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a

18799浏览    786参与
乐动体育官宣
一壶凉开水

【二相】犬与项圈

剩下的🚗🚕.🚙🚌🚌🚎🏎️部分补上了


在我ao3上,找不到的可私聊我要了链接


其实文章内就有哦仔细看看,是多重链接!!!


剩下的🚗🚕.🚙🚌🚌🚎🏎️部分补上了

 

在我ao3上,找不到的可私聊我要了链接

 

其实文章内就有哦仔细看看,是多重链接!!!

 

一壶凉开水

【二相】犬与项圈

  写在前面:常言道,人不吃,就会死。没有粮我只能自己割肉了。但割着割着发现好像还整了挺多,就想着那就发出来吧。

依照惯例,短篇是要上公路的,这篇可能(划掉)会充满我的个(恶)人(趣)喜(味)好

⚠️后面会涉及,狗狗,项圈,等xx情节,请各位注意避雷⚠️

۹(⍥)车牌号过几天发

————————————

二宫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小柴已经饿的呜呜叫了。

  

  连续加班两天半的社畜,匆匆倒上狗粮,连自己的吃食都来不及准备,就倒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再醒来时,却闻见了阵阵饭香。

  

  二宫揉着发疼的脑袋,眉头皱的死紧,手却悄悄从床头柜上抽了本英汉词典,蹑手蹑...

  写在前面:常言道,人不吃,就会死。没有粮我只能自己割肉了。但割着割着发现好像还整了挺多,就想着那就发出来吧。

依照惯例,短篇是要上公路的,这篇可能(划掉)会充满我的个(恶)人(趣)喜(味)好

⚠️后面会涉及,狗狗,项圈,等xx情节,请各位注意避雷⚠️

۹(⍥)车牌号过几天发

————————————

二宫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小柴已经饿的呜呜叫了。

  

  连续加班两天半的社畜,匆匆倒上狗粮,连自己的吃食都来不及准备,就倒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再醒来时,却闻见了阵阵饭香。

  

  二宫揉着发疼的脑袋,眉头皱的死紧,手却悄悄从床头柜上抽了本英汉词典,蹑手蹑脚朝门外走去。

  

  感谢他那个喜欢睡前看英语助眠的“前”舍友,让他不至于落得个手无寸铁的地步。

  

  饭香是青菜粥的味道,好像还夹杂着肉香,肚子里空的发疼的二宫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下口水,脑子里更烦躁了。

  

  现在的小偷真是猖狂,偷东西就算了还要借用厨房?真是看他几天没回来就胆大包天了。

  

  虽然睡得有些迷糊,但二宫还是尽力虚着眼睛悄悄朝厨房看去,一个又高又瘦的背影映入眼帘。

  

  浅棕色工装衬得这人身材还挺好?呵!?头顶那是什么东西,狗耳朵???还有屁股上那个毛绒绒的,是什么玩意儿??

  

  难不成这年头盗贼也玩儿cosplay?

  

  二宫突然有些后悔忘了戴眼镜这事儿,只是把手中的词典握的更紧了,一副随时准备冲上去大干一架的模样。

  

  “nino!你醒了!”

  

  听见对方开口的瞬间,二宫手中沉重的词典就掉落下来,发出一声闷响,随即是二宫那独具特色小尖嗓,快要刺破房顶。

  

  “你还有脸回来!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一连串的质问脱口而出,二宫手指捏着这人的脸颊,凑的极近才确认真的是这人。

  

  他的“好”竹马,他的“好”舍友。

  

  不怪二宫突然生气,任谁遭遇了自己恋人突然人间蒸发杳无音信都会崩溃的。一天没相叶消息二宫都会觉得相叶是不是要死掉了,更何况是一个多月。

  

  “你死哪儿去了?!你现在这什么鬼样子!”

  

  当初相叶突然失踪,二宫可是急得要死,四处寻找,电话也打不通,公司也没见人,报警也没有用,四处奔波愣是连他的人影都没见到,找了许久直到累到倒下才消停些。

  

  长期积累的担忧焦虑一下子被点燃,化作熊熊怒火喷涌而出,二宫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游戏里恶龙的模样,又凶又怒。

  

  被掐的脸颊生疼的相叶却只能含糊不清的呜咽两声,眉头一皱就露出委屈的神情。

  

  “……小和……你先吃饭嘛……我慢慢跟你讲……”

  

  一对被绒毛覆盖的狗狗耳向后撇去 ,仿佛受了极大委屈还要勉强自己懂事的乖孩子。

  

  二宫最受不了相叶可怜兮兮这一套,一下子安静下来,看着相叶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睛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不想发火却又忍不住怒气,只能一下一下深呼吸,端起相叶递过来的粥就开始吃。

  

  “你最好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二宫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古怪,瞥向相叶的目光也恶狠狠的,连咀嚼的动作都比往常更用力些。

  

  情绪低落的相叶顾不上脸颊的疼痛,身后的毛尾巴小幅度的甩甩,又悄悄朝二宫方向前进几步,才将事情娓娓道来。

  

  “所以,你说你是帮了一个奇怪的老太太过马路?然后被她变成这幅样子?”

  

  浅褐色的眸子死死盯着相叶的一举一动,检查他是否有说谎的痕迹。

  

  “嗯……应该是这个原因……那段时间我一直是狗狗状态……一路走回来的……有好多车呢……”

  

  可怜的狗狗似乎想起什么令他难受的事情,目光一直放在自己脚尖上,左右脚互相踩起来,连尾巴都不晃动了,一副后怕的样子。

  

  二宫的手指却悄悄攥紧了,牙齿也咬的死紧。

  

  捡到相叶的时间就在前几天,消瘦的小柴蜷缩成一小团睡在门前,直到他走到门前才反应过来似的疯狂甩动着尾巴,嘴里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呜声,不停的围着他打转。

  

  去检查的时候,兽医说他营养不良,脚掌有受伤指甲也裂开,连大腿外侧都有擦伤,好不凄惨。

  

  他从不是一个对小动物有太多爱心的人,但偏偏这过分粘人的毛孩子一下子戳中了他的软肋,让他把他接纳进屋。

  

  想来是直觉吧,还好当时把相叶接回家,不然照相叶流浪的那副凄惨样,真不知道还能再撑几天。

  

  二宫不敢再去多想,只能站起身来,沉默着狠狠地把相叶拥入怀中。

  

  “抱歉……我没能早点发现……”

  

  薄薄的猫唇从不擅长服软,只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手臂却抱的死紧。

  

  相叶犹豫两秒,还是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二宫的猫背上轻轻抚摸,软着声调询问二宫怎么了。

  

  “……”

  

  好心的狗狗被一把推开,露出了无辜又可怜的眼神,饲主却恼羞成怒般咬紧牙关,吼出一句“什么都没有!”,就踏着毛绒拖鞋钻进卧室去了。

  

  留下相叶一个人,后知后觉的想着二宫红通通的耳朵fufufu的偷笑。

  

  能在二宫狭窄的羞耻圈内疯狂蹦迪的,也就只有相叶雅纪了,白切黑名不虚传。

  

  相叶现在的模样,公司肯定去不了了,现在只能发邮件给公司说人找到了,顺便请个假,然后再慢慢想办法解决相叶的问题。

  

  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耳垂,二宫不禁发出一声咋舌,一边嫌弃着相叶给他惹了一堆麻烦事儿,一边登录相叶的社交账号给领导毕恭毕敬发消息。

  

  好在相叶领导是个开明的人,听说相叶受伤住院便好好的问候了他,也大度的开了假条。

  

  “nino。”

  

  相叶又磨磨蹭蹭的钻进卧室,身后的大尾巴小幅度的摇动着。

  

  “嗯?”

  

  刚关上电脑的二宫把视线放在扭扭捏捏的相叶身上,发出一声疑惑的鼻音。

  

  “我今晚要和你睡。”

  

  不敢与二宫的目光对上的相叶无意识地玩着自己的手指,像是为了壮胆似的立马又接了句。

  

  “为了监督你让你好好休息。”

  

  二宫快要被相叶气笑了。

  

  “你不和我睡还想和谁睡?再不睡信不信我把你床头的英汉词典给扔了。”

  

  相叶立马就要脱外套钻进被窝。

  

  “等等!”

  

  二宫喝止,手指朝浴室方向一指。

  

  “洗澡!”

  

  “嗯!”

  

  于是相叶便抱着自己的衣服冲进了浴室。

  

  本来以为二宫会嫌弃自己的相叶,心里的不安终于稍微缓解了些。

  

  这些天一直看着这人憔悴的在工作与找他之间奔波,甚至忙的连家也回不了,被困在狗狗身体里的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干着急,别提有多难受憋屈了……

  

  宽大的手掌缓缓抬起,在花洒下溅起细小的水花。

  

  “这幅躯体,也不知道能保持多久……”

  

  镜子里的男人毛绒绒的耳朵被打湿垂下,尾椎骨处长着一条长尾巴,显得怪异却又莫名和谐。

  

  相叶又对自己这幅身体产生起厌恶情绪来。

  

  洗澡,换衣服,吹头发,与过往似乎完全一样,二宫去另一个卫生间洗完澡时,相叶已经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钻进被窝了。

   关了灯,二宫慢慢悠悠摸上了床。
   
   平日里就爱出汗的人,常年保持着手脚发热,像一个大型暖水袋,虽然是背对着二宫,却比以往凑得更近,还一个劲儿地晃动尾巴,扫的二宫小腿又热又痒。

  “……还睡不睡?”

  

  补眠不算太成功的二宫早就困了,相叶的行为无疑对他造成了“骚扰”。

  

  柔软的汉堡手一把抓住相叶的尾巴根,相叶立马僵硬到不敢动,停顿两秒甩动的幅度却情不自禁变得更大了。

  

  ……有这么开心么……?

  

  二宫小小的腹诽了一下,心底却莫名泛起了一丝酸甜。相叶这个人,说他直球boy他确实是,但说他容易害羞也是真的,有时候真的很难判断他的情绪。

  

  有了尾巴就简单多了。

  

  二宫搂着相叶把他翻个身,果不其然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叹息了口气,迷迷糊糊说句“就这样睡吧”,便沉沉睡去。

  

  相叶小心翼翼伸出自己的手臂,搭在了二宫的腰腹间,确认二宫睡着了,才敢将自己脑袋埋在二宫颈窝。

  

  “希望明天就能变回去……不要再变狗狗了……”

  

  相叶心里难受的眼眶都红了,要不是二宫这幅无所谓的样子,他自己都快要嫌弃死这个什么都做不了的自己了。

  

  浅眠的二宫手揽的更紧了。

  

  

  

  

学生党

【NA】相生相克

#宿敌向警告

#邪教cp警告

#大概是刀子??

#烂文笔警告

#大量私设警告

#背景是动画人生

#cp:null×alex

#短篇


OK的话请继续↓


null第一次遇见alex还是在好几年前,那时他正在屠村。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实力会因为他而改变。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性命会在她手中终结。

缘分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能带来的从来只有两个极端。

左侧是幸福,而天秤的另一端是毁灭。

命运的天秤朝右侧倾斜。

他在一片废墟中擦拭剑上的血。

她在家人的尸体旁失声痛哭。

null没有对alex动手,因为他从来都...

#宿敌向警告

#邪教cp警告

#大概是刀子??

#烂文笔警告

#大量私设警告

#背景是动画人生

#cp:null×alex

#短篇


OK的话请继续↓











null第一次遇见alex还是在好几年前,那时他正在屠村。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实力会因为他而改变。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性命会在她手中终结。

缘分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能带来的从来只有两个极端。

左侧是幸福,而天秤的另一端是毁灭。

命运的天秤朝右侧倾斜。

他在一片废墟中擦拭剑上的血。

她在家人的尸体旁失声痛哭。

null没有对alex动手,因为他从来都对弱者不屑一顾,他把湮灭收进剑鞘准备离开。

“混账……我以后会亲自取你的狗命!!!”她的话语中满是怨恨和愤怒。

null转过头来,毫无感情色彩的纯白双目对上崩坏殆尽的翡翠色眼睛,这场景相当微妙。

“我等着。”他只给出充满讥讽和傲慢的三个字。

看别人拼命抓紧最后一根稻草的样子,真的很有趣。null如是想到。








第二次提到alex,是在entity303他们任务失败时。

“人呢。”是来自副官的质问。

“被一个金发碧眼的妹子救走了……”entity303摸着后脑勺,把头歪向一边来避开上司的目光。

dreadlord在一旁默默看着。

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人类,null皱皱眉。

herobrine在沉睡中醒来,null把剑递上去。

“再给你们一项任务来弥补犯下的过错。”herobrine面无表情的说。

“抢到他们的命令方块。”








第三次遇到她,是在服务器濒临崩坏的时候。

她身手敏捷,善用道具,很难让人把几年前的小女孩和她联系起来。

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上null的心头,面前的少女即使一对四也能镇定自若保持上风,恐怕以后是个大威胁。

战斗随着天空中一道闪电而结束,这意味着herobrine已经死了。

他的属下四散而逃,null回头看了一眼alex,发现对方的目光比任何时候都要可怕。

到时候谁先死还说不定呢。他啐了一口,不屑的想。








雪山之巅,最后一次见面,也是他的葬身之地。

他们已经打了将近三个小时。

null的一生都在杀缪,之前为了自己,后来为herobrine办事。

他是由人们内心的怨气形成的bug,目标是不断地杀人,以获得负面情绪让自己不消散。

他没有感情,就算有也只能是愤怒和仇恨。

但当他败下阵来时,他在发抖。

这时他才知道,这叫做恐惧

但是一切都晚了。


一,二,三。

在惶恐的目光下被自己的长剑贯穿身体,意识在停留了几秒钟后随着身体一同化为透明的冰凌,在少女的最后一击下变成碎片。

堂堂黑暗君主就这样沦落为雪山之巅的亡魂。

少女的目光在“冰雕”上轻轻扫过,接过狗狗拿来的双刀,神情冷静得令人发指,留下一句话。

“我早就说过会亲自杀了你。”




【END】

凋夜

【HB】【NA】论勇者爱上魔王之后

[图片]嘿嘿

这是贺文的其中一篇。

本来我原来是想写STDW的车的,但是我没办法发车啊_(:3v_)-

不过,没关系!车不能发,急刹车还是可以的(凋零骷髅头颅保命)

其他的我陆陆续续会咕出来的~

提示一下,国王姓G,BL弟弟姓N,魔王姓H。

再猜不出来真的...下一篇,揭晓答案。

嘿嘿

这是贺文的其中一篇。

本来我原来是想写STDW的车的,但是我没办法发车啊_(:3v_)-

不过,没关系!车不能发,急刹车还是可以的(凋零骷髅头颅保命)

其他的我陆陆续续会咕出来的~

提示一下,国王姓G,BL弟弟姓N,魔王姓H。

再猜不出来真的...下一篇,揭晓答案。

凋夜

日常水更新

什么?认真更文?不太可能的。

拖更✔  咕咕咕✔  水文✔

日常捡自己骨灰盒✔(不)


(猫化梗)

“....别揉了.....”一个黑发青年趴在自己的毛毯上,穿着蓝色短袖的青年不止的揉着ta头上多出来的两只猫耳。“可是辣么可爱....让我再揉一会”

“我叫你别揉了!!!”黑发青年脸红暴躁的拿起看似随意放在床边的大刀,一下子劈了上去。

/某白内障  卒/


(花吐)

“咳咳.....”身穿紫色风衣的青年痛苦的咳嗽,顽强的凭着意识在死亡的阴影下挣扎,把一个信封交给自己的手下,嘱咐:“K...Kralos,把这个,交...

什么?认真更文?不太可能的。

拖更✔  咕咕咕✔  水文✔

日常捡自己骨灰盒✔(不)



(猫化梗)

“....别揉了.....”一个黑发青年趴在自己的毛毯上,穿着蓝色短袖的青年不止的揉着ta头上多出来的两只猫耳。“可是辣么可爱....让我再揉一会”

“我叫你别揉了!!!”黑发青年脸红暴躁的拿起看似随意放在床边的大刀,一下子劈了上去。

/某白内障  卒/


(花吐)

“咳咳.....”身穿紫色风衣的青年痛苦的咳嗽,顽强的凭着意识在死亡的阴影下挣扎,把一个信封交给自己的手下,嘱咐:“K...Kralos,把这个,交给艾比。”这位凋零骑士看着回光返照的首领,悲痛而又坚定的说到:“我会的,首领。”

但是当他知道R某又约公主出去玩之后,悲愤的只想找条狼把自己吃了。

感情我白跑一趟了啊!八嘎!


(相爱相杀)

“亲爱的Entity,看我今天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某D笑到。

“去洗吧!”某D姓的骨头手里拿着的,正是那道万古至尊的名菜:

铁锅炖咸鱼。


(君臣恋)

“我可以把玉玺给你,只求你嫁给我。”

“我什么都不求,只求您快点离开我!”

今天的两位白内障两位依旧在争执。


(不知道什么梗)

“只要你把三叉戟还给我我就告诉你如何打败Herobrine!”被逼急了的溺尸之神还是很没下线的。(?被揍)

“我可以给你,只要你给我操一个星期。”某冒险者似乎胜券在握。

“.....我不要面子的啊。”

今天的Drowned依旧在为自己如何在不失身的情况下拿回自己的三叉戟。

“.......早知道我就不给St那小子玩了。”


(私家兄弟组)

今天的凋夜依旧在被挫骨扬灰的边缘反复横跳。

但是这位天天咕咕咕的凋零骷髅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有时候停更是因为腰疼,真的。

尽管这货是个男友力max的家伙,却依旧逃不过真香定律。


啊,真香。

我永远喜欢HB!


凋夜

历史就是历史,无法改变。他说。

“可是,我们还残存一丝希望!”白衣的Bug被击倒在地,身上是一道道醒目而令人惊心的伤,血流不止,染红了地面。

“呵。再见了,ENTITY。”紫衣的魔王轻轻的摆了摆手,“尽管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必须杀了你。”“为...为什么!”白衣的Bug争着最后一口气,质问着。

“啊,不为什么,因为,你找错人了。”红头发的少女从一边的树林里钻出,抱紧了刚刚对着白衣Bug痛下杀手的男子,嫣然一笑。

“等下....你是Naeus!?”白衣Bug捂着自己的伤。“正解。”紫衣男子摇摇头,“那家伙,早就泡妞去了,还管你呢。”“Dreadlord,”Entity咬牙切齿的说到,“...

历史就是历史,无法改变。他说。

“可是,我们还残存一丝希望!”白衣的Bug被击倒在地,身上是一道道醒目而令人惊心的伤,血流不止,染红了地面。

“呵。再见了,ENTITY。”紫衣的魔王轻轻的摆了摆手,“尽管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必须杀了你。”“为...为什么!”白衣的Bug争着最后一口气,质问着。

“啊,不为什么,因为,你找错人了。”红头发的少女从一边的树林里钻出,抱紧了刚刚对着白衣Bug痛下杀手的男子,嫣然一笑。

“等下....你是Naeus!?”白衣Bug捂着自己的伤。“正解。”紫衣男子摇摇头,“那家伙,早就泡妞去了,还管你呢。”“Dreadlord,”Entity咬牙切齿的说到,“到时候我要把夜店屠了!!”

END.

番外:

凋夜:诶,不对啊,剧情怎么又偏了???说好的Naeus杀33,然后DL来报仇杀了Naeus的呢??不对,从来!

于是,33花了一周的时间才把那些巧克力酱、番茄酱给洗干净,导演凋某受尽谴责,DL不明不白又跪搓衣板去了,NA这对小情侣又没得过蜜月了。

啊,真是皆(sang)大(jing)欢(tian)喜(liang)。

sheery's LRC house

Nissy(西島隆弘) - NA(LRC歌词/ Hip-pop/ 2019-06-24配信)

[ti:NA] 
[ar:Nissy(西島隆弘)] 
[al:NA] 
[by:asuriming]
[00:00.81]NA
[00:02.71]Nissy(西島隆弘)
[00:04.43]作詞:Takahiro Nishijima・宏実・Kelly
[00:06.29]作曲:Takahiro Nishijima・Didrik Thott・Sebastian Thott
[00:07.54]
[00:07.93]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0:14.87]
[00:15.39]空はSky blue, Yes!
[00:17.19]心はBlue...



[ti:NA] 
[ar:Nissy(西島隆弘)] 
[al:NA] 
[by:asuriming]
[00:00.81]NA
[00:02.71]Nissy(西島隆弘)
[00:04.43]作詞:Takahiro Nishijima・宏実・Kelly
[00:06.29]作曲:Takahiro Nishijima・Didrik Thott・Sebastian Thott
[00:07.54]
[00:07.93]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0:14.87]
[00:15.39]空はSky blue, Yes!
[00:17.19]心はBlue, Why?
[00:19.14]ネットに SOS!
[00:21.14]何が見つかった?
[00:22.83]愛のない空気 Hey!
[00:24.71]呑まれないで ね!
[00:26.58]君自身でチョイスしていいんだよ
[00:30.18]
[00:30.40]迷い悩んで 後悔もして
[00:34.15]今があるでしょ
[00:37.59]その全てが 君のチケットさ
[00:41.74]未知の世界へ Take off
[00:44.94]
[00:45.39]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1:00.07]
[01:00.39]ガッツだしていこうぜ
[01:03.37]ほら声出して Yeah!!
[01:07.91]まだまだ行こうぜ
[01:10.72]身を任して Yeah!!
[01:14.06]
[01:15.38]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1:29.89]
[01:30.18]「いつか」叶う Yes!
[01:32.27]あ~やっぱ無理 Why?
[01:34.18]ベッドで SOS!
[01:36.06]行ったり来たり
[01:37.88]僕とRide on, Hey!
[01:39.73]ビュンと飛ぼうか ね!
[01:41.56]色んな答えに出逢えるよ
[01:45.29]
[01:45.47]幸か不幸か モノサシで
[01:49.11]測れないでしょ
[01:52.56]断念したって 人生は終わらない
[01:56.51]旅を続けよう Alright?
[01:59.98]
[02:00.42]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2:14.90]
[02:15.19]ガッツだしていこうぜ
[02:18.25]ほら声出して Yeah!!
[02:22.86]息抜きもしようぜ
[02:25.75]羽伸ばして Yeah!!
[02:30.03]
[02:30.35]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2:44.77]
[02:45.18]青く光る星空にため息をかける
[02:52.92]懐かしい香り運ぶ
[02:56.52]新しい風
[03:02.88]
[03:24.88]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3:39.38]
[03:39.63]ガッツだしていこうぜ
[03:42.58]ほら声出して Yeah!!
[03:47.27]まだまだ行こうぜ
[03:50.11]身を任して Yeah!!
[03:53.29]
[03:54.73]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04:09.63]
[04:16.81]......The End......
[04:18.74]



四氧化三铁-IronQ

谎言

“这个人可怜的啊⋯⋯”伯兰长叹一声,“你知道吗,我救过他一回了。”


少女脸上满是诧异:“为什么?”


“因为镜湖。他执意要去探寻,出来的时候⋯⋯还好命保住了。”中年男人说着在柜子里翻了起来。不一会他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有一团亮黄的光球。他将这光球缓缓推入纳崔亚姆体内。“上次有存货,不需要再去灵界弄他的灵魂了。接下来就靠你了,小姑娘,让它流转起来吧。”


纳崔亚姆醒了。


“都怪那镜湖,你说你如果没去过,人家也不会放火烧你的灵魂吧。说到这个——格曼可倒好,他想绕开镜湖去探寻真相。他自己就没想过这概率吗?”


原本平静的赛琳听闻此言,激动道:“格曼⋯⋯格曼他欺骗了我们,什么...

“这个人可怜的啊⋯⋯”伯兰长叹一声,“你知道吗,我救过他一回了。”


少女脸上满是诧异:“为什么?”


“因为镜湖。他执意要去探寻,出来的时候⋯⋯还好命保住了。”中年男人说着在柜子里翻了起来。不一会他拿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有一团亮黄的光球。他将这光球缓缓推入纳崔亚姆体内。“上次有存货,不需要再去灵界弄他的灵魂了。接下来就靠你了,小姑娘,让它流转起来吧。”


纳崔亚姆醒了。


“都怪那镜湖,你说你如果没去过,人家也不会放火烧你的灵魂吧。说到这个——格曼可倒好,他想绕开镜湖去探寻真相。他自己就没想过这概率吗?”


原本平静的赛琳听闻此言,激动道:“格曼⋯⋯格曼他欺骗了我们,什么审判⋯⋯”


“不是的,小姑娘。你仔细想想,他有对你说一句假话吗?还有布罗敏,我认为她也用了同样的方式。”


“什么方式?”


“他们所说的都是真话。无论你是从他们的行为判断,还是从事实判断,他们都没有说一点谎。他们只是说了自己想说的部分,对自己的目的有利的部分。”


“所以我们就这么被利用了?”


“格曼也在想这事呢吧,”伯兰笑了:“他怎么想得到布罗敏搞这么一出。不过啊,我也是想不到没人拦得住她啊。”


“你们说什么呢?”纳崔亚姆一头雾水。

四氧化三铁-IronQ

镜湖

我不知道镜湖为什么吸引着那么多人,只是听说进去的人从没有能正常出来的。你真的要去吗?


“是的。”他眼里满是坚定。


可别说我没拦着你。


“传说里面有‘我们’存在的目的,我是不相信我们之上有神存在的。我当然要去。”


传说之所以为传说,不就是因为没人能把证据带出来吗?



我不知道镜湖为什么吸引着那么多人,只是听说进去的人从没有能正常出来的。你真的要去吗?


“是的。”他眼里满是坚定。


可别说我没拦着你。


“传说里面有‘我们’存在的目的,我是不相信我们之上有神存在的。我当然要去。”


传说之所以为传说,不就是因为没人能把证据带出来吗?



四氧化三铁-IronQ

星落如雨(4)

他们此行是来找希德罗珍的,与我没有什么关系。


不对,无论怎么想布罗敏的流星都和她没有关系。也不能认为她是为了赛琳来的,那样她会留在那里听奥克西说话。然而在奥克西劝阻他们的时候,布罗敏没有一丝犹豫就穿过了长廊。


她不是来找希德罗珍的,她对此没有那么在意。


那么在大厅中的人总有一个是她要找的。一般来说各组的第一位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可那些人应该和她也没什么关系。弗洛林现在明显还和克劳林在诱捕组处理记忆收割的事情。生命组他们刚见过了,结构组和滋养组显然也不是,如果是的话布罗敏不会抛下身边三个人。


“里希不能代表爆破组!”我突然想起了纳崔亚姆说过的话。这样算来那次召唤过后是纳崔...

他们此行是来找希德罗珍的,与我没有什么关系。


不对,无论怎么想布罗敏的流星都和她没有关系。也不能认为她是为了赛琳来的,那样她会留在那里听奥克西说话。然而在奥克西劝阻他们的时候,布罗敏没有一丝犹豫就穿过了长廊。


她不是来找希德罗珍的,她对此没有那么在意。


那么在大厅中的人总有一个是她要找的。一般来说各组的第一位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可那些人应该和她也没什么关系。弗洛林现在明显还和克劳林在诱捕组处理记忆收割的事情。生命组他们刚见过了,结构组和滋养组显然也不是,如果是的话布罗敏不会抛下身边三个人。


“里希不能代表爆破组!”我突然想起了纳崔亚姆说过的话。这样算来那次召唤过后是纳崔亚姆代表爆破组进入了大厅。


原来一切都是预谋已久。


只有格曼能找到这里,于是布罗敏借此契机装作要质问希德罗珍,让格曼把她带到了这里。如果一切推断正确,那三个人不会在希德罗珍的房间看到布罗敏,而她是否得知我就在这塔楼上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她不会来找我的,一定不会的。


一定不会的⋯⋯

四氧化三铁-IronQ

七号诱捕组

【Br F Cl】


你将烈火给了第一个人,将暗流给了第二个人,然后心空了。


后来你沉睡在海底58年,直到我们找到你。


再后来⋯⋯



你把我身世调查那么清楚干什么?还有,唤醒我的人没有你,我比你还早来六十多年好不好。



我早就在了,只是不愿意站出来。



谈话间那金发少女又走近了一步。“我相信,你现在就算没有烈火,也有暗流的对吧。”布罗敏只得向后退一步,她不愿意有人如此接近她。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克劳林和门一起撞进了房间。“我跟你们说⋯⋯”


“你也来了?真是太好了。”少女没有收起热情,而是转向刚进来的人。...

【Br F Cl】


你将烈火给了第一个人,将暗流给了第二个人,然后心空了。


后来你沉睡在海底58年,直到我们找到你。


再后来⋯⋯




你把我身世调查那么清楚干什么?还有,唤醒我的人没有你,我比你还早来六十多年好不好。




我早就在了,只是不愿意站出来。




谈话间那金发少女又走近了一步。“我相信,你现在就算没有烈火,也有暗流的对吧。”布罗敏只得向后退一步,她不愿意有人如此接近她。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这时克劳林和门一起撞进了房间。“我跟你们说⋯⋯”


“你也来了?真是太好了。”少女没有收起热情,而是转向刚进来的人。


他抬手挡住扑过来的弗洛依,“我跟你们说,这次的记忆收割出问题了。”


另外两人一下子不动了。


“还有,你们听说隔壁八号组的事没有?”


“静思组?那些人不是散了吗?”


“出别的事了。”




教派分歧。


有些人说莱冬应该属于静思组,另一些人想要放逐他,阻止他归入组织。




先别说这个,刚才你说的记忆收割出什么问题了?




有人没被收割。




谁?




布罗敏这么问是因为真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很久以前,在她沉睡之前遇到过这种事情。她甚至觉得这就是曾经与她同一教派的某个人。


“被收割的人不都是些和我们没什么关系的人吗,你问是谁我也答不上来啊。”


布罗敏盯着克劳林的眼睛,她觉得她不会错的。


“你认识他,不要装作不知情。”


话语如针尖刺向克劳林,他明显慌乱了一下。


“我来猜猜,难道是宣判组的⋯⋯”弗洛依在一边轻声说着,带着些戏谑的语气。


这下两人都眨了下眼。


【Al】


我选择沉睡海底,只是想为你而活——你从来都不知道。如今我再次见到了你,可你为什么在收割台上⋯⋯


那我现在应该不算因为你去死吧,如果找一个合适的原因,就说是信仰崩塌了。


【Na Br】


“啊,我亲爱的布罗敏,你是愿为他而死,还是为我而活呢?”


恍惚中她听到了年代更为久远的声音,她甚至快记不清了,但那人的声音还是在此刻不停冲撞着她的记忆。


她再次提醒自己这只是幻听。


可事情的走向似乎故意因她变得复杂。交谈中她得知了静思组分崩离析的原因。海拉姆遇到事情只会逃避。她甚至在想,为什么静思组的人和其他人交流会被视作亵渎信仰,而且还要被其它教派抨击。


“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我也不会再想为别的谁而活下去了。”布罗敏这样想着,并且开始计划如何死去。


【Ge】


布罗敏茫然望着他。他声称自己有整理光线的能力,可以为她提供所有相关的信息。




我可能不需要什么信息了。




像你一样不想活的人多了,你知不知道你的位置?你没有去死的选择。




我的生死还要别人管?我也不要管由谁来取代我的位置。




你需要这些信息。六号组一直维持的生死平衡你需要有所了解。另外如果你这样去死,你的灵魂会被束缚而无法释放。不管怎么说,你只有活下去这一个选择。




我不会信你的。你给的所有信息我都不会信的。

享耳

爱慕:番外——上封情书

#竹马 二相 NA钠组

#私设 改编自生活中社会主义兄弟情


【剧场1:上封情书nino视角】

           当二宫看到相叶雅纪书包露出的情书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妙’,他心脏“咯噔”一下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心里暗想:嘛……真是蠢,都暴露了。我是不是该问他关于情书的事情?按照相叶的性子,说不定…一时紧张就把这层纸捅破了,我也可以顺理成章……不行,还是算了吧…

      二宫和也抑制着自己的心情,可眼睛却一直瞥着相叶包里那封情书。

 ...

#竹马 二相 NA钠组

#私设 改编自生活中社会主义兄弟情


【剧场1:上封情书nino视角】

           当二宫看到相叶雅纪书包露出的情书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妙’,他心脏“咯噔”一下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心里暗想:嘛……真是蠢,都暴露了。我是不是该问他关于情书的事情?按照相叶的性子,说不定…一时紧张就把这层纸捅破了,我也可以顺理成章……不行,还是算了吧…

      二宫和也抑制着自己的心情,可眼睛却一直瞥着相叶包里那封情书。

      “那我先走了,你注意安全。”机会来了!!!嗯?什么机会?二宫和也自问自答,看着松本润离开,腿脚不受支配的迈向要离开的相叶雅纪。“喂,爱拔桑,一起走吗?”二宫和也一如往常,一副害人无畜的样子。嗯,我适合进击演艺圈。二宫内心os。

      半夜的地铁已经过了晚高峰,人少了许多,二宫和相叶很幸运有位置可以坐。二宫和也还是很在意情书的事情。

还是不管了吧,忍一忍。二宫下了决心。

电车里很安静,二宫就坐在相叶雅纪身边,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太明显了,自认为呼吸也变得急促,尤其是……在相叶雅纪炙热的注视下。怎么办?“那个……爱拔桑,你有东西露出来了。”余光看见相叶雅纪表情由痴迷一下子变得惊慌,像只……兔子,嗯对受惊的兔子。

“什么?”

“好像是一封信?唉这个信封好眼熟啊。”

“大丈夫!”       

“好像…在哪见过。”

“对…对啊!小姑娘们送情书,不都…都用这种信封吗?”情书?噗,是在为自己辩解么?

二宫和也 挑了挑眉:“啊没想到也有人给你送情书啊。”肯定不可能的吧?

“欸?怎么说话呢你。”相叶雅纪翻了个白眼,很有趣,“真的是别人给我的啦!”

“谁啊?”二宫和也、胸口一紧,忧虑涌上心头,他回过头来,不想看相叶雅纪,语气平缓地吐出了两个字。我都可以当影帝了吧?

“啊……“相叶雅纪将嘴巴贴在书包上,闷着声听不出来是真是假,“就是……五班的那个女孩。”

“啊,搜嘎!”还真有人喜欢这个大白???但是二宫和也还是不相信,这封情书是别人给他的。

        紧接着接下来几天里,二宫和也每天都在等着相叶雅纪的信。那天钓鱼的时候,相叶雅纪是在写信吧?怎么还没给我?难道那封信还真是情书么?不可能吧……

       等到二宫和也看到相叶的信后,那个信封后,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还真是情书啊?”他很生气,可是也觉得没有缘由。“八嘎!!!”不知道是在骂相叶还是自己。“啊!!!!可恶!”


【剧场2:上封情书相叶视角】

        相叶雅纪下了电车,直奔家里,将书包扔到地上,全身都埋入床中,房间里寂静了几秒钟,随后“啊——可恶!怎么办啊?”

        “欸?爱拔?怎么了嘛?”屋外妈妈被相叶吓了一跳。

        “啊,没…没什么。”相叶坐了起来,扯过地上的书包,将信掏了出来。他抹了把脸开始自言自语。

       “嘛…要不要把这信封换一下呢?nino他已经开始怀疑了吧?不不不,或者说nino他不会想多了呢,换了反而会引起怀疑吧?不对!nino他凭什么要多想啊?没理由啊!对对对…都是男生,喜欢什么的太不可思议了吧?嘛…虽然这么想有些孤独,但是哈哈哈总不会被发现的,所以一点都不用担心啊!”相叶满意的笑了笑,但依旧是撕开了手的信封,取出了在车上写的信。

        刚刚在地铁上说过小姑娘都用这个信封,所以爱拔他觉的这个信封真的有些土了,如果不换一个nino他可能连看都不看一眼呢吧?

“呦西!明天去买个新信封吧!”

第二天一早相叶便买了一打新信封,和之前的花色不同,这回的信封颜色很朴素,是纯白色的,没有一点花纹点缀。相叶却很喜欢。

        “呀!果然还是要提一句吧!如果不说的话…nino是不会注意到我特意换了个信封吧?”相叶这么想着,边写下了ps。随后就顺手放到了书包里。

      本来打算周一就给的相叶,不小心忘记了。周三才慌慌张张地塞进了二宫和也的柜子里。


『果然啊!还是最喜欢nino酱了~♡』


丧尸肉O皿O子曰

*私设硬核游戏主播Akira

“AK说让他家猫代打十分钟”

2p是钢笔图层的失败尝试,我再也不想用钢笔图层了

Akira开麦的意义是什么,是让人听他呼吸吗(

大概是可以打tag的吧……

*私设硬核游戏主播Akira

“AK说让他家猫代打十分钟”

2p是钢笔图层的失败尝试,我再也不想用钢笔图层了

Akira开麦的意义是什么,是让人听他呼吸吗(

大概是可以打tag的吧……

丧尸肉O皿O子曰
我发神经的时候就会想摸一些奇怪...

我发神经的时候就会想摸一些奇怪的场合……比如说,Nano和Bucky掰手腕。

还会不想上色。

对于曾经是战争机器的人来讲,能去在意这样无关紧要的小事说不定是个好发展啊。

Akira的眼睛真的有这么大的我没有瞎摸,真的有这么大(

我发神经的时候就会想摸一些奇怪的场合……比如说,Nano和Bucky掰手腕。

还会不想上色。

对于曾经是战争机器的人来讲,能去在意这样无关紧要的小事说不定是个好发展啊。

Akira的眼睛真的有这么大的我没有瞎摸,真的有这么大(

和菓子NF

【二相二】金主N×模特A

二相二无差。

时隔很久又来写文了

百年不变的短篇

(我就没写长过qvq

(文笔仍然弱orz

相叶雅纪的耳旁总是窸窸窣窣地充满了或好奇或恶意的碎语。

但他本人却从未困扰过。

明明两年前只是模特界一个几乎没有名气的新秀,却在两年间以超乎他人数倍的速度,登上顶峰,成为了业界的TOP。

要是有人说是全凭努力,就连相叶自己都不相信。

业界内总是充满了各式各样不公平的竞争,全凭努力可能总有一天会出头,但绝不会如此平步青云。

只是相叶拥有一样竞争利器:

金主。

对,

就是有钱有势,

还特别嚣张的那种。

但与其说是被包养,不如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在护自己这个短。

名义上是不得...

二相二无差。

时隔很久又来写文了

百年不变的短篇

(我就没写长过qvq

(文笔仍然弱orz

相叶雅纪的耳旁总是窸窸窣窣地充满了或好奇或恶意的碎语。

但他本人却从未困扰过。

明明两年前只是模特界一个几乎没有名气的新秀,却在两年间以超乎他人数倍的速度,登上顶峰,成为了业界的TOP。

要是有人说是全凭努力,就连相叶自己都不相信。

业界内总是充满了各式各样不公平的竞争,全凭努力可能总有一天会出头,但绝不会如此平步青云。

只是相叶拥有一样竞争利器:

金主。

对,

就是有钱有势,

还特别嚣张的那种。

但与其说是被包养,不如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在护自己这个短。

名义上是不得了的强势金主,对相叶来说却是个几乎把自己当成外卖小哥的游戏宅。

但是对方似乎特别喜欢凭着这个不得了的身份,时不时强行上演一段小短剧。

譬如今天。

“相叶先生,作为被包养的小模特,你是不是有义务听从金主的要求啊。”

明明说的是疑问句,却偏偏用着肯定的语气。

“是是是,金主大人,有何吩咐?”

因为被回应了满意的答案,金主的眼睛高兴地眯了起来,让相叶想揉揉他的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到电影院,但相叶总是无条件地惯着自家竹马金主的。

电影院里自然是没有光的,只有电影的光影变幻着打在周围的事物上,浮浮沉沉地乱人眼。

相叶的余光瞥见身旁人的发梢,

如此柔软。

此刻对方是二宫和也,

而不是商界雷厉风行的二宫社长。

如此柔软……

相叶伸出手,手指插入对方发间,

在对方疑惑着转过头时,在发丝上落下一吻。

柔软直至心间,化开一片。

相叶将手缓缓抽离发丝,

二宫却扯着相叶的衣领,一把凑近他的唇,狠狠地亲了下去。

上午的电影院并没有多少人,而最后一排更是只有着拥有秘密关系的二人。

小小的举动仿佛开启了彼此间的潘多拉魔盒。

相叶大着胆子回应对方,二宫便更加放肆地纠缠,唇齿间的缠绵淹没在电影放送的喧嚣中。

相叶在下午还有一场杂志拍摄。

简洁明了的风格。

白色衬衫被相叶轻而易举地穿出了清爽利落的感觉,棉麻质地又增添了些许柔和的意味。

水洗的蓝色牛仔裤所带来的少年意气更是让人移不开目光。

二宫站在暗淡无光的角落,注视着强光下慢条斯理地卷着袖子的对方。

“二宫桑,您来了。”杂志的负责人特意过来打了一声招呼。

“嗯。还没弄好吗。”二宫淡淡的开口,目光没有移动一丝。

“还要拍摄一套服装。”

“嗯这样啊。”

负责人有点犹豫地开口:“您要不要到休息室,我可以让人为您准备饮品。”

“没事,我无所谓。”

似乎听多了二宫私人生活自由散漫的传闻,负责人识趣地走开了。

处于众人视线中央的相叶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向角落看了一眼。

视线扫到二宫时,笑着招了下手。

二宫也微微地笑了起来:

他在就好。

“OK,暂时调整一下,下一part!”

相叶一遍感谢着周围的staff,一边径直走向二宫所在的角落。

“怎么了,不去换吗?”二宫扯了扯对方身上拍摄用的衣服。

“你才是应该告诉我怎么了,一直紧盯着拍摄。有什么急事吗?”

二宫微微摇了摇头。

“那是我太好看了吗,这么入神。”相叶捻着对方耳旁乱翘的头发调笑道。

二宫“啧”了一声:“小模特不要太自恋。”

“可是……”相叶故作委屈,手指却慢慢挪动到了二宫红透的耳尖。

“你很明显,是我的fan呢。”

午后四时,相叶完成了拍摄。

但二宫却不见了踪影

“话说今天人流量很大啊。”相叶坐在保姆车里,透过车窗眺望四周景色,“啊…平安夜吗”

红白绿色调缀满了街道,车窗外传来的欢笑里夹杂着圣诞歌声。

“到哪了?”

“相叶桑,还有半小时的车程就到机场了。”

“诶?这个时间?”相叶诧异地回头看向驾驶座的经纪人。

“二宫桑吩咐的。”

相叶闻言,安心地窝回软绵绵的座位上。

反正对于自家竹马金主,他总是无条件顺从的。

到达机场后,

被经纪人塞了一张东京到北海道的机票,相叶莫名其妙地坐上了飞往北海道的头等舱。

而二宫平日里几乎24小时不不间断值日的手机却偏偏在此时歇了工。

但来都来了,相叶也只好配合自家竹马也许是一时兴起的短剧。

到达北海道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夕阳斜斜地将光照在机场出口处的地面上。

流光烁金中,相叶一眼就看见了二宫。

对方只是穿着保暖的大衣与围巾站在光影里,相叶便好似被晃了眼。

掏出手机,相叶照了一张照片。

等到靠近,二宫眼中满是笑意:“很好看?我可是有肖像权的。”

“你猜猜我给这张照片取了什么名字?”相叶似乎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照片中二宫后面的地上铺满了阳光,仿佛背上了灿金色灿金色的翅

“什么?”

“人傻钱多,恶霸金主……”

在二宫渐渐不善的目光中,相叶慢悠悠地补充:

“但是我很喜欢。”

二宫恶狠狠的目光渐渐从他脸上挪开,若无其事地飘向远方。

“啧,真是肮脏的手段啊。”

让人害羞得无法反驳。

相叶来得匆忙,身上穿的保暖衣服,迎着北海道的冷空气还是显得过于单薄。

好在二宫准备了更保暖的衣服。

到车里换上衣服,相叶敏锐的直觉让他立刻发现了二宫的小心思。

“二宫桑,这个?”相叶挑了挑眉。

“有意见?”二宫学着对方的样子回了个挑眉,

“这叫做宣告主权。”

穿着款式相仿、配色相当的衣服,二人仿佛成了一体。

相叶笑得灿烂,而后将吻落在二宫唇边,

“二宫桑,这也叫做宣示主权。”

午夜的钟声响起,

第一束烟花点亮冬日的夜空。

相叶看向对方,

“圣诞快乐。”

二宫却摇了摇头,牵起相叶的左手。

“生日快乐。”

相叶的中指被套上了戒指,戒指上方刻着“二宫和也”四个小字。

相叶低头“fufufu”地笑:

“这么明目张胆吗?不担心我会拒绝?”

二宫的猫唇却笑得愈加明显:

“你会吗?”

“不,我从不拒绝你。”相叶凝视了一会儿戒指,又抬头看向二宫。

就像你永远不会拒绝我一样。

河泥君

【Niska×Astrid】Christmas Star 【HUMANS聖誕賀文01】

食前注意:


*GL,原劇向。

*雖然標NA,但寫時沒有認真設定,逆也OK。

*HUMANS 真實人類聖誕賀文第一彈,會有第二彈,但不確定會不會有第三彈(X

*角色名字使用中翻,人人自幕組的版本。

*作者目前追到第二季,應該是不會有打臉情節(吧),肯請大家高抬貴手,勿劇透(合十


-----以下正文-----


【Christmas Star】

  阿斯特麗德有雙特別的眼睛,妮絲卡喜歡看著它們在不同角度呈現的形狀,以及光影為它帶來的變化。此刻它們正認真的盯著一堆廉價的塑膠掛飾,讓它們的主人能找到最合適的位置把裝飾品掛在一棵塑膠矮樹上。


  要怎麼去形容這樣一雙眼睛才貼切?如何才能將它...

食前注意:


*GL,原劇向。

*雖然標NA,但寫時沒有認真設定,逆也OK。

*HUMANS 真實人類聖誕賀文第一彈,會有第二彈,但不確定會不會有第三彈(X

*角色名字使用中翻,人人自幕組的版本。

*作者目前追到第二季,應該是不會有打臉情節(吧),肯請大家高抬貴手,勿劇透(合十


-----以下正文-----


【Christmas Star】



  阿斯特麗德有雙特別的眼睛,妮絲卡喜歡看著它們在不同角度呈現的形狀,以及光影為它帶來的變化。此刻它們正認真的盯著一堆廉價的塑膠掛飾,讓它們的主人能找到最合適的位置把裝飾品掛在一棵塑膠矮樹上。


  要怎麼去形容這樣一雙眼睛才貼切?如何才能將它帶給妮斯卡的特別感受表達出來?妮斯卡搜尋過一些人類描述眼睛的詞彙數據庫,但許多字詞對她而言不是過於抽象就是不夠完全。


  例如靈魂之窗,靈魂是什麼東西,妮斯卡就無法理解。


  許多人類認為自己和機器的差別就是具有靈魂,看起來靈魂是某種功能和意識相同的東西,卻又在無法科學證明之處對人類有高於意識的作用。


  有些文章裡提到,人的靈魂在死後會為了他的一生所做所為被神審判,許多神話訴說人在陽世的不公不義,死後都會得到聲張。


  如果這是真的,不能證明自己具有意識,也理所當然沒有靈魂的妮絲卡,不管是生是死都沒有辦法獲得公正的審判。


  如果這是真的,真的有所謂的公正,她希望那些隨意殺害有意識合成人的人類能得到嚴厲的懲罰。


  如果這是真的,這些無法被完全證明的事物也可以具有足夠的真實性讓人相信,那麼真實對人類而言遠比他們對合成人要求的更為次要。 


  「妮絲卡?你在看什麼?」


  阿斯特麗德轉頭看她,她深棕色的長髮披散在肩頭,隨著她側身的動作滑落至胸前。她眉毛微微蹙起,底下鑲著一雙黑色有光的眼睛。


  像深潭,但不會讓人滅頂;沉靜,但是又充滿活力。


  而且總是可以看穿一些妮絲卡不想告訴任何人的事。


  她沒有回答問題,只是下意識的側過頭,然後從箱子裡隨便拿起一個塑膠飾品,她避開與阿斯特麗德直接交會的視線。與其說害怕被人看穿的赤裸感,妮絲卡更怯於接近阿斯特麗德像是能將一切包覆的溫暖。


  萬一她看進那雙眼睛時,系統偵測告訴她這樣的感覺不是真的該怎麼辦? 


  「妮絲卡,你心不在焉的。」


  阿斯特麗德的手附上她握著掛飾的手,她輕柔的搓揉妮絲卡的手背、關節,然後將她的手掌翻過來,立刻蓋住她掌心的掛飾。她任由阿斯特麗德修長的手指繼續鑽過她的指縫,然後將她們的手舉到兩個人的眼前。  


  「這是什麼?妮絲卡。」阿斯特麗德的聲音充滿笑意。     


  「塑膠掛飾。」妮絲卡確信自己的答案是對的,也完全不對。這東西圓圓的還有幾個不規則的弧度和稜角。       


  「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阿斯特麗德攤開手掌,露出夾在她們手心的塑膠掛飾。    


  「一個紅色的胖老頭。」她這次看清楚了。    


  「是聖誕老人,妮絲卡,你不知道聖誕老人嗎?」    


  「不知道。」她把「聖誕老人」掛在隨便一個枝椏上。  


  「妮絲卡,是你提出要一起過聖誕節的。」阿斯特麗德的聲音饒富興味,好像感到很不可思議似的。

 

  「對,這很重要嗎?」    


  「我已經很久沒跟人過聖誕節了,妳的邀請讓我很驚喜。」阿思特麗德的手握住妮絲卡的肩膀,將她轉過來面向她。   


  「那麼我覺得很開心。」


  妮絲卡吻了她,一開始吻輕如湖面的漣漪,綿長如窗外的細雨。


  然後她讓阿斯特麗德帶著重低音音響的節奏,引導一切,就像她第一次邀請妮絲卡跳舞時的那首歌。她看著阿斯特麗德闔上的眼睛,她享受的睫毛上沾著金色的粉,無與倫比的美麗。   


  她們持續接吻,直到阿斯特麗德認輸,喘著氣推開她。   


  「呼……哇!妮絲卡,太久了。」     


  「妳不喜歡嗎?」她故意這麼問,隨手又從箱子裡拿出一個掛飾。那是金色的星星,就像阿斯特麗德。  


  「老天,我當然喜歡,這是個很棒的吻,只是妳得讓我呼吸。」


  「我不呼吸。」妮斯卡說,想掛起那個金色的星星,卻發現它沒有任何掛繩。  


  「我也不想。」阿斯特麗德笑著,拿走她手中的金星,那顯然是瑕疵品。「告訴我,如果你沒有過過聖誕節,也不知道聖誕節是什麼,為什麼想和我一起過?」  


  「我知道聖誕節是什麼。」 


  「妮絲卡。」阿斯特麗德把金星晃了晃,「我剛剛看到妳想把星星掛在樹枝上,但是金星是擺在樹頂的,妳沒裝飾過聖誕樹。」


  「我知道聖誕節是什麼,馬克西……」她閉上嘴,但來不及了。  


  「馬克西。」阿斯特麗德重複她的話,妮絲卡知道自己必須繼續。她必須讓阿斯特麗德有辦法了解她,這是她最希望得到的。


  再者,馬克西,她的家人,她從不覺得他應該是難以啟齒的。從她最初的合成人家人開始,她想她可以慢慢學著不隱藏。  


  「馬克西,他是我的弟弟,我們之中最好的……。他說過,聖誕節是家人的節日,他曾希望我們可以全家一起過節,可是那不可能。」她深吸一口氣,然後繼續,「我覺得他很蠢,那是人類的節日,馬克西太天真了,那時候我是這麼覺得的。」   


  她停頓,然後看著阿斯特麗德的眼睛,像要看見靈魂那樣的深刻。  


  「但妳是人類,阿斯特麗德,妳是我的家人,我想要和妳一起過聖誕節。」然後她想起馬克西說的話,「聖誕快樂,阿斯特麗德!」  


  「謝謝,妳這麼說真好!」阿斯特麗德笑了,妮絲卡感到放鬆,也跟著笑了起來。


  「聖誕快樂,妮絲卡!妳是我的星星!」阿斯特麗德笑著把星星裝飾在聖誕樹的頂端。 


  她們整晚都在一起,阿斯特麗德教妮絲卡慶祝聖誕節的所有方法。


  有些很棒,有些很蠢,但是因為有阿斯特麗德,所以全都很棒。


  最後阿斯特麗德靠著她的肩膀在沙發上睡著了,妮絲卡不吃東西,所以她們決定整晚看DVD取代聖誕大餐。


  妮絲卡微笑,感受戀人靠在身上的溫度。如果不是她的視線一直停在客廳樹頂上那顆金色的星星,她一定會注意到擺在阿斯特麗德身側的手機亮起了光,她會看見一封來自馬克西的簡訊。


  那一刻,她只是看著伯利恆之星,人類傳說中照亮黑暗,帶來希望的星星。  


  妮絲卡不相信神話,但她相信阿斯特麗德,她才是妮絲卡的星星。


-End

(TBC?)


杰尼斯的砖

ダブル医者

二相 渡海x高元寺 拉郎

想尝试一下比较逗比的文风

大概ooc了,我的锅

———————————ESP01—————————————————

    世良发现已经不再是东城大医生了的渡海征四郎也还是有木下香织请客吃饭呢。

    神乐坂里有很多充满风情的料理店,艺妓,三味线,日本料理。让渡海意外的是还有和猫田这么像的人,要不是性格完全不一样,他真的怀疑猫田在这做兼职。

    离开时渡海拒绝了木下送他回去的提议。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神乐坂有一种莫名...

二相 渡海x高元寺 拉郎

想尝试一下比较逗比的文风

大概ooc了,我的锅

———————————ESP01—————————————————

    世良发现已经不再是东城大医生了的渡海征四郎也还是有木下香织请客吃饭呢。

    神乐坂里有很多充满风情的料理店,艺妓,三味线,日本料理。让渡海意外的是还有和猫田这么像的人,要不是性格完全不一样,他真的怀疑猫田在这做兼职。

    离开时渡海拒绝了木下送他回去的提议。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神乐坂有一种莫名熟悉怀念的感觉。夜晚的神乐坂热闹而又冷清。

    离开料理店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一阵黄色的旋风钻到了他腿后,后面还跟着狗吠与人的脚步声。

    高元寺拉着大吉手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的,努力平复呼吸的偶尔抬头看几眼前面的人的停在渡海面前。

    两人两狗面面相觑。

  “不好意思…您的这只狗它受伤了,需要治疗…”

    渡海撇了一眼看着面前穿着白大褂的,戴着眼镜的人,又蹲下身去看身后柴犬的状况,确实是受伤了,而且大概是因为刚刚跑的太快了出血量有点大。

  “那个…我是神乐坂 坂上动物医院的兽医…绝地不是什么坏人!我只是想帮它治疗!”高元寺看人有点怀疑的看着自己,想来怕是自己被当成什么坏人了就赶紧解释起来。说起来明明自己还挺受动物欢迎的,怎么偏偏这只柴犬对自己反应这么大呢?

    渡海看着紧张解释的人想着,就你这样还坏人?明显就是一只等着被坏人抓的兔子啊。

  “啊…这不是我的狗,但是它确实受伤有点严重,你赶紧带回去吧”渡海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准备让出空位好让高元寺抱起狗,然而他走到哪狗跟到哪…高元寺也跟到哪…大吉也是…

  “…不好意思…您能跟我去一趟我的诊所吗…”高元寺烦恼的挠着头“啊,毕竟不能放着它自己在外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它这么亲近您,有您抱着一块待会检查做手术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了吧”高元寺双手合十对渡海鞠躬,等的时间有点长没有得到回应,就稍稍抬头,有些滑稽的睁了一只眼看渡海的反应。

    哈哈哈哈哈……

    渡海努力板着脸。

  “赶紧走吧……”说着就抱起了柴犬,示意高元寺带路。

 

    一路上,高元寺像是为了化解渡海的不信任似的一直在说,从自己的童年说到了现在被老妈骗回来被老兽医骗被神主吓到,顺便也在无意中吐槽了三个总是捉弄自己的女人。

    这个人真的,太好欺负了吧。恶魔医生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一点别的想法。

  

    渡海将柴犬放在手术台上,看着高元寺穿手术服、消毒,也不早知道一个动不动做场手术就要一千万的男人就十分自然的穿上了这个小诊所的手术服准备协助高元寺。

  

  “诶?!”高元寺惊讶的看着穿好手术服的渡海“......あの......您也是兽医师吗?”

  “渡海,渡海征司郎。”渡海笑着看了几眼那张菱形嘴,继续冷静的给柴犬注射麻药。“虽然是个外科医,不过基本的协助还是能做的。”

    ......他笑起来好好看啊,不对不行专心手术!

    打完麻醉的渡海在准备手术刀的过程中没有错过悄悄爬上小兽医耳朵的红色。

 

  “高元寺医生!!!”

    专心缝线打结的高元寺被突如其来的女高音吓得肩膀一抖。

  “...先生....”加濑时羽拉开门帘的时候看到高元寺对面的男性时楞了一下,又很快反应回来要穿上手术服时被高元寺劝住了。

  “我这边已经没事了,时羽桑还是回医院去陪大地君吧。”

    加濑时羽犹豫了一下。

  “我这里没关系的哦,有渡海先生在手术都都很顺利呢,时羽桑还是回医院吧,大地一个人在那边你也不放心吧”高元寺说着剪完了线,示意她确实没有什么事情了。

  “...那好吧”

 

    放置好了柴犬,回到手术室却发现渡海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正靠在椅子上...睡觉?看起来特别没有防备。刚刚做手术的时候虽然只是做着护士工作,但是可以感觉到渡海先生做手术应该超级厉害的。

  

    高元寺推了推渡海,“渡海桑...?已经十点半了你不回去了吗?”

    渡海一手撑着脸靠在椅子上,感到高元寺的手在肩上轻拍了几下,随性的睁开眼看着用有点担忧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高元寺。“你呢。”

  “我今晚留在这里了,万一尾巴们出什么事情也方便照顾。”

    尾巴?是指狗狗们?

    渡海站起来伸了个没什么必要的懒腰,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那我也在这陪你吧。”

 

    ???

  “这样不太好意思吧,已经很麻烦您了,怎么再好意思让您留下来守夜呢,再说我一个人看得过来的。”看渡海先生的面相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再说我这个小诊所应该也没什么好劫的,那就应该是真的好心吧,但是人家一个外科医生本来手术就很累了,怎么好意思再让人家熬夜呢。

  “没事,”渡海转了一圈,突然靠近高元寺盯着他的杏眼说:“反正我也没有住的地方,我今晚要是不陪你守夜也只能去露宿街头了。”

  !!!

  说话就好好说,靠这么近干嘛啊!!高元寺脑海里的自己默默的捂住了心脏。

  渡海面前的高元寺,吓得往后用力一靠,要不是渡海眼疾手快拉住了他,就要连人带椅一块摔了。

  渡海把人扶好,“跟教授发生了点矛盾然后就被开除了本来也就是住医院的,现在被赶出来了。”看着高元寺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怀疑到可怜,渡海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算了,还是不给高元寺桑添麻烦了,我还是去露宿吧。”

  “诶!”看到渡海转身要走,高元寺想都没想就伸手拉住了他,“你要是不介意睡睡袋的话就留下来吧……这么晚了外面挺危险的”

    高元寺老师并没有想到人一个外科医再穷也不至于一晚酒店都住不起吧。

  

    什么叫引狼入室!这就是!

    高元寺关好了诊所的门,将走廊的小沙发放倒,变成一张小单人床。高元寺一个人睡都有点小(短)的床更何况是两个人睡呢。

     为了避免两个男人挤沙发的状况,高元寺认真的提议让渡海先睡会,等自己困了再叫醒他换班。

     渡海没有异议的接受了。

     既然都不能睡了,高元寺就裹着小毛毯继续去处理之前没整理好的动物们的病例了。

     渡海躺在沙发上想,这真的不可思议,他竟然不惜撒谎也想要在这个人是不到几个小时的人的简朴小诊所过夜,虽然没地方住也不能说骗人吧。毯子上有和他本人一样的味道。温暖,安心。根据高元寺的话,渡海推测这应该是他接手诊所时从家里带过来的毯子。

     本来就睡觉时间不稳定的渡海这时候想了许多事情就更睡不着了。凌晨两点,想着去看一看高元寺发现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张着的菱形嘴流了一点口水到了底下压着的病例上。

    这是有多累啊。渡海不禁皱眉。想让高元寺去沙发上睡却喊不醒,于是直接打算上手。

    估计了一下自己和高元寺的身高差,渡海决定用120分的力气,这么点距离应该能行。

    然而他高估了高元寺的体重。

    虽然不能说是轻松,但总算是在没有把人弄醒的情况下给弄到了沙发上。

 

    这警惕性也太低了吧?!难怪早上起来、洗澡会被偷拍。突然升起无名火的渡海仔细给高元寺盖好了毛毯。跑过去看了一下柴犬的状况,意外的发现这柴犬很乖的睡的正香,伤口没什么问题。

    仔细转了转高元寺的诊所,没有发现特别私人东西的渡海无趣的走回了沙发。

    看着熟睡的高元寺的脸,渡海也生出一丝睡意。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看人打哈欠你也会跟着打,嗯,一个道理。想着反正柴犬也没事,有事估计狂叫不止总能把自己叫醒,然后就安心的缩在了沙发一边边上。

 

    天地良心渡海没有过分的想法和行动。

    但是谁来告诉加濑时羽和高元寺达也和渡海征四郎为什么,渡海搂着高元寺盖着一床毛毯???被时羽桑的惊叫弄醒的渡海浑身的气压又低又黑,而被吓醒的高元寺则是惊慌失措,就像当初刚睁眼就看到三个女人聚在他头边上拿着手机怼着他那样,弱小无助可怜。

    为什么渡海没有被吓醒呢,因为他早就醒了。被阳光弄醒的渡海闭着眼感受了一下后,感觉身体有点发麻。胳膊被高元寺枕着,人被高元寺当玩偶一样抱着,高元寺的脸就贴在渡海柔软的黑T恤上,呼出的热气在渡海醒来之后存在感异常强烈。

    就在渡海闭着眼思考下一步的时候加濑时羽开门进来了。

 

    为什么不直接叫醒高元寺?你看看他的眼下青,是你你舍得吗!

 

TBC

喜欢而已
我的二相魂复活了!

我的二相魂复活了!

我的二相魂复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