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mecaps

43浏览    1参与
这是一个写文又偶尔画画的小号

【All帽】Tranquility 09 (Fantasy AU)

摘要:Caps是个逃亡法师,Rekkles想要把他绳之以法,Perkz想要把他卖了,而剩下的几个人对他挺不错。

配对(配对顺序不带表重要程度):Rekkles/Caps, G2/Caps(但是程度不一),Nemesis/Caps

分级:你们觉得我是开得起车的人吗?顶多卖个车票

章前注意事项:

*没补8.5,直接9

*有点丧病的neme出没


9. 宁静


从地牢到Nemesis房间的路上空无一人,大多人都去参加LS的加冕典礼,剩下那些倒霉值守的早就在Nemesis赶来的路上被他“清理”掉了。

Caps已经在他的背上晕了过去,呼吸清浅,只有偶尔短促的吸气才能证明他还...

摘要:Caps是个逃亡法师,Rekkles想要把他绳之以法,Perkz想要把他卖了,而剩下的几个人对他挺不错。

配对(配对顺序不带表重要程度):Rekkles/Caps, G2/Caps(但是程度不一),Nemesis/Caps

分级:你们觉得我是开得起车的人吗?顶多卖个车票

章前注意事项:

*没补8.5,直接9

*有点丧病的neme出没


9. 宁静


从地牢到Nemesis房间的路上空无一人,大多人都去参加LS的加冕典礼,剩下那些倒霉值守的早就在Nemesis赶来的路上被他“清理”掉了。

Caps已经在他的背上晕了过去,呼吸清浅,只有偶尔短促的吸气才能证明他还活着,Nemesis尽他所能没有去碰他的背部,还是免不了Caps在移动中拉扯到伤口。他可以直接使用空间转移的方法,但他不想给Caps带来更多身体上的负担。

再说,这是一条只有两个人独处的路,他不想浪费任何一秒。

Nemesis心情愉悦,难得的咧嘴而笑。

终于到达目的地,他挥挥手打开门,将Caps带到柔软的大床上让他侧躺,男孩紧闭着双眼咬紧牙关,Nemesis只是稳住他的手臂不让他乱动。他看到Caps背部已经皮开肉绽,有的地方甚至出了脓血并跟布料粘在了一起。

Nemesis的眼中翻滚着黑暗的情绪,只有这一刻,他是真心希望Rekkles爱着Caps,以至于能把LS揍得粉身碎骨。

Nemesis并不擅长治疗伤口,但好在他这几天一直都很幸运。

“既然都来了,就别干站着。”

从窗帘后的黑影中,戴着单片镜的青年缓慢地走出了出来,他面无表情地走到Nemesis身旁,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他的视线落在Caps的伤口上,没有说话,只是在Nemesis腾出的一点空间里跪下开始观察伤口。

将琐碎的布料挑出来的工作花费了最多的时间,Mikyx以一种超人的集中力一点点地将布料与倒刺从伤口中拨开,他毫无感情地、机械地动作着,手部平稳,就算Caps呻吟出声也无动于衷,仿佛身下的人跟他毫无瓜葛,这甚至让Nemesis都感到惊讶,他以为Mikyx对Caps情有独钟,但看来他的好友仍旧心中死灰,毫无生机。

直到Mikyx结束一切能做的,并洗净双手,Nemesis才松了口气,并扯起了他那标志性地嘲讽笑容。

“这就像老时候,真令人怀念。”

Mikyx抬眼,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已经有些破旧的眼镜布开始擦拭单片镜。

“我不觉得我会怀念有人一直在我耳边尖叫。”

“得了吧,你跟我一样是虐待狂,你只是不肯直视自己。”

Nemesis说着已经帮助Caps趴到床上,他自己也侧躺在一边,笑得跟个终于得到眼馋了很久的玩具的小孩儿似的,不断地用手指缠弄Caps柔软的头发,迷恋不已。

“这都是你的计划?”

Mikyx已经从矮桌附近走回了床边,他没有挑战Nemesis的所有权,只是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看着Caps毫无生气的脸。只是他的面色比Caps还要苍白许多,若不是还能正常说话,不管谁看他都更像个幽灵。

“我倒希望我真能那么残忍,不过看来我温柔多情。这是一个傻瓜干的蠢事,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打发人去解决他了。”

Mikyx皱眉疑惑,但很快猜到了大概,他点点头,左手附上右侧胸口的胸针,低头闭眼。

“希望死亡能为他带来平静。”

“不,死亡会缓慢又真实的降临在他身上。”Nemesis戏谑地说,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床上的男孩,着迷一般描绘着他背上的伤疤,并在的背上落下了一吻,“Rekkles会为他带来光荣又痛苦的最后一刻。”

Mikyx死死地看了他许久。

“你还真是残忍。”

“谢谢夸奖。”

“你不问问我怎么进来的?”

“我管不着,反正你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了,我没异议。”

“一如既往的自大。”

“你也一如既往地虚伪。”

他们交换了一个浮于表面的微笑,下一刻Nemesis就开始赶人。Mikyx倒也没有坚持,只是拿起桌边的权杖就要离开,在关上门之前他再一次看了一眼虚弱的男孩,只是Nemesis已经占有性地拉上了布帘。

Mikyx闭上眼,关上了门。

*

Perkz无法相信短短几日他们的损失就如此惨重。

Mikyx揍在他脸上的部位依旧隐隐作痛,没了团队中的治疗者,他们几个战力见底的人更是难以重拾士气。

Mikyx愤怒的面孔像是印在了他的视网膜上,他从未见过那种Mikyx,更没见过他如此地失望。

“他是在对自己失望。你知道的吧?他很喜欢Caps,所以他对自己没能保护他感到失望。”

Jankos似乎有读心的能力,他安慰性地拍拍好友的肩膀,被一把拍开。Perkz没有复他,只是坐在石墩上吐了口血痰,恶狠狠地看向对面的Wunder。

“你要是想跟我打一架,现在就来,学学Mikyx,别婆婆妈妈的。”

“我没必要在你身上浪费体力。”Wunder说着,继续在手臂上缠起绷带,他朝山洞外看了一眼,雪已经停了,阳光反射在白雪之上有些刺眼,他转过头直视Perkz“你给我打起精神,我们不能让Mikyx一个人以身犯险。他肯定是去找Winther了。”

“已经散伙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我们’。”

Perkz对Wunder仍旧固执地称呼Caps为Winther感到不耐烦,这就像是他在单方面地跟自己宣布,Winther就是Winther,和那个是法师还是通缉犯的家伙毫无关系。

Perkz对Mikyx没有给Caps下药的事耿耿于怀,他没有质问Mikyx,但心底深处是觉得他应该是对不起自己的——但Mikyx在离开之前愤怒至极,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劈头盖脸揍上他的脸,接着便离开了。

Perkz无法原谅Caps对他的家人做过的事,他以为Mikyx是明白的。

但他还是走了,这全是Caps的错,如果不是遇到Caps,他辛苦构筑的这个“家”就不会这么支离破碎。

“Mikyx离开前有没有说什么?”

“我不确定你想知道……”Jankos说。

“为什么?”

Jankos没有回答,只是叹了口气,略显颓废地靠在了石壁上,他皱起了眉头,又舒缓,反反复复好几次,在Perkz不耐烦地催促下才开了口。

“那我问你,如果Caps不是你的仇人,你还会那么执着于把他带回去吗?”

Perkz立刻警惕地瞪着他,“没有那么多如果。就算他不是,他仍然是个讨人厌的法师小鬼。”

“那我觉得你也没必要太纠结Mikyx说了什么。”Jankos摇摇头,有些困难地支起腿,攀着石壁起身,“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也好,没必要让自己太难过。”

Wunder没有加入他们的对话,他沉默地拿好自己的斧头与物品,整装待发地站到洞口,他再看了一眼Perkz,接着默不作声地离开,Jankos惊讶地喊住他。但Wunder没有停下,直到Jankos威胁他不说清楚就直接扔他匕首才停下了身。

“我要去找Winther。”

“哦,那你觉得那一整塔的法师们看到你会让你乖乖进去吗?还说,请您随便进来,把我们的通缉犯带走。”Jankos挖苦道,还夸张地做了个请的动作。

“那也总比像那个窝囊废一样坐在这里要好,你该告诉他真相,让他知道自己多愚蠢。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连明摆在面前的事实都不肯接受。”

“Wunder,既然这件事毫无胜算,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那让我们的朋友过得舒坦一些又有什么坏处?”

“那是什么意思?”Perkz不知何时已经跟了过来,他面色不善地瞪着Wunder,再看向Jankos,“什么真相?”

Jankos朝Wunder挤眉弄眼,但后者压根就没看他,Wunder逼近Perkz一步,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Winther没有伤害你的家人,”他眯起眼睛,Perkz困惑的面孔让他忍不住想要往他脸上来一拳,但他忍住了“他试图阻止其他人这么做,但是你的妹妹被恶魔占据了身体,杀了你的父母。我不知道详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是Mikyx说的,他还说当时Winther应该是知道你在那里的,但他没有跟其他人透露。

“换句话说,他不是你的仇人,是你的恩人。”

 

消化Wunder的话并没有用上多少时间,但Perkz的反应平静地可怕,他听完便耸耸肩,转身就走向洞窟。

Wunder愤怒地质问他,“这就是你的反应?”

Perkz停住了脚步,回头无所谓地说,“我听着就像是胡话,你们都被他骗了,就算Mikyx说的是真话,你们怎么能肯定他不是被Caps的法术催眠了?”

“你只是逃避现实!”

Perkz没有管他,嗤笑出声,而Wunder喘着粗气,犹豫着是否要先拿斧头把他的脑壳劈开,还是直接走人。

但令人惊讶的是,率先做出动作的是Jankos,Perkz感到身后的杀气,一个侧身躲过,便看到自己站着的地方已经插了一把匕首。那把匕首有些眼熟,他刚抬头,就被Jankos一把攥住了衣领。

“你在做什么?!”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一直为你找理由,一直跟自己说,Perkz这么说情有可原,Perkz有自己的难处。但我这次必须说实话,”Jankos一改平常的嬉皮笑脸,凶神恶煞地朝他咆哮,但比起愤怒,看起来悲伤又失望,“你就是个自大的,自以为是的混蛋!”

Perkz咬紧了牙关,他一把抓住Jankos的手,却发现他力气大的惊人。

“为了救你,Caps不顾Mikyx的阻拦都要为你施法,甚至在Mikyx告诉他这会让他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也坚持这么做!你看不到所以你不知道他有多痛苦,好几次我们都以为他断了呼吸。”

“我没有要求他这么做——”

“你没有,但是这不是你能这么混账的理由!”Jankos说罢,就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他攥紧双拳,像是很不甘心地摇了摇头,“你心里早就产生了疑惑,因为你不是傻子,你已经发现Caps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种坏人。伪装?既然你已经直言要将他交给法师塔,他继续伪装做什么?既然他仍旧能使用魔法,他早就可以伤害我们。你觉得他是为了继续欺骗你故意演到现在?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Perkz试图回驳,却发现Jankos说的话一点错都没有,他只是骂了一句脏话,最后只能挤出一句,“你不懂。”

“我不懂。”Jankos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他叹了口气,看向Perkz的目光充满同情,“但我知道承认这一切会让你崩溃,会让你觉得自己是个恶棍,但你必须这么做。Caps会不会原谅你是之后的事,但首先你得原谅你自己。”

Perkz没有说话,只是深深低下头把头埋进了双手之中,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良久,双肩才耸动起来。Jankos坐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Wunder冷漠地看了他两眼,最终还把斧头收回去,走回了洞窟中。

等Perkz终于平复情绪,Jankos的气也消得差不多,其实他仍旧担心他的好友,他一直不想当那个伤害Perkz的人,但他知道这一次他必须强硬一些,一错再错只会让误会加深,Perkz也永远不会走出仇恨的深渊。

Wunder并没有离开,也留在了他们身边,但他不断用眼神催促着Jankos,为了什么明显不过。

“我还需要一些时间去整理思绪,但我想要听Caps亲口跟我解释。”Perkz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激动,“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我们可以直接打进去。”Wunder想都不想就提议道。

“拜托你好好用用脑子,那是以卵击石!我们根本打不过!”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尤其是Perkz刚刚从梦魇恢复,而Wunder和Jankos身上的伤也不曾痊愈,这个状态去抢人无异于去送死。

 

“看起来你们需要些帮助。”

他们齐齐转头,一个憨憨的卷发男子艰难地穿过树丛来到他们跟前,甚至咧着嘴朝他们挥了挥手,“如果你们还记得我的话最好不过,不过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Rekkles的朋友,Bwipo。”

“你来这里做什么。”

“说来话长,不过我恰巧路过又恰巧听到你们说要去法师塔救人。然后事情是这样的,我恰巧从法师塔溜了,因为我有个朋友一直被人施咒所以身体不太好需要我帮忙带出塔,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还有个朋友恰巧要给我们接应——”

“长话短说。”Perkz揉了揉太阳穴,这个人实在是聒噪,搞得他本来就痛的头更是嗡嗡作响。

“所以我是说,我可以让你们溜进去。”

“但是我们仍旧缺人手——”

Jankos的话刚落地,就见他们身后的树林开始发出沙沙声,树叶被一阵诡异的飓风裹挟着,扬起的尘土让眼前一片模糊。

一阵巨大的气压朝他们气势汹汹地铺来,Jankos最先发现那巨大的阴影,四处环顾,等他看清空中那急速增大的黑点,便瞪大了双眼。他指着空中,又使劲摇晃了Perkz,后者同样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看来我们有帮手了。”

他看着那远古生物之上的人勾起了嘴角,而Jankos已经兴奋地上前打招呼了。

 

 

*

Rekkles将那个恶心的男人压倒在地上有些木讷地往下挥拳。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揍了他多久,但自从他回到房间以来,Rekkles就将他钉在这冰凉的石地板上,一拳一拳地往他脸上招呼。Nemesis像他所说的那般,将Rekkles藏到了LS的房间里,而路上的那些守卫们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迷术,尽管LS尖叫连连,却一个来检查的人都没有。

Rekkles感到双手发麻,但这还远远不够,身下的人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泪水口水与血水在他的头下汇聚成一滩小型的湖泊。他口齿不清地朝Rekkles咒骂,但被揍歪了嘴与下颚让他吐出的每个单词都像是呜咽,没有被血污遮住的右眼死死的盯着Rekkles,眼球似乎都要从眼眶里跳出来。

LS的一只手被他用剑钉在地板的缝隙上,而另一只手仍旧抓挠着Rekkles的手臂,但男人纹丝不动,他似乎感受不到痛意,只是一下一下地宣泄着怒火,直到身下的人没有人气。

Rekkles感到自己的一部分已经死去,他迟缓地直起身,看着身下的杰作,LS几乎看不出人样,他那风流又愚蠢的脸已经青肿一片。

Rekkles从他身上起身,从门口的骑士像手中拔出一把剑,他走回LS身边,踢了踢他,那人颤抖了一下,睁开眼便见到背光而立的男人,一片模糊中,只有他冰冷的蓝眸去清晰可见。

那仿佛死亡骑士般的模样让LS浑身发颤,他呻吟着想要逃开,但被钉在地板上的手阻止了他。

“你……会……后悔……”

Rekkles看着这个死到临头都意识不到自己位置的男人,突然觉得他跟自己一样可悲。他一把踩住LS的下腹,举起了手中的剑,在落下的同时,LS用还算完好的那只手捉住了剑柄。

“蠢货,不是……我!”

“Nemesis是下一个。”Rekkles冷冷地说道,毫不迟疑地向下刺去,身下的男人像脱水了的鱼一样挣扎了几下,最终保持着那狰狞的面孔永远定格了。

Rekkles没有去管身上的血迹,他只是退开几步,毫无感情地看向这位牧师。

他抽回钉着LS左掌的的剑,随意的往窗帘的布上擦拭了几下,又找了件朴素的长袍穿在了身上。

他拉开门,发现走廊空无一人,LS透露Nemesis从一开始就对Caps情有独钟,既然让自己过来解决LS,这个人恐怕已经把Caps从地牢接走了。

但Rekkles并不清楚他到底把Caps带去了哪里。

他四处寻找,好在熟知塔中的地形,将自己的身形藏匿的极好,没有人发现他,甚至没有人意识到他已经不在房中。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来到了偏塔,但等在那里的人却让他皱起了眉。

“你在这里做什么?”

“跟你一样的理由。”

Mikyx没有移动,他仍旧靠在塔楼的石墙边,抱胸而立,他似乎没有阻挡Rekkles的打算,Rekkles没有精力对付他,便也由着他去。

“你不是Nemesis的对手,这么上去你赢不过他。”

Rekkles已经踏上石阶的腿僵在了那里,他面色阴沉,接着踏上了第二步。

“Nemesis最恨的就是你,可能连Caps的脸都没见到,你就被撕成了碎片。”

Rekkles没有理他。

“但是由我帮你,你就能打败他。”

Rekkles终于停下了脚步,警戒地看向Mikyx,他还记得这个人和Nemesis是老相识,而他一点都想不出他会帮自己的理由。

“为什么?”

“我有自己的目的。”Mikyx也终于看向他,那目光跟Nemesis有几分相像,“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要他被沉默。”

Rekkles吸了口气,这也是他最不希望的,但他以为Nemesis同样作为法师不会这么对待Caps。

“你不了解Nemesis,他心胸狭隘,不会允许Caps心有旁骛。”Mikyx说着,也来到阶梯前,“他绝对不会允许Caps心中还留着你。”

Rekkles有些动摇,但他仍旧怀疑Mikyx的动机。这个人不比Nemesis要容易猜,而Rekkles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另一个陷阱。

“我们还有时间,想要沉默化还需要其他人的帮助——”

“Nemesis是个天才,在西部教会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他自己就可以。已经没有时间了,你必须接受我的帮助。”

Rekkles心中迟疑,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相信眼前的青年,这人的双眼不像之前在洞窟中那般充满怒火,反而像是一滩死湖,深不见底,难以捉摸。

就在这时,从楼上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Rekkles没有来得及回答Mikyx,便一路冲上去,Mikyx紧随其后,两人皆来到爆炸处,发现这出自Nemesis的房间。

房门已经被炸开了,从内冒出黑色的浓烟,看不清内里到底是怎么个状况。

两人捂住口鼻,谨慎前行,突然一阵狂风吹过,眼前便清晰了起来。

房间的墙壁上有一个巨大的洞,灰尘散去,他们看到一地的瓦砾碎片和家具残骸,那之中两个人影面对面站立,是Nemesis和Caps。

Nemesis藏在法师袍中的手似乎在滴血,而Caps只是面无表情情,冷冷地盯着他。

Rekkles不敢轻举妄动,两人似乎都没有发现他和Mikyx的存在。Nemesis盯着Caps,像是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迷住,开始缓慢地朝他走去,这或许是个好机会,Rekkles举起剑朝Nemesis冲去,身后的Mikyx似乎朝他焦急地喊了什么。

但当他即将刺中Nemesis的时候青年突然转过头看向了他,他的笑容阴森诡异,似乎早就猜到他会在此刻登场。

“老师,帮我一把。”

Rekkles瞪大了双眼,他惊愕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Caps紧紧地抓着他的剑刃,浓稠的鲜血从紧握的手中滴落,他没有看Rekkles,只是盯着眼前的剑,仿佛那就是他所在意的一切似的。剑尖在Nemesis胸口近在咫尺的地方停下,因为Caps的使力而微微颤抖,Caps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情绪,只是默然地维持着动作,Rekkles松开了手,朝后退开了几步,这终于使Caps转过头看向他,而骑士也终于看清了他无神的双眸,那双失去了灵魂的双眸。

Nemesis从刚才就是一副沾沾自得的模样,他在Caps耳边说了什么,就见后者松开手,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乖巧的立在他身边,他的手上鲜血淋漓,但似乎感受不到任何疼痛。Nemesis捉住他的手,拿出口袋中的手帕为他温柔地缠在手上。

“老师,你能为我做这些,真令我感动。”

Rekkles目眦欲裂,他不敢相信Nemesis已经下了手。Caps那无机质的双眼在他的噩梦中出现过无数次,在这几日短暂的浅眠中,不断地侵蚀着他的神经。

但此刻的一切并不是梦境,这是现实。

“你是个怪物。”

“当然,所有法师都是怪物。”Nemesis不以为然道,这句话他听到耳朵出茧,从未觉得有什么问题,“不然你也不会一出事就会觉得全是Caps的杰作,骑士大人。你就没有自己想过,Caps是怎么在逃离法师塔的同时使用那么多次魔法制造灾难吗?”

这就像是一桶直接浇到头顶上的冷水,Rekkles终于明白那一直困扰他的违和感来自哪里,也终于明白Nemesis为何会对塔中一切了如指掌。

“是你谋划了一切。”

“我可担当不起,实际上想要让老师和法师塔决裂的另有其人。不过制造那几场火灾的确实是我。”Nemesis笑眯眯道,“不然我怎么让你和Caps反目成仇?不过你也太没挑战性了,居然那么容易就被骗,也不知道老师到底看上你什么。他到最后都以为你还在恨他,太可怜了,所以我帮助他忘记了一切。”

“你本可以跟我说一声。”一直沉默不语的Mikyx插嘴道,他踏进这混乱之中,目光冰冷,他可以看出这一切并未像Nemesis所说那般全是Caps的自愿,或许他确实表现出了对Rekkles和对其他人的失望,但墙上那巨大的洞和屋里的打斗痕迹,暗示着这里有过一场战斗。他虽然知道Nemesis对Caps有着几近扭曲的独占欲,但没想到这一切会发生的这么快,难道是Caps说了什么刺激到他了?

“虽然你是我的好朋友,Mikyx,但我可不想冒险。他在睡梦中一直在喊你的名字,求你救他,既然你表现得对他毫无兴趣,我就想不如帮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吧。是不是很体贴?”Nemesis目中闪烁着一丝狂气,他愉快地笑着,揽住了Caps的腰,恶狠狠地说,“你们都没有资格,他是我的。”

他们就在这里僵持着,震惊过后,只有愤怒与仇恨在这狭窄空间中翻滚。

但没有人敢做出行动,只要有Caps在,他们知道Nemesis会拿他当盾牌,甚至享受被保护的过程。

“如果你们愿意成为我的下属,我会原谅你们的过错。”Nemesis说道,像是厌倦了此刻的沉寂,“但是我会挖下你们的眼睛,这样你们就永远不会觊觎不该看到的东西。”

下一刻他便举起了双手,只是不等他咏唱完咒语,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际,他们皆转头望去,也是同时,Mikyx超前冲去将Nemesis扑倒在地,迅速使用沉默咒使他无法发声。

“快带他走!”

Caps直视前方,并无反应,Rekkles立刻上前,Caps就像个毫无灵魂的娃娃一样任由人将他抱起。这时,那阵凶恶的咆哮再次响起,震得塔楼也跟着颤动,紧接着他们便听到塔中传来哀嚎与尖叫。Rekkles却无暇顾及这些,他抱着Caps在塔中奔跑,不敢去看怀中男孩的双眼,等他冲出塔楼时,一阵眼前发黑,长久的饥饿与睡眠不足使他身体虚弱,但他咬住口腔内部,一阵铁锈味充满口腔,他用痛意刺激着自己,继续朝前奔跑,试图逃向自己最初将Caps堵住的那个秘密通道。

但当终于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有人等在了那里,那人身着黑色的法袍,已经朝他举起了手,似乎随时都能施展法术。Rekkles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紧抱着男孩双膝重重跪地,像是在哀叹上天的不公。

但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如若他能与Caps一同死在这里,或许也能成为唯一的一丝慰藉——他只是后悔自己没有对男孩更好一些,后悔没有让他离开法师塔逍遥在外。他终于肯低头看向男孩,泪水模糊了双眼,低落在男孩的面颊上,但并未激起任何的反应。

预期中的疼痛并未到来,Rekkles抬起头,与此同时一阵暖意包裹了他的身体,他感到身上的伤口迅速地愈合,甚至一瞬间涌上了更多的力量。

在他错愕的目光中,那人揭下了法袍的帽子,将自己的身份展现在震惊的男人面前。

那位伟大的前大法师来到他跟前,仍旧是那副朴素青年的模样,他蹲下身将手附上Caps的胸口,在检查完他的状态后,面色一沉,却没有多做解释,他只是闭上眼思索片刻,才重新起身,朝密道走去。

“跟我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