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oon

7844浏览    780参与
Makako💫

兔子先生的午夜魔法✨

兔子先生有魔法

毕竟,他是森林里唯一一只兔子嘛

因为他独一无二,所以有了独一无二的魔法


兔子先生的魔法只在午夜奏效

或许是十二点吧

森林暗暗沉沉,黑黑寂寂

只有兔子先生发着光

他打着银白色的伞,在森林里穿梭

披着月晕的衣裳,一蹦一跳地跳起华尔兹


其实没人能看见兔子先生的魔法

夜深了,小动物都睡了

只有月亮还没睡


月亮喜欢兔子先生舞蹈的步伐

看起来那么轻灵又自在

她为兔子先生披上一层月晕

雾蒙蒙的银白色光芒围绕着兔子先生

共舞一曲华尔兹

兔子先生发着光

因为月亮发着光


兔子先生也许只是梦游

兔...

兔子先生有魔法

毕竟,他是森林里唯一一只兔子嘛

因为他独一无二,所以有了独一无二的魔法

 

兔子先生的魔法只在午夜奏效

或许是十二点吧

森林暗暗沉沉,黑黑寂寂

只有兔子先生发着光

他打着银白色的伞,在森林里穿梭

披着月晕的衣裳,一蹦一跳地跳起华尔兹

 

其实没人能看见兔子先生的魔法

夜深了,小动物都睡了

只有月亮还没睡

 

月亮喜欢兔子先生舞蹈的步伐

看起来那么轻灵又自在

她为兔子先生披上一层月晕

雾蒙蒙的银白色光芒围绕着兔子先生

共舞一曲华尔兹

兔子先生发着光

因为月亮发着光

 

兔子先生也许只是梦游

兔子先生其实没有魔法

月亮很清楚

 

但,夜晚才刚刚开始

尽情舞蹈吧

午夜魔法的秘密,只有月亮知道

moon(星辰夜羽)

千影之约【章节二:过家家游戏】

无论什么,不要忘记本心。

————————————————————————

〔世纪之初第11年·6月·13日〕

好冷。

我一定是做了噩梦。

醒过来吧。

醒了就可以看到姐姐,爸爸,妈妈。

为什么醒不过来呢。

好黑,这里是哪里……

………………

好安静。

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

……………………

“南希!!!!!!!”

南希猛地坐起来,自然而然和南依撞到了一起。“好疼!!!”“唔……”南希一脸懵的看着南依。“姐,姐姐……?”

南依揉了揉额头:“是啊,是我,别叫了没死,你要是刚刚再用力点就撞死了……”

南希也是完全没清醒过来的样子,坐在...

无论什么,不要忘记本心。

————————————————————————

〔世纪之初第11年·6月·13日〕

好冷。

我一定是做了噩梦。

醒过来吧。

醒了就可以看到姐姐,爸爸,妈妈。

为什么醒不过来呢。

好黑,这里是哪里……

………………

好安静。

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

……………………

“南希!!!!!!!”

南希猛地坐起来,自然而然和南依撞到了一起。“好疼!!!”“唔……”南希一脸懵的看着南依。“姐,姐姐……?”

南依揉了揉额头:“是啊,是我,别叫了没死,你要是刚刚再用力点就撞死了……”

南希也是完全没清醒过来的样子,坐在地上看了看周围。

草地,树木,这里是森林?

“姐姐,这里是哪?……对了,二姐和三姐,她们去哪了?”南依眨眨眼,叹气:“我们遇上时空乱流了,可能冀和叶跟我们分开了,以时间来看,我们沉睡了两年左右。”南希低下头,眨了眨眼:“那,这里?”南依看了看四周:“大概是个森林吧,我们先找个地方,这里不太安全,安全下来在尝试和她们联系。”

南希点点头,站了起来。“不过,老妈给我的那根毛不知道跑哪去了……”南希一愣:“母亲……”“怎么了?”

南希眨眨眼,笑了:“不……什么也没有,我们有机会一定要回家去看看。”

不要告诉姐姐了。

姐姐会担心的。

要担心我,还要担心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们,那姐姐就太累了。

这种时候,还是让姐姐减轻些负担……嗯…………

两位少女没走一会,南希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姐姐……”“嗯。”

这个森林,太安静了。除了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几乎没有其他声音。

现在并不是冬天,居然连鸟鸣和藏在草丛中的虫子都没有。并且,周围的树木都泛着微微的淡蓝色光芒,淡的一开始她们几乎没发现。

直到她们在这里绕了半小时后,南依恼羞成怒的踢向一棵树,被猛地弹出去了为止。

紧接着,两个女孩终于是坐了下来,不再尝试继续走。

突然,左侧草丛的响声吸引了南依的注意,她立刻转到南希前面挡住南希,警惕的看着声音的来源。

脚步声。

还有木枝断裂的声音。

来者似乎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几乎是直线朝着她们这里走来。

南依咽了口口水,把南希往身后扒拉了两下,顺手抄起一块石头。

突然,面前的一片灌木丛被一只苍白的手缓缓拨开…………

“!别过来!”南依怒吼一声把那块石头直接冲那只手甩了过去。

一声闷响。

似乎是硬物碰到肉体的闷响,那只手猛然缩了回去,然后,空气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姐姐……你不会把它砸死了吧。”

“……应该没那么脆弱吧。”

突然,树叶在一次被拨开,这次,一个少年从树丛后走了出来。

银发的少年散发着诡异的强大气场,皱着一对剑眉,看向她们俩。

一身银白铠甲,少年看上去却不觉得重,虽然只有十几岁的样子,眉目中却给人一种疏离感。

虽然长的好看,但是改变不了那两个小女孩被吓得瑟瑟发抖。

他手上的一柄银色的长剑,似乎是被他一直手持着走来,长剑根本没碰到草枝树叶,就被剑身围绕的剑气斩断,往后看去,挡路的树木已经被劈倒了一大片。

少年沉默了一会,终于开口了。

“……外来者。”

声音给人感觉是非常老成的声音,却又透露出一股青涩的音色。

南依回过神来,连忙挡住身后的南希。“你想干什么!”

南希在她身后,探出头看向少年。

少年又沉默了几秒。

然后开口了。

他的左瞳突然浸入鲜血般,从蔚蓝迅速变为鲜红,手上的长剑也从银色变为黑红色。

周身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意。

“擅闯上神一界者,格杀勿论。”

南依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抱住了南希,南希则伸出手,试图把姐姐扳过来。两个女孩僵在原地,动也不动。

可是过了一会,两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南依先回过头,却看到少年盯着手腕看着什么。

南依当场觉的自己被耍了,偏偏又打不过,只能死死瞪着他。

少年眨眨眼,冷道:“……父亲要见你们。”

南依刚想发怒,就被南希捂住了。

南希点点头。“我们知道了……”南依回头怒:“怎么回事?他都要杀了我们了,跟他走不久死定了?!”南希摇摇头。

“姐姐,你看他手腕上。”

南依这才注意到,他手腕上有一层浮现的银纹,仿佛一个没有形体的手镯,浮现于手腕上。

“那个叫神印,只有被上神承认,认可,或者是与上神有血缘关系的人才有的东西,我们也是有的,在脖子上,还记得吗?”

南希仔细解释:“我听父亲说过,上神界的人,有一位先生,是非常温柔的,并且就是上神一界的统治者。”南依总算是明白了:“我好像有点印象……不过记不太清了,如果是这样,我们还算是安全咯。”南希点点头:“大概吧。”

几分钟后。

南依彻底否定了自己的话。

白色高墙,白到晃眼的石柱。还有那些‘人’。

不,与其说是人,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南依想起了父亲做给她玩的木偶。虽然和人类一模一样,脸上的笑容却一直是一个样子。

动作机械僵硬,每个人做事都是一个样子。看了一会,南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并觉得这个神肯定不正常。

倒是那个领着她们的少年,他脸上是真实的冷漠,比那些人看着都要舒服,但是冷冰冰的表情……

还是好不爽。〔南依〕

他似是习以为常,且他经过的地方,人都会散开,恭敬的跪下。

“呐,希,你不觉得他看上去好像很有权利?”“因为是神的孩子吧。”“大概吧,不过看着真是不爽啊……”南依警惕的看着周围。

终于,少年带着他们停在了一座白色宫殿建筑前。南依可不觉得宏伟,她是觉得一路走来,白晃晃一片眼睛都要瞎了。

少年停下,伸手在门上轻轻比划,门便自动打开。门内,是一阶一阶的台阶,延伸向高处。南希也没有左顾右盼,只是不安的盯着台阶最高处,王座上的男人。

男人一头淡金色长发,一双星眸,瞳内神采很是平淡,面庞没有棱角,十分柔和,一眼看上去,让人心生暖意。他嘴角微微蓄着一抹微笑,身材并不壮实,也不消瘦,是让人看上去十分舒服的美男子。

他没有南希父亲的威严感,只有一股春风拂面般的温柔,文雅气质。南依小声对南希道:“这人看上去挺好看,不过好像不是善茬……”

突然,座上的男人轻笑了两声,开口道:“我可以当小姐是在夸我。”

南依瞬间一抖,还是大着胆子看向男人。男人笑了笑:“两位小姐当真是可爱。”南依露出一副自认为很凶的表情,把南希又往身后塞了塞。

男人却没有在意,微笑着开口道:“我叫正阳,是这里的神。你们一路过来应该也听那孩子说了。”南依看了一眼那个带她们过来的少年,小声吐槽道:“我信了你的邪,他一路上闷的跟个窝瓜一样,压根一句话没说……”

站在她们旁边的少年,似乎抽了抽嘴角。“哈哈哈,是吗,没办法,殇儿就是不爱说话。”

殇儿:………………

南依看着正阳,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冷道:“你家殇儿刚刚差点砍了我们。”正阳轻笑两声:“我替他向你们道歉。”然后一直微微眯着的眼睛睁开,道:“我认识你们的父母。”南依一惊,拉紧了南希。南希更不安了。

正阳微笑着开口道:“不必害怕,你们的父母没事,希小姐,临走时看到的不过是时空裂缝震荡导致的幻象罢了。”南依先是奇怪的看了南希一眼,又反应神速的看向正阳。“你怎么知道南希都看到了什么。”

正阳笑了笑:“难道你们父母没告诉过你们,上神的能力?”南依眨眨眼,想起了父亲曾经说过的。

“上神,即是创世神的分支,无所不知,绝对不能妄图猜测他们在想什么。”“可是爸爸,我们不是也是上神一族吗?”“我们……不同。”

南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那么,这位上————神大人,你把我们带回来,肯定不是要告诉我和希,我们看到了幻觉这么简单吧。”

正阳点头:“事实上,你们走之前,你们的父母托我照顾你们,同时,他们也早早知道了你们不会轻轻松松到我这里来。虽然比预订晚了一年,不过没关系。”他微笑道:“我希望你们能留下,为我做事。”

………………

当两个小姑娘坐在木桌上时,还没有消化完目前发生的事。

南希向南依解释了自己看到的环境,南依愣了一会,却很快点点头,道:“既然是幻觉,那就没关系了。”但是随后又认真的看着南希,道:“以后不许瞒着我,知道吗!”南希听话的点点头。

而刚刚的事,还是发生的太快了。

几小时前……

“我希望你们能留下,为我做事。”

南希和南依面面相觑,没反应过来。“你,你的意思是……”南依看着正阳。正阳点点头:“近些年,几位创世神大人开始创造其他生命。但他们并不愿安分,或许,性格这种东西,本不应分给这些人造物吧。”

原来,创世神创造的生命体集合造反,打算摧毁上神一族。

虽然一只蚂蚁不足为惧,但是上千,上万上亿的蚂蚁就不得不让人重视起来。于是正阳很早之前就和南希她们的父母商谈好,来这边练习一下一些魔力,好好成长成长。

南希和南依面面相觑了一会,还是答应了。最重要的一个理由,其实就是正阳确实以前和父亲有过交情,她们知道的,父亲提过他。

南希被发派去当上神族的圣女,说白了就是唱圣歌的,明天就要去‘白塔’。而南依比较难,她以前最不擅长的就是打理花草,硬生生痒死了家里的一花坛神仙草,最后被禁止进入花园。然后就在刚刚,被正阳派去打理药草花圃。

大哥,你不怕我把你家花草都养废了啊?钱多没处造是不是?

南依伸了个懒腰,无奈道:“不过嘛,好歹是安定下来了。”南希也同意的闭上了眼。

客厅里安静了下来。

突然,客厅的窗户被敲了两下。南依和南希一下子坐了起来,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警惕的看着发声的窗户。

南依把南希向后掖了一下,随手抄起一个花瓶,缓慢接近拉着窗帘的窗户。“我……”“啊啊啊啊!”

只听到窗户被哗啦一声拉开,然后就是花瓶破碎声,以及什么东西落地的闷响。

南依一愣,连忙跑到窗户边去看。她怎么说那一抹白那么显眼呢,是早上那个冷面神经病!

离殇现在脑子一片空白。

早上时,他被这两个闯入者一石头砸懵了。在那个笑面狐狸面前又被称:殇儿。现在又被一花瓶砸懵了。

他不要面子的嘛???

于是他干脆放弃了思考,趴在草里不动了。“喂!这么容易就死了……喂————”南依过来戳了戳他的脸,不满道:“你难道是来杀人灭口的嘛非得走窗户……”离殇坐起来,晃了晃手里的饭盒。

行吧,是来送吃的的。

章节二     END

情報君sumire

月亮和地球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形影不離的呢?

月亮和地球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形影不離的呢?

春鲈与白桃

做作业的时候在单曲循环月亮宝,忽然想像到这些画面,所以来了四张月亮🌙🌙🌙🌙


马克笔不咋用,手生得很,好多地方填填补补的,好粗糙🙈🙉🙊

果然,除了我,其他阿姐都是神仙

做作业的时候在单曲循环月亮宝,忽然想像到这些画面,所以来了四张月亮🌙🌙🌙🌙



马克笔不咋用,手生得很,好多地方填填补补的,好粗糙🙈🙉🙊

果然,除了我,其他阿姐都是神仙

玩手帐的npc

个人备注:

有时候,看电影的欲望源于一张海报。

比有家不能回更要孤独的是无家可归。

个人备注:

有时候,看电影的欲望源于一张海报。

比有家不能回更要孤独的是无家可归。

Makako💫

清醒梦

”参照物?依附存在?听来像是无病呻吟的嘶吼。“


或许是我疯了

任记忆回溯

或许是我睡了

自梦中昏沉


在梦里——

我看不到繁星

也听不见鹿鸣


在梦里——

红颜年岁匆匆流过

徒留一地粉尘

黑漆漆,灰蒙蒙

暗无天日地涌


在想象之中放肆呼吸

在纷杂梦中长眠不起


她可能想醒

却越陷越深


梦中有日落黄昏

梦中有深海沉沦


只能睡

睡在无尽的清醒梦中

直到死亡的那天来临——

”参照物?依附存在?听来像是无病呻吟的嘶吼。“

 

或许是我疯了

任记忆回溯

或许是我睡了

自梦中昏沉

 

在梦里——

我看不到繁星

也听不见鹿鸣

 

在梦里——

红颜年岁匆匆流过

徒留一地粉尘

黑漆漆,灰蒙蒙

暗无天日地涌

 

在想象之中放肆呼吸

在纷杂梦中长眠不起

 

她可能想醒

却越陷越深

 

梦中有日落黄昏

梦中有深海沉沦

 

只能睡

睡在无尽的清醒梦中

直到死亡的那天来临——

七录斋

#Moon  “月が绮丽ですね”

Time:2020/1/12

Equipment:Canon EOS 5D Mark Ⅲ 机身+

Canon EF 28-300mm f/3.5-5.6L IS USM 镜头

P1原图/P2调色后


*手机亮度调高观看更佳哦

*初学者,乱拍着玩的


#Moon  “月が绮丽ですね”

Time:2020/1/12

Equipment:Canon EOS 5D Mark Ⅲ 机身+

Canon EF 28-300mm f/3.5-5.6L IS USM 镜头

P1原图/P2调色后


*手机亮度调高观看更佳哦

*初学者,乱拍着玩的



R.Qi_Ding
I’ll search the...

I’ll search the universe 

I’ll search the universe 

圆规Compass

Just Moon.🌙


(禁二改.盗用.转载表明出处)

(已发web.lof.空间)

Just Moon.🌙



(禁二改.盗用.转载表明出处)

(已发web.lof.空间)

YBG
比较喜欢的一部科幻片……

比较喜欢的一部科幻片……

比较喜欢的一部科幻片……

巛

Moon

Duncan Jones

前两天和朋友刚好也聊到克隆人的问题,再看moon,真的十分巧合。

去豆瓣上看看Duncan的作品,Moon和源代码都在8分以上,一八年的Mute评分竟然只有5分左右,如此之低。有人说Duncan别老在推特上转发时政了,这样拍不出好电影的。记录一下,不置可否。

Moon

Duncan Jones

前两天和朋友刚好也聊到克隆人的问题,再看moon,真的十分巧合。

去豆瓣上看看Duncan的作品,Moon和源代码都在8分以上,一八年的Mute评分竟然只有5分左右,如此之低。有人说Duncan别老在推特上转发时政了,这样拍不出好电影的。记录一下,不置可否。

是Cer本鸽

离别幸事

*是关于现队里两名小选手的故事,有点琪开和眨绪的倾向,但描述不多就不带tag了,身为粉丝只是想为他们写点东西,ooc预警,与真人现实无关勿上升,故事情节属于我个人,不喜请x,感恩。

至于为什么叫离别幸事,替补一年的人终于首发加身大发光彩,想要上lpl的小粉丝如愿进入一队,只想打比赛的人也有压力不大的比赛可打,应该或许算是幸事吧。

————————————————


张月开第一次见到戴志春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子。

他是,他觉得戴志春也是。

他艰难实现理想,如愿加入皇族二队的时候,戴志春已经作为lpl选手征战一年有余,虽然上场次数不多,但终归是初展露了头角,甚至还有个勉强算得上...

*是关于现队里两名小选手的故事,有点琪开和眨绪的倾向,但描述不多就不带tag了,身为粉丝只是想为他们写点东西,ooc预警,与真人现实无关勿上升,故事情节属于我个人,不喜请x,感恩。

至于为什么叫离别幸事,替补一年的人终于首发加身大发光彩,想要上lpl的小粉丝如愿进入一队,只想打比赛的人也有压力不大的比赛可打,应该或许算是幸事吧。

————————————————

 

张月开第一次见到戴志春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子。

他是,他觉得戴志春也是。

他艰难实现理想,如愿加入皇族二队的时候,戴志春已经作为lpl选手征战一年有余,虽然上场次数不多,但终归是初展露了头角,甚至还有个勉强算得上众所周知的“大发明家”的称号。然后在舆论风暴肆虐的时候被下放到二队历练,才遇到张月开。

张月开初次离家,一人到北京闯荡,人生地不熟,再遇到一个算起来应该是自己前辈的人,满心里被紧张和期待对半分得干干净净。

 

但说起来,戴志春对张月开心心念念的初遇其实并没什么印象,他只记得江大成仔仔细细给他介绍:

这是张月开,id moon,咱们队的中单,刚16,凡事让着弟弟知道吗,以后要一起打比赛了,好好配合。欸你和月开打个招呼啊?

 

一大长串听不知道没听进去,戴志春操纵着探险家在峡谷里吃兵吃得快活,抽空抬眼看了一下低着头害羞得黑色镜框下脸颊都是粉嘟嘟的新队员。

这么高?

不喜欢。

 

后来一起上场开始打比赛,戴志春偶尔也想,这个人怎么这么爱哭?

打得不好要哭,坐在隔壁座位上埋着头不起来,得要大成来哄。打得好了也要哭,红着眼睛像只兔子似的,抿着嘴站在队伍边缘合照,粉丝故意逗他,就带着泪花笑出来。

随着大家越来越熟悉,打得越来越好,倒是也成熟起来,学会了承受和排解压力,也不肯再让人提起之前哭鼻子的历史。

 

等到19年所有赛程结束,再等到世界赛结束转会期开始,大家隐约感受到也许要各奔东西的时候,张月开早已经不是当初只比他高半个头的屁孩了。

年轻的身躯抽长拔高,像春天的麦苗一样长得飞快,站在他面前低头看过来,本就因发育期而圆润的下巴几乎多了个层次。新换的金丝框眼睛衬得整个人成熟斯文。

 

但还是哭。泪珠子不要钱似的往地下砸。

哭撒。戴志春问,去一队不好吗?你的愿望不是上lpl吗。

张月开点头,点完头又摇头,那你去哪?张锐在一队。

不知道。

干巴巴的三个字说出来颇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萧瑟架势。

像极了第一场比赛时,他坐在隔壁位置,稀里哗啦地收拾外设的同时,扔了句听起来就极敷衍的“别哭了”,安慰因为没打好而哭鼻子的中单。

 

张月开瘪瘪嘴,戴志春抢先伸手在他脸上胡乱摸了一把,因为动作太过粗鲁倒把小孩的眼泪憋了回去,像只花脸小猫。

我可能去其他队试试,或者就听俱乐部的吧,戴志春回答。

他眼睛是上挑的漂亮形状,仰头时眼神纯净,莫名天真。不知多少粉丝吃这一套而前赴后继,把他从始至终当作皇族的奶娃娃。但张月开知道,他不是孩子了,从各种意义来说都不是了。

 

反正,以后不会在一个队啦,没人和你抢蓝buff了。

戴志春没笑,让人很难不去思考这话里的隐晦含义,可他又不肯再多说,拉着张月开的袖子说以后加油,然后扯着他出门吃饭,难得大方的许诺要请客,结果还是怕出什么意外情况而兢兢业业跟过来的大成老父亲给结了帐,再一路推搡着他俩回了基地。

 

 

张月开和王康灿是队里最先走的,rng要搬到上海的新基地,新队员总要过去见面熟悉熟悉,左右都是在上海,提前过去安顿也没什么不好。

走的时候杨忠贺作为老大哥代表,提行李送他俩,从出了卧室门就开始碎碎念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不方便和队里前辈说的,还可以找自己,反正都在上海离得不远,帮个忙谈个心请顿饭的时间还是很充裕的。

王康灿就在一旁叫唤,哇我有这么不靠谱吗?我比你大诶,近在咫尺同队相伴,还有野爹解决不了的事?

杨忠贺就一句“那麻烦康灿哥告诉我一下出了门去地铁站是往东走还是往西走”,把叫嚣不停的野爹怼了回去。

那一瞬间张月开想起来戴志春,他知不知道地铁站在哪?

但后来想想又觉得自己操心太多,戴志春每次出门都是一堆人前呼后拥,无论如何应该都不会把这个看起来生活技能忘记点的人丢了。

毕竟这个人似乎只对游戏热情,能长时间只专注于一种事情的人,大约永远都应该被当作小孩,因为只有少年心性才许得这样任性和一往无前。

 

进了新队,他勤勤恳恳rank,训练之余俱乐部要求直播,未成年的身份只好挂一个含糊的“RNGtop”的名字。他也不在乎,开着声音和朋友双排嬉笑,但满屏幕还是问:这是谁?rng还有其他上单吗?主播蹭热度的,举报吧。

他没觉得难过,本来嘛,要解释什么呢?不上场的替补选手不被人认识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到了上场的时候自己打出来就是了,一时倒乐得没人带节奏也没人窥屏,在峡谷里快乐得起飞。

他也想过问问教练自己什么时候可以上场,但到了头还是把话都咽进肚子,也不是怂,只是觉得没意义。

他习惯性服从和信任,也在不断的思考和反思中完善自己,但终究还是希望得到别人的主动认可。万一是我做得还不够好呢,他想,总归是要继续努力的,也肯定会等到那一天的。

 

后来estar官宣,张锐也走了,队里重新分了房间,王康灿和他搬到一起住。

张锐是爱说的人,王康灿也是,所以两人在一起时总有聊不完的话。但张月开并不是个很善言谈的人,一年的队友经历也让他们彼此心知肚明,于是两人都下意识增加了在训练室的时间,尽量减少在房间内的独处时间。

那天王康灿沉默着打完rank,回了房间没再出来,那时候还没过午夜,不太符合他一贯的作息,张月开心里疑惑,怕他心态崩或者生病,悄悄回房间打算偷瞄一眼,便瞧见王康灿手里掐着根烟靠在床头,姿势颇为老练,但只是看着。

 

王康灿当然不会抽烟。

但张锐是会的。

俱乐部管得严,后来其实也不怎么抽,从他正式入队其实只见过一次,还是确定了转会后张锐在门外站着,背对着上海罕见的刺骨寒风,拢着一小簇温暖的小火星把烟点着了,只吸了一口就瞧见了张月开,无奈又惨淡地笑了下,收拢了眼神里可见的落寞,再嘬一口便灭了,轻快地走过来告诉张月开只是因为压力大,希望他别告诉其他人。而仅仅那么一次还被史森明嗅到了隐约的烟味,戳着张锐胳膊念叨,张锐你又抽烟了!想死是不是!

 

总归是许久没联系,他还是想他了。

张锐要忙着打训练赛,忙着和队友磨合,不像他们这种每天打十几盘rank的人。王康灿不敢打扰他,也只好偷偷藏起半包张锐之前落在房间的烟,聊作慰藉。

于是张月开故意凑上去问,诶思绪思绪,wink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王康灿皱着眉头看他一眼,突然眯眼笑出声,说不用你安慰我,我就想想,想完了就完事了,没什么想不开的。

其实他俩年纪差得有点大,堪堪差出了一个代沟的年岁,但也没关系,反正队里只有他们两个新人,又是当初在二队一起打过的,没什么抹不开面子的事,倒相处地真诚。

 

王康灿看着张月开眨巴两下眼睛,傻傻的尬笑着从自己床上爬到他的床上,挂上一只耳机跟着哼歌,手上拿起本四五天也没翻几页的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他声音有点变了,刚相识的时候还是绵软的奶音,口齿清晰,平翘舌分明,轻细的嗓音有点颤抖着,慢吞吞的温柔。

如今,这一口普通话讲得依旧比其他人好出两个档次,声音倒多了点浑厚,只是仍然小孩子,喜欢说“不知道呀”,尾音波折几下,像信手拈来的撒娇。

为了能够留在队里做出了很多努力和改变的小孩子,至今还抱着一腔热忱等待着终有一日涤荡尘埃,大放光彩。

多好啊,他想,年轻真好,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等待,哪怕再遗憾再委屈,总还是有未来可期。

 

过了会儿,张月开打了个哈欠,伸手欲揉眼睛,又想起队医的叮嘱,小心翼翼在眼皮上按了按,扭头问王康灿:

睡觉吧?

好。

于是关了主灯,他俩并排躺着,一起盯天花板。

王康灿就说,你到底是打中单还是打上单啊,怎么改来改去的。

张月开还是认认真真的回答,不知道呀,真不知道,听队里的吧。

那真好。

王康灿打了个哈欠,缩了缩身子把自己裹得严实。

你比我上场的机会多了一倍呢。

 

张月开转过头去,看着他闭上眼睛装睡,但嘴角还是抿紧弯了下来,便伸出手去把床头的灯也拧灭了,让房间彻底陷入黑暗。

 

思绪。

思绪?

嗯。

要一起努力,到可以上场的那一天啊。

......是一起努力,到能上场了要继续努力吧才对吧,小屁孩。你要叫我哥啊。

思绪哥,一定要加油啊。

 

无论在哪里,都要加油啊。

光明总会来的。


Jaye杰西

Hello. 月球访客,南极守卫者,

Good morning


分享歌词:


It's so fake, this world of ours

.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斥着太多的虚伪,


More satellites than shooting stars; they're all around.

如同宇宙中的环绕卫星竟比恒星都多,


Yeah, their broken ...


Hello. 月球访客,南极守卫者,

Good morning







分享歌词:



It's so fake, this world of ours

.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斥着太多的虚伪,


More satellites than shooting stars; they're all around.

如同宇宙中的环绕卫星竟比恒星都多,


Yeah, their broken hearts on the boulevard

,他们带着被伤透的心彷徨在街角,


You know world will leave you scarred and let you down.

你知道这个世界会令你伤痕累累,让你失望透顶,


By leaving here with you, one of you will be living on the dark side.现在同我一起离开这个虚伪世界


Yeah, right here, right now, we'll leave this crowded room.

此时此刻,我们将远离这个虚伪的世界


I'll take your body to the moon.

我会带你一起前往璀璨的新月,


Then I'll let you turn it around.

我会让你的一切变得流光溢彩,


Girl, let's show me something new.

亲爱的女孩,向我展示一下你的美吧


Let me watch you take it off now.在我的注视下褪去你全部的遮掩


Baby we don't need these lights,亲爱的,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点缀,


'cause you'll be seeing stars tonight.

因为你今晚如同满天繁星,那样闪烁


I'll take your body to the moon.

我会带你一起前往璀璨的新月,




Let's fly

.现在就动身吧


Let's fly.现在就动身吧




Let's not complicate the night.

从今往后,不再会有任何的烦恼


Just look up, everything is black and white.

无需多想,一切都会明了


If the universe is you and I, then I know everything is gonna be alright.

只要你在我的怀里,千难万阻都只是过眼云烟


So tell me, what do you have to lose? Don't you let this moment pass you by.

所以告诉我,你还在犹豫什么?别让这一刻成为过去


Yeah, right here, right now, we'll leave this crowded room.

此时此刻,我们将远离这个虚伪的世界


I'll take your body to the moon.

我会带你一起前往璀璨的新月


Then I'll let you turn it around.

我会让你的一切变得流光溢彩


Girl, let's show me something new.

亲爱的女孩,向我展示一下你的美吧


Let me watch you take it off now.在我的注视下褪去你全部的遮掩


Baby we don't need these lights,亲爱的,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点缀,


'cause you'll be seeing stars tonight.

因为你今晚如同满天繁星,那样闪烁


I'll take your body to the moon.

我会带你一起前往璀璨的新月,


Let's fly.

现在就动身吧,


Let's fly.现在就动身吧,


By leaving here with you, one of you will be living on the dark side.现在就同我一起离开这个虚伪世界把,


Yeah, right here, right now, we'll leave this crowded room.

此时此刻,我们将远离这个虚伪的世界,


I'll take your body to the moon.

我会带你一起前往璀璨的新月,


Then I'll let you turn it around.

我会让你的一切变得流光溢彩,


Girl, let's show me something new.

亲爱的女孩,向我展示一下你的美吧,


Let me watch you take it off now.在我的注视下褪去你全部的遮掩,


Baby we don't need these lights,亲爱的,我们根本不需要任何点缀,


'cause you'll be seeing stars tonight.

因为你今晚如同满天繁星,那样闪烁,


I'll take your body to the moon.

我会带你一起前往璀璨的新月,


Let's fly.



Let's fl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