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ing

98776浏览    1118参与
也许可以
“不好,这样不好,在直播,这样...

“不好,这样不好,在直播,这样不可以”


“没事,不让他们看见就好了”


唔~嗯!


宝贝,521快乐

“不好,这样不好,在直播,这样不可以”


“没事,不让他们看见就好了”


唔~嗯!


宝贝,521快乐

酸水♡

喜欢高振宁选手。

希望他能更优秀。

但是我们不过是想说出喜欢他时能更骄傲。

而荣耀终归是他的。

所以你只管走吧。

去哪里都好。

我一直喜欢你。

高振宁选手。

喜欢高振宁选手。

希望他能更优秀。

但是我们不过是想说出喜欢他时能更骄傲。

而荣耀终归是他的。

所以你只管走吧。

去哪里都好。

我一直喜欢你。

高振宁选手。

9587
上半年糖点 视频记录(2020...

上半年糖点 视频记录(2020.1.1—2020.5.20)


^

之前互动记录整理的视频合集 

有近40分钟 别用流量戳

👉👉B站🔗


^

三周年快乐高振宁姜承録

上半年糖点 视频记录(2020.1.1—2020.5.20)



^

之前互动记录整理的视频合集 

有近40分钟 别用流量戳

👉👉B站🔗



^

三周年快乐高振宁姜承録

_冥昼°

【宁羞/12:00】骑士准则

ooc有

🈲🈲🈲

上一位@songlee 


      第一次遇到高振宁的时候,姜承録还是喜欢偷偷溜出皇宫去闹市里玩的小王子,因为身世的原因,姜承録刚会说话就被自己的父亲送到了皇室教室的身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枯燥无聊的礼仪学习,没有课程的时间里也只能在偌大的皇宫后花园消磨时光

      皇宫的东南角临着街市,姜承録总是喜欢坐在靠墙的长椅那里晃着腿听人们嘈杂的叫喊声,昨天听到了杂货铺的老板气急败坏的骂着不知道是哪个小毛孩在追跑打闹的时候...

ooc有

🈲🈲🈲

上一位@songlee 



      第一次遇到高振宁的时候,姜承録还是喜欢偷偷溜出皇宫去闹市里玩的小王子,因为身世的原因,姜承録刚会说话就被自己的父亲送到了皇室教室的身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枯燥无聊的礼仪学习,没有课程的时间里也只能在偌大的皇宫后花园消磨时光

      皇宫的东南角临着街市,姜承録总是喜欢坐在靠墙的长椅那里晃着腿听人们嘈杂的叫喊声,昨天听到了杂货铺的老板气急败坏的骂着不知道是哪个小毛孩在追跑打闹的时候把自己理货的梯子撞散了,今天听到了买面包的人和老板娘一通的理论只为了少花两个铜版。姜承録没见过杂货铺,也没见过面包店,但光是听着那些人不论闲聊、叫卖或是砍价他都很想去看看高耸的墙外倒底是一片什么样的景象,所以我们的小王子无时无刻的留意着溜出王宫的机会,终于在给礼仪教室吃了不太干净的面包导致老师拉肚子后,姜承録迅速留到小花圃的偏门钻了出去。 

      走在略微偏僻的巷子里,闻到了青草混着尘埃的味道,姜承録开始不自觉的深呼吸,这个气味的确让他觉得很舒服,顺着苔痕不浅的墙壁走出巷子,入眼就是一户小小的冰糖葫芦店,小王子没见过冰糖葫芦,但他看着淡黄的焦糖裹挟着艳红的果子就觉得他一定很好吃,摸摸口袋里还有一些铜版,跳上旁边的木箱探头小声的问“这个…多少钱?”,店铺的老板也是个极其热情的人看着姜承録这孩子一身布料上好的衣服就猜着是哪个贵族的小公子每换衣服就偷偷跑出来了,哈哈笑了两声指指另一旁的牌子,“五个铜版”姜承録摸摸口袋把刚好剩的铜版悉数交给老板之后蹦蹦跳跳的带着糖葫芦往旁边走,点老板皱了皱眉头想说点什么却被下一个到来的客人打断了,“那边都是一些性情顽劣而且仇富的孩子们,希望那个小朋友不要遇到他们”老板在心里想着

      小王子拿着冰糖葫芦穿行在车水马龙的街市里,看到了先前只闻其声的面包店,看到了那个梯子被撞坏的杂货铺,看到了灯牌闪亮的酒吧和闹市尽头唯一安静的图书馆,因为天生的路痴属性,闹市地形又很复杂,左拐右拐就拐到了死胡同里,姜承録不开心的撇撇嘴,刚想回头走出巷子,却发现巷口被一些比自己大一点的孩子给堵住了。

      “呦,公子哥~哪来的啊?”

      “身上带了多少钱?看看你能不能免去一顿打”

      “看着面生,第一次来?那真不走运啊,让我们给碰到了”

      “赶紧的吧,别跟他废话,抢完就走”

      ……

      看着内些人不面善的朝着自己走来,为首的孩子还推搡着姜承録的肩膀把姜承録逼到了巷子里面,“问你呢,身上有多少钱?别让我们动手”

      姜承録低下头小声的说“我没有钱…”,为首的孩子笑了“你没钱?骗谁呢?看你这一身价值不菲你告诉我你没钱?”,听到他这么说外加被堵在巷子里的恐惧小王子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我真的没有…都用来买这个东西了”,姜承録把手里的冰糖葫芦举给了面前的人,“骗谁呢你?出来玩身上才有五个铜版?你不想给也行,把你衣服给我们,我们也卖个好价钱”,姜承録听这话愣了,脱衣服?卖钱?

      没等姜承録想明白一群孩子就上前拽住他开始扯他的衣服,冰糖葫芦被扔到了一旁,姜承録努力的挣扎想让内群孩子们松手却无济于事

      突然为首的孩子被一只手掐着脖子拽开,旁边的人也被一脚踹开“咋又在欺负人呢?之前已经揍过你一顿你不长记性?”来者挡在姜承録的前面,之前的孩子躺在地上大口喘气,“高振宁怎么又是你?非要坏我好事?”,前面的人笑了“你管抢人衣服叫好事?你很棒啊?”,高振宁抬手就要在去揍他,为首的孩子被吓得叫着其他人爬起来就跑,连鞋掉了都不管,“跑的还挺快”高振宁看着转眼就不见的人露出来嫌弃的表情。

      “你没事吧?”高振宁把姜承録起来掸了掸他身上的灰,绕着他走了一圈看着没受伤拿出兜里的纸给姜承録擦眼泪“别哭啊,内些人就那样,喜欢欺负富贵人家的孩子。”给姜承録收拾好后高振宁揉了揉他的头,“行啦看你也是第一次来,我带你逛逛,走”

      高振宁走了两步发现袖子被拉住了回头一看,小孩眼巴巴的看着地上沾了灰的冰糖葫芦“想吃这个,但是…脏了”姜承録指着糖葫芦有看头可怜的看着高振宁“害,多大点事啊,我给你买”,看着姜承録笑了高振宁也觉得心情好,拉着姜承録往冰糖葫芦铺走,高振宁的手干燥温暖,握着姜承録的手给了他很大的安全感,包括之前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这种感觉流进了姜承録的心里,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小王子担忧的抬起头“宁,不会被他们找麻烦吗?”他没记住高振宁的全名,只听到了单字「宁」,“啊?不会不会,他们打不过我”高振宁没听过这样叫他的,不过他觉得小孩这么叫还挺好听。

      “老板,来一串冰糖葫芦”高振宁拉着姜承録走到铺子前把铜版搁在桌子上,老板把糖葫芦递给高振宁,又看到了旁边的姜承録明白了这小公子准是遇到了内群人了“小高骑士又救下了人啊哈哈哈”老板摸了摸高振宁的头笑道。高振宁笑着把糖葫芦给手边的姜承録和老板挥挥手拉着姜承録往西边走

      小王子回味着刚才店铺老板的言语抬头看向身边的人“宁,以后,想做骑士?”高振宁听着到姜承録的话扬了扬头“是啊,骑士多帅啊”,“那宁以后,可以做我的骑士吗?”姜承録拽住高振宁,高振宁愣了一下,笑着拉着姜承録继续走,走到了宫墙前,抬手敲了敲面前的砖“你是这里的人?”,姜承録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高振宁低头认认真真的看着姜承録“你会等我吗?”。小王子没听懂,等?怎么等?但是他听出了高振宁话语中同意的意味所以他又点了点头。高振宁笑的更开心了,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姜承録还想去什么地方,他带着姜承録去了杂货铺,去了面包坊,去了水果店……去了很多姜承録没见过的地方。

      黄昏之时,高振宁带着姜承録回到了他溜出来的巷子里,他问高振宁“我要是再出来,去哪里找你啊?”,高振宁挠了挠头“这个,不好说,因为我每天都可能在不同的地方,你可以去问冰糖葫芦店的老板。”姜承録不开心的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挥手和高振宁告别。开开心心回家的姜承録不知道自己的老爹为了找自己把礼仪教室给骂傻了。


      高振宁和姜承録再见面就是姜承録的成年礼了,国法规定每一个王子成年之时都会挑选自己的骑士团团长,姜承録一眼就看到了预选人员里英气逼人的高振宁,高振宁感受到了姜承録的目光,转头对着姜承録露出来自信的笑,在各项指标里高振宁都是那个最顶尖的,高振宁被授予徽章的时候小声的对面前的姜承録说“你等到了你最忠诚的骑士”

成为骑士后的高振宁和姜承録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但只要有机会高振宁就会带着姜承録去闹市里买冰糖葫芦吃,姜承録也乐意于被高振宁带到各种地方,他喜欢和他骑士在一起,无论在哪里,无论干什么。


      日子不是一直平稳的,战争还是爆发了,前线的战每每传到皇宫里姜承録都急着去看自己的骑士有没有出现意外,不过高振宁别没有让他的王子过多的担心,高振宁在前线捷报频传,功勋积攒的越来越多,正面的战争胜利了,姜承録期待着高振宁的凯旋,却没等到高振宁的凯旋。

      回程途中本成败军之势的邻国兵团回光返照似的开始反击,毫无准备的士兵冲散,敌军一度打到了城门前。

      两国交战后元气被伤的不小,求和的结果是交换继承人。

 

      “他们只有一个继承人,杀了就不会再有意外了”

      “我不想牺牲承録”

      “没办法,现在唯一有威胁的就是对面”

      “可是…咱们的继承人怎么办?”

     “让他哥哥来吧,义进会帮他的”

      ……

      姜承録本想找自己的父亲商确继承人交换的事情,凑巧在门口听到了父亲和大臣的对话,姜承録并没有推门进去和自己的父亲征吵,他去找了高振宁,“我…要死掉了”姜承録并没有多么伤心和崩溃,虽然面对知期限的死亡不管是谁都会难受,但他不想让高振宁因为他做出什么威胁到自己的事情。

      “这样的么,”高振宁伸手把姜承録揽过来抱在怀里“这是你的应该么?”

      “什么?”姜承録没听懂

      “死亡,是你应该的么?”高振宁安慰似的拍了拍姜承録的后背

      “我是国家的人”姜承録小声说

      “你是你自己的人”高振宁抬高了些音量,“明天是我把你送到那边,我带你从路上走”

      “不可以的,宁,这件事被发现了你会出事的”姜承録摇着头推开了高振宁

      “不离开你就会死!”高振宁有些生气,扣着姜承録的肩膀“听着姜承録,这么严重的结果不是你应该接受的,你为什么不为自己想一想?而且我的第一职责是保护你,再才是为保护国家而战争。别的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你不行,你不知道我从内群孩子里救你出来后我是多庆幸,成为骑士的理由从那时起就不仅是帅了,更多的是我想守着你不让你再受伤,我很喜欢你姜承録,是想在一起的内种喜欢,是爱,所以我不能亲手把你送到死神手里”

       高振宁有些难受的把手松开,背过身去揉了揉眉心“对不起,我失态了,但是姜承録,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高振宁感觉到一双手抱在了自己的腰上

     “想了想,我想告诉宁,我也喜欢宁…我很想或者,因为我想一直和宁在一起,如果宁能带我逃走的话,那咱们就走吧”姜承録贴着高振宁的后背,有力的心跳通过鼓膜穿到姜承録的心里给了他说出这番话的力量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高振宁听完这话抖了抖转了回来,脸上尽是欣喜之色,看着姜承録,低头,他们离的很近,二十厘米的样子,姜承録的眸子映着的是高振宁的影子,“我说,喜欢…”

      话还没说完,嘴就被高振宁堵了个严严实实,像是来之不易的财宝,高振宁仔细的吻着姜承録

      王子与骑士

      命运使然,姜承録是高振宁心尖的珍宝,高振     宁是姜承録忠诚的护卫

 

      第二天逃离的路上姜承録认真问高振宁

      “你会一直这样保护我吗?”

      高振宁俯身牵起姜承録的手,亲吻他的指尖

      “以骑士的准则为誓,永远守护我的爱人”

songlee

五二o快乐哦吼吼吼\^O^/

不知不觉已经三年啦

宁宁对我来说就是

陷阵之志  有死无生的大将军

shyshy我的感觉是

极致的操作 剑客的风骨

两个人分则为王 合则无双!

以后也要一起努力啊啊啊啊啊

五二o快乐哦吼吼吼\^O^/

不知不觉已经三年啦

宁宁对我来说就是

陷阵之志  有死无生的大将军

shyshy我的感觉是

极致的操作 剑客的风骨

两个人分则为王 合则无双!

以后也要一起努力啊啊啊啊啊

Moon.
宁花有新糖了呜呜呜! 我真的给...

宁花有新糖了呜呜呜!

我真的给这位提问的朋友砰砰砰了!

以及lgd好像要搬到上海了!!!他们见面的可能性更大了!

两个打野少年都要继续加油呀!

宁花有新糖了呜呜呜!

我真的给这位提问的朋友砰砰砰了!

以及lgd好像要搬到上海了!!!他们见面的可能性更大了!

两个打野少年都要继续加油呀!

也许可以
电竞老夫老妻了,没啥说的了 给...

电竞老夫老妻了,没啥说的了


给您比个心吧


520快乐

电竞老夫老妻了,没啥说的了


给您比个心吧


520快乐

西奔东顾
一个完整叙事 恶夜是人们的恐惧...

一个完整叙事

恶夜是人们的恐惧

降神是人们的祈求

于对手是噩梦

于队友是神祗

一个完整叙事

恶夜是人们的恐惧

降神是人们的祈求

于对手是噩梦

于队友是神祗

一剑光寒十九粥
找落宝宝@luo 约了少年游...

找落宝宝@luo 约了少年游的配图!!!画的超超超级可爱!!

找落宝宝@luo 约了少年游的配图!!!画的超超超级可爱!!

Z T I A
(二) 是寻常高中课间 小高和...

(二)

是寻常高中课间

小高和小明聊聊明天

(二)

是寻常高中课间

小高和小明聊聊明天

失心疯
占tag抱歉 出 杂志异型一套...

占tag抱歉

出 杂志异型一套 可刀

占tag抱歉

出 杂志异型一套 可刀

一剑光寒十九粥

[宁明/天卓]少年游(三)

都是小段子,想到哪儿写哪儿。

1.

燕明西苑墙根有棵老树。

已是丑时三刻了,却还没听见院外那只神勇大将军报时,正是万籁俱静,老树突然窸窸窣窣地晃动了起来,茂密树冠里传出了几声布谷鸟的啼叫。

没过多久,墙角下走来个神色不安的少年。

他抬头看着那棵树,突然缓慢地点了点头,画面颇有些诡异。

老树不堪重负地摇晃了一下,一个白衣少年轻车熟路地跳了下来,掸了掸衣服上的叶子,转过身展开双臂,稳稳地接住了跳下来的另一个孩子,这个看起来身量还有些不足。

“饿了,双儿有吃的吗?”矮一些的那个摸摸肚子,冲名叫双儿的少年扮了个鬼脸,傻兮兮地笑。

“先回房吧,一会儿我去厨房给你拿点。”白衣少年环视四周,...

都是小段子,想到哪儿写哪儿。

1.

燕明西苑墙根有棵老树。

已是丑时三刻了,却还没听见院外那只神勇大将军报时,正是万籁俱静,老树突然窸窸窣窣地晃动了起来,茂密树冠里传出了几声布谷鸟的啼叫。

没过多久,墙角下走来个神色不安的少年。

他抬头看着那棵树,突然缓慢地点了点头,画面颇有些诡异。

老树不堪重负地摇晃了一下,一个白衣少年轻车熟路地跳了下来,掸了掸衣服上的叶子,转过身展开双臂,稳稳地接住了跳下来的另一个孩子,这个看起来身量还有些不足。

“饿了,双儿有吃的吗?”矮一些的那个摸摸肚子,冲名叫双儿的少年扮了个鬼脸,傻兮兮地笑。

“先回房吧,一会儿我去厨房给你拿点。”白衣少年环视四周,仍有些警惕。

“老子请你们吃竹板炒肉!”

刘谋咬牙切齿地说道。

话音刚落,翻墙溜回来这两个脚尖已然离了地,地上稀薄的月光被身量庞大的黑影挡了个严严实实。

“双儿你学坏了!”小个子男孩低声抱怨,被师父粗壮手臂狠勒了一把小身板又叫苦不迭。

大师父胳肢窝一边夹着一个,脚下生风往大堂走去,无双在后边有些心虚地跟着,又回头看了一眼那棵看似已经悄无声息的老树。

“哎呦!!”

史森明捂着手掌眼泪汪汪,面前的大师父面如冰霜丝毫未动,“再伸手。”

结结实实打完两个崽子再罚了跪,刘谋收了戒尺健步如飞进了漏网之鱼的卧房,从被窝里把高天亮也掏出来扛在肩上。

“这回做的不错,衣裳也都换了,可惜被褥还没捂热。”

方才还装作睡眼惺忪的高天亮叹了口气。

2.

“师父早。”刘丹阳出了卧房伸伸胳膊腿舒展筋骨,见刘谋照例在院里打五禽戏,打了声招呼。

洗漱完毕去洒扫大堂,刘丹阳抱着扫帚,见堂里歪歪斜斜跪着的三个师兄弟,惊得“啊”了一声。

高振宁是一惯胆大妄为的,高天亮虽然也跟着出去玩,但罚跪偏偏老老实实跪着,高振宁跪了一半就躺下睡了个四仰八叉,大不了第二天早上被师父再拿马鞭抽醒。史森明也想睡,不过得是高振宁睡了他才敢,只略略往旁边儿歪一下枕着高振宁肚子睡,这样若是刘谋喊一声惊醒了他马上跪直还能可能装上一装。

“师父,这……”

刘谋扎马步矮身防守,使了招“低头小酌”,因为多贪了几杯酒,肚子上又胖了一些,险些闪了腰,遂恶狠狠道:“这几个崽子半夜才回来,被我罚跪了。”

“昨天晚上凉气重,冻坏了可怎么好。”刘丹阳念叨着,冲刘谋作了个揖,撂下扫帚回屋去取护膝和衣服。

“你该修习就去修习,不用总帮着这几个,跪一晚上死不了!昨晚我不罚,这几个崽子今天还要去看花魁!简直惯得反了天了!”刘谋揉着腰冲刘丹阳的背影喊道。

卓定躲在庭院柱子后面侧耳听着,趁着师父和丹阳哥说话,使了轻功溜进大堂。

他不会撒谎,昨天晚上刘谋问他那三个师兄弟哪儿去了,他一紧张便话也说不出,把高天亮教他说的全忘了,刘谋叫他按照约定去老树下接应他也只好答应,让大师父蹲在旁边儿守株待兔杀了个措手不及。

他愧疚的紧,昨天他们仨被罚跪之后,刘谋打发他赶紧回去睡觉,他睡不着,又偷偷爬起来拿了件衣服给小天,小天没要,也不许他在旁边儿陪着跪,话说的重了,卓定还以为小天生他的气,急的掉了眼泪也说不出话来,宁肯在旁边椅子上直挺挺坐着怄气也不回房,最后在椅子上睡着了,还是高振宁偷着把他抱回了卧房。

卓定走的轻巧,一点脚步声也无,不过许是昨晚疯的厉害,刚才刘谋吼的震天响这几个也没一点醒的意思。

卓定走到小天面前,见他眼下青黑,好像一夜都这么跪着过的,赶紧从宽大衣袍底下掏出来几块油纸包的点心让他赶紧偷着吃几口垫垫肚子。

高天亮神智还有些不清醒,倒也认出了眼前是卓定,喃喃道:“双哥我好困……”

“再坚持一会儿,方才我在院子里听见了山腰隐隐有车马声,应该是师娘提前回来了。”卓定眨巴眨巴眼睛,轻声说道。

3.

“老娘不过小半个月没回来,怎么双儿瘦了这么多?小宁嗓子也哑了。”

“那是出去疯……”

“天儿也病恹恹的!”

“明儿过来,到师娘这儿来,怎么了,是不是哭过了,明儿最乖,谁招我们明儿了,师娘给你出气。”

“看看,膝盖都跪青了!明儿的个子没拔起来我看全得算在你头上!”

“……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刚回来就跟我演这出,一会儿我就带着明儿去庄子里住,也不碍您的眼了,您爱找谁家杭州姑娘苏州姑娘跟你过去吧!”

“沈灵敏你胡说些什么!我刘某人光明磊落,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别不讲理!”

“呵,光不光明磊不磊落,你自己心里清楚!”

“……咱们去后山摘果子吧。”小明勾着高振宁肩膀懒洋洋地让他背着,偷偷地笑。

“双儿,别老闷在屋子里了,跟我们走吧,你去小天也就去了,咱们一块儿晒晒太阳。”

杰克辣舞✨
拼心境之瓶,ning的徽章,帮...

拼心境之瓶,ning的徽章,帮姐妹挂,心动的小姐姐直接加了私聊就成!!!借tag致歉

拼心境之瓶,ning的徽章,帮姐妹挂,心动的小姐姐直接加了私聊就成!!!借tag致歉

Zombierabbit

这里也堆堆

乐宝宁宝肉宝肉宝工具猫石锤🌚

第三张是原图(bushi 

这里也堆堆

乐宝宁宝肉宝肉宝工具猫石锤🌚

第三张是原图(bushi 

想要一只柴
美颜拉满的宁王 (可约稿 白菜...

美颜拉满的宁王

(可约稿 白菜价 约私戳)

美颜拉满的宁王

(可约稿 白菜价 约私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