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urder sans

17026浏览    278参与
人间であ

刚刚画完,算是最近的人体练习

刚刚画完,算是最近的人体练习

什么时候能吃饭

里社会pa相关

有一张放不下了就放彩蛋里面好了

是和nightmare绑架color那张一起发的

Twitter:O______ABC

里社会pa相关

有一张放不下了就放彩蛋里面好了

是和nightmare绑架color那张一起发的

Twitter:O______ABC

人间であ
摸了只murder桑 【后来添...

摸了只murder桑

【后来添加】对不起来污染各位的眼睛,感觉辨识度不是很高,下次要改进一下。

设定什么的估计也没人感兴趣就先删了

摸了只murder桑

【后来添加】对不起来污染各位的眼睛,感觉辨识度不是很高,下次要改进一下。

设定什么的估计也没人感兴趣就先删了

黑色塑料袋

我们下星期19号或者20号放假

今天回来明天早上就走

赶紧发发

下星期见

那时候就放假了

我们下星期19号或者20号放假

今天回来明天早上就走

赶紧发发

下星期见

那时候就放假了

伏吕琦

(2)【Murder&Blueberry】 莓风时起尘飞扬

发布在Bilibili上的同人小说(已完结),

小说链接(单章)  

小说链接(文集) 


[图片]

                   “他是我,却不像我,

             看到他能让我想起另一个人......”

(2)...

发布在Bilibili上的同人小说(已完结),

小说链接(单章)  

小说链接(文集) 


                   “他是我,却不像我,

             看到他能让我想起另一个人......”

(2)


当Murder走进家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的兜里揣着几瓶从很远地方,好不容易才弄到的墨水,为了收集它们花了他不少时间。

“Berry,我回来了。”

Murder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轻轻地喊了一句。

屋子里漆黑一片,并没有开灯。

“你终于回来了。”

客厅里传出一阵细弱蚊蝇般的声音,随后房间的大灯打开,屋内瞬间亮了起来。

一时间适应不了这光芒,Murder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Berry…..”

等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之后,他睁开眼睛,看见一只骷髅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

可那不是Berry,而是之前受伤一直昏迷不醒的Ink,如今他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面色还有些憔悴。

他正在用那条脏污污的围巾,擦拭掉骨架上的那副“巨型”涂鸦。

身上“富有创造性的伤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伤”,而是为了制造假象刻意抹上去被施加魔法的涂料,让Berry和Murder都误以为他伤得很严重。

看到这幕,Murder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冷言问道:

“所以说,其实你并没有受伤,刚才那些都是你在演戏?“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满的情绪,对Ink的欺诈行为感到十分恼火,”你为什么要骗Berry?知道他刚才有多担心你吗?”

他不明白,Ink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这里,Ink转过头望着Murder,本该充满色彩的眼眸却在此刻显得暗淡无光,脸上麻木的如同带了一副面具。

“你觉得…..我像是装的吗?”

由于长时间没有饮用颜料,Ink已经无法维持内心的正常情绪,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就像一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器。

冷哼一声,Murder极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扔出两瓶颜料,抛在Ink身前的沙发上。

Ink接住后看了看手里的颜料瓶,一瓶是白色,另一瓶还是白色的,全是他不喜欢的色彩,但都还带着些余温,应该是在热域才不久捡到的。

他一只手将它们一齐拧开,然后对着瓶口缓缓张开了嘴,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入嘴巴,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

“Berry现在在哪里?”

见Ink已经喝完了颜料,Murder懒得就之前那个问题跟他浪费太多时间,于是便直奔主题。

听到这话,Ink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抬手指了指楼上Papyrus的房间,示意他Berry已经睡了。

灯光下,Ink的脸色惨白的吓人,显得十分憔悴,看上去非常疲惫,骨架虚弱得仿佛一碰就会倒似的。

看了眼骨指所指的方向,Murder 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Ink,瞬移上楼后直接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房间门口,Murder用骨关节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Berry?”

房间内传来连绵起伏的呼吸声,无人回应。

Murder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Berry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屋外的夜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透射进来,照耀着他小小圆圆的脸庞。

Murder轻手轻脚的关上了房门,自从弟弟离开之后,他便再没走进过这个房间,因为每当他路过这间房门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起他弟弟死亡时候的画面,一幕幕场景让他灵魂深处无比的难受,就好像刀绞般疼痛。

书架上的图书整整齐齐摆放着,柜子上落满灰尘,显然已没有人打扫了。桌上的可动模型依旧摊在桌面,角落里的纸箱还是摆放在原来的位置…..

看到屋内的摆设,Murder的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咬着牙齿,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这里有他弟弟生活过的痕迹,让他甚至有些错觉,他弟弟是不是就躺在这个房间的床上。

可躺在床上的是Berry,他的小脑袋蜷缩在被窝里,脸蛋埋在枕头上,只留下一个倒心形状的鼻尖在外面。

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Berry,Murder的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Sans!你居然接纳了一个来自另一个平行宇宙跟你毫无关联的傻小子?即使这样,他那混蛋朋友也才不会管你这儿的死活!难不成你还指望着他来在与人类的战斗中帮你一把?得了吧!不知道他跟以前的你一样,是整个地底世界一攻一防最简单且最没有用的怪物吗?对你而言他毫无价值,甚至会拖累你完成任务,可真是愚蠢至极!“

Murder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神色间带着一丝愤怒以及对自己的失望,在心底低咒了一声。

不过他还是愣愣看着床上熟睡的Berry,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随后将目光从他的脸上收回,望着房间的某处,低声自语道:

“别担心Pap,我明天就让Ink将他送走,我不会让任何人坏了咱俩的计划,绝对不会。”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带着浓烈的悲哀和自责。


“Paps?”

正当Murder陷入沉思的时候,从Berry口中冒出一个熟悉的名字。

“Papyrus….你在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Murder顿时愣了愣,转过头望向床上的Berry。

“Papyrus……你在哪里…..我好害怕….”

Berry的嘴里喃喃地嘟囔着,眉骨紧紧蹙着,似乎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痛苦,额头上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见状,Murder的心里一揪,连忙走上前去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

这是他在Papyrus做噩梦时的习惯性动作,Murder总是喜欢用这种方式帮弟弟驱除心中的恐惧,让弟弟能够安稳地入眠。

“不.....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一切会安然无恙!”

看到Berry那痛苦的样子,Murder的眼眶红了一圈,不知为何一股强烈的愧疚感从他心底升腾而起。

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Berry的头,Murder试图减轻他的恐惧感。

手停留在了Berry的额头上方,一抹蓝色的魔法光芒从Murder手中浮现而出,笼罩在Berry的额头。

“没事了….没事了…..我会保护好你,让一切好起来的……”

Murder的声音很轻,但却十分坚定,仿佛是在给予Berry鼓励与力量,又像是一种承诺,虽说在这个世界他从不轻言许诺。

手心轻轻覆盖整个额头,试图让他放松下来,这个举动使得Berry渐渐地安定了下来,不再呓语,脸上的痛苦之色也逐渐消退。

看着他这幅模样,Murder不禁感到一阵心疼。

他猜测的没错,在Underswap的世界里,与Berry相互对应的角色并不是Murder自己,而是他的弟弟Papyrus。

虽然都是来自相互平行的宇宙,Murder却明显能感知到,自己和Berry是完全不同的两只骷髅,甚至可以说是性格完全相反。

但在Berry身上,Murder找到了自己弟弟Papyrus的影子,他们虽然有着不同形态,性格却非常相似。

这种结论的得出,使得Murder内心深处十分的矛盾。

可望着熟睡中的Berry,他还是俯下身去,低头在Berry的额间上印下轻轻地一吻——这是他亏欠Papyrus的,希望能在Berry 身上做出偿还:

“不管怎样,我都会尽力去保护好你….直到你平安离开这里。“

就在Murder低头亲吻Berry的时候,Berry的双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衣袖。

察觉到Berry的举动,Murder的瞳孔猛地一缩,灵魂更是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不要离开我….”

Berry呢喃道,眼泪顺着眼眶滑落,滴落在枕头上,晕染出一片水渍。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是带着一丝乞求的意味。

“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一定会保护好你!”

Murder轻声的开口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温柔,一丝的坚定。

听到Murder的回答,Berry的手慢慢地松开,脸上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陷入梦乡。

“谢谢你…兄弟….我相信你!”

看到他这副样子,Murder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一种复杂的情感在内心深处蔓延开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来描述此刻的心情:

因为正是这种绝对的信任直接导致了他弟弟的死亡。

无论是在敌人面前,还是在他自己手上。

Murder有时甚至都希望Papyrus不那么相信自己,哪怕拿出一点点象征性的反击来对抗自己,在他的心中都不会有那么强烈的负罪感。

可偏偏Papyrus却什么也没做,在雪地里任凭被他用Gaster Blaster打的遍体鳞伤也绝不还手:一次次被骨刺戳穿身体忍受着巨大痛苦,任由生命在最后时刻被自己的哥哥推向死亡之门。眼里虽有恐惧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甚至直到化为尘埃的最后一秒,他也在痛苦中喊出了那句依旧相信自己兄弟的话语。

这份宽容与信任让Murder难过而心酸,也让他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与崩溃。他想回去,想重新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回到他们曾经生活过的那个世界里去。

可Murder知道,即便在下一场重置后自己不去杀戮,也会有人主动替自己解决掉他们。

这个世界属于一个人类——一个临界于所有怪物之上,能够驾驭生死重置时空,被称作为“玩家”的存在。

想到这,Murder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寒霜,散发着一抹嗜血的光泽。

他一边抚摸着Berry的头,一边缓缓地闭上双眼,将心中所有仇恨种子统统埋藏在自己的灵魂深处。

“Papyrus…. 对不起….“

即便那时Murder的心中是一片波涛汹涌,可脸上依旧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起伏,保持着他一贯的沉稳与冷静,声音中带着歉意和一抹伤痛,一颗晶莹的泪滴从他的眼角滑落。

那双黑亮的眸子深处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Murder叹了口气,轻轻将Berry的双臂放好,帮他盖上被子,这才悄无声息的站起身。

走到门口,将门背后快要掉落的海报随手扶正,Murder走出房门。


当Murder离开房间之后,床上,Berry的眼睛慢慢睁开。

刚刚他在梦中见到了自己的兄弟,他看见Pipe站在一片硝烟弥漫的雪镇中央,远远微笑并注视着自己。

Berry奋力向Pipe跑去,想扑进他的怀里,说自己再也不想去离家那么远的地方,再也不愿离开他了。

可最终,Berry抓住的却是Murder的手。

他低下身子,温柔抚摸Berry的额头,对Berry说不要担心,告诉他一切安好。

如果Pipe也在这里,应该也会像Murder那样关心他吧?


那对天蓝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耀眼的色彩,如同夜空中亮起的星辰,驱散地底的黑暗,照亮一位杀戮者荒芜已久的内心.....



Soulty
虎年快乐! (试图再次混更)

虎年快乐!

(试图再次混更)

虎年快乐!

(试图再次混更)

k_x.zzz

mh!占tag致歉,微tail(审核别屏球球了!)

孩子只是想磕粮

mh!占tag致歉,微tail(审核别屏球球了!)

孩子只是想磕粮

伏吕琦

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无语事件🙂

(占标签致歉,自己的维权回应专栏,挂出来的ID是自己的!自己的!自己的!审核大大求过,求过,求过)


虽说过了这么久,还是冷静不下来。 


本来一开始,第一次在B站挂人,还觉得蛮对不起关注自己的人。 


[图片]


我先说大致一下吧,这个群建立的初衷是一群在B站/半次元/Lofter相互认识的人为了磕尘莓CP,但因为在国内几乎找不到粮,抱团取暖组建的一个20人左右磕粮群。 

群里面图片大多来自于成员相互间分享,或者自己产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群相册,可以把别人的画和自己的画,区分开)。 

结果,这...

(占标签致歉,自己的维权回应专栏,挂出来的ID是自己的!自己的!自己的!审核大大求过,求过,求过)


虽说过了这么久,还是冷静不下来。 


本来一开始,第一次在B站挂人,还觉得蛮对不起关注自己的人。 


 



 


我先说大致一下吧,这个群建立的初衷是一群在B站/半次元/Lofter相互认识的人为了磕尘莓CP,但因为在国内几乎找不到粮,抱团取暖组建的一个20人左右磕粮群。 

群里面图片大多来自于成员相互间分享,或者自己产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群相册,可以把别人的画和自己的画,区分开)。 

结果,这个人进群不是来磕CP的,而是先叫大家来“恰粮”


(一张图,lofter里面,但不是群里所有人都有lofter)


后面就开始问群里大家相互之间分享的图,有没有得到外网太太们的授权?有没有点版权意识?

之后表示,自己作为一个搬运受不了这样的行为。 


说实话,相册里很多都是几年前的老图了,也有不少是从一些视频里面截图下来的,也不知道已经转了多少手了,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2016年(Dusttale官方转载的Dustberry第一个漫画)。 


然后我说没有授权之后, 就开始曲解我的意思? 


我说:“我反正无所谓”: 

意思是【我可以不分享,毕竟也没这义务,就看其他群成员怎么想】; 

(当时我还不是群管理,没有资格删相册)

好家伙,直接给我曲解成, 

“对有没有授权无所谓”??? 


(Lofter是他给别人的回复,以及B站别人给我的回复)


之后就是群管理好言相劝,当着他的面把群相册全删了,把他踢了是可能因为我跟大家更加熟络一点,所以才留下了我。

(有趣的是,把他踢走后,群里还有一个人私信,为他提供了我们之后的聊天记录。他为了证明我们在他背后说坏话,照样把帮他的那个人,一点码都不打的发了出来....现在搞得群里面都知道了)

然后,侧个背儿直接就跑Lofter告状来了。


 


(朋友给发的截图,我懒得再去点进去看一遍了)


我也看到了他发的聊天记录,其确实吵起来的时候也是前言不搭后语。因为自己在圈内只磕这对冷门CP,得知被烧粮仓的瞬间简直如同杀人诛心,当时真的气得打字的手都是发抖的。 



🙂🙂🙂


所以说,大概就是这样? 

感觉自己已经是很克制的写下了这段文字,以前在冷圈挨饿,在自家文章底下被KY怪糊脸.....还从来都没这么生气过。🙂🙂🙂

总之,完全冷静不下来,特别是当得知烧自家粮仓的对方,美名其曰“爱这对CP”的时候....只能说“呵呵”🙂🙂🙂


【最后具体情况在这里,我一律不作回复,想要了解可以来B站动态找我】



ID:伏吕琦(一个专门写同人文的尘莓圈写手,偶尔会整理Dusttale官设)


并不是做视频或搬运的


私信或者动态可以,就别在小说里面来找我就行了


另外,再讲个有意思的事:


打tag的时候,到Dustberry和Dusttale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觉得挂人这种事情确实挺脏的,不希望自己喜欢的标签里面出现不干净的东西。


最后只能把脏物用马赛克盖一盖了🙂


【以上内容的由12月23日编辑,中途被举报锁了几次,但大致意思没有改。】



Mr.T(咕咕咕咕咕)
在学校无聊画的,大概算个校园吧...

在学校无聊画的,大概算个校园吧,killer穿的就是我们学校的校服,布局用的也是我们班教室的

(其实就是我的在校日常,horror位就是我

那天除了dust位的人没来以外,其他的都发生了就很离谱,请叫我带预言家谢谢

我屁话真多

在学校无聊画的,大概算个校园吧,killer穿的就是我们学校的校服,布局用的也是我们班教室的

(其实就是我的在校日常,horror位就是我

那天除了dust位的人没来以外,其他的都发生了就很离谱,请叫我带预言家谢谢

我屁话真多

逸游荒醉(我回来了!!!)

【与murder的婚礼细节】

◇◆◇ 刀死了来点糖


是一些细节


murder!sans


1.murder抢接了你抛的捧花。


全场的怪物都有些愕然,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奇怪sans突然瞬移挡在即将接到捧花的怪物面前,接住了你抛出去的捧花后又瞬间闪现回到你的身侧。


你哭笑不得的向murder解释了抛捧花的意义。

全程murder仅仅只是盯着你——说实话,整场婚礼他都是这样——然后等你说完。

“哦。”

你扶额。

却没想到murder接着开口。

“她是我的妻子。”

murder垂眼扫过怪物们和手中的捧花。

“我的。”


…………


“sansy,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 刀死了来点糖


是一些细节



murder!sans


1.murder抢接了你抛的捧花。


全场的怪物都有些愕然,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奇怪sans突然瞬移挡在即将接到捧花的怪物面前,接住了你抛出去的捧花后又瞬间闪现回到你的身侧。


你哭笑不得的向murder解释了抛捧花的意义。

全程murder仅仅只是盯着你——说实话,整场婚礼他都是这样——然后等你说完。

“哦。”

你扶额。

却没想到murder接着开口。

“她是我的妻子。”

murder垂眼扫过怪物们和手中的捧花。

“我的。”


…………


“sansy,你有在听我说话吗?”你笑盈盈的凑近,伸出食指点在他的鼻骨。

“……有。”murder想偏头,但他忍住了。于是你如愿以偿地看见了他的脸蓝。


…………


“sansyyyyy,她居然这么叫你哈哈她可真甜。”

“唔……papyrus,别这样。”

橙红的幻影在一旁兴奋地转来转去。

蓝灰的骷髅拉低了他的兜帽,遮住了他骨脸上的蓝晕。


“喔,bro你说得对,你已经是她的丈夫了这很应该啊。伟大的papyrus觉得甚至还不够呢NEYHA!”

“……”


2.比起举办婚礼,murder更想把你藏在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murder更想和你一起躲起来。

但是是你主动提出要办婚礼,murder不曾向你提过他的真实想法。

他纵容着你。





3.murder不想让你知道


murder难以自抑的一遍一遍想到,你在婚礼上被突然袭击的人类杀死。鲜血画面一遍遍浮现在他的脑中。

这让他惊惧无比,仅仅是刹那的想象就足以痉挛、撕裂他的灵魂。

他许多个晚上睡不好。

他做过类似的噩梦,那时他会崩溃。

他的动作很小心,试图尽量不让你察觉。但他的状态实在是太糟糕了,只能总是让你睡着,然后抱着你崩溃哭泣或者蜷在你的怀里听着你的心跳默默流泪。

他也做过和你的美梦,但这让他的灵魂更加煎熬。

他会怀疑也许现在、也许你也是他的一场梦。


murder难以自抑地流泪。


他不想让你知道。



4.murder一边难耐着担惊受怕着,一边为你们的这次出格(他的超级出格)、为你的兴奋雀跃,感到幸福。





5.murder想洗一洗他的外套,毕竟这是你们的婚礼。但被你阻止了。


murder以前不洗,是因为没用必要。


但是你依旧阻止了他。

“sans,我爱你。我爱你的尘埃,你的痛苦,你的一切。”

murder握住了你贴着他的骨脸的手。

将脸埋进了你的掌心。




6.当婚礼结束你们独处时,你忍不住哭了,murder也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