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t

30626浏览    16023参与
回廊

更新!

年前应该不会更了吧因为会一直下雨()

更新!

年前应该不会更了吧因为会一直下雨()

回廊
没太阳就不愿意拍手帐,不拍就不...

没太阳就不愿意拍手帐,不拍就不想写下一篇,恶性循环了​˃̣̣̥᷄⌓˂̣̣̥᷅

没太阳就不愿意拍手帐,不拍就不想写下一篇,恶性循环了​˃̣̣̥᷄⌓˂̣̣̥᷅

wup420

好久没有更新啦,希望能看到你们的精彩

谢谢🙏

好久没有更新啦,希望能看到你们的精彩

谢谢🙏

回廊
很久没写手帐,重拾的感想就是…...

很久没写手帐,重拾的感想就是……原来我有那么多好看的胶带,它们都太美了‧˚₊*̥(∗︎*⁰͈꒨⁰͈)‧˚₊*̥

很久没写手帐,重拾的感想就是……原来我有那么多好看的胶带,它们都太美了‧˚₊*̥(∗︎*⁰͈꒨⁰͈)‧˚₊*̥

回廊
写完这篇就降温啦( ˃ ˄ ˂...

写完这篇就降温啦( ˃ ˄ ˂̥̥ )

写完这篇就降温啦( ˃ ˄ ˂̥̥ )

回廊
昨儿个写的 出去遛弯啦嗨呀!

昨儿个写的 出去遛弯啦嗨呀!

昨儿个写的 出去遛弯啦嗨呀!

回廊
好久没来了,因为我忘记了密码(...

好久没来了,因为我忘记了密码(怎么有这种人

先发一下去年最后写的一篇哈哈哈哈哈

好久没来了,因为我忘记了密码(怎么有这种人

先发一下去年最后写的一篇哈哈哈哈哈

栩栩
移动硬盘的华丽升级

移动硬盘的华丽升级

移动硬盘的华丽升级

落雪
给自己人生中第一件汉服写了篇手...

给自己人生中第一件汉服写了篇手帐,

其实只是想尝试画下上面的花花。

叶子比以前画得顺畅了,花就越画越没耐心了

放在手帐里的衣服轮廓太小,应该是我画花的最大阻碍...

(哈哈哈哈找借口)

不过贴在手帐里的标签太不明显了,应该给logo描一个颜色...

给自己人生中第一件汉服写了篇手帐,

其实只是想尝试画下上面的花花。

叶子比以前画得顺畅了,花就越画越没耐心了

放在手帐里的衣服轮廓太小,应该是我画花的最大阻碍...

(哈哈哈哈找借口)

不过贴在手帐里的标签太不明显了,应该给logo描一个颜色...

花Q
给姐姐画的

给姐姐画的

给姐姐画的

Ⓜ︎iKo。

ImPriИt。49。

825的特別日子怎麼都想發一文⋯

825賀文後補XD


今年的24又到了雅紀寫信⋯

團愛滿滿,再次感受到雅紀對嵐的愛


翔ちゃん的寵溺

智的自責⋯

竹馬心中感動卻故意緩和氣氛不作評語

潤潤的忍耐和冀盼


這所有所有⋯我忍不住要再說⋯飯上嵐真是太好了⋯淚


我家寶寶的聲音都啞了

======

Im。49。


很久沒有睡得這麼沉的大野,一醒來看到二宮睡在身邊便覺得安心感滿滿的。可是再向下望一點,就看到熊抱著二宮的自家兒子,心中卻有說不出的感覺。


大野昨晚入睡時是背抱著二宮的,二宮大概是手臂被海壓得酸軟,變成了平躺的睡姿,但下意識卻沒有放開海,大野用手掃著...

825的特別日子怎麼都想發一文⋯

825賀文後補XD


今年的24又到了雅紀寫信⋯

團愛滿滿,再次感受到雅紀對嵐的愛


翔ちゃん的寵溺

智的自責⋯

竹馬心中感動卻故意緩和氣氛不作評語

潤潤的忍耐和冀盼


這所有所有⋯我忍不住要再說⋯飯上嵐真是太好了⋯淚


我家寶寶的聲音都啞了

======

Im。49。



很久沒有睡得這麼沉的大野,一醒來看到二宮睡在身邊便覺得安心感滿滿的。可是再向下望一點,就看到熊抱著二宮的自家兒子,心中卻有說不出的感覺。


大野昨晚入睡時是背抱著二宮的,二宮大概是手臂被海壓得酸軟,變成了平躺的睡姿,但下意識卻沒有放開海,大野用手掃著二宮的劉海心想,[我只去了一星期…你連和也的床也上了…抱你還比抱我更實…哪有這個道理…]


想要把海從二宮的懷中抱出來,卻不小心弄醒了二宮,二宮皺著眉頭聲音沙啞的看大野,「智…怎麼了…?」


「沒有…就是想抱抱你…」大野想要宣示主權的把二宮拉到自己身邊,二宮抱住海窩進大野的懷裡笑著故意的說,「不是在抱了嗎…?怎麼還不開心…?」


「你知道…我是說二人抱抱…」大野像個小孩子的嘟嚷著。二宮牽起大野的手放在海的背上笑得溫柔,「我覺得…三人抱抱也不錯…」


「可是我就只是想兩個人…」大野帶點醋意的說。不是說能和二宮再次一起後便嫌棄海,大野只是覺得二宮的時間和心思都全放到海的身上,有點不樂意就是了。


話雖如此,大野的手並沒有移開,反而輕撫著海的髮絲。另一手帶著意味的撫上二宮的背,二宮身體下意識的抖了抖,「現在是早上…ダメ…」


「現在你愛海勝過愛我…是不是…?」

「我沒有…你不要這樣看著我…!」


不理二宮的反抗,微撐起身體的大野低頭含住二宮的唇瓣,磁性的聲音在二宮的耳邊響起,令二宮整個人變得酥麻,「我想要你…我就是想要你…」


「嗯…!」二宮用手想叫大野停止,可是手被大野按在床上不能動,又怕海這時候會醒過來不敢太大動作。


大野重重的親了幾下才願意鬆口,然後吻著二宮已紅到不行的耳垂說,「我今晚才好好的教訓你…」


「にに…」海帶點撒嬌的聲音從二宮的胸口傳來,「…要一直陪著海…」


二宮聽到海的話把人抱得更緊,輕輕拍著還在說夢話的海的背安撫著。


「海越來越黏你了…」大野吻著二宮的髮絲說。說實話就算是真木,大野也沒有看過海那麼親近她。


「他比我們想像中更沒有安全感…」二宮想起那天在城門海以為自己要拋下他離去的說,「那不是三言兩語、或是幾天就可以解決…、」


點點頭的依戀著二宮的味道,然後開口說,「不怕…以後的路有我…有你、還有海…」


======


「王子…、這邊請吧…」大臣恭敬的對櫻井說,然後跟身邊的女兒打眼色說,「還不陪王子入座…?」


今天櫻井和相葉應邀出席觀看音樂劇,現在正是入座前的酒會。雖然櫻井已婚,但是有不少的大臣還是想把Ω兒女送給皇族當側妃侍寵的。


「好…」櫻井邊微笑的應付著大臣,邊看看在後方的相葉,想把人兒牽過來一同入席,以免被人垢病,卻看到相葉正另一名大臣談得起勁。


櫻井一看就知道那個大臣α對相葉有興趣,對面的相葉看樣子卻還是懵然不知,笑容燦爛的。可櫻井又想起那晚在小草地聽到相葉說的一席話,雙手不自覺地握緊拳頭,[你對所有人都笑容可掬…可為什麼就只對我是另一個樣子…?還是…這才是你的真面目…?難道我對你來說…真的只是一隻棋子而已…?]


「王子…?」大臣有點疑惑但又不感表露出來的問櫻井。

「走吧…」櫻井點點頭,選擇不和相葉一同入座,反正有人會照顧好相葉,自己又何必費心?


被α大臣纏著的相葉本以為櫻井會走過來幫自己,可是轉頭一看櫻井已經和大臣還有他的女兒進場了。趁著相葉不注意,那α大臣輕輕撫摸著相葉的手,「雅紀王子…不如我們…、」


一陣噁心感隨心發出,可是這人是兩朝元老,相葉不得不打算默默忍受。正在此時,風間走到相葉身後,搭著相葉的肩膀不著痕跡的走到二人的中間笑著說,「久田大臣、還在這裡說什麼呢…?入席吧…」


風間向相葉眨了眨眼睛,才感到相葉的肩頭放鬆下來,露出感激的笑容。本已進場但又站回劇場門口等相葉的櫻井把場外兩人看似互相會意的交流看在眼內,早在風間救相葉時櫻井已站在門口,他見到相葉就算被佔便宜也沒有反抗,因心中所想而遲遲不能踏出第一步,看著風間為相葉解圍,[你對我也會因為我是Aquila王子而到處忍讓嗎…?]


櫻井快步走進皇家觀賞的包廂,他覺得心有點亂,這是他從小到大沒有過的情感。很早便知道因自己的身分,大部分人接近自己都是有目的的,所以多年來除了二宮和生田外也不會和任何人有多餘的情感或是交集,對人也不會有些微的憐憫。


但是自從相葉走進自己的生活,節奏什麼的都不一樣了。訊息素濃烈得過份,但是從不會引誘自己,就算和其他人關係有多好,對著他總會收藏自己的本性,聽聽話話的。櫻井想不明白,以為自己不在意,可是卻每分每秒都在想相葉的一舉一動,突然他想到了,[…是因你心中喜歡的是另有他人嗎…所以不把我放在眼裡…?]


大臣的女兒竟還不放棄在包廂外等候,神情羞赦的看著櫻井,「王子…我可以跟你…、」


「給我滾…、」櫻井想到相葉心中另有別人,再看那大臣女兒扭扭捏捏的,心情就更差。


「小姐…」正當氣氛十分尷尬時,松本也來到便道,「王子不解風情…不如我陪你到別處找座位吧…」


大臣女兒當然馬上點點頭,畢竟單身的公爵比已婚的王子更有魅力。


待走到二等包廂前,松本忽然停下腳步禮貌式笑著說,「小姐…就送到你這裡吧…」


「松本公爵…您不是說…、」

「小姐、有時候人要知道自己的分量…替你解圍是我的風度,可你絕對不對我們的口味…」松本說完轉頭便離開。


ーTBCー


Ⓜ︎iKo。

ImPriИt。48。

一帆風順不代表能走到最後⋯

有些事情不了解不知道他是不是適合自己⋯

好吧XD潤斗就在這裡先停下來吧XD

別打我⋯一發解決XD


下章回歸SASK!


用手機發的XD

有錯晚上改XD

======

Im。48。


松本把生田一下用力的丟到馬車上,「回宮、」


「很痛⋯!你知不知道這樣把人拋下來很危險⋯?!會骨折的⋯!」生田真的覺得十分生氣的說。


「危險⋯你單獨出來喝酒就不覺得危險⋯?」松本冷冷的說。


生田感到松本莫名其妙的有點生氣,可是覺得該不爽的不應該是自己嗎?


「奇怪⋯!你憑什麼管我⋯!有什麼資格⋯!」生田揉著自己的手腕覺得有點委屈的叫著。...


一帆風順不代表能走到最後⋯

有些事情不了解不知道他是不是適合自己⋯

好吧XD潤斗就在這裡先停下來吧XD

別打我⋯一發解決XD


下章回歸SASK!


用手機發的XD

有錯晚上改XD

======

Im。48。


松本把生田一下用力的丟到馬車上,「回宮、」


「很痛⋯!你知不知道這樣把人拋下來很危險⋯?!會骨折的⋯!」生田真的覺得十分生氣的說。


「危險⋯你單獨出來喝酒就不覺得危險⋯?」松本冷冷的說。


生田感到松本莫名其妙的有點生氣,可是覺得該不爽的不應該是自己嗎?


「奇怪⋯!你憑什麼管我⋯!有什麼資格⋯!」生田揉著自己的手腕覺得有點委屈的叫著。


松本深呼吸一下冷眼看著生田說,「我管誰不需要資格⋯我喜歡管就管⋯」


「我就是不用你管⋯!松本潤、我討厭你⋯!」生田微微歇斯底里的叫,可能因為是喝了酒的關係,這晚的生田可不像平常那麼乖巧冷靜,お坊ちゃん的性格開始展露出來,「反正我有事也不需要你負責⋯!你不要理我⋯!」


松本本來已經不太生氣,一聽到生田這些話火氣又上來了,「不用負責?!這裡不是Aquila!你有見到那些人看你的眼神嗎?你想繼續喝酒是嗎?到時候明天起來別被誰標記了也不知道⋯!我可不會可憐你⋯!」




生田心裡委屈,自己的父母也不會那麼大聲的罵自己,松本憑什麼這樣,「就是不關你的事⋯!」




「好⋯停車⋯!」松本喝停正在駕車的河合,一手撥開馬車的簾子對生田說,「你給我下車⋯!現在走回去喝酒還近⋯!」




一直在外面的雪兒聽著松本和生田的對話,也不敢開口,只是擔心的望著咬著唇的生田。




明白自己理虧的生田雙腳抱膝眼紅紅的看著雪兒,見生田不再說話,松本便放下簾子,「不去了吧⋯開車!」




感到生田在自己身旁默默拭淚,松本也知道自己的語氣有點重,可一想到他有機會被人佔便宜時就覺得來氣了。




其實早在生田說要出宮時松本就醒了,但聽到生田打算去找風間一起出宮時以為風間會好好的看著他,誰知風間竟然拋下他在夜店通知自己去接生田就算。匆匆趕到風間所說的酒吧,生田的蹤影不見,倒見到常流連夜店的玩咖剛到並說有個面生的Ω在新開的夜店裡。




直覺覺得口中所說的就是生田,松本緊張的馬上去那間新開的夜店。見到生田無事,松本也鬆一口氣。




本以為自己對生田一點也不著緊,明知生田對自己有意思,但決不想踏入生田的人生。可在夜店見生田對自己的態度並不如前幾日那樣收歛,松本心底裡竟然不自覺地有些開心。




===




「別哭了⋯」松本放軟聲氣的對生田說。




生田別過頭不理松本,一向被人捧在手心上寵的小少爺那會這麼容易就哄回來。




回到松本行宮的馬車這時停下來,生田不等雪兒把腳踏放好就想跳下馬車,怎料想跳到地上時腳一麻,整個人跌趴在地上。




「主子⋯!有沒有事⋯?!」雪兒連忙扶起生田。




「我沒有事⋯、!」已沒在哭的生田見松本只是站在一旁不打算哄自己,酒精驅使又覺得委屈起來,負氣的拍著手上的灰塵想著,[你就這麼喜歡雅紀⋯?喜歡到就算他嫁人了也不願看身邊的人一眼⋯?]




松本見生田沒有再哭本想不理就讓他回去睡房,但又見人兒走路時有點一拐一拐,於心不忍的走向前把人兒抱起來。




「本公爵不用你扶⋯!」本來就在生松本悶氣的生田拍著松本的胸口說,「放開我⋯!」




松本沒有理會生田,只是向河合說,「讓長瀨過來一趟⋯⋯」




「你放開我⋯!我不用你關心⋯!」




松本依舊沒有理睬生田,只是默默的把人放在床上。生田見松本沒有反應就更覺得生氣,「既然你不想理我⋯!那就不要管我⋯!反正你就只是怕我在外闖了什麼禍時他們會怪罪在雅紀頭上⋯不是嗎⋯?!」




「你⋯!」松本想說話時,長瀨就趕過來了,「主子、長瀨醫生來了⋯」




「嗯⋯快幫公爵診治吧⋯」松本收回本想說的話對長瀨說。




==




「不用擔心⋯只是輕微扭傷和擦傷,今晚敷一帖藥明天就應該沒事了⋯」長瀨按著生田的腳檢查著,「待會兒我教雪兒一些消毒傷口的技巧⋯讓她可以處理公爵的傷⋯」




「雪兒⋯好好看著你的主子⋯、別再讓他到處走了⋯」松本對雪兒吩咐著。




還在擔心生田的雪兒點點頭,然後想跟著診完証的長瀨出去。




可長瀨卻繼續站在旁邊,欲言又止的看著松本,「松本大人⋯、嗯⋯我⋯、雅、」




以為長瀨還有其他瑣碎事要稟告的松本此刻心思都放在生田上,只是擺擺手道,「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兩人出去後,生田見松本依舊站在床邊,艱辛的轉過身子背向松本,可是那腳傷就被壓在下面,痛得背一抖一抖的。




站在身後的松本嘆了一口氣,把生田的身子轉回平躺,「我沒有喜歡雅紀⋯、」




生田這才願意看松本一眼,可松本又說,「但我也不會喜歡你⋯、清楚了嗎?」




「為什麼⋯?」


「對我來說、權力就是一切,沒有權力就等於一無所有、有權力才有能力去保護自己愛的人⋯⋯」






「也即是說⋯達不到你心中權力的高度⋯你一輩子都不會認真的跟任何人一起嗎⋯?連試都不試⋯?」




「至少不會長期跟同一個人交往,不再標記任何人⋯」




生田看著松本,以為松本口誤不敢相信的問,「你之前標記過人⋯?」




生田一開始對松本上心是因爲他覺得松本符合自己聯婚的要求,看起來花心的松本應該會因不想負責而不會胡亂標記Ω。家族背景也相近,要是真的結了婚,雙方可以各玩各的,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話雖如此,可是生田對松本不知道什麼時候由在意變成真的喜歡,心底裡還是希望松本會變成一個只對自己好,一生只標記自己的α。




「弦⋯他是我第一個標記的Ω⋯那時候我的生意剛開始起步⋯」松本點點頭,大概也是醉了才會跟生田說起這些不為人知的往事。




「那他⋯?」


「死了⋯被我的仇家殺死了⋯」松本拿出頸中一直跟身的頸鍊,上面有一隻銀戒指給生田看,「那些人知道他是我的人,趁我不在時把他殺死了⋯要是我那天願聽他的話不出門陪他⋯也許他就不會出事⋯」




「所以你以後都打算自己一個人扛著嗎⋯?」


「你知道我的工作⋯買家和賣家都不是善男信女、⋯我不想再有人成為犧牲品⋯」說著話的松本想撫上生田的臉頰。




終於明白剛才松本因把自己當成了弦,所以才那麼生氣罵自己的生田不著痕跡的避開,「不要把我當成他⋯我不是他⋯、」




「這裡雖然是Serpens,但是我還是能夠好好的保護我自己⋯好歹我也是一國的公爵,不用靠你來保護我⋯,而且我喜歡誰⋯也不是由你來決定⋯別在那麼自大妄為⋯全世界又不只是只有你一個α⋯」




松本放下手望著生田,生田艱辛的坐直身子說,「還有⋯松本潤、我現在認真的告訴你⋯我、生田斗真心裡容不下那些已標記過其他Ω的α、我想找的是一個由始至終心裡如一的α,謝謝你讓我知道那個人不是你⋯」




「所以、請別再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不需要你可憐我⋯現在我生田斗真嫌棄你⋯之前打擾你了⋯」生田理性的對松本說。




心中抽搐一下想要撫上生田的手,可是生田沒有給松本時間猶豫的對著門口說,「松本大人⋯請回吧⋯我想休息了⋯」




松本看著生田沈默了幾秒,然後站起來才說,「那你好好休息⋯晚安⋯」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