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usical

3550浏览    304参与
彣妮

给我最爱的音乐剧人物穿上华夏服饰。我爱theater

给我最爱的音乐剧人物穿上华夏服饰。我爱theater

💚子霁💚

感觉应该给我死茜随笔单独出个帖

死茜随笔暂时都贴这里,没有考据的唯心主义小论文加造谣

顺便,版本问题大家见仁见智,我一般情况下是按mm死茜嗑的,不过都已经嗑到死神他老人家头上了就随便代吧各位(招手)

各自成段基本上没有关联的零头碎脑(

——

深陷死神茜茜不能自拔。

他是她最大的敌人,又是她永远的倚仗。

若谁害她、叫她不痛快,把她像只金丝雀似的囚禁拘束,死神便出手——不,他不叫这人死,这种人面前他吝惜起自己的唇吻来;他叫这人折磨受尽而生不如死。叫他们求死不能。

有些人绝望而孤注一掷地追逐他,像是追随永生的信仰;而有些人分外忌惮他,但这又将他们更快地推入他早已准备妥当的冰冷怀抱。

有人逐他而不得;有人避他而不及。......

死茜随笔暂时都贴这里,没有考据的唯心主义小论文加造谣

顺便,版本问题大家见仁见智,我一般情况下是按mm死茜嗑的,不过都已经嗑到死神他老人家头上了就随便代吧各位(招手)

各自成段基本上没有关联的零头碎脑(

——

深陷死神茜茜不能自拔。

他是她最大的敌人,又是她永远的倚仗。

若谁害她、叫她不痛快,把她像只金丝雀似的囚禁拘束,死神便出手——不,他不叫这人死,这种人面前他吝惜起自己的唇吻来;他叫这人折磨受尽而生不如死。叫他们求死不能。

有些人绝望而孤注一掷地追逐他,像是追随永生的信仰;而有些人分外忌惮他,但这又将他们更快地推入他早已准备妥当的冰冷怀抱。

有人逐他而不得;有人避他而不及。

只有伊丽莎白,他常在午夜时分掀开寝宫帷帐,只为她一人而来。

——

一片漆黑中弗朗兹看见鲁契尼,没娘的意大利人扶着那据说正在沉沦的世界之舟,在那腐朽的船舷上狂笑:“她的确从未忠诚于你,但你不应该满足于做个义务至上的君主吗?”鲁契尼不无轻蔑地瞟他一眼,“你怎么突然要起她的心来了?”

——

伊丽莎白不是任何君王座下的陪衬,所以FJ和她才闹得一场历时长久的不愉快。

她并非冥后。她是死神御座上长久缺失的另一半。于茜茜而言没有他便没有自由;于死神而言则是没有茜茜就不提完整。

——

死神如此偏袒她,已经到了一种不公平的地步。不过命运、以及生命也常常如此。这不过是人世常态。

死神被她吸引,却迟迟不能得手;她对死神充满渴求,但死神手中的丝线仍然时放时收。

——

我意思是死神当小三还是实力雄厚绝对不比正牌老公少啥的小三真的好香。。。他俩也真难以形容,茜茜在最孤独的时刻也不曾软弱,死神在最渴望她的时刻也没有失控,一直是势均力敌,一直是平衡的对抗和斗争,甚至他俩左爱都真有对抗感和力量美。。。茜茜土豆左爱真的很好看我意思是说🤤🤤🤤🤤🤤

——

明白了……所以说当我想跳舞这首给我的震颤感并非来自力量角逐或是混合着欲望、引诱的强强对抗。

那是一种长久孤独后知己重逢的水乳交融。

(果然我一直非常吃这种交缠混生的亲密感。太绝了。)

——

一粒沙和死神那种仿佛鸟之双翼的亲密无间就很引人遐想,他们是否在伊丽莎白这燃得痛苦却依旧顽强的生命之烛点燃之前就已经定下盟约。。。

“我需要走那一遭,”尚未成型的生命说道,“但我还未明白意义何在。”

“这正是你行走于世时需要追求的真理,现在考虑这些未免为时过早。”死神微笑,“然而又正因如此我才格外渴求你……我尚未遇见如此与我共振的灵魂。你甚至尚未出生——而我本身并非任何生命。怪事一桩。”

“你还很年轻,对吗?”那生命问道,死神依言点头,“掠取生命上头,我还是新手。”

那将要成型的人想了想又问:“这不是未出生者的地界?你怎么被允许过来的?”

“这便是你糊涂了,还是说凡间的书你已经先行看过太多?”死神又现出愉悦神色,“我能夺取,便也是给予;死亡不过是另一种新生。我掌控死,便是掌控生命。生与死的界限在人间往往很模糊。人们惧我,称我为死之帝王,却忽视生界我亦来去自由。

当然你若觉得人世无聊,我必紧随其后。”

“我听说人世万千变化,如何又能无聊?”那人问道,死神狡黠道:“或许不会。我不过作个提醒。”

“我还尚未成型,没有任何偏好,将来到人世上,我又如何认得出你?我甚至看不到你长得什么样子。”那人说道。

“你到时自会知道。”死神许诺道,“我会来找你,你看到就会认出。

现在去吧,人世大门已经敞开,是你的时辰了。”死神眨眼,未成形的人恍惚看到了金蓝颜色闪烁其上,但那身影已经渐渐消失。

只有声音依旧,浮动在将来的人世那一片虚白之上。

她听到哭声。她已有了性别。

是她自己的哭泣,亦或是人世间同类的声响?

“我会追随,直到永恒的尽头。我是生命的主宰,你不会被遗漏或是忘却。但有你觉得孤独的时刻,我就在此恭候。”

——

双m真是好合适的土豆茜茜组合……甚至他俩的年龄差都增加了这对死亡cp的耐人寻味程度,简直太适合剧情了,伊丽莎白从少女到老妇,一直追随她也被她追随的死神却青春永驻,一直恰好地停在少年与壮年之间。

年龄是会有气场压制的,性别在大环境里也会有。所以一个年长女人和一个年纪较轻的男人站在一起,这画面就真的均衡了,就分外势均力敌,甚至不用做什么,平等的对抗感就已经拉满。

而且死神作为一个永远年轻的形象从茜茜少女时代一直追随她守护她到风烛残年,这所谓爱何等温柔绵密又诡怖森冷,像死尸冰冷的吐息,一寸寸把这个身居高位却不胜孤独的皇后包裹起来。

任何玫瑰都不能打动她了。因为她的心房她的宫殿早已被白骨占满;在花蕾之前白骨就已经盛开。

死亡早早就向她效过忠,俗世婚姻又如何捆缚得住她?

然而她又不是冥后。她不做任何角色的幕后支撑。她和死神都是独立个体。他们坚定地站在自己这一方打那场拉锯战。死神渴求她时也并未如何急切地要把她据为己有——在她面前他不常这么说。他只是许诺且盼望与她共舞,自由地共舞,抛开一切使她痛苦的因素,再无任何束缚。

这要如何不动心? 



——

麻土豆真是太戳少女心的忠诚与热切了。死亡骑士是也不是,他的气质介于骑士和帝王之间。


这是悲哀还是欣喜,死神爱的竟然是她身上磨不灭折不断的生命气息?所以死神又何曾真正得到过她,在她到手那一刻已经是死了的情况下?


这俩人也真都够纠缠的了。


啊,应该是有过得到的,在她新婚之夜前的舞会上,她十六岁的身体第一个接纳的是他,如同这具无疑栖息着美的骨架上他死神也是她最后的归宿。


所以一粒沙里的FJ感觉是真的没有得到过茜茜一星半点吧???许她自由给她欢愉帮她排解孤独陪她度过长夜的全都是土豆,全都不是FJ,他只给了她承受不起的皇冠和从不想要的孩子们。

——


💚子霁💚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我看法扎德扎都有点先入为主的印象(可能是米老师官摄那个颤抖高音还有他们这些演扎的真都有点瘦得吓人了,糖扎踢出去不算),总感觉他们这个角色全程都处于一种得了热病皮肤升温的状态中。。。得意之时如此,衰落之时也如此。如此好像他们那些假面舞会诡谲而光怪陆离的梦才有了解释。米老师那个嘿嘿嘿憨笑起来的时候有人在说他傻但是我真的会捏拳担心。他笑得那么薄,像是琴弦在颤。我怕他(仅指角色)下一秒就会栽下来。我怕他下一秒就会崩断。

也有可能是米扎豆扎那个病重戏码确实是都演出了一种易碎感,我一直喜欢用热得像快要烧尽了的残烛这个意向比喻剧里的扎特们,也确实是脆弱美丽得就像裂纹满布的玻璃。

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我看法扎德扎都有点先入为主的印象(可能是米老师官摄那个颤抖高音还有他们这些演扎的真都有点瘦得吓人了,糖扎踢出去不算),总感觉他们这个角色全程都处于一种得了热病皮肤升温的状态中。。。得意之时如此,衰落之时也如此。如此好像他们那些假面舞会诡谲而光怪陆离的梦才有了解释。米老师那个嘿嘿嘿憨笑起来的时候有人在说他傻但是我真的会捏拳担心。他笑得那么薄,像是琴弦在颤。我怕他(仅指角色)下一秒就会栽下来。我怕他下一秒就会崩断。

也有可能是米扎豆扎那个病重戏码确实是都演出了一种易碎感,我一直喜欢用热得像快要烧尽了的残烛这个意向比喻剧里的扎特们,也确实是脆弱美丽得就像裂纹满布的玻璃。

他悬停在生与死之间的轴心上,在死亡的门槛上竭尽全力燃烧自己的生命。那火光炽烈伤眼。

我只能转过脸去。

💚子霁💚

就真的感谢各国演员联合起来把舞台上的扎特塑造成这样一个开场就好像身负热病、瘦得使人恐惧的脆弱天才。

染了病的热,疯狂的热,璀璨的热,才气四溢的热,或者,……濒死的热。

他那些急促的喘息是一种湿热的雾。

那使他有种撕心裂肺的美,可也是他死前最后一次这样光芒夺目。

以命燃起的火,残烛如何不灿烈?

就真的感谢各国演员联合起来把舞台上的扎特塑造成这样一个开场就好像身负热病、瘦得使人恐惧的脆弱天才。

染了病的热,疯狂的热,璀璨的热,才气四溢的热,或者,……濒死的热。

他那些急促的喘息是一种湿热的雾。

那使他有种撕心裂肺的美,可也是他死前最后一次这样光芒夺目。

以命燃起的火,残烛如何不灿烈?

💚子霁💚

就是说德奥剧那个主角,当他在斗争拉锯战里耗尽所有力气伏在地上喘息着等死的时刻,我倒觉得那一具单薄的躯体上,霎时就叫人看见那浪涛似的整个人生——注定没有赢面的搏斗。

不见流血却宛若抽骨剥皮的可怖与美感。

(奥,我真是个矫情的看客。)

就是说德奥剧那个主角,当他在斗争拉锯战里耗尽所有力气伏在地上喘息着等死的时刻,我倒觉得那一具单薄的躯体上,霎时就叫人看见那浪涛似的整个人生——注定没有赢面的搏斗。

不见流血却宛若抽骨剥皮的可怖与美感。

(奥,我真是个矫情的看客。)

这里放名字
之前儿童节的图~ 没一次能在节...

之前儿童节的图~

没一次能在节日当天赶完的

之前儿童节的图~

没一次能在节日当天赶完的

廿陸
要走一刻請不必諸多眷戀

要走一刻請不必諸多眷戀

要走一刻請不必諸多眷戀

踏雪飛鴻

Hamilton the Revolution ACT 1 二/1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二)

就像上面那些说唱歌手一样,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也过着艰苦的生活。他马不停蹄地写作,拼命地工作着。14岁时,他在给一个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奈德,让我坦白地告诉你我的弱点吧—...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二)

就像上面那些说唱歌手一样,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也过着艰苦的生活。他马不停蹄地写作,拼命地工作着。14岁时,他在给一个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奈德,让我坦白地告诉你我的弱点吧——我这个人太有野心了。”他仿佛就是为“愿望之歌”而生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My Shot》写起来就很容易。白宫表演结束后,林开始转战各部作品。而在此期间,《My Shot》的半成品始终待在他的笔记本里。他一遍遍地修改,试图通过歌曲的节奏和韵律来充分表达汉密尔顿的雄心壮志。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这首歌。然而,在第一次以汉密尔顿的身份登台表演时,他发现把歌写出来还只是最简单的部分。

当晚,在Ars Nova剧院,林和Freestyle Love Supreme(下文简称FLS)组合中的另一名成员克里斯 (Chris “Shockwave” Sullivan)一起登台演唱。演出开始后。林唱着歌,克里斯在一旁B-Box。然而,林刚唱了几个小节就乱了套——他唱得实在太快了。

林冲克里斯招招手,示意他停下来,并告诉观众自己需要重来一遍。观众倒是很喜欢这首歌,然而林还是感觉很糟糕。

两人又重新开始了。这一次,林重新用更慢的速度唱了一遍,相当成功地将汉密尔顿为己为国制定的崛起计划浓缩在了三分钟的说唱里。观众们更加喜欢这首歌了。

汤米·凯尔就坐在黑暗的观众席中,和大家一起欢呼着。他是FSL和《身在高地》的导演,在过去的三年里,林跟他提到过自己关于《汉密尔顿》的计划。当林还在墨西哥读着彻诺写的《汉密尔顿传》时,二人就开始通过G-Chat聊这个计划了。汤米感觉出《My Shot》这首歌能激发观众对汉密尔顿的兴趣,因为他自己也正是这样。

演出结束后,所有人都上楼去喝酒聊天了。汤米找到了林,告诉他他应该继续认真对待《汉密尔顿》这部作品——实际上,他们都应该这么做。

一位戏剧导演和一部嘻哈专辑之间能有什么关系?超乎你的想象。汤米不仅仅将林的作品搬上了舞台,还成为了林的密友和艺术知己。从卫斯理大学毕业后,汤米就成立了一家戏剧公司。他的一位校友曾建议他制作一部由林执笔的戏剧。在汤米读大学四年级时,林才刚刚进入大学。(两人从未见过面,而他们之间最近的接触甚至也并不愉快——当汤米在剧院工作的时候,总是有人出现在那里,来拿走灯光等各种设备去给那个新生的音乐剧用。)在2002年六月,两人第一次见面,并一起讨论了后来诞生的《身在高地》。聊着聊着,其中一人说到了Big Pun(美国传奇拉丁裔嘻哈歌手)的一句著名歌词“Dead in the middle of Little Italy little did we know / That we riddled some middlemen who didn’t do diddly”,而另一个人接了上去。


踏雪飛鴻

Hamilton the Revolution ACT 1 二/1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一)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人们没听到关于《汉密尔顿》专辑的任何新消息——因为它被暂时搁置了。

林正专注于其他作品。他和汤姆·基特(Tom Kitt)、阿曼达·格林(...

汉密尔顿·大革命  ACT 1

                          二、关于汤米·凯尔(一)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人们没听到关于《汉密尔顿》专辑的任何新消息——因为它被暂时搁置了。

林正专注于其他作品。他和汤姆·基特(Tom Kitt)、阿曼达·格林(Amanda Green)一起为舞台剧版《魅力四射》编写了配乐(这部剧由他另一部作品《身在高地》的编舞安迪·布兰肯比勒(Andy Blankenbuehler)执导)。他还将百老汇复排的《西区故事》中鲨鱼帮的歌词翻译成了西班牙语。在托尼奖直播期间,他写了一段说唱歌曲,主持人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Neil Patrick Harris)还在节目结束时唱了这首歌。他和在高中时相识的科学家Vanessa Nadal (现为律师)结婚了。(他们在大学毕业后再次相遇了,那时,二人的关系因为《侠盗猎车手》和Jay Z而变得更加亲密。林还说,Vanessa是他认识的人里最聪明的一个。)林步入30岁,接着又到了31岁。

这几年里,不变的还有即兴嘻哈组合Freestyle Love Supreme。如果没有亲自见识,它恐怕会让人难以置信。林会和其他三四名说唱歌手一起,利用观众提供的灵感——可能是一个词,也可能是一个故事——即兴创作歌曲。他们的作品别出心裁,令人捧腹,而且常常十分感人。2011年六月,曼哈顿西区一家勇于冒险的剧院Ars Nova的创始人邀请这个组合去参加他们的年度慈善活动。这一次,FLS的成员们没有像往常一样即兴说唱,而是决定分别演唱自己为各自的项目提前写好的歌。

林在两首歌之间纠结。一首是关于青少年吸食大麻的《Baked to a Crisp》,这首歌的灵感来源于朱诺特·迪亚兹(Junot Diaz)创作的一个故事。但为了抓住这个对音乐剧而言可能极其幸运的演出机会,他最终放弃了它,而选择让《汉密尔顿》专辑中的第二首歌首次亮相。

在音乐剧的专业术语中,《My Shot》是一首“愿望之歌”(“I want” song)。这种歌在剧中的位置通常比较靠前。主角会走到舞台前方,唱出自己的强烈愿望,并以此推动情节发展。《西区故事》中Tony唱的《Something’s coming》、《窈窕淑女》中Eliza唱的《Wouldn’t it be loverly》都属于这种歌。如果没有这样一首歌,一部剧就很难做到足够成功:一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音乐剧得靠一个属于主角的迫切梦想撑起来。而嘻哈音乐剧就更离不开这种歌了。尽管说唱的风格、主题多种多样,但它归根结底是一种充满雄心壮志和反抗精神的音乐。它反抗贫困,反抗警察,反抗种族主义,反抗竞争对手,反抗上述的一切。纳斯的《The World Is Yours》、图派克的《Picture Me Rollin》和艾米纳姆的《8 Mile》都是极好的例证。


踏雪飛鴻

Hamilton the Revolution Act 1 第一节 整合版

                                              ...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1780

一、关于革命的起源——这个国家和这部剧

林·曼努尔·米兰达能看见奥巴马总统,但总统看不到他。这位29岁的演员、说唱歌手和作家站在白宫东厅的后面,注视着一些美国文化名流。詹姆斯·厄尔·琼斯(James EarlJones)、音乐家埃斯佩兰萨·斯伯丁(Esperanza Spalding)和小说家迈克尔·夏邦(Michael Chabon)都在那里。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在当晚的“诗歌、音乐和朗诵之夜”活动中表演了节目,其他一些则是贵宾,围坐在白宫正式宴会厅的桌子旁。那一天是2009年5月12日,是奥巴马政府首次举行文化活动,提前兑现新总统对美国艺术家们的承诺的日子。

林被指定为本次活动进行压轴演出。这是一种荣誉,但也意味着他要等一晚上才能上台。除了几年前的一次参观外,那个晚上算是他第一次体验白宫——第一次进入东厅,那个阿比盖尔·亚当斯晾衣服的地方,詹姆斯·麦迪逊举行内阁会议的地方,亚伯拉罕·林肯遗体停放的地方。

最后,他得到了上台的示意。林穿过人群,路过总统、第一夫人和他们的女儿,登上了舞台。

“我很高兴白宫今晚给我打了电话,”他说。但他也很害怕。这次活动的制作人邀请林演唱他的音乐剧《身在高地》中的一首歌。这部剧仍在百老汇上演,而且反映了新任政府想要赞美的主题——家庭、家乡的重要性和拉丁裔社区的活力。但林有个不同的想法。他没有在这部四获托尼奖的作品中选择一首能在一周内获得八次掌声,成功经过了考验的歌曲。相反,他想要尝试些新东西:一首他从未公开演唱过、也极少在私下演唱的歌曲。

林紧紧地握着麦克风,告诉观众他们接下来会听到什么。“事实上,我最近正在创作一张嘻哈音乐专辑——一张概念专辑——它会用一个人的一生来将嘻哈音乐具象化,”他说,“他就是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你可以在YouTube上看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那上面的演出视频播放量已过百万。当林开始说唱时,第一夫人接受了他的邀请,伴随音乐打起了响指。奥巴马总统没有这么做,但他微笑着注视着林。一曲终了,他第一个起身鼓掌。

这部剧的广受欢迎,要大大归功于其展现出的演艺界的优点——生机盎然的创作、林富有活力的说唱以及他的朋友亚历克斯·拉卡米尔(Alex Lacamoire)娴熟的钢琴伴奏。但不仅这些——还有一些东西将在未来为我们所知。在天时地利人和之时,本就富有创造性的表达将会获得新的力量,仿佛是火花、易燃物与微风相遇一般,万事俱备。

在那天晚上,林带领人们重新认识了那个让国家富强的来自加勒比海岸的穷孩子,那个为自己和国家都打拼出一条路的移民。直到今天,他都是无数后来人效仿的对象。事实和数据都会告诉你,移民对于我们国家的重要作用与日俱增。我国有13%的人口是在外国出生的,这一数字接近历史新高;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社会中将不再有多数族裔或少数族裔,取而代之的则会是充满活力的民族融合。看看那天晚上的白宫东厅,再听听那次演出——是什么使这一切成为了可能?

1959年,一名年轻人从肯尼亚来到了美国。他爱上了一个堪萨斯州的女孩,并生下了一个儿子。长大后,这个男孩帮助美国实现了诺言:任何孩子——无论希望如何渺茫——都有成为总统的可能。

1973年,另一名年轻人从波多黎各来到了美国。他学会了英语,并拥有了一个家庭。而在2009年的一个夜晚,他见到美国总统起身为自己的儿子鼓掌。

1967年,同样有一名年轻人来到了这里。他在节奏方面天赋异禀,对功效强大的音响系统了如指掌。除此之外,他还拥有着关于音乐在牙买加的家乡凝聚众人的温暖回忆。他开始在自己的新住处——布朗克斯社区里举办派对。他还创作出了一种音乐,而在未来的某一天,路易斯·米兰达的儿子将在白宫为老巴拉克·奥巴马的儿子表演它。如同一代代移民一样,克莱夫·坎贝尔(Clive Campbell)在美国重获新生。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美国对这位嘻哈音乐之父充满感激,以DJ Kool Herc(Hercules的简称)相称。

 


💚子霁💚

说说,,(磨叽大师开始拉磨盘了大家快跑,,)

莫扎特这角色真挑人。高音处要细若钢丝却也要如同金纸震颤,仿佛心率止息那一瞬一支箭破空穿过就能霎时让他炸开满地惨白羽毛,而那羽毛背面溪流也似零零碎碎躺了一地的血,你捻起来一瞧,那红血里有什么?爬满了金色的音符。

心脏一样。

离体之后还是热的,还在律动。

同样那种行走转脸昂首低眉时全要具备的,如同短短一截热烈燃烧的残蜡的感觉,那种脆弱和璀璨交织的气质,真的太挑人了。

豆扎糊了扎米扎都有这感觉。美得恍似燃烛在风里明亮地飘飘摇摇,刚强又脆弱得仿佛为了才华拉得太长的金属丝。

莫扎特真的,被创作者意向化了已经。他已经离开他自己,成为一种永恒的追求所...

说说,,(磨叽大师开始拉磨盘了大家快跑,,)

莫扎特这角色真挑人。高音处要细若钢丝却也要如同金纸震颤,仿佛心率止息那一瞬一支箭破空穿过就能霎时让他炸开满地惨白羽毛,而那羽毛背面溪流也似零零碎碎躺了一地的血,你捻起来一瞧,那红血里有什么?爬满了金色的音符。

心脏一样。

离体之后还是热的,还在律动。

同样那种行走转脸昂首低眉时全要具备的,如同短短一截热烈燃烧的残蜡的感觉,那种脆弱和璀璨交织的气质,真的太挑人了。

豆扎糊了扎米扎都有这感觉。美得恍似燃烛在风里明亮地飘飘摇摇,刚强又脆弱得仿佛为了才华拉得太长的金属丝。

莫扎特真的,被创作者意向化了已经。他已经离开他自己,成为一种永恒的追求所有大人早已失去了的孩子般的天真自由的,宁折不弯的意向。


韩流白皮书
Choi Jungwon & Kim Sohyun(최정원 & 김소현) - Musical M
Choi Jungwon & Kim Sohyun(최정원 & 김소현) - Musical M
踏雪飛鴻
OH MY GOOOOOOOD...

OH MY GOOOOOOOD! (My Judas!×)

I just can't believe it!

我何德何能被JP先生关注了Ahhhhhh.......

I love his Judas sooooo.....

OH MY GOOOOOOOD! (My Judas!×)

I just can't believe it!

我何德何能被JP先生关注了Ahhhhhh.......

I love his Judas sooooo.....

踏雪飛鴻

Jerome Pradon先生的《空桌椅》!

https://t.co/doxnSOnFKf

(如果链接不见了可以去他的推特里找,是昨天刚刚发的!)

Jerome Pradon先生的《空桌椅》!

https://t.co/doxnSOnFKf

(如果链接不见了可以去他的推特里找,是昨天刚刚发的!)

Nichts, nichts, gar nichts.

音樂劇《小王子》短評

Bonjour!

《小王子》,美好、悲伤、执着、反身,永远的神!

好几年没有这种「我不允许还有人(音乐剧爱好者)没看过这部剧」的热烈感想了!

其实早在17年夏天就有试着看这部剧,但当时没戳中我,听了两三首关了。倒是一直有循环《C'est Un Chapeau!》,毕竟也是那种听完就让我泪流满面的歌……

[图片]

后来在店里做陶艺,本人拙劣的画工还画了这顶帽子和大象蟒蛇。

[图片]

前段时间fm给我推了玫瑰花道别小王子的《Adieu》,旋律实在优美,于是打算重新补一下这剧。不过正值论文修罗期,不敢去看剧,只是跟着歌词听了一轮,即时感想放在p3了。好家伙,再一次听的时候,玫瑰还没开口...

Bonjour!

《小王子》,美好、悲伤、执着、反身,永远的神!

好几年没有这种「我不允许还有人(音乐剧爱好者)没看过这部剧」的热烈感想了!

其实早在17年夏天就有试着看这部剧,但当时没戳中我,听了两三首关了。倒是一直有循环《C'est Un Chapeau!》,毕竟也是那种听完就让我泪流满面的歌……



后来在店里做陶艺,本人拙劣的画工还画了这顶帽子和大象蟒蛇。



前段时间fm给我推了玫瑰花道别小王子的《Adieu》,旋律实在优美,于是打算重新补一下这剧。不过正值论文修罗期,不敢去看剧,只是跟着歌词听了一轮,即时感想放在p3了。好家伙,再一次听的时候,玫瑰还没开口我就流泪猫猫头了,前奏中蕴含的情感之深沉令人震撼……



《小王子》原作珠玉在前,本身就有许多触动人心的思想与台词,是少数的金句纷披还不惹人嫌的书。但我之前可能只关心小王子和飞行员的对照——成人的破灭,以及孩童一言道破的爱情观(人际观)。音乐剧的改编锦上添花,名句诗意保留,剧情节奏流畅,作曲功底很强。我们一路跟随小王子的星际旅程,遇见国王、虚荣者、酒鬼、商人、打工人、学者(这首歌词在p4)。好家伙,可能是我变了(被毒打了),我现在完全被这些孤独伤心人的现代叙事扎心。剧里原创的地球颂歌也很戳本人类中心主义人类学人的点。



从表现力来说,03版官摄演员选的合适,舞美道具也很妙,实在是好。自从开始看音乐剧以来,我心中最优秀的几部剧的排名已经固定了四五年了,《小王子》一下子可以冲到前三。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优秀作品之间的排名,其实意义也不大了。

Bonsoi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