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ne piece

22470浏览    2603参与
酿情
摆弄pixel时瞎🐔儿涂...

摆弄pixel时瞎🐔儿涂

lof求你别屏蔽了 么么


lei了








摆弄pixel时瞎🐔儿涂

lof求你别屏蔽了 么么


lei了

燎野

是最近的图 p1艾斯性转安 p234罗

是最近的图 p1艾斯性转安 p234罗

abelless

上午一张下午一张,今天量足够了,嗯_(:з)∠)_

上午一张下午一张,今天量足够了,嗯_(:з)∠)_

abelless

火球鼠这种东西吧……还是不能正面对着镜头的😂


上课真的是个摸鱼的好时机

火球鼠这种东西吧……还是不能正面对着镜头的😂


上课真的是个摸鱼的好时机

叒邪

emmmmm我的文章链接全部被河蟹了,大家想看的话去我的微博主页吧      

叒邪

https://weibo.com/u/6875409252
点不进去的话看评论

emmmmm我的文章链接全部被河蟹了,大家想看的话去我的微博主页吧      

叒邪

https://weibo.com/u/6875409252
点不进去的话看评论

孟梦孟孟
不要问我罗是怎么把两米的鬼哭抬...

不要问我罗是怎么把两米的鬼哭抬平的 我上次问的时候被他掏了心脏三天没给我

靠 一首歌循环一天了 但是不适合我喜欢的cp啊啊啊啊好气 有一点——点儿适合罗当家的 循环着狂草一下 或许我可以尝试剪他的视频

不要问我罗是怎么把两米的鬼哭抬平的 我上次问的时候被他掏了心脏三天没给我

靠 一首歌循环一天了 但是不适合我喜欢的cp啊啊啊啊好气 有一点——点儿适合罗当家的 循环着狂草一下 或许我可以尝试剪他的视频

MK

我又出現了(;_;)

是9岁小盆友和「不是說好恨他一輩子嗎???」

我又出現了(;_;)

是9岁小盆友和「不是說好恨他一輩子嗎???」

バック巴克✨

萨总的美颜,我i了
*性转警告
*美男出浴

萨总的美颜,我i了
*性转警告
*美男出浴

叒邪
瞎摸:路宝在思考他们不一样的相...

瞎摸:路宝在思考他们不一样的相处模式……

瞎摸:路宝在思考他们不一样的相处模式……

叒邪
练习一下艾斯,我线条不行啊……...

练习一下艾斯,我线条不行啊……😂

练习一下艾斯,我线条不行啊……😂

草格

【艾萨】席卷一切的战争

简介:世界为他准备了战争。


萨博第一次得知艾斯的时候,就知道了一场战争。

在巴尔迪哥那些荒凉的岩石城堡之中跳动着一颗巨大的心脏,它源源不断地向世界各地输送指令,每时每刻也接受着从各地反馈而来的情报和资料。这些庞大的资料通常具有很强的时效性,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价值。因此他们会定期清理这些失效的情报和资料,不过日积月累地,有一些可能还堆在某些房间里。

那时萨博就撞上了一个。他用力打开门,立刻就被翻腾起的纸灰迎面呛了个喷嚏。“咳咳,这里是有多久没有清理过了?”

后面的克尔拉轻巧的退开一步,避开了灰尘,“活该,谁让你不乐意去削土豆,到处跑。”

“啊哈哈哈,我进去看看!”

年轻的...


简介:世界为他准备了战争。


萨博第一次得知艾斯的时候,就知道了一场战争。

在巴尔迪哥那些荒凉的岩石城堡之中跳动着一颗巨大的心脏,它源源不断地向世界各地输送指令,每时每刻也接受着从各地反馈而来的情报和资料。这些庞大的资料通常具有很强的时效性,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失去价值。因此他们会定期清理这些失效的情报和资料,不过日积月累地,有一些可能还堆在某些房间里。

那时萨博就撞上了一个。他用力打开门,立刻就被翻腾起的纸灰迎面呛了个喷嚏。“咳咳,这里是有多久没有清理过了?”

后面的克尔拉轻巧的退开一步,避开了灰尘,“活该,谁让你不乐意去削土豆,到处跑。”

“啊哈哈哈,我进去看看!”

年轻的革命家迅速溜进了房间里,随手抽出一叠资料,上面的日期显示这些都至少是十五年前的资料了。萨博好奇地翻了翻,发现资料上夹着粉色的便条,有些纸张闻起来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

“是伊万的习惯……这些看来是他以前带来的资料。”克尔拉垂下眼睛,促狭的笑容转为暗淡。

萨博没有出声,因为他们想的都是同一件事。前不久传来的那个消息,人妖王伊万科夫被抓进了海底大监狱,接着杳无音信。

过了一会,克尔拉说:“嗯……萨博,这些资料你还要看吗?还要看的话我就回厨房了。”少女转身退出了这个沉郁的房间。

“我……再看看吧。”萨博抓了抓头,看着克尔拉像逃跑一样离开了这里。他自己也叹了一口气。

他们心照不宣的共同逃避了一些事实。

 

“嗯……?”萨博本来只是随便看看,但他翻着自己手上这叠资料,发现上面有许多女人的名字,有些写着“可疑”,还有一些写着“未怀孕,排除嫌疑”的字样。他好奇地回头从刚刚的地方再抽了几个文件夹,翻看了起来。

排查地点是南海的一小片区域,萨博记得那里只有几个小国,不过大部分名单集中在巴特利拉这个小镇上。

萨博皱起眉,这是针对怀孕者的排查名单。他继续往下翻过去,震惊地发现有些怀孕者经历了种种排查之后还是无法洗脱嫌疑,许多人的纸面上印着一行简洁生硬的文字,“无法排除此名女子与哥尔多罗杰交往的可能性”,接着陈旧褪色的“死刑”就盖了上去,遮住了那张右上角的照片。

萨博明白了,为了针对十五年前被处刑的海贼王罗杰,世界政府犯下了罪行。他们凭借着从哪里得知些微的情报,怀疑在南海的某个地方藏匿着罗杰的爱人,甚至也许孕育了子嗣,于是就为了阻止这一点,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萨博咬紧牙齿,觉得血液急冲,头晕目眩。在他手上这厚厚一叠的资料里,泰半都是这样的结果。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数百名怀孕者接受了检查,多达数十人被以防万一的清洗掉,就为了虚无缥缈的一个孩子。

一个流着罗杰血脉,罪大恶极的孩子,一个被世界政府认为他与他的母亲不配活着的孩子。

萨博不止一次地看到那些世界政府所犯下的错误罪行,但他心中的愤怒却绝不会因此疲惫,只会永远燃烧下去。

这已经无疑于是一场小型的战争,几乎断绝了一个小镇二十年的未来。萨博心中的愤怒让他不忍再看下去,匆匆翻到了名单结尾。在那上面的结论是历经一年来,全部清除所有嫌疑人,可以确认罗杰血脉断绝于世。

……他们没有找到,萨博忽然生出了这样的想法。他疑惑于自己的念头,却松了口气,定定心神,开始往前翻。

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但他怀抱着一种可能。他去掉那些未怀孕的女性,去掉那些被清洗掉的怀孕者,最终他的直觉让他停留在了一张怀孕者的资料上。

资料右上角的照片只照了一个女人的半身,她的脸颊上有些小雀斑,嘴角挂着平静的微笑,身穿白色的裙子,双手保护性地交叠在小腹前,波浪的黑色长发披散着。即使照片经过数年而显得有些褪色,那种安静平和的氛围却依然能感染到他人。

“波特卡斯·D·露玖”,萨博喃喃念到。他莫名生起一种敬意,这种情绪来自于他毫无理由地将她视作罗杰的妻子,并孤身一人面对着这场血腥的战争,在长达一年的清洗中保存了那个孩子。

萨博小心地将这张照片取了下来,保存在自己的身边,而那些罪恶的文书与资料则被他放在了另一个地方。

他有一种预感,他有一天会见到那个未出生便已引发了一场战争的孩子。

 

两年之后

萨博路过大厅,听见人们热烈地讨论起来。

“你们看到了吗?最近伟大航路出了个狂妄的新人,名字好像是叫……”

“波特卡斯·D·艾斯。”

萨博站定在一旁,插嘴道,拿起了桌面上的悬赏令。

就是他。

萨博认为他看起来不错,有着得意的笑容,卷曲的黑发,还有那些俏皮的小雀斑。他能打赌,不用去看报纸也能知道这位先生绝对是个麻烦制造者。

萨博从这个活力四射的年轻人身上看到了露玖的影子。他看了看悬赏金,一个很值得新人骄傲的额度,但还没有达到他本应有的程度,换句话说,世界政府还没有察觉到。

萨博的认真让桌边讨论的人们吃了一惊,“总长,你对他感兴趣?”

“不,我只是觉得……”萨博放下了悬赏令,“……他让我想起了我一个……(单方面的)朋友。”他想了想露玖,觉得这么说也没有什么不对。

“哦!这小子可狂妄了,他一口回绝了七武海的邀请呢,总长!厉害吧?”人们嘻嘻哈哈地说道。

萨博眨眨眼,“……这样啊。”他忍不住笑起来,“这不是挺厉害的嘛。”

去见见他吧。萨博想,无论艾斯将来是继续成长为一方豪杰,亦或是加入谁的旗下,他都想见见他。他的理性告诉他,像他这样贸然的前往,携带着如此大的秘密,他会像一只在火堆旁行走的猫咪一样危险。

但他向来任性妄为,所以他哼着小曲就去找了龙。

 

“龙先生,我想去见一个人。”

“在将来,世界为他准备了一场战争的一个人。”

在龙深邃的眼睛面前,萨博差点就说出了那个毫无根据的秘密,但最终,这位当今世界最恶罪犯,革命军的核心人物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

“去吧,既然你对他有这么高的评价。”龙同意了他的申请,随即仿佛若无其事的加上一句,“但记得汇报工作。”

萨博忍住了一声喉咙里挫败的呻吟,不打算让他的老板感到得意。

 

好热……

萨博一踏上这里就翻了翻白眼,好吧,他路上看了不少艾斯的资料,知道他吃了烧烧果实,所以这没什么奇怪的。

算算时间,他想起在这附近得到的消息,现在艾斯跟七武海甚平应该已经打了整整五天了,不知道两个人有没有分出胜负。

“砰!”

“你们两个会死的!”

萨博加紧步伐,从那边传来了战斗的声音。

“古拉拉拉,我成全你,我来做你的对手……”

是白胡子!

萨博不禁惊讶,四皇之一的白胡子竟然会特意来到这里应对艾斯的挑战。他站在树林的边上,看见艾斯浑身是伤,再无悬赏令上得意非凡的样子。

他绝无可能打败白胡子,萨博立即下了判断,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会怎么做呢?他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仿佛他自己也置身于战场中心。

火网迅速燃起,遮掩了黑桃海贼团的人,伙伴们此起彼伏的叫喊着艾斯的名字。“艾斯!”“艾斯船长!”

“……我不会逃的。”

艾斯站在火墙之前,背对着他的伙伴,直面白胡子。

 

我不会逃的!

 

萨博闭了闭眼,一时分不清那恍惚的幼童的声音从何而来。火焰仍然在热烈的燃烧,即使隔着一些距离,萨博也能感受到那股炽热。它席卷而来,让他后退一步。

遮天蔽日的黑烟笼罩了天空。

在浮夸的香风和整洁的街道上,他的喉咙嘶哑,双腿麻木,内心感到极度的焦急与恐惧,与此同时,愤怒也滋生起来。

“……让我过去!”

“求……你!……艾……!路飞……!”

萨博扶住旁边的树木,头剧烈的痛起来,他怀疑自己还是不应该太过靠近火拳艾斯。

毕竟他跟火焰有些过节。

 

“我是不会逃的,萨博。”

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他面前,背对着他。

他转过来,鼻头上贴着一块胶布,黑色卷曲的头发,还有小小的一片雀斑,表情孤傲冷漠,抗拒着世界的敌意。

他望向萨博。

“!”

仿佛一个开关,由那句话引发的过往的记忆像海潮一样破碎地蜂拥而至,萨博几乎只靠树木才能站住,头脑里的碎片与声音到处都是。

“萨博!”

“艾斯是笨蛋,对不对,萨博!”

“住嘴,你才是笨蛋,路飞!”

“呐,路飞,你希望我活下去吗?”

“萨博!我想出海!得到自由!”

他无暇顾及战局,萨博紧紧咬住牙齿,靠在树木上忍耐头痛。

“喝了这酒,我们就是兄弟啦!”

“干杯!”

萨博猛的睁开眼睛,看见艾斯摇摇晃晃的擦去鼻血,周围的火墙还在燃烧,但他的伙伴还徘徊在外面,等待着里面的结果。

白胡子举起长刀,向艾斯挥下最后的一击。

不行,艾斯避不开!

萨博冲了过去。

他什么都没想,什么也不清楚,头疼所引发的黑影还盘踞在左眼的视野里,但他就是身体不由自主的冲了过去。他越过噼啪作响热烈的火焰,双手变作铁黑色。

“住手!”他挡在艾斯的前面,双手作爪,勉强钳住白胡子的长刀,巨大的力量将他推后几步。“咳——,他已经输了。”

白胡子认出了他,收回了刀,有些意外。“你是革——”

但他的话被艾斯给打断了。

艾斯呆呆的看着萨博,表情就像做梦一样,他不可置信的抓住萨博的肩膀,声音嘶哑,“你……你是……萨博?!”

伤口的鲜血渗透了衣服,萨博扭过头,看着满脸灰土,额头渗血的艾斯。他发黑的半边视野些微扭曲了艾斯的样子,萨博稍微有些遗憾和无奈。

“……你这家伙……输了就不要逞强了啊。”

“古拉拉拉,说的没错,小子,你现在死了未免太可惜了。”白胡子大笑起来,伸出手,“要在海上驰骋的话,就背负我的名号,做我的儿子吧!”

艾斯看着白胡子,又看了看萨博,接着再看了看白胡子,仿佛整个世界在一瞬间都变成了假的一样,他整张脸的表情归为空白,随即“咕咚”一声倒下了。

萨博咧咧嘴:“您这番话对他刺激太大了。”

白胡子哈哈一笑,大喊一声,“小的们!把艾斯搬回船上!”

马尔科应声落在不远处,半睁的眼睛盯着萨博。“革命军的家伙在这儿干嘛?”他扶起艾斯。

萨博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战意,“我也想见见他,不过出了点意外。”他点了点艾斯,随即露出一张无害的笑脸,“对了,我想提前说个抱歉。”

马尔科扬起眉毛。

“我可能要晕过去了……”萨博感觉到视野的黑点密布了一切,他忍不住闭上了眼,一片天旋地转,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迷人安静的黑暗之中,包括他隐隐作痛的大脑。

“操!”他听见马尔科的声音和“噗通”一声。

萨博最后想,糟糕,千万别是鼻子撞到地上先了。

 

萨博睁开眼。

哦,天,艾斯的脸色黑的像锅底,他一定是把路飞丢给艾斯太久了,把他逼疯了。

“……艾斯?”他坐起来张嘴,喉咙里裂开无数伤口。后者不吭声,却从旁边拿了一杯水,塞进萨博手里。

“……你高烧了三天。”过了一会,艾斯说,“吓死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考虑下我的心情怎么样?”

艾斯越说越气,“突然在那种关头,你冲出来,莫名其妙的,我醒了之后你却烧了起来,还在白胡子的船上!”

萨博无辜的眨眨眼睛,记忆却逐渐回笼。

“啊,那个,那是个意外。”萨博试图以惯有的笑容摆脱麻烦,但下一秒却被艾斯的表情给镇住了。

那个向来骄傲,保护欲强烈,永远怀疑世界的艾斯眼睛里包着眼泪,说话带上了哭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还活着啊!你知道我和……知道路飞哭了多少次吗?”

啊啊,萨博害怕承认这一点,他伤害了他们,在他还不知道的时候,在他以为留在过去的只有痛苦的时候,他对那些过去爱着他的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你是不是……恨我们不去找你……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我……”艾斯咬住嘴唇。

萨博不愿听艾斯说出那种割裂般的话,他扔掉了杯子,水撒了一地,捧住艾斯的脸颊,望进他银灰色的眼睛里。“那是绝对没有的事!艾斯。”

他吻了吻艾斯的嘴角,与艾斯的额头相抵,“你相信我们的誓言的吧,艾斯。”他就像以前那样,说服艾斯。


即使出了海,我们的联系也绝不会消除!


“对不起,艾斯!是我忘记了你们!”

他的愧疚无以言表,甚至他的理由也苍白无力。在心中翻腾纠葛的情绪复杂无比,喜悦和快乐交织,悔恨与遗憾并生,他唯有紧紧地拥抱住艾斯。

“……太好了,你还活着。”艾斯的眼泪贴着萨博的脸颊侧边流了下去,声音的欢乐却无法抑制。“我真是……太高兴了!”

萨博以一种无限的柔情拥抱着艾斯,他们哭了又笑,嘲笑彼此的着装和蠢事。

 

“咳,好啦,艾斯,告诉我,你打算在白胡子的船上待下去吗?”萨博打断了艾斯的吐槽,转移话题,“他邀请你加入他的船。”

“什,什么?!我才不会!”艾斯差点咬到舌头,“我只是想打败这家伙而已!”

萨博放低了声音,“你不是因为他是……之后最大的海贼才这么做的吧?”

“……我说过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嘛!”艾斯支支吾吾,“我没打算答应他,我要杀了他!”

萨博想起了路飞,关于艾斯喜欢某人的结果似乎都以他谋杀一些爱他的人为开端的。他忍不住笑起来,“好吧,艾斯,如果,你要这么做,那么我不会多说什么,只是我很快就会离开了。”

艾斯耸耸肩,“没关系,我自己搞定。”

“在离开之前,我想送给你一个礼物,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萨博从大衣的内口袋里摸出那张照片,放在艾斯的手心。“我很谢谢她,因为她为我带来了你。”

艾斯狐疑地收回手,直到他看清照片上的那个女人。谁能看不出他和她的关系呢?艾斯那种惊奇地,好奇地,陌生的眼光刺痛了萨博,他翻来覆去的看着露玖那副凝固的微笑,抬起头看看萨博,期期艾艾的,“你是怎么……你……是……真的是她吗?”

“……是她。”萨博静静地说,“波特卡斯·D·露玖,你继承了她的姓氏。”

“露玖……”艾斯念着她的名字,他的半张脸藏在阴影里。萨博忽然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他站起来,“艾斯,我出去吹吹。”便匆匆的走了出去。

 

“半夜来打扰别人不是一个好习惯啊,小子。”白胡子放下手中的酒。萨博礼貌的向他鞠躬道歉,“抱歉,白胡子,只是有些事情晚上才比较方便。”

“古拉拉拉,是这样吗?关于艾斯那小子的吧。”

萨博望着白胡子,那句话贸然的就冲了出来,他几乎算得上是挑衅。“你惧怕战争吗?”

他的汗毛即刻竖立起来,所有的直觉都在朝他尖叫,他在挑战海上的皇帝,说出如此狂妄的话,只需一呼吸间便会覆灭。

“如果艾斯真心地接纳了你的邀请,那么迟早有一天他会告诉你,那不是我现下能说的,但很遗憾的是,这个世界为他准备了战争。”萨博直视着白胡子,即使身为四皇又如何,艾斯所需要的永远不会是权力与力量,他心中真正渴望的,能够给予的是——

“古拉拉拉,小子,不要太狂妄了,无论是谁都是大海的子女,而大海永远不会拒绝狂风暴雨。”白胡子嘿嘿地笑起来,他伸手指着萨博,“我很欣赏那小子,他会是我为之骄傲的儿子!”

是这样啊,没错,艾斯,他会为你而骄傲,而你……萨博低下头,掩饰自己过于夸张的笑容,“那就请多多包涵了,那家伙是个麻烦的笨蛋呢,做为兄弟的,请你们照顾了。”

白胡子扬起得意狡黠的笑容作为回答。

萨博离开了白胡子那里,回到了艾斯的身边。后者已经恢复了正常,这就意味着他已经呼呼大睡着了。那张照片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艾斯藏起来了。

萨博低头看着他这愚蠢的,可爱的兄弟,令他在短暂的时间涌动如此之多复杂的情感的家伙,他只好伸出手,轻轻地拂过艾斯额头的一缕头发。

“艾斯,我发誓,他们绝没有机会找到你和露玖的关系。”萨博自信地说,他满足于当下宁静的时刻,也满足于艾斯即将迎来的未来。

“唔……嗯……睡觉啦,……博……”艾斯迷迷糊糊的嘟囔,快乐的吹起鼻涕泡。

萨博笑着摇了摇头,小心地侧躺在旁边,两个年轻人挤在病床上,窗外是海浪的拍打声。

他本以为即使恢复了记忆,多年来独睡的自己会不习惯与人相伴,但他并没有。属于艾斯的那份温暖渗入皮肤和心脏,萨博伸出一只手搭在艾斯的手臂上,他们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暖色的焰火摇曳在空气中,渐渐一切寂静下来,天地变作很小的地方,就像小时候三兄弟睡在小屋里,只有彼此。

只要相伴在一起,即使是战争,他,他们也将毫无惧色。

“明天见,艾斯。”

End

蝠兔
這是一張,想畫聖誕卡但是氣氛很...

這是一張,想畫聖誕卡但是氣氛很不聖誕的私心圖(
兄弟怎麼這麼好,怎麼不結婚

這是一張,想畫聖誕卡但是氣氛很不聖誕的私心圖(
兄弟怎麼這麼好,怎麼不結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