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amei

496浏览    9参与
九筒

【半全员】命里尘埃(4)

玄幻au。本章含有炫姿,狗明,卡锅,厂荡,还有卷瘫和卷毛namei无差。一句虎君舅夜。

电竞三禁,勿上升真人。

“皇天亦死,况乎我等?”

谢谢阅读,求个评论。

玄幻au。本章含有炫姿,狗明,卡锅,厂荡,还有卷瘫和卷毛namei无差。一句虎君舅夜。

电竞三禁,勿上升真人。

“皇天亦死,况乎我等?”

谢谢阅读,求个评论。

九筒

【半全员】命里尘埃(3)

时隔多日的更新。

电竞三禁,真人无关。仙侠au。一点点梦呓。

本章cp涉及卡锅,虎君,狗明,厂荡,卷瘫。

将五十年兴亡看饱(点这里)

看文愉快。求个评论。

时隔多日的更新。

电竞三禁,真人无关。仙侠au。一点点梦呓。

本章cp涉及卡锅,虎君,狗明,厂荡,卷瘫。

将五十年兴亡看饱(点这里)

看文愉快。求个评论。

佐小白突然不想卖龙虾了

英雄继承者(60)【又名如果这个游戏的选手都必须真刀真枪会怎样(?

更得太快了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审美疲劳……

不过不管审美疲劳不疲劳,我倒是真的有点疲劳2333【喂。今天就到这里啦。平时工作也是挺忙的,基本都是休息的时候码文。接下来的两天会更忙,休息的时间打算就好好休息了。所以速度会骤降一下。

大家准备好午时已到了吗w【虽然现在是午夜已到(。

爱读者们w【双臂比心

————————————我是今天早睡的分割线————————

60.

军中传来一声大喊,一个燃烧着琉璃色烈焰的青铜灯柱从上重重地劈到了marin的能量上。


这一震几乎把所有前排的军人震翻在地。


剧烈的气流过去,大家才看到能量之中的marin也开启了雷克顿...

更得太快了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审美疲劳……

不过不管审美疲劳不疲劳,我倒是真的有点疲劳2333【喂。今天就到这里啦。平时工作也是挺忙的,基本都是休息的时候码文。接下来的两天会更忙,休息的时间打算就好好休息了。所以速度会骤降一下。

大家准备好午时已到了吗w【虽然现在是午夜已到(。

爱读者们w【双臂比心

————————————我是今天早睡的分割线————————

60.

军中传来一声大喊,一个燃烧着琉璃色烈焰的青铜灯柱从上重重地劈到了marin的能量上。

 

这一震几乎把所有前排的军人震翻在地。

 

剧烈的气流过去,大家才看到能量之中的marin也开启了雷克顿的大招,举起的刀刃撑在能量里,全力挡下了Shy跳斩过来的蓄力一击。

 

赶到学院门口的Namei迅速下达指令,所有西军调整阵形从后面向被marin拦截住的东军包过去,机动性强的小分队用最快的速度从两翼靠拢marin的位置进行支援。

 

“你实在是让东大陆太失望了,marin。”两个人刀刃相抵能量相持之际,shy说道。

 

Marin没有答话。Shy刚要继续说下去,看到一道血红沿着对方双唇紧闭的缝隙快速漫开,然后顺着他一直下垂的唇角快速滑下,从下巴滴落。

 

摘掉惩戒面具的代价,比想象的还要快。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Marin的眉头抖动了一分,猛地一挥手臂,将shy弹开。

 

西军在namei指挥之下从两侧支援过来的小分队快速加入了战斗,和东军战到了一起。

 

已经争取到这宝贵的几分钟了。

 

Marin的琉璃色能量迅速地聚拢回他身上,他把左手握着的惩戒面具再次戴回脸上。手指在唇角擦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手套上鲜红的颜色,又抬眼看了队形很好的西军展开了反击和包夹,便立刻转身向北开始追赶EDG。

 

Shy看到他的动向,立刻从战到一处的两军之中用武器大师的灯柱杀出一条路,追着Marin而去。

 

正在Marin蹙眉感知到对方迅速逼近过来的时候,从大路的侧面,也就是EDG学院背靠的大山山区方向,突然横着射过来了一枚超级子弹,精准地打在了追在marin身后的shy身上。

 

一声闷响,Shy被这侧面而来的能量攻击震得向另一侧踉跄了两步,速度顿时变慢。

 

Marin一边继续向北的奔跑,一边将目光向侧面的山区瞥了一下。

 

第二发超级子弹没给shy多少反应时间,再一次精准地击中在了他能量体上。

 

等Shy从第二发子弹带来的冲击中起身,Marin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几个从战场中冲过来的东军和shy一起不肯放弃地继续往北追去,有几个一边跑一边朝着山区的方向架起了深蓝色能量的布隆的盾和亚索的风墙。

 

果然第三发子弹迟迟没有飞过来。

 

然而东军脚步刚开始加快,连舒口气的功夫都没来得及,第三发子弹破空的声音便响起了。这一弹仿佛跟东军较上了劲,偏偏瞄准着那几个盾墙射了过来。这一次,超级子弹在空中撕裂出的导弹轨迹闪着流星般的琉璃色。打中那些蓝色能量盾的瞬间,冰盾连着风墙全部碎去。

 

西大陆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继承者?!

 

“寻找掩护!”Shy立刻向跟着自己的这几个人大喊,所有人快速奔向大路旁边找掩护物。

 

遥远的山区之上,smlz面无表情地把轻语的位置微微调整了一下。

 

“午时已到。”

 

第四发被加强过的超级子弹燃烧着琉璃光芒射向刚要跳到掩护物后面的东军,巨大的能量爆炸把所有人向后震飞了一米。Shy用能量挡下了这一击,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然而这四发子弹拖延了太多时间。西军收拢的包围圈,还有已经跑得看不到身影了的marin,都让shy啧了一声,不得不反身去迎战西军。

 

“唔啊啊啊啊!!”Blank边喊边跑,回头看一眼,那虚空兽的速度丝毫没比他们慢多少,而且在树林之中行进速度也极快,灵巧地避开穿梭在灌木树丛之中。

 

“bengi哥,想想办法啊!!”peanut连军衔的尊称都顾不得了,脑袋上的头发都跑成了一丛丛的呆毛。

 

数量太多了。Bengi的大脑内飞速地过了一遍开战之前对这片区域地形的情报。如果说真的要想什么办法,只能去尝试不同的地形,看是否有它们无法涉足的,比如水。

 

想到这里他便带头拐弯,向河流的方向而去。

 

后面茫茫多的虚空兽毫不落后地跟着一个猛拐弯。

 

“话说,”Blank转过头去,“你们为什么会跟我们一起跑啊!!!我们是敌人吧!!”

 

“巧合,巧合。”卷毛答道。

 

“下水。”Bengi冲到溪水边纵身一跃跳到中间最深的位置,其他人跟着他一起,一时间响起了二十多个落水声。

 

所有人浮起来之后抹一把脸,一边往对面游一边警惕地回头看着很快也追到了水边的虚空兽。

 

然而没给他们任何期待的时间,第一排的虚空兽毫不犹豫地就下了水。

 

“妈的。”Condi骂了一声,立刻回过头去和其他人更加拼命地游。

 

河的对岸很高,整个地势上升了很多,Bengi甩出无数的蛛丝,示意所有人抓紧。

 

但是虚空兽在水里的速度竟然也不慢,眼看就要追上来了。

 

一直殿后的明凯燃起能量转过身去,已经做好了要为其他人争取时间的心理准备,就在他看到最近的虚空兽已经到了可以扑向自己的距离时,头顶响起了一阵导弹发射的声音,紧接着一排琉璃色从天而降整齐地砸向了水面,和前排的虚空兽。

 

水花跟火光一同喷溅,虚空兽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哀鸣。


佐小白突然不想卖龙虾了

英雄继承者(59)【又名如果这个游戏的选手都必须真刀真枪会怎样(?

日常表白读者【比心】。谢谢所有肯读到这里的小天使们!大家的喜欢是我更下去最大的动力w,如果我的故事能给大家带去好的心情或者正能量,就最好不过了!

以及我好喜欢lgd的气氛ww。

话说我经常忘了写,但是记得同人三大原则哦宝宝们w

——————————我是今天一定早睡的分割线——————————

59.

“震动好像真的没有了啊。”AJ放开了扶着墙的手,和其他人一样伸着脖子警惕地看着上面。


“这要是冲下来一群敌人,咱们就被瓮中捉鳖了。”mouse四下打量了一圈水晶封印室,唯一的出口就只有提炼水晶的长廊。


“乐观一点乐观一点。”pyl嘿嘿笑着,“要是冲下来一群人,咱们就关门放淘宝...

日常表白读者【比心】。谢谢所有肯读到这里的小天使们!大家的喜欢是我更下去最大的动力w,如果我的故事能给大家带去好的心情或者正能量,就最好不过了!

以及我好喜欢lgd的气氛ww。

话说我经常忘了写,但是记得同人三大原则哦宝宝们w

——————————我是今天一定早睡的分割线——————————

59.

“震动好像真的没有了啊。”AJ放开了扶着墙的手,和其他人一样伸着脖子警惕地看着上面。


“这要是冲下来一群敌人,咱们就被瓮中捉鳖了。”mouse四下打量了一圈水晶封印室,唯一的出口就只有提炼水晶的长廊。


“乐观一点乐观一点。”pyl嘿嘿笑着,“要是冲下来一群人,咱们就关门放淘宝权。”


“我拒绝。”tbq立刻接上,“关门放韦神!”


韦神笑着道,“哦,让我一个打十个,你们在旁边当啦啦队?”


“你们队气氛……还真是挺轻松啊。”赵志铭靠着墙坐到地上,“我都快忘了床是啥,饭是啥,人生和梦想都是啥了。”


“看来这守灵人确实挺厉害。”其他人也和赵志铭一样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去,tbq一边整理手上的绷带一边说,“EDG面子果然够大啊,连联盟的守灵人都能请的动。”


“这还真不是我们请来的……”姜襄贤随手捡起一块小碎石,扔来扔去地玩着。


“不过他违背联盟的放逐令,参与了这种战斗,估计很快也要被裁决之镰带走了。”pyl双腿交叉,双手垫在脑袋后面靠在墙上,“雷克顿的继承者啊……我怎么觉得好像听说过。”


“我也觉得……”tbq摸着下巴嘀咕着,“雷克顿,雷克顿……”


两个人停住了一秒,然后同时坐直了,指着对方一起说道,“Marin!”“马孕!”


“啊啊啊,”pyl一顿甩手,亢奋地咧嘴笑出一口好牙,“这家伙,可是传说级别的继承者啊!!”


赵志铭看着那俩人跟演相声一样,摇了摇头闭目养神。


在长廊尽头,童扬还在专注地提炼着。这并不需要消耗能量,但是需要极高的注意力和定力。


他双眼紧紧盯着从地脉中翻涌着的黑暗里慢慢向外漂浮出的灰白色水晶,眉心沉着,脸上的线条绷得很紧。


越来越多的水晶从黑暗中飘出,悬浮在童扬周围。


还能再多一点……还能再多一点。童扬鬓角处的汗滴顺着他线条分明的脸侧滑落,额角甚至微微凸起了青筋。


“我说最前面怎么攻不进去了,”东军的将军翻身上了巨石,眯着眼观察了一下结界那边,自言自语道,“原来是那人亲自上阵了。”


Shy在巨石上看着远处守灵人隐在斗篷下的身体和面孔,被面具抑制住了上限的能量,快速奔赴各个突破口保护结界的身影……


张景焕啊,当年作为东大陆联军七个最高将领中最年轻的一位,你意气风发指挥千军万马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却落到了这样一个地步。


想着十年前两个人在军部的演习场一起训练的场景,shy沉默地叹了口气。


“提炼好了!!!!”结界里面传来赵志铭由远及近狂奔着大喊的声音。


Marin吃下一套妖姬的技能,挥剑斩碎那能量链,“走。”他转头对着大门里面冲过来的EDG们说道,然后立刻从争斗中抽身回来,“沿着大陆一直往北跑。我断后。”


所有人从能量大门里冲出来,弯着腰从西军防线后面快速向北跑去。


Marin跟在后面,向北撤退。一行人刚冲出去一段路,整片战场之上,东军的进攻方向就如同湍急的江水遇到了转角,技能交错之中全部转向了北方。


西军一下子被晃了个措手不及,和挡在学院前的防守军队交战在一起的东军迅速后退规整站位,然后全部开始向北冲去。


这个并没有让Marin有多少意外,他通过感知找出这一批西军的队长所在,对pyl和童扬说道,“你们一直往北。我很快追上。”


“你行吗!我留下来帮你啊!”pyl喊道。


“保护好童扬和水晶。”Marin说完转身,笔直的右臂向身侧一甩,然后向着后面快要把措手不及的西军突破的敌人大军冲了回去。


Marin一阵破空斩,借敌人做突进,赶到西军将领身边,“东军的目标是北上的童扬众人。我给你争取时间,你把这里全部的兵力调来北面。机动去两翼,重装中军跟上,法系保留能量给控制技能。四支队分1-2-1包围,必须拦住敌人的追击。”


Namei愣了一下,眼前这个人的装扮是守灵人,然而这语气俨然是个战场总指挥。时间紧迫无法有更多的解释,他点点头,“我知道了。”燃起琉璃色能量向学院门口拼杀过去。


西军的阵形快速向北聚拢,四处都是阵型的拉扯之间释放的法术技能。然而迅速转移攻击方向的东军还是占据了先机,西军在北边战场渐渐开始溃散,被集火之后能量破碎的军人陆续倒下。


前排三个东军召唤出德莱厄斯的巨斧,从三个方向朝着Marin冲杀过来。


其他越来越多冲破西军的东军也开始向北涌来。


Marin向后退了两步,在斧头劈过来的千钧一发之际抓住惩戒面具,猛地摘下。


摘掉的一瞬间,大量的琉璃色能量从他身上爆炸一般涌出,膨胀成庞大的体积,如同突然之间平地而起的巨浪,张开拦在北上的路中。


能量的爆发弹飞了他面前的三个人。但最前方的一波敌人赶到后立刻调整了队形,各种控制和伤害技能倾泻而出。


Marin的能量硬生生吃下所有攻击。能量被攻击打得发生一串震颤。


他平静的脸上,嘴角冷漠地下垂着。


无论是谁,都不可以从这里过去。


向北有海,未曾安眠

【那美中心】旧时光是个美人

本来以为写完了我会哭啊,可是最后打上end的时候我是笑的。

兴许是写了太多be的缘故吧,心难免硬了。

就像一刀一刀划在心上,受伤的地方会随着时间止了血,结了疤。于是硬了起来。

写的时候觉得好occ啊,有好几次忍不住删文档了。

只是。。。我舍不得啊。那些熬夜看比赛的日子,那些欢欣鼓舞咬牙切齿的日子,都是我经历过的,最美好的日子。


乱七八糟的说了这么多,权当是老阿姨的牢骚话吧。

可能我是真的老了,才会总是回忆以前的事。


敬时光一杯酒,愿无岁月可回头。


以上。


对了,还请手下留情不要艾特真人or相关人员。谢谢。


建议bgm暂时没想到,《一人行者》吧。...


本来以为写完了我会哭啊,可是最后打上end的时候我是笑的。

兴许是写了太多be的缘故吧,心难免硬了。

就像一刀一刀划在心上,受伤的地方会随着时间止了血,结了疤。于是硬了起来。

写的时候觉得好occ啊,有好几次忍不住删文档了。

只是。。。我舍不得啊。那些熬夜看比赛的日子,那些欢欣鼓舞咬牙切齿的日子,都是我经历过的,最美好的日子。


乱七八糟的说了这么多,权当是老阿姨的牢骚话吧。

可能我是真的老了,才会总是回忆以前的事。


敬时光一杯酒,愿无岁月可回头。


以上。



对了,还请手下留情不要艾特真人or相关人员。谢谢。


建议bgm暂时没想到,《一人行者》吧。


【那美中心】旧时光是个美人


但凡未得到,但凡已失去,总是最对登。
——林夕 《似是故人来》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朱佳文,和上次一样,是在饭局里。
周围的RNG的小伙子七嘴八舌的闹着笑着,他就很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笑着闹着。偶尔会夹点吃的到张亨硕的盘子里。
“好久不见。”我也没客气,直接拉过他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他看了看我手中的录音笔,有些疏离客气的笑了笑。我觉得他是记不得我了。
“请问你是。。。”果然。
一旁的looper看了看我,有看了看录音笔,抱着盘子准备换个地方继续吃。我笑着把他拉住了,用韩语解释了一下缘由。
其实也是蛮平常的,这个月的选手专访没交上去,主编催的紧了,我就来选手们常去的饭馆碰碰运气。幸好皇族的人还是比较好说话。
说是采访,可是我连采访稿都没准备。想着这种场合也不太像个采访应该有的样子,便把录音笔收了,只当是聊聊天罢了。
看着我端上去的酒杯,朱佳文笑着摆摆手。“你应该去采访他们的。”所谓的他们,是他的新队友,这只崭新的RNG,皇族的希望。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说,无论这些队员里的哪一个,拿来写选手专访都比朱佳文有影响力的多。
新闻,不就讲究一个时效性嘛。而商人,从来都是只谈利益不谈人心的。
我摇摇头,将玻璃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前两天我见到李浩宇了。”估计是很久没听到这个人的名字了,朱佳文明显愣了一下。“卡子现在干什么呢?”
“还是直播呗,喊着要坚持减肥,也听别人劝说去办了张健身卡,不过没几天就忘脑后了。”果不其然,他笑了笑,眯起眼睛笑得像是个孩子。“原来在PE的时候,我们劝他去减肥,他一般都点点头,然后继续吃,把jojo气的拍桌子。”
“那个时候你俩的下路可是梦幻组合呢。”
“别别别,梦幻组合可不敢说,还是微笑和毛神更合适吧。”似是想起什么,他顿了顿,没有再说话了。
我也没接话,默默的拿起酒瓶为他续上一杯酒。朱佳文笑笑说道:“你是不是今天不把我灌醉不罢休啊?说吧,还有什么想问的。”我挠挠鬓角,印象里的他总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恍然记起来,他们那一代的adc都是不苟言笑的。
“b神你也和不少辅助搭过班子了,像是西卡,卷毛,zero,mata,你觉得哪个和你配合最好?”他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一口气将手中的酒全都喝了,把空酒杯戳到我面前。“大记者啊,不醉的人是说不出真话的。”
我哑然笑着,遂了他的愿帮他满上。这次他没有一口全灌掉,而是将杯子放在餐桌上,支着脑袋在思索着。
“怎么说呢?没有所谓的最好的吧。他们都是很好的。”
“你刚才说卡子减肥的事,我忽然想起当时去edg的时候,他一直送我到机场。我跟他说注意身体啊,别太劳累什么的。他一直低声应着。马上要过安检了,他忽然拉住我的箱子,告诉我一定要拿世界冠军啊。”
“我眼泪就下来了。”
2016年的朱佳文在谈起2013年这段往事时,是笑着的。
然而我更想告诉他的是,不想笑就别笑了。
“虽然他不说我也不说,其实在edg这一年多我蛮开心的。”朱佳文吸吸鼻子,继续说起来。“我知道当时卷毛和诺言压力都挺大的。最开始的时候,训练强度大到我每天手心都在疼。在第一次打赢了we的时候,卷毛执意拉着全队人去喝酒。说起来我还记得,那是我三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出去玩。”
“所有人玩的都很疯,就连诺言也喝了不少酒。后来我背卷毛上六楼的时候,他忽然拍了拍我肩膀。我回头一看,这醋僧哪里醉了。不愧是老阴逼。”
“他退役之后还在基地呆了一段时间,不过我们一直没怎么说话。他每天都很忙,忙着培养新辅助。有天晚上他忽然把我堵在走廊门口,嘴里叼着根烟。最后只是拍了拍我肩膀,说有机会换个战队吧。我刚想回答换nm,他就啪的把门甩上了。”
“第二天他就搬走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在打配合的时候很多人拿我和微笑比。但是他从来不说,我也从来不问。我不知道我拿什么和微笑比,难道是拳头封的世界第一adc吗?”
在讲这段故事的时候,朱佳文的酒一直没断过。讲到这里他停下来,揉了揉太阳穴。这让我更加感觉到,曾经的鼠王真的是。。。老了。
和他同期的adc,微笑小伞已经退役了,小孩转去了打野位,小狗流浪了好几个俱乐部。那些叫得上名字的或者叫不上名字的人儿啊,早就消失在了峡谷深处。
“后来你转去了皇族。”我打算让他少说点话,他的嗓子已经有些哑了。
“嗯,我在king呆了一年。我自己都没想到。主要是没想到小狗会走吧,感觉真的很诧异。然而接到邀约更诧异。”
“只是当别人救世主的滋味真不好过呢。”他笑着打算再开一瓶,被我拦了下来。他却很固执的拿起另外一瓶,用牙咬开口对着瓶子喝了起来。
“很多人都说zero不好,我倒是没觉得。可能他已经对ad失去信任了,不仅仅是他,皇族整个俱乐部都对ad失去信任了。”
“换个时间段的话,我觉得我会和zero相处的不错。但那个时候不行,无论是谁都不行。”
他忽然哼起了《超人不会飞》,我随着他的旋律哼着歌,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眼泪划到了嘴角。
喔如果超人会飞 
那就让我在空中停一停歇
再次俯瞰这个世界 
会让我觉得好一些
拯救地球好累 
虽然有些疲惫但我还是会
不要问我哭过了没 
因为超人不能流眼泪
他摸了摸上衣口袋,发现没有后就拍了拍小虎的肩膀问他要手纸。玩疯了的孩子不明所以的扔过来一包纸巾,,然后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混战。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慌忙用手擦掉水渍。
“情感太丰富不适合当记者。”他还是执意把纸塞到我手里。“这些话我之前没跟别人说过,估计之后也不会。你命好啊。”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我是何其幸运,又何其不幸。
“说说mata吧。”
他忽然单手支起脑袋,神秘兮兮的对我说:“我不说他。”
“为什么?”
“这个逼太厉害了。虽然毛神也厉害。我分不清他们俩谁更厉害一点。”
“可是这么厉害的人,不是我的辅助啊~”
在我帮着rng的领队把队员送回去的时候,忽然想起到了最后朱佳文还是没有回答我。
谁是他心目中最好的辅助,从前的我不会知道,以后的我也不会有机会再问。
可能没有最好的,之后更好的吧。

但凡未得到,但凡已失去,总是最对登。

哦,忘了说了。第一次见到朱佳文,是在PE拿到了s3夏季赛冠军的那个晚上。
年轻的他们在一旁笑着闹着,就像今天RNG的孩子们一样。
年轻的面孔总是相似的,他们笑着闹着,不去看从前,也不去说将来。
这是最好的时光,是他们的,也是他们的。

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主编催稿的电话。我看了看口袋里的录音笔,笑着答应他我会按时交专访。
关于MLXG的。

旧时光是个美人。

美人,总是会令人流连往返,往往复复,多少人驻足观看,多少人回头观望。

可美人会老,而时光也会褪尽繁华。一蹙眉,便成永远。

=========END===========


sssentimental

那美娜美Namei

*皇族,应该说是King,保级失败了。其实一直都很喜欢皇族,也一直非常喜欢那美。那个s3团战走位无敌带着PE进决赛拿冠军的AD,那个被说艹粉的AD那个s4失误一时被诟到现在的AD,那个自己出女妖水银春哥的AD,那个粉丝做灯牌给粉丝钱的AD,那个电竞圈红名单的AD,那个自己从来没吹过自己是世界第一却被评价为世界第一的AD。


在LSPL也要加油。



1)


“又进决赛了!兄弟你可以的啊。”


“又要打偶买噶,我真的烦。”


“怕什么,我们两个下路无敌的好吧,你是世界第一ADC啊。”


“李浩宇你这比别黑我。”



“翻了!翻了!”


“nice...

*皇族,应该说是King,保级失败了。其实一直都很喜欢皇族,也一直非常喜欢那美。那个s3团战走位无敌带着PE进决赛拿冠军的AD,那个被说艹粉的AD那个s4失误一时被诟到现在的AD,那个自己出女妖水银春哥的AD,那个粉丝做灯牌给粉丝钱的AD,那个电竞圈红名单的AD,那个自己从来没吹过自己是世界第一却被评价为世界第一的AD。


在LSPL也要加油。






1)


“又进决赛了!兄弟你可以的啊。”


“又要打偶买噶,我真的烦。”


“怕什么,我们两个下路无敌的好吧,你是世界第一ADC啊。”


“李浩宇你这比别黑我。”




“翻了!翻了!”


“nice啊!我们赢了啊!”




“恭喜PE获得2013夏季赛总冠军!”


“兄弟可以的,我们翻盘了,冠军!我跟你说了我们下路无敌的好吧!”




“兄弟,你去EDG吧,我手好不了了,陪不了你了。”




2)


“儿子,爸爸这个钩子可以的吧。”


“滚滚滚,不是爸爸给你治疗救你这个儿子你就送成狗了。”


“别他妈打合金弹头了,来双排啊,明天和iG决赛啊。”


“哎,我还是怕小荡荡压力太大。”


“没事,下路代练,不送包赢,爸爸帮你两连冠啊。”




“恭喜EDG获得2014春季赛冠军!”


“儿子我都说了我们两个无敌的。”


“滚滚滚,叫爸爸。”




“卧槽厂长你这个实力增加游戏难度啊。”


“单buff开有什么办法。”


“你这个发育谁开团啊我的天。”


“毛神你别闹,看好我就行了。”




“喔!那美的老鼠,凭借隐身,连开三波团,带EDG走向胜利!不是,你们见过ADC开团的吗。”




“儿子可以啊开团老鼠。”


“叫你看好我你不信。”




“我都进了第四次决赛了,爸爸有buff。”


“滚滚滚,还不是爸爸把你这个儿子辅助的好。”




“恭喜EDG获得2014夏季赛冠军!获得了lpl赛区第一张s4门票!”




“我们要去s4了儿子!“


“哎唷,世界第一ADC进个s4都那么激动干嘛?”




“毛神,锤石carry啊。”


“拉肚子别说话!”




“对不起。”




“为什么找新人辅助?为什么不去辅助deft?”


“…不想辅助韩国人。”


“……大老爷们别那么口是心非。我没事的。”




“那比,我要退役了。”


“不是还要再打一年吗…你环游世界的钱还没存够…”


“不重要,但是你和小U不应该坐冷板凳的,你是那个团战走位无敌的世界第一ADC,没有爸爸我的钩子,没有EDG你也可以的。”




3)


“你们,不要小瞧那美。”


“我们可以赢的那美,我们可以帮皇族赢回来的,那美。”




“哇,zero的巴德,春哥甲,女妖啊,这个生活质量有点好啊。”


“但是那美的生活质量明显就不太好了。”




你应该走了吧。




4)


“我和你,你和我,是全天下最好的阵容。”


可是为什么你们都走了呢。



春困zzZZZ

Namei → Zero_南山南。

这两天特别想写的东西,又觉得没啥料可写,毕竟我是狗蛋不可拆。

短,无任何想洗白那美和蛋儿的倾向,纯YY嘛:)

不要找我撕什么zero这样没有职业选手素养。

个人安利下逼哥,真的特别暖,比如群里小伙伴说要做他的灯牌,他就说你们来看已经很开心了做灯牌的钱他给打支付宝。←这个暖炸了!!!

KING上周比赛的时候也是,大家都知道嘛,打团属于一个没人管他的状态,队友问他活了没,他就说跑了跑了他们两个没追死我哈哈,心疼极了。

qwq哎我简直,自拆了本命。还有关于上周比赛我蛋乱搞,已经被关小黑屋辣。我蛋就爱搞什么锤石电刀妖姬帽子凯南沙漏法穿鞋的,上次水银娜美这次水银春哥......今天德杯他在打的...

这两天特别想写的东西,又觉得没啥料可写,毕竟我是狗蛋不可拆。

短,无任何想洗白那美和蛋儿的倾向,纯YY嘛:)

不要找我撕什么zero这样没有职业选手素养。

个人安利下逼哥,真的特别暖,比如群里小伙伴说要做他的灯牌,他就说你们来看已经很开心了做灯牌的钱他给打支付宝。←这个暖炸了!!!

KING上周比赛的时候也是,大家都知道嘛,打团属于一个没人管他的状态,队友问他活了没,他就说跑了跑了他们两个没追死我哈哈,心疼极了。

qwq哎我简直,自拆了本命。还有关于上周比赛我蛋乱搞,已经被关小黑屋辣。我蛋就爱搞什么锤石电刀妖姬帽子凯南沙漏法穿鞋的,上次水银娜美这次水银春哥......今天德杯他在打的时候有好好出装好好保护b哥辣......

本来该写我因生贺的写逼蛋真的好吗我的天......眠别打我!!!

——

[BGM 南山南]

——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芜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去拥抱你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

那美看到那个ID从“NameiwoNameruna”改成“KING丶Zero”的时候,眼皮跳了跳。随即就轻轻扯动嘴角笑了笑开始今天的排位。

可能是小狗不开心了吧。他想起今天扭扭捏捏的找翻译“Zero plus”想让他帮忙冲下点券买改名卡的Zero,那副任何心事都藏不住的样子,明明冲个点券这么正常的事,他带笑的嘴角和眯起的眼睛看起来都满足的不得了。

在和Uzi结束了双排道了再见晚安和明天加油后,Zero在关了客户端的那一刻底部的聊天框又在瞬间闪动了一下。Zero默默说了句阿西吧又登上去。

Uzi这时也已经下线了,灰色名称扩出的对话框里一句“还有/我不喜欢/你的id”。

Zero几乎看傻了眼,半饷才绽开笑容离开位置轻轻哼着自己喜欢的歌去找翻译。

Zero想了很多种ID,“OMGfuzhu”“EXOMGUZIRO”等等,甚至想用自己韩服那样的,和Uzi情侣的ID。在心里YY了一波最后还是乖乖用了队名丶ID的格式。

说自己心里没有点小失落那是假的。

Zero在风口浪尖上把自己国服的ID改成了“NameiwoNameruna”。日文“不要小看那美”的意思。

一开始娜美也不懂,只看到对方的ID里有自己的名字就找翻译问了一下Zero是什么意思。那个时候Zero扬着那张可爱的笑脸用不那么标准的中文说“不要,小看,Namei”,尾音上翘像是小孩子偷吃到了糖的喜悦。

很多时候,大家都说,Zero这个辅助对那美不上心。那美会笑笑,想想那个笑脸和那串日文罗马音,好像舌根上的苦也能独自咽下去了。

是啊,那个时候的皇族,还有所有的皇族粉丝,在期盼着他的上场能拯救这只队伍惯例般的,“春之皇族”。

而Zero在经历过两个新人adc后,说他心态不会有点炸是不可能的。只能说这让他更加想念Uzi,那个不需要过多语言沟通就能默契配合用心保护的ADC。

Zero在这个时候选择坚信他,ID像是在向所有人宣告。

不要小看那美。

好像说的除了相信那美外还有别的退路似得。

他说着这样的话,举动却让任何人都看得出,他的心不会在那美身上。

你不觉得Zero根本没把心思放在你身上吗,他除了想着Uzi还有什么想法?

可是他告诉了大家,不要小看那美。

他曾经和Uzi堪称世界第一下路,现在这种状态你真的觉得他配的上这个称呼吗?

我们还需要更多磨合来增加默契,况且是他说了,不要小看那美。

Namei wonameruna,Namei wonameruna。

就像一个咒一样,把那美圈在里面,告诉自己没关系,Zero是真的喜欢Uzi,而自己确实和他的默契也并不是那么好。

这是正常的,你能轻易忘掉近乎赐予你新生的人吗?

可是Zero在梦里,恍若长醉不醒。

而现在,那个似乎维系着他心里一丝丝信念的东西,也被悄悄擦掉了。

那美只是安静的打着Rank,坐在旁边位置上的Zero嗨的不行魔性的笑声穿透过耳机听的他满头黑线。确实很久没笑的这么开怀的样子了啊。

他看过各式各样的消息。看过Zero在他直播间说他在等他的新ad,说别人都说新ad是世界第一但是他觉得uzi才是世界第一adc,说他会帮助新ad成为世界第一。看过Zero在别人的fb下面回复再也不会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了。看过Insec的采访说Zero在Uzi离开后三天没有跟他说话。看过Zero直播间的一些截图,和Kakao聊天的,要和Insec双排撒娇的,和可乐打出“U.Z.I”三个字母的。也看过Uzi的采访说不喜欢韩国人和只是同事关系的。

他也记得,曾经的交手,这个辅助是如何对一个 AD细心的保护。

他也见过,Zero只有对Uzi才有的,无可比拟的满足的笑容。

可是他呢?能给的也只有温柔而已罢。

他的温柔是在队友问他有没有跑掉时说“跑掉了跑掉了,他们两个没追死我,哈哈”,是在Zero弱弱说出“救我”时微微的揪心,是在Zero乱出装备时自己吃钢铁合剂出水银饰带,是在Zero当天晚上被关小黑屋后对队友说,insec的生日蛋糕我的那份留给Zero吧。

“温柔而以丶”。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