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injago

11.4万浏览    1396参与
原曲粥糊

摸鱼。

和瓶子打赌。挑了点还看的过去的发发。(事实证明和瓶子赌肝,是肝不过的)

摸鱼。

和瓶子打赌。挑了点还看的过去的发发。(事实证明和瓶子赌肝,是肝不过的)

路过的栾
影 流 之 劳 (瞎画,别喷?...

影   流   之   劳   


(瞎画,别喷😂)

影   流   之   劳   


(瞎画,别喷😂)

白色的光照耀世界
劳埃德大头,我不会光影T﹏T

劳埃德大头,我不会光影T﹏T

劳埃德大头,我不会光影T﹏T

原曲粥糊
开坑了。! 杰妮生子(会有后续...

开坑了。!

杰妮生子(会有后续,大概)

这篇全员亲情向除杰妮外,(当然你们怎么看是你们的事。)

开坑了。!

杰妮生子(会有后续,大概)

这篇全员亲情向除杰妮外,(当然你们怎么看是你们的事。)

原曲粥糊
试图混更 (指绘真难我死了)

试图混更

(指绘真难我死了)

试图混更

(指绘真难我死了)

月夜柳诗✨
本以为自己有能力画表格了 但是...

本以为自己有能力画表格了

但是,我还是太菜了

悲那格的话拿的是小斯卡勒的照片

推特上好像是说小斯卡勒死了,我就画了:p

一边说斯卡勒好色一边画不出下位斯卡勒的患者是屑

本以为自己有能力画表格了

但是,我还是太菜了

悲那格的话拿的是小斯卡勒的照片

推特上好像是说小斯卡勒死了,我就画了:p

一边说斯卡勒好色一边画不出下位斯卡勒的患者是屑

諸葛恨玉

召唤出错了第五章-混乱

上章链接:洗脑 

____________

“父亲,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里?”劳埃德问,无视了他对他名字的错误发音。

“这不是很明显吗?”加满都回答,他开始围着他的儿子转圈。“我把你从忍者们的手中救回来了。”

“什么?”少年疑惑地眨眼。

“他们对你洗脑你就是绿忍者。所以,我要纠正这个错误。”

“他们没有对我洗脑,”劳埃德坚持。“我就是绿忍者!”

“你当然是了。我知道这是他们想要你觉得的事。要让你恢复正常需要花点时间,”加满都用敷衍的语气回答。

“看看,父亲,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但我可以向你证明,”金发男孩说。

加满都发出一声响亮的笑声。“你要怎么做?”

“解开...

上章链接:洗脑 

____________

“父亲,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里?”劳埃德问,无视了他对他名字的错误发音。

“这不是很明显吗?”加满都回答,他开始围着他的儿子转圈。“我把你从忍者们的手中救回来了。”

“什么?”少年疑惑地眨眼。

“他们对你洗脑你就是绿忍者。所以,我要纠正这个错误。”

“他们没有对我洗脑,”劳埃德坚持。“我就是绿忍者!”

“你当然是了。我知道这是他们想要你觉得的事。要让你恢复正常需要花点时间,”加满都用敷衍的语气回答。

“看看,父亲,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但我可以向你证明,”金发男孩说。

加满都发出一声响亮的笑声。“你要怎么做?”

“解开我的手拷,然后我可以对你展示我的力量。”

“力量?你都没有力量。”

“不,我有。”

“不,你没有。忍者们也对你灌输了这个愚蠢的想法吗?老天,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更糟。”

“这是真的,而我可以证明它。解开它们。我承诺我不会跑走,”劳埃德诚恳地对他说。

加满都停止转圈并站在劳埃德面前,看看他有没有撒谎。“好吧,我觉得我可以放开你。但你只会让自己感到尴尬。”他解开手拷,它们咔拉一声掉到地板上。

劳埃德闭上双眼并深吸一口气。然后他张开正在发着更亮的绿光的双眼。他张开手,很快的一些微小的绿色火焰在上面跃动。

“看到了吗?”

加满都的下颚掉了下来,然后立刻找到一个理由。“这只是忍者们搞出来的一些魔术把戏而已。这不是真的,劳历世。还有,绿色不算是一种力量。我父亲对我说过一次而它真的很没用。这是类似,‘连接’和其他用比较好的方式称呼没用的东西。”

“不,不是这样的,”劳埃德回答,好奇为什么第一代幻影旋转术大师会说过那种话,还是那只是加满都又记错了,就像其它东西一样。很可能是后者。“看看这个,”他说,然后把力量射向附近的大炮。绿色能量把大炮炸飞,让它飞到不远处并以侧面落下。

“这是另一个很真实的把戏,我得承认,劳历世。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加满都说,对此印象深刻。

“父亲,我从八岁起就有这样做了,”劳埃德回答。“你不记得吗?你在那里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从来都没有什么力量。而我觉得我会记得看到这种东西。”魔王回答,指着他坏掉的大炮。

劳埃德几乎要哭了。他父亲有记起任何事情吗?“但我真的有力量,就是我刚才给你看的那些!你要怎么相信我就是绿忍者?”他大喊。

“劳厉世,你只需要冷静下来。我不知道你跟那些奇怪的绿色东西有什么关系,但这肯定是某种诡计,”加满都坚持。“忍者们对你洗脑了,但我可以帮你。”

“我没有被洗脑!晴美才是对你洗脑的那个人!”

“什么?我的粉丝俱乐部的首领?不,她没有了我啥都不是。她每次都会毕恭毕敬地去做我叫她做的事,”加满都得意地說。

劳埃德眨眼,想知道他父亲话怎么会说的怎么白。“晴美召唤并复活了你去做她想做的事。你没看懂吗?她只是想让我们对战然后她就报复我了。”

现在轮到加满都感到惊讶了。“什么鬼,劳厉世?复活了我?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疯狂的想法的?我知道我最近没怎么过来这里,但我只是呆着我的火山里而已。你没有在新闻上见到我尝试占领忍者国吗?”可可在他离开时到底教了他的儿子些什么东西?

劳埃德真的需要找另一个困惑的同义词形容现在的状况,因为现在,他对这甚至不可笑了感到非常困惑。他见过他的父亲被困在诅咒魔域,而在魔魂者被淹没时,他父亲与她一起死去了。现在他在告诉劳埃德在这些时间里只是住在一座火山里?晴美对他做了什么?

“我见证过你的死亡,”劳埃德坚持,不确定该怎么对他父亲解释真相。“那就是为什么晴美在你刚过来的时候进行了那个仪式。把你从诅咒魔域召唤到我们的世界。鬼怪面具是把某人复活的唯一方法。”

劳埃德看着加满都的嘴张开又闭上,他的自信心再一次被击崩。加满都眨眼,脑子正在尝试消化他儿子在说的话。他不可能死过。不可能。这肯定出了什么错。

“不,”他终于说。这只是某种怪异的传送装置,把我从火山召唤过来来让我加入这个粉丝俱乐部。这里的装置很先进,我得承认,特别是对我的粉丝俱乐部来说。但我不可能有死过。”

劳埃德摇头,尝试用另一种方式。“你穿过那个装置时,最后一件记得的事是什么?”他怀疑那根本就不是一部装置。

加满都皱眉。“好吧,”他说。“事实上,我才刚用屁股给你打完电话(电影开头)。然后我准备去占领忍者国,就像我常常会做的一样,突然,这个疯狂的紫色大洞从我面前出现。然后这个声音就传过来了—然后我就像,所以人们太爱我了,甚至要现在来召唤我,那很不常见。虽然我很棒。然后我就穿过去来到这里了。虽然这真的很奇怪。我离开的时候还是早上,然后门的另一边就已经是傍晚了。”他耸了耸肩。“是因为时差,我说对了吗?”

劳埃德得出仪式和晴美的洗脑扰乱了他父亲的大脑这个结论。“等等,你打过电话给我?什么时候?”

“那天早上,”加满都回答。“我几乎认不你了,发型和牙齿都改变了这么多。我印象中再上次见到你是在你还是宝宝的时候。也很没用。你总是在哭,不会走路—”

“你上一次有印象见到我是在我还是宝宝的时候?”劳埃德打断他。这比他想象中还要糟!

“不!”加满都回答,挥了其中一只手。“当然不是!我在那天早上见过你,记得吗?”

“不,事实上我没有,”劳埃德回答。“而且,你不可能打电话给我,我被晴美抓了。”

“什么?不。我肯定有打电话给你。等我一下。”加满都用他下面的手翻找口袋并终于拿出了他的电话。他按了几个按键,然后欣喜地展示给劳埃德看。“看。通信记录。劳厉世。两天前。”

劳埃德倒吸一口气,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东西。“这怎么可能?”

加满都耸了耸肩。“可能你不应该完全相信那些不好的忍者告诉你的事。”他用一种‘我告诉过你了’的语气回答,终于证明了他是正确的而劳埃德才是被洗脑的人。

劳埃德摇头。“不—这就像,这是我,但这不可能。因为这不是我的电话号码。”

加满都瞪大双眼并拿回电话,滑过他印象中的号码。“什么?不!可可向我保证这是对的号码!她不会对我撒谎!”

“不,”劳埃德赶快打断他。“那不是我的意思!”

“那么这就是你的号码。老天,儿子,不要那样吓我,”加满都说,明显松了一口气。

“不,”劳埃德重复,一个想法在他的脑中冒出。“我觉得你是来自另一个国—”

“现在,我有一个给你的建议,”加满都打断他,没有专心听劳埃德说的东西。“我知道这些年来你都不是真的想打败我。而是那些忍者唬弄你去做的。所以,相比起与我对战,为什么不加入我的阵容?”

劳埃德僵住了。“什么?”这跟他想象中不一样。

“我们可以占领忍者国!”加满都热切地说。“试想想!我们可以成为很棒的队伍!”

“我不想占领忍者国!我是绿忍者,而我发誓要保护忍者国了。那会让我做过的所有事功亏一篑!”劳埃德回答,后退了几步。

“噢拜托,劳厉世。你很明显已经有占领该有的技术。我知道你有。”

“不,我没有。我没有占领其他地方的想法,而我永远都不会加入你!”劳埃德激动地反驳。他对这些疯狂的事感到的挫折感比想象中还要更伤人。

加满都眨眼听着这个坚决的否决。然后他立刻冷下脸。“那么好吧。你只能看着我占领它了。可能你会学到一点东西。”他叫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过来。“锁住他。”

在劳埃德被重新扣住并带走后,他觉得他看到他父亲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悲伤。

加满都冲出房间去找他的粉丝俱乐部首领。“青美,我想立刻计划占领忍者国的计划。我要回去我的火山并拿回我的鲨鱼机甲。”

晴美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你和你的儿子的对话怎么样了,我的大王?”她问。

“我不想去谈它。”他抱怨。

晴美微笑。终于,事情向更好的方向发展了。如果她可以说服加满都没有了他儿子会更好...

“他拒绝了你,是吗?”她小心地问。

“你怎么知道?你在监听我吗?”魔王质问。

“当然没有,我的大王。这只是合理的推测,”晴美回答。

“合理?”加满都冷笑。“这里没有任何事情是合理的。如果他没有被那些愚蠢的忍者洗脑,他绝对会加入我。”

“当然了,我的大王。”晴美停顿了一下。“但如果我有这么大胆,你的儿子就不是你需要的人了。”

加满都用奇怪的表情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他阻止你激发你的真正潜能,我的大王。你不需要关心你的儿子,尤其是你...你...已经有...一个女儿。”晴美在加满都面前跪下。“收养我。让我成为你的孩子,你唯一的家人。然后我就可以帮你占领忍者国,我们就可以让他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

加满都只是瞪着她,哼了一声。“这是我听过最疯狂的事情!我知道你是我粉丝俱乐部的总裁而你觉得我很棒,但我的女儿?放弃我的家人?不可能!”

“但—我的大王—”

“忘了它吧。不然我会把你发射出我的大炮,”加满都咆哮。他现在没有听青美的笑话的心情。

晴美吞了吞口水并立刻停下,虽然她内心里在安静地哭泣。

“现在立刻滚开。我在黎明前还有很多事要做。”说完后,加满都走离她身边,晴美感到她的梦想在她眼前碎裂。

*作者备注:晴美对电影加的目的沿用tv的版本。那些喜欢晴美的人很抱歉,但电影加有自己的想法。

Fiel菲_本尊法号飞菲

s1e1这里的Jay真的好可爱~
可惜我太菜了😢

s1e1这里的Jay真的好可爱~
可惜我太菜了😢

Akita
难得没课 看看我以前做的nin...

难得没课

看看我以前做的ninjago思维导图,有点多...

禁止偷瞄字

难得没课

看看我以前做的ninjago思维导图,有点多...

禁止偷瞄字

PM2.5
我也来!!!

我也来!!!

我也来!!!

白色的光照耀世界
忍者全家福吖(◦˙▽˙◦)

忍者全家福吖(◦˙▽˙◦)

忍者全家福吖(◦˙▽˙◦)

弗拉门
是凯 带点私货 这个男人浑身散...

是凯

带点私货 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无法抵御的魅力 他好帅(瞳孔地震)

是凯

带点私货 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无法抵御的魅力 他好帅(瞳孔地震)

月夜柳诗✨

猜 猜 我 是 谁

是拟人

我先去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猜 猜 我 是 谁

是拟人

我先去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pposite

“加冕为王。”
“她应当触碰光明。”图二有和自家oc的私心联动。

“加冕为王。”
“她应当触碰光明。”图二有和自家oc的私心联动。

芋圆
这个号用来堆ninga go相...

这个号用来堆ninga go相关好了

重发

这个号用来堆ninga go相关好了

重发

月夜柳诗✨

ooc预警

E完美地掌握了打败敌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和敌人成为朋友【?】

机车是参考网络图片画的

ooc预警

E完美地掌握了打败敌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和敌人成为朋友【?】

机车是参考网络图片画的

冉鸢最爱甜品

【ninjago/ABO/凯劳】无题(五)

失踪人口回归/

万恶的网课和成堆的作业封印了我的手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现代校园向,含ABO,校园暴力成分,雷者慎入。


10.

             “啪叽!”

             随着一声脆响,破烂不堪的扫帚一分为二,一截留在劳埃德手里,一截掉在地上,扬起一地灰尘。...


失踪人口回归/

万恶的网课和成堆的作业封印了我的手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现代校园向,含ABO,校园暴力成分,雷者慎入。



10.

             “啪叽!”

             随着一声脆响,破烂不堪的扫帚一分为二,一截留在劳埃德手里,一截掉在地上,扬起一地灰尘。

              劳埃德沉默着看那灰尘在空中飞扬,转了几圈便悠悠落在自己身上,留下一块浅灰色的印子。

              视线缓缓划过地上的断扫帚,落在一个被扫帚震开一米远的易拉罐上。

              得。半天白扫了。

              少年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半截扫帚走出了教室。

              只易拉罐在太阳下闪着刺眼的光。


11.

             “胶带,胶带……找到了。”

             劳埃德从书包里翻出胶带 ,准备将扫帚绑起来。断了的扫帚好像在跟他作对,不是绑一半就掉下来,就是干脆从劳埃德手里滑下来。

              劳埃德有些不耐烦,右手用力捏住扫帚柄,左手正准备拿胶带缠。

              “啪!”

              扫帚又断了一小截。

              扫帚上尖利的竹刺扎进了劳埃德的手指,疼得少年里面缩回了手。手指插着竹刺的地方缓慢地外溢着鲜血。

              “嘶……”

              劳埃德疼得眼泪都飚了出来,伤口处的异样感提醒着他有根竹刺插在他的手指上。

               劳埃德现在只想骂人。

               抱着手弯腰低声骂了句脏话,头顶却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还好吗?”

              劳埃德抬头,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撞进一双温柔的酒红色眸子。


——————————————————————

话说有人被扫帚上的竹刺扎伤过嘛

我这个憨批就被扎过

真的超级疼QA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