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ct周三

120浏览    2参与
Passerby.

【周三】【猫鼠】【夕阳】

                       3   

     “你看,这不就来了。”在玹轻笑了一下,然后起身朝着门走去,将门打开了。...


                       3   

     “你看,这不就来了。”在玹轻笑了一下,然后起身朝着门走去,将门打开了。

       

        门外的男子有着一头银色的中长发,眉头紧皱着却隐含一丝期待。


      “你来了,悠太。”在玹轻笑一下,侧过身让中本悠太进来,随后关上了门。“容...”悠太刚说出一个字就被泰容打断了,“是你找我?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既然这样,没什么事我就走了。”说罢,泰容直接就要出去,却被在玹一下子拦住。


      “就这么着急?不想听听到底是什么事么?”在玹松开了泰容的胳膊,把头转向悠太,轻点了点头,然后坐回了之前的位置,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腿上,仿佛有什么好戏要看一样。


      泰容刚想离开的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然后转过身问道:“你想说什么?”在玹朝悠太的方向努了努嘴,“你问他。”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的坐姿。

   

       “我们很长时间没见了。”悠太的脸上显出一点苦涩。“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有什么事就说,还是那句话,没有我就走了。”泰容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在悠太和在玹之间扫视着。


      在玹被泰容看的有一些不自然,连忙说“今天悠太刚从R国回来,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不应该迎接一下么?”


       “是啊,我们三个都四年没见了,没想到你真的成为了一个炙手可热的明星,实现了你的梦想啊。”悠太试图让自己的距离与泰容近一些,却只能听到泰容用冷冰冰的语调说着“与你何干?”这次泰容不再等悠太说什么了,直接快步走到门口,然后扬长而去。留下悠太落寞的身影。

 

      看到这个场面,在玹站起来走到悠太面前,拍了拍悠太的肩膀“振作点,你们之间的误会会解开的,但今天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悠太在泰容离开后,脸色就冷了下来,一下子拍掉在玹搭在他自己肩膀上的手“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你不要以为所有人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是怎么想的?呵。”在玹看见悠太这个样子,就拿起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你与他的关系到如今这样,纯是你咎由自取!是我错了,是我多管闲事。行了,到此为止吧,我看你俩也没有什么回到从前的必要了。”


       在玹这时候是真有一点生气了,酒杯“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咱们三个人,谁是怎么样的,不都心知肚明么。”在玹越想越觉得憋屈,连喝两杯酒。


       “可人是会变的。”悠太说完这句话也转身离开了。此时包间里只有在玹一个人。“这算个什么事,我服了。”像是发泄一样的说完,然后一下子陷进沙发里。


       刚出潯隰会所的门,泰容好像如释重负的长吐一口气,然后若无其事的上了车。“悠太怎么会突然从R国回来,他不是生活的挺好的么。”泰容手扶在方向盘上,好像是嘲笑自己一般的笑了一声,然后启动了车,打算回家。

 

       因为泰容只是看着前方的路,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喘着粗气从里面跑出来为了再见他一面的悠太。悠太看着泰容渐渐远去,长叹了一口气,理了理因为奔跑而弄乱衣服。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无法挽回,就先离开了。


       


      


      

Passerby.

【周三】【猫鼠】

                   1.初遇 (猫鼠)

       凌晨三点,刚从练习室结束练习的金道英站在练习室门口,伸了伸懒腰喃喃道:“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呢。”然后回过头将练习室的门关上,这时一段隐隐约约的钢琴声从最里面的琴房传出来。“这个点了还有人,我还不是最后一个啊”,然后寻着声音走了过去。...


                   1.初遇 (猫鼠)

       凌晨三点,刚从练习室结束练习的金道英站在练习室门口,伸了伸懒腰喃喃道:“又只剩我一个人了呢。”然后回过头将练习室的门关上,这时一段隐隐约约的钢琴声从最里面的琴房传出来。“这个点了还有人,我还不是最后一个啊”,然后寻着声音走了过去。


       琴声渐渐清晰,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一个背影,道英揉了揉眼睛:“原来是泰容前辈啊,果然优秀的人也都在努力,看来我也要再加把劲才行。”看到还在练习的泰容,道英刚要想再回练习室训练一会儿,钢琴声便停止了。道英刚刚转过去的身体一愣,只听见里面的门的把手转动的声音。


       “你是...”泰容打开门看见门前背对着他站着一个人,“前辈你好,我叫金道英,我刚才听见了钢琴声就寻了过来,没想到前辈这么晚还在练习,我也要更努力才行。”道英转回来,脸上一副肯定的表情对泰容说到。“努力是必须的,但也要好好休息,时间不早了,要不先回去吧,我这也结束了。”泰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边说一边看着手表,此时已经三点二十六了。道英没想到自己竟然在琴房门口听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是泰容看到了自己才停止还是真的练习完了。


       “你住在哪?要不我送你回去?我有车。”泰容看道英半天没说话,便出声问了一句。“啊?好。”道英一下子回过神来,也没听清泰容说了什么就答应了下来。


       泰容往前走着,回头看见了还站在原地的金道英,便努了努嘴:“还愣着干什么,不是要回家了吗?”这时道英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泰容什么,自己低声嘀咕了一句“知道了”,然后快步上前,走到泰容旁边。


       但在走向泰容的车的路上时,道英总是有意无意的比泰容慢上一步。开始并没什么,可后来泰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微微的勾了勾嘴角,任由道英像一个小尾巴一样跟着他。


       道英看着泰容一直向前走着,步伐很快,并且也好像没有再要和自己搭话的意思,就感到了一丝不自在。想要努力找话题,却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可以和泰容聊的,仿佛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经意的相遇。


       泰容用余光一直看着道英的表情从困惑到高兴到沮丧,也想不到道英的小脑袋瓜里究竟想了些什么才会出现这么丰富的表情。


       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就到了车旁。泰容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坐了进去,然后示意让道英坐进副驾驶。泰容整理好了自己的安全带,直接顺手要帮道英也系上安全带,刚俯下身,就被道英惊慌的挡住了,“那个,还是我自己来吧!”泰容一愣,才想到旁边的并不是女士,而是一个男人,这种动作难免有些尴尬。于是便轻咳了一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你住在哪里?”


      道英还在刚才的冲击中没有缓过来,直到泰容清冷的声音第二次响起,他才缓过来,匆匆忙忙的说了一句“xx路,让我在路口下就行了。”听过道英的话,泰容没说什么,直接把地址输入导航,车就启动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