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usical

2245浏览    286参与
覓川

【Todolf】一面之缘

[图片]


0.


他从雾气沉沉的梦中醒来,一瞬间想不起自己是谁、身在何处。他探身去摸,身旁的人已经离开多时。头顶悬挂着织锦帐幔,周围的金银器具反射着幽光,长燃的蜡烛,煤油灯,野鸟的细密画,书本,女人的肖像。

此处是皇储的寝宫无疑。他喉咙干痒,于是起身找水。并没有水。也没有任何信笺留下。他架起腿来,回味起昨晚维特塞拉女爵的身姿,从那裸身的女人眼里看到了自己。

皇太子鲁道夫,急于褪下他幼稚的壳一般,铆足了劲向着成熟日耳曼男人的标准疯长。他是顶着开国先祖的名字,作为帝国唯一的王子长起来的,从他刚学会走路时起,鲁道夫就穿上了军装制服。他已经受够了军旅生活,于是他在逃脱的路上找到了米茨...



0.


他从雾气沉沉的梦中醒来,一瞬间想不起自己是谁、身在何处。他探身去摸,身旁的人已经离开多时。头顶悬挂着织锦帐幔,周围的金银器具反射着幽光,长燃的蜡烛,煤油灯,野鸟的细密画,书本,女人的肖像。

此处是皇储的寝宫无疑。他喉咙干痒,于是起身找水。并没有水。也没有任何信笺留下。他架起腿来,回味起昨晚维特塞拉女爵的身姿,从那裸身的女人眼里看到了自己。

皇太子鲁道夫,急于褪下他幼稚的壳一般,铆足了劲向着成熟日耳曼男人的标准疯长。他是顶着开国先祖的名字,作为帝国唯一的王子长起来的,从他刚学会走路时起,鲁道夫就穿上了军装制服。他已经受够了军旅生活,于是他在逃脱的路上找到了米茨,沃尔芙夫人,还有女爵。

他占有他所能得到的女性,正当与否,就好像为了补足他得不到声张的政事上的野望,补足那些被迫路过的,属于他父亲而不是他的广袤土地。他与女爵幽会,光临声色场所,年轻的身体无节制的献给那些触手可及的温存。即便日间束手束脚,他在黑夜里驰骋。


内宫里看不出日与夜,但他猜测时间已经不早了,奇怪没有任何仆从来叫醒他。鲁道夫离开床,随手披上椅背上的晨袍,一脚深一脚浅的朝外厅去。

一个身影坐在窗下。鲁道夫酸胀的眼睛还看不清楚,但他的心跳开始擂动,他张开嘴又合上,异样的感觉灌进他的身体。这感觉他曾经也有过,不过那是很早以前,早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1.


1864年。那天他被迫独自一人在大雨里操练,因而发烧了。

小皇子在床上浅眠,从不愉快的梦里进进出出,女官们围在他床边,用烈酒给他搽额头,揩干他汗湿的头发。蜷缩的再紧他也感觉冷,丝绸衣物烙铁一样烫着他的皮肤,怎么也找不到舒服的姿势。他多想母亲在这里,可以安慰他,让他依靠在她怀里,可又为这种念头感到羞耻。遵照他的教育,这样的想法是软弱的。

四下灯火通明,小男孩看到上百支蜡烛,烛火纷乱的摇晃着,好像整座宫殿都着火了,那些裙撑硕大的女官也着火了,变成绕着他跳舞的魂灵。他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呼唤。小小的身躯承受不起这样的折磨,几乎要熔化。但他一定是呼唤了,在他深深的噩梦中,在这燃烧的宫殿中,因为有人从黑夜里赶来。


远远地,他看着那个身影来到他床前,披着黑斗篷。

那人所到的地方,火焰都归于黑暗,女官们也退回影子里去。那人俯下身来,他便觉得自己也陷进舒适的黑暗里。那是个高大的男人,远比他高大,也比母亲高大,像一匹黑鬃毛的马儿般站在那。他脱去手套,挥手赶走鲁道夫额头上的高热,手指凉的像死人。他不认得这个男人,也从没在宴会上见过,男人脸上是一种陌生的神情,令鲁道夫很奇怪:这人显得既不卑微,也不傲慢,他的双眼含着矿石一般无机质的光芒。鲁道夫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或许他不知道我是谁,男孩想,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呢?这里是我的国家,我的宫殿。

“你好,鲁道夫。”男人说,他的声音轻轻的。

他壮起胆子说:“你应该称呼我殿下。”

男人说:“不。”

小皇子说:“我不怕你。”

男人回答:“当然。因为你清楚,我是一位朋友。”

事实上,鲁道夫不太清楚什么是朋友。他很清楚老师,长官和仆从是什么,有时候他清楚什么是父亲。但他没有朋友,他只有过一只猫。那是只姜黄色的猫,她的皮毛长得像毯子一样,平日里在外厅里走来走去,一得空就在软垫子上大睡特睡,从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响动。关于猫的念头让鲁道夫舒服了一些,他在想象中把脸埋进猫晒的发烫的背毛里,感觉不那么难受了。他决定相信这个新朋友。

男人沉默的看着小皇子慢慢垂下的眼皮,他在鲁道夫的眼中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起来。鲁道夫想,他那么高大,看起来那么冷静而且通情达理,一定活了一百岁;要是像他的父皇那样的人,就算活了一百岁也不能像他一样。这时,那男人准备起身离去了。


“等等…”男孩伸出一只手来,想要拉住他的衣摆,却怎么也使不上劲。他感觉到暖融融的困意渐渐袭来,声音也越来越低。“再陪我一会,好吗?”

宝石做的眼睛又落在他脸上,鲁道夫感觉有晚风摇晃着他的床,他回到了婴儿一样的安宁中。

“好的,鲁道夫。”

半睡半醒之间,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问:“我还会见到你吗?”

高大的男人回答:“当然,在你醒来以后。”


于是他安稳的睡去了,一夜无梦。第二天早上天光大亮,小皇子的高烧也退了。晚春的风飞过“海神泉”,穿过法国式园林和长长的走廊,带来抽条的树木汁水的香气。鲁道夫一旦能下地后,四下向女官打听那男人,却没有一个人承认见过他。他想,她们一定是因为他医好了我的病,太无地自容了,所以才撒谎。他一个人跑在走廊上,寻找男人的下落,却哪里也找不见。

傍晚他找累了,垂头丧气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发脾气地把女官和仆人都赶走,独自抱膝坐在床上。他等呀等呀,没想到等来的是一名红头发的小女仆,怯生生的走上前来说:“我在您床边捡到了这个,殿下。”

他本来想把她打发走,看见那女孩手里拿的东西后却嚯地站起来,一把夺在手里。一只天鹅绒的手套。比他的手大许多,鲁道夫尝试着戴上,上下翻看起来:手背的位置上,一只蓝宝石在闪闪发光。


2.


“我的朋友,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找你。”

二十岁的鲁道夫听见自己说,他的声音嗡嗡的回响。

他急于靠近,步伐都乱了。沙发上坐的正是记忆中的男人,但没有黑披风也没戴手套。他看上去开心多了,与鲁道夫结识的那些贵族朋友相似。对着一桌象棋,正坐着吸烟,那种沙龙里的女人吸烟用的长烟嘴。

“时间不过是幻象,”见他来了,男人熄了烟。“坐吧。”

鲁道夫乖驯地落座,看见桌面上除了棋盘,还散落着明信片之类的小玩意,是流莺和夫人们留给他的纪念品。他有些难为情,随手拿起一张静物画的明信片来看。

“看起来皇太子很受女人喜欢。”

“她们都乐于引诱我。”鲁道夫为自己辩护道。

男人被逗笑了,低沉的笑声在大厅里回响。他一跃而起,把女爵的裘皮披在肩上,同自己跳舞。鲁道夫打量着他乳白色的皮肤,束起来的金发,他看上去像那些漂亮的演员,在沙龙或者滑稽戏里表演,穿着彩衣和直筒袜,领子低到胸口,露出汗津津的肉。鲁道夫意识到自己的目光过于狂热了,干嘛这样盯着陌生的男人看?他连忙低头去看画。

“引诱是一门精密科学,我的朋友。”他在鲁道夫身后停下来,双手搭在他的椅背上。男人示意他手中的明信片,叫他细看。鲁道夫认出那是夏尔丹的复制品,桌上陈列着熟透的水果,猎得的野兔、山鸡,梨子的核露在外头,石榴爆裂成三瓣。这画背后的女人他已记不清了,但想必也如同那石榴一样漂亮丰腴。

“记住,”男人开口,手指画面的中一个黑点,“这是画家在对你说,生命不过是昙花一现,生之中永远蕴藏着死,这便是静物画的原意。”

鲁道夫努力的顺着那根手指看去,想要搞明白男人的意思。他终于看清了,那是一只苍蝇。那画里还有小虫,腐败的枯叶,苹果上的霉点,他越去看,越觉得嘴里发苦,头发里渗出汗来。

男人的呼吸也是冰凉的,他说:“给自己找个新娘吧,趁还来得及。”

他不记得男人是怎么离开的。他的仆人洛斯歇克赌咒发誓,早晨女爵暗中离开以后再没人来过他的寝宫。

这一次男人留下了一桌残棋和熄灭的香烟。一想到他在这里一边翻看着纪念品一边吸烟的样子,鲁道夫便觉得难以忍受。他试图下完那局棋,却发现那执白的已经无药可救。夜晚他独自躺在床上,想着男人冰冷的身体。鲁道夫还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姓,也没来得及把手套还给他。


3.


第三次见面是在城区,维也纳河畔。

近来帝国的皇太子热心于乔装成平民,成天在维也纳街头游荡。结束了在布拉格漫长而艰苦的军旅生涯之后,他似乎对帝国的维也纳迸发除了前所未有的激情和热爱。他叫贴身仆人定制一批一批的新马裤,把大额的钞票兑换成铜板。他在酒馆里结交朋友,化名在报社上刊登社论文章,批评自己父亲落后的执政理念,宣传欧洲多元统一的主张。

“新时代已经来临了!”他和朋友们振臂高呼。

但对于奥地利的民众们来说,还有两个月鲁道夫皇子要完婚了,几十年来难得一遇的盛事。帝国的比利时新娘娇羞如未开苞的玫瑰,甚至有人怀疑她还是个女孩。这桩婚事当然是皇帝,教皇和领主们决定的,首先考量新娘的品格和天主教信仰。宫廷间传递着公主的小像,所有人都对新的继承人翘首以盼,包括他连年远游的母亲。而话题的主人公现下穿着破衣破帽,在河边的长凳上睡着了。

商人和孩童络绎不绝,没有人知道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子。

鲁道夫醒来的时候,眼皮被阳光晒的发烫,维也纳河波光粼粼,四下一派夏日午后的快乐气氛。他活动活动脖子,发现身旁坐着一个人。那人一点也没变,金发束在脑后,一身贵公子的做派。鲁道夫弯眼笑了,“嘿,抓到你了。”他第一次伸手碰到了男人,确保那人不会突然离开一样握着他的肩膀。“你到底是谁?”

金发男人也笑了,向鲁道夫扬了扬手中的书,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鲁道夫盯着他看,“你是奥地利人吗?还是德国人?”

那人却只是看书,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不说话。鲁道夫越过他肩头去读,那一页写着:

我是衰落已至末日的帝国

看着高大金发的蛮族通过

我,慵懒,以充满金色

与阳光之舞的风格写离合诗

……[1]

他的朋友好像又年轻了。树影在他脸上摇晃,他的睫毛是一对雏鸟的羽毛,玫瑰色的嘴唇噙着笑靥。鲁道夫不知不觉得看了许久,一群乌鸦悄悄围上来啄食他脚下的面包屑,他一站起来又都呼啦啦的飞走了。鲁道夫见男人走到河边去,便抓起自己的包袱跟上来,也在河边把面包掰碎扔给野鸭。男人好像对鲁道夫毫不在意似的,自顾自的在河岸上走,皇太子便在后面跟着。他躲开吵嚷的小孩,撑伞的夫人们,好像在打猎时追赶一只白兔。好一副怪景象:两个男人,一个穿得像个男爵,一个活脱脱的穷小子,在绿草地上前后走着,谁也不说话,草地上的树影越来越长,越来越淡。最终他们又回到了长凳边,男人的衬衫让风吹鼓起来,快要变成一只起飞的鹭鸶。

“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鲁道夫朝他喊到,“我很快就要结婚了。”

男人停在一棵梧桐树下面,一只手环抱着树干,回头看鲁道夫。

他终于开口了:“你只需要知道,我和菲利克斯[2]站在同一边。”

鲁道夫心下吃惊,一瞬间没了闲情逸致,“是谁告诉你菲利克斯的事!”

他本来还想问,谁料想这时候两个小乞丐抢了他的包袱,撒腿往人群里跑。鲁道夫只好掉头去追。最终在路边捡回了包袱,里面的稿子没少,只是钱和两块面包被偷走了。他再回河边去时,男人早无迹可寻。

回到宫中,鲁道夫翻找了几乎每个抽屉,想找到小时候男人留下的手套。他猛地把那些沉重的木家具打开又关上,最后喘着粗气倒进椅子里,把桌上的纸笔扫了一地。鲁道夫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午后做了一场梦,甚至连男人确切的样子都模糊得像林间的晨露。那人不可能知道,皇太子和朱利亚斯·菲利克斯是同一个人,这件事是关乎他前程的机密。他也不可能轻松从宫里跟踪鲁道夫到宫外。事到如今,鲁道夫第一次意识到,他的朋友或许不是常人。他太过于完美,太过于不真实了。水泽中的仙人,守护者,或者幻象,他想起小时候母亲也对着镜子交谈。他终究也要疯了吗,像他母亲,像他表兄那样?


4.


婚后,比利时的斯德法妮是个古板的女人,比相片上还要乏味。

在短暂的庆祝之后,帝国似乎卷进前所未有的阴云里。“菲利克斯”的文章收效甚微。欧陆风云激变,却没有鲁道夫一席之地。就算秋风渐紧,街上的游行还是一天比一天多起来。美泉宫照样举办筵席,欧洲各国的门阀贵胄络绎不绝,宫外反犹主义,沙文主义的人也高声喊喝,在马车上挥旗、演说。来自匈牙利、加里西亚、布科维纳的穷人聚居在“马佐岛”,他们对舍纳勒尔顶礼膜拜,痛骂统治者,声称要“脱离罗马”。

鲁道夫又被派遣到匈牙利的军队里,那里的匈牙利人甚至拒绝说德语。鲁道夫只能看着执拗的父亲听信教廷的摆布——老皇帝瞧不起儿子做的那些书本学问,也不认同他的新时代思想,对他说:“你的工作是给帝国带来新的继承人,别给自己招惹麻烦。”

斯德法妮给他生了个女儿。

“天使,你听到礼炮的声音了吗?”

鲁道夫很高兴他们又见面了。为了纾解他的咳嗽和身体疼痛,他给自己打了吗啡,此时半梦半醒之间,又见到熟悉的影子。这里是妓女的家,女人在隔壁洗澡,房间里弥漫着腐朽而让人亢奋的气味。被称作天使的男人施施然坐在床边,亲热地用手抚摩鲁道夫的头发,好像小时候一样,要为他减轻痛苦。

“二十一响[3]。”男人回答到。

镇痛剂的作用之下,鲁道夫决定放任自己信赖幻象,毕竟现实中只有苦楚。他把汗湿的头枕在男人腿上,把自己的重量交给对方。

“天使,我快要受不了了。德国在窥伺波兰,苏俄在给所有国家施压,如果父亲还这样愚蠢地维护盟约,很快帝国就会被拖入别人的战争。新欧洲或许永远无望了,我也永远得不到皇位,这就是他们想要的!听啊,仇人的脚步声就在门外了!”

“那只是钟声,殿下。”

“父亲的国家还停留在中世纪,哈布斯堡家族的利益已经开始妨害帝国,我愧对我的名字。小时候,我还曾在金器上看见先祖刻的“AEIOU[4]’,如今这样的野望已经永远失落了!”

鲁道夫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像要把心脏吐出来交到男人手上。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染上的病,但如今说什么也无用了。他咳得如此厉害,发白的手指死死攥着男人礼服的蓝领子,勉强抬起头来。

“我不是个没有担当的人,可我已经看不见前路。报社的人已经下狱,父亲看见我那些文章只是时间问题… 那些大臣都想把我搞垮,说我里通外国,要独立匈牙利和父亲分而治之,连母亲也抛弃了我。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如果克莱门梭落选,我们就会失去法国,而我就是叛国者!”

“你不是叛国者,你是皇帝鲁道夫。”男人这么说着,比情人更温存,鲁道夫睡在他怀里,抚摸他胸口佩戴的蓝宝石,几乎要发笑。有“帝王石”之称的蓝宝石,本应保护国王和君主免受伤害。

“如果我的人生是一场噩梦,要怎样才能醒来?”他满脸是泪的望着男人,如同那个发烧的孩子。男人指引他的手到枕头下面,鲁道夫摸到了放在那里自卫的手枪。

冰冷的左轮枪,等着上膛,摸起来就像那人没有温度的身体。

“我该走了。”男人说。


“斯德法妮已经生不出孩子了,她也得了病。”鲁道夫对着男人离开的背影说,“我不会有继承人了。”

男人停下脚步,他说:“我们第二次见面时我就知道。”


5.


玛丽死了。

鲁道夫脱下脏污的外套,洗了脸,穿好靴子坐在床头。他终于不再焦急,也不再害怕,甚至想起了第一次与玛丽幽会时那种甜蜜的期待。他的信想必已经送到母亲和妹妹手中了吧?仆人和马车在大路边,等待他们不会出现的主人。洛斯歇克应该看过他的纸条了,他要求与玛丽·维特塞拉女爵合葬。他衷心的喜欢玛丽,胜过所有其他女人,玛丽也发自内心的崇拜他,于是他同意与她同行。带走她年轻的生命之后,手枪终于热起来,热的发烫。他握着枪耐心地等待着最后一位客人。

天使没有失约,狩猎小屋的门被推开,卷进一阵风雪。那人还是那么年轻,最优美的禽鸟也不上他的身姿。“你来了。”鲁道夫说,他还是不死心,要向命运提出最后的挑战,“你到底是谁?”

“这个嘛,我的殿下,我有很多名字。塔纳托斯,拉哈伯,苏玛,有时我是女神阿拉,有时我是骑绿马的骑士。”男人款款而来,穿着一件不合时宜的白衣服,“大多数时候,我就叫作‘死’。”

“我是谁?”

“哈布斯堡的鲁道夫大公,奥地利的皇太子;匈牙利和波希米亚,达尔马提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加利西亚公爵;托斯卡纳和克拉科夫大公;摩拉维亚伯爵;上,下西里西亚的继承人,寻找金羊毛的骑士。”

“我宁愿做小麦。被雀鸟啄食,给穷人充饥。”

“小麦的命运是被割下,被击打,被磨碎。”

“至少小麦会复生在绿野里。”

鲁道夫终于说服了自己,他注视着这位熟悉的朋友,注视他身后冰封的国土。或许春天找来之后,梅耶林又会恢复生机,冰雪消融之后露出连绵的绿茵地,虫子复苏,鸟儿筑巢;蛰伏的种子终于推开旧体制的根系和腐土,甩掉国王和皇后幽灵的四肢,生长成玻璃和铁的新世界。他最后一次凝视男人的蓝眼睛,上岸的拉德尔第一次见到了黎波里女爵的脸。

“陪我躺一会吧,就像小时候那样。”

于是死神和他并肩躺下,好似一对爱侣。


梅耶林的枪声响了。

紧接着,萨拉热窝也响起枪声。历史的车轮隆隆向前,奥地利向塞尔维亚开炮,法国的新政府向德国讨要阿尔萨斯,飞机、毒气、坦克驶过田野,海上军舰被击沉,河上的桥梁被炸毁。

人类跨入二十世纪,奥匈帝国终于不复存焉。




Footnotes:


[1] 魏尔伦, 《恹恹》


Io sono l'Impero alla fine della decadenza,

che guarda passare i grandi Barbari bianchi

componendo acrostici indolenti in aureo stile

in cui danza il languore del sole.

Oh, non volervi, non potervi un po' morire!

Ah, tutto è bevuto! Batillo, hai finito di ridere?

Ah, tutto bevuto, tutto mangiato! Più nulla da dire!


我是衰落已至末日的帝国

看着高大金发的蛮族通过

我,慵懒,以充满金色

与阳光之舞的风格写离合诗

啊,不再有意志,只等死!

一切已经饮尽,巴提勒斯,你笑完了吗?

一切已经饮尽,一切已经吃完!

没什么好说的了!


[2] 鲁道夫化名朱利亚斯·菲利克斯在报社撰稿

[3] 皇家礼炮二十一响庆祝有新生儿

[4] AEIOU来源于腓特烈三世,“奥地利皇室注定统治全世界”的缩写



End of Work Note:


历史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orz!这篇的出发点是对于鲁道夫的个人研究,基于音乐剧想在历史的鲁道夫王子的生活中安插Tod试试。第四次见面是不唱歌的阴霾渐袭(试图)!有参考正史和电影,但是还是关于音乐剧人物!因为鲁道夫这个历史人物的特殊性(冠哈布斯堡家族第一位国王的名字,又导致皇室绝嗣,扶持费迪南大公,间接引发一战结束奥匈帝国统治)一不小心又犯了掉书袋毛病用了过多的象征…希望您阅读愉快,期待评论www


訑
随手涂涂Christian和P...

随手涂涂Christian和Phantom~

随手涂涂Christian和Phantom~

Waiata

What I Did For Love 为爱(爱好)的付出

What I Did For Love
Natalie Cortez
Album: A Chorus Line [The New Cast Recording]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xEd94cy

望文生义,会以为这是一首情歌。其实并不是。
这是音乐剧 A Chorus Line(通常翻译为:歌舞线上)的插曲,剧情是:
编导问来应聘的歌舞剧演员,如果明天你就不能再跳舞了,你会怎么办?
演员们回答:永不为自己所爱的一切后悔,爱会一直在,会指引我继续前行。

A Chorus Line 我很早以前就看过电影,但并没有很感动。后来看了现场,这首歌直接...

What I Did For Love
Natalie Cortez
Album: A Chorus Line [The New Cast Recording]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xEd94cy

望文生义,会以为这是一首情歌。其实并不是。
这是音乐剧 A Chorus Line(通常翻译为:歌舞线上)的插曲,剧情是:
编导问来应聘的歌舞剧演员,如果明天你就不能再跳舞了,你会怎么办?
演员们回答:永不为自己所爱的一切后悔,爱会一直在,会指引我继续前行。

A Chorus Line 我很早以前就看过电影,但并没有很感动。后来看了现场,这首歌直接让我泪崩。
我们所钟爱的,也许并不为人所理解,但我们曾付出过那么多,也许还依然在付出。这些爱不可耻,爱让我们在日复一日平凡普通生活中,有那么一刻,体验与众不同,感受熠熠生辉。
也有就如剧中所残酷地陈述:有些爱,注定无法长久。比如舞蹈,就算保持得再好,也会有一天因衰老而无法再跳舞。而更常见的,可能只是平地摔一跤就断送了自己的舞蹈生涯。艺术如此,体育如此,甚至更多的普普通通的爱好如此……
但那些爱还在,会藏在心里,成为我们生命里最美好的一部分,伴着我们前行,或是支持着、鼓励着我们向前……

摘录部分歌词如下

And point me toward tomorrow
We did what we had to do
Won't forget  can't regret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What I did for love

Love is never gone
As we travel on
Love's what we'll remember

Waiata

Whistle Down The Wind

Whistle Down The Wind
Tina Arena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xABNrnJ

这首是 Andrew Lloyd Webber 音乐剧 Whistle Down The Wind 的主题曲。

摘录部分歌词如下

Whistle down the wind
Let your voices carry
Drown out all the rain
Light a patch of darkness
Treacherous and scary

So try and stem the tide
Then you'll raise...

Whistle Down The Wind
Tina Arena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xABNrnJ

这首是 Andrew Lloyd Webber 音乐剧 Whistle Down The Wind 的主题曲。

摘录部分歌词如下

Whistle down the wind
Let your voices carry
Drown out all the rain
Light a patch of darkness
Treacherous and scary

So try and stem the tide
Then you'll raise a banner
Send a flare up in the sky
Try to burn a torch
And try to build a bonfire

Every signal that you send
Until the very end I'm there

从最古老的呼喊、烽火,到后来的旗语、金鼓,再后来的电报、无线电,现在的卫星通讯,互联网……
信息的传递方式一直在变,不变的是发出警告之人的心,和接受者的支持。
Every signal that you send
Until the very end
I'm there

Grantired

【JCS|万世巨星】Bye Bye

B站地址 点个赞嘛:) 

自制。

虽然歌词原意是讽刺键盘侠,但如果只看字面意思真的很JCS!


BGM:SAFIA-Bye Bye 

【JCS|万世巨星】Bye Bye

B站地址 点个赞嘛:) 

自制。

虽然歌词原意是讽刺键盘侠,但如果只看字面意思真的很JCS!


BGM:SAFIA-Bye Bye 

💋来自青秀山下的女神💄
音乐剧路德维希二世ludwig...

音乐剧路德维希二世ludwig2misical中

路二的扮演者Felix Heller

音乐剧路德维希二世ludwig2misical中

路二的扮演者Felix Heller

德·特雷维尔
搞点漫画分镜感以外的东西 没想...

搞点漫画分镜感以外的东西


没想到我第一次画音乐剧题材是莫扎特而不是汉密尔顿


左边是星星上的金子,谱子是小星星第十二变奏的前四个小节


右边是Schatten los. 小阿玛德取血写谱子的印象流,我太爱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了


Amadeus在拉丁语里是“上帝垂爱之人”的意思。但就算您自持天赋神才向命运挑衅,又有什么办法能逃脱自己的阴影?

搞点漫画分镜感以外的东西


没想到我第一次画音乐剧题材是莫扎特而不是汉密尔顿


左边是星星上的金子,谱子是小星星第十二变奏的前四个小节


右边是Schatten los. 小阿玛德取血写谱子的印象流,我太爱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了


Amadeus在拉丁语里是“上帝垂爱之人”的意思。但就算您自持天赋神才向命运挑衅,又有什么办法能逃脱自己的阴影?

覓川

梅耶林还是那么虐身又虐心…又听一天了,最爱麻袋Tod☠️

梅耶林还是那么虐身又虐心…又听一天了,最爱麻袋Tod☠️

musical思凌
摸一个龙枪音乐剧的雷斯林,是l...

摸一个龙枪音乐剧的雷斯林,是lo主脑内妄想极度OOC警告!!!没练人体跟💩一样,但小雷的高跟靴太骚了不画对不起我自己。。。殴打lo主请尽量别打死😂

摸一个龙枪音乐剧的雷斯林,是lo主脑内妄想极度OOC警告!!!没练人体跟💩一样,但小雷的高跟靴太骚了不画对不起我自己。。。殴打lo主请尽量别打死😂

Waiata

I Know Where I've Been

I Know Where I've Been
Jennifer Hudson/Joshua Alexander/Will Bell/Helene Britany
Hairspray LIVE! Original Soundtrack of the NBC Television Event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sdKmJnA


音乐剧《发胶星梦》电视直播版片段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32856

音乐剧《发胶星梦》电视直播版预告片“Where I’ve Been”片段

https://www...

I Know Where I've Been
Jennifer Hudson/Joshua Alexander/Will Bell/Helene Britany
Hairspray LIVE! Original Soundtrack of the NBC Television Event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sdKmJnA


音乐剧《发胶星梦》电视直播版片段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32856

音乐剧《发胶星梦》电视直播版预告片“Where I’ve Been”片段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289724


继续来推荐一首Jennifer Hudson的作品,音乐剧Hairspray中著名的唱段:I Know Where I've Been。
Hairspray是一部音乐剧,后来改编成电影,再回到百老汇舞台……又重新拍了电影,再做了现场电视音乐版。(过程有点复杂,参见下面wiki引用)
Hairspray是我很喜欢的一部剧,Good Morning Baltimore,You Can' t Stop the Beat,The New Girl In Town,Welcome To The 60' s,I Can Hear the Bells等歌曲都是旋律欢快,朗朗上口的佳作,充满了上世纪60年代的时代感。但I Know Where I've Been却也许是剧中难度最大,而且非常R & B风格的作品,无论是电影,还是舞台剧,扮演Motormouth Maybelle的演员都可以将其演绎得极其复杂和优美。但即便如此,当我在NBC的现场电视版Hairspray里听到Jennifer Hudson freestyle演唱这首I Know Where I've Been,还是立刻给跪了。
所以必须推荐一下。

这首作品演唱的背景,以及歌词,我就不列了。
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查一下,在这么一个日子里。

 

Hairspray is an American musical with music by Marc Shaiman, lyrics by Scott Wittman and Shaiman and a book by Mark O'Donnell and Thomas Meehan, based on John Waters’s 1988 film of the same name. The songs include 1960s-style dance music and "downtown" rhythm and blues. In 1962 Baltimore, Maryland, plump teenager Tracy Turnblad's dream is to dance on The Corny Collins Show, a local TV dance program based on the real-life Buddy Deane Show. When Tracy wins a role on the show, she becomes a celebrity overnight, leading to social change as Tracy campaigns for the show's integration.

In 2003 it won eight Tony Awards, including one for Best Musical, out of 13 nominations. It ran for 2,642 performances, and closed on January 4, 2009. Hairspray has also had national tours, a West End production, and numerous foreign productions and was adapted as a 2007 musical film. The London production was nominated for a record-setting eleven Laurence Olivier Awards, winning four, including Best New Musical. 

Hairspray Live! is a television special that aired live on NBC on December 7, 2016. Produced by Craig Zadan and Neil Meron, and hosted by Darren Criss, it is a performance of a new adaptation of the 2002 Broadway musical Hairspray. 

Presenter

【感动到爆!40位知名法语音乐剧歌手共同发声:Together!中国加油!】

天,姐妹们都去支持一下吧,老航班他们好多人都在啊,骄傲的法国人也有唱起了英文歌的一天。❤️

小破站 

微博 


天,姐妹们都去支持一下吧,老航班他们好多人都在啊,骄傲的法国人也有唱起了英文歌的一天。❤️

小破站 

微博 


Pan.

Mood: Hamilton.

👁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Hamilton Toronto Mirvish production 

Feb 26, 2020

說起ham與我的淵源,it goes way back. 

2016年大一我出國讀書,適應的過程很漫長很痛苦,但是在最孤立無援的時候我遇上了Hamilton,在我聽過cast recording...

Mood: Hamilton.

👁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Hamilton Toronto Mirvish production 

Feb 26, 2020

說起ham與我的淵源,it goes way back. 

2016年大一我出國讀書,適應的過程很漫長很痛苦,但是在最孤立無援的時候我遇上了Hamilton,在我聽過cast recording之後就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我從未見過如此特殊的一部劇,一個orphan bastard immigrant在異國他鄉打拼以及他伴隨著一個年輕國家的成長故事,帶給我莫名的強烈共鳴。當我也知道ham2020年要多倫多,4年前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看到。

等到18年我第一次去nyc看劇,儘管已經2年過去,可ham的票價一如既往的嚇人,我也只能可惜地在劇院門口徘徊好久,舉著10刀拍了照片作罷。當時的我對ham的熱愛其實已經消退了很多,但是這部劇在我心里地位依舊是最特殊的存在,因為它所散發出來的那種能量和為自己喜愛的事而燃燒的熱情對我來說都是指引方向的燈。

我從大一的商科痛苦掙扎換轉到在戲劇系里學習舞臺設計,一路的經歷都有Ham留給我的痕跡。我也想要擁有那種write like you're running out of time的熱情,也想要擁有not throwing away my shot的衝勁,以至於我今天觀劇其實全程都是熱淚盈眶的狀態。同行的姐妹也說我的眼神會隨著舞台變化而發光,我想正是多虧了ham將音樂劇帶給我,而我現在也相當於在見證自己的成長歷史了吧。今天能來“朝拜”這部經典,也真的是full circle moment了。

誰能不愛musical theatre?


Waiata

Somewhere

Somewhere
Marilyn Horne
Leonard Bernstein, 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Album: Bernstein: West Side Story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4XMB2OI

经典音乐剧《西区故事》伯恩斯坦歌剧版的Somewhere。
Somewhere应该是West Side Story最美的主旋律之一,我个人非常为之着迷……

Somewhere
Marilyn Horne
Leonard Bernstein, Israe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Album: Bernstein: West Side Story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4XMB2OI

经典音乐剧《西区故事》伯恩斯坦歌剧版的Somewhere。
Somewhere应该是West Side Story最美的主旋律之一,我个人非常为之着迷……

Waiata

Sound of Music 音乐之声

Sound of Music
说明一下,《音乐之声》的主题曲,并不是《Do Ri Mi》也不是《雪绒花》,而是同名单曲《Sound of Music》。
下面来推荐这首曲子的几个不同版本。

音乐剧 女主独唱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lnlfbnp

电影 开场&女主独唱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U3rfbnQ

电影 孩子们合唱&男主独唱
https://c.y.qq.com/base/fcgi...

Sound of Music
说明一下,《音乐之声》的主题曲,并不是《Do Ri Mi》也不是《雪绒花》,而是同名单曲《Sound of Music》。
下面来推荐这首曲子的几个不同版本。

音乐剧 女主独唱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lnlfbnp

电影 开场&女主独唱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U3rfbnQ

电影 孩子们合唱&男主独唱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3qm1bnR

音乐剧的版本,前面有一段类独白的唱段,很容易唱错。
我最喜欢合唱的版本,和声太美了。

玖晨
Think of me. He...

"Think of me."

He got her once, then lost her.

To him she's nothing but a dream. 


我流ooc。

"Think of me."

He got her once, then lost her.

To him she's nothing but a dream. 


我流ooc。

Waiata

On My Own

On My Own
Les Misérables International Cast
Album: Les Misérables: Highlights from Complete Symphonic Recording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2wsREn9


我觉得大悲里的这首更合适死死团……笑

On My Own
Les Misérables International Cast
Album: Les Misérables: Highlights from Complete Symphonic Recording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2wsREn9


我觉得大悲里的这首更合适死死团……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