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ijisanji en

83043浏览    7463参与
問題不是能不能D問題是沒錢

記錄‘2

——————

「Woah baby yeah you know It’s showtime」

「welcome to our world」

——————

——你從他的眼神中有看到什麼嗎?

——沒有

——你想去尋找嗎?

——可以嗎?

……

亂寫的www

——————

記錄‘2

——————

「Woah baby yeah you know It’s showtime」

「welcome to our world」

——————

——你從他的眼神中有看到什麼嗎?

——沒有

——你想去尋找嗎?

——可以嗎?

……

亂寫的www

——————

晨老师您又不穿裤子吗

是谁大半夜不睡觉画画啊。是我啊那没事了。

是谁大半夜不睡觉画画啊。是我啊那没事了。

雪娫萧
占tag致歉 打算在線上拍的...

占tag致歉 打算在線上拍的 大概七八月份這樣 缺人!是hp pa 大概服裝就是襯衫➕假毛➕學院領帶➕魔法袍 還有沒有人來!

占tag致歉 打算在線上拍的 大概七八月份這樣 缺人!是hp pa 大概服裝就是襯衫➕假毛➕學院領帶➕魔法袍 還有沒有人來!

二辞

「Shu」徐阳明碰瓷记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今天约好了和闺蜜一起出去玩,走到商场时意外发现了彩虹市的领养会。


“好可爱!你看那只小狗!”闺蜜拽了拽我的袖子,看到我楞楞的样子后干脆撇下我跑过去。


她指着笼子里的小奶狗对我说,“呐xx,这只小狗好可爱哦~”


“想要领养的话,可以抱出来给看一下哦。”负责人小姐姐这么说道。


“真的吗?!”


闺蜜兴奋又惊恐地结果小狗抱在怀里,尽管她的手法不太对,但佛系的小狗依然没有过度挣扎。


“好乖好乖——”我摸了摸小狗的头,他悠悠然然打了个哈欠。


闺蜜手忙脚乱地想要摸一摸小狗黑亮的皮毛,却因为抱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而无从......

*ooc预警

*私设预警



-



今天约好了和闺蜜一起出去玩,走到商场时意外发现了彩虹市的领养会。


“好可爱!你看那只小狗!”闺蜜拽了拽我的袖子,看到我楞楞的样子后干脆撇下我跑过去。


她指着笼子里的小奶狗对我说,“呐xx,这只小狗好可爱哦~”


“想要领养的话,可以抱出来给看一下哦。”负责人小姐姐这么说道。


“真的吗?!”


闺蜜兴奋又惊恐地结果小狗抱在怀里,尽管她的手法不太对,但佛系的小狗依然没有过度挣扎。


“好乖好乖——”我摸了摸小狗的头,他悠悠然然打了个哈欠。


闺蜜手忙脚乱地想要摸一摸小狗黑亮的皮毛,却因为抱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而无从下手。


“我来抱着吧,你摸摸就好了!”我伸手抱起小狗,放到怀里。


和猫咪不一样诶。


猫咪的身体柔软,卡在腋窝抱起来也感觉软乎乎的,可是小狗不一样,那种骨骼的硬度是非常明显的。


小狗的肚皮光溜溜的,又因为参展期间都呆在笼子里,尽管努力克制,我还是受不了狗尿的腥骚味,把小狗还给了闺蜜,逃离了狗狗区。


没错,比起狗狗,我更喜欢猫猫。




-




展上有一窝小黑猫。


小黑猫们迷迷糊糊地,有两只贴在一起睡觉,剩下那一只自己缩在笼子的一角。


“想要领养吗?”


“嗯……不了,就是想看看啦。”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虽然自己住想要找个伴,但是这么小的小猫看起来很难照顾的样子……


“这样啊。”小姐姐有点失落。


我蹲下身看着那只在笼子角的小猫,手痒戳了戳他的屁股。


“小闺蜜,怎么不和小伙伴一起睡呀?”


“他呀,性格有点奇怪呢。”


“诶?”


“虽然是在一窝发现的,但这只小猫眼睛颜色不一样哦,是紫色的。”


“紫色?猫咪没有这样的瞳色吧?”


“就是说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和其他的小猫就不太亲近。虽然很乖,但很少和其他猫一起玩呢。”


“那眼睛是怎么回事呢?天生的嘛?”


“救助人说他还没睁眼的时候眼睛发炎过,但医生也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这个。”


“诶——”


“喜欢嘛?喜欢就把他抱出来给你看看。”


“啊啊,麻烦了。”


我接过小猫,抱在怀里。突如其来的颠簸让小黑猫睁开了眼睛,确实是非常明显的紫色。


“小猫感觉很健康啊,为什么一直没人领养呢?”


“这个嘛……”小姐姐有点尴尬,“因为他老是自己偷跑啊,一到要被领养的时候就跑掉……”


“这样啊。”我点点头,“为什么呢宝宝?被领养多好呀,有好吃的好玩的,一辈子衣食不愁啦。”


小黑猫好像听懂了我的话,支起身在我胳膊上踩奶,嗓子里呼噜呼噜的,是不是还奶奶的喵两声。


“好奇怪……”小姐姐看着他一脸惊讶,“他喝奶都没有踩奶过,去到软软的猫窝也是。我们只有在他睡醒的时候才听到他打呼噜。”


“是吗?”我是被神奇猫猫宠幸了嘛?


小黑猫仿佛认同似的舔起了我的手心。不过鼻尖接触前的吃顿还是让我看到了哦,其实很在意那个狗狗的味道吧。


“他很喜欢你呢,要不要尝试带他回家呢?无偿领养,”


“但是……”


啊,直接咬住我的手指了啊,不过咬得很轻。


“好吧……希望他不要突然跑掉了。”





-





“Shu,我的手机充电线呢?快帮我找找呀。”


“喵。”小黑猫叼着我的充电线走过来。





Shu,我是这样称呼我的他的。


在看到他的当天,因为Shu死活不肯让我离开,为此他甚至用他的小爪子扒在笼子顶上,工作人员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Shu运动,给我笑得不轻,只好直接把他带回了家。


可怜的闺蜜成了工具人,帮我把买的猫猫用品搬进家里。


因为之前有帮朋友照顾过小猫,所以并没有手忙脚乱。不过Shu对于新环境的适应能力比我想的好的多,准备的隔离措施都没怎么用上。


“怎么会有小猫咪第一天到新家就粘着人到处走呀。”我有点无奈,一只手把Shu搂在怀里,一只手倒水给自己泡面。


怕小猫掉下去,我抱着他紧紧地贴着身体,结果他一直翻腾,不让放下不让抱紧,我差点因为他把热水浇到脚背上。


“呜……”


听到我的惊呼后他不动了,一头扎进胳膊肘和身体的缝隙里,当一只鸵鸟猫猫。





要命……Shu这么想着。


好软……





-





Shu Yamino,一个拥有智慧的小猫咪。


当今世界,人类横行霸道,留给精怪们自由生活的地方少之又少,大多数都迫于无奈向人类寻求庇护——成为人类的宠物。


哦,不过猫猫可不一样。


有的猫猫向往安稳,平静的日子有助于修身养性,他们会寻找合适的人类为自己供奉食物。有的猫猫志向远大,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宁可浪迹天涯也不愿寄人篱下。


Shu Yamino属于后者,但是跟着妈妈出去耍的路上遇到了一些意外。


“一只小猫换一个猫条这是市场价!不可能再多啦!”


“喵!喵喵喵喵!”淦哦老兄!我家崽长那好看那聪明还是个妖精,你多给点怎么啦!


“不可能不可能,一只就一个!”


“嗷!”一个就一个!


于是,Shu Yamino就被靠谱的母亲大人,丢给了这个奇怪的人类。


当他被捏着后颈皮,用控诉的眼神看向妈妈时,收到了妈妈这样的回应:


娃,妈给你找了个免费饭票,别感谢妈,妈不孤独,只要你吃的好住的好,妈就开心了,安心去吧我的宝!


Shu:你把嘴里的猫条吐出来讲话。


几经辗转,他来到了现在的家。


这个人类身上有一种非常吸引他的气息,那种对自己有着强烈吸引力的信息素甚至让他一贯清醒的头脑迷糊了一会儿——迷糊完了就跟着人家回家了。


嘛,来都来了……










------

好久不见,放假之后我沉迷动森,最近开始学日语了,也打起精神来干点正事了


这么久不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突然多出来好多脑洞,想出来一个写一个,结果都没写完,写了的还不想继续写了🙃


缓慢更新.ing




柚子子子

【shuca】从此陌路

*无敌ooc预警‼️尤其是鞋❗️主包们很幸福,ooc归我

*时代较早,人们的思想并没有那么开放

*BE   一发完2.5k+


luca站在窗前,盯着窗花,哈了一口气。


今年的冬天真冷。luca转身走向壁炉,挨得有些近,一股股热浪扑向他的面颊,金发在火光的照耀下,有些发红。


luca又后退了几步,寻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站定,紫色的瞳孔映着火光,入神的想着什么。


“luca,别像头傻狗一样呆在那。”mama Kaneshiro从厨房里出来,开玩笑道。


“奥,好的妈妈,我只是在想些事情。”luca收回思绪,扬起灿......

*无敌ooc预警‼️尤其是鞋❗️主包们很幸福,ooc归我

*时代较早,人们的思想并没有那么开放

*BE   一发完2.5k+






luca站在窗前,盯着窗花,哈了一口气。


今年的冬天真冷。luca转身走向壁炉,挨得有些近,一股股热浪扑向他的面颊,金发在火光的照耀下,有些发红。


luca又后退了几步,寻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站定,紫色的瞳孔映着火光,入神的想着什么。


“luca,别像头傻狗一样呆在那。”mama Kaneshiro从厨房里出来,开玩笑道。


“奥,好的妈妈,我只是在想些事情。”luca收回思绪,扬起灿笑,接过妈妈手中的麦芽酒。


“你在想雪停了之后怎么堆雪人吗?”mama Kaneshiro轻笑道。


“pog,妈妈你的主意不错。”luca开启酒塞,将酒液缓缓倒入酒杯中。


luca将沙发搬的远了一点,远离了火炉的烘烤,没有再说话。


mama Kaneshiro品尝着麦芽酒,抬头看着luca:“亲爱的,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luca并没有掩饰,坦白道:“是的,妈妈。”


mama Kaneshiro不再言语,安静的等待luca倾诉。


luca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哑然道:“我今天出门的时候,遇到了shu。”


“我记得你们之前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mama Kaneshiro还记得这个名字,即使已经有三年没有听到luca再提起过。


luca沉默了一会,才接着说:“其实…我们之前是恋人。”mama Kaneshiro也在一瞬沉默,但她很快调整好自己:“哦~你之前并没有说过。”


“我怕你并不同意。”luca语调平平,没有往日的活泼。


“你这样真的会使我伤心的,你应该明白,你的妈妈十分的宽容,她会包容你的一切。”mama Kaneshiro试图调节气氛,虽是责怪的话,语气却十分的欢快。


“我很抱歉,妈妈。”luca盯着手中酒杯盛着的酒液,仰头干了一杯。


“我们分开,是shu提的。”




那时,他们已经相恋五年,世俗不容于他们,其实那时候,他们年轻气盛,把事情想的很简单。


被人发现了又怎么样,毕竟自己不靠那些碎嘴的人来生活。


所以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打算遮掩,他们和其他情侣一样,在荒原散步,在暖暖的晨曦中接吻。他们并不觉得可耻,他们仅仅在遵从自己的内心,仅此而已。


却敌不过流言蜚语。


他们不加掩饰的亲昵招来许多议论,此时他们并没有认识到“语言”的力量,直到shu的老板首先将他开除。


老板一脸为难道:“我们并不能容忍一个同〖〗性〖〗恋呆在公司已经有客户不满了。”那张肥胖的脸中为难是真的,恶心和厌恶也是真的。


shu被他眼中的厌恶刺了一下,他不甘心道:“同〖〗性〖〗恋并没有什么错。”


老板惊讶道:“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能干什么,又不能生孩子。捅对方的屁〖〗眼,你不觉得恶心吗?”


shu的心仿佛狠狠地被人推了一下,让他喘不过气,对方粗俗的话语,使他感觉到愤怒,又极其悲哀:“你这种人才真的恶心。”


“商人一般都挺恶心的,不然我的公司也做不到这么大。”老板并不生气shu的话,坦然的点点头。


shu似乎被他的无耻震惊了,他留下一句话,就转身走了:“我是不会向你这种人屈服的。”


老板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在他看来,仅凭心中的理想,去和残酷的现实对线,无异于向上帝宣战,与整个世界为敌。先不说成功与否,单是坚持几年都很困难。


老板点燃了一支雪茄,死白的烟雾从他口里吐出,他相信这段感情中,一定会有一个人先放弃。少年的锋芒太利,不知道收敛,总会有人教他们做事。




回到与luca的家里,温暖的空气混着饭香,使shu的心情好了不少。


“shu!”luca听见开门声,在厨房里喊道,“快,帮我把菜端过去!”


luca端着最后一盘菜上来,他呼呼的吹着有些烫的指尖,额前的几缕长发也被他吹去,复又落下。shu好笑的看着他,心中的郁结消失,转而被幸福填满。


“我今天的花店来了一位老太太,你知道吗?她的头发都到她脚后跟那里了!头发全白了,看上去很pog!她说她要去染发,染成玫瑰色!”luca和shu分享今天的趣事。


“她是个很有个性的老太太。”shu评价道。


“是的,我老了以后也要这么干!”luca眼睛发亮,似乎已经想到自己老了以后,拄着拐杖,去理发店染头发,店员惊愕的眼神了。


“可是你的金发更好看。”shu真心道。


“我也觉得很好看。”luca很喜欢自己的头发,有些骄傲道。


shu切下一块牛排,拌了口意面吃了下去。他并不打算和luca说他失业了,这种糟心事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




“你们的过去很甜蜜。”mama Kaneshiro吐出一句。


luca的紫色眼睛映着火光,又将懒人沙发挨着火炉更近一些,想要驱散心中的寒意,感受令人难耐的炙热,luca这才心安。他握着空酒杯,半天才开口:“都过去了,妈妈。”




或许是因为上任老板的原因,shu一连几天都被别的公司拒绝了,又或许是因为别的。shu看着冬日的太阳,只觉得太阳也冷得刺骨,他叹出一口气,继续寻找着工作。


“额,Mr.Yamino,我听到一些消息,可能会影响您的录用结果,所以我需要询问您一个问题。”面试官盯着坐在对面的shu,诚然,shu是一个极优秀的金融理科生,但如果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那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您请说。”shu大致心里有了底。


“我们听说您是一位同〖〗性〖〗恋?”


“……是的。”shu犹豫了,还是回答了。


“那很抱歉,我们……”面试官微笑着拒绝,却被主面试官打断。


“我认为,如果Mr.Yamino给公司带来的是利大于弊,那我们大可不必在意那些外界言论。”mysta偏头看向面试官,“不是吗?”


面试官皱着眉:“我们并不能确保,有一位同〖〗性〖〗恋进入公司后,他是否会对公司的男性员工造成影响。”


“女人都不会,还怕一个男人?”mysta轻笑,“荒唐。”


面试官被怼的哑口无言。


“留下吧。”mysta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shu追了上去:“谢谢你。”


“不用谢,你的才能值得让我这么做。”mysta淡淡的说。




“mysta是个好人。”


luca听到妈妈这句话,添了一杯酒,又是一口喝完,辛辣的刺激感直冲大脑,“确实是。”




许是因为mysta,shu在这个公司的地位不会再因为流言蜚语而动摇了。可是那些刀子一样的议论还是会扎在他的后背,鲜血淋漓。


“mysta也是个gay吧,是不是瞧上shu了…”

“真恶心…”


在这样的压力下,shu对这段感情,开始抗拒。


他开始逐渐拒绝luca在外面的亲昵,逐渐对luca冷淡。


这天是luca的生日。


“shu!”luca扬起微笑,绕着刚进门的shu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shu每午都会拿的鲜花。


“shu?”luca站定,看着沉默的男人,心里隐约地勾画出模糊的恐惧。


“我们分手吧。”shu不敢看luca的眼睛。


luca眨了眨眼,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好。”


意料之外的爽快,shu抬头看着luca,后者只是眼眶微红,没有想象中的失态。


“对不起。”shu吐出这一句话。


luca摇摇头,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小虎牙都露出来了,“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你知不知道,一直有人骂我们恶心。”shu看起来并不需要luca回答这个问题,“我一开始没打算理会那些话,我们还是低估了语言的伤害,也高估了我们自己。我受不了他们的眼神,孤立,辱骂。”


“我想过正常的生活。”


luca绷着自己的情绪,显得很释然:“好,我知道了。”


“那我明天再来收拾东西。”shu举起手想要抱抱luca,luca却后退了一步,于是shu的臂膀在空中呆滞了几秒,又垂回身侧。


“再见,luca。”shu的身影看起来很狼狈。


这是他最后一次叫他的名字。


luca在shu转身的一刹那,眼泪就止不住了,他抬手咬住自己的拳头,咽下了喉间的哽咽。


shu说他高估了他们自己,实际上,是shu对不起这段感情。


shu所经历的,不能承受的流言蜚语,异样的目光,luca都承受了。他的花店被人找过麻烦,几乎几个月都没有收入。鲜花被送到店里时,还是盛开的,几天之后,枯萎了,娇艳不在了,只能落寞的躺在垃圾桶里。


luca觉得这都不算什么,如果没钱了,他可以去做兼职,可以先把花店租出去,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唯独与shu分开不行。


别人说什么,做什么,即使被那些话,那些行为伤到了,他都可以撑下去,因为shu爱他,这就够了。


可是现在shu放开手了,他放弃了这段感情,放弃了他们之间的五年,放弃了luca,去迎接美好的将来,他会结婚生子,会子孙满堂。




mama Kaneshiro走到luca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luca安静的感受着妈妈身上令人心安的味道和温暖。


“宝贝,我觉得我作为妈妈,很失职。”


luca松开妈妈,笑道:“如果我当时对你说这些事,那么我作为一个儿子,也很失职。”




在街上碰到shu,完全在luca的意料之外。但时间足矣淡忘一切,即使他们以前爱的轰轰烈烈,即使有很多遗憾。


即使心中爱意未涌。


他们擦肩而过,将过去彻底封锁,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当时的潦草结局配不上他们汹涌的爱意,那么,时间将会为他们添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



end




希望所有人都能勇敢去爱:D

时衿不昧™

【Vox乙女/互动向】吸血鬼装什么人道主义?!(1)

放个传送门,是之前写的片段的完整版【luxiem乙女】国产大蒜能驱欧美吸血鬼吗 

本来想写一整篇,但是去年有过这么个想法所以现在实现一下

顺便问一下需不需要翻译或者注释

想尽可能少写一点“你”,也就是女主的感受,感觉仍然没有很强的代入感

第一篇有点水,先看看有多少人看,人不多就写一个整篇出来不搞互动了

互动式,同一账号重复评论选项不计入统计,投票截至7月12日,以最高票选项接剧情


…………………来打工的分界线……………


……好吵…

……外面是什么…


你在一片漆黑中勉强睁开眼,四周类似幕布一般厚重的东西隐隐约约透着光。

你的脑袋昏昏沉沉,...

放个传送门,是之前写的片段的完整版【luxiem乙女】国产大蒜能驱欧美吸血鬼吗 

本来想写一整篇,但是去年有过这么个想法所以现在实现一下

顺便问一下需不需要翻译或者注释

想尽可能少写一点“你”,也就是女主的感受,感觉仍然没有很强的代入感

第一篇有点水,先看看有多少人看,人不多就写一个整篇出来不搞互动了

互动式,同一账号重复评论选项不计入统计,投票截至7月12日,以最高票选项接剧情




…………………来打工的分界线……………




……好吵…

……外面是什么…


你在一片漆黑中勉强睁开眼,四周类似幕布一般厚重的东西隐隐约约透着光。

你的脑袋昏昏沉沉,一时间想不起发生了什么,想活动一下僵硬的四肢却发现十分吃力,还发出了铁具碰撞的沉重响声。你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被铁链束缚住了。


“下面是最后一件拍品……”

看起来是个拍卖会,从介绍中你发现自己就是拍品。


nmd不会是什么是什么人体器///?///官贩卖组织吧,老娘遗言都没得说。


sh*t.

你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你没打算去求救,或者说看这样子你也没机会求救,正考虑着怎样说服他们给你时间写遗书。这时,外面的声音更加嘈杂,有人在移动你,确切来说,是移动你所在的笼子。


幕布被掀开,突如其来的光线让你不舒服的眯起了眼,场上尽是些衣着怪异的家伙,看上去像是贵族,神态、举止、衣着雍容华贵,端着的高脚杯里盛着殷红的液体,举手投足间散发着高贵优雅却危险的气息。

直到灯光打到你身上,他们眼里不自觉地露出了兴奋和贪婪,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


衣冠禽兽。

你在心里唾弃了一句。


慌还是要慌的,毕竟你是个正常人。但也许是被灌了什么药,你浑身无力,再加上链子捆得紧,只能勉强让垂下的链端轻轻晃动,发出微小的碰撞声。


现场的喊价声此起彼伏,自己“身价”这么高,你一时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喊价声在一个男人举牌时暂停了。

黑色及肩的长发,白色的西装,披着黑红的羽织,没有过分华丽的衣着,却从内而外散发着一种上位者的威压。

他的眼瞳是金色的,你和他目光相交的一瞬间感到脊背发凉——那像是捕食者势在必得地欣赏着自己的猎物。


在他举牌后,没人再喊过价,你暗暗揣测着这个男人的身份。拍卖师敲锤:“恭喜Vox Akuma先生。”


笼子很快被再次罩上黑布,被推到后台,再后来…就又失去意识了。




……………………………




再次醒来,你已经被送出拍卖场,此时正身处一个装饰华丽的房间内,这里的布置很有中世纪英伦风贵族的特色。你活动了一下四肢,发现身上的束缚已被解下,周围似乎也没什么人看守你。那个叫Vox的男人似乎对你无法逃跑这件事很有把握,这种被牢牢掌控、仿佛一切行动都被预测到的感觉令你很不舒服。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内。

“Your grace,she has regained consciousness.”


“Em,take her there.”


“……Yes.”



随后你被带到了这里,Vox正捧着一本书,他挥了挥手示意侍者出去,房间里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人,你无措地站着,绞着手指,尽管此时他并没有给你施加威压,你却不敢开口说话。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几分钟,直到他把书合上,但仍然没有直视你。


“This book is interesting,and is written by an special novelist, Ike Eveland……Have you ever heard about him?”


他抛出了一个突兀的问题。他的声音很低沉,尽管没有很大的威压,却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Er……sorry…I haven't…Is he famous?”

你不知如何回答,结结巴巴地说到


“Oh…that's a pity.”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你。简短地表示了自己半真半假的惋惜后,随手把书放在旁边的小桌上,又开启了下一个话题。


“Em……I haven't told you my name,my little girl.I'm Vox Akuma,a vampire.You can call my mylord.……”


你很敏锐的捕捉到这个词:

vampire

吸血鬼。

他不是人类。


一时间你的认知被狠狠冲击。原本你是不相信这些神鬼的,直到这位吸血鬼贵族出现在你面前。


“Are you scared?But unfortunately…”

他拖长尾音,宣告着你的命运:

“You are my blood slaves,now,and throughout you life.”


你的心脏狂跳不停,抬头对上那双金色的眼睛,它堵着你说不出其他话:“Yes,milord.”


Vox把书重新拿起来:

“I have arranged a room for you,I won't enjoy your blood until you're ready.”

“Now the servant will take you to your room.Have a good time.”


他举手投足间有独属于贵族的优雅,你微微低头,回答了一句“Yes,milord”便退出房间。




…………………………………



房间很整洁,你轻轻坐到床上。在之前看过的吸血鬼题材小说里,“血奴”常常是毫无地位可言的移动血包,可是你所受到的待遇和这些根本不沾边,Vox的态度让你感到疑惑,你决定———



A.今晚就尝试逃跑,毕竟这里是吸血鬼的府邸

B.现在先睡一觉保存体力,伺机行动

C.和管家交流,弄清楚情况再做决定





再说一遍,同一账号重复评论选项不计入统计

真的,没人玩这个我就直接写一整篇正常同人文了

zzzzhangh

占tag致歉!

推一下绝美画廊邮票!图1是余量和柄图!均1.5r!图2是制品的具体信息!成配就差您一口!

占tag致歉!

推一下绝美画廊邮票!图1是余量和柄图!均1.5r!图2是制品的具体信息!成配就差您一口!

亦苍

戒烟

戒烟


我又来为我的冷门cp产粮了()


sonny brisko×uki violeta


❗️sonny左位预警❗️


皮薄易熟警官×温柔系“花店店长”


注意!这篇文的背景大概就是在几年之前,科技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注意!


os:渣渣亦苍我又来了


这篇violisko,不喜勿喷,速退哦


扩列加我:3341308730


————————

     挂了电话之后,身后制着uki双手的人轻声笑了:“店长,演技不错啊”...


戒烟


我又来为我的冷门cp产粮了()


sonny brisko×uki violeta


❗️sonny左位预警❗️


皮薄易熟警官×温柔系“花店店长”


注意!这篇文的背景大概就是在几年之前,科技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注意!


os:渣渣亦苍我又来了


这篇violisko,不喜勿喷,速退哦


扩列加我:3341308730


————————

     挂了电话之后,身后制着uki双手的人轻声笑了:“店长,演技不错啊”

     violeta中间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手腕处的血管被完全切断,血水汩汩不绝的染红了地毯,洇湿了uki的裤腿

    他的双手被反捆住,那个人一只手拽着绳子,另一只手恶意地触上了他的颈间,摸索着摁住那颗细小的黑痣

    “violeta,你现在的这副样子真可怜”  

     

     半个小时前

    “欢迎光临”

     uki从柜子后面探出头来,看见了一个奇怪的客人

     那人戴着帽子和口罩,遮地严丝密合的,一进门就背对着柜台开始挑花

     uki心里泛起狐疑,试探的问了一下“客人,您要什么花?”

     和外表装扮完全不同的是,那位客人慢条斯理地挑好了一朵紫罗兰,转身递到台前

     uki一抬眼,对上帽沿底下那双闪着金属光泽的银色眼睛的刹那,uki原本温煦的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谁让你来了”

    “别这么冷淡吧uki”客人笑着摘下帽子和口罩,把花往前一递“事情的真相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瞒着那个小警察,情趣不浅啊”

    “真喜欢上那个警察了?”

      uki把花拿回来,“和你有关?”

      一声轻笑,客人攥住花的前半部分猛地靠近uki“他有什么好的,凭着他年轻体力好还是活好?难道你不信我也能让你爽//到叫//出来?”

   “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啊,前辈”


   “fulgur ovid”

      uki睁开眼,嗓音冷沉下来:“我说过,我很早就不干了,别再用这种血腥干扰我现在的生活”

   “现在的生活?”

     fulgur嗤笑出声,似是觉得十分荒谬,“和你那个小警官?”

  “你早年代号灵媒,无父无母,被黑商卖进组织之后负责的是信息中转,身为组织里的一员却从没动手杀过任何人,恶贯整个组织,所有人要是想得到精准的信息就只能找你低声下气”

    说完这一串之后,fulgur附在他耳边,掐住他的下巴靠近自己,“你说,和你那个相好相比,谁更懂你?”


    与此同时

    sonny正琢磨着uki电话里的异样,摩挲手指间突然脑内灵光一现:

    uki……uki曾经用花比喻过他刚才提到的这三个人!其中恰好就有紫罗兰

    他用紫罗兰形容的那个人……是fulgur

   “不好!”他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边上小警员吓得一抖“队队队长,怎么了?”

    sonny没说话,只是用手机拨通了uki的号码

    “对方的手机已关机——”

    那一瞬间,sonny的心如坠冰窟,猝不及防地沉到了最底层


    “放开”

     uki就像没听到这些一样,把头往反方向偏了偏,fulgur见此手下更加用力,却是笑着对他说着“抗拒什么?前辈,你那么聪明,要不要猜猜看那个警察现在有没有发现你的异样?”

     维持着双脚膝盖着地的姿态很累,uki换了一下重心“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耳后的声音暗哑低沉,温柔的不像话:“乖一点,你现在是我的掌中物,如果你要跑,我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

  

     sonny几乎打爆了uki的电话,然而上百个电话信息石沉大海,然而他现在有任务,不能直接离开去找uki,否则他一定——

     “警长……”

     sonny神情阴翳,抬头的那一瞬间眼底血光一闪而过,他把空了的烟盒随意扔在桌上

    小警员同时又被吓得一抖

    虽然sonny平时傻呵呵的很好相处,但是,但是没有人忘了他是个单枪匹马捣进犯罪集团内部开枪杀数十个人的怪物啊!

    察觉到小警员的害怕,sonny垂眸掩藏起情绪“什么事”

  “咳咳,还是没有找到uki店长……但但是我们有了一个线索……fulgur在一个小时前进了violeta花店”

     sonny重新抽了支烟,突然眯了下眼,把烟扔了“……他说让我戒烟”

     “……”小警员暗中腹诽:队长你已经抽了有一包了才想到吗?!

    “他还在等我”

     小警员战战兢兢地听着

     这个“他”不用问,无疑就是失联的uki

     他们感情真好啊,小警员想着



北霖South

宇宙的有趣我才不在意 我在意的是你

宇宙的有趣我才不在意 我在意的是你

倪三十叁
shu宝 这是你丢的咒术师嘛

shu宝

这是你丢的咒术师嘛

shu宝

这是你丢的咒术师嘛

摆烂达人

表面潮男眼镜 实则算命先生()

表面潮男眼镜 实则算命先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