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uder sans

963浏览    16参与
White是猫猫

[非洲组/绘画过程]Nightmare只是想和Error吃东西♡(Muder:喵喵喵?)

[非洲组/绘画过程]Nightmare只是想和Error吃东西♡(Muder:喵喵喵?)

White是猫猫
我是什么画渣啊草 Muder:...

我是什么画渣啊草

Muder:嘿老大…………

Nightmare:Muder…………(想杀一个人的语气是藏不住的)

Error:(TNND Muder你为什么要现在进来)

另外就是Nightmare和error都是拟人+女化

我是什么画渣啊草

Muder:嘿老大…………

Nightmare:Muder…………(想杀一个人的语气是藏不住的)

Error:(TNND Muder你为什么要现在进来)

另外就是Nightmare和error都是拟人+女化

茶某人不会画画

好,我开始搞杀手组(kmk)(文笔烂烂人)

ooc,我觉得无差,我是真的无所谓

能接受就向下翻


       吧台上暧昧的暖橙色吊灯的灯光摇摇晃晃,一圈再一圈的光影以微偏高脚杯的位置为中心慢慢扩散,最后又缓缓交织在了一起,骤然间停在了某处不知名的角落处,一切生硬的就像是镀在地板上的。杯内不明的红色液体上筛上了些许白色粉尘,看上去像是某些怪物的灰尘。

      “……真恶心。”killer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作践自己,点了这么一杯饮品——即使他...

好,我开始搞杀手组(kmk)(文笔烂烂人)

ooc,我觉得无差,我是真的无所谓

能接受就向下翻




       吧台上暧昧的暖橙色吊灯的灯光摇摇晃晃,一圈再一圈的光影以微偏高脚杯的位置为中心慢慢扩散,最后又缓缓交织在了一起,骤然间停在了某处不知名的角落处,一切生硬的就像是镀在地板上的。杯内不明的红色液体上筛上了些许白色粉尘,看上去像是某些怪物的灰尘。

      “……真恶心。”killer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作践自己,点了这么一杯饮品——即使他没有花任何一个G。

       外面的风剧烈的咆哮着,光听漆黑的树枝不断地敲打着带着朦胧水汽所模糊了视野的玻璃窗之声便能窥探一二。“这可不必那位自信却可笑的决心的拥有者弱。”“你也是一位可笑的决心拥有者,不是吗?”“闭上你的嘴,失败者没有话语权。”

       尽管如此,killer依旧决定留在这里,哪怕这里的气氛压抑的令人恨不得决定去死。

       “不过谁叫我是一只骷髅呢?”killer为自己找了一个好借口换了个姿势,同样都是用手撑住了下颌骨,擦尽的液态决心在脸上留下了印子,如同想忘去的往事深深印在灵魂处一样。饮品被随意放在了一边,粘稠的质感比那只章鱼更胜。想到章鱼,killer不自觉地干呕了一下,不过即可惜又可喜的便是其行为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哪怕他真的很想引起些许骚动来告诉nightmare这个事实。

       雪花轻飘飘的贴在窗口又在屋内的热气下融化,外面的场景有些模糊,大块的雪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想法。


      鞋尖上顶着一层薄雪,鲜红的围巾在凌冽的寒风中抖落着来自冬日的礼物,又顺着风的轨迹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长痕,murder的视线直直的盯着下一步会走到的地方,大半部分的脸隐藏在了围巾下面,如同平常一般双手插在口袋中,向着前方走去。

      或许是一条不归路?


      门铃响了,并不是很清脆的声音,killer对来往的行人并不在意,只是一面之缘罢了以后也不会再遇到——只是他暂时是这么想的。从门口吹进来的风使灯摇晃的更厉害了。

      killer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桌子上,看着那位坐在了他的身边,一套“怀旧”的打扮以及可谓是不低的LV值,指骨动了动最终还是决定放下了,毕竟这场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停。

     “估计又是哪个时间线的自己做了什么无法饶恕的事。” killer如此想到。


      ta做到了,murder从自己的时间中离开了,没有人会阻止ta直至下一次的悲剧重演。

      murder忽然间觉得自己有些好笑,忙碌了那么长时间,突破自己的底线最后却什么也没有换来,他面前的筹码被他自己赌光了,不错,一点不剩。

      索然觉得有些乏味,不过为了自己所剩唯一的“亲人”,这一切还是值得的,至少,他也逃脱了那里不是吗?


      “亲爱的,我可以邀请您喝一杯吗?”killer举起酒杯(虽然说他不想喝这个),空洞的眼眶却令人知道他所注视的是自己。murder未做出任何反应,很难令人明白是未听见亦或者什么。“没有原因,只是忽然来了兴致,我一人未免有些无趣。”

       murder迟疑了一会,举起酒杯与killer的轻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回响,他的杯子高于killer,这使killer愣了一下。“Cheers.”

      尽管他们都没喝。

      也许,这是一条不归路。



写的烂,轻点打()

至于为什么写的是雪,因为这是去年圣诞节前写的()咕了好久所以说前后的风格可能会有点不同?

(跑走)

大冤种的晓慕(º﹃º )

一天的摸鱼🐟

邪骨团整个团都画了。模板是从百度上找的。

(小声bb:kk是真的可爱。)

一天的摸鱼🐟

邪骨团整个团都画了。模板是从百度上找的。

(小声bb:kk是真的可爱。)

🦊赤亦

谢谢!!180个追随…不是,我是说粉丝😹🙏💦💦发两张摸鱼吧


P1大概就是error,自己很不小心把自己缠住了😹

谢谢!!180个追随…不是,我是说粉丝😹🙏💦💦发两张摸鱼吧


P1大概就是error,自己很不小心把自己缠住了😹

阿姆你又在摸鱼哦

灵感来源于我中午被馒头烫到的惨案

(mh为什么这么少啊!逼得我都磕hm结果发现粮更少)

灵感来源于我中午被馒头烫到的惨案

(mh为什么这么少啊!逼得我都磕hm结果发现粮更少)

青阳碧落
涂鸦。好像还是第一次画灰灰。...

涂鸦。好像还是第一次画灰灰。

有花堪折直须折。在还能逃避的时候,抓紧时间吧。

涂鸦。好像还是第一次画灰灰。

有花堪折直须折。在还能逃避的时候,抓紧时间吧。

兹瓦夫小饼干
*他从尘埃中现身......

*他从尘埃中现身......

*他从尘埃中现身......

寒冰之时
尘埃衫与幽灵帕的摸鱼 (一设样...

尘埃衫与幽灵帕的摸鱼

(一设样貌的Sans,二设样貌的Papyrus)

尘埃衫与幽灵帕的摸鱼

(一设样貌的Sans,二设样貌的Papyrus)

87君
UNDERTALE AU DU...

UNDERTALE AU DUSTTALE 绘图

最近被Muder虐得不要不要的

UNDERTALE AU DUSTTALE 绘图

最近被Muder虐得不要不要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