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ightmare

35.5万浏览    3244参与
🌧️雨莓果冻
双nm真好吃,小可爱们走链接哈...

双nm真好吃,小可爱们走链接哈。最近这几天为了补偿我鸽了这么长时间,我会多写几个骨车。

双nm真好吃,小可爱们走链接哈。最近这几天为了补偿我鸽了这么长时间,我会多写几个骨车。

黑雪咸鱼战术翻滚
我就是馋night的身子!(?...

我就是馋night的身子!(????)
黑雪并不会日语,这是百度翻译
“被吞噬的希望,永存于过往”
(仅仅是感觉日语很帅)
服装好像错了?emmm……对不起!下次会注意的!非常抱歉!(士下坐)

我就是馋night的身子!(????)
黑雪并不会日语,这是百度翻译
“被吞噬的希望,永存于过往”
(仅仅是感觉日语很帅)
服装好像错了?emmm……对不起!下次会注意的!非常抱歉!(士下坐)

致敬和早安

[NMC]雨间皆遇见

是糖。不是刀。放心食用

——
  “叮铃铃——”一串清脆宛转的铃声打断了cross的思路,他望了望门外的雨天,迟缓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是nightmare。
  nightmare和cross是一个学校的风纪委员。nightmare负责高三,corss负责高二。下午的执勤一直延续到了晚上7点半,虽说是夏天,但天空还是有一撮墨黑,但突然下起了雨来。下雨前,nightmare让corss在学校等他,他去处理点事情。corss和nightmare虽说差一个年级,但相处得十分不错,cross每当看见他,都会恭恭敬敬地说“学长好。”
  cross很信任nightmare...

是糖。不是刀。放心食用

——
  “叮铃铃——”一串清脆宛转的铃声打断了cross的思路,他望了望门外的雨天,迟缓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
  是nightmare。
  nightmare和cross是一个学校的风纪委员。nightmare负责高三,corss负责高二。下午的执勤一直延续到了晚上7点半,虽说是夏天,但天空还是有一撮墨黑,但突然下起了雨来。下雨前,nightmare让corss在学校等他,他去处理点事情。corss和nightmare虽说差一个年级,但相处得十分不错,cross每当看见他,都会恭恭敬敬地说“学长好。”
  cross很信任nightmare。nightmare和corss只有在周五是同时执勤,此外的时间,都是错开的。nightmare经常会去高二的级部逛游。cross执勤时遇到太皮的学生连拦都拦不住,nightmare遇到这种情况就直接小跑上去,快速揪着那人的衣服把他拽过来,冷冷地质问他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所以cross也很崇拜nightmare。
  corss愣愣地站在校内门口,看着越来越大的雨,接了电话。
  “学长”
  “cross,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过不去了,你,自己回来吧。”
  “啊…?哦…好吧。”cross有点绝望地看了看逐渐狂暴的雨天。
   天空变得灰沉沉的,cross周围除了雨拍打在屋顶和地面上的声音,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cross理解nightmare,他想nightmare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等雨停吧。
  雨完全没有停的样子,噼里啪啦地下着。
  cross有点困,又有点冷,他只穿了一件校服衬衫和一条短裤。cross蹲在门口,缩成一团,搓着手呼热气。渐渐的,cross睡着了。
  睡着睡着,雨好像没有那么大了,雨在减弱。cross没有完全睡死,在处于一种半昏半醒的状态中,一件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
  cross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给自己外套的人眼睛一下子睁大。
  “学长?!”
  “你不是…不来了吗…?”
  nightmare嗤笑了一声,说:“这你都信?我说过让你在学校等着,我怎么会食言呢?嗯?”nightmare把cross拉起来,cross睡得眼圈有点发红,雨声特别催眠,他还想睡。
  nightmare看到cross迷迷糊糊的样子,问了一声:“很困?”说完,cross啪地一下靠在nightmare肩上准备大睡。nightmare的身体很有温度。
  “别在我肩上睡啊。”nightmare无奈地说。nightmare把cross背了起来,把雨伞塞cross手里,让他撑好了。
  路上,corss举伞的手摇摇晃晃,边睡觉边拿伞可以说是挺困难的。
  “嘿,拿稳了,要不然咱们都得淋雨。”cross猛然睁开眼睛,另一只手搂住nightmare的脖子:
  “不会,让你,淋雨的!”
  雨声伴着两人,踏水坑的声音随之浅淡……
 
 

crystaltale-钰光
我是不是玩的太过了。。

我是不是玩的太过了。。

我是不是玩的太过了。。

☆梦京快乐水

good night

@光阴_ 双nm漫画扩成一篇文章,已经过原作者授权。

请你们吹爆他!

没问题,咱们开始

夜幕降临了,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上,把清如流水的光倾泻到广阔的大地上。

湛蓝的天幕也许被太阳飞溅出的火星儿烧穿了无数小孔,漏出了透明的光亮。

夏夜,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上。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的、阵阵的吹着,除了偶然一声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小镇是寂静无声的。

星空下有一颗大树,nighty坐在那里看书。

那只是原本他做的事情,而现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陌生骨,那是他的同体,nightmare。

毫无逻辑,突然相遇之人。破坏掉这样的你,...

@光阴_ 双nm漫画扩成一篇文章,已经过原作者授权。

请你们吹爆他!

没问题,咱们开始





夜幕降临了,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上,把清如流水的光倾泻到广阔的大地上。

湛蓝的天幕也许被太阳飞溅出的火星儿烧穿了无数小孔,漏出了透明的光亮。

夏夜,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上。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的、阵阵的吹着,除了偶然一声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小镇是寂静无声的。

星空下有一颗大树,nighty坐在那里看书。

那只是原本他做的事情,而现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陌生骨,那是他的同体,nightmare。

毫无逻辑,突然相遇之人。破坏掉这样的你,

nighty放下手里的书,额头毫不意外的紧皱在一起,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害怕的躲开,因为面前这个骨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nightmare青色的瞳眸轻微眯起,蔑视地看着对面抱着书的小骷髅,他感觉到了,负面情绪非常的弱,真是弱小,令骨生厌啊...nightmare嫌弃地想到。

“噗呲,”nightmare的嘴角微微勾起,轻轻地挑起nighty的下巴细细端详着,然后亲了上去。

“唔嗯!??”nighty被他的行为吓到了,但是由于弱小,一时没能反抗,只能等到nightmare把嘴扯出来。

“...太过分了!”nighty眼角抽出了一点点难以置信的眼泪,“突然间干什么...请不要这样!”

“为什么?因为...”nightmare拉住他的衣领拽了过来,试图拉进二骨距离,“你太弱小了,弱小的令骨恶心,我想要破坏掉这样的你,明白吗?”

“你到底在说什......呜!”

nightmare勾了勾嘴角,没等nighty把话说完就把那条充满了负面情绪的触手塞进了他嘴里,肆无忌惮地鼓捣着。

“什...这是...你要干什么!请别这样!”衣服被噩梦轻柔地拉开,nighty奋力地挣扎着,可是触手拉着他的两只手,他无法动弹。

“噗呼,好孩子,别哭,真是极好的负面情绪~”nightmare把他压在身下,让他动弹不得。

“呜...”nighty有些认命地闭上眼睛,将头侧向一边,防止让他继续侵犯自己的身体。

“别怕别怕,”nightmare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在他耳边附声到。

“啊!痛!”

“啊...嗯啊...呜!”

……

……

nighty眼睛慢慢失去了焦距,昏了过去。

“呼,”nightmare擦擦头上的汗,擦去nighty眼角的眼泪。

“小守护者,晚安。”

卡隆

【nmk】兔绒

nightmare x killer

车,扶他k,扶他k,扶他k,请注意避雷!

两人无爱前提,互相利用关系

是补档,被屏蔽到麻木


让苍天知道(倒图注意)

我不认输!(链中链,备用)

申解失败了,评论都没了有点难过💧

nightmare x killer

车,扶他k,扶他k,扶他k,请注意避雷!

两人无爱前提,互相利用关系

是补档,被屏蔽到麻木



让苍天知道(倒图注意)

我不认输!(链中链,备用)

申解失败了,评论都没了有点难过💧

光阴_

双nm!
我高估自己了我哪来的水平画条漫车
剧情没有,啥都没露,触手play大家看看就好

双nm!
我高估自己了我哪来的水平画条漫车
剧情没有,啥都没露,触手play大家看看就好

点墨墨
-肝完功课回来恰cp ( ˘ω...

-肝完功课回来恰cp  ( ˘ω˘  )

-肝完功课回来恰cp  ( ˘ω˘  )

SIR
有些骨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其...

有些骨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其实……乁(๑˙ϖ˙๑乁)♡

快要考试啦!摸两个学习的骨给自己打打气(虽然不知道error到底是不是在看书。)(。•ﻌ•。)

有些骨啊,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其实……乁(๑˙ϖ˙๑乁)♡




快要考试啦!摸两个学习的骨给自己打打气(虽然不知道error到底是不是在看书。)(。•ﻌ•。)

主壹飛人‖一口锡矿【快来玩偶店Ask啊啊啊啊】
美男高校?三个邪骨的拟人,Mu...

美男高校?
三个邪骨的拟人,
Murder和Horror还没画完……
Killer:很可靠(?)的学长
Nightmare:刀剑社危险美男子
Error(等等不知道怎么介绍)
总之,就这样了!

美男高校?
三个邪骨的拟人,
Murder和Horror还没画完……
Killer:很可靠(?)的学长
Nightmare:刀剑社危险美男子
Error(等等不知道怎么介绍)
总之,就这样了!

SIR
儿童绘本 “别害怕闪电,这件披...

儿童绘本

“别害怕闪电,这件披风会保护你远离所有危险。”


儿童绘本

“别害怕闪电,这件披风会保护你远离所有危险。”



浪浪啦啦啦

我爱这个小骷髅可是我画不好他
(更新?X日常水√)

我爱这个小骷髅可是我画不好他
(更新?X日常水√)

Snow励志上石油

裂缝

*ooc爆炸了,慎入(有一丢丢看不出来的dnm向)


*如果没问题的话...Go?


光。


从那层层斑驳绿叶透露而出的,星星碎碎的散落在地上的光斑,随着树叶的舞蹈改变着它们的模样。


从何而来?


Nightmare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首先把太阳排除了。


他说——


[那个垃圾太阳会把我晒伤——哦tmd我会感到很热!]


其次,是排除自己的兄弟。


[就他那鬼样子,哦他为什么还不上天去当个天使?]


于是他思考了很久都得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一个问题,无法得到答案怎么办?


最好的方法不是花费时间跑来跑去的询问别人,仅仅需要放松思...

*ooc爆炸了,慎入(有一丢丢看不出来的dnm向)


*如果没问题的话...Go?






光。


从那层层斑驳绿叶透露而出的,星星碎碎的散落在地上的光斑,随着树叶的舞蹈改变着它们的模样。


从何而来?


Nightmare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首先把太阳排除了。


他说——


[那个垃圾太阳会把我晒伤——哦tmd我会感到很热!]


其次,是排除自己的兄弟。


[就他那鬼样子,哦他为什么还不上天去当个天使?]


于是他思考了很久都得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一个问题,无法得到答案怎么办?


最好的方法不是花费时间跑来跑去的询问别人,仅仅需要放松思维,然后——换一个问题。


Nightmare真的很佩服自己能想出这绝佳的主意。


他现在的新问题是:为何他们能感受到光。


他突然听到了水滴声。


微弱的旋律逐渐变强,同时伴随着雨点的滴落。


下雨了。


如同米粒般大小的雨滴零散的散落在土地上,顺着高处的屋檐滑落,最后又毫无声息的就那样消失了。


Nightmare在这段阴沉的天气里,却是异样的安静。他只是呆呆的坐在一把有些发旧的椅子上,呆滞的望着窗外。


...


直到一缕暖洋洋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玻璃洒在他身上的那刻。


Nightmare似乎才重新从他的回想中走出,迎着光芒,思考问题。


思绪不停的转啊转,最后绕了一个大圈。


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那段时日。


他依稀记得,有好几次,当他遍体鳞伤的时候,阳光就如同现在一般懒散的照在自己的身上,披洒在那些远去的孩子们的身上。


他感到温暖,却又止不住的寒冷。


...


往日的回忆似乎与此刻重逢。守护者摊开自己的手——却又隐约的看到那些丑陋的伤痕依旧存于上方。


在朦胧中,紫色的暗沉眼眸显出一片澄澈。


里面倒映着的,是从他的手心里飞腾而出的白鸽。


...


守护者不说话,仅仅是透过自己那些骨头的缝隙,望着中间那所显映出来的地方。


突然的,他只是笑笑,身体一仰,睡着了。


......


[万物都有裂缝,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这是Dream所相信的,也是Nightmare所领悟的。


黑雪咸鱼战术翻滚

黑雪的沙雕欢乐多又多
是童话故事白雪公主的魔改
图好像因为太长有点糊(不过只要你不是1000度近视应该也看的清)
很雷,很ooc,非常的那种
除了搞笑一无是处
不喜欢的千万别点开
雷到了不关我事
是是故事简述,所以没有非常好的长句
有点像之前的eie片段式故事
有邪骨团出场
欢迎友好提出适当意见
如果真的没什么人喜欢就删

黑雪的沙雕欢乐多又多
是童话故事白雪公主的魔改
图好像因为太长有点糊(不过只要你不是1000度近视应该也看的清)
很雷,很ooc,非常的那种
除了搞笑一无是处
不喜欢的千万别点开
雷到了不关我事
是是故事简述,所以没有非常好的长句
有点像之前的eie片段式故事
有邪骨团出场
欢迎友好提出适当意见
如果真的没什么人喜欢就删

Snow励志上石油

流星

*我水爆炸了


*ooc超级重,慎入


*如果没问题的话...Go?


今天的夜晚很黑。


[哦,看看这tmd该死的天。]Nightmare偶然从窗间瞥见外面的一片漆黑,带着许些无奈的叹息摇头。


他的脸上带着尚未散去的不屑与疲惫,身体仅是慵懒的靠在他那张有些破旧的老式沙发——事实上,它们只是有些硬。


[你还真是事多。]error坐在离他远一些的地方,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


至cross——哦,不知道是去哪里了。


...


房间里就这样沉默着,死寂着,不知度过了多久。


[嘿伙计们——]


被一声突兀的吼叫打破这番沉寂,Nightmare和error...

*我水爆炸了


*ooc超级重,慎入


*如果没问题的话...Go?


今天的夜晚很黑。


[哦,看看这tmd该死的天。]Nightmare偶然从窗间瞥见外面的一片漆黑,带着许些无奈的叹息摇头。


他的脸上带着尚未散去的不屑与疲惫,身体仅是慵懒的靠在他那张有些破旧的老式沙发——事实上,它们只是有些硬。


[你还真是事多。]error坐在离他远一些的地方,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


至cross——哦,不知道是去哪里了。


...


房间里就这样沉默着,死寂着,不知度过了多久。


[嘿伙计们——]


被一声突兀的吼叫打破这番沉寂,Nightmare和error都下意识的往发声源望去。


cross激动的指向窗外。


[下流星雨了——各位!]


[哈——?!]似是因为不可思议而睁大双眼,Nightmare的表情显得奇怪,[你他妈这么激动就是为了....]


当他看到窗外闪耀着的白色星点时,不由得愣住了,甚至忘记了他上一秒是如何数落他的好队友cross的。


他从未望见过如此庞大的流星群。


...


[...]


是...流星雨啊。


金色的半神轻抿咖啡,看着的却是那片星光所照映的方向。


将盛满温热咖啡的杯子轻置于木桌之上,金色的眸子倒影着若隐若现的白色星光,闪着微弱而不可闻的星芒。


紫色眼眸的尘埃被一群星点带走,留下不多见得的澄澈。


这一刻,他们得以在闪耀着的夜空中望见。


...


[大概是错觉吧。]


破落户

p8-9是murder宝贝,有一说一,他真的好惨一骨

btw我能对nightmare射到熄火!!!!

有没有nm右位,多来点,求,求求老师们了,向妈妈织的秋裤发誓这么难吃的腿肉难道有谁能够忍受吗??

p8-9是murder宝贝,有一说一,他真的好惨一骨

btw我能对nightmare射到熄火!!!!

有没有nm右位,多来点,求,求求老师们了,向妈妈织的秋裤发誓这么难吃的腿肉难道有谁能够忍受吗??

帽子搬运所

作者: 猫猫(ネコヌコ)

作者个人首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2811760

最后1p是nightmare性转注意

有能力翻墙的人可以去p站为作者太太点赞

 授权请见集合首页,禁止再次转载

 禁止一切打印贩卖周边行为。


作者: 猫猫(ネコヌコ)

作者个人首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22811760

最后1p是nightmare性转注意

有能力翻墙的人可以去p站为作者太太点赞

 授权请见集合首页,禁止再次转载

 禁止一切打印贩卖周边行为。


Thgino墨蓝

最近的一些摸鱼
有几张有点模糊,是因为电脑出问题了保存不了,用QQ截图功能截下来的:)

最近的一些摸鱼
有几张有点模糊,是因为电脑出问题了保存不了,用QQ截图功能截下来的:)

桃

最后一个是我的美术作业!我的天。

最后一个是我的美术作业!我的天。

星梦狐

成功短时间内完结,后续…看心情吧XXX

成功短时间内完结,后续…看心情吧X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