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ascar

287浏览    6参与
改装志
  1.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2.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3.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4.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5.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6.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7.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8.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9. 雪佛兰NASCAR SS赛车
老爷车

电影《汽车总动员》中的车型(一)--“除锈灵”牌保险杠除锈剂车队



闪电麦昆,电影《汽车总动员》中的男一号,他的设计是基于通用的NASCAR赛车,并且受到了马自达 Miata和道奇蝰蛇设计的影响,在电影后期,他被粉刷成类似1956-57雪佛兰克尔维特C1的双色调配色方案。



迈克,一辆1985款车牌为“RUSTEZ3”的迈克牌(MackTruck)长途货柜车,“除锈灵”牌保险杠除锈剂车队成员之一,负责运输闪电麦昆到达比赛目的地。

Chuck和他的维修小组,出现在电影开始部分的叉车,在闪电麦昆说完比赛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后辞职。他们出现在电影开头的目的是为了说明麦昆在认识油车水小镇居民前的自负,其工作在电影后期被油车水小镇居民所代替。

Harv,闪电麦昆的经纪人,在电影中与...

LightningMcQueen

闪电麦昆,电影《汽车总动员》中的男一号,他的设计是基于通用的NASCAR赛车,并且受到了马自达 Miata和道奇蝰蛇设计的影响,在电影后期,他被粉刷成类似1956-57雪佛兰克尔维特C1的双色调配色方案。



迈克,一辆1985款车牌为“RUSTEZ3”的迈克牌(MackTruck)长途货柜车,“除锈灵”牌保险杠除锈剂车队成员之一,负责运输闪电麦昆到达比赛目的地。

Chuck和他的维修小组,出现在电影开始部分的叉车,在闪电麦昆说完比赛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后辞职。他们出现在电影开头的目的是为了说明麦昆在认识油车水小镇居民前的自负,其工作在电影后期被油车水小镇居民所代替。

Harv,闪电麦昆的经纪人,在电影中与闪电麦昆进行过短暂的通话,在英国版的电影中,Harv被认为是1979款福特Granada Ghia,而在美国版的电影中,Harv被认为是1996款奥斯莫比尔。





“除锈灵”兄弟,“除锈灵”牌保险杠除锈剂公司的所有者和发言人,原型分别为一辆1963款道奇Dart和1964款道奇A100

老爷车

时间是文化的伴侣 欧洲第二古老赛道



残破往往伴随着孤寂的美丽,寂静总能牵出最多的思绪,强烈的反差之后,无声的力量常能直击心灵深处。如果你在夜晚感受过一座城市的灵魂,如果你在星夜追忆 过操场的青春,想必你会有类似的心声。倘若你的心里住着一颗引擎,你的耳蜗里回荡着排气的轰鸣,你的鼻腔里萦绕着汽油的味道,那么当你认真走过一座废弃赛 道的时候,你大概会嗅到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只感叹,时间用无声的演说,煽动了太多人的情感。

是红牛与奥迪R8 LMS的一段视频吸引了我对这里的关注,欧洲第二古老的赛道,Sitges-Terramar赛道-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不远处。相比于世界上其他的赛道 来说,Sitges-Terramar Autodromo...

Sitges-Terramar

残破往往伴随着孤寂的美丽,寂静总能牵出最多的思绪,强烈的反差之后,无声的力量常能直击心灵深处。如果你在夜晚感受过一座城市的灵魂,如果你在星夜追忆 过操场的青春,想必你会有类似的心声。倘若你的心里住着一颗引擎,你的耳蜗里回荡着排气的轰鸣,你的鼻腔里萦绕着汽油的味道,那么当你认真走过一座废弃赛 道的时候,你大概会嗅到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只感叹,时间用无声的演说,煽动了太多人的情感。

是红牛与奥迪R8 LMS的一段视频吸引了我对这里的关注,欧洲第二古老的赛道,Sitges-Terramar赛道-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不远处。相比于世界上其他的赛道 来说,Sitges-Terramar Autodromo已经安静的沉睡了足够多的时间。始建于1922年的它,是一条拥有险峻陡坡的环形水泥赛道,经历废止了近一个世纪以后,依旧惊人的“完 好”,让人们对它的感兴趣程度反而随着时间的积累成倍增长。



想象如今可以漫步在加泰罗尼亚腹地的Sitges-Terramar赛道,金色的阳光沐浴着身体,耳畔响起的都是小鸟的鸣叫...但其实这如同沙漠般安静 的景象,并不是Sitges-Terramar的全部。曾几何时,它最辉煌的时刻,这座如同艺术品的汽车赛道是那些光头轮胎们的战场。近一百个年头过去 了,Sitges-Terramar还在享受着那段属于阳光的时刻,而它的那些附属建筑们也依旧完好,相当令人难以置信。到底这数十年间都发生了什么?让 我们来一窥究竟。

“咆哮的二十年代”(roaring twenties)一词,主要是指第一次世界大战与1929年华尔街股票暴跌之间的那段时光。那时候西方的科技、经济、还有时髦的T恤都到达了浮躁的最高 点。对于汽车来说,这也同样是一个“咆哮的年代”,尤其是以能让赛车高速行驶的倾斜赛道而言。



Sitges-Terramar的创始人叫做Frick Armangue,同时也是一名当地的赛车英雄。1922年,他筹划在当地建立国内最好的汽车和摩托车赛场。他雇用了Jaume Mestres来设计赛道并请Josep Maria Martino来建造,整个工程大约使用了350万公斤的水泥。赛道地点就选择在了Sitges的渔村外,距离巴塞罗那约35公里。

历时约300天并耗资400万西班牙银币后,一条长为两公里、肾形的赛道终于建成,它的坡度最陡处达到了60度。相比之下,目前NASCAR赛道中最陡的 坡度也“只有”36度--Bristol赛道。除此之外,观众不仅可以在内场观看比赛,甚至可以矗立在赛道的上沿“零距离”直击赛事。

而在1923年的西班牙大奖赛中,参赛车辆全部为2升GP赛车,包括阿尔法·罗密欧、阿斯顿·马丁、Elizalde、Miller以及Sunbeam等 品牌参加。最终的官方胜利被法国选手Albert Divo驾驶Sunbeam获得。共用是2小时33分钟50秒,平均速度155.89km/h。



但遗憾的是,Divo从Sitges-Terramar带走的或许只有胜利的喜悦,因为没有一分钱奖金可以拿。显然ST的创始人Armangue是一名更 好的赛车手而非企业家。由于超支的开销和拖欠的建款,工程合作商不得不选择停止了大奖赛的组织。Sitges-Terramar再一次从世界大奖赛的赛程 上消失。

时至今日,尽管Frick Armangue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位不会经营的烂管理者,但他至少有一种值得肯定的远见--只有最好的物料、最好的建筑商还有最好的工程师才能成就最好的 赛道。90年的岁月并没有在Sitges-Terramar的水泥路面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而同期建设的Brooklands环形倾斜赛道在停用后不久就变 得崎岖不平。你甚至还能够在ST的水泥路面上看到轮胎印记--有些车手没有等到路面完全干燥就迫不及待的进行了试跑!

“古赛道”不会消亡。现在,许许多多汽车以及摩托车俱乐部常常会选择在这里举行赛道活动,诸如Vespa motorscooter俱乐部、经典车选美、老爷车比赛等等,现代的车迷们怀揣着一颗访古的心,再一次将轮胎的印记涂抹进水泥的纹理中。Sitges- Terramar的所有人几经易手,而它的现主人Marcel Ricart正在酝酿修缮并复兴这条90岁历史的赛道,建立“赛车场度假村”。



也许那些曾经在此获得胜利的已故赛手们一直都没有离开,他们的灵魂守候着曾经的福地,比起奖金,他们对车轮下的路更有感情.如果你有机会去到这里,不妨将耳朵贴在地面聆听,或许会发现更多的故事。

时间是一项无法追赶的东西,沉淀不是一夜之间可以吃完的蛋糕。一个地方赛车文化是人们用情感累积出来的卷书,不是一座耗资最多规模最大的年轻赛道短时间内可以营造出来的景象。而我们,还有很多事请要做,不用急,因为时间并不着急。

作者:加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