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r.4

136浏览    5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10-06 22:32
Mr.4

Beta也没差(预)

●all戎

●ABO

注:星野是Beta,本人不是很喜欢生子设定


——

1.

戎星野在上高二的前一天成了Beta,更贴切的说是知道自己成为了Beta。是一个Beta无所谓,但是为什么自己那看起来半死不活的弟弟都是Aloha?!


这很没道理,没道理自己比戎老三差。


但是居然没道理去证明没道理!


在把自己绕晕之前戎星野看着点把饭给做了,走到戎朕也的房间之前他深吸一口气:


“戎老三滚出来吃饭!!!”


这个环节总是那么恼人,不过既然可以乘机整戎老三也是不错的。


但在戎星野冲开房门准备下手之前门就稀奇地自己开了,他及时刹住脚,差点和戎朕也撞个满怀。...


●all戎

●ABO

注:星野是Beta,本人不是很喜欢生子设定


——

1.

戎星野在上高二的前一天成了Beta,更贴切的说是知道自己成为了Beta。是一个Beta无所谓,但是为什么自己那看起来半死不活的弟弟都是Aloha?!


这很没道理,没道理自己比戎老三差。


但是居然没道理去证明没道理!


在把自己绕晕之前戎星野看着点把饭给做了,走到戎朕也的房间之前他深吸一口气:


“戎老三滚出来吃饭!!!”


这个环节总是那么恼人,不过既然可以乘机整戎老三也是不错的。


但在戎星野冲开房门准备下手之前门就稀奇地自己开了,他及时刹住脚,差点和戎朕也撞个满怀。


戎朕也看着有些许手足无措的戎星野开口说道:


“小心一点,毕竟你面对的人,是朕。”


戎朕也开着轮椅缓缓和他错身。


然后,


睡着了。


戎星野:看来也没什么变化。


2.

来到学校以后戎星野觉得自己是Beta戎朕也是Aloha的问题一点也不大了,因为他身边的人竟都是Aloha!连池苔和王爵都是!


池苔:喂喂,你老子我只是俊美而已。


“没一个Omega?!”戎星野发问。


“是耶,我也没想到概率这么小……”钱贝贝回他。


“那念诗榕呢?”


钱贝贝眼睛微睁。


玩游戏的将阳也抬头了。


“不过我们这么多个Aloha,显得是不是有点太烂大街了?”池苔诚心发问。


“你的意思是……”


“Beta和Aloha属性反啦?!”戎星野眨起星星眼。


“那倒不可能。”


王爵竖起食指,表情耐人寻味,“我一直以为你会是Omega来着。”


“谁?我?”


众人点头。


“哈?”


3.

戎星野从没意思到自己有哪个地方像传闻中可爱温柔的Omega。


更主要的是,他看起来也不能生啊。


——

打到这里我困了,想到有好久没更新了就先发一下预告,明天搞完整的。

Mr.4

犹见深蓝

阮思邈没有父母,只有父父,但他又清楚严格意义上谁是真正的父亲谁是真正的母亲。

  他的名字也分别取自两位父亲——阮虎和杜邈。

  虽然他来自孤儿院,但是他长得很像阮虎,而其性格又像极了杜邈。所以阮虎一下就觉得这个孩子简直就是为他们而存在的。

  ……


  阮思邈坐在书桌前写作业,突然有什么东西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吓得他一激灵,回头看竟是一包全麦面包。

  “……”

  “儿子!今天是我和你爹的十周年纪念日。”阮虎的手抚上杜邈的腰间,惹来一阵热红之后笑得意味深长...

阮思邈没有父母,只有父父,但他又清楚严格意义上谁是真正的父亲谁是真正的母亲。

  他的名字也分别取自两位父亲——阮虎和杜邈。

  虽然他来自孤儿院,但是他长得很像阮虎,而其性格又像极了杜邈。所以阮虎一下就觉得这个孩子简直就是为他们而存在的。

  ……


  阮思邈坐在书桌前写作业,突然有什么东西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吓得他一激灵,回头看竟是一包全麦面包。

  “……”

  “儿子!今天是我和你爹的十周年纪念日。”阮虎的手抚上杜邈的腰间,惹来一阵热红之后笑得意味深长,“你明天的早饭就是这个了。”

  接着就搂住杜邈往房间里去。

  阮思邈:……

  阮思邈捡起地上的面包,放在了书桌上。

  随后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让他彻底停笔,又不好意思找老爹小声点……谁好意思?!阮思邈忍住脾气,拿起手边的手机就准备出门透透气。

  想必水粉交融的父亲们也不会意识到捡来的儿子此刻已经出了家门。


  现在正是深秋,枯黄的叶子在枝上摇摇欲坠。

  结果被郁闷的杜思邈一把扯下。

  这种情形真的太容易让他想起阮虎反反复复对他描述见到杜邈时的感觉了。

  也就是秋天,那种下意识的觉得,正如觉得左手坏右手好那样。

  反正阮思邈觉得很扯淡,可他又觉得庆幸,庆幸他们都是如此浪漫的人,诗意得不像话。

  反正父亲们如此温柔,自己如此幸运。

  就这样阮思邈将手中枯叶松开,让那枯叶坠进了满是自己的叶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阮思邈百无聊赖地打开手机,一片深海的屏锁前的消息栏弹出了好友苏生求要作业的消息。

  [哥哥哥,马上开学了,求作业。]还加上了一个跪拜的表情。

  苏生在外人面前总是胆怯怕生,一到了熟人面前就是标准的死乞白赖。

  [这是为什么没写?]阮思邈回他。

  [哎哟我的哥啊,你难不成还不知道吗?我就这脾性。]

  [求求啦求求啦。]

  想了半晌,[嗯。]

  回完之后阮思邈把手机关成静音揣回兜里,在自己家楼下继续走走看看,满心思绪还在自己的屏锁上。

  那是一汪海,一汪蔚蓝的海。

  他转头看向路边围栏下的河流,一直交替着青绿的河水,他总是极力想成一片海的样子,可总是不可以。

  他明明见过海,也知道海的颜色,可永远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永远记不得海到底是什么样子。

  海就是海啊,海能有什么让人记不住的样子。


  阮思邈回家准备洗个澡,刚靠近浴室他又顿住了,转头回到房间。

  谁知道自己dad会不会突然想玩点刺激的。

  总之能规避就规避,坚决不要看见。

  打开手机,苏生除了一些感谢的狗腿话还有一条消息:

  [阮哥,我打算找几个朋友去海边玩玩,你要不要去?我第一个找你。]

  阮思邈垂眸,指尖在屏幕上敲了几下:

  [去。]

  ……


  阮思邈除了一些必要的时候不会出现在家里除自己房间以外的地方,尤其在阮虎和杜邈同时都不在家的时候。

  因为在几岁的时候,他就亲眼见过醉酒的阮虎扶着昏沉的杜邈,在这种相互吐息的酒气之中已经走不到了卧室。

  年轻的杜思邈永远忘不了那一幕。

  明明在一起已经将近十年了,却一直敢玩这么刺激的,而且自己温文尔雅的爹居然没有反对。

  阮思邈敲了敲他们的卧室,未果,估计还没醒。

  他给杜邈发了条说明微信就走了。


  阮思邈似乎对场景的穿着并不在乎,一身日常模样的黑T恤上印得有白色的英文字母,他就穿着这身和夏日气息不搭边的衣服来到了海边。

  “阮哥!你来了。”苏生笑嘻嘻地迎上来,手里还拿着两串烧烤。

  “我还叫了别的朋友,我给你介绍一下。”

  阮思邈浅浅地点了下头,回应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就开始眺望远处的海洋。

  当他目光从海移开时却又忘记了。

  “这个是柯锦,大家都叫他柯基。”

  阮思邈毫无痕迹地打量了一下,虽然外号是这个但是腿一点也不短呢。柯锦在烤着串,抬头对着阮思邈亲和一笑:

  “你好,想吃点什么吗?”

  “你好,不用了。”

  柯锦是个自然卷帅哥,脸上还有一点雀斑,不过依旧是亚洲面孔,长得莫名很豪气的样子。

  阮思邈没和他多话,钻了空隙发呆。

  苏生又带着他到另一个人的面前,他穿着一条游泳裤面前摆了一个画板,旁边还有有各种各样的颜料,看起来像是在写生。

  个子高高的,乌发遮住眼睛,鼻子很挺。

  苏生用手肘顶了一下阮思邈,悄悄说:

  “他是个混血,叫张醉蓝。马上要转来我们学校了。”

  “嗯。”

  张醉蓝这个名字的确不错,读完口齿留韵,让人震撼的诗意。

  等阮思邈慢慢开始看上他的画作时,才发现原来这个人不是在画眼前的海。

  反而在画山川,崎岖的山尖和被捅破了的乌云,画下的稍微浑浊色的雨像是漏出来的。

  一点也不比眼前蔚蓝的大海差,不过也只是做到了让阮思邈惊异了一下而已。

  “画得不错?”张醉蓝突然问了一句。

  阮思邈旁边的苏生已经跑去吃烤串了,很显然就是在问他。

  “是不错。”他不轻不淡点评一句,毕竟他实在见过太多艺术。

  “哈哈,开个玩笑,我画得肯定不如杜老师好。”

  杜邈是个蛮出名的画家,阮思邈作为儿子他经常去他的画展。

  不过画画还只是他的副业。

  阮思邈挑眉,“嗯。”

  张醉蓝侧过头来,静静凝视了他几瞬。

  然后赫然笑了出来。

  “你和杜老师的性格是真的蛮像的。”

  阮思邈没缓过来。

  张醉蓝的眼睛是蓝色的,比大海还蓝,但是又像、又像大海……

  “怎么说?”阮思邈低过头问他,身体突然紧绷起来。

  “杜老师以前教过我,不过我只学了几个月就回到芬兰去了。”似是想到什么他又笑了,“我一直在中国这边生活,芬兰语只学了一点,去了几年一边要学习一边还要恶补芬兰语。”

  “你是芬兰人?”

  张醉蓝那要命的眼睛如绪盈波,抿了一下薄唇,“你这个问题问得格外认真呢。”

  “……咳。”阮思邈接过话茬,莫名开始学起张醉蓝刚刚的语气,“开个玩笑。”

  “我收回刚刚的话,杜老师可没你幽默。”


  回到家以后,阮思邈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看起杜邈来。

  阮思邈坐在桌前,感应到阮虎在背后摸杜邈的屁股,给人整得一张脸通红。

  本应该坐视不理的。

  “爸。”

  阮虎和杜邈同时抬头,阮思邈直接忽视了阮虎。

  “你居然有个学生的吗?”

  “是有一个,但是是很多年以前了。”杜邈认真回答他,“怎么了?”

  “我朋友认识他,前几天一起出去玩了一次。”

  “嗯,他说什么了?”

  “他说我比你幽默。”

  “……”

  阮虎在旁边憋笑,被杜邈一个眼杀逼得心慌。

  “吃饭吧。”然后对阮思邈悄悄说:“你的确比你爸幽默。”

  ……


  阮思邈提着一个行李箱在学校里走,哗啦哗啦的声音向着宿舍楼。

  家本来离学校很近,不过因为老两口不想被打扰,而且也不是要不到单人宿舍就住校了。

  已经是高二了,自己宿舍该有的东西找有了,不过因为爱干净还是要定期换的。

  到了宿舍门前,他突然想到苏生说张醉蓝要转来的那番话。

  突然好奇起来会转到哪个班级。

  “……什么乱七八糟的…”

  自己居然希望张醉蓝会和他一班。


  阮思邈在位置上看书,因为班级的吵闹本想塞上耳机,却听到熙熙攘攘中有了一句:

  “听说隔壁转了一个混血儿!”

  他就烦躁地把书扣上,趴在桌子上。


  苏生走过来戳了戳蔫了吧唧的阮思邈。

  “阮哥你怎么了?”

  他独自幻想过很多恐怖的结果,例如老师发现了他们的作业答案相似之类的。

  不过还是故意改了点答案的。

  “没什么,就是昨晚没睡好。”

  “阮哥你可从来不赶作业,勤恳程度让小弟佩服,怎么可能有理由没睡好。”

  “……”

  “话说张哥真受欢迎,那群人恨不得把他的眼珠子抠下来做纪念!”

  “噗——”阮思邈一口老血被笑出来,他拍了拍苏生的肩,“你才是最懂幽默的人。”

  苏生:?


  其实我也想抠下来好好看一看。

  ……


  到了午饭时间,感觉有一大波人流在往他们班来。

  阮思邈感觉到异动,转过头去,门口果然站着张醉蓝和一大波围着他转的人。

  一个挺高的大小伙子,站在门口尴尬着挠头:

  “苏生在吗,我好像只有你们两个熟人。”


  “……好想离他远一点。”阮思邈对苏生说。

  继阮思邈和苏生与张醉蓝坐在一起,四周就频频传来沉沦的表情,当然也有不少已经将他们围住了的同学们。

  “别这样嘛,这又不是我的错。”

  阮思邈和苏生都没有和陌生人相处的经验,张醉蓝未知。

  但从他在不认识的人里扎堆还吃得很香这件事能判断出他的社交能力还不错。

  “对了,你是叫阮思邈对吧?”

  “嗯。”

  “你这个名字还真是浪漫啊。”

  “你连这个都知道?”

  “嗯哼。”

  张醉蓝居然还知道阮虎和杜邈的事吗。

  “杜老师的伴侣,当时我就知道有你了,不过一直没有见面。”

  “长得真是好看呢。”

  张醉蓝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他,他拿着筷子的手都开始有了微微的颤抖。

  慌张地快速眨了几下眼睛之后他应了声嗯就闷头刨饭。

  ……


  张醉蓝的脸其实更像亚洲人,也就是眼窝更深一点,鼻子高挺一些,如果看不到他那双幽蓝的眸子,那就是典型的漂亮式亚洲人。

  长得优雅,面孔很像模特的。


  阮思邈在纸上描描画画,他已经蛮久没画画了。

  以前看杜邈画画自己也跟画了点,可事实他并不怎么喜欢,专业的训练相当的无聊。

  不过放弃的时候已经画得不错了。

  他给张醉蓝画了一身短袖,印花是一只狼。

  因为哈士奇也有蓝色的眼睛,可是张醉蓝和那种印花配在一起会有一种突兀的冲突,于是干脆换成了眼睛有着不亚于狐狸的算计和精明的狼。结果就是出乎意料的配。

  阮思邈想了想,又在张醉蓝的身后添了一片海。

  “你在画张醉蓝?”苏生脖子伸过来看了一眼。

  “嗯。”

  “也对,他确实长得很像模特,连你都压制不住想画的欲望啦?”

  “话说你画得很像,要不要拿给他看看。”

  “不用了,他是专业的。”阮思邈随口一回。

  “也没有,他在芬兰的时候都没有怎么画,他告诉我他回头还要找他老师再学学。”


  “什么?”

  ……


  阮思邈在午后路过画室。

  莫名想要走进去。

  “吱呀——”原以为不会发出声响的画室门迸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吵到了画室里安静的每一角。

  里面很空,只立了一个人和一块画板。

  阮思邈悄无声息走到张醉蓝身旁。看他皱眉画复杂的线条,看他舒眉涂上点睛之笔,最后拼凑一片蔚蓝的海。

  “画得不错。”

  “谢阮老师点评。”张醉蓝放下画笔,找了个板凳坐下。

  “这是上次的那片海吧。”

  “是啊,很美呐。”

  “那为什么现在才画?”

  “因为我觉得它在我回忆的时候才最美。”

  阮思邈闻言仔细端详了一下刚刚完成的大作,颜色比当天的海还要深,不是蔚蓝,接近于深蓝。

  也就是张醉蓝眼睛的颜色。

  “比起写实,我其实更擅长想象。”

  “看得出来。”阮思邈沉进去了,回复接近于嘟囔。

  “对了,不知道杜老师现在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学生。”

  “他记得。”阮思邈想起来了他找张醉蓝干什么来的,“苏生说你还要找我…爸学画画。”

  “是。他是个好老师。”

  “嗯,我觉得这幅画……”

  “跟我的眼睛很像?”

  “……嗯。”

  “那它好看吗?”

  “好看。”

  张醉蓝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阮老师的眼睛也很好看~”

  阮思邈:(´⊙ω⊙`)

  “……咳,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我爸?”

  “放假和你一起去怎么样,最近也快中秋了,正巧买月饼去看看老师。”

  “噢。”

  “那思邈你欢迎我吗?”

  为什么要一脸单纯地问这种很难开口的话啊啊啊啊啊。

  “……嗯,欢迎。”阮思邈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回答了他。

毕竟外国人嘛,异常热情也正常。

  “最近有很多人在围着我,今天也不例外。不过我告诉他们我需要有自己的作画时间,于是只要我在画室就不会有人来打扰我啦。”张醉蓝一边笑一边说,吐出一大串类似嘱咐的话,“所以如果能你想来找我,就来画室吧。”

  阮思邈莫名笑他,

  “我们学校没有有太多艺术细胞的人,反倒让你捡了便宜。”

  “也不是,也会有人来。没有那么多,艺术特长生有固定的上课时间,不过学业繁重还要学其他的东西。大多时候只有我一直在。”

  “那你的成绩呢?”

  “我保送啦~”

  “……”


  阮思邈把他画的那张张醉蓝叠了几下,放进口袋里,想着什么时候拿给他。

  现在看来,苏生没有说谎,张醉蓝荒废绘画的这几年都在学习吧。

  ……


  次日,阮思邈进入了画室,发现画室里除了张醉蓝还有其他的美术生在画画。

  张醉蓝的画上有几片白色和灰色,轮廓都还没有显现出来,但足够看出来是个很圣洁的景物。

  阮思邈轻轻问他:“你想画什么?”

  “白教堂。”

  然后就陷入了缄默。

  一栋白色的建筑,不禁让人想到庄严的古堡,外部的描画让人想到罗马那近乎完美的雕刻技术,细腻无比。

  画毕,张醉蓝小心翼翼地将画从画架上取下来仔细地看。

  “我曾经去过那么神圣的地方,却没有机会画下来。”

  阮思邈也觉得足够惊艳:“不知道实物和你的回忆哪个更美。”

  “我应该不会记错,我总是能在窗外一眼就望到它。”

  白教堂是能在城区的每个角落都能看见呢。

  张醉蓝笑笑,对阮思邈又笑着添一句:“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真的也成。”

  阮思邈蹭了蹭鼻子,

  “可以啊。”


  “最近你老往画室跑,跟张醉蓝打成一片了吧?”

  “算认识了。”

  “什么叫算认识了,张醉蓝他真的太自来熟了,从你见到他那一刻就算认识了。”

  阮思邈觉得苏生说的非常有道理。

  他和张醉蓝简直两种人,一点相同的都没有,他一向爱含蓄的说辞,但面对张醉蓝时就忍不住跟着说起大白话来了。

  阮思邈展开那张画,还没有上色,他心血来潮独在那人的眼睛上涂上一抹蓝色。

  “这样才最像。”

  ……


  阮思邈领着张醉蓝到自己家去。

  张醉蓝跟在阮思邈的后面,气氛有些末微的尴尬。

  走到了阮思邈家楼下都要准备上楼了,张醉蓝才突然想起来:

  “糟糕,我忘记买月饼了。”

  “没事,我父亲他们只会记得他们的纪念日,这种时刻都不咋会注意。”

  “不行。”张醉蓝拉住阮思邈的手就要回头走,走得急匆匆的,仿佛看望不带礼就是砍头罪一样。

  楼下就刚好有买月饼的。

  “你想吃什么口味的?”张醉蓝提着眼皮,高兴地指着没几个口味的月饼。

  “……”

  这楼下的月饼他已经吃了够,阮思邈一句话也不想说。

  看着那透过包装油光锃亮的月饼皮,又看着张醉蓝满眼期待的眼神:

  “豆沙吧。”好歹不会那么腻。

  打击他的自信心会让人有负罪感的!


  张醉蓝提着一袋豆沙馅的月饼心满意足地到了阮思邈家门口。

  “等等。我得打个电话。”

  “好。”


  “喂?”

  “爸,你在家吗?”

  “在。”

  “老阮在吗?”

  “……不在。”

  “好。我带了客人回来。”


  阮思邈挂断电话,掏出钥匙捅入钥匙孔。

  “为什么要打电话呢?”

  阮思邈生无可恋且意味深长地看了张醉蓝一眼,拿出一股中年男人一般的沧桑对着他说“你不懂”。

  偶尔觉得出现在这个家是如此的痛苦。

  他拧开把手,先让张醉蓝进去。

  这个家很整洁,进门就有那种现代版书香世家的感觉,到处都有书架,而且排列整齐。

  杜邈正坐在一个椅子上看书,旁边的手机闪了一下,弹出了一条[亲爱的,今晚想吃什么?]的问候。

  “爸,客人。”

  “杜老师好久不见。”

  “是好久没见了,芬兰那边还好吗。”杜邈戴着一副老花镜,是他年轻视力好的惩罚,眼下已经有了几条皱纹,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看起来十分年轻。

  “还不错,现在已经回来了。”张醉蓝把手中的月饼放在一边,“不知道老师还认不认我这个离开了许久的学生。”

  “我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我已经不画画了。”

  “那好吧,往后我常来。

以阮思邈同学和朋友的名义。”

  阮思邈:?我建议你别常来。


  之后张醉蓝还杜邈聊了会儿,走之前杜邈让阮思邈出去送送人。

  走在返回的道上,气氛似乎过于沉重了些。

  “阮思邈。想要叫你亲昵一些的称呼,却发现怎么叫都挺奇怪。”

  “叫我名字就可以。”

  “我们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了呀。”

  “好朋友就不可以叫全名了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可以叫我Quinlan,昆兰。我的父亲是中国人,所以我仍然姓张。你只需要叫我Quinlan就可以来。”

  “Quinlan?”

  “不好听吗?”

  “没有。”

  事实上,阮思邈正觉得恰恰相反。

  这个名字正如张醉蓝,斥满了无法言语的浪漫,只是觉得读完之后留韵深长。

  “阮思邈,要不你现在叫我一声。”

  “……Quinlan?”

  “嗯,阮老师叫我什么事?”

  “这是你第三次那么叫我了,我可做不了你的老师。”

  张醉蓝一时盯着他看起来:

  “阮老师一向这么直白的吗。”

  阮思邈:???

  为了方便与某人对话而调成的大白话模式居然还被对方嘲了!

  “算了,也没什么。有个直爽的朋友是真不错。”

  “……”你才是真正直爽的那一方啊!

  ……


  回到学校时发现张醉蓝似乎早就等在了画室,宽敞的画室里他用画笔画着一幅完整的,且蔚蓝的海。

  阮思邈推门走了进去,张醉蓝起身往画架后面走,取出了先前画的那幅似他眼眸一样的海。

  阮思邈走近画看了看,心中毫无波澜,因为它与他记忆里毫无分差。

  “为什么还要画一次这片海?”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总觉得应该要有一个纪念。”张醉蓝把先前的画递给阮思邈,“我觉得你会很喜欢。”

  阮思邈接过那幅画:

  “的确如此。”

  张醉蓝突然想到了什么,埋头看着自己胸口处皱眉。他现在没有穿着外套,而是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印花很巧的正是一头狼,不过是Q版的看起来很可爱。

  阮思邈也跟着去看。在那里沾了一片蓝色颜料。

  是他向往的海的颜色。

  随即对上张醉蓝的那对尤为美丽的蓝眸。

  细碎的阳光都融进去化为水波,在盯着他的同时不停地荡漾。

  阮思邈突然把一只手放在张醉蓝的肩头,自己则低下脑袋遮掩自己红了的脸庞。

  “Quinlan,我有话想和你说……”

  “什么?”

  阮思邈觉得自己好奇怪,觉得这样的感情汹涌得好快,浪潮不断不断朝他胸口翻涌击打。

  “也没什么,之后有的是时间说,你先画画吧。”

  阮思邈拿起那幅画就往回走,时不时遮一下自己的脸。

  张醉蓝举着画笔不知所措,

  “可是我,已经画完了啊……”


  教室里阮思邈依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可肢体上莫名的僵硬让他恍惚间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异处,除了脑袋都是轻飘飘的。

  他掏出那张关于张醉蓝的画,

  突然觉得原先他觉得和本人很像的一幅画一点也比不上张醉蓝胸口那无意间染出来的蓝渍。

  甚至不如那滩蓝渍。


  一时间,他将自己比作一张画纸,而张醉蓝就是一篇深色的海洋。

  不仅他的眼眸,他的一切都是一汪温柔的海水,眼睛里闪烁的就是海上的波光粼粼。

  碧蓝流淌,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了他这张白纸。


  “阮老师一向都这么直白的吗?”

  阮思邈抿唇,他之前一直都很直白。

  或许张醉蓝并不喜欢。


  实际上张醉蓝非常喜欢他。

  待阮思邈离开以后张醉蓝拿着画笔在那幅画你上再次作上点睛之笔。

  犹如阮思邈在张醉蓝的身后画了一篇海,张醉蓝在海的前面画了一个阮思邈。

  事后他还犹豫:

  阮思邈是否是喜欢他的,若是喜欢应该就是要说了,毕竟 阮思邈平时那么直白的一个人。

  张醉蓝一想到刚才阮思邈的欲言又止不禁有些心情愉悦。

  ……


  又是一个放学时间,张醉蓝挤过人群,老远地跟上阮思邈心不在焉的脚步。

  “阮老师,今天我还可以去你家吗?”张醉蓝跟个大狗狗一样,表情虽如曾经,却总不大相似。

  “老阮今天估计回去了,我自己都不怎么想回去。”阮思邈冷面,心底一片悲凉,“Quinlan你自己去玩吧。”

  “你不回家你还去哪?”

  “散散步,然后发条消息问问……”阮思邈警觉地停下来,“干什么。”

  “我现在也不想回去,我陪你散散步。”

  张醉蓝走到和阮思邈并肩,阮思邈便忍不住总要去偷看他的侧颜。那样好看,和那样的蓝。

  “对了,顺便告诉告诉我你那天想告诉我什么。”张醉蓝不偏不倚对上阮思邈的目光,拉他进了深海。

  “……”

  “Quinlan,你喜不喜欢海?”

  “喜欢啊。”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海。”

  “嗯……”张醉蓝想了想,认真地回答他,“蔚蓝的海。”

  其实更想告诉他最喜欢初见他时的那片海。

  “我也喜欢,不过我喜欢深海,我从来记不得海洋具体的颜色,可深海的颜色我永远记得。”

  “嗯。”张醉蓝垂下眼眸,有些慵懒的意味,“那天你想告诉我什么?”

  “你画的那片海真的很美。”

  “是这样的吗?”

  不是别的?

  “的确如此。”

  两个走在一座桥上,阮思邈出奇地没有盯着地下的河流发愣,而是看着那樽小狮墩子想着自己刚刚是不是太直接了一点。

  “今天的风很热吗?”

  阮思邈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即立刻别了过去。

  果然很烫。

  “把阮老师的脸都吹红了。”

  ……


  阮思邈回去左思右想都没想明白当时张醉蓝到底有没有听懂他的意思。

  他们外国人可能不是那么懂拐弯抹角的表达吧?

  阮思邈总是能在这个时候忘了张醉蓝是个一直在中国长大的混血,总是觉得是自己词不达意。


  几经推测后无果,阮思邈略微失落地来到学校。

  这次他来得很早,学校里显得空荡荡的,扔一个声响出去都有回声。

  到了教室以后他发现有人正站在他的桌前,正是含着笑的张醉蓝。

  “你不怕我是最后一个来的?”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当众表白。”

  “……你说什么?”

  “为什么阮老师在这件事上如此含蓄呢?莫不是真的认为Quinlan是个大傻子。”张醉蓝又递给他一幅画,赫然就是上次见他画的那幅,只是多了一个自己,“我猜阮老师手里也有我的一张画。”

  “……”

  张醉蓝画的还是那么好,把自己刻画得淋漓尽致,那张表情正是他对着张醉蓝问“你是芬兰人?”时的一本正经。

  阮思邈从衣袋里掏出一张叠过很多次的画纸。

  “早就想给你了。”

  张醉蓝仔细看了那幅画,乐的。

  “阮老师是对我一见钟情了?”

  “是的,我爱上了你眼里的那一片海。”

  “我早就知道了。”

  平淡如常的对话之下是两颗鼓动如雷的心。


  “我不相信老阮说我爸像秋天。”


  “直到我遇见你,”


  “犹见深蓝。”

Mr.4

无标题

这世上我见过很多人,高矮胖瘦或美或丑。

  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我遇见过林溺,他在我的人生里不知道被划为了哪一类,又或许我早就因为他的过度耀眼为他单独开了一个分类:

  喜欢。

  我很喜欢他,并非想要和黏黏腻腻的喜欢,只要见到他我心里就有一种被填满了的感觉, 即便他让我喜欢的行为里都没有我的参与。

  我从来没和他说过,但我总觉得他知道这份暗暗的感情。

  后来我们因为学习成绩相当被班主任分在了一起,这一点我是惊讶的,因为林溺他虽然长得和好学生别无二致,却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愣头......

这世上我见过很多人,高矮胖瘦或美或丑。

  但是那并不意味着我遇见过林溺,他在我的人生里不知道被划为了哪一类,又或许我早就因为他的过度耀眼为他单独开了一个分类:

  喜欢。

  我很喜欢他,并非想要和黏黏腻腻的喜欢,只要见到他我心里就有一种被填满了的感觉, 即便他让我喜欢的行为里都没有我的参与。

  我从来没和他说过,但我总觉得他知道这份暗暗的感情。

  后来我们因为学习成绩相当被班主任分在了一起,这一点我是惊讶的,因为林溺他虽然长得和好学生别无二致,却是学校里数一数二的愣头青。

  义气和帅气,偶尔还有善良来成为他的好的方面,坏的就不少了。

  他当时故意用手在我的眼镜上戳了一下,笑嘻嘻地留下一个指纹之后对我说:“学习委员,多多关照。”

  我推了推眼镜,尽量表演着有条不紊,可因为紧张我的手有一些轻微的颤抖。

  “……你好。”

  林溺家里有钱,人长得也好看,我总能从他的桌肚里看到一沓沓的情书,后来全部都被扔进了垃圾桶,连看都没被看一眼。

  也许,普罗大众的喜欢最容易招到忽视和蔑视。尽管如此,林溺也总是在清理着他的桌肚。

  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林溺居然和我表白了。

  我认为这是一场恶作剧,用来戏弄我的恶作剧,可他说:“你不是她们,我虽然总是在清理那些情书…你是我喜欢的人,我负责朝你奔来。况且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说实话,那一刻我近乎是心悸,容不得再有一分半点的刺激。

  然后我就答应了他,不同于心里惊涛骇浪的云淡清风,弄得他意外得紧。

  再后来都是一帆风顺,就算考上不同的大学也依旧保持联系,他使我开朗了起来。

  有段时间林溺突然喜欢上看好莱坞的电影,还兴致冲冲地告诉我以后婚礼要在加州举行。

  我犹豫了一下,问他:“你父母同意吗?”

  他也愣了一瞬,然后摆了摆手,“要他们同意干什么,你是我的爱人。”接着走过来搂住我紧绷的肩膀。

  “别胡思乱想了。”他安慰似的胡乱揉着我额前的一些碎发,然后落下一个温和的吻。

  一年的春天,他路过花店时给我买了很多花,我说他浪费,已经忘记了现在的情形。

  “你喜欢花,我跟你一起私奔难不成是为了体验人间疾苦不成?”他笑盈盈的,“我看你过得不好,我就觉得苦。”

  那个时候我是心酸的,他本来一个少爷一样的身份,如今却要卑微到如此来爱我。

  大约那之后的几年,我们攒够了钱,终于准备去实现他口中所谓在加州举办的婚礼。

  说要加上好多好多花,因为我总是喜欢花,看花的眼神比看他还要深情。

  我就附和着他,和他生活的这几年总是快乐的,可他执意要给我一个婚礼,我向来拧不过他。

  “林溺,到时候你穿穿婚纱看?”

  我忽然向电话那头的他提出一个要求,此时他在回家的路上,刚刚才告诉我先前路边坏掉的路灯已经修好了。

  “好啊,我穿婚纱肯定也很好看。”

  “就这么答应了?”

  “为什么不答应,说不定你会更爱美得跟花儿一样的我噢~”那边还有他的脚步声,以及一些窸窸窣窣塑料纸摩擦的声音。

  “傻……”

  最后,是一声爆炸声。

  

  林溺经过的楼盘发生了煤气罐爆炸,被炸飞的水泥块砸到了他,险些去世,为爱人专门买的花也被一不小心松手飞了出去。

  他躺在一张快速往手术室滑的病床上,迷迷糊糊间好似看见了爱人哭泣的面孔,奋力动了一下已经骨折了三根手指的手,想试着轻轻抚一下爱人的脸庞。

  可转眼间他的呼吸频率只剩下几个不大的起伏。

  

  我把林溺还给他的爸妈了。

  

  他们的儿子在离开几年后被我用一个小小的盒子装进去递给他们,我挨了一个不轻的巴掌,对方是林溺的母亲,我只敢低着脑袋沉默不语。

  没关系,我在离开林溺以前已经和他说过很多话了,我告诉他他要在那边等我,不要先走了……先走了也没关系,他当年如何去追赶我的,我就如何去追赶他。

  “林溺,我们还有一场婚礼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