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uno resende

39529浏览    445参与
烟九年ChaoS
妞提球水仙干♂架 是los的约...

妞提球水仙干♂架


是los的约稿

妞提球水仙干♂架


是los的约稿

CrisKá

2019/08/15 2019/08/17
Nuno Resende台灣演唱會

第一次看到老雷應該是2016吧!但那時候完全沒在追星關注演員,是2018年初去上海看了法札才知道他XD

也是個很特別經驗謝謝主辦單位找我拍攝,最後的餅乾照片是粉絲們為了讓老雷的電腦乖乖,而送了很多台灣餅乾給電腦,算是台灣的都市傳說吧!


2019/08/15 2019/08/17
Nuno Resende台灣演唱會

第一次看到老雷應該是2016吧!但那時候完全沒在追星關注演員,是2018年初去上海看了法札才知道他XD

也是個很特別經驗謝謝主辦單位找我拍攝,最後的餅乾照片是粉絲們為了讓老雷的電腦乖乖,而送了很多台灣餅乾給電腦,算是台灣的都市傳說吧!


蛋蛋蛋蛋

画点速写练习一下 

(有参考的)

画点速写练习一下 

(有参考的)

蛋蛋蛋蛋

第一次印了透卡无料诶! 会去明天妞con  一共五种 四个我的 一个阿凉的 @凉再  如果喜欢欢迎明天来找我们来拿!! 我们会拿一个白帆布包 我应该是黑短袖黑裙子   她会穿黄T ——

第一次印了透卡无料诶! 会去明天妞con  一共五种 四个我的 一个阿凉的 @凉再  如果喜欢欢迎明天来找我们来拿!! 我们会拿一个白帆布包 我应该是黑短袖黑裙子   她会穿黄T ——

崔壮壮

我和Alison妹子 @EMINEMms 一起做的月历送老雷,正面是之前画的一些罗朱、法扎、蛇蛇的图,背面是些祝福和中国节日介绍,还有我俩和老雷的简笔画

我和Alison妹子 @EMINEMms 一起做的月历送老雷,正面是之前画的一些罗朱、法扎、蛇蛇的图,背面是些祝福和中国节日介绍,还有我俩和老雷的简笔画

蛋蛋蛋蛋

壁纸画手上线了

我这个设计废是真的在上头 居然敢排版了。。

壁纸画手上线了

我这个设计废是真的在上头 居然敢排版了。。

蛋蛋蛋蛋

这两天有点上头

他也太棒了!

而且下半场全程是“姐妹一起来跳舞呀” 超级可爱

想看他替萨!真的超凶(不会画麦的画手强行上线。。)


这两天有点上头

他也太棒了!

而且下半场全程是“姐妹一起来跳舞呀” 超级可爱

想看他替萨!真的超凶(不会画麦的画手强行上线。。)


温迪
Nuno con无料做好啦

Nuno con无料做好啦


Nuno con无料做好啦


崔壮壮

终于搞完这个了,还有张罗密欧的没有印,1000片我觉得大爷可能永远都拼不完,所以还是拼好送他吧。。

终于搞完这个了,还有张罗密欧的没有印,1000片我觉得大爷可能永远都拼不完,所以还是拼好送他吧。。

LeonRocker

老雷宇宙
第一次用板子 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大噶包涵!

老雷宇宙
第一次用板子 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大噶包涵!

逆时光

【妞米】【黑道AU】Quizas(下)

☞是RPS,不上升真人

☞CP是米开来/妞妞

☞是意大利黑手党&里约毒贩

☞这一部分出现剧情了…但是很可能有许多逻辑bug(。)有一两个原创角色,但是只是推动剧情的标签

☞是HE

☞字数4k+

(上)在这里




几年之后,Nuno在欧陆的黑帮群体中声名鹊起,Mikele在意大利的黑道中也是风头无两,势力南起西西里,北到那不勒斯,一时如日中天,还能把手一直伸到另外几个黑手党家族的地盘里捞钱赚外快。Mikelangelo Loconte在接手父亲的生意时仅仅三十岁,而且由于他一向热爱艺术的秉性,没人相信他真能经营好这摊生意。Mikele急需立威。正巧那个时候Nuno...

☞是RPS,不上升真人

☞CP是米开来/妞妞

☞是意大利黑手党&里约毒贩

☞这一部分出现剧情了…但是很可能有许多逻辑bug(。)有一两个原创角色,但是只是推动剧情的标签

☞是HE

☞字数4k+

(上)在这里




几年之后,Nuno在欧陆的黑帮群体中声名鹊起,Mikele在意大利的黑道中也是风头无两,势力南起西西里,北到那不勒斯,一时如日中天,还能把手一直伸到另外几个黑手党家族的地盘里捞钱赚外快。Mikelangelo Loconte在接手父亲的生意时仅仅三十岁,而且由于他一向热爱艺术的秉性,没人相信他真能经营好这摊生意。Mikele急需立威。正巧那个时候Nuno Resende带着他大批的大麻投靠过来了,他需要人脉和市场,Mikele需要毒品的利润流进他的口袋,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这种完美的情景延续了五年。


北意的黑手党家族之一Rossi倒台了,原因是家族的毒品贸易被人垄断。它的尸体足够其余几家扑上去分食一阵子的。但是在Mikele打算拿到北意一部分地区的贩毒权时,他却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对手,一股比他还要抢先一步、却行事低调、他从未听说过的势力。这个人是谁?Mikele被激起了好奇心。他要了解他,与他结为伙伴,或是除掉他。


Alessandro Ferrari,查这个人的背景让他花费了一番力气,最终却得出他只是个假身份的结论。Mikele有种隐隐的不祥感,铁了心要查出来藏在这层伪装背后的人,但是大费周章之后的结局,却是走向了他怎么也不愿面对的方向。


一切线索的矛头都指向了Francesco,父亲的养兄弟,家族的好律师。Mikele感到愤怒和失望。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他全然信任Nuno这样一个外人、把他当成可靠的合作伙伴和朋友开始,亦或是更早,从他以不谙世事的三十岁掌握大权的时候开始?Mikele想不通也问不清楚,于是便杀了他。


好像一切的罪孽都已随着Francesco的死亡而消散了。Mikele接手了Francesco在北意的生意,但他只拿到了Ferrari公司一半的股份,另外一半不知所踪。Mikele感到怒火中烧,他觉得自己彻彻底底地被人捉弄了。Francesco只是个招摇的幌子,是假身份一旦暴露后的替罪羊——但他也的确不干净,若不是凭那50%的利润,他也不会乐意当枪靶子。但真正站在黑暗中的那个人一定有着更深远的打算,毕竟他是能够把本已到手的财富拱手让出的人。


Francesco并不代表着谜团的终结,在他倒下的身躯后,是更深的迷雾。


他早该想到的。Francesco掌握的那块地盘远在罗马以北,甚至已与瑞士和法国接壤,而那是远离Mikele等人的势力范围的地区。那人的野心甚至已经不仅限于意大利了,他想到欧陆去。


Mikele抓着Francesco和Ferrari的线索向下搜寻:Francesco交往过的人、合作过的人、可能带他去北意建立势力的人,Ferrari的注册时间、建立地点、藏在造假的文件深处的蛛丝马迹……他很难再找到什么了,一切都被恰到好处地掩藏了起来,不留半点痕迹。但越是这样,Mikele就觉得离自己心中的那个猜测更近了一步。


于是那人从黑暗中走出来了:依旧是长发扎成丸子头,依旧是黑色的衬衫挽起袖子,依旧是笑起来眼角眉梢尽是温柔,而眼神却充满冷意。


Mikele在半盒雪茄和一瓶红酒的陪伴下,独自咀嚼了一个下午的愤怒和痛苦。这是背叛。乐章被撕成碎片,玫瑰在污泥中枯萎。


他派人去找Nuno,告诉他,若是把藉由Loconte家族的资源为自己谋取的利益悉数交还,那么还可以好聚好散。但Nuno早已不见了。那么Mikele便决定撕破脸了。他发动起自己的力量:他把给予Nuno的人脉和资源全部夺回,让他在意大利孤立无援;他让Nuno的产业链条完全暴露在政府的眼皮底下,恨不得亲自带警察去捣毁他的中转站;他派人一路追杀,从切里尼奥拉到米兰,让他无片刻安息。他要亲手撕毁Nuno建造的、自以为安全隐秘又坚固不摧的未来蓝图。他要让Nuno知道,若没有他的帮助和庇护,那么他只能仓皇出逃,这还是在Mikele的杀手动作没那么迅速的情况下;而Mikele没了Nuno,仍旧还能有来自亚洲的数个没那么便捷却依旧可靠的毒品来源,他的事业可以不受损地继续,而Nuno基业已失。他要让Nuno知道,他现在拥有的一切声望、名誉与财富都是由他施舍,而仅在意大利便是,没了他,他什么都不是。


但Mikele在狂怒之下也想过,如果Nuno向他服软道歉,向他屈下身子亲吻他的手背和戒指,那么他也绝不会过多苛难。但是Nuno没有。他一直没有现身,在他留在意大利的最后一天,他赠送了Mikele最大的竞争对手一个豪华大礼包:Ferrari50%的股份和Mikele的组织的不少重要内部信息。


兜兜转转,一切又回到了原点。Mikele知道他的意思:Nuno要净身出户了,便也要他也净身出户。那些股份和泄露的消息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影响Mikele清楚得很,他的资产、声誉、势力都会受损,再加上一个得力助手的死亡,他甚至会一下回到和最开始时一样困难的境地。他们曾经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五年之后,却是除了身上彼此留下的深深的伤疤之外,什么也没得到。他们这五年都做了什么?携手一砖一瓦地建造起一个灿烂宏大的梦想,接着又在转瞬之间将它毁灭,两个人也各自分道扬镳。


他们有几个月的时间没见面,只能在五味杂陈的情绪之下猜测着对方的行动。在深夜未睡之时,Mikele坐在他的书房里,想象着Nuno现在大概是在在意大利的另一边的旅店里,坐在他的床边擦他的枪,打磨他的子弹。Mikele又想他见他的最后一面还是在自家大门口,在Nuno的车边上,他搂过Nuno并且在他的脸颊上落下响亮的吻,然后目送他开车远去。他却没想到那样普通的一次送别,却是他们走上不同的两条路的分界点。


Nuno在都灵的机场等候直飞波尔图的航班时,他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到机场外的咖啡店小憩一会。他戴了帽子和墨镜,虽然很快就能离开意大利,离开纠缠自己几个月的Mikele的杀手们,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Mikele的杀手。最亲切的名字和最残酷的行径联系到一起时还是让他感到不舒服,但这的确是真的,Mikele在向他下杀手。在罗马的酒店里,他在自己身体里冲撞、又抱着吉他为他唱歌时有没有想到他们也会有这么一天呢?那真讽刺,最亲密无间的朋友也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再过三十分钟——现在是二十五分钟——他就离开意大利半岛的地面了,自此也与过去和Mikele一刀两断。他希望以后能忘记Mikele,他希望Mikele也能忘记他,他与他见最后一面时一切还没有发生,因此当以后每次Mikele模糊地回想起他时,想到的还是那样美好的场景,而不是他们两个之间的怨恨与痛苦。


Nuno低下头去啜饮一口咖啡,脑海中描摹着Mikele的样子,抬头却发现有人坐在自己对面,隔断了阳光,他的金发被镀上一层光晕。


Nuno愣了一下,旋即道:“Monsieur……”他还没说完就被Mikele打断了:“Nuno。”他面无表情地说着,用他平常叫他的那种语气和那样的口音叫他,然后把一把手枪放到了桌面上。


Nuno笑了。尽管是被墨镜挡着,Mikele也能想象出他的笑容,温柔又甜蜜。他说:“这就是你想要的?那么就杀了我吧,Mikele。”


“噢,Nuno,我不是专门来杀你的。”


“那你是来和我告别的吗?”


“也许,也许,也许。你要去哪?波尔图?”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Mikele笑了一下,“你瞧,我知道你要去哪,我也知道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能找到你。你恨我吗,Nuno?”


这个时候Nuno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他耸耸肩:“你要把我赶出意大利,还要我的命。我该对你抱有什么心情?”


“但这些都出自于你,你自己清楚你在我背后都做了些什么。”Mikele说起这个时有些烦躁,他挠了挠头,继续道,“我是的确恨你的,你的背叛伤了我的心。但是我想我的确也爱你,这也是无法掩盖的。你是个让我欣赏的人,Nuno,这是从一而终的,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这个想法。现在我问你,你爱我吗?”


Nuno没有说话,也没有用表情给予回答。他面前的咖啡袅袅地冒着热气。他叹了口气。此时机场的广播响了起来,要求飞往波尔图的乘客去检票登机。


“也许。”最后Nuno回答。


Mikele笑着摇了摇头,“你确实是这样子的。”他站了起来——Nuno也站了起来——于是Mikele上前去拥抱住他,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走吧,杀手不会跟随到波尔图去。”话毕又在Nuno的脸颊印下一个响亮的吻。


Nuno的手在Mikele的后背拍着。他们两个放开后,Nuno头也没回地离开了,而Mikele站在原地望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他把只有一颗子弹的手枪塞回怀里,拿起桌上Nuno剩了半杯的咖啡一饮而尽。


十分钟后Nuno乘坐的飞机飞上高空,Mikele驱车离开都灵。三小时后飞机抵达波尔图,一个星期后Nuno离开欧洲,横跨大西洋踏上巴西的土地;Mikele回到切里尼奥拉之后整顿家业,决意将家族的生意再次带到高峰。


没有人再提起过去。然后是十年过去了。


后来Nuno回想起在意大利的那段日子,无论那样的反目成仇是多么的令人痛苦和愤怒,他的记忆中总是阳光灿烂。后来Mikele也常常想象他从未去过的里约,想象那比西西里还要温暖和灿烂的热带城市,那样的沙滩、音乐和芬芳的玫瑰花。


Mikele从金新月进口毒品,重新奠定势力的基础。以毒品贩卖为大头,他也重新做起走私房贷、金融诈骗、操控股市、走私军火、买卖官职、放高利贷之类的营生,他的权力锁链再一次延伸到社会的各个阶级、方方面面。这一次只花了不到五年的时间,他就把家族企业拉到南意的势力顶端,在罗马以南的黑道里,几乎是他一家独大。


最终,在大西洋的两边,他们都到了事业的巅峰,到了再一次相见也不会抱着十年前那些似真似假、纠缠不清的感情和伤害犹豫不决的时候了。他们都老了不少,也是成熟了不少,强大了不少。


于是某一天,一个讲不流利的西语和英语的游客,一个金色头发、深色眼线的男人,走进了Nuno在里约基督山脚下开的商店。他听到了那首歌,用活泼的旋律咏唱悲伤的不确定性的歌,他们唱过的歌。也许他们可以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坐下来聊聊天,也许可以进行一些友好的商业合作,也许一切愉快的事都会发生。


这时候他们已经四十六岁。与上次分别和那段年轻的日子,有十年的时间和九千公里的距离在之间汹涌澎湃。


-End-



蛋蛋蛋蛋
快乐嗑妞扎 (动作有参考)

快乐嗑妞扎

(动作有参考)

快乐嗑妞扎

(动作有参考)

逆时光

【妞米】【黑道AU】Quizas(上)

☞是RPS,不上升真人

☞cp就是米开来/妞妞这对巨冷的西皮…双扎不好吗大家快来康一康

☞是意大利黑手党&里约毒贩,但是可能会有很多bug因为既不了解黑手党也不了解毒贩

☞这一部分基本都是糖嗯,有拉灯

☞字数3k+

(下)在这里

 

 
 

街角那家唱片店的店主,是里约数一数二的毒枭。

 
 

Nuno,四十六岁,来自葡萄牙,拉丁裔,留长发,身材消瘦,但脱了衣服又能看到整齐的肌肉。他抽大麻,这是人尽皆知的,只不过不以此为瘾。当他的衣襟沾了淡淡的大麻味,懒懒地窝在椅子里,凌乱的长发拢到肩膀一侧,坐在安静的空气里打...

☞是RPS,不上升真人

☞cp就是米开来/妞妞这对巨冷的西皮…双扎不好吗大家快来康一康

☞是意大利黑手党&里约毒贩,但是可能会有很多bug因为既不了解黑手党也不了解毒贩

☞这一部分基本都是糖嗯,有拉灯

☞字数3k+

(下)在这里

 

 
 

街角那家唱片店的店主,是里约数一数二的毒枭。

 
 

Nuno,四十六岁,来自葡萄牙,拉丁裔,留长发,身材消瘦,但脱了衣服又能看到整齐的肌肉。他抽大麻,这是人尽皆知的,只不过不以此为瘾。当他的衣襟沾了淡淡的大麻味,懒懒地窝在椅子里,凌乱的长发拢到肩膀一侧,坐在安静的空气里打盹时,你就能知道他大概是又磕过药了。

 
 

他接待客人时总是很和善活泼,喜欢和天南海北来的游客聊天,对暗暗喜欢自己的女孩子们也很温柔。但Nuno毕竟是一位贩毒者,是里约大大小小的贫民窟中被奉为神明般的人物,是如蛛网般错综复杂的势力交汇的中心点。

 
 

把时间倒退回十年前,Nuno刚刚登上南美洲的土地。在这十年里他一步一步地建立了自己完善的贩毒体系。期间里约本地的毒贩们自然对他千般刁难,除了掺手Nuno的货物运输、交易之外,对他的各种生命威胁也不在少数。譬如清早起来瞥见窗外扛枪徘徊的陌生人,夜里突然射进窗户的没来源的子弹,回家后发现的用匕首插在桌板上的恐吓信,以至于那些让他身上伤痕累累的暗巷枪战和近身械斗,更是不在话下。

 
 

当然威胁家人和朋友也是个有效的方法,只不过Nuno看上去无亲无友,孑然一身,对他的背景,人们除了知道他从伊比利亚半岛起家、在西葡及南欧都有势力分布之外,一无所知。而Nuno通过对买家和善的态度、友好的价格,及对对手精准的打击和不要命的手段,最终把最后一个对手杀死在他自己家的客厅里。那天黑衬衫渍了太多血。他离开时,几个孩子的血迹在门口聚成小泊,那人妻子的尸体沉到了浴缸底,Nuno把散乱的长发扎起来,把手枪塞回怀中,抬脚走入巴西永远温暖的阳光里。那年他四十岁。

 
 

把所有的障碍清除后,Nuno着实一时风光无限,手里掌握着里约几乎一半的毒品输入。他打点着生意,也很少再动手杀人了。在基督山脚下置了家唱片店后,他在店里常常放一首很老的西班牙语歌《Quizas, Quizas, Quizas》。旁人猜他大概是以此纪念某位故人,但曾经全里约的毒贩都找不出来的他的过去,其余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直到某一天,一个讲不流利的西语和英语的游客,一个金色头发、深色眼线的男人走进他的商店,于是这首歌等到了它要等的人。

 
 

把时间再调回十五年前,Nuno刚刚借毒品生意在伊比利亚赚到第一桶金。在他打算把生意拓宽到东部的地中海沿岸时,他发现以自己的基础在势力深厚的欧陆几乎是寸步难行。于是他意识到该为自己找个合作伙伴。他看上的是南意头号黑手党的少爷。或许已经不再是少爷,在老Loconte去世后,他就成为这一支黑手党的领袖了。Mikele,来自切里尼奥拉,三十岁,有着米开朗琪罗手下的雕塑般的面部轮廓,染金色头发,画浓重的深色眼线。

 
 

Nuno是在他父亲的葬礼结束后,坐到Mikele的咖啡桌对面的。他有个Mikele无法拒绝的、绝妙的提议。

 
 

Mikele不笑的时候,眼神全部藏在眼线底下,若没有那一头耀眼的金发,他会显得更加阴鸷和冷峻,更别提他还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但Nuno一番话毕,Mikele就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充满了天真和孩子气。这样的笑不很常见,但Nuno在未来还会见很多次,直到五年后他们分开。

 
 

Mikele把指间夹着的雪茄摁在烟灰缸里,右手跨过桌面来与他握手。“您真是个聪明人,Monsieur Resende,祝我们合作愉快。”

 
 

正如Nuno一样,Mikele也发现自己几乎立刻就被这个和自己同龄的男人吸引了。他轻而易举地就能认出他们身上的许许多多的共同点——这也是他最欣赏的Nuno身上的特质。Nuno做起生意来,是个利落干脆的人,能够把远在加勒比海的供货源、隔着海峡的波尔图的中转站和大本营管理得井井有条;面对拦路者,他也有着Mikele喜欢的心狠手辣,往往上一刻还在和人谈笑风生,下一刻就已经在对方回家的路上安排好了杀手。毕竟,这两点是一个优秀的黑手党都应该具备的特质,不然,贪污枉法、杀人越货、让敢于反抗的刺儿头们都家破人亡这样的事,也不是那么好干的。除此之外,Mikele还爱他身上的浪漫特质。他们爱音乐、绘画、雕塑、戏剧,那些艺术化的东西是灿烂、干净而柔软的,但娇嫩的玫瑰花也该配得上一把喋血的手枪,谁说不法之徒不能是个艺术家呢?

 
 

当然,Mikele也敏感地发现了Nuno身上的神秘的气质。任他一颦一笑满是温柔与活泼,眼神中也是生人勿近的疏离。对于他的背景,Mikele倾尽全力也只能找到只言片语,譬如他出生在波尔图,他在年少时就离家远游,仅此而已。Mikele职业性地小心,但这并不妨碍他爱他。

 
 

Nuno还记得那年西西里的夏天灿烂得耀眼,空气中都是温暖的暗香浮动的味道。他们在地中海的阳光下游泳、奔跑、晒太阳,放肆而张扬地挥洒汗水;在玫瑰盛开的书房里用钢琴和小提琴合奏莫扎特,让旋律凝结住音乐与时间;在罗马的上流聚会里身着礼服、觥筹交错,抬眼垂眸间满是扑面而来的流光溢彩。那就像是夏天没有终结,太阳永不会落山。

 
 

与此同时,数百千克的大麻在大西洋的海面上航行,波尔图的属下们将毒品运送到葡萄牙、西班牙和南意的每一个瘾君子手中,自切里尼奥拉的Loconte宅子分散出去的无数条细细的权力锁链延伸到南意自政界到贫民窟的每一个角落,不合作的政客下台,不听话的名流被追杀,敢于独立的小公司被吞并,敢于反抗的蠢家伙横尸街头。这个刚刚吸引了新鲜血液的帝国有秩序地运转着,大笔大笔的里拉流入Mikele和Nuno名下的数个账户里。“黑暗在潜滋暗长”,可这正是他们的光明。

 
 

Mikele带Nuno参加的聚会上一半政客一半商人,都多多少少与黑道脱不了干系。时过半夜人群消散,但会场里还有三三两两的客人仍未离去。Nuno有些疲惫地坐在Mikele面前时,一缕碎发从扎得整齐的丸子头里溜了出来。Mikele盯着那缕头发落在他额边的弧线,而Nuno伸手拿过Mikele喝了半杯的红酒倒进嘴里,喉结上下滚动。Mikele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若有所思地凝望着对方。

 
 

Nuno看懂了他的目光,在Mikele把胸口别着的玫瑰隔着桌子塞进他的领口时,在Mikele赶走一边的钢琴师,自己坐下弹起曲子时。Nuno的眼神不自觉地追随着Mikele。Mikele坐在从遥远的穹顶射来的光束下,他的金发熠熠生辉。他弹了几首莫扎特的曲子,接着是舒曼和肖邦。那真神奇,面容宁静的Mikele坐在光下弹琴,他就像星星本身。

 
 

而这颗星星在光束和音乐的包围下看向他,朝他露出微笑。

 
 

当天晚上Mikele吻了他,在他的酒店房间门口。那个吻来得有点粗暴了,Mikele揪着Nuno的衣领把他拉近,他们的牙齿撞在一起,然后Mikele摸索到了门把手,于是他们两个纠缠着,跌跌撞撞地进了屋,倒在床上。Nuno深色的长发醒目地在洁白的枕头上散开,手指深深插进Mikele金色的短发里;Mikele的嘴唇在他赤裸的身体上徘徊,留下一个又一个印记。Mikele进入他时Nuno看到闪电在脑海深处蓦地划过,接着是瀑布般的音符自天边倾泄而下。Mikele赋予它们节奏,Nuno则吟唱出旋律。

 
 

他们两个来了一发,或是好几发,Nuno记不得了,总之结束的时候两人都精疲力尽。他们去洗完了澡,Mikele不知从哪弄到了一把吉他,裹着浴袍坐在沙发上拨弄着。

 
 

他弹了几个音符,接着是一首曲子。这回不是精妙的古典音乐,而是一首爵士小调。Nuno觉得他之前在哪儿听过,歌词没那么熟悉了,但他似乎还是能一张口就唱出来。

 
 

Siempre que te pregunto,

 
 

Mikele唱了第一句后朝他看来,他便随着唱下去。

 
 

Que cuando, como y donde,

Tu siempre me respondes,

Quizas, quizas, quizas.

 
 

于是他们两个面对面坐着,随着一把吉他弹出的旋律哼唱着,Mikele弹琴,Nuno偏着头看他。落地窗外是沉酣了的罗马城。那是个漫长的夜晚,是个漫长的夏天,似乎也是段漫长的日子,漫长到没人会想到结束。

 
 

-TBC-

 

烟九年ChaoS


-D E S P E R A D O-

725胡子提拔,我鸡血上头


-D E S P E R A D O-

725胡子提拔,我鸡血上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