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md

24423浏览    275参与
Sieka

NMD ||久逝 (1)

1月26:


(清秀的字迹)


  很不容易熬到春节放假,我这才敢扔下卷子,好好写一点日记。实际上今天已经是大年初二了,初一那天我在家睡到中午才起床,之后忙着打游戏,所以没有记日记。这方面我是真的很笨,翻了半小时的游戏测评,才找到个剧情小游戏,玩了一下午就通关了,觉得很无聊。今年过年还是没有人陪我,不然我们也许可以一起玩点别的,热闹更有趣些。


  我今年高三,今天查App上距离高考还剩133天,其实不剩多少了,高考已经迫在眉睫。我想起假期前的那个学期,上课老师都敲着讲桌让同学清醒点,懒虫都爬起来,好好听课。时间的短暂双方都心知肚明,其实除了...

1月26:


(清秀的字迹)


  很不容易熬到春节放假,我这才敢扔下卷子,好好写一点日记。实际上今天已经是大年初二了,初一那天我在家睡到中午才起床,之后忙着打游戏,所以没有记日记。这方面我是真的很笨,翻了半小时的游戏测评,才找到个剧情小游戏,玩了一下午就通关了,觉得很无聊。今年过年还是没有人陪我,不然我们也许可以一起玩点别的,热闹更有趣些。


  我今年高三,今天查App上距离高考还剩133天,其实不剩多少了,高考已经迫在眉睫。我想起假期前的那个学期,上课老师都敲着讲桌让同学清醒点,懒虫都爬起来,好好听课。时间的短暂双方都心知肚明,其实除了彻底放弃的学生没有人睡觉,可是老师仍然愿意敲,学生仍然听凭老师骂,大家应该都很焦虑吧。


  确实,觉都是不够睡的,学习的时间也都不够用,没有闲心思每天浪费宝贵的睡眠时间记这种琐事。但我欢喜记,我希望我以后某一天偶然整理笔记时翻出这本日记,找到它就相当于找到了回忆的一个小把柄。


  私以为最近记忆力衰退得厉害,补足觉了也是一样,但这个仅是对于日常生活来说。嗯……就比如,我现在就回忆不起来中午饭吃的什么?好幼稚——不过我不必忧心课本知识,睁眼闭眼,眼前出现的都是满满当当的公式和基础知识点。有时午夜梦回,耳畔还隐隐能捕捉到老师上课时念诵的必备诗词。这是农历新年伊始,我以为这不是个好兆头。但如果这样能让我记诵更清晰,倒也没什么了。


  不是好兆头的不仅仅是这个,而且是班主任突然病倒,目前住院。正好春节,今天上午我去看他,就在路边水果店买了几斤苹果略表心意。他住二人病房,那位白发苍苍的恩师很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师娘陪坐在一边。同病房的另一位老人病态要轻些,我到的时候他儿女在,还带了孙子孙女围在一边笑闹。钟表声和点滴一点一点地走着,显得我老师这边有点冷清。医生说他操劳过度需要静养,我在一旁坐了一小会儿便走了,离开时便觉心酸。


  过几天就提前开学。班主任住院了自然需要另外的老师补替,他教语文,学校主科教师本来就少,还都是班主任,从中找出教语文的老师来管班级就难上加难,或者不如说是干脆找不到了。校方请隔壁班级班主任来代语文课,管理学生和处理事务的担子就交给了实习老师。


  哎,我确实很好奇我的同学都是哪里来的渠道——这就把老师简历弄到了?同学发给我一份,我略略扫了眼。果不其然是隔壁师范院校的中文系学生,还在读大三,应该是在准备考研。


  实习老师人长得干净清爽,连拍证件照都像是沐浴在日光下,有种神采奕奕的味道,看起来像是好相与的那类人。我扫视,特意在名字的位置多停驻了一会,毕竟这是开学要相处一段时间的老师。他的名字,Dream,令我无端想到夜长梦多这个词,但没头没尾,只有这一点联想。


  今晚很累了,明天再写。


                              很困的Night

Sunny₍ᐢ •⌄• ᐢ₎

沙雕预警!cp名梗,当初看的这个要被笑死了。(流下了不会画兜帽的泪水)(我没有在骂人,只是在玩梗)

沙雕预警!cp名梗,当初看的这个要被笑死了。(流下了不会画兜帽的泪水)(我没有在骂人,只是在玩梗)

Lin

平衡,虚无,轮回

改原剧情注意,灵感来源于邪绝tal的魔王与勇者的故事

在那颗神树下啊,有个传说,有两兄弟在那颗树中诞生,其中一位是正能量的勇士,他帮助着大家,并且深受大家喜爱,而另一位,他没有作为,因为拥有邪恶的力量所以被村民们讨厌着,村民们经常私下殴打,辱骂他。

当然,主角是两位,今天并没有只要说其中一位的意思。

或许神是公平的,她赋予了两兄弟虽然不一样,但都很强的力量。

啊啊,话题扯远了。

今天拥有正义力量的勇士也去帮助大家,驱除邪恶了。

今天守护着邪恶力量的守护者也在被欺负着,终于,他忍受不了了,他也想要受欢迎,他也想要像他的兄弟一样,他忍受着身上的伤,在他兄弟没有回家之前回到了家,他看着掌...

改原剧情注意,灵感来源于邪绝tal的魔王与勇者的故事

在那颗神树下啊,有个传说,有两兄弟在那颗树中诞生,其中一位是正能量的勇士,他帮助着大家,并且深受大家喜爱,而另一位,他没有作为,因为拥有邪恶的力量所以被村民们讨厌着,村民们经常私下殴打,辱骂他。

当然,主角是两位,今天并没有只要说其中一位的意思。

或许神是公平的,她赋予了两兄弟虽然不一样,但都很强的力量。

啊啊,话题扯远了。

今天拥有正义力量的勇士也去帮助大家,驱除邪恶了。

今天守护着邪恶力量的守护者也在被欺负着,终于,他忍受不了了,他也想要受欢迎,他也想要像他的兄弟一样,他忍受着身上的伤,在他兄弟没有回家之前回到了家,他看着掌控了他们兄弟俩力量的源泉,只要,只要稍微改变一下就好,不会有问题的,一想到未来是光明的,他忍下忐忑的心情摸上了源泉。

异变突生。

原本平衡分开的颜色也肉眼可见的,紫色慢慢侵蚀着金色,而外面的情况也受到这股力量的影响发生地震,村民们很快赶到了,他们殴打着始作俑者。

绝望,痛苦,后悔,在蔓延,他控制不住他所守护的负面情绪了,它在反噬,这个小小的守护者要被吞没了,but nobody come。

不,他的兄弟赶到了。小小的勇者看到他的兄弟正在屠杀,他感到呼吸困难,明明,明明只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啊,他好好的兄弟变成了怪物吗?那个,会安慰他的,会陪伴他的,会保护他的兄弟,在他不在的那个下午,变成了一个屠杀了数十人的…怪物?

曾经的守护者在看到他的兄弟以后明显停了下来,而与他敌对的众人趁此机会跑掉了。

“兄弟,我…”勇士有点说不出话,他不知道这时候该先安慰他的兄弟停下来,还是要与他敌对。

“你回来了啊,对不起,我把一切都弄遭了,请,记住我从前的样子啊。”守护者落下了最后的泪水,他逃走了。

……

在这之后,魔王换了一个人,是曾经的守护者。

在勇士知道了以后,他下定决心,讨伐魔王。

大战很辛苦,勇者单枪匹马闯到终点。

“你终于来了啊”面前这个骨完全没了以往的模样,只是在嗤笑着看着勇士。

……

那次大战,没有一个人活下来,勇者和魔王同归于尽了。

在大战后,勇者与魔王战斗的那片地方变的寸草不生,丝毫没有生命的气息,只有废墟在那里。

有传说勇者死的时候是握着魔王的手的,如同他们的曾经。

他们的生命结束了,相同的,战役也结束了。

或许神是公平的,她赋予了两兄弟虽然不一样,但都很强的力量,不公平的只是世人罢了。

那么,这个故事就是这样,感谢您的观看,晚安。

预备五班的小曹

梦(nm+dream线)

        *感谢那些没有取关的盆友们的支持!

        *有生之年系列!!

        *主CP是nmd,IE

        *下一次就是ff了。希望您们能看的愉快!...


        *感谢那些没有取关的盆友们的支持!

        *有生之年系列!!

        *主CP是nmd,IE

        *下一次就是ff了。希望您们能看的愉快!

        *开始吧!!




        一颗。两颗。三颗。 

        dream最喜欢数dreamtale的流星了。这是他最喜欢的事之一。dreamtale的流星虽然没有outertale那么多,也没outertale那么震撼,但dreamtale的流星又大又亮,还是星星的形状,一颗一颗,一边用手指着,一边数数,每次dream都会兴奋到极点。 

        特别还是和哥哥一起数。 

        每次dream在兴奋的时候,nightmare都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不知什么情感。 

        dream也没有去读,主要是因为太兴奋了。 

        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没有读哥哥的情感,发生了那件恐怖的事,和哥哥一起看流星的机会也没有了。 

        也许直到永远。 

        dreamtale里的流星雨倒是在发生那么恐怖的事后,一如既往地下着,只是没有骨在自己身边陪着了。真是有点讽刺。 

        dream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将自己从回忆里拉离出来。哥哥已经不是哥哥了。他是nightmare。积极情绪的守护者可不能有那么多负面情绪! 

        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事,喝会儿茶吧。 

        dream拿出了茶具,开始沏茶。 

        不幸的是,刚刚沏好一壶茶,ink就通过茶从茶壶里钻了出来,真是没把dream吓个半死 

        “哎呦我的天哪!哇……我刚沏好的一壶茶!”dream拍拍自己受了惊吓的灵魂,发了一下闹骚,“ink你来干什么!” 

        “还用说吗!”ink眼神示意。 

        dream叹了口气。“你说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每过大约两三个月,ink都会来一次dreamtale,跟dream说一说心事。 

        不过从大约一年前起,本来正常的内容突然变得奇怪起来。 

        为毛ink会喜欢error啊!!!!!!!!! 

        dream在内心里发飙。 

        算了,冷静。 

        虽然这个消息有点震撼,但dream可是不知听到多少次震撼的事了,毕竟他也500多岁了。 

        算了,听就听吧。 

        (以下省略ink对error的情话约10000字。) 

        …… 

           …… 

        …… 

        …… 

        “呼……总算走了。”dream亲眼看着ink传送走,长舒了一口气,“继续沏茶吧。” 

        但只有dream想不到,没有生活做不到。 

        dream刚刚拿起茶壶的后一秒,一只黑骨从天而降。 

        于是dream的茶壶就这么被error打翻了。 

        dream感觉自己崩溃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茶.壶!!!!! 

        冷静。dream第二次对自己说,心静自然凉。 

        再静下去就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ream试图冷静下来,耐心的听他说。 

        等他听完,dream已经彻底震惊了。 

        他们两个,互.相.暗.恋!! 

        dream懒得再崩溃了。槽点虽然很多,但他已经懒得再震惊了。今天已经震惊三次了,不能再震惊了。 

        不过总得让这俩人有一个happy ending吧。这么想着,dream装作对这件事很感兴趣的样子,说:“你知道吗,其实啊,ink也喜欢你哦~” 

        不过这时,事态对于dream来说,出现了重大变化…… 

 

 

        


        流星从夜空中划过。对于nm来说,上一次见到流星似乎已经是两百年以前了。 

        他也不记得为什么自己会喜欢流星雨,可能是因为它名字里有一个“雨”——自己小时候还挺喜欢雨的——抑或者,是因为小时候在流星雨时,自己和dream是最亲密的。不过,在那件事后,他的性格就被黑苹果影响了。要是有空闲的时间,nm一般都会坐下来喝两杯茶,看一会儿流星,即使是负面情绪的化身,他也还是有这份闲情雅致的。 

        只不过,很不碰巧,他的视察还没有做。 

        他先去了killer家。很好。家里一如既往地挂满了刀子,killer似乎已经出去了。 

        murder家。很好。家里一如既往地全是血迹,murder似乎出去收集LOVE了。 

        cross家。很好。家里一如既往地堆满了塔可饼,chara的柴刀和他们的心形吊坠盒。还有——插着几把柴刀的nm的照片。自从nm上次告诉他契约上有一行小字,cross似乎就一直很怨恨nm。很好。下次在他冰箱里多塞几瓶牛奶,顺便房间里放几十只奶牛吧。骨不在,估计买塔可饼去了。 

        horror家。horror在家,正在和平常一样吃肉,样子不堪入目。很好,一如既往。 

        Anti-void。nm扶着额,感觉自己很无语。所以Error他到底是在干什么?看上去发情了??甚至拿出了自己珍藏的ink玩偶???这一脸娇羞的表情是什么鬼???真应该让ink看看…… 

        (作者:相信我,没过多久ink就能在床上看到了,嘿嘿嘿~) 

        唉。nm摇摇头。这货。要不是他知道我喜欢我弟,我早就把他喜欢他宿敌的事情说出去了。 

        没错,nm真的喜欢dream。 

        nm不知道这种情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久前?事件发生之后?还是他们小时候?也许吧。每次nightmare看dream的眼神,都很复杂。慈爱?关怀?呵呵。也许,就是爱。每次nightmare的调皮捣蛋,赖在dream床上不走,都是因为想吸引dream的注意。他喜欢读书,也大部分是因为他在书里总是能看到他想追寻,可又因为兄弟不能追求的爱情被实现。(顺带一提,这也是为什么nm去书店选书时经常挑爱情小说。) 

        但直到事件发生后,nm觉得少了什么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喜欢dream。以前的他,都是潜意识里喜欢。 

        回到现实,nm看到Error开了传送门去dreamtale。有趣,跟着,nightmare一抹邪笑,传送到dreamtale。 

        …… 

        …… 

         

 

 

        



        “nightmare!”dream警惕地说,“你你……你来干什么!” 

        看着张弓搭箭的小守护者,nm慢吞吞解释:“没什么,我就是来八卦的,虽然会产生积极情绪,不过我挺喜欢的。” 

        “那就好。”dream松了一口气。 

        (此处省略Error离开,并一脸黑线。) 

        …… 

        “不知道Ink在不在涂鸦球域……”dream一脸担忧地说。 

        “在。”nightmare瞥了一眼他,“你忘了你能远程感知情绪变化?涂鸦球域有两个大幅度情绪变化的生物,肯定是Ink和Error。” 

        “嗯……”dream努力试图感知,“但好像有一个情感一下子消失了,估计是晕了。”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nightmare一脸坏笑。 

        (作者:欲知详情,请看关于你的梦(Error线)一篇,顺便给两篇文章都点个小赞👍🏻) 

        两个人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之后就一直沉默着,空气中光是闻都能闻出尴尬的味道。 

        “很久都没这样过了,”nightmare先打破了沉默,从树上跳下来,抚摸着残败不堪的情感树,“我们两个骨共处在在情感树下。 

        只不过几百年前我是你的night,而现在是nightmare。nightmare自嘲般地想着。 

        只不过几百年前我能和你看流星,而现在我和你是敌人。dream自嘲般地想着。 

        不过,今天至少我们不是敌对的。两只骨都想。 

        “是啊。”dream应答道,“我记得上次是我们一起看流星。”说完,他就遭到nightmare的白眼。 

        “啧。和你这种只有正面感情的家伙一起干的事,我早都忘光了,又不值得住。”nightmare挖苦道。(你早晨不是回忆得蛮开心的吗??) 

        ”那night你脸青干嘛。”dream一脸嫌弃的指了出来。口嫌体正直的家伙。dream想着。 

        (偷偷告诉你们个秘密,dream在说的时候脸黄了。啧啧啧,这狗粮发的我有点撑。) 

        “什……”nightmare感觉无地自容,连在暗恋对象前丢尽了。但他突然意识到:“等等,你叫我,night!” 

        但他又想了想,叹气:“算了,不跟你计较。”  

        nightmare干脆坐了下来,不过和dream有了一点距离。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ink喜欢Error的?”nightmare疑惑地问。 

        “ink他天天,天天来我这里把我当Error作为告白对象训练,你说我能不知道吗!烦死了!”dream一脸憎恶的说。 

        “在这件事上你和我倒是一样。”nightmare一脸深仇大恨地说,“好几次视察Error都像发春一样,手上拿着ink玩偶,在沙发上滚来滚去。不过想想他那和Ink加起来不超过3岁的智力,他们两个行为倒是情有可原。” 

        “算了,不说了。我今天茶壶两次被毁,应该已经不能用了。我去其他AU拿个新的过来。”dream说着,站起了身。 

        “等一等,我有个更好的方……”nightmare用一根触手想要拉住dream。 

         结果,命运就是这么扑朔迷离。说巧不巧,dream被一拉,重心不稳,整个骨向后倒去,正好倒在了nightmare怀中。 

        dream想要起来,却发现nightmare正在抱着他。dream挣扎了几下,nightmare居然抱得更紧了。dream放弃了。被负面感情包围的感觉可真不好,而且night他抱着自己就像是自己比他矮一样。dream心里这么想着,脸却一下子金了,nightmare脸上也罕见的有一抹青。(话说nightmare今天脸青了2次,可真罕见啊~) 

        两个骨就这么呆了5分钟。dream气鼓鼓地说:“night……mare你打算怎样?我还要去拿茶杯呢!” 

        “好了好了,不玩了。”nightmare悠哉悠哉的放开dream。“要不你让Error给你拿,我还想知道他咋滴了。” 

        dream总算明白nightmare拉住他是因为这个坏念头。“我才不呢,Error和Ink才不想我们打扰呢!” 

        …… 

        dream回来后,又在树下坐下。这次两个骨坐的近了一点。 

        dream和他聊起了天。“nightmare,邪骨团怎么样?” 

        “除了Error,一切正常,赚EXP的依旧去赚EXP,讨厌我的依旧讨厌我。说起来,该给Cross放几只奶牛呢……”nightmare回答,看了dream一眼,“星星眼战队怎么样?” 

        “还行,blue的taco依旧难吃到爆炸了,上次我记得ink画的房子就炸了几米远。”dream一脸认真的说。 

        “blue的taco有多难吃Error应该知道的很清楚……”nightmare努力憋着笑。 

        “也是……诶!那边是……流星!!night……mare你快看诶!很少见的!”dream抬头意外地喊到。一道道又大又亮的流星划破天空。

        上一次和night一起看dreamtale的流星是两百年以前了吧……dream看着身边的nightmare,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以前那个身穿紫衣,头戴月亮头箍的nightmare。dream摇了摇头,现在的nightmare又出现在了眼前,眼神竟格外相似。

        意识到dream在看自己,nightmare赶紧说:“你看着我干嘛……我我可对流星没兴趣。”

        (作者:你个傲娇鬼。)

        “不说了,我们来许个愿吧。”dream先开个头。

         我希望哥哥能一切安好,dream许了这个愿望。

         “幼稚鬼。”nightmare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已许了愿。

        我希望弟弟能一切安好,nightmare许了这个愿望。

        抬起头,dream看着嘴上说不要却再认真许愿的nightmare,他眼前又浮现出了原来的nightmare。

        他查看了一下nightmare的情感。

        原本应该充斥负面情绪的灵魂,此刻却流露出了正面情绪。

        爱。

邪绝Tal

魔王与勇者的故事

  dnm/nmd无差【私心dnm(真不要脸)】

胎教文笔,改了一些night变nightmare中的一些剧情。【文还是很短】


——————————


  夜晚已经降临,只有明亮的月亮与几颗星星依然挂在漆黑的天空上,发出光亮。dream靠在哥哥night的旁边,看着night手里不知道叫作什么的书,直到对方将书慢慢的合上,温柔的说到:“现在已经很晚了,dream该睡觉了哦。”

dream抱住了night的胳膊蹭了上去,像猫咪撒娇一样蹭了蹭night,“不,我要听哥哥讲睡前故事,然后再睡。”dream说道。

night略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

  dnm/nmd无差【私心dnm(真不要脸)】

胎教文笔,改了一些night变nightmare中的一些剧情。【文还是很短】


——————————


  夜晚已经降临,只有明亮的月亮与几颗星星依然挂在漆黑的天空上,发出光亮。dream靠在哥哥night的旁边,看着night手里不知道叫作什么的书,直到对方将书慢慢的合上,温柔的说到:“现在已经很晚了,dream该睡觉了哦。”

dream抱住了night的胳膊蹭了上去,像猫咪撒娇一样蹭了蹭night,“不,我要听哥哥讲睡前故事,然后再睡。”dream说道。

night略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弟弟dream,然后还是说道:“那好吧,只讲一个哦。”

听见night这么说哦dream很高兴,就算night只讲一个故事。但是dream才不会管night会讲什么故事呢,因为不管哥哥讲的是什么故事dream都喜欢听。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远处有一个与世无争的村庄。村庄里的人过的一直都很“幸福”,直到有一天魔王降临到了这个村庄,村庄里面人们的“幸福”终止了,变成了苦难,他们的生活充满了恐惧 。之后一位勇者出现在了这个村庄中,村庄中的人民祈求他回去杀了魔王。于是勇者来到了魔王面前,举起了长剑杀掉了魔王。魔王在面对勇者的时候并没有反抗,而是带着笑容死去了。之后村庄又恢复了像以前那样和平,每个人的生活都非常的“幸福”】

就像往常一样,night讲完了故事,night伸手摸了摸dream的头。dream抬头看向night表情有些迷惑 “魔王是怎么出现的呢?”dream问night。而night摇了摇头说到:“我也不知道呢…dream喜欢这个故事吗?”dream像个小孩一样【不过现在也的确是个小孩】不停的点着头,眼眶里金黄的星星瞳孔十分的耀眼。“勇者超帅的!我也想成为这样的勇者!”dream说道。night温柔的笑了笑“好好,dream一定会成为这样伟大的勇者的,不过现在我们的小勇者大人该睡觉了哦。”

  那一晚很平静,就像故事中幸福的生活一样。不过或许真正的神明,根本不允许这种生活继续下去一样。就像故事里写的那样,魔王降临了。

  dream飞快的跑着,向着感情树,他们的家跑了回去。可惜一切都晚了,dream意识到的太晚了,他从来不明白night,就算他明明看见过night所遭遇过的。

  生物的血液,染红了泥土。残肢断臂,鲜红的血肉,开膛破肚,皮开肉绽的各种尸体躺在地上,躺在了那受人尊重的感情树周围。而在倒塌了的感情树前,站着的怪物是谁?

“…哥……哥?”

dream不确定的说着,在灵魂中感受到的负面情绪,而对面站着的的确是night,哦,不对,这个时候应该是nightmare了。

nightmare走了,离开这个地方,留下了dream傻呆呆的站在那里。

过了很久,经理过了很多……

 勇者挑战魔王的时候该到了,是决战的时候。令人没想到的是,实力足够碾压像10个dream这样的勇者的魔王nightmare输了。但是这一切就好像是必然的,勇者和魔王似乎都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结局。dream将HP已经归零正在慢慢化为尘埃的nightmare抱在怀里,眼中并没有那所谓的眼泪,dream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抱着nightmare。

“…呵……我们亲爱的小勇者赢了呢…”

“…对不起……”

“哥哥…晚安……”

魔王死了,勇者消失了。





在很久之前,有一颗神明种下的树。在树的下面住着一对兄弟。

【魔王是人创造出来的,不是吗?】

“而这一次,我承诺,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dream握住了正在睡觉中的night的手。

Sieka

仓库

  我预计以后主页文章会越来越多(音咕)。我很喜欢各个坑混着发文,但我不喜好建合集。为了不给大家阅读造成不便,我决定做一个索引。

[图片]
  镇仓库图(?)来自美丽亲友@我系程程吖,是Coventional Drama的赠图。她没有签名,所以请不要保存或者截图,谢谢各位啦。


★需要连载的更新

<Nightmare/Dream>Conventional Drama[填坑中]

Chapter 1. 


<Nightmare/Dream>久逝[填坑中]
Chapter 1. ...


  我预计以后主页文章会越来越多(音咕)。我很喜欢各个坑混着发文,但我不喜好建合集。为了不给大家阅读造成不便,我决定做一个索引。

null
  镇仓库图(?)来自美丽亲友@我系程程吖,是Coventional Drama的赠图。她没有签名,所以请不要保存或者截图,谢谢各位啦。


★需要连载的更新

<Nightmare/Dream>Conventional Drama[填坑中]

Chapter 1. 


<Nightmare/Dream>久逝[填坑中]
Chapter 1. 

 



★ 摸鱼&脑洞&小故事

<Nightmare单人向>

善意/Benevolence 

常磐庄吾

大概是一点乱摸鱼?~\(≧▽≦)/~

大概是一点乱摸鱼?~\(≧▽≦)/~

海盐柠檬棒棒糖⭐

梦兄弟生日快乐!
p2滤镜p3原图
tag有私心

梦兄弟生日快乐!
p2滤镜p3原图
tag有私心

☆梦京快乐水

生日快乐[梦兄弟向]

cp向:nightmare×dream

重度ooc,超级短

靠明天还考试我是抽出时间给他们写生贺文的,我太难了呜呜呜呜呜

赞数什么的就不要了吧,是私心。

流星划过的夜晚,你会许愿么?还是摇头叹息的无限彷徨?

当漫天的流星雨在dream的头顶划过之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个想法。

记得小时候的大树下.....

满天星星闪烁着,镇上的人们围在一个篝火前开心地又跳又唱。

“哥哥,人类在干什么啊?”dream靠在nighty的肩膀上好奇地问着他。

nighty轻轻拍拍他的头,紫色的瞳孔轻轻冒出一点点希望的星光,指着如同一块幕布的黑色天空轻笑到,

“是流星,可以许愿的哦。...

cp向:nightmare×dream

重度ooc,超级短

靠明天还考试我是抽出时间给他们写生贺文的,我太难了呜呜呜呜呜

赞数什么的就不要了吧,是私心。












流星划过的夜晚,你会许愿么?还是摇头叹息的无限彷徨?

当漫天的流星雨在dream的头顶划过之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个想法。

记得小时候的大树下.....

满天星星闪烁着,镇上的人们围在一个篝火前开心地又跳又唱。

“哥哥,人类在干什么啊?”dream靠在nighty的肩膀上好奇地问着他。

nighty轻轻拍拍他的头,紫色的瞳孔轻轻冒出一点点希望的星光,指着如同一块幕布的黑色天空轻笑到,

“是流星,可以许愿的哦。”

可以许愿吗?真的吗?

小心许愿,当愿望实现时。是追逐?还是放弃呢?童话般的相遇是否能有唯美的结局?

这是nightmare在吃下苹果时,天上又传来点点流星,他的混乱,他的过去,这时刻都混为一谈。

“哥哥.......”

求求流星,让我的兄弟回到原来的样子吧.....

回忆结束

dream,nightmare和人类住在篱笆的两边。

每天晚上,dream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隔着篱笆和高高的草丛,看看天空。每天晚上,都在等着那所谓的流星能实现他这个愿望。

可是,没有谁首先打招呼,没有谁向对方问好。直到有一天晚上,一颗流星划过了夜空……

他们满足于独处,却发现情意能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幸福。

但是在nightmare眼中,情意没用,都是可笑的正面情绪。

血染小镇,整个dreamtale只剩下dream在顽强对抗,nightmare看着浑身是伤的他,不禁笑出了声。

“我可怜的兄弟,”nightmare单膝跪在地上,俯视着看他何时能抬起头,“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话落,nightmare用触手再次将他打倒在地,看着那正在闪闪发亮的金苹果,贪婪的触手齐刷刷地刺过去。

“流星...”dream用最后一丝力气微微抬起头仰望天空。

是流星,正在一丝丝地闪过去。

“拜托...我的兄弟,你让他回来吧……”

噗嗤

血溅当场

nightmare嫌弃看了看触手上的血,唯一一丝心酸眼神消失不见了。

“真是不切实际的梦。”
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生日快乐。

Sieka

Conventional Drama/第一章

☆CP:Nightmare(月饼‖微黑苹果)/Dream 

★架空背景,拟人+大量私设。

★挑了这个日子开新坑,祝他们生日快乐。

  “哥哥?”声音极轻且柔和,像一颗落在湖里的石。

  Nightmare很早的记忆里是有一扇湖的,它不很漂亮,只是依着山。山也泛善可陈,只在冬天时下了雪才很有盛大的意味,延绵的树上挂的都是白霜,天空挂在这条垂上去的丝带上,夜晚会遥遥地在远方缀几颗星星。

  湖就靠着这样的山和天,冰天雪地里它结着一块一块的冰,冰块间有不规则的裂纹,所以不能踩踏,会坠下水去。Nightmare曾经从某座山顶向下望去,在冷进骨血里的冷...

☆CP:Nightmare(月饼‖微黑苹果)/Dream 

★架空背景,拟人+大量私设。

★挑了这个日子开新坑,祝他们生日快乐。

  “哥哥?”声音极轻且柔和,像一颗落在湖里的石。

  Nightmare很早的记忆里是有一扇湖的,它不很漂亮,只是依着山。山也泛善可陈,只在冬天时下了雪才很有盛大的意味,延绵的树上挂的都是白霜,天空挂在这条垂上去的丝带上,夜晚会遥遥地在远方缀几颗星星。

  湖就靠着这样的山和天,冰天雪地里它结着一块一块的冰,冰块间有不规则的裂纹,所以不能踩踏,会坠下水去。Nightmare曾经从某座山顶向下望去,在冷进骨血里的冷气中瑟瑟发抖,恍惚间居然有结了冰的湖上水光流动的错觉。

   关于这座湖,是有传说的,可惜具体内容他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故事大抵和死亡联系在一起,总归不是适合讲给小朋友的好故事。但他早前是记得这个传说的。Dream有一次问他为什么冬天不可以在湖上走,小守护者那时身量不高,仰视着看他的眼睛里压着层层的光,让Nightmare想起梦里的湖水。

  他看到那双眼睛,便不愿让他尽心护在象牙塔里的人知道死亡的概念,所以他只是说:“冰碎了,Dream即使不落水,也会被冰块载到很远的地方,那我就没法见到你了。”

  季节反复循环,时间也证明了那个问他传说的孩子没有辜负任何人,非常懂事,之后再没问过Nightmare关于传说的问题。他知道他的哥哥有种天生的忧郁善意的气质,问这些会令他陷入沉默。

  流畅的思路到这里戛然而止,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Nightmare从迷幻的梦境里挣扎出来,眨眨眼消散朦胧的睡意,居然真的看见那张熟悉的面颊。轮廓和光影逐渐清晰,确是那张他深深铭刻在记忆里的样子,只是神情又稍稚气一些。天已经暗了,屋里昏味的烛光时明时暗,Dream低头看他,眼睛映着光,眨眼时瞳孔亮成一只不很圆的月亮。

  Dream俯身撑在床沿,目光紧紧盯住他。温热的鼻息触在Nightmare脸侧,他身边散落着一点Dream的体温,这样的气氛和环境适合一场深度的睡眠,美中不足的是Dream的手掌压到了他的头发。

  Dream这种时候总是心细的,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手掌所放置的位置究竟不妥,把手撤起的念头却恰好遇上Nightmare也想起身,两个人各自不同的意图造成了一段小小的混乱。

  他们不小心把头撞在一起,Dream被撞开了。这一下着实不轻,Dream捂着头倒吸冷气,轻轻地痛呼,但比起埋怨更像是受了委屈的撒娇:“哥哥,你撞到我啦。”

  “没关系吧?你已经睡了一天啦。”

  Nightmare回他以短暂的停顿:“我没事——只是有点累,所以很想睡一觉。在担心我吗?”

  Dream很安静地听他说话。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时房间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小会儿,Dream才回答他,声音仍然很轻:“真的没关系,对吗?”

  Nightmare微笑,Dream的连问太熟悉了。他说:“我没事,只是稍微有点累,所以睡得还不错,做了几个好梦。真的没关系呀,连睡梦都善待我,所以不要担心。”

  “我想抱抱你——”Nightmare站起来抻了抻腰,轻轻捉住Dream的肩,使他抬起头来看着他:“磕着了。还疼不疼?”

  他温和地揉了揉Dream的额角,向刚刚磕到的地方呼了呼气,努力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别那么激动。他早前总从小说上读到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分别许久后再喜欢拥抱,对他来说这种剧情共情起来好像还是有些难度,今天才真切理解了久别重逢能带来的喜悦。记忆里Dream眼神温软,总有一种富于幻想的天真稚气,他原以为再望一下那双眼睛都成了奢望,因此失而复得成了双倍的惊喜。许多年连续不停的噩梦已经把将他骨血都榨得干净,剩下能捧出来的,也只剩下一颗心了。

  想到过去的种种经历让他感到一种疲惫,融化的疲倦感沉沉垂坠下来,NIghtmare低下头,把额头靠在Dream的发顶,紧紧抱住了他。许是这个动作切实不平常,怀里有个不知所措的声音响起来,他哑着嗓子安抚,没事的,我好想你。Dream身上有种加了焦糖的碎冰气味——这里经常下雪,他们采了干净的冰雪匀糖浆。这个味道让他极平心,甚至有一点回笼的困意。

  时隔这么多年,他想。Nightmare把这一刻间的温情在心里反复描摹了几遍,并下定决心,要自己牢牢记住。

  乳白色的月亮通通明明地照下来乳白色的光,潺潺晃晃映在屋子里,把Nightmare的目光引去窗外:那片波光也照在湖上,鱼鳞一样银银闪烁。于是他拍拍怀里人的发顶:“大半夜,小孩子是不是该睡觉了?”

  “不小了,而且还没睡不能全怪我——”

  Dream看起来真的困极了,躺在床上一小会眼睛就睁不开,非要睁大眼睛强撑困意,问他说该睡了呀。Nightmare摇头笑笑,他有别的打算。哄着安抚过他睡,Nightmare吹熄去只剩下一点线芯的灯,轻手轻脚拿了灯笼,点燃之后独自出门去了。

  外面很亮,天上地上都是月光。其实大可不必点灯笼,薄薄一层纸包裹不住它内里的火焰,风吹时猎猎作响,透出的橙黄色光一颤一颤。当他喘着白气到达湖畔时,四周极寂。那片占据去他大半视野的湖在静静等待他看完眼前的景象;尖利的树的黑色剪影,显得这样的景色更森峭。但Nightmare此刻很安心了:哪有什么能比亲眼确认了自己回到一段过去中,有机会挽救未来而更令人雀跃的呢?

  这回他向家走时步伐便很轻快了,像任何一个年龄与其外貌相符的少年一样,步伐间自有一种甩脱了一切的轻松感。现在他要回家去,多美好的形容,回家去,回到一切爱与陪伴的起点去。极度的欢乐与宁静交斥在他的心里,Nightmare感到这种感受几乎要使他落下泪来:揩揩眼角,手指尖上果然有浅浅的水渍。风一吹,便干涸了。

  他笑盈盈地哼着不成调的歌曲,想到哪里便唱到哪里,将近家门口时就噤声了。他在家门前吹熄灯笼,轻手轻脚地拉开门进去,房间里一片黑暗,熟睡中的人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那张木板床毕竟年纪已经不小,光是想到它因为又要多承载一个人的体重而发出抱怨声,就让他很有负罪感。所以他尽力用自己能做到的最安静的动作爬上床。

  正如Nightmare所料,床这位老人家还是心怀不甘,吱吱呀呀地嘀咕几句。若是在白天,这样的声音绝对算不得大,可是在寂静的夜里,就显得尤其刺耳了。他心想这可糟了呀,扰人清梦可不是人该做的事,Dream已经守夜等待他醒来,明天会没有精神,他不愿意这样。他于是屏住呼吸,静静的听;幸好身边的人呼吸声平稳,没有要醒来的征兆。Nightmare一边窃喜,一边有点心疼。

  他深呼吸平复心情,却在真正放心躺下时,又僵住了。一只体温稍高的手臂环上他的腰,那个睡熟了的的孩子在无意识间也紧紧依赖于他。Dream把脸埋在他的胸口,睡得正香。Nightmare也伸出一只胳臂把他搂住,抬头时恰好望见那片有点湿润的夜幕,他在一片静寂中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什么时候脾气能不暴躁呢

不就是心疼钱 直说不就好了嘛

不就是心疼钱 直说不就好了嘛


预备五班的小曹

番外

*ooc注意


*IE,nmd注意。


*超短注意。


*下期预告注意!


#ready?go!


 

——————————————————————————————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


Core!Frisk穿越了一个AU,突然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拜访过Ink了。


嘛,今天去拜访一下吧!


Core!frisk来到了Ink画的房子旁边。


“emmm……ink一般都会在这里的吧……”它犹豫了一下,准备敲敲门。


要不我直接潜进去吧!给Ink一个惊喜!Core!frisk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一...

*ooc注意


*IE,nmd注意。


*超短注意。


*下期预告注意!


#ready?go!


 

——————————————————————————————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


Core!Frisk穿越了一个AU,突然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拜访过Ink了。


嘛,今天去拜访一下吧!


Core!frisk来到了Ink画的房子旁边。


“emmm……ink一般都会在这里的吧……”它犹豫了一下,准备敲敲门。


要不我直接潜进去吧!给Ink一个惊喜!Core!frisk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一个想法。


“要是当时这个想法 没蹦出来,”据当事人Core!frisk回忆,“我可能已经没命了……”


它潜进了房子,正想给Ink一个惊喜……


……却看到ink正在**Error。


Error还昏迷了。


Core已经存在了很久,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但是当时它真心吓坏了。


“怎么可能不吓坏啊!”当事人近几崩溃的喊,“看见自己的朋友在*他的宿敌!Are you kidding me?”


Core冷汗直出。


对了,dream肯定知道!


得赶快问一下dream!


这一想法随着ta来到dreamtale而破碎。


……因为ta看到nightmare在和dream愉快


的聊天。


【Core!frisk感觉自己收到了双重暴击,ta的世界观崩塌了。】


Core看两人在聊天都没注意,赶紧回了omega时间线。


“好了就到这里!”当事人捂着脸说,“让我缓缓!我有点缓不过来”……


 


 


……因当事人要求本节目只能获取以下线索。百年冤家竟神秘和好,对立兄弟竟重新言和,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骨性的泯灭,请受看下集《今日骨评》。下期再见。


 


 


 


 


……


……


……


……据本台消息,几天前采访的当事人竟被一笔,一线,一箭,一触手神秘袭击,请各位观众在外要保护自己。再见!


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


在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传八卦的孩子。


就应该在地狱里焚烧!


紫电青霜
优衣库配阿迪,这搭配也是绝了

优衣库配阿迪,这搭配也是绝了

优衣库配阿迪,这搭配也是绝了

洋葱*zi

偶尔回圈康康(˶˚  ᗨ ˚˶)
私心nmd

偶尔回圈康康(˶˚  ᗨ ˚˶)
私心nmd

不咕的笔不是好键盘

【nmd】IF

是一个if线,大概是dream和nightmare的最后一站,双方一同去世,但他们的灵魂结合成了一棵种子,种下后便会重生……之类的?

拟人。

↓↓↓↓

“嘿……嘿!”有人在大力摇晃dream的肩膀“你这个白痴!快点醒醒!”

声音很近,就在身边。

dream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nightmare狰狞的面孔。

“哇啊啊啊!”

dream尖叫出声,胡乱挥舞着手。

“啪!”

哎呀,手拍到nightmare的脸了呢。

嘿嘿。

dream直觉完了。

果然,nightmare沉默了一下,下一秒直接动触手“啊啊啊dream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鲁迅说过打不过就跑路可以活得更久些...

是一个if线,大概是dream和nightmare的最后一站,双方一同去世,但他们的灵魂结合成了一棵种子,种下后便会重生……之类的?

拟人。




↓↓↓↓



“嘿……嘿!”有人在大力摇晃dream的肩膀“你这个白痴!快点醒醒!”

声音很近,就在身边。

dream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nightmare狰狞的面孔。

“哇啊啊啊!”

dream尖叫出声,胡乱挥舞着手。

“啪!”

哎呀,手拍到nightmare的脸了呢。

嘿嘿。

dream直觉完了。

果然,nightmare沉默了一下,下一秒直接动触手“啊啊啊dream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鲁迅说过打不过就跑路可以活得更久些。

现在按照先人的话一定是没错的!

鲁迅: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

于是dream站起来撒腿就跑。

两人转圈圈转了一个小时转得不亦乐乎……

等到终于跑累了,nightmare率先停下,就这么坐了下来。“我说……你就不累?”

听见nightmare说话所以回头查看继而重心不稳以至于一个踉跄来了个平地摔的dream:“……”

“哈哈哈哈哈……”nightmare毫不吝啬的给予了他的嘲笑。

“能不能不要笑啊……很丢人的……”用了脸刹的dream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更红了。

“还是先把你的鼻血擦擦干净吧……”

不知道是出于哪种原因。

两人都默契得没有再谈及,谈及——他们已经死去的内容。

nightmare和dream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

“啊……nightmare,我好无聊啊……”

“那就睡觉。”

“可是我才刚刚睡醒诶……”

“那就发呆。”

“那不和睡觉没什么两样嘛……”

“所以你到底想干嘛?”

“想!”

“你什么意思???”

“额不,没什么。”

“莫名其妙……”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这个地方出现了一扇门。

还在上面写了一行大字:只允许一个人通过。

不管怎么说,在看见这行字时,dream和nightmare脑中不约而同闪过这个念头:好智障的情节哦……

两人开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了一会便将话题移开。

但nightmare知道,dream会时不时看着那扇门出神。

“诶,nm,你觉得那扇门后面会有什么?”

谈话的内容也越来越多

“不知道。”

“我觉得后面会有很多美妙的东西!”

dream手舞足蹈。

“湛蓝的天空,美丽的大地……还有好多的积极情绪!”

“……”

“……哦。”

nightmare觉得他在做点什么了。

“dream,我们一起出去吧。”

“诶!”dream开始有点震惊“真……真的嘛?可是上面的字……”

“谁管他!”nightmare打断dream“要是是假的呢?”

“额……你说的没错。”

两人站在门前。

靠近在足够的距离。

同时将手放上去。

很显然进不去。

“啊……nightmare……工人还是不行呢……”dream失望到。

“不,进得去。”

“什……”

dream话还没说完,便被nightmare一脚踹进去。




dream会想什么呢?

nightmare这样想着,对不起,又留你一个人?还是……

【湛蓝的天空,美丽的大地,和……积极情绪】

泷

我痛,我的理智合剂还有三天过期,我正在努力消耗理智,然后我升级了……nmd为什么

我痛,我的理智合剂还有三天过期,我正在努力消耗理智,然后我升级了……nmd为什么

低速鱼
关于明世隐带后羿被对面铠拿了时...

关于明世隐带后羿被对面铠拿了时尚八杀会对队友造成什么影响的小论文

“我觉得这样不行。”韩信说。“我得去抓他一次。”他的眉峰显出坚毅的模样,马尾随打野的动作摇晃着,荡出的弧度却无端令人感到酸楚。王昭君伸出手又收回,欲言又止,微微蹙起秀丽的眉,但最后她还是没能说出阻止的话,别开了视线。

“我和你一起去。”她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掌心掐出浅浅的弯月。

韩信的眼中盈上了些许柔情:“我不会负你的,我们会一起赢得这场胜利。”

很快,六分钟到了,那时吕布在上路与敌方射手和钟馗塵战正酣,突兀跳出的投降界面让他闪了神,走位失误被打掉了半管血,他连忙闪现回塔下,看了看已经亮起的三个绿色光点,又...

关于明世隐带后羿被对面铠拿了时尚八杀会对队友造成什么影响的小论文





“我觉得这样不行。”韩信说。“我得去抓他一次。”他的眉峰显出坚毅的模样,马尾随打野的动作摇晃着,荡出的弧度却无端令人感到酸楚。王昭君伸出手又收回,欲言又止,微微蹙起秀丽的眉,但最后她还是没能说出阻止的话,别开了视线。

“我和你一起去。”她握紧了手中的法杖,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掌心掐出浅浅的弯月。

韩信的眼中盈上了些许柔情:“我不会负你的,我们会一起赢得这场胜利。”

很快,六分钟到了,那时吕布在上路与敌方射手和钟馗塵战正酣,突兀跳出的投降界面让他闪了神,走位失误被打掉了半管血,他连忙闪现回塔下,看了看已经亮起的三个绿色光点,又看了看不知何时已经到了1/15的全队战绩,犹豫了一下,他想到貂蝉,还好这个要强的姑娘没有来参加这一对局,还好,本局毫无斩获的样子没有被她看见……

吕布打开队伍面板,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0/4的射手和辅助,在投降选项中点下了。

同意。

algae water

谁说过生命不能等待?

(当然Dream实际上不会为了Nighty而停下 不会有结果的……

只是考完试回来脑一脑.*^_^*

谁说过生命不能等待?


(当然Dream实际上不会为了Nighty而停下 不会有结果的……

只是考完试回来脑一脑.*^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