的拿着一堆“赃物”刚一踏进家门就被弟弟妹妹团团围了起来。

  

  “干……干嘛?”Redeyes茫然的看向了Goldeneyes。

  

  Goldeneyes一摊手,表示你干的破事暴露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Redeyes一开始就没打算刻意隐瞒,不然他不会乱扔走私品,也不会每天换完全不同款的衣服。

  

  “你们都知道了?”他试探着问道。

  

  Steve和Alex满脸沉重的点了点头,Alex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哭过。

  

  “呃……”Redeyes没想到她会这么大反应,毕竟他这个德行违法乱纪是早晚的事,他们所以为的城内走私又不是什么重罪,巡查官都懒得抓的,“你们怎么了?”

  

  “对不起,哥。”Alex带着哭腔给他道歉,然后深深的鞠了一躬。

  

  Redeyes给她吓了一跳,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卧//槽这丫头居然会叫我哥?!”

  

  Alex一边梨花带雨的哭着一边给Aylott解释自己其实是开玩笑的。Steve则站在旁边忧心忡忡的盯着Aylott的脸观察他的表情。

  

  结果想象中的愤怒和谴责并没有到来,Aylott的表情先是有点惊讶,然后是“原来如此”,然后是更深的疑惑。

  

  就为这你哭个屁你哭,你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吗?

  

  Redeyes等她磕磕绊绊的说完,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你们……能不能先让我进去。”

  

  他们这才发现Aylott被堵在门口站了半天了。

  

  Steve和Alex满脸忐忑的侧身让Aylott进屋,目送他扯了张椅子坐下,然后静待他的答复。

  

  “别紧张,我并不在意。”Aylott招招手示意他们靠近,“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们在介意什么,这并不是什么大事,顶多算是让我加了几天班而已。”

  

  “可是……”Steve和Alex满脸内疚的看着他,“你这几天做的……我是说,你不必牺牲道这个地步。”

  

  “一切为了家人嘛。”Redeyes现在都没搞懂他俩到底在纠结什么,自己又算是牺牲了什么,所以他只是很随意的敷衍了一下。

  

  Alex和Steve被感动得无以复加,在厚实的亲情滤镜下,Redeyes脸上无精打采的表情似乎都变得温柔了。

  

  “反正你以后不要再做那种事了。”Alex认真的说,“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我们都可以一起解决,至少别用那种……极端的手段了。”Steve在一旁疯狂点头。

  

  这手段哪里极端?我一没卖身二没杀人怎么就极端了?!Redeyes郁闷的想,看向了Goldeneyes。

  

  Goldeneyes回了他一个同样茫然的表情。

  

  “你们说得对,”Aylott礼貌性的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话锋一转,“不过这次的事情我还是要先做完,否则很影响我的信誉。”

  

  毕竟这事儿是Lance介绍的,他不能半路撂挑子,况且除了无聊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麻烦的。

  

  Alex满脸惊恐——你要这种信誉干什么?打算成为连环杀人犯的楷模吗?!

    

  Steve满脸震惊——你要这种信誉干什么?打算成为男妓行业的标杆吗?!

  

  Redeyes被他们凶恶(错觉)的目光瞪得莫名其妙,他站起来拍拍他们的肩膀:“时间不早了,快去睡觉吧。”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后来几天Redeyes还真就像他说道那样,继续每天早出晚归,到月底才恢复以前的懒散作息。

  

  Aylott躺在屋顶上拿着宗教读物打发时间,Viersha坐在院子里拿着账单核对最近的开支,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仿佛那场闹剧从未发生。

  

  除了……

  

  Steve和Alex坐在餐厅里,对着Aylott带回来的巨款陷入了沉思。

  

——————

  

  后来整整半年时间Alex和Steve都神经兮兮的,满街找Aylott的通缉令,一个担心有巡查官把她哥绳之以法,一个担心有贵族富婆把他哥抓去当男宠。

  

  Aylott被弟弟妹妹勒令三个月不准出门。

  

  Redeyes:(´゚ω゚`)???

  

——————

  

顺便一提,番外的故事发生在正文开始的两年前,现在Alex18岁,Steve22岁,嗯,是的,他们至今不知道真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