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ob

10.1万浏览    2152参与
Gc.仓海
才看到第二集我就摸鱼了一下【被...

才看到第二集我就摸鱼了一下【被打】

才看到第二集我就摸鱼了一下【被打】

氢碳钾钇

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இдஇ; )(இдஇ; )
好好的女仆茂被我毁了(›´ω`‹ )
战斗女仆茂太可了(´∀`)♡

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இдஇ; )(இдஇ; )
好好的女仆茂被我毁了(›´ω`‹ )
战斗女仆茂太可了(´∀`)♡

火車*

【茂灵】绝对理性(十四)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春夏交接的季节,尤其是这周末的天气不太稳定,mob出门时母亲还特地给他披了件外套。

  mob跑了一趟事务所却没有发现灵幻的踪影,便匆匆忙忙来到了公寓门口。

  “师傅,你在家吗?”

  绵长的门铃响起,灵幻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昏昏沉沉,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门铃响。

  mob伸手敲了敲门:“师傅?”

  灵幻听清了这是mob的声音,忽然就清醒了不少,拖着沉重的身体往门口走去,声音也倍感沙哑:“稍等一下。”

  当灵幻轻轻推开门的时候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即使知道门外的是mob,但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开心,只不过灵幻从不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mob?怎么了?”...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春夏交接的季节,尤其是这周末的天气不太稳定,mob出门时母亲还特地给他披了件外套。

  mob跑了一趟事务所却没有发现灵幻的踪影,便匆匆忙忙来到了公寓门口。

  “师傅,你在家吗?”

  绵长的门铃响起,灵幻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昏昏沉沉,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门铃响。

  mob伸手敲了敲门:“师傅?”

  灵幻听清了这是mob的声音,忽然就清醒了不少,拖着沉重的身体往门口走去,声音也倍感沙哑:“稍等一下。”

  当灵幻轻轻推开门的时候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即使知道门外的是mob,但内心竟然还是有些开心,只不过灵幻从不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mob?怎么了?”

  “我想来看看师傅。”

  灵幻还没来得及看清mob脸上是什么表情,眼前一黑就往后倒去。

  mob吓得一颤,立刻伸手去扶住了灵幻:“师傅!?”

  灵幻的双手无力地扶着mob的手臂,脑袋重得很:“没事,别担心,估计是发烧了。”

  mob将灵幻扶回了床上,立刻就感觉到了房间的异样,抬头一看,一团黑雾缠绕在了天花板的角落,带着深深的嫉妒和愤恨。

  mob一抬手将黑雾驱散得一丝不剩:“师傅,又是诅咒。”

  灵幻自觉地盖好被子躺好,自己摸了摸额头,完全不把诅咒的事情放心上:“怪不得这几天有点倒霉,还感冒了。”

  自从芹泽加入之后,生意开始变好,逐渐出现了一些嫉妒灵幻的人,痛恨灵幻抢走了生意,所以就下了诅咒,虽然都是不痛不痒的诅咒,但最近明显地多了,也就变得麻烦了。

  “这样太过分了,只是因为更加优秀就要被嫉妒,被诅咒。”mob隐隐地不高兴了,动了动手指,冰袋就从冰箱中飘出来落到了mob手上,修长的手指拨开灵幻的头发,轻轻将冰袋放了上去。

  手指的触感冰冰凉的,让灵幻因为发烧而通红的脸变成了另一种红,抬眼定睛一看,mob十分淡定,眼睑微垂,细心地在给自己夹被子,深褐色的瞳孔空灵又纯净,微翘的睫毛划出优美的弧度,还有高挺的鼻梁、乍一看有些冷漠的嘴角,还有那双柔软的嘴唇,真的是越长越好看,后生可畏啊...

  突然mob感受到了灵幻的目光,有些木的眼睛和灵幻对上了,灵幻快速挪开了视线,忍不住心虚地眨了两下眼睛,心脏扑通扑通地敲打着胸膛。

  mob以为灵幻是有什么事情想说,轻声问道:“怎么了吗?师傅。”

  “额...没有,就是....那个..”灵幻发烧大脑有些迟钝,目光兜兜转转想不到什么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偷看,忽然目光定睛到了阳台的番茄树上,突然就有了想法:“能帮我浇一下盆栽吗?”

  灵幻默默地松了一口气,拉了拉被子,盖过了鼻子,只露了个眼睛出来,眼神跟随着mob在屋里走来走去。

  mob经常来帮灵幻打扫房间,轻车熟路地装水浇水,现在想想,当初就跟虐待儿童一样,让灵幻不由得有些良心疼。

  mob浇完水看了看有些凌乱的桌面又开始整理的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连药都端到了灵幻的手边。

  灵幻喝了药之后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没有做梦也没有中途醒来,直到睁眼的时候屋内已经暗了,mob坐在了沙发上,在台灯下安静地看着自己给他推荐的名著。

  灵幻此刻竟然有种在安详地过日子的感觉,就想这么一直下去。

  mob将头轻轻一偏,看灵幻醒了立刻就起身,端了一杯水过来:“师傅,先喝口水吧。”

  灵幻轻轻地搭住了mob的手腕,被扶着坐了起来,刚刚好温度的热水下肚,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mob的手抚上了灵幻的额头,嘴角轻轻地勾起,露出了温柔的笑:“好像褪了一些,试一试体温吧。”

  mob的手刚刚触摸到体温计,就被灵幻握住了,喉咙沙哑着,还带着鼻音,灵幻的声音让人完全没有拒绝的能力:“mob,今晚能不能留下来...?”

  mob的脸一下就红了,头发都翘起了一撮,害羞地偏开了头:“嗯...”

  灵幻忽然发觉自己的话似乎有些太暧昧了,急忙撒开手给自己辩解:“呀!不!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能不能留下来照顾一下...我....”

  灵幻说话越来越小声,mob的脸也蹭蹭地涨红:“我知道的!师傅生病了需要人照顾!”

  “而且...”mob青涩地反握住了灵幻的手,“师傅现在生病了,需要好好休息,不适合做那种事情。”

  灵幻的心脏仿佛被射了一箭一样,害羞的mob真的很可爱,太让人心动了,灵幻伸手将mob的头发揉得凌乱了:“过来。”

  mob整疑惑着,灵幻伸手揽住了mob的脖子将他拉了过来,轻轻地在mob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谢谢你,mob。”

  “嗯...”mob红着脸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了半盒烟,严肃地说道:“师傅,你不是戒烟了吗?”

  “额...呵呵呵....”灵幻心虚地挠了挠头:“偶尔抽一根,偶尔....”

  “师傅。”

  “会戒掉的,相信师傅...”

  mob无奈地叹口气,将烟盒里的一大半烟变为了灰烬。



        卑微火车:事情太多了,灵感枯竭嘤嘤嘤


颜夕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再靠近...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再靠近我了呢?。。。。。。律也是,虽然还亲昵地叫着尼桑,但是感觉。。。已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一把大刀从天而降。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不再靠近我了呢?。。。。。。律也是,虽然还亲昵地叫着尼桑,但是感觉。。。已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一把大刀从天而降。

既云胡

想起以前画的发型梗

想起以前画的发型梗

白池
-想与你一起走在樱花飞舞的日子...

-想与你一起走在樱花飞舞的日子里


(只是个摸鱼而已... 

-想与你一起走在樱花飞舞的日子里



(只是个摸鱼而已... 

颜夕

超A茂总,我爽了
p2的mob被我画成一个憨憨。。。

超A茂总,我爽了
p2的mob被我画成一个憨憨。。。

FZ.木白
诈尸了我永远喜欢红配黑(你这个...

诈尸了
我永远喜欢红配黑(你这个懒鬼)

诈尸了
我永远喜欢红配黑(你这个懒鬼)

火車*

【茂灵】绝对理性(十三)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灵幻和mob离开之后,律和将还愣在了原地,面面相觑。

  正当两人一时间都犹豫震惊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团绿色的东西从两人背后冒了出来。

  “你们居然在偷听别人讲话啊。”小酒窝交叉着胳膊,蹿出来后慢慢地飘到了他们面前。

  “小酒窝?”律看小酒窝见怪不怪的模样,问道:“你都知道了?”

  “那当然,年轻人的心思多容易看穿。”小酒窝摸了摸下巴,接着说道:“只不过我也没想到mob居然这么快就下手了。”

  “而且果然灵幻先生先拒绝了。”将无奈地摊手:“这就是大人的理性啊。”

  小酒窝也跟着无奈地摊手:“早就该料到的,灵幻这性格,绝对不会太快就答应...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灵幻和mob离开之后,律和将还愣在了原地,面面相觑。

  正当两人一时间都犹豫震惊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团绿色的东西从两人背后冒了出来。

  “你们居然在偷听别人讲话啊。”小酒窝交叉着胳膊,蹿出来后慢慢地飘到了他们面前。

  “小酒窝?”律看小酒窝见怪不怪的模样,问道:“你都知道了?”

  “那当然,年轻人的心思多容易看穿。”小酒窝摸了摸下巴,接着说道:“只不过我也没想到mob居然这么快就下手了。”

  “而且果然灵幻先生先拒绝了。”将无奈地摊手:“这就是大人的理性啊。”

  小酒窝也跟着无奈地摊手:“早就该料到的,灵幻这性格,绝对不会太快就答应,即使他也很喜欢mob。”

  律转了个身,面对着河流坐了下来,企图看着平缓是河流安抚内心的不平静:“而且哥哥他最不希望伤害关心的人,所以如果灵幻先生因此而烦恼,哥哥可能会很自责,万一情绪又堆积久了....”

  将轻轻搭上了律的肩膀一起坐了下来:“不要担心,灵幻先生肯定也知道这一点。”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一直不想直面mob对他的好意。”小酒窝分析得头头是道:“灵幻肯定不会轻易答应这段恋情,毕竟当初mob对小蕾告白失败的时候情绪失控了,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不能让mob再受伤害。”

  “但是他刚刚被拒绝了,情绪也没有很大波多。”将问道。

  小酒窝摆了摆手:“mob成长得很快,律,你不用太担心你哥哥,还有你这红毛小子,上回直接带着人往灵幻家里钻,太鲁莽了。”

  “而且还没有事先告诉我。”律用尖锐的眼神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将心虚地挠挠头:“对不起....”

  但小酒窝也担心mob能不能得到回应,毕竟灵幻是一个看透了世态的独行者,他的心没那么好撬开。

  小酒窝叹了口气,往天上一蹿又跑没了。

  律看着那一抹消失的绿光疑惑道:“小酒窝最近很忙啊...”

  将亲昵地搂着律的肩膀,道:“他曾经也是个强大的灵,不该一直束缚在一个地方。”

  “嗯...”

  “走吧,回去吧。”

  “你别搂着我。”

  “就要。”

  ......

  一株薰衣草在白纸上倒影着柔和的紫光,灵幻的嘴中叼着一根烟,静静地注视着这朵开得鲜艳的花。

  那个少年的模样在脑海中现了出来。

  从稚嫩到青春期再到现在外表都没有太大的改变,除了日渐增长的身高和逐渐立体的五官,但是,他所想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成熟。

  他长大了,但是却还无法用对待大人的方式来对待他。

  因为男人遇上了爱情,就会变得幼稚。

  .....

  mob窝在被子里难以入睡,无时不刻想到的都是师傅,怎么样接近师傅,怎么样才能让师傅接受自己,怎么样才能走进师傅的心里。

  “师傅...”就连陷入睡梦前最后挂念的,也是灵幻。

  


WalkerTrance
在回忆中遗失太久的小天使Mob...

在回忆中遗失太久的小天使Mob!!


补课时间肝画


快乐.

在回忆中遗失太久的小天使Mob!!


补课时间肝画


快乐.

柔柔柔

【茂灵】【出胜】茂夫进了英雄学院(4)

主cp是茂灵

茂灵为未交往,出胜已交往

不定期更

时间是英雄学院开学一个月多

主视角是mob

……………………………………………………

注意:

时间可能会错乱,因为我记得没那么详细(´ . .̫ . `)

————————————————————

超能力者遇到了人生中的大难题

自己喜欢的人一口咬定不喜欢自己。

mob在街上一个人走着,脑子却一直在思考着他的师傅

当新隆喊出不喜欢同性恋的时候,自己真的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料到师匠会这么抗议。

本以为他会一笑带过,然后转移话题。

mob的眼神暗了暗

站在即将过的斑马线边,看着一闪一闪的红色小人,像是不断重复新隆的话

‘他们肯定有会自杀的想法!’

眼神又归于无神,师匠……为...

主cp是茂灵

茂灵为未交往,出胜已交往

不定期更

时间是英雄学院开学一个月多

主视角是mob

……………………………………………………

注意:

时间可能会错乱,因为我记得没那么详细(´ . .̫ . `)

————————————————————

超能力者遇到了人生中的大难题

自己喜欢的人一口咬定不喜欢自己。

mob在街上一个人走着,脑子却一直在思考着他的师傅

当新隆喊出不喜欢同性恋的时候,自己真的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料到师匠会这么抗议。

本以为他会一笑带过,然后转移话题。

mob的眼神暗了暗

站在即将过的斑马线边,看着一闪一闪的红色小人,像是不断重复新隆的话

‘他们肯定有会自杀的想法!’

眼神又归于无神,师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

性别真的那么重要吗

绿色的小人亮了,mob踏上斑马线,淹没在人群中,其中就有几对男女情侣甜甜蜜蜜的交谈,时不时刺痛着mob的耳朵。

心……有点痛

mob就这么顺着人群一直混到学校门口,校园里的女孩男孩的笑声开始明显起来,也很清楚的听到了有人拼命地叫他。

“影山……影山茂夫!”

mob转过头,赫然就是一双大眼睛和一头的绿头发出现在眼前!

“绿……绿谷同学?!”

“我……哈……刚刚就……哈……在叫你了!”

绿谷不停的不停的喘着大气,说一句话也磨了很久

“是……是吗?”(茂式问号)

看着绿谷艰辛的和自己对话,忍不住关心起来。

“那个……要不你先休息一下吧?”

“比起这个,影山君!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面前不知为何很赶的绿谷拿着他的小本本的已准备就绪了。

那双闪闪的眼睛……完全是不能拒绝的感觉……

得到mob的同意后,绿谷激动的开始提问

“那么!影山!你的个性能做什么?”

“嗯……能做很多……”

“比如什么?请列举出来一下”绿谷更加激动了。

“比如……可以随意移动物体……”

“嗯!”

“可以让自己飞起来……”

“嗯!”

“可以……”

绿谷写着写着开始觉得不对了

mob没有意识到,依旧是想一个吐一个

“可以提高自身的力量……可以在我周围形成一个保护罩什么的……也没什么特别的……”

说到没什么特别是用极其认真脸

绿谷愣在了原地,一脸难以置信的看面前的人

“影山君,这些都是你的能力?”

“嗯,是的,我大多数都用这些”

也就是说你还有少数用的没说吗?!!!

“好厉害啊!”

绿谷现在的眼睛像是装了整个银河系,嘴巴不自觉的开始了和尚念经模式

“你这是天生的吗!哇!好厉害好厉害!真的好羡慕你啊!你能现场给我表演一下吗!我想看……!”

绿谷突然打了一个寒颤,缩了缩脖子,把想说的n字吞回肚子里,僵硬的转过头……

不出意料的看到了自家恋人一张凶恶的脸……

“废久,这就是你说的重要的,不得不去做的事?!”

咔酱你嘴巴冒烟了!!!

“不是的咔酱!你听我解释!咔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下来就是榴莲日常揍飞西蓝花

mob看着被揍的心甘情愿的绿谷,选择缓缓的平移进了校门。

待他刚坐好,出胜两人就一前一后的进来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着绿谷被揍的很惨,但是受伤却很少,就像不小心扑街,脸还没朝地的那种。

叮叮叮~

相泽老师缓慢的走进来,宣布了测试A班的个人对战。

对于一直压抑着自己个性的A班来说,这可是让他们大展身手的机会。

但在A班兴奋的同时,mob在暗处握紧了拳头。他狠了狠心,下了一个的决定:

将手举起,小心翼翼的问

“那个!老师,我能不参加吗……”

话一出,附近的人都震惊的望着他

相泽看着快缩成团子的mob,喊了声

“都安静!还有一件事你们要注意!”

闻言,全班都安静下了,望着相泽。

mob也松了一口气。

“你们对影山感兴趣我没意见,但你们不要过于兴奋的去靠近他,尤其是一堆人一起去”

班长率先举手,问出了大家心中的‘为什么’

相泽也如他们所愿的回答

“影山的情绪会影响他个性的发挥,情绪越偏负面,个性就越难控制。至于他的个性……嘛,你们明天就知道了”

视线偏向右边

“还有影山”

“是!”

“明天的比赛你照样参加,不用担心,我们有安排”

“是……”

经过这么一说,A班的思维都飘了,完全不知道下半节课讲了个啥。

下课后,轰焦冻被推上前了。

其他人都退在后面。

要问为什么,因为他最面瘫

……………………………………………………………………

终是码完了(*¯ㅿ¯*;)

码了都快一个星期了(´-ι_-`)

……………………………………………………………………

♢我的四篇文章中,会先更热度最高的

下一篇:【艾利】(野人艾x上班族利)野性


……………………………………………………………………

如果我更了,我会在下面打个更了

当然

如果你留言

我就可以叫你了੭ ᐕ)੭*⁾⁾


火車*

【茂灵】绝对理性(十二)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银色的月光投进昏暗的小公寓内。

  灵幻侧躺着,呼吸平稳,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身上的吻痕即使用被子包裹着也会露出来。

  mob红着脸将被子再拉上去了一点,本来天暗的时候就打算回家,但是就算灵幻睡过去之后,mob也舍不得离开。

  天暗了,暗到要看不清师傅的脸了,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该走了,mob伸手捋了一下灵幻的发丝,动作青涩又轻柔。

  mob总感觉这还是一场梦,可刚刚抚摸着感受到的温度又和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比梦里更激动更渴望。

  mob急忙拍了拍脸阻止自己再继续想下去,起身看了眼时间,给灵幻倒上一杯温水,准备了晚餐放在了微波炉里,然后又依依不舍...

*刚刚成年mob

*茂灵不逆不拆!ooc警告


  银色的月光投进昏暗的小公寓内。

  灵幻侧躺着,呼吸平稳,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身上的吻痕即使用被子包裹着也会露出来。

  mob红着脸将被子再拉上去了一点,本来天暗的时候就打算回家,但是就算灵幻睡过去之后,mob也舍不得离开。

  天暗了,暗到要看不清师傅的脸了,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该走了,mob伸手捋了一下灵幻的发丝,动作青涩又轻柔。

  mob总感觉这还是一场梦,可刚刚抚摸着感受到的温度又和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比梦里更激动更渴望。

  mob急忙拍了拍脸阻止自己再继续想下去,起身看了眼时间,给灵幻倒上一杯温水,准备了晚餐放在了微波炉里,然后又依依不舍地在门口看了好一会才离开。

  在mob离开后不久,灵幻醒了过来,身边的空位还有点余温,桌上的水温度刚刚好。

  灵幻看了看身上的痕迹,不由得捂住了脸,这简直就像是趁人之危,引诱了一个青少年做了不得了的事情,懊悔得搓了搓头发。

  更麻烦的是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面对mob,因为自己确实是一时性起,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可恶!”灵幻疯狂地揉搓着金色的发丝,搓得一团乱,像鸟窝一样顶在头上:“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

  “律,你哥哥为什么今天看起来有点奇怪?”

  将往嘴里塞着汉堡,把面前的薯条推给了律,律拿起薯条沾了沾番茄酱,还没放嘴里,就被将给吃了,默默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回来就感觉心不在焉的,过生日的时候也感觉怪怪的。”

  将舔了舔嘴角沾的番茄酱道:“是开心的那种怪怪的,还是不开心的怪怪的?”

  “嗯...”律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也看不出来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就是感觉受了刺激之后呆了一样。”

  “哦~”将喝了一大口可乐之后看见了不得了的一幕,入口的可乐卡在喉咙差点喷了出来。

  将指了一下窗外:“那不就是你哥吗?哇哇哇,不得了...”

  律回头看去,发现mob正拉着灵幻的手从餐厅外面路过。

  律也奇怪,并且很惊讶,mob居然会这样拉着灵幻走:“哥哥不是应该在事务所吗?”

  “灵幻先生都在这儿了,你哥怎么可能还呆事务所呢。”将把最后一口汉堡塞进了嘴里道:“走,跟上去。”

  “等等,将......”

  “走啦!你就不想知道昨天晚上发什么了什么吗。”

  “好吧....”

  律和将一路跟着到了人少的河边,一路上都是mob牵着灵幻的手腕走路,灵幻也没有挣扎,很配合地被牵着过来了。

  太阳落到了树梢上,照得天空像笼罩了一片橙色的玻璃。

  mob松开了灵幻的手,双眼注视着灵幻闪躲的眼珠:“师傅,不要再躲着我了。”

  “我...没有躲着你,师傅这不是在工作吗...”灵幻的这话说得毫无底气。

  mob深吸了一口气:“最开始,当老师问我毕业后想做什么的时候,我立刻决定了在师傅的事务所工作,但是,当师傅说更喜欢成熟的人的时候,我又有了其他的想法,我想帮助需要我的人,我想被师傅需要。”

  “我知道师傅只是一时兴起,也知道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所以才会发生越界的事情,但是,这也让我明白,无论师傅喜不喜欢我,我也会一直跟在师傅的身后,追随着您,如果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那么我现在就可以许下承诺。”

  mob慢慢地抬起了手,一阵温柔的风刮了起来,脚边的草丛里面突然开出了一朵又一朵五颜六色的花。

  mob的眼神坚定又温暖,脸上泛着微红:“我喜欢师傅,如果有比我更喜欢师傅的人,那就是明天的我、未来的我,我会一直都跟在师傅的身后,一直守护您。”

  “mob...”灵幻的心疯狂地跳动,内心无比欣喜,可是,理智却告诉自己,mob还是个孩子,他可能不会清楚爱情的多变,不会清楚喜欢和一直守护的爱有什么区别。

  “mob,对不起,我无法现在给你回应。”

  “没有关系,我会等的。”

  ......

  那天晚上回去之后,灵幻发现口袋里多了一株薰衣草。

  薰衣草花语:等待爱情。


野🐔不爱吹牛p

“嘿嘿,那个,记得动动脑子”
(大概是库存)

“嘿嘿,那个,记得动动脑子”
(大概是库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