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nepiece

25216浏览    1494参与
兔仙儿🐰

还是一些摸鱼之类的哈哈哈噗💚💛

还是一些摸鱼之类的哈哈哈噗💚💛

双猫屋

終於收到了嗚嗚嗚嗚嗚嗚
看到草帽商店有補貨就立馬找代購,
之前去日本剛好都沒找到⋯心心念念了好久😭
六隻到齊可愛爆表💕💕💕

終於收到了嗚嗚嗚嗚嗚嗚
看到草帽商店有補貨就立馬找代購,
之前去日本剛好都沒找到⋯心心念念了好久😭
六隻到齊可愛爆表💕💕💕

兔仙儿🐰

两个不同风格の侧颜厨

近期好瓶颈哭哭

两个不同风格の侧颜厨

近期好瓶颈哭哭

Unicorn_宸极
终于摸完了...选择性失忆前半...

终于摸完了...
选择性失忆前半年墙头的2019本命top4!

终于摸完了...
选择性失忆前半年墙头的2019本命top4!

Unicorn_宸极

是2019本命top4(还有俩没画

这部分私心萨艾萨惹!

p2p3表情包,过激艾斯p萨注意(。

是2019本命top4(还有俩没画

这部分私心萨艾萨惹!

p2p3表情包,过激艾斯p萨注意(。

Unicorn_宸极
太阳诞生的时候你也诞生了。

太阳诞生的时候你也诞生了。

太阳诞生的时候你也诞生了。

汉堡不要肉的Fi鸭

救救我-引子(香索)

*原著向,清水,近日更。

*这篇感觉比较,嗯,特别吧!对于我来说。如果你们也能喜欢就好啦!


山治点了一支烟。

夜晚的负距离接触,拥抱,亲吻,他们也会在队友的视线盲区偷偷的牵手,就像熟稔的恋人。

啧。

山治蹙眉,拿下咬着的烟,吐出一口的烟雾。

一周两次。在瞭望台。

是精力与身体的狂欢,更是灵魂的鞭挞。

--------汉堡肉----------

山治给索隆盖了被子,起身离开了。

香烟的火星在黑夜划出一道光痕,索隆悄然睁开眼,眼里的高光随着火花的离去暗了下来。

听着山治的脚步走远​,索隆坐起身,把被子丢到了地上。

“啧…”

索隆烦的快要冒火了,暴躁的挠着自己的头。落下几根头发,落在床单上粘着的黄色头发上。

啊…好烦…...

*原著向,清水,近日更。

*这篇感觉比较,嗯,特别吧!对于我来说。如果你们也能喜欢就好啦!


山治点了一支烟。

夜晚的负距离接触,拥抱,亲吻,他们也会在队友的视线盲区偷偷的牵手,就像熟稔的恋人。

啧。

山治蹙眉,拿下咬着的烟,吐出一口的烟雾。

一周两次。在瞭望台。

是精力与身体的狂欢,更是灵魂的鞭挞。

--------汉堡肉----------

山治给索隆盖了被子,起身离开了。

香烟的火星在黑夜划出一道光痕,索隆悄然睁开眼,眼里的高光随着火花的离去暗了下来。

听着山治的脚步走远​,索隆坐起身,把被子丢到了地上。

“啧…”

索隆烦的快要冒火了,暴躁的挠着自己的头。落下几根头发,落在床单上粘着的黄色头发上。

啊…好烦…好恶心…

索隆下床,就躺在地上睡了一夜。

山治在甲板上抽着烟,抽了两根,也许是三根……谁知道呢,夜晚凉凉的风让刘海左左右右晃动迷了他的视线。

明早给lady们做什么吃呢~

走回房间,把其他的思绪随着烟雾丢在房门外。

--------汉堡肉----------

“喂,绿藻头,我想睡你。”

那天山治喝了点酒,但并没有醉。

“我就当你喝多了。”

索隆别过脸,冷漠着喝着酒,只不过酒水淘气地从嘴角溢了出来。

这个脑子里只有女人的混蛋又在说什么,赶紧闭嘴吧。

“我没喝多,我很清醒。”

山治叼了一支烟,打了几次火,没打着就做罢了。

他盯着索隆的侧脸,像是在扫描索隆的思想一样,他在期待着什么。

尽管…他什么也没看出来,还把烟嘴咬的皱皱巴巴。

“所以?”

索隆回过头,看着他。

索隆开始烦了,他感觉自己被冒犯了,呵,真是内心够肮脏啊圈眉。

终于,点着了火。

山治没有心情抽,只是拿着烟,任它自己烧着,闭了闭干涩得发烫的眼睛。

“我没有不尊重你。绿藻,我需要你,的身体。我能想象到我们的契合。

你不能接受吗?这种没有感情的接触,仅仅是为了解脱自己的欲望。

如果你遇到了你真正的那个对方,我不会再向你请求什么。

所以,你愿意吗?我们的秘密友谊。”

山治确实没有醉,只不过借了酒精把这话说出口罢了。

他不明白自己对索隆有没有爱,之前目前不知道。这一刻,他只想拥有他的身体。

“啧,真是够恶心的啊圈眉。”

索隆仰头喝了一整瓶酒,喉结上下滑动着,牵着山治的心跳。

“不过,我接受。”

欲望这个东西,目前的索隆应该是没有的。

只不过这一刻,这一副破败的身体,如果能让他获得和山治的接触,也值得了。

这可不是爱呢,酒将这句话冲进了肚里。

只不过是这副身体,也不是什么值得心疼值得在意的东西呢。真是有趣呢,肮脏的卷眉。

还有…肮脏的自己。


モコmoko👒
🍗(ง˃̀ꄃ˂́)۶ (图不...

🍗(ง˃̀ꄃ˂́)۶

(图不要用,谢谢。)

🍗(ง˃̀ꄃ˂́)۶

(图不要用,谢谢。)

mercy

礼物

多弗朗明哥送过克洛克达尔很多礼物。其中有些很平常,比如一些五彩斑斓的宝石戒指,同样镶嵌着宝石的拆信刀,几把雕工华美的火枪,也有的稍微特别些,比如一只关在金笼里的鸻鸟。


鸟儿身披灰蓝色的羽毛, 脖子上带有黑色和白色的条纹,乍一看形状和配色都有点像克洛克达尔的大氅。那是一只很乖巧的鸟,并不吵闹,每天静静地啄着它的虫子和嫩叶。


多弗朗明哥说,某些河流里居住的鳄鱼,会张开嘴让这种鸟落在牙齿上,剔除它嘴里的腐肉和水蛭,一边说,他一边用手指捻着克洛克达尔后颈上散落的头发。当时正值黄昏,夕阳从海面上降下,海水在眼睛里变成了黑色基底上翻滚流动的金和红,风越过皮肤时还带着潮乎乎的暑气...











多弗朗明哥送过克洛克达尔很多礼物。其中有些很平常,比如一些五彩斑斓的宝石戒指,同样镶嵌着宝石的拆信刀,几把雕工华美的火枪,也有的稍微特别些,比如一只关在金笼里的鸻鸟。


鸟儿身披灰蓝色的羽毛, 脖子上带有黑色和白色的条纹,乍一看形状和配色都有点像克洛克达尔的大氅。那是一只很乖巧的鸟,并不吵闹,每天静静地啄着它的虫子和嫩叶。


多弗朗明哥说,某些河流里居住的鳄鱼,会张开嘴让这种鸟落在牙齿上,剔除它嘴里的腐肉和水蛭,一边说,他一边用手指捻着克洛克达尔后颈上散落的头发。当时正值黄昏,夕阳从海面上降下,海水在眼睛里变成了黑色基底上翻滚流动的金和红,风越过皮肤时还带着潮乎乎的暑气,如同最柔嫩的嘴唇无意中拂过汗毛。


在那之后不久,克洛克达尔如约踏入德雷斯罗萨的王宫,而多弗朗明哥并不在正厅,天色在正午时分骤然暗下,房间里没有点蜡烛也没有灯光,克洛克达尔还以为是要下暴雨了,但明明空气里的气味并不曾提醒他。


电话虫响了,他摸索了一会才找到声音所在地,拿起话筒,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去窗边看看吧。”


他照做了。


黯淡无光的天空中,有一轮黑暗的太阳,在它外面,是一圈淡红和银色交织的日冕,月亮凹凸不平的边缘挡住了日光,渗出来的那些光线熠熠生辉,看起来就像珍珠、钻石或者其他什么雕工精美的宝石。


“把它戴在你的无名指上。生日快乐。”电话挂断了。


克洛克达尔划着一根火柴,点燃新的雪茄,借着那点微弱的火光,他走上楼去。




———————————

日食戒指是我09年左右第一次写唐鳄时写的。但那篇文找不到了(因为熊猫没了。。。)🙈

实在是喜欢所以又用了一遍。。。

另外这篇最后本来有几句玻璃碴,想了半天还是不提了,他俩的好日子感觉本来也不是很多,开心一阵是一阵吧(这什么🐶p观点。。。)

一柒

雪花

  作品:One Piece

  等級:FRT

  配對:羅布‧路奇(ロブ‧ルッチ)× 巴里(パウリー)

  摘要:當路奇的身影從巴里的腦海中漸隱,一名自稱為那傢伙的複製人的男子卻突兀地出現在了他的公寓的房門外。又一次地,那人不請自來地闖進了他的生活。

  備註:此為作品《One Piece》的二次腐向創作。

     內含路奇和巴里為前男友的設定,以及動畫感想與劇情衍生,涵蓋至動畫第323話。

     捏造架空要素有請注意。


  A/N: 先前提及的機械人!路奇幻想。僅僅為小片段,大綱一般,大量私設缺少詳細的解釋。感恩節過了,各種截止期無情地迫...

  作品:One Piece

  等級:FRT

  配對:羅布‧路奇(ロブ‧ルッチ)× 巴里(パウリー)

  摘要:當路奇的身影從巴里的腦海中漸隱,一名自稱為那傢伙的複製人的男子卻突兀地出現在了他的公寓的房門外。又一次地,那人不請自來地闖進了他的生活。

  備註:此為作品《One Piece》的二次腐向創作。

     內含路奇和巴里為前男友的設定,以及動畫感想與劇情衍生,涵蓋至動畫第323話。

     捏造架空要素有請注意。


  A/N: 先前提及的機械人!路奇幻想。僅僅為小片段,大綱一般,大量私設缺少詳細的解釋。感恩節過了,各種截止期無情地迫近,上來喘口氣TuT

  夜深人靜,路奇睜開了雙眼。

  微弱的月光從窗戶探進,他微微低下了頭,窺見了那將他喚醒的『惡源』。

  巴里正不停地在他懷中打著哆嗦。

  僅管巴里的體溫高於常人,他卻依然無法抵抗寒涼,而那雙禁錮著他的胳膊更彷彿鋼鐵般堅固,溫度也近乎同等地沁涼。

  他推了那傢伙一把——理所當然地並不能由他所推動——並讓對方下床將窗戶關緊,堅決不能留一絲細縫。

  路奇瞥了他一眼,掀開棉被,走下了床。

  冷風忽地灌進,巴里止不住地渾身顫抖,迅速地將棉被重新捂好。

  得趕緊請人來維修暖爐啊,他打著冷顫思忖著。他記得明早的晨會後有一段空閑時間能外出。

  路奇將窗戶闔上,看了一眼昏暗的窗外。

  外頭正飄著細小的白雪。雪花一片片地落在窗子上,些許一片疊著一片,些許完整地貼附著玻璃,而多數的雪花卻是在他關起窗戶時跌落進了夜中的河道,融化在了那彷彿深不見底的海水之中。

  有些東西,觸碰了便會從此消逝。

  「磨蹭什麼,」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但他卻無法做到克制,保持完整的理性。

  「關好了便回來睡了,」巴里打了一個呵欠,睏意濃厚地咕噥,「明天還有晨會得開⋯⋯」他的聲音逐漸削弱,「艾斯巴古先生還在⋯出差⋯⋯」

  而後,在那回歸的微涼懷抱裡,巴里熟練地尋找到了一個舒適而熟悉的位置。他感受著那落上了他的腰間的沈甸甸的重量,呼吸漸漸平穩了起來,最終熟熟地睡下。

  ⋯⋯

  路奇睜開了雙眼,中斷了與『複製人』同步影像資料。

  眼中的畫面斷在了那人入眠的一幕,他的前伴侶,毫無防備地在他的複製人的懷裡沉沉進入了夢鄉。

  安寧的畫面半透明地在他的正前方漂浮著,與現實昏暗的景色融為了一體。而他自己則佇立於一艘政府軍艦的甲板上,深夜寒冷的風捎帶著海水的鹹味迎向了他的面頰。

  離這次任務的目標島嶼已不遠,今晚的閒暇時光也顯然即將抵達到它的盡頭。

  路奇凝視了昏暗的前方一會兒,那人若隱若現的熟睡影像依然依稀可辨。儘管影像停在了一個靜止的畫面,想像其中的一些細節卻並不艱難;他們曾同床過數月畢竟也是一道無可否認的事實。那人所習慣的呼吸頻率、那人常年偏高的體溫、那人微刺的頭髮⋯⋯全是那般清晰。

  長久的一陣子後,他終將腦中的同步功能關閉。


出任務中也得感受一下環抱戀人的景象~

Unicorn_宸极

罗路 | 《虎(トラ)》

文/unicorn_宸极

·路飞童年有捏造。

·一百年没写罗路了,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随随便便写出6000+罗路文的我了。

·cp的tag怎么打是黑鲮老师摇骰子摇出来的,对我来说没写doi就无差。

·罗哥是人,那只虎崽崽和他没关系。

路飞曾经短暂地拥有过一只小虎崽。

短暂地。

那是兄弟三人从森林里打猎回来的时候,叠得像山一样高的猎物中突然拱出来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比起其他虎崽的毛色要浅得多,眼睛还没变成漂亮的金黄,跌到地上的时候甚至连站立都不太稳。

萨波捏着它的后颈把它提起来。

肉!路飞的语气带着发自内心的高兴,今天加餐!...

文/unicorn_宸极

·路飞童年有捏造。

·一百年没写罗路了,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随随便便写出6000+罗路文的我了。

·cp的tag怎么打是黑鲮老师摇骰子摇出来的,对我来说没写doi就无差。

·罗哥是人,那只虎崽崽和他没关系。


路飞曾经短暂地拥有过一只小虎崽。

短暂地。

那是兄弟三人从森林里打猎回来的时候,叠得像山一样高的猎物中突然拱出来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比起其他虎崽的毛色要浅得多,眼睛还没变成漂亮的金黄,跌到地上的时候甚至连站立都不太稳。

萨波捏着它的后颈把它提起来。

肉!路飞的语气带着发自内心的高兴,今天加餐!

艾斯嗤笑,连塞牙缝都不够。

萨波眉眼弯弯,他说,养大了就好。

养大就好!路飞重复。艾斯,萨波,我们来养它吧!

他们的弟弟总是这样任性,但是没人能对他带着笑的眼睛说不,于是在不坦诚的骂声当中,达旦家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口。事实上小虎崽吃得不算太多,放在每天都在上演的夺食战争里都看不出谁才是猛兽的幼崽,小虎崽还是太小,只可以嚼一些切成碎块的肉。是路飞嚷嚷着想要把小虎崽养大变成他的储备粮,最后也就只有多古拉还能记给命大的幼崽切一点肉避免路飞的储备粮计划过早腹死胎中。

这会儿路飞吃饱了,注意力又回到小虎崽身上,虎崽乖得和猫一样,不叫也不闹,只是灰色的眼睛带着戒备的味道。路飞去折腾它,它抵抗了一会儿却又向他妥协了去,最后只是在小孩下手没轻没重的时候甩了甩尾巴。

路飞说,它就叫虎(トラ),就叫它虎(トラ)!

艾斯又嘲笑他,哪有人像你这样起名。

只是一个晚上过去,路飞睁开眼睛,看着在角落蜷缩成一团的小虎崽,从兴致勃勃到满脸失望。路飞问萨波,它怎么还没有变成大老虎,要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大老虎。

艾斯说他傻,而萨波笑着没有回答。

再后来,垃圾山遭了火,萨波出了事,很多很多他们不应该经历的痛苦纷至沓来,再没有人想起来路飞一时兴起捡回来的那只小虎崽。幼崽的个头总是窜得很快,它已经不是那只随便就被萨波拎在手里的小猫,也没有人能约束得了它,于是在所有人终于回过神的时候,达旦家早已经看不见小虎崽的踪影。

路飞没有表现出难过,因为那段时间里他的悲伤已经足够多,只是可惜晚上偷偷哭的时候,抓不到毛茸茸的小家伙来糊掉一脸的眼泪鼻涕。

再后来,再后来。

他的回忆里再也没有这只小虎崽。

接着他长大,他出海冒险,他结交伙伴,他战斗,他结盟。

他结盟,和特拉法尔加罗。

别人都说死亡外科医生是心狠手辣的,为了当上七武海能给海军献上一百颗海贼的心脏;别人都说特拉法尔加罗是疯狂危险的,把七武海和四皇甚至是整个新世界都算计进他的计划。

可是有人了解特拉法尔加罗吗?他了解特拉法尔加罗吗?

路飞只知道他和那人在香波地群岛有过一面之缘,恶劣的语气,奇怪的能力,还有会说话的熊。本是击退了海军之后就再不会有交集的人,却是在马林梵多那场绝望的战役里救了他的命。

那双手到底是杀过人的,但也是救过人的。

那双金色的眼睛冷冷清清的,但也是会冲动也是会笑的。

他们是什么时候心照不宣地确定了关系,路飞从来都不是会想这些事情的人,从头至尾只是没心没肺地向特拉男讨要亲吻和拥抱。或者他瞥见罗靠着船板,把眼睛藏在帽檐的阴影下,不知道是醒着还是已经睡着。

就像现在这样。

无端的,路飞突然想起那只小虎崽。

小虎崽跑走的时候眼睛上的灰色虹膜应该已经褪去了不少,突兀地冒出了漂亮的金色来。他想起他的虎崽,也想起特拉男——虎崽会咬他的手指,罗也会咬他的手指,但是他们像吗?他们不像吗?不过是因为记忆太过于久远,混杂了些不知真假的东西进来。路飞不了解小虎崽,也不了解特拉男,可是在所有人都出言反对的时候,只有路飞知道那只养不熟的幼崽、那个人人都说危险的男人,是如何有意或者无意地舔舐走他的痛苦。

或许是他盯着他的眼神太炽热,男人忽然抬起头,睁开一直阖着的眼,和路飞的视线对了个刚好。金色的眼睛在刹那之间充满了戒备和不解,抵抗了一会儿却又向他妥协。

怎么了,草帽当家的。男人说话的尾音习惯性地上扬,促狭的语气里却有着无奈的味道。

特拉(トラ)……,特拉男!

大男孩像平时一样笑嘻嘻地叫他——又或许不是在叫他,他不知道,路飞也不知道,因为很快路飞就不去想他曾经的储备粮,转眼已经向罗扑来。

特拉男!

路飞这次是真的在喊他,一如既往地热情,带着用不完的活力。

罗叹气,还是伸手接住了太阳。

モコmoko👒
撸大猫。 在opws里,路飞一...

撸大猫。

在opws里,路飞一直叫路奇大猫咪哦😇

撸大猫。

在opws里,路飞一直叫路奇大猫咪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