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iraculous ladybug

44万浏览    4604参与
您的好友爱丽丝已上线
今日份吃谷之煤炉吃完了来挖煤姬...

今日份吃谷之煤炉吃完了来挖煤姬吃

今日份吃谷之煤炉吃完了来挖煤姬吃

没人提醒你要小心

之前磕上头乱摸了点……发觉不会细化了就发发

之前磕上头乱摸了点……发觉不会细化了就发发

小仁

一个瓢猫小脑洞(如果可以会写)

(本人新手勿喷)就是一种观影体,主要人物就是成年组的瓢猫几人,和现在高中时期的瓢猫几人,以为时空错乱而聚集在一起看飘姐黑历史瓢猫,从而让瓢猫掉马,人物的话会单出一个文(成人组都是私设,会有ooc的可能)

(本人新手勿喷)就是一种观影体,主要人物就是成年组的瓢猫几人,和现在高中时期的瓢猫几人,以为时空错乱而聚集在一起看飘姐黑历史瓢猫,从而让瓢猫掉马,人物的话会单出一个文(成人组都是私设,会有ooc的可能)

七寻_懒癌晚期
我终于还是下手了 是一个崭新的...

我终于还是下手了

是一个崭新的猫右群!猫右/猫水仙only,兄弟们一起来玩一起日猫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群号指路→251330568

我终于还是下手了

是一个崭新的猫右群!猫右/猫水仙only,兄弟们一起来玩一起日猫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群号指路→251330568

落桐子LTZ

『miraculous ladybug』/《lose》

Mlb同人文·极度ooc

有关chat blanc

小短篇。。。

是白猫的脑洞结尾,和S3E23集的时间段一样

————————————————————


“好,chat noir我答应你,把瓢虫耳环给你”

chat blanc听言,收回巨大的白色毁灭光球,笑了,弹了下自己雪白的铃铛

“my lady,我不再是chat noir了,我是chat blanc”

ladybug慢慢靠近他,拉住他的双手

chat blanc突然警觉了起来,预感ladybug会抢走他的黑化蝶藏身...

Mlb同人文·极度ooc

有关chat blanc

小短篇。。。

是白猫的脑洞结尾,和S3E23集的时间段一样

————————————————————







“好,chat noir我答应你,把瓢虫耳环给你”

chat blanc听言,收回巨大的白色毁灭光球,笑了,弹了下自己雪白的铃铛

“my lady,我不再是chat noir了,我是chat blanc”

ladybug慢慢靠近他,拉住他的双手

chat blanc突然警觉了起来,预感ladybug会抢走他的黑化蝶藏身物件——铃铛

说时迟那时快,ladybug正要抢走他的铃铛,被chat blanc一把抓住双手

“mylady,你这样我还真是痛心呢喵~”

ladybug努力挣扎着,可猫咪的力气却大得出奇

“你放开我!!”

看见昔日的同伴,此时被牢牢的困住,chat blanc用一只手使出“cataclysm”将ladybug的魔力悠悠球化为了一堆粉,ladybug瞳孔放大“No———”

“对不起喵milady,可是,我怕你再欺骗我呢~”

完了

一切都完了

ladybug无助地想,瓢虫的魔力悠悠球已经被毁坏,她再也无法使用瓢虫力量恢复所有的一切,更别提把黑化蝶净化了。

她停止了挣扎,chat blanc好奇的看着她,松开手。女孩的眼眶中盛满了泪水,猫咪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milady不要伤心啦”


……

“你什么意思,难道不是因为你,才,才……”ladybug突然吼了出来

chat blanc冷眼望着她,眼底满是愤怒与失望,ladybug因为他的注视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缓缓走向她,ladybug害怕极了,要知道他杀死她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她不禁坐在了地上,将头缩在双手中,她不应该吼他的,chat是她的同伴,她的朋友


“对不起,是我的错”女孩抬头,chat blanc温柔的看着她,抚顺她的发丝。有那么一瞬间,ladybug以为自己看见了adrien

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拯救你的』ladybug眼中噙着泪,心里想着

她猛然想起,瓢虫与黑猫的力量相结合,可以实现愿望,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她应该这么做吗

『不管了,先拿着黑猫的戒指再说.』ladybug站了起来,chat blanc忙说“mylady你怎么样啦”

“没事,kitty,我没事了,刚刚那么对你真是对不起”ladybug摘下耳环变成marinette,tikki也飞了出来,一脸担忧的看着两人

“哇哦mylady~现在我们来许愿吧~”话毕,adrien已经站在面前,mari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了

金发模特还是平常俊俏的样子,但双眼变成了晶蓝的

“你…你是adrien??”

“是的milady”adrien冲她挤了挤眼

marinette差点就晕倒了,但她依然明白,这是虚假的

于是她趁adrien不注意,抢走了戒指,和耳环一起握在手中

“我想,许一个愿望”

一瞬间,adrien向她追来的动作停止了

[你好~这边是miraculous的愿望精灵~]一道声音传来

[你要许什么愿望~]

[我想,让巴黎全部恢复原状,以及…让chat noir变回来。]marinette吞了下口水,坚定的说道

[wow,这个愿望,代价不低哟~可是要两条命来换]那道声音幽幽的

marinette当场顿住

她知道她的责任重大,也知道这个愿望的沉重,牺牲自己,她已经准备好了;可她没曾想,要用两条生命去换

[你说,要两,两条命?]marinette仍不死心,又追问

[是的呢,要不,就你和那只猫一起……]

[不行!这不是他的错!他不能死,不能…]marinette突然失声叫出来,双腿似无力了一般,整个瘦弱的身子都瘫软在地上,双手掩面,呜咽着抽泣起来

她只是一个少女啊

为什么要让她承担所有的事情

她受不了了



但她更不想让自己的伙伴,自己爱的人,自己最亲密的人,和自己的家因此破灭希望

她不仅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她是ladybug啊




少顷,marinette站起来,[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只要不搭上其他人的生命,我都能承担!]

[咳咳咳,办法倒是有滴~]那个声音好似没有看到刚才marinette的失态,仍旧轻快的说。

[什么?]marinette两眼放出异样的光彩

[用你一个人的命和关于ladybug的所有记忆来换~]

[那,那…所有的人都不会记得我了吗]marinette问

[是的哟~你确定交换吗]

marinette蹲下来,望着adrien,像是做了一个决心

“tikki,我对不起你们,请你们原谅我!”tikki轻轻吻了下mari的手指“我们尊重你的决定 再见了,很开心与你相遇”

『我确定。』一滴泪珠滑落,没人注意














莫名其妙地,大师丢失的蝴蝶和孔雀奇幻能量都回来了,他正看着它们发楞.

adrien醒来——是被温柔的母亲叫醒的“adrien,该上学了”“好的母亲,我来了”

这样的生活,挺好的,一家三口人总是温馨和睦,父亲是厉害的设计师.母亲是著名的演员

可是,

adrien总感觉心里莫名的失落

在学校,adrien一直一个人学习,虽然有朋友nino和alya,但他们可是情侣诶,adrien叹气扶额

“嘿,adrien,什么时候也带个女孩给咱俩瞧瞧~”alya又打趣道。“唉——别提了”adrien收起书本“该去上课了!”“诶伙计,一会可是体育课”

adrien没有理会他们,径直向体育馆走去。

他从来都没有喜欢的女孩,或者说,对她们一直都很抵触

傍晚的夕阳?还真是美啊——上完课,adrien走到一处面对落日的地方,坐了下来,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小小猫咪坐在屋顶——”


他,他在吟唱什么!?adrien不禁惊了惊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会这首小曲?

可是,忘词了…是什么呢…

“…没有他的女孩陪在身旁”adrien心一紧,想起了后半段,但心同时也痛苦起来

他想起来了!

自己是只黑猫,他是chat noir.他的戒指已然消失,adrien想起了plagg,他的精灵朋友,想起了没有母亲的孤独和父亲的冷酷,想起了与lady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adrien举起手,他很想痛哭一场,他心爱的女孩不知在何处,他该怎么办







“Master!”adrien的贸然闯入,吓了大师一跳“你好,孩子,你来这儿做什么?”“我来找您啊,大师,ladybug呢?”“ladybug?是一个人吗?不好意思啊,我不认识”大师慈祥的看着adrien“不可能啊——”adrien急得快哭了“我是chat noir,ladybug是和我一样的超级英雄啊!您都不认识了吗?”

“呃,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什么超级英雄”

“————对不起,打扰您了”adrien冲了出去


大师打开奇幻能量盒,精灵wayzz飞了出来[master,现在这情况,您看…][没事的…][那…tikki和plagg就这样消失了吗…][这情况虽然还是第一次,但它们以不同的方式永存了][什么意思?][tikki创造出了新的未来和巴黎,恢复了chat noir,而plagg毁灭了ladybug和关于她的一切][哦…不,那么,marinette和它们都不会再回来…了][是的]master失落地叹了口气[这…也算了结吧]

[那,adrien他为什么还记得呢。][大概是他…太爱ladybug了][唉……有情人终不成眷属啊]Dusu探出头来,长叹一声道[那,您为什么不……告诉他呢][现在告诉他,还有什么用呢,只会更添他的伤感之情,不如让他自己醒悟]master喝了口茶





“哈……”adrien喉间哽咽着,眼泪直打转,就是倔强的不淌下来.令他只能用嘴来呼吸

这是他狂奔之后的结果——抵达埃菲尔铁塔。

adrien用尽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塔顶,坐在边缘处

“小小猫咪坐在屋顶,再也…没有他的lady在身旁”

泪珠不停地流下来,但adrien没有气力去擦拭。

想起那天傍晚,夕阳落山,女孩坐在他身旁,自己向她吐露心声,温柔的女孩摸着自己的手

“kitty,我永远不会抛弃你的。”




骗人。

莎乐美
就、就是突然觉得你弹琴的样子很...

就、就是突然觉得你弹琴的样子很帅…

就、就是突然觉得你弹琴的样子很帅…

𝕴𝕹𝕶𝕺_𝕴𝖇𝖚𝖐𝖎

茶绘仔

都是旧设瓢 初代的Marietta和东映的Bridgette

不愿再画Felix。。。

茶绘仔

都是旧设瓢 初代的Marietta和东映的Bridgette

不愿再画Felix。。。

银川桜雪
对瓢猫是真爱友友们 「os:以...

对瓢猫是真爱友友们

「os:以前数据清过0了,如果没清这数值估计更大」

对瓢猫是真爱友友们

「os:以前数据清过0了,如果没清这数值估计更大」

上邪skyone
之前的评论点图的瓢喂猫。 拖了...

之前的评论点图的瓢喂猫。

拖了好久果咩——————

设定是成年热恋中的喂食ing


调了一下手机滤镜画质变低了可恶

有照片参考(这张拖了太久找不到参考照片了qaq,下次找到了再加进来)

之前的评论点图的瓢喂猫。

拖了好久果咩——————

设定是成年热恋中的喂食ing




调了一下手机滤镜画质变低了可恶

有照片参考(这张拖了太久找不到参考照片了qaq,下次找到了再加进来)

Helen_lx

『瓢猫』New Year's Day

⚠️⚠️⚠️ooc/文笔渣

灵感来源于Taylor Swift的New Year's Day


明天就是新年了,但是现在玛丽娜要陪着父母一起在市长的酒店,也就是蔻依的家里做甜品。市长为了确保参加他的新年派对的客人能够吃到新鲜出炉的甜品,要求他们待在酒店里,直到新年第一天的凌晨。


“这不是杜培程吗?”熟悉的声音传到了玛丽娜的耳朵,她抬起头,却看到蔻依紧紧地挽着艾俊的手腕。


“你可不要想着你可以参加我们的新年派对,”蔻依用高傲的语气对她说,“你只是来帮你父母的忙,新年派对是只有受到邀请函的人才可以参加。”蔻依一边说一边把右手搭在了艾俊的肩上。...


⚠️⚠️⚠️ooc/文笔渣

灵感来源于Taylor Swift的New Year's Day


明天就是新年了,但是现在玛丽娜要陪着父母一起在市长的酒店,也就是蔻依的家里做甜品。市长为了确保参加他的新年派对的客人能够吃到新鲜出炉的甜品,要求他们待在酒店里,直到新年第一天的凌晨。


“这不是杜培程吗?”熟悉的声音传到了玛丽娜的耳朵,她抬起头,却看到蔻依紧紧地挽着艾俊的手腕。


“你可不要想着你可以参加我们的新年派对,”蔻依用高傲的语气对她说,“你只是来帮你父母的忙,新年派对是只有受到邀请函的人才可以参加。”蔻依一边说一边把右手搭在了艾俊的肩上。


艾俊甩开了蔻依的手,友好地向玛丽娜打了招呼。


“哎呀,”玛丽娜的爸爸突然喊了一声,“我居然忘记把最重要的材料拿了过来。”


“是忘记了什么呢?”玛丽娜好奇地问,“我现在回家拿。”


玛丽娜的爸爸压低声音告诉她,是那个秘密材料。


看着玛丽娜跑出厨房,蔻依不爽地摇摇头,“连最重要的材料都会忘记,真是无语。”她又拉住艾俊的手腕,傲慢地说:“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艾俊没有回答她,将蔻依的手推开后,也跑出了厨房。


他来到酒店的门口,看到玛丽娜已经拦下了一辆的士。


玛丽娜刚刚坐了下来,正准备把门关上时,艾俊忽然冲进了车里,“我和你一起去拿吧。”


“呃…………好……啊……”


玛丽娜紧张地把头扭到另一边,她的手握成了拳头。


艾俊松了一口气,事实上他并不是很想参加这个派对,他只是代表他的父亲来参加的,唯一认识的人只有蔻依,而蔻依像胶水一样待在他身边,总是拉着他去和一些陌生人聊天,这让他很烦躁。


和蔻依完全不一样,待在玛丽娜旁边令他很放松。


“玛……”他想问问玛丽娜关于功课的事,却发现她好像很紧张。


是什么让她这么紧张呢?艾俊仔细地思考着。


艾俊温柔地把手放在玛丽娜的拳头上,小声地告诉她:“不要担心,我有带钱。”


他在说什么……钱?……我……我什么时候说了钱……


玛丽娜的大脑里有无数个问号。


拿到材料后,他们回到了酒店。


玛丽娜继续和父母一起制作其他新的甜品,而艾俊……


因为艾俊偷偷地离开了派对的事情被他的父亲知道了,他的父亲很生气,他要求保镖立刻把艾俊带回家。


虽然艾俊不喜欢参加这个派对,但是他也不喜欢回家。


可他不能反抗父亲的命令。


在迎接新年的夜晚,艾俊一个人孤独地待在房间里,悲伤地弹着月光奏鸣曲。


此时,有人被黑化了。


外面的嘈杂声吸引了艾俊的注意力,看到了窗外奔跑中的坏人后,他立刻变身。


坏人移动的速度非常快,黑猫必须集中注意力追赶他。


他们来到了蔻依家的酒店。


坏人竟然抓住了玛丽娜。


“放开她!”黑猫愤怒地喊道,心里焦急地希望瓢虫少女可以快点过来。


玛丽娜很想变身,但是她绝对不可以在大家面前变成瓢虫少女。


怎么办呢?


她有办法了。


“小……黑猫!!”玛丽娜大声对他喊,“听我说!!!!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黑猫在玛丽娜的提示帮助下,用特殊能力摧毁了黑化蝶。


黑猫朝她笑了笑,“玛丽娜,你像瓢虫少女一样聪明勇敢。”


玛丽娜赶紧摆摆手,慌乱地解释:“没有啦,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瓢虫少女……她可比我厉害多了!”


黑猫离开了酒店,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解除了变身。


他给小精灵吃了奶酪后,又变回黑猫。

他还不想回家,新年就快要到了,他真的不想一个人待在那个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黑猫又回到了酒店,他来到了厨房。


“我可以和你一起迎接新年吗?”


玛丽娜把一盘马卡龙递给黑猫:“当然可以啊。”


她注意到了他忧伤的眼神,认真地告诉他:“你知道吗,如果有什么事让你感到难过,你可以和我倾诉的。”


黑猫觉得有一阵微风轻轻地撩起他的头发,是怎么回事,他忽然意识到他眼里的玛丽娜增添了一层星光闪闪的滤镜,是因为感动吗?还是心动?


他说不清他的感受,他只知道玛丽娜变得很特别。


他真的可以和她说吗?一直以来,他都认为玛丽娜是值得信任的朋友。他拿了一个马卡龙,低着头默默地吃着。


“我……” 黑猫鼓起勇气,“我觉得很孤独,我和我的父亲关系不是很好……”说着,他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玛丽娜抱住了黑猫,她为他感到难过。


“我会陪伴着你。”


哭泣缓解了他的悲伤。


“我觉得我好多了,”黑猫苦笑着说,“谢谢你,玛丽娜。”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新年到了。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七寻_懒癌晚期

关于Chat Noir穿越那些事(上)

*私设22猫。

*时间线在mari成为守护者之后。

*摸鱼脑洞爽文,分了个上下篇。

*猫猫那些事系列的第三篇。再写多点可能也要单独开合集了。

*喜欢看各种各样的评论!评论摩多摩多哦捏该!!

————————————————————

    整件事发生地很突然。

    Chat Noir抬起手臂挡在面前,爆炸烟尘完全将视线遮挡住,没几秒又被战斗造成的飓风割裂开。

    再次看清周围环境已经是几秒后的事,Ladybug就站在不远处望向这边。黑猫愉悦地...

*私设22猫。

*时间线在mari成为守护者之后。

*摸鱼脑洞爽文,分了个上下篇。

*猫猫那些事系列的第三篇。再写多点可能也要单独开合集了。

*喜欢看各种各样的评论!评论摩多摩多哦捏该!!

————————————————————

    整件事发生地很突然。

    Chat Noir抬起手臂挡在面前,爆炸烟尘完全将视线遮挡住,没几秒又被战斗造成的飓风割裂开。

    再次看清周围环境已经是几秒后的事,Ladybug就站在不远处望向这边。黑猫愉悦地挥挥手表示自己还在,结果对方半点反应都没有。

    “……?”黑猫顺着瓢虫的视线往后看去,他看见了难以置信的画面。

    爆炸中凭空出现了另一个Chat Noir,并且看上去比自己高大很多。与此同时对方应该也发现了自己,同样露出诧异的表情。

    “Chat Noir!这是怎么回事?”

    “嗯?”两个黑猫同时回应。

    然后是一阵沉默。

    复数的黑猫对视,朝对方眨眼,挥挥手,扮个鬼脸;频率几乎一模一样,就像面镜子。

    比较大的那只首先做出了不同反应。先是比划了一下俩人的身高差,随即眼里添了高光。

    “哇哦,差这么多!”

    “嘿!!大家伙,你这么说我可不高兴!”比较小的那只明显有被刺激到,腰带尾巴一整个竖立起来,看上去就像炸毛。

    比起这个,之前的黑化者呢?瓢虫眯起眼睛仔细观察,似乎从爆炸起就消失不见了。

    ——与之相反,就像是用黑化者作为代价一样,换来了这家伙。同样是黑猫,却比现在的Chat Noir还要大一号。

    “顺带一问,现在是几几年?”大一号的黑猫突兀打断了瓢虫的思绪。

    瓢虫十分普通地报出了年号。却没想到对方听完后拳头敲掌心恍然大悟。

    “…所以我会见到小号的my Lady和我自己,因为这里是八年前的巴黎!”

    “慢着,八年前?”

    …所以,如果自己的推测属实,眼前的Chat Noir来自八年后,换算一下就是……已经22岁了?

    Ladybug重新打量这位不速之客。看得出来,男孩进入生长期后开始飞速拔高。可明明比原本的黑猫高了有一个半头,光看脸却感觉撑死只有17;这也是她之前没能立马看出差别的一大原因。

    不止这些,身材线条也发育地很好。肌肉明显比现在更加紧实,但没有到过分的程度。整体还是脱衣有肌肉的小偶像体型,体态也比现在更加从容优雅。看上去就像……走青春路线的专业模特一样。

    …并且仔细看的话,有种独属于二十岁出头这个年龄段的微妙成熟气质。让人感到很安心。

    “嗨,嗨?听得见我说话吗,喵-?……呃,受宠若惊?我知道我很帅,但说实话被一直盯着看的话就算是我也会有点难为情…”

    “!啊,抱歉。”瓢虫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在发呆。

    大猫沉浸式自我感动的模样与记忆中的小猫如出一辙。果然无论变成什么样,本性还是改不了。

    “my Lady——!!”

    被无视很久,危机感直线上升的小猫疯狂挥舞双臂,试图把瓢虫的注意力拉回来。

    大猫站在一旁,抱臂看着小瓢虫和小猫的相处场景,狠狠被可爱到满脸痴情。

    “所以你是怎么过来的,又该怎么回去?Bunnyx会来接你吗?”突然想起什么,安抚好小猫后瓢虫扭头看着他。

    “很遗憾,Bunnyx在她的兔子洞忙其他事。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忙的,总之,既然到现在都没看见她,我猜她连顺带过来拉我一把的时间都腾不出。”大猫无奈摊手,“所以在她想起还有我这只猫之前,我得一直待在这。”

    “但是我可不想做流浪猫,所以——……拜托你啦。接下来请多关照,八年前的小不点-!”

    …明明对方笑容很灿烂,可小猫总觉得自己被威胁了。

    是因为他抢走了自己的Lady,所以无论什么举动都有敌意滤镜吗?不过抛开这点有一说一,自己对『八年后』这个概念本身还是充满了遐想。上次Bunnyx嘴很严,什么都没告诉;但这次要面对的是自己,没准能从他口中问出些什么。

    比如说自己和Ladybug有没有在一起之类的。

————————————————————

    “——嗯。绝赞单身中。”

    “……。”

    Adrien突然觉得还不如不问。

    男孩盘腿坐在床上,肉眼可见地萎靡。

    大号的黑猫噗嗤一笑,凑近伸手揉乱对方头发。

    “这就信了?”

    “…我能不信吗?”Adrien抵着猫爪抬头看他。

    “当然可以?”

    男孩眼睛闪闪发亮,“也就是说,其实我和她已经……!”

    “也没有啦。”

    “搞什么啊!!!”

    这家伙简直比Bunnyx还棘手,活脱脱的谜语人。一想到八年后自己也会变成这样,Adrien不禁一阵恶寒。

    “好歹我也是清楚规则的大人。如果明确告诉你未来发生的事,整个时间线都会乱套。”黑猫说着跳下床,“不过在这种基础上,信不信的确是你的事,我管不着。”

    男孩眼睁睁看着黑猫熟练从柜子里找出备用水杯,接了杯热牛奶,然后学着猫的样子小口嘬着。

    “…不直接喝吗?”

    “太烫了。猫咪可喝不得直窜白烟的牛奶。”

    合着自己以后还是个猫舌。

    一整个下午都在和这家伙上句不搭下句地闲聊,气氛十分微妙。Adrien仔细观察着黑猫的一举一动,试图从中分析些线索,去揣测自己在未来是个什么样的人。

    “对了,为什么你不变回来?”男孩感到不可思议。之前就有听闻成年人似乎能够将变身形态维持更久,并且做什么都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黑猫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抬头看向钟表。

    “还有两分钟。”

    …什么两分钟?Adrien本想继续问下去,可看黑猫满脸“等就知道了”的表情,硬是瘪着嘴把话咽了回去。

    时间在流逝,仅仅两分钟却因为刻意等待而变得漫长。一人一猫实在没事做,被迫干瞪眼;果不其然在指针越过十二点方向的那一刻,突兀响起了敲门声。

    “Adrien?”Gabriel敲开房间门,第一眼就看见坐在男孩电脑椅上喝牛奶的黑猫。怔了两秒,在差点断定自己儿子就是Chat Noir的前一刻终于发现了旁边的Adrien。

    “嗨,下午好,父……Agreste先生?”黑猫先人一步打起了招呼,“如您所见,有只黑猫恰好路过…所以顺便进来做个客。当然,是您的儿子邀请的,希望您不会介意-?”

    语毕眨眨眼睛,还顺带摆出乖乖央求的姿势。

    说漏嘴了,刚刚这家伙铁定说漏嘴了。Adrien已经放弃吐槽,接受了那人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设定,和黑猫一块朝父亲挥挥手。

    虽然黑猫盘腿坐着没办法断定,可总觉得他身形大了一圈。Gabriel眯起眼睛,Adrien一下子脊背僵直。

    自己父亲的洞察能力十分敏锐。万一出什么差错暴露了身份,先不说黑猫的为人是否能够被认可,自己的奇幻能量甚至可能被没收。并且不是被Ladybug没收,而是先人一步被父亲没收!

    …你都知道两分钟后父亲会敲门,那一定知道要怎么应付吧?快想想办法!!

    男孩疯狂朝黑猫使眼色,结果那家伙也只是十分机械地尬笑着挥手打招呼。

    ——合着他之前的游刃有余只是自信过剩吗??!

    “……请便。”

    在Adrien内心波澜的同时,Gabriel已经做出了回应。随后房间门咔哒一声合上,就像刚刚没事发生过。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哈?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连他的话语也丝毫听不出任何感情。

    “…看上去蒙混过关了?”事态暂时解决。莫名十分爽朗的黑猫推开电脑椅,站起来伸个懒腰。

    “……我不理解,为什么你看上去毫无顾虑?”Adrien反而很郁闷。根据他一下午的观察,八年后这家伙看上去无所不知,很厉害的样子;实际上80%都是他自己吹牛。

    并且,对方动作细节上散发着社交圈人物独有的习惯与气质,推测他依然在做模特;刚刚和父亲交谈也很自然的样子,没准在未来自己和父亲的隔阂能逐渐消除。

    但最奇妙的一点,Adrien看不出这家伙是否追到了挚爱,也无法推断他是否知道母亲的下落。未来的青年唯独对感情方面藏得很深,就像蒙了层灰,想看清却只能望见模糊一片。

    如果主动去问他,肯定又会像谜语人一样搪塞过去。想到这Adrien咂嘴,把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

    “他绝对想不到,我只是明说了来做客而已。至于客人会停留多久,谁知道?”

    得了吧,又是文字游戏。

    习惯了黑猫跳脱的逻辑,就能明白之前的两分钟之谜——时间是个环。那边的青年在八年前肯定也和现在一样被未来的自己整无语过,当然印象深刻。

    “那么,是时候了。”黑猫站起来,抬起右手。

    要解除变身了吗。Adrien喉结上下动了动,不禁坐直身子。

    “——Claws in。”

    荧绿色光带从地面一路往上,将黑猫完全包裹。很快光芒散去,独留下解除变身的青年伫立在原地。

    在看清对方的一瞬间,Adrien屏住了呼吸。

    ——精致。少年在脑海中搜寻了半天,除了精致,想不出任何其他形容词去贴切地描述青年的样貌。

    摘下面具的脸看上去更显年轻;或许是因为更加成熟的缘故,眼神有种微妙的温柔与沉着。宽松衣物将黑猫的肌肉轻松遮掩,看上去给人一种高瘦的错觉。如果放到乙女游戏中,恐怕会是在开局就无条件对你好的温柔前辈。实在没法让人和刚刚的谜语人黑猫联系到一块。

    临近傍晚的金黄色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房间,与青年的气质巧妙地融为一体,仿佛他才是太阳本身;阳光照射下空气中闪烁的灰尘弥漫在他周围,就像没人能靠近,无法打破的境界。

    ……好强。完全看呆的少年不禁咽口水,这就是成年人的气场吗。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青年熟练朝人行礼:

    “Adrien Agreste,今年22,姑且还在做模特,请多指教。”

————————————————————

    “快点Marinette,电影要开始了!”

    电话对面Alya一如往常催促着习以为常的冒失女孩。明明是周末,为什么她还是能因为各种奇怪理由迟到?

    Marinette嘴里还叼着可颂,正在人行道上狂奔。刚简单答应几句准备挂掉电话,转角就迎面和路人撞了个满怀。

    “——哇啊!!”

    “咦?!”

    一时半会没刹住车导致的巨大冲击力直接让女孩摔了个屁股墩。Marinette倒吸一口凉气,揉揉摔疼的地方,挣扎着准备站起来。

    ——紧接着,一只大号的手伸到自己面前。

    “我很抱歉…需要帮忙吗?”

    “谢谢……”女孩搭上对方的掌心,视线顺着手臂一路往上——

    ——Adrien?!

    不,不是Adrien。相对而言他太高了,也更加成熟。除此之外其他地方简直一模一样,就像是Adrien的放大版。

    Marinette盯得出神。等到将来Adrien长大后也会是这个样子吗?他太帅了…自己在将来可以和他结婚,幻想有三个孩子和仓鼠——

    “Marin…不是,Girl,你还好吗?”

    又差点说漏嘴的青年Adrien看着发呆的女孩。虽然习以为常,但还是不禁为她担忧起来。

    “我不太好……意思是你很好!不不不我没事,我也很好!撞到你很抱歉,呃……我该去电影院了!”Marinette回过神来迅速辩解,拔腿就溜。

    ……这段话自己以前是不是在哪听过?

    “——对了。”拐弯前一刻女孩猛地刹住车,“能不能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怔住。

    “就是……好奇问一问。如果不说也没关系,我先走了……”Marinette别过头毫无底气摸着侧颈,缩了缩肩膀准备离开。

    青年思考片刻,很快接话:

    “Agreste。”

    “嗯嗯,原来叫Agreste吗,很好听的名字!那么我先走……慢着,Agreste???!!”

    等到女孩反应过来抬头看他,青年已经不见了人影。

    无论怎么环顾四周都无法再找到他,茫茫人海中只有Marinette伫立在原地。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会有人去在意,仿佛刚才的插曲只是场梦。

————————————————————

    事实上青年回不去是有原因的。

    简单概括的话,因为与黑化者的争斗中出了点小意外,某个很糟糕的东西掉落在了八年前。而那个糟糕东西指的就是黑化蝶的附属品。

    如果不尽快找到并将其摧毁的话,黑化就无法解除,黑化者也无法找回理智。这对黑化者的精力消耗极大,将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

    话是这么说,但到头来只派自己一个人去解决这件事多少还是有些局促。没办法,谁叫瓢虫信赖的眼神这么让人痴迷呢?这种信赖可是自己的专利。毕竟她作为守护者不方便亲自离开,所以遇到彼岸重大事件的场合,还得黑猫自己出马。

    巧妙利用黑化者的对换异能,追溯着黑化物的踪迹,将黑猫送回了八年前。作为交换的代价,八年前某个人也被送到了未来,而这个被交换的可怜人似乎正是八年前小猫与小瓢虫本来要解决的另一个黑化者。

    自己的目的很简单。找到黑化物并摧毁,让这边的Ladybug净化蝴蝶,最后等着Bunnyx过来接他回去就好。千万千万千——万不能暴露身份——临走前Ladybug对他叮嘱再三,也不知道青年耳朵听起茧了没有。

    顺带一提,为了不让Shadow Moth察觉到异样,每次能且只能同时出现一个黑猫。为了协助青年的搜查任务,少年极度不情愿地隐退了一阵子,在事情解决之前把Chat Noir的工作全部交给青年担当;见不到瓢虫的日子就像煎熬。反倒是青年因为不用再作为Adrien去参与社交,彻底放飞了自我。

    “你是Chat Noir,你怎么变成成年人了?”

    “呃……没准因为我进入了生长期?永远别低估一个人的潜力!”

    这种理由谁信啊!!!蹲在一旁草丛后面观战的少年内心咆哮。自从把Chat Noir交给这家伙代理后自己彻底沦为了吐槽役,再练一阵子甚至能去日本讲漫才。

    而且要是之后青年回去了,自己在众人眼前岂不是身高缩水?

    青年很显然比少年更有长进,干起架来很有一套。挥着棍子三下五除二就找出黑化物抛过来,瓢虫站在原地完全看呆,甚至不需要使用Lucky Charm。

    “怎么样,如果做得好就奖励亲我一下?”以猫一样的蹲姿降落到瓢虫面前,黑猫说完抛了个wink明示,一瞬间不知为何瓢虫居然有些脸红。

    咔吧。少年听见了树枝被自己捏断的声音。

    “这个……”瓢虫略带为难。

    “喏,朝这儿亲。”黑猫得寸进尺,带着笑意侧过脸更加靠近人,“别介意Bugboo,还是说其实你想直接订婚……”

    “给我适可而止——!”

    咚。

    “喵-!!”

    黑猫被少年的书包砸了个爆栗,应声向后倒去。

null

    ……咦?

    从树丛后窜出来呵斥,扔完书包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少年愣了两秒,发现瓢虫在和自己对视。

    “…Adrien?”全场唯一不太明白情况的瓢虫露出了讶异不解的表情。

    遭了。

    “啊——不好意思!我是路过的,刚才树丛里有蛇,被吓到了,所以手滑了一下……就像这样!”

    少年胡乱比划着为自己开脱,完了还捡起书包梅开二度往黑猫额头上一敲。

    咚。

    “好痛!!”

    被狠狠教训的偷腥猫捂住脑袋蹲下,耷拉着耳朵满脸写着委屈。

    这次终于不学猫叫了,少年满意把书包挎回肩上。自以为浪漫的猫猫行为还是不要出格的好。

    “……路过?蛇?”瓢虫越听越玄乎,“那个,所以…你没事吗?”

    “嗯?当然没事。如你所见,什么事都没有。”少年一边搪塞,一只手拽住黑猫的尾巴强行拖走,“我有急事先走了,下次见My La……Ladybug!”

    俩人很快不见踪影,只剩下瓢虫站在原地。

    ……好奇怪。

    为什么公园的草丛会有蛇?为什么Adrien要把未来的Chat Noir拉走?最近几乎见不到原本时间线的小黑猫,还有之前遇到的疑似Adrien兄长的男性也没来得及和他问。

    眼前只有空荡荡的公园,就算瞪得再大也没人给她答案。

    只有Ladybug满脸茫然的世界达成了。

 

 

——TBC——

洛子玄

【蛾爹猫妈向】茧

发现没啥粮,自产一篇,特别我流。猫妈蛾爹的谜团太多了,有些细节是个人理解。

适合慢慢看,不要略读(可能)


他想过,艾米莉如果知道自己是如何醒来的,可能会在第一时间里扇他一巴掌。


加百列•奥格斯特的日子很枯燥。监督艾俊、做设计、打永远打不完的商务电话;分析超级英雄、养育蝴蝶、变成鹰蛾蹲守潜在黑化者。


生活的两面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加百列设计时尚,鹰蛾设计超级反派。以及设计那些精心包装好的茧:他们的房子;艾米莉的舱体,用于保存秘密的肖像;他的伪装,他用于变身的房间……但只需要最小的那一个——他心里的那个,就足够包罗他的生活了。


操纵黑化者尚能勾起他的热情。不过...

发现没啥粮,自产一篇,特别我流。猫妈蛾爹的谜团太多了,有些细节是个人理解。

适合慢慢看,不要略读(可能)



他想过,艾米莉如果知道自己是如何醒来的,可能会在第一时间里扇他一巴掌。




加百列•奥格斯特的日子很枯燥。监督艾俊、做设计、打永远打不完的商务电话;分析超级英雄、养育蝴蝶、变成鹰蛾蹲守潜在黑化者。


生活的两面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加百列设计时尚,鹰蛾设计超级反派。以及设计那些精心包装好的茧:他们的房子;艾米莉的舱体,用于保存秘密的肖像;他的伪装,他用于变身的房间……但只需要最小的那一个——他心里的那个,就足够包罗他的生活了。


操纵黑化者尚能勾起他的热情。不过不是对战斗、谋略的热情,他不过是和一群十几岁的孩子争斗:这甚至有些丢脸。只是那个愿望还在茧里,早已孕育成能鸣叫的虫,一天比一天更加响亮。



巴黎是个舞台,而他在厚重的幕帘后监视被自己黑化的人。负面情绪是永不停歇的噪音,最重的那些负面情绪则像尖叫声,谁都会本能的往它的方向看,发现起来是如此容易。那些人的愿望却是渺小可怜,不过是不甘落选、不慎犯错、不愿含冤,是可以自己解决的情绪。


所以他给出的和要求的终究是不等价的,加百列想。黑化者无关紧要、易于实现的愿望和他那无比强烈、违背自然规律、只有两种元初能量方能达成的愿望,永远不可能在同一个层级上。目前为止唯一看清楚这件事的倒不是人类,而是个机器人:那个黑人学生Max的机器人Markov。加百列深深记得被它反将一军的那天,那个机器人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


或许不能轻易实现的愿望才能叫做愿望。其他的不过是欲望罢了。


鹰蛾更加谨慎,洗脱嫌疑,编织棋局,老谋深算。


“我能给你力量实现你的愿望,”他这样说,一遍又一遍,“作为交换,替我取来瓢虫和黑猫的奇幻能量。”


蝴蝶扇起翅膀,将恶魔的低语吹到每个巴黎市民的耳边。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无数次公共破坏、杀人未遂,法律里有的、法律里无的各种罪名,都一条条刻在他身上,继续割伤他早已麻木的伦理道德。他操控无关的路人、孩子的朋友、自己的挚友,直至自己的血亲;他的驱使者可以一击毙命,与他无关的、与他的艾米莉无关的人被变成鸽子、化作金沙、凝成黑炭。


如果没有该死的瓢虫雷迪和她的团队,那些人早就精神上的或是完全意义上的死亡了。


茧抖动得厉害,但终究没有破开。


加百列不喜欢蝴蝶,或者说他不那么喜欢他的白蝴蝶。这种生物安安静静,逆来顺受,召之即来,低微到骨子里;它们的温柔不过是因为渺小,它们的洁白不过是因为平凡。


而他却不一样,他是一切的对立面,他会对黑化者咆哮,对超级英雄怒吼,前者为了命令,后者为了愤恨。


但他又在命令谁呢,但他又在愤恨谁呢。


在厚厚的茧之中,这些只会反弹回到他自己身上。


他不过是他所鄙视的芸芸众生里的一员。




他长久地站在艾米莉前,在这个隐秘的地下室之中,他感觉他更像自己。他忘不了那天他为沉睡的她戴上戒指,那只纤细的手毫无生气,轻得像他操控的孔雀羽。


他的爱沉睡着,给不出任何回应。


为了她……


他不在乎了,他不在乎了。


绝对力量的失与得早就在使用前发生。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他早就不是加百列了,(这个名字也是是大天使的,多么讽刺,他想),而是撒旦了。


道德,自我,自由;信任,安宁,爱。还有很多,他概括不出来,但总归是通通被他交给了“等价交换”的血盆大口。他试图让它们通过某种反应,返还出一个愿望。


为了她……


他更不在乎那可能的一巴掌。


如果被艾米莉扇一巴掌的愚蠢想象成真,他想他会不管不顾地,轻轻拉开她的手,对着她的唇吻下去。


才终于破茧。


(完)


这篇文我的某种风格很重……谢谢观看。

希望加百列有个不那么遗憾的结局。

欢迎评价讨论(´ฅω•ฅ`),如有bug指出大欢迎,再次感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