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m

21120浏览    451参与
每天都想up衫滴船匠
震惊!某不知名鸽子选手居然现在...

震惊!某不知名鸽子选手居然现在才开始画5月的点图!男人听了沉默,女人听了流口水眼泪

震惊!某不知名鸽子选手居然现在才开始画5月的点图!男人听了沉默,女人听了流口水眼泪

挑食成性

请问这是偶像剧吗

写的稀碎。极度ooc,谨慎观看。

01

梅洛刚来得及把一大块巧克力蛋糕塞进嘴里,露台的窗帘就被拉开了。大厅内喧闹的人声伴随着平缓优雅地音乐一同涌进来,不愧是有钱人家,窗帘都是厚重到能隔音的。梅洛睁大眼睛和拉开窗帘的人对视,气氛尴尬的他硬生生把一口没嚼的蛋糕整个吞了下去,然后自然而然梅洛被自己愚蠢的行为呛到了。他一只手捧着吃了一半的蛋糕,一手扶着露台的栏杆,开始猛烈的咳嗽,梅洛感觉部分蛋糕被吓得乱了分寸,搞得现在鼻腔里都是甜腻带苦的巧克力味道。他需要一杯水、饮料或者酒,总之任何能把巧克力味道冲进胃里的液体。这么想着的时候,面前真的出现了一杯香槟,梅洛接过一饮而尽。他抬头,空酒杯和谢字停在半空...

写的稀碎。极度ooc,谨慎观看。

01

梅洛刚来得及把一大块巧克力蛋糕塞进嘴里,露台的窗帘就被拉开了。大厅内喧闹的人声伴随着平缓优雅地音乐一同涌进来,不愧是有钱人家,窗帘都是厚重到能隔音的。梅洛睁大眼睛和拉开窗帘的人对视,气氛尴尬的他硬生生把一口没嚼的蛋糕整个吞了下去,然后自然而然梅洛被自己愚蠢的行为呛到了。他一只手捧着吃了一半的蛋糕,一手扶着露台的栏杆,开始猛烈的咳嗽,梅洛感觉部分蛋糕被吓得乱了分寸,搞得现在鼻腔里都是甜腻带苦的巧克力味道。他需要一杯水、饮料或者酒,总之任何能把巧克力味道冲进胃里的液体。这么想着的时候,面前真的出现了一杯香槟,梅洛接过一饮而尽。他抬头,空酒杯和谢字停在半空。真糟糕,一个不称职的侍者,在繁忙的宴会中不好好忠于工作,反而拿了给宾客准备的食物躲到露台来偷吃,并且只吃了一口就好巧不巧的被抓个正着。梅洛迅速收回半空中握紧酒杯的手,看了看剩一半的蛋糕,0.1秒的思考过后,转过身一口塞进嘴里,他这次努力小口一点的咽下去。

“谢了。”梅洛重新把酒杯递过去,嘴巴还在努力咀嚼着,谢字都说的含含糊糊的,“没办法,太饿了,手抖的都拿不住托盘。呵呵。”

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对方接住空酒杯,然后他趁着对方懵逼地瞬间闪身回到宴会中做回他小侍者的戏码。反而对方此刻靠着栏杆一手插兜一手卷着额头前的碎发,休休闲闲的仿佛在看猴子表演似的。

“不客气,偷吃食物还想着空酒杯还给客人吗?”

啊啊,看吧,有钱人的恶趣味,总是喜欢抓住他们这些可怜的底层人员的丑态并加以嘲讽。

梅洛收回假笑,不客气的瞪了对方一眼,“我去给您换一杯。”他用力的掀起窗帘,气势足的仿佛在高考百日誓师大会上升国旗。

“偷吃之后记得嘴巴擦干净点。”

对方的嗤笑声被重新归位的窗帘遮掩住。呸!梅洛用力擦了两下嘴巴,讨厌死的有钱人,以为自己长着一张好看的脸,顶着一头白色小卷毛就是在演八点档偶像剧吗!

宴会还在继续,已经进行到主人家上台发表致辞感言了。梅洛倚最后面墙角边,对着桌子上几乎没怎么动的食物发呆。玛特端着托盘从宾客中走过来,优雅的一个转身定住在梅洛身边。

“亲爱的梅洛,这么美妙的夜晚,宴会过后有什么安排吗?”

“回家抱着巧克力睡觉。“梅洛换个姿势继续倚着墙角,有气无力的说道。

“哇哦,什么老年生活啊, “玛特拿起托盘上剩下的最后一杯香槟,一口喝掉。”顺便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你被扣工资了。“

“哈?妈的为什么!“梅洛满脸惊奇的看着玛特,声音大的把站在最后排的几位客人引得转过头来看他。

“据说有客人向领班投诉你,服务不到位还甩脸色。“玛特放下托盘,整理了下自己的领结。“哝,大概就类似你刚才的行为,一点都不优雅。节哀吧,亲爱的。”

“抗议!”

“抗议无效,我建议你领到钱之后找个麻袋在领班回家途中堵他,实施犯罪。麻袋我可以给你提供。”

冗长客套且无趣到千篇一律的主人家结束致辞,梅洛和玛特无精打采的和着来客一起鼓掌。欢愉散尽,精致尽兴的俊男美女成功企业家们寒暄着离去,可怜的他们却只好为了稀薄的小时费开始收拾残羹冷炙。等到结束工作后,已经过了一点钟。怀揣着刚领到薪水的玛特只把梅洛送到了小区门口,便一脚油门消失的无影无踪,自然也没有跟踪领班暴打一顿的犯罪行为。梅洛手伸到口袋里握着辛苦赚来还被扣了一小半的钞票,对着寂静的空旷街道独自生气。投诉自己的一定是那个白色卷毛混蛋!希望以后自己不要再遇见他,见一次打一次,有钱人真他妈混蛋啊。不过,梅洛转念一想,明天早上就可以见到自己人生第一次全靠自己赚来买到的二手小摩托了!开心的他现在只想一步飞天回到家中美美的吃上一杯巧克力沙冰。

磬酒

Good kid

Wish you a good nightmare.

Good kid

Wish you a good nightmare.

Manman

【DN/NM】小甜饼×2

*和之前两篇设定一样,当架空看也行

*OOC,傻白甜,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BUG和错别字

(求求别再屏蔽了🙏)


1.吃巧克力的方式

   梅洛吃巧克力的方式,总是咬住一角,然后轻轻地掰动一下,“啪嗒”一声咬下一大块,再细细咀嚼。离开华米兹之家后,偶尔为了避免暴露身份线索,在通话时会为了不发出声音而选择舔舐巧克力。但是现在——
  “梅洛,你现在没有在和敌人交涉,我这里也非常安全,你不需要这样吃巧克力。”
    梅洛今天没有戴他的漆黑的手套,露出...

*和之前两篇设定一样,当架空看也行

*OOC,傻白甜,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BUG和错别字

(求求别再屏蔽了🙏)

 

 

 


1.吃巧克力的方式

   梅洛吃巧克力的方式,总是咬住一角,然后轻轻地掰动一下,“啪嗒”一声咬下一大块,再细细咀嚼。离开华米兹之家后,偶尔为了避免暴露身份线索,在通话时会为了不发出声音而选择舔舐巧克力。但是现在——
  “梅洛,你现在没有在和敌人交涉,我这里也非常安全,你不需要这样吃巧克力。”
    梅洛今天没有戴他的漆黑的手套,露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指甲涂着厚亮的黑色指甲油。
    梅洛伸出舌头,舔着板块巧克力,偶尔手指沾到,他便把手指放在舌尖上不轻不重地舔了一下。

    “我知道。”梅洛一副轻佻的样子看着尼亚,“我是故意的。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说吗?”

    “如果牙痛的话我的建议是少吃巧克力。”

    “……”

    “如果你今天忘记戴手套出门了,我可以让人现在提供一双给你。”

     “……”梅洛定定地看了尼亚几秒,狠狠地咬下一大口巧克力,“你故意的吧。”

     “你的嘴角沾到巧克力了。”突然尼亚凑近梅洛,伸出了舌头,往他嘴边舔了一下,“还有我想说的是,亲爱的梅洛,希望你在不必要的时候,少在其他人面前这样吃巧克力。”

     梅洛似乎满意地笑了一下,抬起手机轻轻刮了一下尼亚的下把,“那亲爱的尼亚,你绝对不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提醒别人嘴角沾到巧克力。”

     

2、《玩具总动员》梗

   尼亚的宝贝玩具们,其实都是有灵魂的,但他们也会严格遵守着“只有在确保主人看不到的时候才能活动”的规则,当KIRA事件结束后,他的指偶们终于不用再“装死”。

   代表着“尼亚”和“梅洛”的指偶在玩具箱盖上后,“梅洛”便迫不及待地到处蹦跶观察着——因为他们是没有下半身的指偶,移动的方式只能靠弹跳。

   “你好,欢迎两位。”一只深绿色的恐龙玩具对他们两个说到。

   “Hi!我叫Mello,那边那个死鱼眼的呆子叫Near,额……为了避免和我们的主人混淆,你可以叫我们Mel和……Nears吧。”

    说着被称为“Nears”的指偶向恐龙礼貌地点了点头。

    “噢我知道,你就是代表尼亚和那位梅洛先生的指偶。”这时一个手枪模型说到。“咦?为什么只有你们两个,其他人呢?”

    “不知道,大概是被尼亚给处理掉了。”

    “真可惜。欢迎你们来到玩具箱,你们可以尽情活动,因为尼亚平时几乎不怎么打开这个玩具箱,你们也可以去箱子外,这个房间没设监控,如你们所见,外面也有一些放不进来的大型玩具,但要谨慎一些不要被人类发现。”

 

    对于梅洛曾经生气地拿枪指着尼亚的事情,玩具们都有所闻,他们本以为Nears和Mel关系也是会很恶劣。出乎意料的是,虽然Mel总是对Ness冷嘲热讽,还时不时小小地捉弄他,但还是能看出他们关系非常好。

    Mel非常活跃,总是蹦跶着身躯穿梭在各位邻居间,玩累了便会回到Nears的身边,有时也会拉着Nears跳出箱子外找大型玩具们玩。相对的,Nears就和尼亚本人一样,总是静静地呆着,和其他玩具说话礼貌客气,却不亲近,只有对着Mel偶尔会露出微笑。

    今天Mel硬是拉上Nears去找箱子外的火车模型玩,他们两个趴在火车模型的车厢顶部上,感受着火车穿梭在轨道时的速度。

   “我真高兴你们两个的感情这么好,因为看起来梅洛非常的讨厌尼亚,听机器人德利说他们昨天又吵得不可开交了。”

    “我不这样认为,我们的主人非常聪明,我和Nears自诞生以来就如此相亲相爱,并不是因为被寄予了什么希望或者心愿,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你是说事实上尼亚和梅洛就是两情相悦?别开玩笑了,他们说话总是对对方冷嘲热讽,特别梅洛,总是对尼亚不满……虽然你们也是这样,但梅洛可不会拉上尼亚去坐火车旅游,也不会和他骑着鸭子在水上漂来漂去。”一旁在充气池子里的玩具鸭子在听到Mel的话后,显然难以置信。

    “没有人类能坐着鸭子在水上漂来漂去的,更别说是两个人。”后面的Nears冷不丁地开口。

    “哈哈你不信吗?来打个赌怎样,一年之内,如果他们两个决裂了,就当是你赢了,如果他们有任何相爱的表现,就当是我赢了。赌注就是给对方把风一个星期。”

    一个月后,新来的塔罗牌告诉他们,尼亚和梅洛接吻了。

 

END

   

   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虽然写了小甜饼,但我是喜欢吃咸粽子的!

   也是和病友帽讨论出来的梗,标题是随便起的,等我哪天写文水平修炼好点再修改扩写。

   谢谢观看到这里以及给我前两篇小白文捧场的姐妹们!     


Seraph
*只是尝试用左右手画nm而已_...

*只是尝试用左右手画nm而已_(:з」∠)_

*仍然很渣π_π

*只是尝试用左右手画nm而已_(:з」∠)_

*仍然很渣π_π

秋田犬真的很惨一只

含bluenm

以及一点私家设定与私家拟人

含bluenm

以及一点私家设定与私家拟人

四叶草
@曉夢✦Yume 老师的au!...

@曉夢✦Yume 老师的au!因为看可爱就画啦!呜呜呜呜画毁致歉

@曉夢✦Yume 老师的au!因为看可爱就画啦!呜呜呜呜画毁致歉

Manman

【DN/NM】关于儿童节礼物

*M存活if,可以看作上一篇的后续,已交往设定

*OO到没有C,比上一篇更恋爱脑傻白甜,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bug和错别字


     Kira事件之后,梅洛似乎还没为什么案件如此苦恼过。


     一周前。

     梅洛走进尼亚的办公室——准确来说更像一个监控室,因为没有窗户,满房间的显示屏便是...

*M存活if,可以看作上一篇的后续,已交往设定

*OO到没有C,比上一篇更恋爱脑傻白甜,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bug和错别字

 

 

 

  

     Kira事件之后,梅洛似乎还没为什么案件如此苦恼过。

      

     一周前。

     梅洛走进尼亚的办公室——准确来说更像一个监控室,因为没有窗户,满房间的显示屏便是唯一的光源,本来空旷的房间现在堆满了尼亚用塔罗牌叠起来的墙,而他本人正在这座自己堆砌起来的迷宫中心。

见对于自己的到来,尼亚仿佛置若罔闻一样,梅洛皱了皱眉,径直往中心尼亚的方向走去,丝毫不顾被他撞倒的牌墙——反正这种戏码以前在华米兹之家上演过很多次,当然都是梅洛故意的,而尼亚似乎也习以为常了,对于梅洛的“捣乱”从来不会表现出生气的情绪。

    “好久不见,欢迎光临。”

    “是啊,这么多天没联系,我还在想你是不是被暗杀了。”

 

       两人各自有事务处理,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梅洛本以为,即使两人在交往(姑且可以这么形容),相处方式也不会有什么变化,除开两人特殊的身份,他和尼亚本就不是会为感情费心思的人。

       可是他不得不沮丧地承认,现在长时间不联系,自己会想念尼亚,当然只是一点点。然后,很明显,尼亚的反应让他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

 

       听到梅洛的话,尼亚顿了一下,放下手中的塔罗牌。

     “梅洛,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很抱歉忽略了你的感受。”

     “又是这该死的彬彬有礼的语气。我不是……”

     “我确实应该有作为恋人的自知。”

     “都说了我不是……”

     “所以,梅洛,下周的儿童节,我希望收到你的礼物。”

 

       梅洛花费了十秒钟试图去分析尼亚这句话的因果关系,然后扯下手套用手背碰了碰尼亚的额头,确认他没有在发烧。

     “你是不是对谈恋爱有什么误解?”

     “想在节日收到对方的礼物,难道不是作为恋人应该有的想法吗?”尼亚一脸无辜地看着梅洛,用听起来很诚恳地语气回到。

 

     “你能不能别笑了。”梅洛拿起手边的杂志,卷起来拍了一下听完前因后果之后便笑个不停的玛特。

     “抱歉……抱歉……哈哈哈哈,真不愧是尼亚,你可真是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我做过最蠢的决定就是告诉你这件事,看来结果如我所料你不能帮我解决烦恼。”梅洛白了玛特一眼。

     “可是,事实上,尼亚也送过那么多次巧克力给你,你给他送个礼物不是也理所当然吗……虽然他早就不是儿童了,但他那个爱好,实际上也没差,你就投其所好,送他个玩具不就好了吗。”

    “你这是要让我去研究那些幼稚的玩具?我怎么知道他喜欢哪一款,在我眼里那些跟一堆塑料铁块没啥差别。”

    “你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呢?拜托,你们现在是在交往,不是在比赛谁先抓住犯人,虽然我知道你们两个对此总是乐在其中。”

 

 

    “梅洛,你……在想什么。”

       自梅洛到来,已经过去快半个小时,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看,却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尼亚忍不住歪着头问到。

     “尼亚,你喜欢什么?”

     “梅洛。”

     “?”

     “我在回答你的问题。”

     “你可不可以不要面无表情地用如此冷静的语气说这种话,而且我不是玩具。”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你这家伙,真的是……”梅洛忍不住伸出手去捏尼亚的脸颊,往两边扯,试图破坏这令他不爽的扑克脸。

     “梅洛……”

     “干嘛啊?”

     “你脸红了。”

     “闭嘴!”

     “所以你花了一个星期来研究我喜欢什么玩具然后放弃了吗?”

     “不,我花了一周的时间来考虑要不要和你分手。”

 

       尼亚把一个箱子放在梅洛面前,“这是我的玩具箱,一般一个案件结束后,我就会把玩具让罗杰处理掉,比较喜欢的会放进这个箱子里面,如果装不下了,就会对比一下,把没那么喜欢的拿出来。”尼亚把盖子打开,“但我认为你一定不会愿意送我已经拥有的东西。”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堆在一起的怪兽、外星人模型、一个用小箱子装着的射击游戏套装,以及两个放在一起的指偶。

      梅洛拿起那两个放在一起的指偶,“这个该不会是……我和你吧?你这做得也太丑了吧。”

    “这个是KIRA事件时,从纽约到东京后做的,因为当时需要制作的人数太多,做得有点匆忙,请见谅,我已经尽力把代表你的那个做得细致一点了。”

      梅洛环视了玩具箱一圈,只在另一角看到了属于初代L的指偶。

      尼亚似乎是看出了梅洛的疑问,“代表其他人的指偶我已经在事后处理掉了,不在这个箱子里了。”

      梅洛看着这两个指偶,捏了捏属于自己的那只,看着指偶被挤压后堪称凶神恶煞的滑稽样子,笑着说到“虽然这个‘我’看起来还挺写实的,但印象中我可没在你面前露出过这种表情吧?你知道我以前面对你可是除了挫败就是气得咬牙切齿。”放松手上的力度,指偶又恢复了原状,梅洛看了看那个目光空洞的“尼亚”, “你这算什么,玩过家家吗?想不到你暗恋我这么久”
   “我认为我表现得挺明显的。”

   “为什么要把这两个留在玩具箱里?”

   “没什么,只是想这样而已。”

 

       尼亚一直以来都是冷静又理智,处理事情只要认为不违反他所设定的“原则”,总是优先考虑结果,这点在别人看来甚至有点无情。只有在与梅洛有关的事情上,尼亚偶尔会展露出一点私心,就像当时想方设法地在众人面前为梅洛的犯罪行为开脱,就像事后下意识地把代表他和自己的指偶并在一起收藏起来。

 

     “尼亚,你是故意让我看到这个的吧,就跟当时你留在我照片背后的‘Dear Mello’一样。”

       尼亚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梅洛对尼亚那种爱理不理过分冷静的态度很不满,表达心意时却出乎意料的直白,搞得他才像是不解风情的那个。

        把两个指偶放回原处,梅洛轻轻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了,你就等着收你的儿童节礼物吧。”

 

         三天后尼亚收到了的一只梅洛模样的娃娃。

 

         对于这只娃娃,玛特对梅洛表示你不如去买个芭比娃娃,前SPK三人一致(私下)的评价是:惊悚。

 

         看得出尼亚本人非常喜欢这个娃娃,收到那天起就一直放在身边。

 

        在梅洛的抗议下,这只娃娃在尼亚身边放置了一个月后,最终也被收藏在了尼亚的玩具箱里。

 

END

 

----------------

彩蛋小剧场:

      “尼亚,其实我还有一份礼物想送给你。”梅洛突然贴到尼亚的耳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压低声线说道,“给你想儿童节礼物可太费劲了,所以我决定帮助你脱离儿童这个身份。”说着便暗示性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尼亚的耳朵。
       尼亚伸手搂住梅洛柔韧的腰,侧过头,用完全不符合他真实年龄的天真的语气说道:“是吗,我很期待这份礼物呢,梅洛哥哥。”

(真的没了,等我的香水或者酒到了再写吧)

 

   ----------------

碎碎念:

感谢你看到这里。

想必都猜到了,最后尼亚收到的那个娃娃就是剧版那个魔性的M娃娃哈哈,是六一时突发奇想的梗,和红帽唠嗑了大半个月,终于(被她逼着)挤出来了。本来只是想写个欢乐的小甜饼,但屁话(段子)越写越多,想到啥就写啥,最后拼起来娇柔捏造又有点不伦不类,我都不好意思打角色tag了hhh,等我有时间了连同第一篇一起修一修。LOF的自动排版真的恶心,手动调了下,放弃

还是那句,如果不小心雷到你了先道个歉,如果你喜欢我会超——开心哈哈^ ^。


p哥

嘀嘀嗒嘀嗒

有出现了一只手的烤肉丝

嘀嘀嗒嘀嗒

有出现了一只手的烤肉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