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tmte

11.9万浏览    2152参与
霜莓酱.玖🎐

我又来压tag了www

连光影都没画完的展一下进度WxW

哦天老福特滤镜太美

P2原图 P3线稿

因为动作参考于网络所以写了描改

肝画真的爽啊

我又来压tag了www

连光影都没画完的展一下进度WxW

哦天老福特滤镜太美

P2原图 P3线稿

因为动作参考于网络所以写了描改

肝画真的爽啊

黑砾

“Living on my sofa

Drinking rum and cola

Underneath the rising sun”

出自《Stay》


觉得很适合救和药 就摸了👍推荐去听听w

战前小年轻们多好啊呜呜呜(虽然用的不是战前机体(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P1滤镜P2原图 呃呃呃呃滤镜好会我好菜

P3别问 问就是就是这辣鸡软件屡次炸我图层[没细化沙发真不是我懒

好了我没尾气话了我回归火种源了[他们真好[安详

“Living on my sofa

Drinking rum and cola

Underneath the rising sun”

出自《Stay》


觉得很适合救和药 就摸了👍推荐去听听w

战前小年轻们多好啊呜呜呜(虽然用的不是战前机体(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P1滤镜P2原图 呃呃呃呃滤镜好会我好菜

P3别问 问就是就是这辣鸡软件屡次炸我图层[没细化沙发真不是我懒

好了我没尾气话了我回归火种源了[他们真好[安详

霜莓酱.玖🎐
大家好—— 我是新入的萌新——...

大家好——

我是新入的萌新——

我来用渣踩tag了——

动作有参考哦


大家好——

我是新入的萌新——

我来用渣踩tag了——

动作有参考哦


獬さん今天也在疯狂吸救

【威补】舰长工作期间请勿打扰

·是mtmte的背景

·尝试无脑撒糖,文笔很差接受不能敬请退出

·配对:威震天x补天士(前后有意义,已确定关系的设定

·分级:PG-16?

·summary:当补天士发现他自己办公室里那张桌子上已经没有地方给自己画画以后,他决定去祸害另一位舰长。

·人物ooc非常严重!!!


“综上所述,我决定到你这里来办公!”

威震天在芯里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的目光从手中的数据板上转移到红黄涂装的小跑车身上。年轻的寻光号舰长双手叉腰一脸理直气壮地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前,手上一块数据板都没有显然是来不务正...

·是mtmte的背景

·尝试无脑撒糖,文笔很差接受不能敬请退出

·配对:威震天x补天士(前后有意义,已确定关系的设定

·分级:PG-16?

·summary:当补天士发现他自己办公室里那张桌子上已经没有地方给自己画画以后,他决定去祸害另一位舰长。

·人物ooc非常严重!!!

 

“综上所述,我决定到你这里来办公!”

威震天在芯里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的目光从手中的数据板上转移到红黄涂装的小跑车身上。年轻的寻光号舰长双手叉腰一脸理直气壮地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前,手上一块数据板都没有显然是来不务正业顺便给他找不痛快的。

“不好意思,请问你刚刚说了什么吗?”威震天懒得跟他讲道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没有时间陪你这个小炉渣玩。”

“拜托,我是来办公的,又不是来找你玩的。”补天士撇撇嘴,似乎并没有被威震天不冷不热的态度打击到,仍旧在试探性地往他的办公室里钻,“办公你懂吗?办公!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忙的,这艘船上不止你一个大忙机。”

“我有理由相信真正意义上的忙机是通天晓或者救护车或者,呃,背离。”威震天又看了他一眼,再次确认这个舰长真的两手空空,“而很显然,你就是寻光号上最大的闲机——你说要办公,手上甚至连数据板都没有。”

“谁告诉你办公一定要有数据板的,真正优秀的舰长才不会把计划放在数据板这种容易被发现的东西里,再说了老通把报告都给你了我没有东西看,他又非要我每天办公至少八个周期,我不在桌上画画还能干什么?”补天士说得理直气壮仿佛自己不务正业都是威震天的错,“再说——”

“补天士!让你办公你又跑哪去了!”

通天晓的声音远远地从走廊那一边传过来,小跑车立马闭了嘴,仗着自己机型灵活闷声挤进了威震天的办公室。

「关门关门!要是让老通抓到我就完蛋了!」

补天士在威震天的内线通讯里大声嚷嚷,并且不停地对他打手势示意他关门,亮蓝色的光学镜散发出一种幼生体似的可怜巴巴的光。威震天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整个机都贴在自己办公室墙上的小跑车,满面甲都写着嫌弃。

最后他决定关上舱门,但与此同时通天晓已经走到了门前。

“威震天,”通天晓对堵在门前的代理舰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接着便询问道,“你看到补天士了吗?”

「是老通!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臭小子闭嘴!!!」

威震天在内线里狠狠地吼了一顿在尖叫的聒噪家伙,面甲上仍旧维持着平淡而无事发生的表情。

“没有。”

“好吧,如果看到他了麻烦给我发个消息。”通天晓也没有多问,事实上他今天还有好几趟巡查任务,也没有时间一直跟舰长玩躲猫猫,他看了看威震天手上的数据板,“辛苦你了。”

威震天没有回复,只是礼节性地朝他点点头。

 

“给你三十塞秒,”威震天望着办公桌对面的小跑车,“解释一下理由。”

前霸天虎头头就算手上没有融合炮也仍旧自带一股压迫感,尤其是当他压着声音说话的时候。补天士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又为了面甲而不想表现出自己有被吓到,于是他挑挑眉甲,加大音量回答道:

“舰长找个地方办公有问题吗?”

“我是问你到我这里来的理由。”

“呃,这个,”补天士转了转光学镜,中央处理器里跳出一系列理由语句,他从中挑选了最扯最牵强的一个,“因为我的办公室就在老通的旁边,我不想在老通旁边办公。”

“就因为这个,你要到我这里来?”威震天突然觉得和这种每天脑模块里不知装着些什么的小炉渣认真简直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嗯,因为老通不会总是到这里来。”补天士认为自己的理由非常合理,骄傲地点点头。

“就这样,没有别的原因?”威震天狐疑地瞥了他一眼。

“就这样,没有别的原因。”补天士朝他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眨了眨那双灵活的蓝色光镜,“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威震天和他沉默地对峙了大约三个塞分,最后曾经令机闻风丧胆只有他威胁别机从来没有别机能胁迫他的前任霸天虎首领叹了口气。

“行吧,那你在这待着,”威震天做出了妥协,“不要打扰到我的工作。”

 

“补天士。”

“嗯哼?”

被点名的红黄色小跑车似乎完全没有听出对方说话的波频有什么不对,也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对方的磁场里几乎要溢出来的怒气。补天士伸长了脖子来看他的数据板,半个身子趴在办公桌上,险些把旁边一摞数据板撞翻。

“补天士!”

“呜哇干嘛吼我!”小跑车捂着自己的接收器嚷嚷道,“我不过是想帮你看一点数据板减轻一下你的负担——毕竟我是一个如此认真负责又芯地善良的舰长。”

“所以你帮我减轻负担的方法就是凑过来看我手上的数据板好把其他的撞翻?”威震天向上转动着光镜核翻出一个塞博坦式的白眼,“我谢谢你。”

“well,sorry?”补天士嘟嚷着向他道歉,不过听起来毫无诚意就是了,“那我换个地方。”

补天士迅速地从桌子上跳下去,威震天在他离开桌面的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数据板扶正避免了一次高空坠物事故。小跑车的散热风扇嗡嗡地转着,带出一阵略带得意的嗡鸣声。

威震天意识到这个小炉渣在跟他玩一些小把戏,但目前他还不清楚其真实意图。

“嘿,把头偏一偏老铁桶,”补天士扒着他的肩甲,推了推他的头雕,“不然我看不到数据板。”

补天士的机型威震天的小了大概一圈,如果这个时候有机从外面进来就会看到他们的舰长毫无形象地挂在他们的代理舰长身上的滑稽画面。威震天歪着头雕看数据板,罪魁祸首不但抢占了他肩甲上的位置,还要在他的接收器旁边不停地絮絮叨叨。脾气从来就不算温和的前霸天虎头头不堪其扰,最终放下了手里的数据板,反手一把捏住热衷于作死的小炉渣的面甲。

“够了补天士,”威震天严肃地开口,“你他炉渣的到底想干什么?”

“呃,关于这个,”补天士的目光游移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决芯似的,“你要听真话还是听别的有趣借口?”

“你觉得呢?”威震天瞪了他一眼。

“哦,好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补天士咬了咬牙,眨巴眨巴光镜,“我想要个吻。”

“什么?”威震天换上一副难以置信的目光,“你说什么?”

“哦我的火种源啊,难道你还要我再重复一遍那羞耻的句子吗!”补天士撇撇嘴,“好了不要废话了老炉渣,快点,亲我一下,亲完我就走了不打扰你工作了。”

“我的卡隆竞技场啊,所以你在这里念念叨叨将近半个周期就是为了这个,”威震天哭笑不得,“你这张嘴真是——”

前霸天虎说着凶狠地吻了上去,嘴唇的软金属是塞博坦人身上最敏感最脆弱的部分,几乎稍有磕碰就会出现伤口。威震天毫不留情地啃咬着脆弱的软金属,电解液从细小伤口处渗出,让这个吻带上了些许惩罚意味。补天士顺从地微微张嘴,放任对方的舌尖扫进自己的口腔,双方都不肯示弱,但舰长尚且年轻,在经验上自然是敌不过久经沙场的前霸天虎,局势很快就一边倒,主导权完全掌握在威震天手里。

一吻结束,威震天略带得意地松开了手,把被他吻得七荤八素的小跑车捞到怀里。补天士晕晕乎乎的,在他怀里躺了半天处理器才重新上线。

“天尊在上,老威,”他盯着天花板,双目无神面甲发烫,“你可太下 流了。”

“哦,是吗?”威震天好整以暇地翻看着手上的数据板,“总有时间让你见识一下更下 流的。”

                    ————————fin————————

是高考前最后一篇同人文产出了

试图写硅基绝美爱情就不打角色tag丢人了

我——想——拆——车——(振声

老威快上拆了这个不务正业的小炉渣!(胡言乱语

很多地方是乱写的欢迎捉虫

以及人物严重ooc再次致歉(土下座

Jacklivesinwalden
为了旋妹儿速成手绘 哈哈哈哈哈...

为了旋妹儿速成手绘

哈哈哈哈哈哈好喜欢旋刃噢!疯了,暴力小萝莉画着好快乐

MTMTEGOGOGO

(●°u°●)​ 」

为了旋妹儿速成手绘

哈哈哈哈哈哈好喜欢旋刃噢!疯了,暴力小萝莉画着好快乐

MTMTEGOGOGO

(●°u°●)​ 」

赛博坦拾荒老爷爷

俺把红标忘了…!!(惊醒

加上力!otz

俺把红标忘了…!!(惊醒

加上力!otz

被愤怒蒙蔽双眼的homeless

只是单纯的想看被光芒照着的荣格老师而已(安详)

p2 是摘眼镜版

只是单纯的想看被光芒照着的荣格老师而已(安详)

p2 是摘眼镜版

暖化亞洲
雖然沒什麼再畫,但其實會一直找...

雖然沒什麼再畫,但其實會一直找霸福糧qqqqq這對怎麼吃都不會膩

雖然沒什麼再畫,但其實會一直找霸福糧qqqqq這對怎麼吃都不會膩

黑砾

腿腿腿腿腿腿腿[失去理智

打光逐渐迷幻、不管了

虽然我菜但是他们是真的香

我先行去世[安详

腿腿腿腿腿腿腿[失去理智

打光逐渐迷幻、不管了

虽然我菜但是他们是真的香

我先行去世[安详

dare.deer

小比例MTMTE系列人物收集👌

小比例MTMTE系列人物收集👌

黑糖加白雪
扭蛋扭到小药药 自产自销,药师...

扭蛋扭到小药药

自产自销,药师这个tag现在好冷啊,冷的像梅塞庭

等到自己到了可以产粮的年龄才发现太太们都走的差不多了(风暴式哭泣)

疯狂吸药

我留下了不会画画的眼泪JPG

扭蛋扭到小药药

自产自销,药师这个tag现在好冷啊,冷的像梅塞庭

等到自己到了可以产粮的年龄才发现太太们都走的差不多了(风暴式哭泣)

疯狂吸药

我留下了不会画画的眼泪JPG

这个池澜真的屑啦

传统艺能半拟人(?)

p1自带空调补天士

p2可可爱爱诺妹子

(发出去了才发现有bug,撤回重画再发一遍😂)

传统艺能半拟人(?)

p1自带空调补天士

p2可可爱爱诺妹子

(发出去了才发现有bug,撤回重画再发一遍😂)

海啸被六阶围殴
/舞蹈结束时/ 大概算是上一张...

/舞蹈结束时/                              



大概算是上一张的后续?

/舞蹈结束时/                              




大概算是上一张的后续?

捡垃圾的歌利亚

The Orionids Fell Into My Arms

        我,小滚珠,粒子城警察总署的一名普通警员,正在暗恋我的顶头上司奥利安·派克斯。

  奥利安·派克斯是那么的迷人,他的涂装是经典又鲜亮的红蓝配色,和他那双深邃的蔚蓝色光学镜十分相称。他的机体很高大,当然是普通人相比来说,其实他比我要矮上一个半头雕,每当我在他面前站直了等候指令时,他总要微微仰起头雕,才能直视我的光学镜。我在难得为自己过分高大的机体窃喜的同时,努力地在不让他察觉到的前提下弯曲自己的膝盖和脖颈,降低自己的身高。

  虽然他并不需要我这样做,他不需要我刻意去迎...

        我,小滚珠,粒子城警察总署的一名普通警员,正在暗恋我的顶头上司奥利安·派克斯。

  奥利安·派克斯是那么的迷人,他的涂装是经典又鲜亮的红蓝配色,和他那双深邃的蔚蓝色光学镜十分相称。他的机体很高大,当然是普通人相比来说,其实他比我要矮上一个半头雕,每当我在他面前站直了等候指令时,他总要微微仰起头雕,才能直视我的光学镜。我在难得为自己过分高大的机体窃喜的同时,努力地在不让他察觉到的前提下弯曲自己的膝盖和脖颈,降低自己的身高。

  虽然他并不需要我这样做,他不需要我刻意去迎合他的身高,他不是那种会被别人的身高刺激到的内芯脆弱的TF,因为他是那么强大勇猛,一个机赤手空拳就能制服一打末日大街的小混混,一次行动抓捕的家伙能把我的拖车塞得满满当当,必须轮罩盖和减震杆在两边同时使劲才能把车厢合上。

  当然我对他的个人兴趣爱好方面还不算特别了解,毕竟他刚刚接替前一位局长的位子,我现在知道的也就是他不像他的前任喜欢一些原始生物,回想起那具被挂在墙上正对着警署大门的风干星云星人,我就忍不住发抖。他喜欢奖章,我在值夜班的时候看过他的荣誉展示柜,那一排排红色的汽车人标志在透明玻璃后面排列得整整齐齐,不过我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同样值夜班的他给发现了,情急之下我只好从子空间里掏出一块金属软布,假装在帮忙擦玻璃。每次回想起他带着惊讶和欣喜的道谢,我的引擎都会忍不住空转。

  那是一个原本还算普通的夜晚,派克斯不在他前台的座位上,我就像往常一样坐了过去,打开所有显示器,打算盯着监控度过又一个无聊的夜班之夜。

  我从子空间里掏出一小罐小精灵饮料,插上吸管,再把吸管塞进嘴里,狠狠吸一大口,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我深深地吐出一口废气,顺势把脚搁到了操作台的边缘。

  我扫视了一遍显示器,很平静,平静到有些古怪,监控甚至连个空壳都没拍到,感觉有些奇怪的我直起了上半身,重新仔细观察显示器里的画面。

  “小滚珠。”派克斯语气平淡的话语从我背后突然传来。

  我下意识地咬住了吸管,用口腔前部的牙齿狠狠钳住这用柔软金属做成的空心圆柱体。我死死地盯着自己那双好死不死正搁在操作台边缘的带着六个轮胎的大脚板,它是那么大,以至于我不可能在派克斯光学镜下将它偷偷放下来,我不禁羡慕起了旋刃。

  “小滚珠?”派克斯的声音带上了一些疑惑,他靠得更加近了,因为他那迷人的男低音几乎就在我的音频接收器旁徘徊。这都不算什么,真正让我反应过度的是他接下来的行为。

  “你还好吗?”派克斯说着,有些担心地伸出手,用食指指节扣了扣我肩膀上的轮胎。

  “没,没没没事!!!”我几乎是大喊出声,同时唰的一下把脚重重踏到地上。没喝完的小精灵饮料啪嗒一声掉在了我的腹甲上,淡蓝色的能量液溅满了我的腹甲。

  派克斯轻笑了一声,然后清了一下嗓子,严肃地说:“待会儿在末日大街那边有一场抓捕行动,我需要你配合我执行任务,你在15个子循环后出发,带上我的厢式拖车,明白了吗?”

  “明白了,Sir!”我头也不敢回地大声应道。

  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他出了警察局,我才终于敢掏出金属软布擦拭我的腹甲。

  “小滚珠,你的轮胎坏掉了吗,怎么一直转个不停?”减震杆将胳膊肘撑在接待台的台面上等着接我的班,“还有你的傻笑是怎么回事?”

  “我哪有?”虽然嘴上反驳着,我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不知怎么的就固定在一个微妙的冒傻气的弧度,我连忙用手指把那些不受控制的金属肌肉摁回它们原本的位置。

  然后我就听见了我右边肩膀的轮胎飞速转动的咕噜声。天哪,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不就是被派克斯的手指碰了一下,有什么好转的?我在芯里埋怨着自己的傻瓜轮子,然后强制截停了它。

  “我先走了,这里就交给你负责。”我噌地起身,转身向放着派克斯的拖车的车库走去。

  “小滚珠,你后挡板后面有噬铁虫在追你吗?”我强行无视减震杆的嘲弄,加快了步伐。

  轮罩盖在那里等着我,他边把派克斯的拖车挂到我的车厢后面边和我唠唠叨叨。

  “你知道今晚有猎户座*流星雨吗?”他嘟囔着,把拖车的钩头怼进我车厢后面的钩尾里,“要不是今晚突然有紧急值班,我就去找个高楼看流星雨去了。”

  我哼哼唧唧地胡乱应和着,直到听见一些熟悉的音节。“你说猎户座?”

  “对啊,猎户座,怎么了?”他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没什么,时间到了,我该出发。”我说着发动引擎,直直蹿出了车库。

  “Orion……”我在芯里咀嚼着这个和派克斯的名字相同的星座名,抬头看了看天空,现在的它还是常见的深蓝色,没有任何闪亮的流星划过,给它留下一条漂亮的痕迹。

  我胡思乱想着,但是速度没有丝毫减慢,但是等我到了派克斯给我的坐标时,我只见到一打哀哀叫唤着的小混混,他们被派克斯用能量手铐整整齐齐地铐在了金属长棍上。

  可是派克斯不在这里。

  我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重新变回人形,开始将囚犯一个个塞进我的车厢和派克斯的拖车里。

  在我将最后一个涂装灰暗破旧的空壳塞进车厢时,我听到一些奇怪的声响,一些像飞机引擎声最大功率运转的声音,从我的头顶直直向我这边扑来。

  “小滚珠,快躲开!”派克斯焦急的喊声直直穿进了我的音频接收器,我愣了一下,抬头向上看。

  奥利安·派克斯正在快速向下落,就像一颗红色的流星,直直向我坠落,他的身下是一架已经失控处于半变形状态的黄色飞机。

  我鬼使神差地没有挪动脚步。

  “小滚珠!”派克斯见我没有反应,在最后一刻松开了那个倒霉蛋,将他踹向了右边,自己直直落进了我的怀里。

  “噗!”派克斯自身的机体重量加上那巨大的重心加速度带来的势能,给我的油箱重重一击,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派克斯快速地撑起自己的机体,用他那双蔚蓝色的光学镜担忧地看着我。

  “你没事吧,小滚珠?”他伸手拍拍我的脸颊,看我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就走到旁边把那架飞机也铐了起来,塞进了车厢仅剩的一个空位,然后合上了车厢门。

  我呆呆地望着深蓝色的天空,亮白色的流星正在划过天空,直直落到某个我看不到的地方。

  他重新走了过来,向我伸出手。

  “你还能抓住我的手吗?”

  流星在他的头雕后面继续着它们的旅程,但是我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他的面甲上。

  我努力地挤出一个龇牙咧嘴的笑容。“我没事。”然后用力握紧他的右手,借助他的力量站了起来。

  “没事就好,”派克斯伸手拍拍我的后背,“我们现在就回警局吧。”

  我向他露出一个更加真情实意的笑容。

  “好的。”

  他变成了卡车形态,将拖车和自己的车头链接在一起。

  “跟上我,小滚珠。”

  我顺从地变成运囚车形态,拖着车厢跟在他的身后。

  我看了看他,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流星雨还在继续,但是我已经不再在意。

  因为专属于我的猎户座流星雨已经落在我怀中。

                                                                            END



*猎户座学名就是Orion


在此感谢@孤独的猫 太太,谢谢您给我画图,还安利了我这样可爱的一对c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