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uma木马

593浏览    44参与
记得坩埚🌊
旧城之王 - Muma木马

为老婆打歌!!!!

为老婆打歌!!!!

薇姑娘的朋友

或许忏悔

我杀了一个无辜的无恙

我毁了一段生灭的启航

世界以痛吻我

我也报之以哀伤


有过花开蜂撩

有过雪去冬藏

我怎么可以丢掉向往的向往

和黑熊一起疯狂


一片坠入深渊的沉寂

一汪蓝色太平洋

谁告诉你没有彼岸

让你困在沼泽里消亡


要你对得起温柔的混蛋

要你忘掉长发姑娘

你把自己和光同尘

只为一处青草茫茫


一团轻奢难遂愿

要的只是一尺一丈

只知道厉鬼在阻梦

不知道如来在何方 

我杀了一个无辜的无恙

我毁了一段生灭的启航

世界以痛吻我

我也报之以哀伤


有过花开蜂撩

有过雪去冬藏

我怎么可以丢掉向往的向往

和黑熊一起疯狂


一片坠入深渊的沉寂

一汪蓝色太平洋

谁告诉你没有彼岸

让你困在沼泽里消亡


要你对得起温柔的混蛋

要你忘掉长发姑娘

你把自己和光同尘

只为一处青草茫茫


一团轻奢难遂愿

要的只是一尺一丈

只知道厉鬼在阻梦

不知道如来在何方 

薇姑娘的朋友

那时我们还年少

那时我们还年少

我们觉得都不会老

看着海边炸裂的气泡

望着远方的日本岛


那时我们还年少

白色的衬衫绿裙飘

路过青麦芒芒和水稻

一转眼夏天就来到


那时我们还年少

单车汽水和邮票

总觉得世界只有那么小

好像只有两个人在环绕


那时我们还年少

蓝色紫色和光照

有时会忧郁有时会笑

梦想堆得比天还高


那时我们还年少

在花季淋雨 在雨季欢闹

时光似乎也不急躁

青春还没有走丢 我还没有跌倒


那时我们还年少

想去布拉格 想去爱丁堡

抬眼全是明亮的未来

抬手就可以去描


那时我们还年少

总把秘密藏进书包

写的是...

那时我们还年少

我们觉得都不会老

看着海边炸裂的气泡

望着远方的日本岛


那时我们还年少

白色的衬衫绿裙飘

路过青麦芒芒和水稻

一转眼夏天就来到


那时我们还年少

单车汽水和邮票

总觉得世界只有那么小

好像只有两个人在环绕


那时我们还年少

蓝色紫色和光照

有时会忧郁有时会笑

梦想堆得比天还高


那时我们还年少

在花季淋雨 在雨季欢闹

时光似乎也不急躁

青春还没有走丢 我还没有跌倒


那时我们还年少

想去布拉格 想去爱丁堡

抬眼全是明亮的未来

抬手就可以去描


那时我们还年少

总把秘密藏进书包

写的是一个少年的年少

一封待发的青鸟


那时我们还年少

风在耳边静悄悄

我们总是在草地奔跑

我们以为永远都不会老 



薇姑娘的朋友

十二楼

扬州城外十年半

碎雪染汀畔

孤魂野鬼声声断

西湖瘦暗


芭蕉不唱李易安

只有金銮转

有僧有道有婵娟

黄粱一盼


昨日莲展杨玉环

今朝竹飞燕

七步诗里七步慢

一沦一陷


苦茶浊酒饮聚散

幽影谎称灿

曾有一瞥定江澜

马喑人怨


梅去杏临山水现

凰徙凤相念

不曾相见不曾厌

桃花人面

扬州城外十年半

碎雪染汀畔

孤魂野鬼声声断

西湖瘦暗


芭蕉不唱李易安

只有金銮转

有僧有道有婵娟

黄粱一盼


昨日莲展杨玉环

今朝竹飞燕

七步诗里七步慢

一沦一陷


苦茶浊酒饮聚散

幽影谎称灿

曾有一瞥定江澜

马喑人怨


梅去杏临山水现

凰徙凤相念

不曾相见不曾厌

桃花人面

薇姑娘的朋友

宇宙陷阱

我有时用佛

有时用道

有时又在美人怀里寻妖娆

我走向秦始皇

走向孙思邈

走向曹寅向百草

我走向我自设的山依水靠


可以表现为顺从

要似紫微般围绕

就像女人会带来眼泪

就像女人会带来烦恼

就这样走到尽头

进入宇宙的圈套


我本就生生不息

不只参与人类的晚早

差点上了你的当

差点就这么黄发垂髫

我原本和花木同宗

我和陨石共老


我可以如咸鱼般死去

拿掉泛蓝的雾中荣耀

我只看到我的所在

我管你山高水遥

我有我的秘密咒语

我有我的樱花曌 

我有时用佛

有时用道

有时又在美人怀里寻妖娆

我走向秦始皇

走向孙思邈

走向曹寅向百草

我走向我自设的山依水靠


可以表现为顺从

要似紫微般围绕

就像女人会带来眼泪

就像女人会带来烦恼

就这样走到尽头

进入宇宙的圈套


我本就生生不息

不只参与人类的晚早

差点上了你的当

差点就这么黄发垂髫

我原本和花木同宗

我和陨石共老


我可以如咸鱼般死去

拿掉泛蓝的雾中荣耀

我只看到我的所在

我管你山高水遥

我有我的秘密咒语

我有我的樱花曌 

薇姑娘的朋友

札蓝

我的老师给我划定了界限

我的女神(妖)打破了莲花比拟的瞬间

我说过我要去往永远

忘了有没有规划你的乘船


原想带你一起

乘风破浪带着主角光环

可是你走丢了

还不是换成碎水欺瞒


有一双不亮的翅膀

将信将疑的倒凤颠鸾

我把自己杀死

把你捧进梦的呢喃


一路向北又曲折

似乎正确的方向迷幻的蓝

我爱的只你一个

一个幻化成万千花繁


唱一首绝望的渴望

写一篇希望的魂还

一个终归是一个

阿拉伯只有一本天方夜谭 


我的老师给我划定了界限

我的女神(妖)打破了莲花比拟的瞬间

我说过我要去往永远

忘了有没有规划你的乘船


原想带你一起

乘风破浪带着主角光环

可是你走丢了

还不是换成碎水欺瞒


有一双不亮的翅膀

将信将疑的倒凤颠鸾

我把自己杀死

把你捧进梦的呢喃


一路向北又曲折

似乎正确的方向迷幻的蓝

我爱的只你一个

一个幻化成万千花繁


唱一首绝望的渴望

写一篇希望的魂还

一个终归是一个

阿拉伯只有一本天方夜谭 


薇姑娘的朋友

天幕红尘

它是会按自己的逻辑逐步推演

一百年又一百年

承载着聚散离合

悲戚着悲戚 欢颜着欢颜


还未曾(?)中断

像泥石聚坠的掩瞒

既然相信达尔文

就让我们由远及前


外有外在的郁金罗兰

手贴心脏判断着人间暖寒

总忘记将两者相连

我按马克思的教诲向远处伸延


走向了一个主义

走向了共花共酒共缠绵

这是一个美好的尽头

尽之初始柳绿花繁


可是谁泣出的咒语

率先笼罩了侏罗纪公园

和彗星一起陨落 

没了观世音 没了诺亚船

它是会按自己的逻辑逐步推演

一百年又一百年

承载着聚散离合

悲戚着悲戚 欢颜着欢颜


还未曾(?)中断

像泥石聚坠的掩瞒

既然相信达尔文

就让我们由远及前


外有外在的郁金罗兰

手贴心脏判断着人间暖寒

总忘记将两者相连

我按马克思的教诲向远处伸延


走向了一个主义

走向了共花共酒共缠绵

这是一个美好的尽头

尽之初始柳绿花繁


可是谁泣出的咒语

率先笼罩了侏罗纪公园

和彗星一起陨落 

没了观世音 没了诺亚船

薇姑娘的朋友

克莱因蓝

不要回首

回首还是依旧

有流年渲染

从零一年之后


一身烟味缭绕

我的前程还没有搭救

仙乐飘飘的宇宙

我学不会方程

我只认识加缪


一颗恒星照耀

我在人间东奔西凑

我看得太远

忘了近日哀愁

我走得太近

全是欲语还休


我有一根红线纠缠

延伸到缥缈的尽头

我却始终坚信

那是我可摘的娇羞


韶华太快

我都不知道离去了多久

久到天地易容

久到你竟出现在左右


零三零四零五零六

怎么划定的段落

还有结尾的零七

终于写尽了一篇荒谬


告别楼兰的妖孽

好像到了加勒比尽头

一个伯明翰未来的后

一个汴梁城的娇羞


飞花向前

带着飞鱼...

不要回首

回首还是依旧

有流年渲染

从零一年之后


一身烟味缭绕

我的前程还没有搭救

仙乐飘飘的宇宙

我学不会方程

我只认识加缪


一颗恒星照耀

我在人间东奔西凑

我看得太远

忘了近日哀愁

我走得太近

全是欲语还休


我有一根红线纠缠

延伸到缥缈的尽头

我却始终坚信

那是我可摘的娇羞


韶华太快

我都不知道离去了多久

久到天地易容

久到你竟出现在左右


零三零四零五零六

怎么划定的段落

还有结尾的零七

终于写尽了一篇荒谬


告别楼兰的妖孽

好像到了加勒比尽头

一个伯明翰未来的后

一个汴梁城的娇羞


飞花向前

带着飞鱼走兽

差点带走一个不羁的灵魂

一个不羁的灵魂困兽


在此之后

我无花无酒无清秀

我有一个女儿

我换了一个宇宙 




薇姑娘的朋友

仙本那的小仙女

不看永乐大典

不提量子纠缠

不再回首一汪汪的海蓝

不想一朵朵花散


有一只风行的白帆

一个个归一的笑脸

我从长城走过

看到人间的敦煌走远


一颗黑洞旋转

恒星湮没

时间不转

散发总由一个奇点

一处是爆炸

一处是收敛


一处核紧缩

一处核聚变

一处花花草草点幽恋

一处暗暗锁怨怨


一张笑靥永恒

一张笑靥流转

我们躲在太阳之下

看瞬间的永恒

看永恒的遥远 


不看永乐大典

不提量子纠缠

不再回首一汪汪的海蓝

不想一朵朵花散


有一只风行的白帆

一个个归一的笑脸

我从长城走过

看到人间的敦煌走远


一颗黑洞旋转

恒星湮没

时间不转

散发总由一个奇点

一处是爆炸

一处是收敛


一处核紧缩

一处核聚变

一处花花草草点幽恋

一处暗暗锁怨怨


一张笑靥永恒

一张笑靥流转

我们躲在太阳之下

看瞬间的永恒

看永恒的遥远 


薇姑娘的朋友

一个虚姓闺蜜

我早就盼着你出嫁

别在我眼前吟咏蝶化

把你的身段拿走

把我的年华留下

让雨妆点你的雪月风花

让雷历遍千年的刹那 

把你的爱情带走

把我的祝福(诅咒)留下

你会在西湖岸边盼月华

一步一锦鲤

一抹彼岸花

忘了该忘的吧

虫草浸黄酒

金剑入柔葩

快丢掉苏堤的奢求

倏倏然飘飘一刹

一刹恍千年 

快抹去胭脂粉擦

我早就盼着你出嫁

别在我眼前吟咏蝶化

把你的身段拿走

把我的年华留下

让雨妆点你的雪月风花

让雷历遍千年的刹那 

把你的爱情带走

把我的祝福(诅咒)留下

你会在西湖岸边盼月华

一步一锦鲤

一抹彼岸花

忘了该忘的吧

虫草浸黄酒

金剑入柔葩

快丢掉苏堤的奢求

倏倏然飘飘一刹

一刹恍千年 

快抹去胭脂粉擦

薇姑娘的朋友

瞬息永恒

有位医生可以叫卡尔维诺

卡尔维诺告诉我

不要沉迷于美色

爬在微笑上面手起刀落

一会儿是永恒

一会儿是莫测


有个杀手叫让雷诺

纽约城任他予取予夺

最后他死了

忘了身处何所

只记得马婷达的承诺


那些赴死的邦德

管你在海地还是布拉格

管你战乱还是平和

我说了让你死

我说了让她活


不要鸡尾酒调和

不要加冰的莫吉托

东方的香薰晕染恒河

我在浸满龙舌兰的墨西哥

爱上了一个古巴的模特

有位医生可以叫卡尔维诺

卡尔维诺告诉我

不要沉迷于美色

爬在微笑上面手起刀落

一会儿是永恒

一会儿是莫测


有个杀手叫让雷诺

纽约城任他予取予夺

最后他死了

忘了身处何所

只记得马婷达的承诺


那些赴死的邦德

管你在海地还是布拉格

管你战乱还是平和

我说了让你死

我说了让她活


不要鸡尾酒调和

不要加冰的莫吉托

东方的香薰晕染恒河

我在浸满龙舌兰的墨西哥

爱上了一个古巴的模特

薇姑娘的朋友

玉冰烧

羊城不驰骏马

越过九月初八

飞雪飞雁飞黄沙

一别一刹


上古音哑

无声无韵也无葩

离离原上客

无可归家


朝不闻夕语

昼不见月华

恨了盘古恨女娲

仅仅一撇一捺


一撇去海角

一捺到天涯

再也无处起笔 

写不下雪月风花


羊城不驰骏马

越过九月初八

飞雪飞雁飞黄沙

一别一刹


上古音哑

无声无韵也无葩

离离原上客

无可归家


朝不闻夕语

昼不见月华

恨了盘古恨女娲

仅仅一撇一捺


一撇去海角

一捺到天涯

再也无处起笔 

写不下雪月风花




牵狗绳上狗
纯洁2016 - Muma木马

喜欢了很久的歌 一听到就会想到很多事

喜欢了很久的歌 一听到就会想到很多事

薇姑娘的朋友

你好木子柔

一点闲思勾引的哀愁

一壶频频戒掉的花雕酒

五花马和千金裘

这也不会从无到有


一对没有关联的量子

一场梦到了天尽头

你我只有几十年

别这么蒙窗不透


你害怕的我都有

我害怕的才是一条鸿沟

一汪清泉荡漾

到了浊水一抔


背身而走

你的沿途花鸟鱼兽

我的烟花绚烂难久

有倏然的一刹

你看到了我

我也恰巧回眸 

我的回眸泪如雨流 


一点闲思勾引的哀愁

一壶频频戒掉的花雕酒

五花马和千金裘

这也不会从无到有


一对没有关联的量子

一场梦到了天尽头

你我只有几十年

别这么蒙窗不透


你害怕的我都有

我害怕的才是一条鸿沟

一汪清泉荡漾

到了浊水一抔


背身而走

你的沿途花鸟鱼兽

我的烟花绚烂难久

有倏然的一刹

你看到了我

我也恰巧回眸 

我的回眸泪如雨流 




薇姑娘的朋友

薇姑娘

漠北黄沙如昨

潼关以里

郁郁清清澈

一捧花向阳

待你娜娜婀婀


桃花开

水洗脉络

我知你从何处来

玉钗流苏西南惹


寒冰渐远三春硕

挑弄起眉眼无措

天边紫云朵

匣中青绣荷


我等你时日良多

夏去秋来多少个 

魅魅影影又绰绰

奈何此前我总魅惑


听你般若

菩提树下莲花座

莞尔你莫再如梨落

带我入红尘

风悄悄兮雨默默  

漠北黄沙如昨

潼关以里

郁郁清清澈

一捧花向阳

待你娜娜婀婀


桃花开

水洗脉络

我知你从何处来

玉钗流苏西南惹


寒冰渐远三春硕

挑弄起眉眼无措

天边紫云朵

匣中青绣荷


我等你时日良多

夏去秋来多少个 

魅魅影影又绰绰

奈何此前我总魅惑


听你般若

菩提树下莲花座

莞尔你莫再如梨落

带我入红尘

风悄悄兮雨默默  

薇姑娘的朋友

2021.7.18

说大不大

一个世界的天涯

说小不小

一朵雾中的彼岸花

一方虚无净土

一段死去活来的年华

灵魂游荡在古希腊

然后迷失在波西米亚

又是荷马又是凯撒

似乎也未曾忘记古莲花 

把心投进爱琴海

把梦刻在亚细亚

骑上特洛伊的木马

忘掉海伦吧

去北方的斯堪的纳维亚

去薄伽丘的佛罗伦萨


说大不大

一个世界的天涯

说小不小

一朵雾中的彼岸花

一方虚无净土

一段死去活来的年华

灵魂游荡在古希腊

然后迷失在波西米亚

又是荷马又是凯撒

似乎也未曾忘记古莲花 

把心投进爱琴海

把梦刻在亚细亚

骑上特洛伊的木马

忘掉海伦吧

去北方的斯堪的纳维亚

去薄伽丘的佛罗伦萨


薇姑娘的朋友

且听风吟

女:我要走了 

踏着青春的尾巴打马而过 

出行是首无奈的歌 

谱曲的乐师名叫寂寞 

一个世纪有几个铭心的交错 

离别几多 

听风吧 

它在时光里轻声吟哦 

我或许会把你忘记 

或许会在回忆里 

恍然如昨 


男:你走了 

从此风花雪月叶落 

往事随风没 

灯烛瑟瑟容颜弱 

心结却是难破 

相思莫抛躲 

两江相隔 

只说是红颜如祸 

千万年却都同一个错

女:我要走了 

踏着青春的尾巴打马而过 

出行是首无奈的歌 

谱曲的乐师名叫寂寞 

一个世纪有几个铭心的交错 

离别几多 

听风吧 

它在时光里轻声吟哦 

我或许会把你忘记 

或许会在回忆里 

恍然如昨 


男:你走了 

从此风花雪月叶落 

往事随风没 

灯烛瑟瑟容颜弱 

心结却是难破 

相思莫抛躲 

两江相隔 

只说是红颜如祸 

千万年却都同一个错

薇姑娘的朋友

愚人的国度

河流将永恒冲刷千古 

时而隐匿 

时而玉立江渚 

荒蛮走来紧握一把狂疏 

林丛里点点花株 

柔弱而出 


如花似玉最初 

清泉下 

杨柳垂屋 

总有日月悬朝暮 

哪曾想过风雨飘乎 


幻梦中凌波微步 

怎能忘菊满京都 

蜂飞蝶舞荣枯 

花败花开旅途 

没有人是无辜 


时光厉厉如斧 

怎不在目 

岁月似马奔突 

千金难驻 

春花秋月难赋 ...

河流将永恒冲刷千古 

时而隐匿 

时而玉立江渚 

荒蛮走来紧握一把狂疏 

林丛里点点花株 

柔弱而出 


如花似玉最初 

清泉下 

杨柳垂屋 

总有日月悬朝暮 

哪曾想过风雨飘乎 


幻梦中凌波微步 

怎能忘菊满京都 

蜂飞蝶舞荣枯 

花败花开旅途 

没有人是无辜 


时光厉厉如斧 

怎不在目 

岁月似马奔突 

千金难驻 

春花秋月难赋 

悲欢离合梁祝 

你在天涯寻路

我在海角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