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ightmare!sans

29742浏览    237参与
毕嘎若

@Idiot shrimp  用了內建的怪東西

是色微!! 去吧 大師球

@Idiot shrimp  用了內建的怪東西

是色微!! 去吧 大師球

此时的真刀正在等待温迪的下一次复刻

【nmk】好 van 的(?)

ooc警告

文笔拉 的 一 批

短 小

killer和nightmare原本是*友关系,然后就在一起了(

欸嘿

能接受的话就gogo吧(


“啊啊啊”killer倒挂在基地中的沙发上,独自一骨无病呻吟“好无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error桑每天都窝在反虚空领域里,horror酱回自己的au去了,murder也去做任务了,”

坐在他一旁的nightmare很是不满,这家伙觉得无聊不去迫害au,倒是在这里闲得一批,迫害自己的耳朵,扰自己的清净

nightmare合上书,瞟向killer“要是觉得闲就滚去做任务去”


“诶?可是boss,...

ooc警告

文笔拉 的 一 批

短 小

killer和nightmare原本是*友关系,然后就在一起了(

欸嘿

能接受的话就gogo吧(



“啊啊啊”killer倒挂在基地中的沙发上,独自一骨无病呻吟“好无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error桑每天都窝在反虚空领域里,horror酱回自己的au去了,murder也去做任务了,”

坐在他一旁的nightmare很是不满,这家伙觉得无聊不去迫害au,倒是在这里闲得一批,迫害自己的耳朵,扰自己的清净

nightmare合上书,瞟向killer“要是觉得闲就滚去做任务去”


“诶?可是boss,做任务很麻烦欸”


“huh?”nightmare皱了皱自己的眉骨“那你想干什么?”


killer故作神秘地笑了笑,随后将手伸进衣兜里“bossy啊~你看着基地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


一个小小的,粉粉的且还做了处理使得内部装着的一个小圆环凸起的包装袋出现在killer的手上

killer勾起嘴角,脸上似乎还有一些荧光“来玩好 van 的?”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骨”


“来不来,不来我找别人去”


“走,去我办公室里”


nightmare身后的一只触 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一只缠住了killer,将他甩在了办公桌上

“啊啊~bossy~”killer对nightmare把自己甩到桌上的行为没有一点的愤怒,相反,语气中还有一丝的戏虐,丝毫没有搞清楚现在到底谁是猎物“就算是已经迫不及待了也用不到这样吧~”


“闭上你的嘴,等会让你嚷嚷个够”


【中间的过不了诶。。。保留一些对话可以吗。。。试试】

【五次编辑,对不起,我没有成功地把对话从审核手中救下来呜呜呜】

【九次编辑,c,真就小短车也不行了呗】

【十一次编辑,我不服!再试一次!】

【不知道第几次编辑,一句一句删吧,直到过审为止】

【**,都删没了gan】





                (哦gan,我在写什么)      


在做完之后的几天两骨就确定了关系,* 友就升级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可喜可贺

(我烂尾了)

审核爸爸球球了呜呜呜

昱猫
雪崩时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雪崩时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雪崩时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此时的真刀正在等待温迪的下一次复刻

【knm】我不知道能取啥题目

ooc肯定有

lj文笔

咱除了这俩不知道还能写啥别的(

现代pa?可能,反正就是莫得武力,但nm依旧大爱消极情绪,nm莫得触手,kk莫的灵魂(?),kk随身携带两个项链,一个圆的,一个心形的,有精神分裂,一个无感情,另一个有感情,无感情的那位会带上圆形项链,有感情的那位则是带上另一条

killer我爱你!!!!!!

nightmare我也爱你!




很平常的一天,但因为一个消息立马变得不再平常。

具体是怎么回事呢?反正就是不知道从团内谁的口中传出的消息,似乎是绯闻一类的。nightmare本来不屑去管,就打算坐在一旁吸收被害者的负面情绪,可他坐了很久后也没获得想要...

ooc肯定有

lj文笔

咱除了这俩不知道还能写啥别的(

现代pa?可能,反正就是莫得武力,但nm依旧大爱消极情绪,nm莫得触手,kk莫的灵魂(?),kk随身携带两个项链,一个圆的,一个心形的,有精神分裂,一个无感情,另一个有感情,无感情的那位会带上圆形项链,有感情的那位则是带上另一条

killer我爱你!!!!!!

nightmare我也爱你!






很平常的一天,但因为一个消息立马变得不再平常。

具体是怎么回事呢?反正就是不知道从团内谁的口中传出的消息,似乎是绯闻一类的。nightmare本来不屑去管,就打算坐在一旁吸收被害者的负面情绪,可他坐了很久后也没获得想要的负面情绪。倒是killer那个家伙最近有些不对劲,对自己的态度不同以往。nightmare烦躁地啧了一声,起身去听听那所谓的绯闻到底是怎样。



他缓缓接近正在议论的路人的身后,安静地站立不动,听着身前这两人的你一言我一语


起初,一切正常,不过越到后面越不对劲。



“诶诶诶,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啊?”


“就是那个什么,邪骨团,你肯定听说过吧”


“嗯嗯,邪骨团怎么了吗?”


“最近有人说邪骨团的老大和团内一个叫killer的团员搞 上了”


“?woc,真的假的,听起来好刺激”


听到这些,nightmare不由得脸一黑,怪不得killer最近表现那么异常,原以为是那个惹骨烦的color又来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对自己产生了感情?真是可笑,明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的 怪 物



nightmare思考着

【如果。。。让那个家伙的希望落空一场。。。heh】

“一定会很有趣吧”

说着,离开了




nightmare在外逛了一圈,等到夜晚,才回到邪骨团基地。

基地内灯火通明,murder,horror等人都在,却没看到killer的身影,这倒是令nightmare有些困惑


“killer人呢?”


“回boss,他去grillbys了”


“知道了,真是伤脑筋”


“喂,你们看boss。。。”


“该不会真的喜欢killer前辈吧?”


“啧,别打断我说话”


“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需要管好自己。。。和自己的食物”


“pap,你说得对,horror真是无趣,但那些绯闻更加无趣”


。。。






nightmare到达了grillbys,路灯温暖的灯光渲染着周围的环境,暖色调的光令周围环境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令人安心。

nightmare踏入grillbys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killer醉倒在吧台那里,身旁还有一些空酒瓶。某位不醒人事的k并没有注意到nightmare的到来,他只是继续与grillby吐槽自己的木头长官


“歪歪歪,grillby,你知道吗。。。”killer高举着酒杯,和正在擦杯子的那位高大的火老板抱怨着“就我那个木头上司。。。嗝。。。”


killer说着,打了一个嗝。脸上是因为酒精作用而沾染的满脸绯红,在火老板柔和的火光映照下,似乎挺可爱?

nightmare不由得心里一惊,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他站在原地,一遍又一遍地在心中重复着‘事实’。


“......."


"啊。。。对,他不管怎么样就是看不出我对他的心意!”


“.........”


“我已经试过好多次了,可就是没用。。。”


“。。。我想和他在一起”


“我真的好难受好难受”


“借着这杯酒,忘记他吧。。。”


不知道的,认为他是在自言自语,抱怨自己爱而不得的那个人,而且还会下意识认为某人是个混蛋。但我们亲爱的火老板就不一样了,他表示:我就静静看着你装,你看看你胸前的那个靶子项链都没被换掉,还有后面那只章鱼,他骂你半天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吗,赶快把酒钱付了再把人带走,我快被他烦 死 了,我看你呆在那里好像还挺享受,不管管这个浑身负 能的醉得不省人事的家伙???我*****







反正,最后nightmare就把k某带回了基地,然后k某就借着酒劲赖在了nightmare的房间里

(很潦草对吧,不潦草不是我欸嘿嘿嘿)




“killer,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此刻,nightmare一脸不满地看着赖在自己床上不走的killer


“不干嘛,boss~”killer坐起,扯住nightmare的衣角“呐,boss~我喜欢你~”


“。。。但我不喜欢你”


“。。。”killer微微一愣,随后笑了笑,将自己不知何时换的心形项链再次换成圆形“为什么呢?”


“仅仅想让你知道,梦魇没有爱”nightmare现在到很是满意killer身上散发出的消极情绪,于是乎继续口嗨“而你,也同样是个没有感情的杀 手,我们是一类人,都是得不到真正的爱的那类人”


"。。。“killer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开口“闭嘴,nightmare,不要再说了”


此时的nightmare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嘴依旧叭叭叭个没完

(c,我是怎么写出这段描写的)


killer拉住nightmare的手臂,将他拉到床上,自己压在了他的上面

“我说过了吧,闭嘴,nightmare!”


killer朝着自己身下的nightmare怒吼着,但身下人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依旧在说


“不会吧,你真的认为我会说出‘我爱你’那样令人作呕的话?”nightmare挑眉,对自己被压在身下这件事没有恼怒,而是说得更起劲了“你太天真了,killer,你简直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蠢货”


“heh。。。hehahahaha”killer疯狂地笑着,笑到眼角都被挤出了一滴泪水,他缓缓擦去眼角的泪,死死按住nightmare“那我就 //操 //到你说出你认为恶心的话语出来!”


“什。。。”


此时此刻,nightmare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已经晚了。








第二天,nightmare醒来,起身,然后被不知从哪来的酸痛所刺激,又倒在了床上。他很是不解,但看到身旁的killer后他突然就清醒了。他回忆着昨晚的事。


那将会是nightmare一辈子都不愿提起的“nightmare”


于是乎,nightmare就被迫心甘情愿地与killer交 往了




【end】



草率啊哈哈哈哈

c,好几次都没过审,干脆直接把原来的car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