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mk

28717浏览    142参与
Cille希乐

80fo的车终于画完了(给dnm构图怎么这么难😭)

ooc,ooc,ooc,避雷,避雷,避雷

前三P挡一下

P4dnm,病娇dream(好吧其实不明显),囚禁,道具,niao dao注意

@MiYoIb💕 @光阴 @undertale 


p5ei(?)tian xue,kou jiao(隐晦)注意

@www怪 @枫墨依兰 @遥夜儿 @草莓团子🍓 


p6ie(?)kou jiao注意

@光阴 @undertale @山石山 ...

80fo的车终于画完了(给dnm构图怎么这么难😭)

ooc,ooc,ooc,避雷,避雷,避雷

前三P挡一下

P4dnm,病娇dream(好吧其实不明显),囚禁,道具,niao dao注意

@MiYoIb💕 @光阴 @undertale 


p5ei(?)tian xue,kou jiao(隐晦)注意

@www怪 @枫墨依兰 @遥夜儿 @草莓团子🍓 


p6ie(?)kou jiao注意

@光阴 @undertale @山石山 


p7knm→p9nmk(擦边),nm反攻注意

p7@MiYoIb💕 @光阴 @我恨數學

p9@👏  @我恨數學 


注食用愉快


总是在咕咕咕de朝熹

你们确认要看?就是脑洞而已。因为怕屏蔽,部分字体用拼音,祝看的愉快哈,只是自己写着玩

你们确认要看?就是脑洞而已。因为怕屏蔽,部分字体用拼音,祝看的愉快哈,只是自己写着玩

总是在咕咕咕de朝熹

半车预告

昨天晚上突发奇想,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出来,先做个预告,是mmk的

昨天晚上突发奇想,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出来,先做个预告,是mmk的

落咕殓尘

我太弱了不知道说啥好辽。就酱把好累鹅鹅鹅鹅。

我太弱了不知道说啥好辽。就酱把好累鹅鹅鹅鹅。

划落陈迹

nmk(半蛇nm)车

关键字 人外 脱肛 注意避雷

第一次写有点紧张。比我之前写的都有些重口,看前请再慎重。

cp为,nightmare x killer

试阅

那幼小身躯与nightmare无异只是多了半截蛇身,killer蹲下身戳戳这个可以堪称缩小版的老大。大小倒像个小婴儿。吐信子高傲模样颇有些神似。小蛇顺着killer手臂攀爬至肩膀,高度同nightmare平齐。透明黑色里面白色属于蛇的骨骼看上去有些明显,摸上去也是光滑的同蛇无异。

nightmare看着有点不耐烦了,他随意往后转将话抛个了killer。

“早点丢了他killer。毫无用处。”

“这会很有趣,nightmare...

关键字 人外 脱肛 注意避雷

第一次写有点紧张。比我之前写的都有些重口,看前请再慎重。

cp为,nightmare x killer

试阅

那幼小身躯与nightmare无异只是多了半截蛇身,killer蹲下身戳戳这个可以堪称缩小版的老大。大小倒像个小婴儿。吐信子高傲模样颇有些神似。小蛇顺着killer手臂攀爬至肩膀,高度同nightmare平齐。透明黑色里面白色属于蛇的骨骼看上去有些明显,摸上去也是光滑的同蛇无异。

nightmare看着有点不耐烦了,他随意往后转将话抛个了killer。

“早点丢了他killer。毫无用处。”

“这会很有趣,nightmare。”

“随你的便。”

killer戳着nightmare蛇的头,而那边只是动手将摸着的手排掉。killer疑惑的索性也没怎么在意,思考着nightmare的性格,想不到什么危险,也只是带着超酷而已。killer就和他相处了一会。即便入睡前这条蛇都不愿意和killer分开,killer真的没有办法。

现实总会有些意外,往常婴儿的蛇仅仅一天就已经和人一般大。killer不会预料到这些,他现在还是熟睡,感受到脸边潮湿睁眼却是nightmare脸。

“nightmare?”

不是..独属于蛇的信子才回忆了自己捡到和nightmare一模一样的半蛇。过近距离眼神如初一辙倒有些不自在。

killer扭身躲闪着却发现身子已经被缠紧了,那感觉就像想将killer的骨头勒碎。nightmare蛇没有说话,手摸索探进killer衣服,似乎觉得不对才扭身将缠绕的蛇尾松了些。killer见着机会脱身翻面想要爬走,nightmare直直按住killer的头陷入床面,手拉拽向后用力听得到咔嚓声音,脱臼剧痛让killer脸上的表情僵住,nightmare嘶哑叫着发泄对他想要脱逃的不满。

链接


落咕殓尘
我好了我没了,真的。

我好了我没了,真的。

我好了我没了,真的。

落咕殓尘

排序的某我想到的种奇妙顺序当然肯定是killer——nmk——nightmare——nmp哦!觉得怎么样?


…前面的东西当然是为了掩盖某些东西啦看到最后再说把uwu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排序的某我想到的种奇妙顺序当然肯定是killer——nmk——nightmare——nmp哦!觉得怎么样?


…前面的东西当然是为了掩盖某些东西啦看到最后再说把uwu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加碘海浴鹽

日貓貓!


他喜歡nightmare

發情的時候會叫春

平時帶著口枷防止咬爛衣物

發情時如果nightmare不在會對著他的衣服手沖

nightmare試著給他穿衣服但是每次都被他撕爛

雖然有自己的窩但是每晚都會以各種姿勢趴在nightmare身上

只有nightmare摸他的時候不會被咬

日貓貓!


他喜歡nightmare

發情的時候會叫春

平時帶著口枷防止咬爛衣物

發情時如果nightmare不在會對著他的衣服手沖

nightmare試著給他穿衣服但是每次都被他撕爛

雖然有自己的窩但是每晚都會以各種姿勢趴在nightmare身上

只有nightmare摸他的時候不會被咬

福乐斯

标题好吃

很沙雕

ooc的亲妈都不认识

cp向众多

沙雕

有参考(最右看的梗)

(不要喷我我已经尽量让他沙雕了aaaa)


afterdeath


“reaper?”geno扯住reaper的兜帽,“想不想尝尝我唇膏的味道?”
reaper愣了一下,转身在geno身后的柜里翻到了一个唇膏
好奇心突然旺盛的reaper把geno的唇膏掰下来全部吃掉,然后回头看着满脸黑线的geno,摆出职业假笑,说:“我觉得味道一般”

cream


cross和dream的学校最近要去旅行,但dream因为有事不能去
“cross?”dream原本安静是趴在床上刷手机,但突然起身望着他说
“怎么了?”cross...

很沙雕

ooc的亲妈都不认识

cp向众多

沙雕

有参考(最右看的梗)

(不要喷我我已经尽量让他沙雕了aaaa)



afterdeath


“reaper?”geno扯住reaper的兜帽,“想不想尝尝我唇膏的味道?”
reaper愣了一下,转身在geno身后的柜里翻到了一个唇膏
好奇心突然旺盛的reaper把geno的唇膏掰下来全部吃掉,然后回头看着满脸黑线的geno,摆出职业假笑,说:“我觉得味道一般”

cream


cross和dream的学校最近要去旅行,但dream因为有事不能去
“cross?”dream原本安静是趴在床上刷手机,但突然起身望着他说
“怎么了?”cross回过头望着dream
“我自己在家蛮害怕的…cross能不能……”
“你不用说,我都明白”cross一脸坚定的看着dream,dream很感动
第二天,cross用他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给dream买了防狼喷雾和电击枪,外加从error那里抢来的小cross玩偶,然后把他们放在了还在睡觉的dream身旁

骨兄弟


“嘿兄弟,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papyrus果断同意了,sans稍微认真了一点说:“打牌,谁赢了就可以在对方身上任何一个地方画乌龟”
papyrus很激动并且骄傲的抬起了头:“那来吧!伟大的papyrus是不会输给你的!”
那天sans故意放水,局局赢了的papyrus在sans的左手臂上画满了乌龟

freshpj


pj把左手腕上的电子表露出来,上面用红色的字体标记出了12:29
“额啊啊啊啊!!!我就说嘛逃学出去不要玩这么久啊fresh先生………”
“你要知道你现在一点也不酷哦pj,发生什么了”
pj把左手举到fresh面前,无奈的说:“宿舍门已经关了”
“那你怎么回去”
“我就在担心这点嘛”pj叹了口气,“fresh先生,要不要我们…”“没关系我保证让你回去”不信邪的fresh打断了pj的话,然后拉着他的手冲到宿舍门前疯狂踹门,并与门卫和宿管老师大吵了一架,成功把感觉已经没脸见人的pj送回了宿舍

芥末蓝莓


“呼啊!fell,徒步旅行累不累”被分到和fell同一个帐篷的swap拉开帐篷帘笑着问fell
“操,你吓我一跳”fell一脸sima的把swap拽进了帐篷,“不累就TM怪…”fell突然闭上了嘴
“怎么了fell?”swap好奇的问
“你有没有和别人接吻过?”fell回头盯着他
并没有接吻经历的swap皱起了眉,起身拉开帐篷帘离开了帐篷。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fell拦都拦不住,swap就这样赌气在外面坐了一晚上

人类组(chara和frisk)


“那个…那个chara?”frisk拉下chara已经脱了一半的衣服,“我是第一次做这事”
“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chara冲frisk笑了笑,打算继续脱衣服
“等等chara!!”
“怎么了啊?”
“你能不能放点,比较抒情的音乐缓解一下?”
“这个嘛…行”chara转身拿起手机,在音乐歌单里找着歌
可能chara把伤感音乐当成抒情音乐了
她点了一首“烛光里的妈妈”,刚听不久她们就不约而同的想起了toriel,和frisk抱头痛哭

nmk


浴室传来了水声(无良作者说是本子你信嘛)
这宾馆的确有些不隔音。killer想着,他看向被玻璃门隔住的浴室,起身走向了厨房,“早知道晚上就多吃点了…”killer小声抱怨着,他的确饿了
在路过浴室时,killer突然感觉自己猜到了温热的液体,他低头,是水
“原来boss门没关好嘛”killer噗呲一声笑出来,这么难得的机会,得好好气boss一下
killer快步跑向厨房,接了一盆冷水,趁nightmare把水关上时从大缝隙钻了进去
“KILLER你怎么进来了!滚出去!!”
“BOSS你冷不冷!!我来帮你暖和一下!!!”然后对着已经发火的nightmare泼了过去
killer被操的很惨,2天没下床

ei


error拿起手机,拨打了备注是“彩虹混蛋”的号码
“error?这么难得你给我打电话?”
“少废话,彩虹混蛋”error拽了一下围巾,皱起眉有些生气的说
“嗯嗯嗯,乱码黑煤球,你这次找我什么事?”
“今天有时间吗?来看电影”
“好啊!”那边声音似乎很高兴,“什么时候?”
“7:30电影开演,就在我家附近的那个电影院”
“你要看的那个电影难道是…”
“《大队长和塔可精的尖叫鸡争夺战》”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片名
“哇,这个嘛,我超想看的”ink很开心的碎碎念起来,error有些不耐烦了
“停停停,你先别急着高兴,去看电影记得把身份证也带着”
“哈?!”ink有些惊讶的大喊
“…怎么了?”error有点害羞,不过还是拖长了声音问
“看电影不用带身份证的!”
“墨迹那么多干嘛,我让你带就带”
“不用带!”
最后他们就这样犟了2个多小时,error就这样放弃了带ink去旅馆的心


没了

最后我想说,lux是我的

cross:滚

lolol
这或许是我画的比较完美的画了*...

这或许是我画的比较完美的画了*累
挺不错的
啊啊我需要鼓励

这或许是我画的比较完美的画了*累
挺不错的
啊啊我需要鼓励

王小萌的iPad账号

nmk之狗血故事(烂尾啦!不喜勿喷谢谢!)

nmk之dog blood story(狗血故事)


*前情回顾在这里


*是@总是在咕咕咕de朝熹点的文!


*有稍微的一点悬疑文(谋权篡位之类的)


*ooc是我!


*这是killer的第一视角


从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骷髅(你们应该都知道是谁了吧?)从传送门里面掉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1个多月了,他的性格就像你曾经的bossnm一样。要不是他们的外貌体征相差太大的关系我还以为nm找上门来了。话说为什么星星眼战队的那些骨会邀请这种骨啊,邪骨团邀请他加入才正常。况且error为什么失意了呢?诶,本来还想问一问发生了什么。...


nmk之dog blood story(狗血故事)



*前情回顾在这里



*是@总是在咕咕咕de朝熹点的文!



*有稍微的一点悬疑文(谋权篡位之类的)



*ooc是我!



*这是killer的第一视角



从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骷髅(你们应该都知道是谁了吧?)从传送门里面掉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1个多月了,他的性格就像你曾经的bossnm一样。要不是他们的外貌体征相差太大的关系我还以为nm找上门来了。话说为什么星星眼战队的那些骨会邀请这种骨啊,邪骨团邀请他加入才正常。况且error为什么失意了呢?诶,本来还想问一问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们两个的突然降临也导致我没有这么的无聊,我们基本上是同病相怜了。我们对这个au都是外来者。所以我和他们相处的很愉快,真没想到以前凶巴巴的error能变成现在这样的书呆子。



在跟他们互动的某一天,error突然蓝屏重启了。叫了他半天都没用。但是在最后还是在隔天就起来了,他迷茫的看着我。然后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整整1个多月以来的傻*举动被自己和那个自称「失忆」的骨全部看见了的原因再次濒临死机状态了。但是好不容易获得的线索可不能就这么断了,所以我一发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大。。。啊不。一刀子就把error拉回了现实。



“kill-ler你-你有什么目的?”error问道,看起来他并不知道这些时候我去了哪里。这。。。真奇怪。按道理说nm肯定是会发现自己的吧,只不过因为某种原因导致他并没有告诉别的骨?呃。。。有可能。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我已经没有对nm残留太多爱情相关的感情了,剩下的只有对回忆的感叹。比如我以前为什么这么傻之类的。



“我嘛。。。你也知道的,没什么目的。反倒是你。不是应该介绍一下你旁边的这位骨吗,error。”我反问道。现在的我对邪骨团是一问三不知,而error却是现在这个阶段最好的情报来源。不问白不问嘛。虽然我一定都不想再跟他们那些骨扯上关系了,但是。。。为什么我会这么担心nm呢?我们都已经分道扬镳了不是吗?



接着error也知道现阶段的自己是不可能有什么有用的情报的,所以他将现在邪骨团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




简单来说就是那个cross是一个二五仔。是由dream投放过来监视邪骨团的,但是日久生情(nm)所以变成了双面间谍。随着时间慢慢流逝dream还是发现了cross的双面间谍身份并当场让cross暴露身份。



nm变的非常生气,所以便和星星眼战队打了起来。但是他没有想到dream等骨和早就想好要谋权篡位的murder和horror外加另外一个au(dreamswap「ds」)的他们抓捕error和nm。虽然最后他们解决(你们懂的)了cross(不是ds)和blue(星星眼战队),但是nm被另外一个dream(梦总)打到在吃那些黑苹果之前的样子。error知道这次是差不多完败了。所以用会失意的代价去了一个有着熟悉的气息的au并把它暂时屏蔽掉了,结果没想到会是killer。



“好吧这真是一个离奇的故事,原来这个看起来平平静静的骨居然是以前的nm。。。策策策。。。简直不敢想象。”我想到。等等,为什么我变的像。。。以前?突然以前的记忆又一股脑的让你被迫的想起来。啊!头好痛,呃。。。是和nm和error在一起的原因吗?呃。。。管不了那么多了。要,要晕了。。。怎么办?



*扑通



(上帝视角开启!)



error现在很慌,为什么呢?当然是因为killer到下了啊!现在的error就差又蓝屏重启了,但是旁边的月饼用他白如雪的骨手戳了戳error。虽然error的被动属性接触恐惧症犯了。但是这也导致了error变的理智,清醒了起来。但是显然他再怎么理智和清醒都不能当一个医生。外加killer的特殊体质,就只能等killer自然醒过来了。在这段时间就必须由error来恢复月饼的记忆了。



(三天后)



error无语的看着正在「重温旧情」的killer和回复记忆的nm,得嘞。errorjio的自己的基友们一个个都叛变了。都变成了基佬,horror和murder走到一起了,ink和dream在一起了。到了现在。killer和nm竟然也t*的叛变到了基佬的阵营,诶。世事难料啊。



正当error还在感叹「人生无常,何必这样纠结呢?」的时候一道空间门突然的从error的脚底下打开。um。。。是colour,要不是killer有的时候会再回想他的回忆的时候会时不时的提起colour的话。error都不记得有这个sans存在了。毕竟自从他把killer给拐走了之后就突然低调了起来,很少被见到。



(切换到colour的视角)



啊!!!好紧张啊,今天我要跟killer告白了。上次告白的时候被拒绝了。这次应该能成功吧,等等!那是什么!我逐渐的看清楚上面的骨是谁,那是。。。error!糟了。难道error和nm逃跑的地方。。。是这里,呃。。。情况不妙。他就要摔到我身上了。所以我就bia ji一下把error扇飞了,killer不会被nm给绑架了?



这是不可能的吧?我记得梦总已经把他给打成书呆子形态了啊,killer他。。。不会已经知道我干的那些事情了吧?不可能的。我从来没有在nm或者error面前出现过,他们是不可能知道我和梦总他们有什么瓜葛的。呃。。。先走一步想一步吧。至少现在killer还觉得我是可以信任的,那就好了。其他骨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我一边想着一边迅速的跳出了空间传送门里面,别看有这么多的字。但是其实上这些事情才发生在了1·5到2秒的距离。嗯,很好。killer很安全。但是nm竟然搂着他,真是。。。我最不想要看到的结果啊。他们又在一起了。也代表我的机会又少了一点呢,当初就应该把他们彻底的解决掉。现在。。。只能顺其自然了吧?



(回到上帝视角)



现在的error可以说是一身气没有地可以发泄出来,虽然像colour这种骨以前他动动手指就能解决掉。但是经过了那次袭击。他的蓝线已经处于一种有时候能用但是有时候就会断线的感觉,凭借他现在的状态就算只是colour也可以打败这个曾经的au毁灭者。



在那边亲热的killer和nm则是都愣住了,自从nm和killer「不小心」的澄清了所以事情的时候他们jio发现。。。原来他们都是脑补帝。呃。。。一开始的起因是因为作为梦魇形态的nm欺骗自己不可能喜欢killer的原因都是什么“我是梦魇啊”和“我配不上他”。现在好了,月饼形态的nm就没有顾虑了。所以两骨就顺理成章的干柴烈火就差准备那啥了。



那边的colour就现出了一副外表笑嘻嘻背地里m*p的状态了,他恨啊!恨他为什么要信那个杀人魔的建议啊?现在好了,进退两难。“诶。等等,他可以。。。嘿嘿嘿!nm他死定了!”colour这么的想到,要是有熟悉他的骨知道了他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肯定会很惊讶。毕竟这家伙就算是对他最近的骨也是显示的一副好老人的样子。。。或者说。。。这些改变都只是为了killer?



“colour。。。你回来啦!”killer笑到,实际上他在背后偷偷的向error弄了个眼神。意思是「这家伙有血的味道」。error也抛了个眼神代表「这家伙有墨水混蛋的墨水味,小心」。虽然不知道error和killer是怎么样才能闻出这两种气味的。但是nm还是把这些事情都给记得牢牢的了,也许他和ink那帮骨有过纠结。



在error他们好不容易把colour给调走了之后colour慢悠悠的躲到了一个垃圾桶后面,他轻轻的拿起了手机拨打了一个备注名为「梦总」的号码。他们的对话如下。。。



colour:梦总好



梦总:你不会是想要跟我叙叙旧吧?要是那样的话我可没有这个时间



colour:不要开玩笑了,我。。。找到nm了



梦总:(那边传来了一阵咖啡被喷出去的声音)



colour:虚!小声点,他们就在我的不远处



梦总:我懂了,发个坐标。我立刻就来



colour:我要叮嘱你一句,不要试图伤害killer。哪怕是不小心!要不然交易取消



梦总:呵呵,我答应了



colour:诶?没想到一向坚持消灭所有邪骨的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



梦总:雨女无瓜(与你无关)



colour:好的交易结束(挂断电话)



(远在他乡。。。啊呸!JR的梦总办公室)



梦总:梦总的确说过要消灭所有邪恶,但是。。。我不是梦总啊colour。所以。。。你和梦总签下的交易。。。呵呵呵。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期待再一次遇见killer。我真的很期待=)



作者:没了。。。真的没后续了



作者:你说你真的想看



作者:但是这真的是烂尾诶



作者:你不信?



作者:好吧,我也不信



作者:想必到了这里你还没有退出去肯定也是很闲了吧?



作者:那你也可以顺手帮忙点赞转发吗?



作者:拜托啦!



作者:什么?你说你已经点赞转发了,那好。我在水几百字吧



(回到了killer这边)



“nm。。。请你们不要在公众撒狗粮了,我看着眼睛疼啊!”error抱怨到。眼前的这两个骨一直在他面前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就差直接把这个文给黄标了。最关键的是比killer小半个头的nm竟然还是攻的那种类型。谁知道error到的是怎么知道攻是什么意思的,诶。真是世事难料啊!



类似的对话有-



killer:nm你jio的我比error漂亮吗?(眨了眨眼)



nm:你问这个干什么?


killer:不用管啦!回答一下嘛!



nm:当然是你啦,error跟你没有可比性



error:你大爷的。。。killert竟然会撒娇卖萌了,世事难料啊



nm:嗯?error你刚刚想说什么?(漏出了「核」善的笑容)



error:这狗粮撒的。。。真是猝不及防啊



(换成nm视角)



突然从旁边打开了一个可以装的下两栋别墅那么大的空间门,从里面走出来了梦总。。。还有colour?但是为什么他的脸上有一个叉叉,这不是cross那家伙的招数吗?难道他还没有死?不对啊,我是亲手干掉他的。不应该有任何活着的可能性啊?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叉叉?



(上帝视角开启)



当nm他们好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梦总就已经出招了,只不过他拿的是一个。。。小刀?而且killer注意到这把小刀长得跟楂以前的小刀长得差不多。楂在最近已经没有再跟他联系了(灵魂内交流),在联想到梦总的种种忒类似楂的小习惯让killer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就是梦总。而是被楂假冒的。呃。。。大事不妙啊,况且按照楂的潜水时间来看。她已经等待这个机会很久了。



但是当killer还在像死神小学生一样推理的时候梦总突然的朝着killer杀过来,killer很轻松加愉快的躲了过去。只不过对方像是已经预知到了killer要干什么就随手一刀想着killer躲的地方劈过去。得嘞,铁定是楂了。



“但是。。。这个叉叉不是cross那边的楂有的能力吗?”killer不由得想到,“所以楂有类似cross的帮手?”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想真相是什么了。



“killer你还好吧?”nm喊道,他现在是真的有点怕了。因为梦总和colour就追着killer打。现在killer已经躲避的有些勉强了。



“当然啦!我这么。。。啊!”killer朝着nm说道,但是也因为这样killer不小心分心了。所以导致「梦总」一下子偷袭就偷袭成功了。



“M*。。。该死!”nm自责到,他应该想过的。只不过时间不能倒流。现在他自己必须得想个办法把killer给救出来,只不过现在这个身体太弱了。(呼气)(出气)



error在旁边看着这两个骨,感觉灵魂收到了999。。。999的暴击。他现在特想说“本宝宝生气了。哄不好的那一种,我现在想要所有的情侣都组合暴毙!”但是他不能,一是因为现在不是时间。第二是因为。。。他打不过killer和nm联手。他现在特想冲上前去牺牲一下好让这两个情侣离开他的视线,当他发现killer还在那边说着什么“不用担心我nighty!”的killer。errorjio的他自己都要吐了。



“nm,我待会去吸引这个鸡翅傻*的注意力。你就趁这机会去救killer。我相信你能为我报仇的!”error给nm弄了个眼神之后就跑过去了,nm点了点头。不是他不想救error。而是他知道按照error那个性格是不可能去自己牺牲的,所以应该是他留有什么后手。如果是那样的话还不如少牺牲一个骨。killer,他现在对nm不仅仅是恋人的关系了。还是nm的精神支柱。要是killer没了。。。作者君相信nm就算是死,也会爬到梦总面前砍他一刀的。



“啊哒!”



随着这个音效colour和「梦总」都被error推下了空间门,而代价是。。。error在两前邪骨面前被打成了灰尘。(我知道会有人说梦总和colour没有这么弱。但是我的文已经够ooc啦,这种小细节就不要管啦!)



接着killer和nm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而error却是在另外一个空白的au里面醒了过来。前面是一个少女。他向少女挥了挥手,说道“你好。。。先知”



~~~~~~~~~~~~~~~~~



作者:真的非常对不起!我烂尾了,但是又给自己挖坑了。。。会是一个不知道多久以后才会填的坑。也会我发誓再也不写爱情文啦!我会ooc,况且我才五年级啊!我不想恋爱。(因为我想当一个单身狗)

落咕殓尘

说真的我忘记p2这个ink名字我又忘记是谁搬的于是不知道怎么打tag差不多就这个样子把。p1是帝国的俩就感觉华尔兹很好…嗯这样。

说真的我忘记p2这个ink名字我又忘记是谁搬的于是不知道怎么打tag差不多就这个样子把。p1是帝国的俩就感觉华尔兹很好…嗯这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