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hmfluke

68658浏览    455参与
Eliauk

祝我们可甜可盐的多多宝贝生日快乐!

祝我们可甜可盐的多多宝贝生日快乐!

Echo🌿

想说说我喜欢的cp们

【BP】:BP简直小学鸡,一起玩一起闹,每天都在纠结于BP还是PB(虽然我站BP,但我总是不小心说成PB🐶)。初遇真的很小说啊,熟识之后捏脸揉头发,搂腰举高高,简直不要太甜!

【OG】:OG了解之后更多更多的是感动吧,阿塔潘快五年的陪伴和爸比前后的改变,就像他们说的,他们之间就差一句在一起。ps:太喜欢他俩的抱抱和亲脖子了!!

【OF】:OF更像是初恋的感觉,多多太可爱了,姆哥有点闷骚🐶。两人之间就是暗戳戳的,害羞的,又很甜。🙈

希望宝贝们都要走花路啊❤️

想说说我喜欢的cp们

【BP】:BP简直小学鸡,一起玩一起闹,每天都在纠结于BP还是PB(虽然我站BP,但我总是不小心说成PB🐶)。初遇真的很小说啊,熟识之后捏脸揉头发,搂腰举高高,简直不要太甜!

【OG】:OG了解之后更多更多的是感动吧,阿塔潘快五年的陪伴和爸比前后的改变,就像他们说的,他们之间就差一句在一起。ps:太喜欢他俩的抱抱和亲脖子了!!

【OF】:OF更像是初恋的感觉,多多太可爱了,姆哥有点闷骚🐶。两人之间就是暗戳戳的,害羞的,又很甜。🙈

希望宝贝们都要走花路啊❤️

Perthme
不是专群,欢迎新人,也有QQ群...

不是专群,欢迎新人,也有QQ群哦

不是专群,欢迎新人,也有QQ群哦

茶茶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进群之后看公告改马甲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进群之后看公告改马甲

茶茶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进群一起...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进群一起磕糖,进群之后看公告改马甲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进群一起磕糖,进群之后看公告改马甲

池塘里的小跳蛙

[OhmFluke]所谓救赎――第二章

*黑道大佬ohm×体弱多病fluke

*预警:虐


第二章


整个聚会过程Fluke都魂不守舍,有谁敬过他酒,有谁拿他多年不来参加同学会开玩笑,又有谁因为好奇小心翼翼地打听Fluke的身份,他统统都不在意。


事实上,这张桌子上的同学Fluke早就疏远了,不过是Alex坚持每年都要来找他而已。


也是Alex一直在调节着这张桌子上因Fluke不断尴尬的气氛。


酒足饭饱,大家又说想换个地方续摊,Fluke借口不舒服早早地溜了,顺便拒绝了Alex想要送Fluke回家的好意。


刚踏出餐厅大门,Fluke就看见早早已经站在车前恭敬等着的Kao。


“上车吧...

*黑道大佬ohm×体弱多病fluke

*预警:虐


第二章


整个聚会过程Fluke都魂不守舍,有谁敬过他酒,有谁拿他多年不来参加同学会开玩笑,又有谁因为好奇小心翼翼地打听Fluke的身份,他统统都不在意。


事实上,这张桌子上的同学Fluke早就疏远了,不过是Alex坚持每年都要来找他而已。


也是Alex一直在调节着这张桌子上因Fluke不断尴尬的气氛。


酒足饭饱,大家又说想换个地方续摊,Fluke借口不舒服早早地溜了,顺便拒绝了Alex想要送Fluke回家的好意。


刚踏出餐厅大门,Fluke就看见早早已经站在车前恭敬等着的Kao。


“上车吧,Fluke。”


“他让你来的?”


“先生吩咐我在这等到你聚会结束。”


Fluke回想起早上Ohm的神情,心情忐忑上了车。


疾驰的车窗外是专属于城市的灯红酒绿和纸醉金迷,可不管风景多么旖旎,Fluke心中总是充满不安。当他发现车子不是驶向回家的方向时,终还是问道:“我们去哪儿?”


Kao叹了口气,没有正面回答Fluke,语气低沉地说:“Fluke,答应我,不要顶撞他。”


Fluke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Kao,眼中是无奈和惊慌。


车子在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停下,Kao带着Fluke一步步地走进去。


仓库里面很空旷,Fluke甚至能听见自己脚步的回音。由于黑夜里没有开灯,Fluke根本看不清前路,只能跟着Kao的脚步声坎坷前行。屋内高高的窗户透进一丝月光,如果你仔细观察,可以清晰地循着光线看见漂浮在空气里的灰尘。


Fluke抬手在眼前胡乱挥了挥,想起以前参与过的某些偏僻的军火交易地点。


也是这样,脏乱,且让人恐惧。


“人我带来了。”


Ohm在黑暗中的轮廓显得遥远而不可及,他挥挥手,Kao就功成身退了。


空旷的仓库里Ohm站在Fluke对面,他旁边还有两个手下,Fluke见过,但不是很熟悉。


“给少爷搬个椅子。”Ohm冷冷地吩咐。


Fluke听到身后“咣”一声,知道有人搬了椅子给他坐,可他不敢坐下。


Ohm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地靠近Fluke,暗夜中Fluke听到一丝轻笑。


“坐吧。”Ohm抬手按在Fluke肩膀上,强制他坐下。“怎么这么紧张?我就是找你聊聊天而已。”


聊天?在这?


“怎么样?今天开心吗?跟你的......”Ohm声音拉长了很久,才靠近Fluke耳边轻声说:“朋友。”


“我已经尽早回来了。”Ohm的气息拂在Fluke耳边,令Fluke身体微微颤栗。


“其实你们是什么关系?你可以跟我说的。”Ohm正好站在有一丝光线的明亮处,Fluke看见了他标志性上扬的嘴角。


“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好多年没见的同学而已。”Fluke尽量听从Kao的叮嘱,不惹Ohm生气。


“哦?”Ohm语气很冷,导致Fluke整个人也很冷。“普通的同学特地找来你家,就为了要你去参加你好多年都没参加过的同学聚会?”


“你什么意思?”Fluke有点生气。


“我的意思是,你坦白跟我说的话,我可以考虑......”


“考虑什么?”Fluke抬头,想尽力看清Ohm的神情。


“考虑给他留个全尸。”


不知道从哪儿吹进来一阵风,吹的Fluke打了个哆嗦,他微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短暂的安静过后,Fluke轻“哼”一声,语气里充满不屑:“我们就是有什么关系,你能怎么样?要杀他,就连我一起吧!”他料定Ohm不会这样做。


Kao的叮嘱被Fluke抛诸脑后,他现在就想看看Ohm生气但又拿他没办法的样子。


不就是把我关起来吗?又不是没关过。


霎时间,Ohm的愤怒写在脸上,周身仿佛有熊熊燃烧的烈火,连温度都好像升高了一些。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用精准的一句话激怒Ohm,那个人一定是Fluke。


Ohm转身回到黑暗中,Fluke的视线里失去了Ohm的身影,他只听见Ohm冰冷的声音,然后Ohm身边的两个手下走向Fluke,一人一只胳膊将他架起来。


“把他关进去。”


哼,毫无新意。


可这次,他错了。


这个空旷的地方左侧有一个破旧的大门,现在门已经开了,当Fluke接近门口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种异常的寒冷。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房间,而是一间冰库!


“Ohm Thitiwat!你疯了吗!”Fluke大声叫着,真实的恐惧充斥全身。


Ohm还站在原来的地方,一步都没有动过。


“咔哒”一声,关门上锁一气呵成,空荡的房间里只剩Fluke不断拍门喊叫的声音。


“Ohm Thitiwat!我就算再怎么不情愿,自认一直以来也算尽心尽力。我帮了你那么多,你就这么对我吗!开门!”


开始的时候,Fluke的声音还很清晰有力,拍门的声音也很响。


不一会儿,森森寒气逐渐缠上Fluke的身体,他声音弱了下来,开始求饶。


“我错了......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刚才都是我说的气话......以后我再也不参加什么聚会了好不好,我都听你的,你放我出去吧......求求你了......”


Fluke跌坐在地上,他不再去拍门,因为门上的温度已经不是Fluke能承受得了的。


他抱住自己,就像每一个被关起来的夜晚,屈膝,头埋在臂弯里,他告诉自己不能哭,他一定能出去。


Ohm依旧冷酷地站着,一动都没动,直到他听到Fluke气若游丝的一句话。


“Phi......这里真的很冷,比我之前呆过的每一个房间都冷......”


Ohm心脏突然颤动。


这是Ohm第二次听见Fluke叫他Phi,第一次是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时他们都还很小。


可这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冷”这个字。


久站不动的Ohm突然转身,质问左边的一位:“里面温度是多少?”


“零下十五度。”那人答道。


“什么?这间冰库平时不是弃置的吗?为什么会有零下十五度!”Ohm突然之间,整个人都慌了。


“您说要惩罚一下少爷,我以为......”


他没有说完这句话,就被Ohm一脚踹翻在地。


“开门!快开门!”Ohm根本没有理会捂着剧痛的肚子倒在地上的那位,转身急切地喊着。


终于,黑暗中颤抖不停的Fluke听到门“吱呀”一声开了,他立刻手脚并用地爬出去,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形象。


“Fluke......Fluke......”Fluke的手脚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可他还是坚持用手肘匍匐前行着。Ohm心揪了一下,赶紧迎上去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Fluke身上,那一瞬间,Ohm触到了Fluke怎么也止不住颤抖的背脊。


“我没想......我只是想吓吓你......”


Ohm声音里带着无措,那样子像是做错事被父母罚站,但又极力忍住不哭的小孩。


Fluke没有说话,只是费力抬起一只手,一把扯下Ohm的外套仍在地上。


原本笔挺的西装,现在皱皱巴巴,满是灰尘。


Ohm看见Fluke眼里的绝望,手足无措,他只知道呆呆地跪在地上随着Fluke前进,他想伸手去安抚一下Fluke,可Fluke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离开这个鬼地方。


终于,Fluke还是倒了下去。


“Fluke!”


Ohm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汽,他冲上前打横抱起Fluke,只留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


“把他处理掉,干净点。”


“是。”

磕西皮上头的某蛋

第九个约定

第九个约定

等best走出教室之后,教室里面只剩下了Ohm和fluke,Ohm这才凑到fluke旁边说道,“所以说你答应我送你回家了?”

“嗯,算是吧,不过等之后你有比赛的时候我可以自己回家的。”

“没事儿,我可以送你的,”Ohm说着接过fluke手里的黑板擦,临近黄昏,暖暖的阳光从窗子外面射进来,男生长着手臂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黑板擦,空气里面扬起粉白色的粉末,暖黄色的光透过粉末的阻挡照射在Ohm的后背上,一层又一层,相互叠加晕染,男生的背影被一层暖暖的光晕笼罩着。

恰到好处的,微风从外面吹进来,刚刚准备落下的白色粉末又一次欢腾起来,撒着欢儿往上涌,空气里面不仅有粉尘的味道,还有一股植物...

第九个约定

等best走出教室之后,教室里面只剩下了Ohm和fluke,Ohm这才凑到fluke旁边说道,“所以说你答应我送你回家了?”

“嗯,算是吧,不过等之后你有比赛的时候我可以自己回家的。”

“没事儿,我可以送你的,”Ohm说着接过fluke手里的黑板擦,临近黄昏,暖暖的阳光从窗子外面射进来,男生长着手臂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黑板擦,空气里面扬起粉白色的粉末,暖黄色的光透过粉末的阻挡照射在Ohm的后背上,一层又一层,相互叠加晕染,男生的背影被一层暖暖的光晕笼罩着。

恰到好处的,微风从外面吹进来,刚刚准备落下的白色粉末又一次欢腾起来,撒着欢儿往上涌,空气里面不仅有粉尘的味道,还有一股植物的清香,fluke站在Ohm身后,看着男生落在地上的影子,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Ohm的影子里面,继而抬起头,歪着脑袋看着Ohm的背影。

Fluke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甚至有意的放慢自己的呼吸,因为他实在是不想打破这美好的一幕。

其实。

Fluke不喜欢落日,因为以前每逢黄昏的时候fluke都会感觉有点伤感,至于这种伤感从何而来,可能是学业上的重压,可能是家庭里面的负担,反正在遇到Ohm之前,fluke是很讨厌夕阳西下的时刻的,每到这个时候,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悲伤的手攀附到fluke瘦弱的后背上,让他觉得心情异常的沉重。

但是现在好像变了, “等我一下,马上就擦完了,”男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切都像是慢动作一样,fluke可以清晰的看到男生弯起的嘴角,fluke像是上课偷吃零食被老师抓包的小孩子立马撇过头去,即使是这样,fluke羞红的脸还是出卖了他。

“脸红什么?是不是粉笔灰太呛鼻子了?要不你去教室门口等我?”

“不是,”fluke解释道,“只是夕阳有点太美了。”

Ohm顺着fluke的视线望过去,漫天的火烧云,像是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黄昏时候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时间了,既有暖暖的阳光又有凉爽的微风,“确实很美,”Ohm转头对上fluke的视线,两个人相视而笑。

“唉,fluke,”Ohm笑着,伸手过来,满是白色粉末的手触碰到fluke白嫩的脸上,留下一道明显的痕迹。

“你干什么?”fluke摸摸自己的脸,第一次做出这么破格的事情,用手指沾了一点黑板槽里面的粉笔灰冲着Ohm跑过去,两个人在教室里面追逐着,最后都变成满脸灰白的小花猫。

“你这样真丑,”fluke斗不过Ohm,只能在嘴上揶揄道。

“你这样真好看,”Ohm冲着fluke挑挑眉毛。

“哪里好看?”fluke好像有点嫌弃自己,“脸上脏脏的。”

“我是说你笑起来真好看。”Ohm的表情极其认真。

你的心脏有因为一个人发生过停跳吗?

Fluke有,就在这一刻,fluke的心脏像是停止了跳动,一秒之后便开始疯狂的抽动起来,心口的那头小鹿兴奋的像是下一秒就要从胸腔中蹦出来。

很多年之后,fluke回想起现在的这一幕还是会控制不住的心动,因为当时的他们真的是太清纯,太美好了,美好到一尘不染,美好到永远也回不去了。

那天晚上的晚霞也是fluke见过的最美的一次,影影绰绰的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无限的长,然后很慷慨的在黑色的影子上洒下一层金色的薄衫。

“你以后准备考哪所大学?”如果Ohm没记错的话,这可能是开学以来fluke第一次主动跟自己说话。

“不知道,可能去职业运动员或者上一所体育大学吧,”Ohm笑着,风轻轻吹起他的衣角,噗啦噗啦的打在fluke放在Ohm腰间的手指上,fluke按住那不安分的衣角,就像是按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一样。

“嗯,运动员挺好的,不过可能会很累。”

“习惯了,”Ohm回答,渐渐的放慢了蹬车的双脚,他想让这段时光长一点、再长一点,就像是讨到糖果的小朋友,只要自己一口一口舔的足够慢就可以把这段甜蜜的时光再拉长一点。

“那你呢?”Ohm问道。

“我?”fluke侧着身体坐在Ohm的自行车后座上,两只脚随意的垂下来,在空中轻微的摆动着,fluke第一次设想自己的未来,他盯着自己一晃一晃的脚尖陷入沉思,许久之后才开口,“可能考朱拉?或者在附近找一所不算太差的大学。”

“我感觉以你的成绩,没有意外的话肯定可以考上朱拉的。”

“谢谢。”fluke知道Ohm是在鼓励自己。

“我说的是真的,没有开玩笑,”Ohm好像能猜透fluke的心思一样,“我感觉你的成绩那么好,而且学习那么努力肯定能考上朱拉。”

“你怎么知道我学习努力?”

“你连蜘蛛侠这么火的电影都不知道,肯定之前都把时间放在学习上面了,而且我知道你是从市里最好的中学升上来的,那个学校里面的人的学习成绩和学习习惯肯定不会差的。”

“那你以后发达了不要忘记我哦。”

“你以后成了体育明星要记得给我签名哦,”fluke也学着Ohm的样子打趣道。

“当然,到时候一定给你寄一沓签名照片回来,寄到你嫌我烦。”

单车载着少年的欢声笑语远去,少年青涩的誓言通过嬉闹的玩笑说出口,好像这样就没人知道里面带着几份真情与几分期待了,只是让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未来的两个人都没有遵守这些年少的誓约。

Fluke没有去朱拉隆功大学,而是远赴国外。

Ohm也没有按照誓言里面说的那样给fluke寄签名照寄到fluke厌烦。

少年时的约定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埋葬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面,落灰,然后永远的被尘封。

Eliauk
今天的多多过分可爱呢!

今天的多多过分可爱呢!

今天的多多过分可爱呢!

毛毛不呆

巫师恋上可爱鬼 第十章

fluke这几天让ohm帮自己斟茶递水,ohm为了让fluke开心全都照做。ohm好好照顾了fluke几天,fluke也就相信他了,就像是又回到了当初对ohm无所畏惧的样子。

fluke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也不再费脑思考Mayer和他说的事,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其自然。

现在夏天到了,fluke想吃西瓜就叫ohm买西瓜给自己吃,现在ohm回来两手提着西瓜,fluke看到就两眼发光,冲过去要帮他拿。

ohm一眼就看穿了他,“我知道你是想快点吃上西瓜,不是真的想帮我拿。”

“哪有的事?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我是真的想帮你拿的。”fluke被看穿后连忙否认,还抢着要拿西瓜。

ohm一...

fluke这几天让ohm帮自己斟茶递水,ohm为了让fluke开心全都照做。ohm好好照顾了fluke几天,fluke也就相信他了,就像是又回到了当初对ohm无所畏惧的样子。

fluke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也不再费脑思考Mayer和他说的事,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其自然。

现在夏天到了,fluke想吃西瓜就叫ohm买西瓜给自己吃,现在ohm回来两手提着西瓜,fluke看到就两眼发光,冲过去要帮他拿。

ohm一眼就看穿了他,“我知道你是想快点吃上西瓜,不是真的想帮我拿。”

“哪有的事?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我是真的想帮你拿的。”fluke被看穿后连忙否认,还抢着要拿西瓜。

ohm一直没让他拿,直奔厨房把西瓜放下,fluke跟着他走进厨房,那个眼睛直直地盯着西瓜,ohm却没有立即给他开西瓜。

“你怎么还不开西瓜?我想要吃西瓜!”fluke围着他催促着。

“我先洗完手再开西瓜。”ohm无奈地摇摇头,自己真是拿他没有办法,看着fluke感觉他怎么好像又可爱了。

fluke把他的动作看进眼里,以为他是不想要开西瓜,“你要是不乐意给我开西瓜,我就自己来。”他说着就在橱柜里找起了西瓜刀。

“你不知道放在哪的,还是让我来吧。”ohm把自己的手擦干之后就拉住fluke的手,不再让他翻找下去。

fluke想把手收回去,可是ohm还是紧紧地捉住他的手,他对ohm做了个鬼脸,“你怎么还不放手?”

ohm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松手了,“没什么,我走神了。”

“莫名其妙。”fluke揉揉自己刚刚被捉住的地方,“你赶紧开西瓜给我,不然我就生你的气。”

“你就知道要挟我,我不给你开又怎么样?”ohm双手抱在胸前,等着fluke说话。

“我就去找Mayer,不呆在你这了。”fluke气鼓鼓地说着,其实他压根不想找Mayer,但是把她搬出来吓唬ohm还是很好用的。

果然ohm马上就气得皱了眉头,但克制住自己要发怒的冲动。虽然他没有说话,不过他还是给fluke开了西瓜,拿了个大勺子,然后把切开了一半的西瓜给了他。

fluke很欣然地接过了西瓜和勺子,虽然他迫不及待就想要吃下西瓜,但他看到ohm的表情就知道他生气了,还是哄哄他吧。

“你别生气了,我就开个玩笑,我不会去找Mayer的,你就放心吧。”fluke把勺子递给了ohm,“给你吃一勺西瓜,别生我的气了。”

“就给我吃一勺?你还真是大方。”ohm没有接过那个勺子,他还没消气。

“给你吃一勺已经对你很好了!”fluke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这可是我喜欢吃的大西瓜,你到底吃不吃?”

“我…”ohm的“不吃”还没说出来突然就被fluke挖了一勺西瓜塞进了嘴里,ohm这下不吃也得吃了。

fluke在一旁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好吃吗?”

ohm随便地嚼了嚼这西瓜,他并不在意这个西瓜的味道,因为现在他眼里只看见了fluke的笑脸。

“这西瓜到底甜不甜啊?”fluke继续问着。

“嗯,很甜。”

fluke立即拿着勺子又挖了一勺送进自己嘴里,原本满心期待这西瓜是甜的,结果根本就没什么甜味。

“你耍我?这西瓜根本就不甜!”fluke瞪了一下ohm。

“我没说西瓜甜啊。”ohm一脸无辜。

“你刚才还说很甜啊。”

“我说的是你的笑容很甜。”ohm一本正经地说着,完全没有暧昧挑逗的语气参杂在里面。

fluke听到反而还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想要掩饰自己的慌张,“你瞎说什么呢?我不管啊,你赶紧出去再买一个。”他说着就要把ohm给推出去。

“还有另一个西瓜还没开呢,要是都不甜,我再出去吧。”ohm转过身来,注意到fluke的脸色有点不一样,“你怎么脸红了?”

“没有,你一定是看错了!”fluke言之凿凿,“我这是天气热到脸红了。”

ohm没有再追问下去,相信了他的说法,还让他出去客厅里吹着空调等他开另一个西瓜。而fluke却说要回房睡午觉了,不吃西瓜了,说完就赶紧溜了。

结果接下来这两天里,fluke就开始躲着ohm,一开始ohm还没有察觉到,直到第二天就发觉他是真的有心躲着自己。fluke其实不想躲着他,可是一看到他就感觉要脸红心跳,要是被发现了可就尴尬了。

ohm就去堵fluke要找他问个清楚,免得哪天要是他跑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ohm敲了敲fluke的房门,“我买了新鲜的水果,你想要吃就自己去厨房拿,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好的,我知道了。”fluke把耳朵附在门上,听着ohm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再等了一会儿才开门下去。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ohm就在厨房等着他。

ohm在厨房“埋伏”到了fluke,就把厨房门也给锁了,“你这两天怎么老是躲着我?究竟是为什么?”

fluke眼神乱飘,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没有躲着你。”

“要不是我在这等你出现,你和我这一天里都碰不着正面了。”ohm向fluke靠近了些,让他看着自己眼睛说话,“你不要再逃避下去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你说出来。”

“我…”fluke被他盯着浑身不自在,“总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应该说。”

“我不想逼你。你不想说就算了,但是不要再躲着我。”ohm后退了一步,“如果是因为上次西瓜不甜,你不高兴了,你要说出来。”

“我没有不高兴,也不是因为这个躲你。”

“那是因为什么?”

“我说不清楚。”fluke看着他已经忍不住耳朵红了起来,只好把自己的视线移开。

“你的耳朵怎么红了?你的脸也…”ohm正想伸手去摸他的脸,就被他打断了。

“那是因为厨房太热了,你快让我出去吧。”fluke闪躲了一下,不然被他摸了肯定会更红的。

ohm就打开了厨房的门让他出去,fluke往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ohm走过去拦住了他。

“你到底怎么了?”ohm坚持要弄清楚fluke的想法。

“你不要再问了。”fluke不知道怎么开口和他说,自己是鬼,他是人,怎么会有结果呢?

“我担心你。”

“你是站什么立场来担心我?你不是我的朋友更不是我的家人,你担心什么?”fluke反问他,“你是怕我会跑掉吧?”

“对,我是担心你跑掉,但是我不是担心你跑出去做什么,我是担心你会离开。”ohm坦诚地说,“我的确算不上是你的朋友,但是现在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是真的很重要,不然我也不会拦住你说这些话。”

“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ohm点点头。

fluke思考了好一会儿,终于决定要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躲你是因为…”他鼓起勇气注视他的眼睛,“是因为我一看见你,我就忍不住面红耳赤,我控制不住。”

“难道是Mayer的法术让你有了后遗症?”ohm没有领会到他的意思。

“你真的蠢死了!”fluke气得咬咬牙,然后撞了他肩膀就飘回自己房间去了。

留下ohm在原地思索着fluke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

茶茶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进来一起...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进来一起来磕糖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进来一起来磕糖

茶茶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哦,可以一...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哦,可以一起来磕糖

想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哦,可以一起来磕糖

萌姜女
大家好!我绘制的红线动态表情包...

大家好!我绘制的红线动态表情包终于上线了!!!

🔍「红线情侣日常」即可获得!

我真的好喜欢#待到重逢时# !!!

也希望大家能从今日组熟悉的互动中获得更多快乐💗

特别提示⚠️赞赏中藏了一张限定gif图,想要⏬留存的亲们记得自主录屏裁剪哈! ​​​

大家好!我绘制的红线动态表情包终于上线了!!!

🔍「红线情侣日常」即可获得!

我真的好喜欢#待到重逢时# !!!

也希望大家能从今日组熟悉的互动中获得更多快乐💗

特别提示⚠️赞赏中藏了一张限定gif图,想要⏬留存的亲们记得自主录屏裁剪哈! ​​​

池塘里的小跳蛙

[OhmFluke]所谓救赎——第一章

*黑道大佬Ohm×体弱多病Fluke

*注意有虐哦


第一章


Fluke已经不记得这种事情发生过多少次了。


开始的时候,Fluke会刻意记一下,想着以后有机会逃出去,要怎么还给这个恶魔。后来,Fluke不记了,因为次数多到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


两年前,Natouch家族败落,这个叫做Ohm Thitiwat的人因为拼命保护住Natouch家唯一的少爷而获得了拥戴,又由于Fluke放弃了继承父亲事业的机会,从此Natouch家族正式更名Thitiwat。


Fluke以为这将是他全新生活的开始,谁知道真正的折...

*黑道大佬Ohm×体弱多病Fluke

*注意有虐哦


第一章

 

Fluke已经不记得这种事情发生过多少次了。

 

开始的时候,Fluke会刻意记一下,想着以后有机会逃出去,要怎么还给这个恶魔。后来,Fluke不记了,因为次数多到就连他自己都记不清。

 

两年前,Natouch家族败落,这个叫做Ohm Thitiwat的人因为拼命保护住Natouch家唯一的少爷而获得了拥戴,又由于Fluke放弃了继承父亲事业的机会,从此Natouch家族正式更名Thitiwat。

 

Fluke以为这将是他全新生活的开始,谁知道真正的折磨刚刚到来。

 

那次的事故伤亡惨重,Fluke捡回一条命但从此身体也愈发虚弱起来。Fluke作为军火交易纽带的枪械专家,在客观状态不允许的情况下,被更换是所有人认定会发生的事,然而Ohm却迟迟没有松口。

 

无奈Fluke只得亲自去提,于是有了第一次关禁闭的经历。

 

那天和今天一样,Fluke拼命地哀求,好话说尽,只希望Ohm能放他离开,结果还是一只手被手铐铐在床头,眼前只有无情关闭的房门。Fluke无力地坐在地板上,明明天气还很热,他却冷得发抖,手都抬不起来,只能抱住自己以求得一丝温暖。

 

不一样的是,他现在不太会哭了。或许是哭过太多次眼泪已经流干,又或许是经历过太多已经麻木。

 

闭上眼睛停止对往事的回忆,Fluke的眼角还是有一滴泪,带着伤痛,缓缓离开稚嫩的脸庞。

 

天渐渐黑了下来,房间里也开始变冷,Fluke身体又开始颤栗,他“哼”了一声,嘲笑着自己:“真没用。”

 

明明比这里更黑更暗的地方都关过,却还是对黑暗和冰冷本能地发抖。

 

Fluke的意识渐渐模糊,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脱离这种状态,所以还是尽量保持清醒。

 

直到天色已经黑得看不见人,Fluke的房间才透进亮光,Saya姨轻轻拍醒正在昏睡的Fluke。

 

“Fluke少爷,吃点东西吧。”

 

“我不吃。”

 

“您别怄气了,是先生说让您吃的,您身体弱,不要逞强了。”Saya姨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解开了Fluke的手铐,将手里的托盘递给Fluke,里面盛满了Fluke爱吃的东西。

 

可Fluke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拿着困住自己一天的手铐默默发呆。

 

两年了,难道就只能这么逆来顺受吗?

 

Fluke眼神呆滞地拿起勺子,胡乱地吃起来,另一只手却偷偷将手铐藏在了背后。

 

夜愈发幽深,静谧漆黑的房间让白天发生的激烈冲突仿佛不存在一般,对比之下,一楼厨房里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显得非常清晰。

 

冰箱门大开,里面透出的光映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你在干什么?”明明已经是后半夜,Ohm的声音却不带有一丝睡意。

 

Fluke没有回头,只是呆呆地捧着手里的东西继续吃。

 

“我在问你话!”Ohm一向没什么耐心,干脆绕过料理台,一把抢过Fluke手里的瓶子,“你疯了!”

 

一瓶花生酱,Fluke抱着一整瓶花生酱坐在地上吃。

 

“Saya!”Ohm的声音穿透墙壁,显得急切又紧张。

 

Saya姨一下子惊醒,随手披了衣服便快步奔向声音的来源。当她看到Ohm手里的花生酱和Fluke嘴角残渣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给Earth医生打电话!快去!”Ohm头都没有回,死死盯着Fluke,眼睛里的火马上就要喷出来。“你吃了多少?你想怎样?你究竟要怎样!”

 

Ohm剧烈摇晃着Fluke的身体,但他只是毫无表情地看进Ohm的眼睛里,他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究竟如何做,才能摆脱这一切。

 

Fluke开始呼吸不畅,他并不惊慌,因为这是花生过敏的反应。

 

Fluke意识消散前,看见了Earth匆匆赶来的身影。

 

Fluke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Saya姨去准备早饭,Earth医生也在Fluke脱离危险的时候回家了,反而坐在Fluke床边的,是一脸严肃的Ohm。

 

“医生说你没事了。”

 

“哦。”

 

“明知道自己花生过敏,为什么还吃?”

 

Fluke没吭声。

 

“想跟我作对。”这句话是陈述句,Fluke很肯定。“我警告你,你乖乖听话,你的家你可以继续住,你以前有的,我一样也不会少给你。”

 

Fluke冷笑,既然是我的家,为什么要你同意我才能住?

 

Ohm的声音像电视里的画外音,在Fluke的房间里虚无缥缈地游荡。Fluke的视线一直落在窗外,今天阳光明媚,有大树遮蔽的阴凉处几个小朋友在玩耍。Fluke家的这栋别墅离市中心有点远,这样的场景还真不多见。

 

啊,真羡慕。

 

“你好好休息吧。”Fluke的话少得可怜,眼神也没有给过Ohm。看在Fluke病着的份上,Ohm没有再深究,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我什么时候也能这样玩上一天呢?”

 

18岁被父亲送到美国读武器类专业,因为家族中的军火交易几乎每天都有“实习机会”,才二十几岁就已经是Natouch家族重要的枪械专家。

 

外人看来可可爱爱的男孩子,谁会想到居然每天都与枪支弹药为伍呢?

 

手机突然响起,Fluke拿起来一看,来自Alex的信息。

 

是Fluke美国的同学,一年一度的同学聚会。

 

“之前好几年你都不来,今年必须要来,不来我就去你家里抓你。”他这么说。

 

既然之前几年都没参加,今年又何苦破例呢?

 

“那家伙会生气吧......”

 

Fluke果断拒绝,蒙上被子开始补眠。

 

过了几天,Fluke自己闹出来的毛病算是全好了,他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顺便扭动几下身体锻炼锻炼。

 

“Fluke少爷,有人找。”Saya姨还围着围裙,脸上带着微笑。

 

怎么会有人找我?自从Ohm接手Natouch家后,Fluke的社交圈子几乎为零。

 

他猛然间想起前几天的信息,心中警铃大响。

 

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果然看见满面笑容的Alex站在厅里,可怕的是,Ohm就坐在他对面,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盯着他,旁边站着恭恭敬敬的Kao。

 

“可算见着你啦,你们家可真神秘,我打听了好几圈才找到的。”Alex一眼就看见了Fluke,什么都不知道的他还在为自己的功绩沾沾自喜。

 

“你来做什么?”问的是Alex,可Fluke却一直在观察Ohm的神色。

 

“说过了,你不来,我就亲自来抓你。”

 

“我......”Fluke观察着Ohm,Ohm脸上的表情甚至有点和善,他不确定地看看Kao,Kao只是对他微微摇了摇头,Fluke随即转头对Alex说:“我今天有点事......”

 

“我问过你朋友了,他说你今天什么事都没有。”Alex晃着手里的墨镜,“这回你没借口了吧。”

 

Fluke猛然转头去看Ohm,他脸上浮现的是那可怕的笑意。

 

如果挡住Ohm微笑的嘴,你会发现他的眼睛正在杀人。

 

“你朋友难得约你一次,还不赶紧换件衣服出去玩。”Ohm笑着看向Fluke,Alex也对着Fluke点了点头。

 

“不如我跟着少爷吧。”Kao开口想解围。

 

然而Ohm却说:“我们Fluke是出去玩,你跟着算怎么回事?”他正正领带,缓慢起身,走到Fluke跟前,用Fluke从未听过的柔声细语说:“玩得开心点。”

 

Fluke全身僵硬,脚下像灌了铅,一步也迈不开。


茶茶
想要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

想要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

想要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

茶茶
想要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

想要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

想要进群的可以扫码进群一起磕糖

叻
話說我在ig看到這 就是說那些...

話說我在ig看到這

就是說那些有身高差的CP們

放眼望去

全我都認識 全都愛過 部分做過手機壁紙

果然身高差最最最好呢!(*¯︶¯*)

指路我的擇CP條件 


我相信不只我一個愛身高差

就想像高大的攻一把抱著小小的受就要流鼻血了(///▽///)

(抱歉佔tag 不行的話告訴我)

話說我在ig看到這

就是說那些有身高差的CP們

放眼望去

全我都認識 全都愛過 部分做過手機壁紙

果然身高差最最最好呢!(*¯︶¯*)

指路我的擇CP條件 


我相信不只我一個愛身高差

就想像高大的攻一把抱著小小的受就要流鼻血了(///▽///)

(抱歉佔tag 不行的話告訴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