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agi

6765浏览    93参与
非常合鲤-白扇
Nagi的生日,做了张图庆贺

Nagi的生日,做了张图庆贺

Nagi的生日,做了张图庆贺

艾欧里亚

【全员向】生活在一群小朋友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OOC不可避免,请勿上升真人。


谢邀,匿了。

我想题主可能是想问类似幼师职业的生活体验,本人虽然不是幼师,但也差不多了。我的四位同事,加起来都超过八十岁的几个人总能干出八岁小孩都干不出来的事。

首先是同事N,刚认识的时候妥妥的大和抚子,长得好看又很成熟,感觉比较孤狼,有距离感。当初还苦恼过怎么才能帮她和大家融入到一起,事实证明是我咸吃萝卜淡操心,这人的伪装太具欺骗性了,和大家熟了各种整活搞事,创造一些超前艺术,让人感叹这是哪位外星迷路到地球的友人,还好我能兜得住。

接下来是同事S,笑容上品的小妹妹,潜力超强,成熟的完全不像刚毕业的样子,在我们五个中是Leader,和N一起来的公司。...

OOC不可避免,请勿上升真人。


谢邀,匿了。

我想题主可能是想问类似幼师职业的生活体验,本人虽然不是幼师,但也差不多了。我的四位同事,加起来都超过八十岁的几个人总能干出八岁小孩都干不出来的事。

首先是同事N,刚认识的时候妥妥的大和抚子,长得好看又很成熟,感觉比较孤狼,有距离感。当初还苦恼过怎么才能帮她和大家融入到一起,事实证明是我咸吃萝卜淡操心,这人的伪装太具欺骗性了,和大家熟了各种整活搞事,创造一些超前艺术,让人感叹这是哪位外星迷路到地球的友人,还好我能兜得住。

接下来是同事S,笑容上品的小妹妹,潜力超强,成熟的完全不像刚毕业的样子,在我们五个中是Leader,和N一起来的公司。这孩子平时还挺让人省心的,但是,一旦她和N碰到一起,那简直太可怕了,总能不自觉怼起来。这也就罢了,只要我在还是能调和一下的。最过分的是她俩步调一致搞事的时候,因工作原因,本人的发型比较有特点,她俩就会因此搞我,不是一次两次了!说很多遍了,永远都是积极认错坚决不改。

同事L是外国友人,喜欢食物,性格直率,有话直说的那种。虽然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最后才入队,但是她用真诚很快融入了我们。L总是一副很人畜无害的样子,会用软软的声音说着喜欢大家之类的话,特别讨人喜欢,我作为团队里比较靠谱的成年人当然要格外照顾一下语言不通的可爱年上。就在我以为只需要严防死守N的时候,L的语言变得熟练起来,她拱火挑事的能力也随着语言模块的解锁而崭露头角,时不时会带坏年下的两位小朋友S和P。其中S受的影响最深,比如:L可能是外国人的缘故,不是很避讳身体接触,反而当作拉近关系的方式,S可能是尝到了甜头,也效仿起来,就是方式不太健康。

我唯一剩下的小天使就是同事P了,性格认真,容易害羞,可能是还没离开学校的缘故,比较纯情,是个乖宝宝,所以容易被带跑偏,经常被N和L忽悠跟着起哄搞事,我都怕这孩子有一天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综上所述,我这四个同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搞事。

可以这么说,只要我不在,她们都能把房顶给我掀了。有一次我因为一些情况没参加项目,我的天,这四个人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全程事故,S和N果不其然掐了起来让场面一度陷入尴尬;P因为是她的主场,情绪比较亢奋,甚至发出暴言让本就岌岌可危的局势更加失控;还好L作为最年长的存在知道轻重,自觉成为大家长,几次救场试图稳住局面(让本人十分感动),奈何经验不足效果不佳,但好歹也让项目跌跌撞撞的完成了。经此一役,本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也坐实了我家长的身份,为后面埋下了伏笔。

还记得那是公司的跨年晚会,许多前辈和大前辈也都参加了,其中一个游戏是相似度匹配,我竟然和一直憧憬的前辈匹配到了一起,那一刻,我仿佛置身天堂,然后下一秒就被我亲爱的同事们拉进地狱。

因为前辈在她们团队是妹妹的定位,我嘛,想必你们都懂,当然是姐姐。正在和前辈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N果然没让我失望,当着那么多前辈面前开始搞事,带头大喊了一声妈妈,我忍住了,心想等回去再收拾她,然后P就受她感化,也跟着起哄喊,场面可以用听取妈声一片来形容,被我立刻就吼了回去,前辈们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我当时真想把她们几个嘴封上。我来之不易和前辈互动的感人时光就被她们几个硬生生搅黄了,真是妈妈的好闺女(假笑)。

得,不说了,孩子们又打起来了,心累。

糖酱

渚奈初见

怀揣激动与忐忑,岬奈子走在两旁种满樱花树的长街上,微风携着花香,肌肤渐渐放松,她松开休闲上衣的衣摆,撩动被风稍稍吹乱的散发,呼出口气,被接引的员工带上楼。


初见青山渚,第一反应源自真实的内心,她的优雅自柔和双眸中绽放,岬奈子瞥到她完美的形体,形愧般羞赧垂眸,有一瞬间的不敢直视。


岬奈子提了提肩站起来,回归热情的状态,在青山之前打招呼,微微鞠躬,


“那个…你好,我是岬奈子,昵称是nako酱或者nakonako,请多关照。”


“青山渚……请多关照,叫我nagi就好啦!”


青山鞠躬回礼,面前的女孩打破了自己的走...

怀揣激动与忐忑,岬奈子走在两旁种满樱花树的长街上,微风携着花香,肌肤渐渐放松,她松开休闲上衣的衣摆,撩动被风稍稍吹乱的散发,呼出口气,被接引的员工带上楼。

 

初见青山渚,第一反应源自真实的内心,她的优雅自柔和双眸中绽放,岬奈子瞥到她完美的形体,形愧般羞赧垂眸,有一瞬间的不敢直视。

 

岬奈子提了提肩站起来,回归热情的状态,在青山之前打招呼,微微鞠躬,

 

“那个…你好,我是岬奈子,昵称是nako酱或者nakonako,请多关照。”

 

“青山渚……请多关照,叫我nagi就好啦!”

 

青山鞠躬回礼,面前的女孩打破了自己的走神,和煦的阳光从窗外撒入,为她的轮廓增添了一圈浅淡的光晕,目光略过,不由得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如同水蜜桃般少女羞怯的粉腮。

 

噗……是在害羞嘛?

 

唇角含笑,翘起一个细微的弧度,青山微微侧头,带动高高束起的马尾辫微微晃动。微风拂面,裹挟着轻微的樱花香气,与眼前害羞的她悄然呼应。

 

“一起加油吧!nako酱!”

糖酱
互诉心意,糖分爆表!#双n

互诉心意,糖分爆表!#双n

互诉心意,糖分爆表!#双n

艾欧里亚

【全员向】虚惊一场

请勿上升真人。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好的天气总会让人心情愉悦,Sayuri也不例外,她哼着小曲往更衣室走,还没推开门就听到两位队友的交谈。先说好,她真的不是故意想偷听,而是内容太过让人浮想联翩,她才选择继续听下去。


Liyuu:“Nagi记得我之前给你提过的小家伙吗?”

Nagi:“那个黑发褐眼的小姑娘?”

Liyuu:“对对对,就是她!经过这几天的跟踪调查,我觉得咱们可以下手了。”

Nagi:“诶?这么快?你东西准备好了吗。”

Liyuu:“我办事你放心,又不是第一次了。”


门外的Sayuri瞳孔大震,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小孩、跟踪、下手、惯犯?我现在报警来...

请勿上升真人。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好的天气总会让人心情愉悦,Sayuri也不例外,她哼着小曲往更衣室走,还没推开门就听到两位队友的交谈。先说好,她真的不是故意想偷听,而是内容太过让人浮想联翩,她才选择继续听下去。


Liyuu:“Nagi记得我之前给你提过的小家伙吗?”

Nagi:“那个黑发褐眼的小姑娘?”

Liyuu:“对对对,就是她!经过这几天的跟踪调查,我觉得咱们可以下手了。”

Nagi:“诶?这么快?你东西准备好了吗。”

Liyuu:“我办事你放心,又不是第一次了。”


门外的Sayuri瞳孔大震,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小孩、跟踪、下手、惯犯?我现在报警来得及吗!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Sayuri死死捂住嘴才没尖叫出声,看清恶作剧的人松了口气,小声抱怨对她道:“Nako碳你吓死我了。”

Nako见她这副模样也压低了嗓子,“Sayu你在干嘛?偷听可不是好孩子该有的行为哦~”

Sayuri往边上挪了挪给她腾出个位置,“你听听就知道了。”


Nagi:“那计划就这样,你先给她零食让她放松警惕,能直接抱走当然最好,实在不行你就找到机会把嘴按住,然后我过来帮你搞定她。”

Liyuu:“OK,之后还是去那家医院吗?”

Nagi:“嗯,毕竟总去关系很熟了,他们都懂规矩,经验也比较丰富,手脚麻利,不会让她痛苦的。”

Liyuu:“嗯,小家伙条件也不错,一定能找到好下家。”

Nagi:“就是说啊,看看这小脸,超可爱的。要不今天就动手,赶紧处理好咱先玩两天再说?”

Liyuu:“很难不支持,走!”

“等等!你们俩要做什么!那可是犯法的!”Nako一把将门推开吓了两人一跳,Sayuri躲在她背后疯狂点头。

“什么犯法?”Liyuu和Nagi面面相觑,一脸懵逼。

“别想狡辩,我们什么都听到了。”Nako上前一把抢过Liyuu的手机,“证据不都在这儿了...”

奇怪Nako声音突然弱下去,Sayuri探出头,只见手机屏中间是一只可爱的豆柴犬。


Nako:“能把救助流浪动物搞得像犯罪一样,你俩也真是厉害。”

Liyuu:“嘤嘤嘤,好过分,你们居然是这么想我们的。”

Sayuri:“抱歉,但Li酱和Nagi酱的说法真的会让人误会...”

Nagi:“明明是你们想歪了,让我和Li酱幼小的心灵遭受了巨大的创伤。”

Sayuri、Nako:“对不起啦...”

之后四人一起去见了小狗,小家伙很听话,乖乖地跟着去医院检查、驱虫等,最终被医生看中,留下来做吉祥物。


你问Pay酱在干嘛?Pay酱在学世界史www

白鹭
刚刚边接单边随便画的nagi...

刚刚边接单边随便画的nagi

第一次用平板好激动(偷的老弟的

虎年快乐各位

刚刚边接单边随便画的nagi

第一次用平板好激动(偷的老弟的

虎年快乐各位

言非
这么大的糖居然没人发? nag...

这么大的糖居然没人发?

nagi领鲤鱼回家过年了

谢谢nagi

这么大的糖居然没人发?

nagi领鲤鱼回家过年了

谢谢nagi

映九(i7加群看置顶

终究是强娶了

丢了70抽啥也没有😅

nagi这个耳坠真的受不了今天必须给他强娶了🤤🤤🤤老婆贴贴

终究是强娶了

丢了70抽啥也没有😅

nagi这个耳坠真的受不了今天必须给他强娶了🤤🤤🤤老婆贴贴

非常合鲤-白扇

「初心忘るべからず」给叶月恋庆生

前排警告:ooc注意,第一人称注意

ps:今晚写着写着就突然不够时间了,本来想着按日本时间24.00发的,结果只能拖到北京时间24.00发,泪目,后面赶工的地方请各位多多包容~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火曜日。天氣晴,有小雪。宜結婚,入宅,祈福;忌動土,分居,行舟。

     入冬後,東京的天氣也日漸寒冷。庭院裡的花柏和針松卻依舊精神抖擻,向冬風發出沙沙的聲音。

「清明雪

 松中一点白

 寂作泥」挥笔写下今年冬天的绯句后,恍惚间,我好似回到了从前。上一年的这个时候,我也还是和沙耶小姐一起住在这。那...

前排警告:ooc注意,第一人称注意

ps:今晚写着写着就突然不够时间了,本来想着按日本时间24.00发的,结果只能拖到北京时间24.00发,泪目,后面赶工的地方请各位多多包容~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火曜日。天氣晴,有小雪。宜結婚,入宅,祈福;忌動土,分居,行舟。

     入冬後,東京的天氣也日漸寒冷。庭院裡的花柏和針松卻依舊精神抖擻,向冬風發出沙沙的聲音。

「清明雪

 松中一点白

 寂作泥」挥笔写下今年冬天的绯句后,恍惚间,我好似回到了从前。上一年的这个时候,我也还是和沙耶小姐一起住在这。那时的天气,空气冷冷的,天空很空旷,阳光透过厚厚的窗户,照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母亲早已仙逝,父亲也没回来过,只剩沙耶小姐和小不点陪着我度过新的一年。

... ...

「大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沙耶小姐轻轻的给我披上御寒的外套,关心的说

「谢谢你,沙耶小姐」不知不觉中,我都在院子里站了这么久。

踏过庭门,一旁趴着的小不点跟上来了,年迈的小不点已经不太能忍受长时间的寒冷,也更爱睡觉了,即便如此,在家里我去到哪,小不点也跟到哪。我低下身子,抱住小不点。

「真暖啊」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多久呢?五年?八年?我不知道,只知道小不点也从“小不点”长成了“大家伙”,沙耶小姐也不再像记忆中的年轻。但这家还是那般地空荡荡,为了维持母亲的学校能继续运营下去,我甚至还想过把这栋房子抵押掉。不过幸好现在不需要了。

去洗漱间整理了一番后,来到餐厅。沙耶小姐躬身告辞后,我便开始今天的早餐。

「我要开动了」

其实有时候也会想叫住沙耶小姐一起留下来吃饭,不过她应该早早就自己吃了。想到这也不好意思去说了。

「我吃饱了」

沙耶小姐做的饭还是一样美味呢。

「砰!」突然一道重物坠落的声音从走廊传来。

「沙耶小姐?」我心脏不由得一紧,连忙跑去声音传来的方向。

「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等我跑过去的时候却只看到正在擦窗户的沙耶。

「啊,大小姐您怎么来了,让您担心真是…」

「医药箱在哪」虽然沙耶有在掩饰胳膊上的伤痕,但我都这么熟悉她了,怎么可能被瞒过。

「啊?大小姐你这…」

「你是我的家人,现在你受伤了我难道不该关心吗?」我盯着沙耶那慌乱的眼睛,定定地说道。

「……」

待我拿回来医药箱,把药水涂好后问道

「一次够了吗?」

「嗯,很快就会好的。真是麻烦大小姐了」

「不用这么客气,我可是一直以来受到沙耶小姐的照顾呢」

「大小姐…」

「我来一起帮忙做家务吧!」

「不行!怎么能让大小姐做这种事…」

「母亲她要是看到了应该也会开心的」

「…」

随后我便跟着沙耶一起学清理灰尘,整理家具等,虽然绝大多数是沙耶做的,不过想必母亲若看到今天这一幕也会夸奖吧?


午餐的时候我还是挺担心沙耶的伤势,在得到已经好很多的回复后安心了许多。随后沙耶便像往年一般出门准备我的生日礼物。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一个人待在家中也难免会感到寂寞,我漫无目的在房子里走着,小不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身旁,“呼,呼”地吐着舌头,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不知不觉间,我走到了母亲的房间前。推开房门,里面的布置还是和母亲生前一样,每个角落沙耶都仔细清理过,仿佛母亲随时会回来一样。


我走到书架前,抽出了那本母亲的回忆录。上面记录着母亲年轻时期进行偶像活动的日子。

「母亲…」每次看到这里面的照片,就忍不住想起母亲还在身边的日子,以及前不久香音把这本册子和母亲的衣服交到自己手里的场景,还有最近输给SUNNY PASSION 的那次。

「不甘心啊」虽然成功靠着学院偶像活动拯救了母亲的心血——结丘女子高等学校。但在地区赛的落选,也很让人失落。

「… …」

眨眼间,随着最后一丝晚霞的消失,夜晚便到来了。

「沙耶小姐?」今天的沙耶小姐居然这么晚还没回来

「打个电话给她吧?」我这般想着,走下了楼。这时候外边却响起门禁打开的声音。

「看来是我瞎担心了」舒了口气。下到一楼时,小不点却突然兴奋起来,跑向大门。

「欸?」

门此时刚好打开,小不点立刻窜了出去,随后便是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

「Galaxy!」「啊哈哈哈哈,小不点,好痒」「小不点,come、sit-down」

「……」

「大小姐,您的朋友来看你啦!」先踏入门的正是沙耶,脸上带着歉意

「你们这是?」

「当~然是给恋酱你庆祝生日啦!你不会忘了吧?」可可凑了上来

「恋酱,v4v4v4,生日快乐哦」

「我们路上遇到了沙耶小姐就跟着她一起来了,抱歉不请自来啦,恋酱」

「Galaxy,生日快乐啊恋酱」

「大家…非常感谢」看着不请自来的四位客人,我心中莫名的触动了。这个家好久没有过这么多人来了。


「生日氛围就让可可来好好布置一番!具足虫别干看着快来帮忙!」

「别叫具足虫!」

「香音桑…」

「恋酱待着就好啦,让我们来布置吧!」

「放心交给我们吧!这生日会一定能够办的又好又圆!」

「… …」

于是就这般,在liella其他四个人的要求下,我坐在房间里等着她们布置好生日会。听着房门外五个人的欢声笑语,我恍惚间仿佛回到幼年时期,父母都还在的时候,那时候父母还是很恩爱的,虽然记不清很多事情,但留下美好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

「真暖啊」我抱着坐在一旁的小不点轻声叹道。


「恋酱!准备好了吗?」

「是,准备好了」

「那就出来吧!」

走到门前,我居然有了些许紧张,定了下心,拉开房门。

「啪!」五门小礼炮射出彩色的纸条,挂在了“祝叶月恋生日快乐!”的彩色纸板上。空中飘散着反射着闪光的纸片。

「恋 酱 生 日 快 乐!」(大小姐生日快乐)

「非常感谢大家的庆祝,非常感谢」

「… …」

经过几轮玩闹,终于到送礼物环节了。

堇:「恋酱,生日快乐!一直以来感谢你了,谢谢你的鼓励与指导,让我进步很多。这盒草莓是特制的噢!一定能够让你满意!」

千:「恋酱,生日快乐哦!祝你以后舞蹈水平越来越好!这盒是特别为你研究的草莓章鱼小丸子!一定要尝尝看!」

可:「恋恋,生日快乐啊!可可为你专门做了套衣服哦,待会一定要穿给我们看!」

香:「恋酱,生日快乐!这次生日惊喜大家都很努力!因此我特别写了首歌给你,一起来唱吧!」

「大家,非常感谢,我,我真的太感动了」

穿上可可做的衣服,尝过小堇和小千的特制草莓和章鱼烧后,大家一起唱了香音给恋做的歌。

「恋酱,这首歌还等着你来命名呢!」

「欸?」

「毕竟是给你写的呢」

「我明白了,那就叫“初心忘るべからず“」

「“初心忘るべからず“吗,真是恋酱的风格呢」

「该拍照啦!大家站过来~」可可持着自拍杆喊着大家

「好~」×5


窗外的涩谷,飘着小雪,落在松叶上,安安静静。


非常合鲤-白扇

今天群都被震惊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事情就是nagi和nako在推上直球营业,下面一堆人发“夫妇什么的,然后我一查,今天是日本的好夫妇日。这波营业属实没想到啊,双N组股价暴涨

事情就是nagi和nako在推上直球营业,下面一堆人发“夫妇什么的,然后我一查,今天是日本的好夫妇日。这波营业属实没想到啊,双N组股价暴涨

泊虑desu

十二朵樱花:二

刚刚听完haruki的留言,一头雾水的众人看了看对方。


“看起来是给nagi桑留下了一个谜题呢,的确很像他的风格。”


“haruki……”

看着nagi陷入沉思,环忍不住沉闷的气氛率先站了出来。

“嘛,这样不应该开心吗?haruki桑肯定是抱着让nagi亲开心的希望才准备了这个礼物的。”

“……tamaki君说的对!既然信还不见踪影,那我们就享受现在的派对吧。毕竟还是nagi桑的生日呢!”

“……yes~谢谢sogo和tamaki~大家需要担心我的。”


—————————————————


随着气氛再次活跃起来,派对终于在高潮结束了。


等到七个人兴冲冲的下了...

刚刚听完haruki的留言,一头雾水的众人看了看对方。


“看起来是给nagi桑留下了一个谜题呢,的确很像他的风格。”


“haruki……”

看着nagi陷入沉思,环忍不住沉闷的气氛率先站了出来。

“嘛,这样不应该开心吗?haruki桑肯定是抱着让nagi亲开心的希望才准备了这个礼物的。”

“……tamaki君说的对!既然信还不见踪影,那我们就享受现在的派对吧。毕竟还是nagi桑的生日呢!”

“……yes~谢谢sogo和tamaki~大家需要担心我的。”


—————————————————


随着气氛再次活跃起来,派对终于在高潮结束了。


等到七个人兴冲冲的下了车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前的地毯上放着一封神秘的来信。

“难道……”


“这就是……”

“sakura桑的来信!”


“哦~让我看看!”


nagi率先走上前一步走上前拆开了信封,里面随着信掉落出来的是一枚小小的硬币,上面刻着樱花的图案。

打开信后,熟悉的笔迹占据了nagi的眼眶。本来以为经过这几年对haruki的记忆应该消逝了一些,没想到真正看到haruki的字迹的时候nagi才发现这一点一滴都还停留在记忆的花园中,轻轻一点,花苞里的记忆便如花香般布满了周围的空气。


亲爱的nagi,


我可爱的小王子,想必你已经听过我的录音了吧?希望你能随着我的信去寻找线索,解开谜题,最后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惊喜哦。也许是亿万财产也不一定呢(笑)。


我相信你肯定可以达成我所希望的愿望的,很对不起让你陪我这个将死之人胡闹一通。嘛,但也是,看在我都这样的份上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哦~


第一站就去我经常去的地方吧,居酒屋。至于地址……和我大有关联就是了。加油吧~


Sakura Haruki

“……嗯,haruki给我留下了一个谜题,很有他的风格呢~”

“好有趣的样子!nagi你有头绪吗?”


“居酒屋……我以前并没有听他提起过很多关于居酒屋的事情,实际上他连酒喝的都不算多。“

“还有这里,和haruki桑紧紧联系着……难不成是居酒屋有haruki桑的一部分股份?”

“应该不会啦so酱……”


“那个!既然haruki桑没有在诺斯美亚的时候没有提到过居酒屋,会不会是过去在日本的经历?”

“有可能诶!不愧是马内甲。”


“日本的话……有没有可能是樱舍居酒屋?”


“诶?!”


“嘛,之前跟老头聊天的时候聊到了离宿舍远一点的居酒屋的时候提到了这个,说是日本有些年头的居酒屋,各类名人都去过。但是酒香巷子深,里面的顾客比较少,都是熟人。毕竟sakura和樱是一样的,又开了一段时间说明sakura haruki可能在去诺斯美亚之前去过?”


“oh~smart desu~”


“yama桑——请问为什么要找离宿舍远一点的居酒屋呢~”


“这样三仔不会总能抓…啊啊啊痛痛痛!”


碰!


“真是的,等解决后再和你算账。”


“樱舍居酒屋吗……听起来很有趣,下次也可以去去看!”


“啊不不不so你就不用了!”

“so酱!”

“诶——”

—————————————————————


叮咚~

一声清脆的响声飞过了居酒屋里,nagi推开门走进去的瞬间就被樱花和安静的气氛所笼罩。樱舍与其他居酒屋也不太一样,里面的人不多,但是气氛却十分的融洽。在吧台往里走的位置是老板正在擦拭着桌子,而再往后面则是一面落地网格,上面夹满了各种白色的纸片,好像蝴蝶在樱花点缀的背景上翩翩起舞。


“果然,很像是haruki回来的地方呢。”收到气氛的感染,nagi说话也不自觉的降低了音量,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心底的急躁也平静了一些。


“晚上好,请问要点什么吗?”


就在nagi观察四周的时候老板已经走上前招待了两人。


“嗯………请给我一壶清酒还有一盘烤串。”


“好嘞!”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后nagi左顾右盼,但就是没能找到任何有关于haruki的信息。


“清酒和烤串来了~”


“嗯…………啊,谢谢。”


直到用餐结束nagi也没能想到haruki下一步到底想让他做什么。在拿出钱包结账的时候,一枚硬币滚了出来。那枚附在信封内,被nagi以为是纪念品顺手放在口袋里的樱花硬币。


看到那枚硬币,站在一旁的老板微微瞪大眼睛,又笑了笑,小声跟nagi说到:“这枚硬币是您的吗?”


“啊,对,是我的朋友……”

“那位客人的朋友啊,那样就请您跟我一起走吧,ta留了一些东西。”


“嗯?”

“您不知道吗?也是,他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吧。”

老板领着nagi走到柜台后面,nagi才猛然发现本来以为是白色蝴蝶的其实每一张都是一张照片,不同的人在相片上都同样的留下了自己的那一瞬间。nagi在其中就发现了很多当今红人的合照,不管是现在针锋相对的影帝,还是默默无闻的打工人,都定格这珍贵的一刻。

从一层层的照片中老板轻车熟路地找出了一张照片,小心翼翼的从架子上去了下来,递给了nagi。


“给,这个是他很久以前留在我这里的,自从那一次以后他就再也没来过,听说好像去国外了。”

“oh~看起来像特工接头一样~”


“哈哈,很酷吧。这是这里一直都有的服务,来樱舍的人都是想放松一段时间的,也有很多人想要把这个时刻留下来。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幅照片墙了。”

“这枚硬币是?”


“哈哈,那个家伙的特权而已。他们几个很少来,但是每次都待到很晚。有一天突发奇想说想做个信物把存在这里的东西“传”给后人之类的。”


“的确很像是haruki会说出的话呢~”


“那个人说出什么话都不奇怪对吧!温情的时候可以破坏气氛,搞怪的时候又会莫名其妙地出来很多道理。”


谢过老板后nagi走出了居酒屋,开始仔细观察手上的照片。

笑容灿烂,手上拿着一杯啤酒,脸上还泛着潮红的男人拉着无奈笑着的,墨绿色头发的人。另一只手还拽着一半入镜的披风。

“这是……haruki,九条和……zero?”


未完待续

———————————————————————

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我拖了这么晚———最近更新速度都要下很多了orz事情开始多起来了

🥀

虎鲸

      有时候想学生时代的虎鲸会不会在下课时坐在学校的花坛边打盹,然后抹香鲸悄悄地也坐下来,结果刚来一会儿就刮起了大风,把抹香鲸的灰色长发吹起来糊了虎鲸一脸。虎鲸只好一边嘟囔着真麻烦啊一边解下自己的领带帮抹香鲸束了个高马尾。


      国中时期的虎鲸完全就是小混混类型,因为长得帅又对大多数女孩子很有绅士风度所以超级受欢迎。每次他大哥看见有小姑娘冒着粉红色...

 




     

      有时候想学生时代的虎鲸会不会在下课时坐在学校的花坛边打盹,然后抹香鲸悄悄地也坐下来,结果刚来一会儿就刮起了大风,把抹香鲸的灰色长发吹起来糊了虎鲸一脸。虎鲸只好一边嘟囔着真麻烦啊一边解下自己的领带帮抹香鲸束了个高马尾。


 


      国中时期的虎鲸完全就是小混混类型,因为长得帅又对大多数女孩子很有绅士风度所以超级受欢迎。每次他大哥看见有小姑娘冒着粉红色爱心想去虎鲸班上递情书时都会感觉非常费解,把人家拉到一边语重心长地问女孩子家家换个人喜欢不好吗?在屡次被骂神经病后干脆下课时黑着脸坐在篮球场边,虎鲸一场大汗淋漓的一带四下来后嬉皮笑脸地揽住他哥的脖子大声说:哥!你把追我的小姑娘都吓跑了!



      可能每次抹香鲸以一种文静温柔的姿态去见虎鲸时其实脑子里想的是把面前的人绑起来这样那样所有花样都试一遍。

 



      每到期末的时候虎鲸会不情不愿地找抹香鲸请教问题,当时他们都很年轻,抹香鲸还比较含蓄,至少不会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动手动脚。虎鲸自然地认为比起可能的X骚扰,他更不愿意接受每当他问一个问题就会被他哥面带鄙视地反问一句“你怎么连这都不会”。

  



      虎鲸闲得发慌的时候会叼根烟看远方朦朦胧胧的海平面,总有人问他是不是在等待着什么,他眯起眼笑着吐烟说我什么都不等。



      记得很久以前有一次虎鲸在外面忘了拉裤链,比起这件事本身带来的羞耻感他可能更忘不掉企鹅小姑娘神情复杂地对他说你下次能不能别穿花裤衩了。



      其实抹香鲸偶尔也会思考虎鲸不答应自己的追求是不是因为坚决反抗做0的命运,可惜他因为一些自身原因也不想做0,所以这个猜测永远也不可能有实践的机会了。



      某天抹香鲸对自己使用了性转魔法,在虎鲸面前用男声晃悠了一整天竟然都没被发现,于是他沉痛地考虑下次要不要穿条裙子顺便给自己变个D罩杯。

 



      有一次家庭聚会,虎鲸在饭桌上侃侃而谈他和当今魔王有多么一见如故趣味相投,他哥面带忧色,他大嫂倒是面带微笑地不停点头说是啊是啊你们可真像。



      虎鲸的侄女总是想着对他动手动脚,但可惜还比较年轻手段不够成熟,某次小姑娘买的包裹寄错了,等她气喘吁吁地赶到只看见她叔和一个与他叔一模一样的等身娃娃面面相觑,气氛十分尴尬,尴尬得小姑娘最后直接绑走了她叔。



      某日魔王大人看见报刊上评选的四大抖S气得指给虎鲸看说我居然没有被评上真是岂有此理,虎鲸眼神飘忽地回答说对啊对啊我觉得你和你哥都应该评上。

 



      不知道白狼见到抹香鲸会不会一个飞扑抱住他的大腿痛哭失声说哥你快把虎鲸带走吧,这冰山岛我是一秒都呆不下去了。然后被白熊怒气冲冲地拖走教育说做狼不能这么没骨气大不了下次姐罩着你。



      重逢后抹香鲸和虎鲸单方面勾肩搭背,凑到对方耳边小声说其实这些年我没有很想你,停顿一下又低声笑起来,好吧……还是很想。虎鲸黑着脸把烟吸的形销骨立,面无表情地推开对方说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想你,你什么时候滚。



      虎鲸年轻时其实很想喝酒,但他酒量差又怕出丑,平常只敢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用筷子尖蘸着抿一点。除开家里人,他第一次和外人痛快地一起喝酒,对象居然是抹香鲸。而且在最后对方考虑到自己酒量不好还体贴地擅自把酒换成了冰镇橘子汁。回想起来真是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



       夏天太热,虎鲸抓着一块浮在海面上的冰想舔一口,结果冰块居然黏在了舌头上,气急败坏的他只好把乒乓球大的冰块嚼碎了。咔啦咔啦的声音听得远处的猫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学生时期的某个下午,虎鲸在恶补课程的时候从书中抬起眼来,看见抹香鲸躺在他身边毫无防备地睡着了,灰色的长发顺着洋流微微起伏,微光在脸庞流转。他想着要是这个人溺亡在水中该有多好看啊,但终究没有收紧放在脆弱脖颈上的那只手。



      抹香鲸递给虎鲸一杯热气腾腾的东西,虎鲸没有接过去,疑惑又不耐烦地问这是什么?抹香鲸吸了吸泛红的鼻子说你们冰山岛太冷了,我去买了人类世界卖的东西,请你喝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在一个晚上抹香鲸和虎鲸坐在一起,之间隔着不远不近的一米,他说我去过很多地方,你们这里的极光最好看。



      他在猎猎的热风中大喊,这个无穷无尽的夏天终于要过去了。转头看向他,他说是啊。




——End——





一点脑洞,照例是又短又菜,ooc别骂我(跪

以后可能会写点其他人的专场

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虎鲸和小侄女cp名什么,干脆没打,这波啊是杂食人的胜利✌️

但我还是主食双鲸^o^--mogemoge





叫我半饼好了
Nagi和Idate 图很糊X...

Nagi和Idate

图很糊X 因为我家sai它崩掉了啊呜呜 我使用拷贝粘贴才保存下来的啊呜呜呜 痛苦.jpg

但是,Nagi真可爱啊。【治愈.jpg

Nagi和Idate

图很糊X 因为我家sai它崩掉了啊呜呜 我使用拷贝粘贴才保存下来的啊呜呜呜 痛苦.jpg

但是,Nagi真可爱啊。【治愈.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