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p

11831浏览    1784参与
阿能哥带我飞
好久没听w的op 不愧是新平成...

好久没听w的op

不愧是新平成中的开山之作,重温多少次都会在泪水欢笑中前进

毕竟这里是风都啊(笑)

那种命中注定的灵魂挚友的相棒感

相棒和宿敌都是同一个人的话,简直要拍手大叫是destiny,是运命的俄罗斯轮盘

好久没听w的op

不愧是新平成中的开山之作,重温多少次都会在泪水欢笑中前进

毕竟这里是风都啊(笑)

那种命中注定的灵魂挚友的相棒感

相棒和宿敌都是同一个人的话,简直要拍手大叫是destiny,是运命的俄罗斯轮盘

Knife黑泽屋

路帕 我爱他吗?

我也不知道算糖算刀……可糖可刀?(路帕就是这么神奇

"我以为你说的爱,就是不择手段的利用后,上瘾似的还想要继续利用、折磨,就算已经达到目的。"卡库对着他风轻云淡地说到。


"意思就是厚着脸皮回去也不管对方怎么想,只要你高兴,想做什么做什么。"加布拉一脸讽刺地又解释了一遍,"老兄,如果你真这么做了我一定会阻止你,那家伙已经够惨的了,人总不能丧尽天良到那种程度……啊对,你不是人,你没有心。"


"加布拉快点闭嘴,否则你的狼牙可能不保。"察觉到路奇眼神的卡库好心提醒了一下。


加布拉耸了耸肩,不过路奇没心情跟他打。


"咳咳,你们说的不叫爱,那叫占有欲。"一直在旁边看书的卡莉法漫不...

我也不知道算糖算刀……可糖可刀?(路帕就是这么神奇

"我以为你说的爱,就是不择手段的利用后,上瘾似的还想要继续利用、折磨,就算已经达到目的。"卡库对着他风轻云淡地说到。


"意思就是厚着脸皮回去也不管对方怎么想,只要你高兴,想做什么做什么。"加布拉一脸讽刺地又解释了一遍,"老兄,如果你真这么做了我一定会阻止你,那家伙已经够惨的了,人总不能丧尽天良到那种程度……啊对,你不是人,你没有心。"


"加布拉快点闭嘴,否则你的狼牙可能不保。"察觉到路奇眼神的卡库好心提醒了一下。


加布拉耸了耸肩,不过路奇没心情跟他打。


"咳咳,你们说的不叫爱,那叫占有欲。"一直在旁边看书的卡莉法漫不经心地推了下眼镜,插了一句。


"噢,我以为你会说性骚扰。"加布拉被卡莉法瞪了一眼。


"都闭嘴。"

身着黑色西装的人脸色阴郁地站了起来,无视其他的组织成员,直接离开。


"他绝对是生气了……"

"管他呢,不过他这次竟然连架都没和我打……"



那帮家伙后来又说了什么他就记不住了。


回忆戛然而止。



已经两年了。



罗布·路奇不是个经常回忆过去的人,因为他本身也不留恋任何一段过往

一些不重要的废物他压根不会记住。


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配活下去,弱者是死亡是苟活都是由强者决定,那些毫无意义的时代垃圾不可能被记住。


……


没错。


……


"你也有一天会身陷回忆吗?"


?!谁在说话?


我没……


"还是说,你也有一天会发呆?"

我……呵呵。


周围没有别人。


罗布·路奇不是自欺欺人的人,他总是能冷静的直面自己,再谨慎全面的分析。


他刚刚是在回忆了,而且回忆的很清楚。


是以前发生过的所有事都记得这么清楚吗?


还是只有关于这部分的


……


你总是想到一个人。


那个人在你脑海中不断重复


不论发生什么


甚至你自己都无法控制


不,是你根本就不想控制


……


我为什么要回忆美好的事情?


不对,我为什么会觉得那很美好?


也不对,我为什么要想已经不存在了、与我无关的事?


……


他突然又不想再分析了。


他知道,分析到最后又会扯上那个问题


我爱他吗?


……

我只是对他感兴趣。


那为什么不回去?


……因为他已经和我无关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感兴趣了两年?


……那是因为他没死,我不放心


如果他死了,那你是不是要感兴趣一辈子?


……


该死的我不应该想这些事。


血腥、战斗、快感……


这足够了。


罗布·路奇对现在的这些杀戮都有些麻木了。


是啊,只有利用更残忍的手段,才能继续维持他的刺激。

他只能变得更加冷血


但也变得更加强大。


他拿过那件白色的披风,转身披上,打开全部都是黑暗的房间的门,虽然外面也是黑暗。他走出去、陷入在黑暗中。

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一个身影完全被黑暗吞没。







我爱他吗?

























爱。

江上寒月

马艾相性一百问21—40(主持人萨博)

*马艾一百问,内含萨以及微量其他的cp,白团草帽团香克斯花式客串


*前二十问:马艾一百问1—20 


*ooc严重,各种崩坏沙雕,望轻喷


*我觉得我废话好多,这么写下去一个一百问一万五千字估计都不止……(叹气)


        萨博:(神情复杂)我想我们可以终止关于烤人肉串和外焦里嫩这个话题了,下一题,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艾斯:啊……大概是老爹和其他伙伴都想给我们搞婚礼的程度?虽然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穿萨奇那家伙给我设计的婚纱的。(嫌弃脸)

  

  (台下...

*马艾一百问,内含萨以及微量其他的cp,白团草帽团香克斯花式客串


*前二十问:马艾一百问1—20 


*ooc严重,各种崩坏沙雕,望轻喷


*我觉得我废话好多,这么写下去一个一百问一万五千字估计都不止……(叹气)



        萨博:(神情复杂)我想我们可以终止关于烤人肉串和外焦里嫩这个话题了,下一题,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艾斯:啊……大概是老爹和其他伙伴都想给我们搞婚礼的程度?虽然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穿萨奇那家伙给我设计的婚纱的。(嫌弃脸)

  

  (台下)

  

  萨奇:那件婚纱多好看!艾斯你小子不懂欣赏。

  

  (台上)

  

  马尔科:(笑得很有深意)就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一遍的程度,比方说……(揽过艾斯的肩)

  

  萨博:(捂脸打断)停!别详细解说了要不然世界政府又可以给我们革命军打上“传播淫/秽/色/情”的标签。另外……(面部抽搐)龙先生我能不能辞职……我不想当主持人了……

  

  (后台幕布后传来本次节目主办方革命军统领的声音)

  

  龙:不行,这档节目对于我们革命军进一步提高知名度很重要,再说了我们可是砸了不少宣传经费的啊。

  

  (台上)

  

  萨博:(欲哭无泪)那下一题,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艾斯:约会……一起揍海军算吗?

  

  萨博:……

  

  马尔科:如果说这种算约会的话,地点就是莫比迪克号,就是艾斯刚加入我们不久的时候,遇到一帮不长眼的海军,其他人都在睡午觉,我们两个就一起干掉他们了yoi。

  

  (台下)

  

  以藏:……你们的“约会”还真的是惊天地泣鬼神,我活那么大还真没见过约会要砸了人家半个舰队的。(叹气)

  

  香克斯:(笑)哎呀,这才是我们海贼的作风嘛,爱情和生活都要轰轰烈烈。

  

  以藏:说的也……等下红发你怎么也来了?

  

  香克斯:我是来听后五十问……不是,我身为投资方之一,是来监督节目质量的,嗯,没错。

  

  路飞:(兴奋)香克斯!

  

  香克斯:哟路飞……不对啊谁把路飞带进来的?这不是R18节目吗他还是个未成年啊!

  

  克尔拉:这个……香克斯先生我们办的的绿色节目,不是R18节目。(无奈笑)

  

  香克斯:(疑惑)但是伊万找我投资的时候说是……

  

  伊万:(叉腰)那是因为我不这么说你肯定不愿意给钱。

  

  克尔拉&香克斯:……

  

  (台上)

  

  萨博:那么……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马尔科:挺和谐的,当时感觉这小鬼打起架来还挺可爱。

  

  艾斯:(满脸问号)可爱??

  

  马尔科:(坦然自若)是啊,我眼里你一直是这样,可爱又不是只能指女人yoi。

  

  萨博:(及时喊停)来下一题,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艾斯:我打完之后受了点皮外伤,马尔科带我去船医室里上药,就这样。

  

  (台下)

  

  萨奇:只不过受伤的地方是大腿内侧,所以得脱裤子上药……我真的很好奇他们两个当时在船医室干了点啥,为什么待了那么久,艾斯那天午饭都没吃。

  

  (台上)

  

  马尔科:(一切尽在菠萝笑中)

  

  萨博:(好像明白了点啥,赶紧翻页)那么下一题,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马尔科:(摊手)我们很多时间都待在床上,不是,是船上,所以所谓的约会只能是一起对外打架,或者看着对方收拾敌人yoi。

  

  艾斯:是啊,不过这样挺好的。(笑)

  

  萨博:既拥有自由,又可以和珍视的人日夜相处,的确挺好的。(笑)下一题,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马尔科:也不会有特别的准备,就让萨奇多做点艾斯喜欢吃的,然后带他出去兜个风什么的yoi。

  

  艾斯:马尔科的话……好像我也没有特别的准备,可能就是去萨奇那里弄点马尔科比较喜欢的吃的,虽然他对吃也没什么特别的喜好。

  

  (台下)

  

  萨奇:(黑人问号脸)不是,为什么你们两个生日最后都是我在出力?

  

  (台上)

  

  萨博:ok,那么下一题,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马尔科:(捂脸)是艾斯……

  

  艾斯:是我,那天不小心喝多了……然后本来是去马尔科房间拿醒酒药,结果后来稀里糊涂就……

  

  (台下)

  

  乔兹:(诧异)什么,马尔科那么羞涩的吗,居然是艾斯先告白的?

  

  萨奇:(忍不住笑)马尔科那家伙当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藏:(哐的一下敲了萨奇的头)别笑了!

  

  比斯塔:感觉萨奇知道不少内情。

  

  萨奇:痛痛痛……(捂住头)我跟你们讲,马尔科当时的脸简直像是变成了红色的菠萝,自打我上船我还没见过他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尔塔:(疑惑)为什么你会知道啊萨奇?

  

  萨奇:(坏笑)你以为艾斯为什么会喝多?

  

  白团众人:……

  

  (台上)

  

  萨博:酒后误事啊艾斯……(摇头)下一题,呃……(看着手中台本艰难地读出问题)您有多喜欢对方?

  

  艾斯:(为难)这……怎么形容啊。

  

  马尔科:(笑)我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没有办法用言语衡量。

  

  艾斯:(莫名脸红)

  

  萨博:(捂着心脏经受暴击)下一题……(看了一眼台本几乎要吐血)那么,你们爱对方么?

  

  马尔科&艾斯:(异口同声)当然。(说完对视了一眼,露出笑容)

  

  萨博:我要罢工我要罢工我要罢工……(翻页)下一题——这题好像正常一点——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艾斯:他很多话都能让我没辙……比如威胁我说要克扣我的午饭。

  

  马尔科:(笑)故意勾引我的时候yoi。

  

  艾斯:(炸毛)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马尔科:你那次表白的时候,一个劲要脱我衣服。

  

  艾斯:……啥?我怎么完全不记得?(懵逼)那次不是……

  

  (台下)

  

  萨奇:(感慨)断片酒还真是个好东西。

  

  以藏:(叹气)我真搞不懂你那次灌醉艾斯是为了啥。

  

  萨奇:(无辜)我这不是想帮一把老菠萝嘛,看他整天爱而不得的样子,太艰难了。

  

  哈尔塔:(小声)但是那天我看见萨奇趴在马尔科窗边趴了好久……

  

  萨奇:……哈尔塔你闭嘴。

  

  (台上)

  

  萨博:艾斯你们注意点……路飞还在台下呢……(扶额翻页)下一题,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马尔科:不会怎么做,我尊重艾斯的每一个选择,他幸福就行,况且我们年龄差那么多,总有一天会……

  

  艾斯:(打断)菠萝头你闭嘴!(语气缓和下来)我不可能变心,也不可能去找别人,只有在莫比迪克上,在你身边,我才会幸福。

  

  萨博:(感慨万千)果然爱不分年龄性别……问题是我怎么还是母胎单身……(叹气)下一题,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马尔科:可以,我之前说了,尊重艾斯的每个选择。

  

  艾斯:(坚定)不能,我和菠萝头不会分开的。

  

  萨博:那……我额外问个问题,如果有人想故意抢走对方,你们会怎么做?

  

  艾斯:(微笑)当然是把他烤成烤串了。

  

  马尔科:噗(听到艾斯的回答不由得笑出声),我的话,相信艾斯不会那么容易被抢走的,最多就是过去“警告”那个人一下。

  

  (台下)

  

  萨奇:(瑟瑟发抖)马尔科的“警告”等于把别人揍个半死……

  

  哈尔塔:(好奇)你怎么知道?

  

  以藏:(面无表情)因为这家伙捉弄艾斯,马尔科已经用这个方式“警告”过他好多次了

  

  (台上)

  

  萨博:那么下一题,你们认为自己的情敌是谁?

  

  马尔科:你啊,还有那个草帽小子。

  

  萨博:(一脸懵逼)我和路飞???

  

  艾斯:(叹气)菠萝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啊,我怎么可能对我兄弟有那种感情。

  

  马尔科:我知道,只是有时候看你眉飞色舞讲你们三个过去的事情的时候……

  

  艾斯:(认真)他们对我而言很特殊,但这种特殊与对你是不一样的。

  

  萨博:(感觉自己不用吃饭了已经被狗粮灌饱了)那艾斯呢?

  

  艾斯:(努力思考)嗯……我好像找不出情敌,马尔科跟别人没有什么暧昧之类的。

  

  萨博:(点点头,翻页)那下一题,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马尔科:(摊手)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称得上约会的独处时间,而且我们两个也没有什么理由迟到或者迷路。

  

  艾斯:是的。

  

  (台下)

  

  山治:(恨铁不成钢)绿藻头你看看人家!

  

  索隆:(辩解)这不能怪我,是那些地方的路太曲折了。

  

  山治:得了吧就算一条大道没岔路你照样能迷路。

  

  (台上)

  

  萨博:好,下一题,呃……对方性感的表情?

  

  艾斯:战斗的时候吧,那时候菠萝头挺帅的。

  

  马尔科:(笑)艾斯在床上的表情就挺性感的。

  

  艾斯:(莫名脸红)菠萝头!

  

  萨博:(发现话题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于是赶紧喊停)停!下一题,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艾斯:并肩战斗,把后背托付给对方的时候。

  

  马尔科:艾斯在我床上睡着的时候,那种情境下看着他就特别安心。

  

  (台下)

  

  萨奇:(摇头)没想到马尔科这家伙还挺有情调。

  

  以藏:本来天底下就不是个个人像你。

  

  (台上)

  

  萨博:嗯……那么,你们曾对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艾斯:没有,我好像一上船就被套话套了个干净,没有保留什么秘密,再说了我也不擅长撒谎。

  

  马尔科:我对艾斯也没什么保留,只不过有些过去的事并没有告诉他,但我觉得这不算撒谎yoi。

  

  艾斯:菠萝头你对我隐瞒了什么?

  

  马尔科:(揉乱艾斯的黑发)回去再慢慢跟你说。

  

  萨博:我感觉我快对狗粮免疫了……下一题,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艾斯:只要待船上都挺幸福的,我想要的都追求到了。

  

  马尔科:(笑)当然是晚上那些事。

  

  艾斯:喂菠萝头!

  

  马尔科:好好好不说不说。(偷笑)

  

  萨博:(无奈脸)下一题,曾经吵架么?

  

  艾斯:没怎么吵过,就那时候我要去找蒂奇他不让我去,然后吵过一架。

  

  马尔科:是的,应该就只有那次吵得比较厉害,其他时候就算吵也很快就好了。

  

  萨博:(点头)那平时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马尔科:(耸肩)不外乎是他老是不听话,到处惹麻烦。

  

  艾斯:(嘀咕)哪里到处惹麻烦了……

  

  马尔科:比如说花式吃霸王餐。

  

  艾斯:……这倒是真的。

  

  (台下)

  

  娜美:(感慨)果然是兄弟……

雪翼

第十九章:老朋友?

“潘多拉~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黎抱着潘多拉,星星眼看着她。


“怎么?我不来你还想再花街待着?”潘多拉很生气,掐着黎的脸。


“痛痛痛,居然还用武装色,都红了。”望着楚楚可怜的眼神,潘多拉也没在生气,傲娇地哼了一声。


“我就是有时间抽空来看你,我,我可没担心你,你那什么眼神!”炸毛了。

“好,我可爱又美丽的潘多拉小姐没有担心我~”黎眼神柔和。


“黎~”看见波鲁萨利诺来了。

“怎么了?波鲁萨利诺?”

“没事,就是来看看你。你好~你就是潘多拉吧~”

“呵!”


潘多拉对波鲁萨利诺很不友好,因为她看出来他对黎的欲望……


“潘多拉,别生气了~”黎还认为是因为自己...

“潘多拉~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黎抱着潘多拉,星星眼看着她。


“怎么?我不来你还想再花街待着?”潘多拉很生气,掐着黎的脸。


“痛痛痛,居然还用武装色,都红了。”望着楚楚可怜的眼神,潘多拉也没在生气,傲娇地哼了一声。


“我就是有时间抽空来看你,我,我可没担心你,你那什么眼神!”炸毛了。

“好,我可爱又美丽的潘多拉小姐没有担心我~”黎眼神柔和。


“黎~”看见波鲁萨利诺来了。

“怎么了?波鲁萨利诺?”

“没事,就是来看看你。你好~你就是潘多拉吧~”

“呵!”


潘多拉对波鲁萨利诺很不友好,因为她看出来他对黎的欲望……


“潘多拉,别生气了~”黎还认为是因为自己去花街而生气。

“我没生气,你谁呀你?”

“波鲁萨利诺是我的同伴。”

“同伴?”能被黎称作同伴的人一个巴掌都能数出来。


“是的呦~我们是同伴。”他特意把我们两个字突出,潘多拉碍于在黎面前,没有爆发。

“切,谁知道你安什么心!”

“潘多拉!”

“你要因为他凶我!”潘多拉委屈。


“没有~抱歉,波鲁萨利诺,她就这样,别放心上。”黎说完就去哄她。


“没时间了,我先走了。”潘多拉抱了一下黎“你离那个叫什么波鲁萨利诺的人远点!”“好的,好的。”


波鲁萨利诺撇撇嘴“黎,你直接把我晾在这里了~”“抱歉啦,赶紧回去吧。”


望着黎那开心又温柔的样子,波鲁萨利诺微微勾起唇角,又有些难受,这个笑容不是因为他啊……


晚上,黎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闯入了她的寝室。


猛地睁开眼,一拳打向床边的那个黑影,被反抓住,衣角提向它的肚子,吃痛放开了黎的手腕,两人跳出房间打了好几个回合。


黎没有下杀手,因为对方没有杀气,可是眼前这个人好像生气了,一道火光扑面而来。


“轰!”把黎的衣服烧的一干二净。

全场寂静……


“对不起。”好听的御姐音从斗篷里传来,扔了件衣服,这件长裙黎穿的和短裙一样,就稍微盖到大腿根。“没关系????”


“呸,不是?你谁呀,大半夜的干什么?”这时远处传来声音,那人慌忙跑走,给黎留下一张纸条。


“耶~黎,你没事吧!”波鲁萨利诺看见黎坐在地上,把她搀扶起来。


他看着战斗过后的黎,头发有些凌乱,喘着气,汗水从脸颊划过锁骨,那雪白的大腿想让人摸一把。


这个场景让人想入非非,他只觉得下半身有些热,把欲望压下去,放平心态“怎么了?”


“没事,只是有老朋友来找我了,我们两个切磋了一下,结果不小心把我衣服烧了。”黎有些头疼。


“我送你回去~”黎还没有答应,波鲁萨利诺就抱起她,没有用果实能力,就慢悠悠走到她房里。


黎在他的怀里,观察波鲁萨利诺的脸庞,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脸上有些发烫。还挺帅的嘛……


“耶~你先换个衣服吧。”

“好。”黎换了套睡衣。“波鲁萨利诺,已经很晚了你回去吧,今天麻烦你了。”


他微微一笑“那我先走了,晚安~”

“晚,晚安。”


黎躺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想起那个人给自己的纸条,上面写了两个字:千雪


“真的是你吗……”


………………………………………………

短小的我又来啦!

大家来猜一猜这位神秘人到底是谁吧!


a以前帮过黎,只有一面之缘


b是小时候在人口贩卖店里的小伙伴


c黎在老家的朋友


嘿嘿嘿,把你们想到的答案打在评论区

下一章我来解答ヾ(@^▽^@)ノ 


不要吝啬你们的点赞和推荐

用他们来砸死我吧!




是鹌鹑呀

【索路】他没参加他的葬礼

*3500+

*死亡预警

*ooc预警

*两句话香娜

        1

        路飞死了,在他成为海贼王之后三年。


        葬礼很凑巧地安排在五月五日,是路飞的二十二岁生日——如果他还活着。娜美靠在山治怀里,双手崩溃地捂住脸,泪水沾湿山治的西装。乔巴努力踮起脚,想给泣不成声的乌索普递纸巾,通红的眼眶没有逃过罗宾的目光。弗...


*3500+

*死亡预警

*ooc预警

*两句话香娜

        1

        路飞死了,在他成为海贼王之后三年。


        葬礼很凑巧地安排在五月五日,是路飞的二十二岁生日——如果他还活着。娜美靠在山治怀里,双手崩溃地捂住脸,泪水沾湿山治的西装。乔巴努力踮起脚,想给泣不成声的乌索普递纸巾,通红的眼眶没有逃过罗宾的目光。弗兰奇和布鲁克意料之外地沉默,站在一旁默默流泪。山治望向甚平,路飞的葬礼就是由他们一手操办,他们都很清楚,这个时候必须有人保持冷静。


        海贼王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人,有新上位的四皇,有被废除的原七武海,更多的还是来看热闹的小海贼。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但还是少了什么。特拉法尔加•罗,作为草帽一伙曾经的同盟,现在以新四皇的身份来找山治:“黑足当家的,娜美当家的,节哀。”山治轻轻摆摆手:“这次多谢了。”罗皱起眉,尽量让自己不去回想刚刚得知路飞死讯时的伤感,和帮山治处理路飞后事时,大家眼中的无助,他和他们已然是伙伴了啊……


        “对了,黑足当家的,索隆当家的怎么样了?”


        山治神情一滞,天知道他有多希望索隆出现在这里。他不得不承认,那颗绿藻头会让所有人安心。


        索隆一直都是草帽一伙最理智,最冷静的存在,尽管从来没有人明说,但是大家早已认定他为路飞的船副。这种时候,大家本该什么都不用管,因为哪怕再难过,索隆也能处理好一切。


        可这一次,他罗罗诺亚怎么能不来参加他的船长的葬礼,怎么能不来参加他的爱人的葬礼。


        ……


        2

        索隆和路飞很早就在一起了,早到连他们自己都快要忘了。没有人去注意未来的海贼王和未来的世界第一大剑豪怎么会在一起,仿佛他们就应该在一起。


        路飞就应该在索隆修行的时候灵活地爬到上下运动着的杠铃上,与看见他来了而停下的索隆交换一个浅吻。索隆就应该把熟睡在船头的路飞抱到甲板上,让路飞靠在他的胸膛安然入睡。


        他们就应该是这样的,他们的爱情就应该是这样的。


        路飞经常在索隆怀里说梦话,这让索隆知道了许多路飞的小秘密,比如他知道当时在恐怖三桅帆船关于自己和熊的全部真相——他总是有强大的判断力和准确的直觉,比如他在两年修行期间每次想起伙伴时第一个总是自己——大概是因为上船的顺序吧,比如他真的很爱自己。


        索隆不说梦话,但是从不向路飞隐瞒,这让路飞也知道了许多索隆的小秘密,比如他会在米霍克大醉而念叨香克斯的时候默默拿香克斯和自己比较——没有人能否认自己和香克斯真的很像,比如他提前到达香波地群岛是为了早点见到自己——虽然自己是最后一个到的,比如他也真的很爱自己。


        他们鲜少说爱,但他们也从来没有质疑过对方的爱。


        3

        山治在最终之岛拉夫德鲁附近找到了All Blue,娜美的世界地图开始印刷出版,乔巴的万能药一经问世便大卖……路飞成为海贼王后,大家都慢慢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索隆在一场宴会的末尾,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佩罗娜打电话,让她转达鹰眼自己会在五天后到达克拉伊伽那岛,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两代剑豪将要决斗的消息席卷全世界,一边是稳居高位的世界第一大剑豪,一边是几年里迅速崛起的超新星,没有人能预测这场决斗的结果。报社记者迅速出动,桑尼号之前,已经有不少船停泊在克拉伊伽那。鹰眼不喜闹,所有人都被他拦在岛的东南面,无法接近北面的鹰堡。


        五天后的决斗如期进行,战场在东南面的空地。草帽一伙没有跟来,路飞让大家好好等在船上,自己不顾索隆的劝告,执意在战场边。看着索隆,佩罗娜突然有些感慨,昔日的师徒许久未见,阔别三年的第一次重逢,竟然就是决斗之时。


         鹰眼打得并不轻松。在海贼王身边的三年,索隆进步显著,他早就不是两年前离开的那个索隆。剑气在刀刃交错间迸发,卷起的落叶随翩翩衣襟飞舞。路飞听见刀刃划破空气的声音,听见刀与刀碰撞的声音,他听见五年前自己心跳的声音。


        4

        路飞大概永远不会忘记五年前在海上餐厅巴拉蒂看见的那一幕。他看见他强大的伙伴在鹰眼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他看见鹰眼拿出小刀时目光中满是不屑,他看见那把小刀直直插入胸膛,他看见鹰眼抽出黑刀夜,那道疤痕至今还在隐隐作痛——那是索隆作为剑士的唯一败绩。


        路飞突然笑了。他不懂剑术,但他能看出来,至少到现在为止,索隆与鹰眼势均力敌。


        年轻的海贼王很随和,并不凶恶,已经有大胆的记者想凑上来采访。


        “草帽路飞,你认为这场决斗的结果如何?”

        “如果罗罗诺亚输了,你还会让他作为自己的船员吗?”

        “听说你和罗罗诺亚的关系不一般,这是你现在站在这里观战的原因吗?”

        “……”


        路飞扬起笑容:“索隆会赢的,他答应我了。”


        记者们还在追问,路飞不再回答,专心看着不远处的剑士。剑士的左耳有两枚金色耳坠,还有一枚在路飞手心,那是他们必胜的约定。


        决斗在记者们的闪光灯中结束。照片里,索隆的刀刃抵在鹰眼颈边,鹰眼在笑,眉目间平添几分温柔。索隆赢了,他终于完成了和船长的约定,他现在是世界第一大剑豪。


        路飞也笑,他看着爱人收刀,看着鹰眼欣慰地在记者面前夸赞爱人,他看着一颗子弹穿过爱人的胸膛。


        5

        没有人能想到萨卡斯基会在这时对索隆和鹰眼出手,两艘军舰混在记者船中,很难有人能注意到决斗场之外的异动。


        整件事情最终以海贼王之死结束,萨卡斯基在克拉伊伽那杀了路飞,偷袭。如果不是山治和甚平及时赶到,重伤的索隆和鹰眼也不是萨卡斯基的对手。


        萨卡斯基没有恋战,迅速离开。草帽一伙赶来时,只剩下呆滞的佩罗娜、筋疲力尽的鹰眼、崩溃的索隆和他怀里的尸体。


        鹰眼和索隆伤得很重,尤其是索隆,从那天抱着路飞昏睡过去,再也没有睁眼。佩罗娜和乔巴每天看护,几天几夜没合眼。


        社会舆论几乎一边倒,剑士谴责萨卡斯基对这场决斗的玷污,民众担心海贼王之死会再度引发混乱,更多人与萨卡斯基早有积怨……


        元帅萨卡斯基辞职,海贼王蒙奇•D•路飞被杀,剑豪罗罗诺亚•索隆挑战鹰眼乔拉可尔•米霍克成功,但两人都险些战死。这就是规模极小,却对后世带来深厚影响的“克拉伊伽那之战”。


        6

        ……


        娜美抽噎着抬起头:“他……他还没醒,你要去看看吗?”罗应了声好,转身向桑尼号走去,却被从船上过来的鹰眼拦下:“不必了。”


        “你怎么喝酒!伤还没好呢!”乔巴看见鹰眼手上的酒瓶气急败坏。山治皱起眉,他记得索隆说过鹰眼不喜欢这种度数低的果酒,让他准备高度数的红酒,这是……


        “那家伙醒了?都能喝酒了嘛。”这是路飞最爱喝的甜酒,山治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鹰眼握紧手中的酒瓶:“他让我给草帽路飞带一句话。”


        “米霍克。”

        “你终于醒了,要我把你们的船医叫来吗?”

        “不用了,今天是五月五号吧。”

        “是,你怎么知道?”

        “是路飞的生日啊……礼物的话,我已经把三枚耳坠都放在他手心里了,应该没掉吧。外面人很多吧,叫大家都开心点,路飞的生日就是要大家一起开宴会才对。能帮我把那边那瓶酒拿过来吗?”

        “你还要喝酒?!”

        “没事,拿来吧,还有啊,能帮我转达一句话吗?”

        “嗯你说吧。”

        抱歉啊,没来参加你的宴会,生日快乐,路飞。


        7

        乌索普勉强笑了笑:“喂,索隆他怎么不自己来……”娜美也笑:“是啊,他应该自己来吧……”怎么了,泪水根本止不住。没有人想承认这事实,多骗自己一点,仿佛他,他们还能回来。


         没来得及征求意见,索隆和路飞还是葬在了一起,索隆没参加路飞的葬礼,他自己去找他了。


        8

        后来的草帽一伙不再做海贼,而是成为了航海家,在世界各地继续旅程。他们去了南海、西海、北海,又回到了东海。没有人敢找草帽海贼旗的麻烦,他们顺利地完成了环游世界。


        这天,他们航行在西海上,刚刚在娜美的指挥下躲过了一场暴风雨,风平浪静。“哟嚯嚯嚯大家,七点钟方向有一艘小船,”布鲁克的声音从瞭望台传来,“船上只有两个人。”大家想到从那个方向过来的船可能被暴风雨袭击了,立刻调转船头。


        船上有一个浑身湿透剑的士,拉着一个失力的能力者,十分狼狈。剑士看起来很警觉,被带上船后,手从没离开过刀柄。那个能力者倒是毫不紧张,嘻嘻哈哈叫剑士别这么凶。


        “呐,机器人,这是海贼王的船吧。”自称船长的能力者突然发问。


        “Super你猜对了,这艘船就是super的本大爷我……”“所以罗罗诺亚•索隆曾经就是在这艘船上是吗?”“还有海贼王蒙奇•D•路飞!”


        船长和剑士的眼里有光,有漫天星辰和大海。“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我要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


        “我跟你们说,我……嗝!我们在一起啦!”船长在傍晚的宴会上大醉,坐在剑士怀里大喊大叫。剑士红了耳尖,一手揽着船长,一手拿着酒瓶。


        罗宾忽然轻轻笑起来,大家都笑起来,也不知道剑士的耳尖先染红了谁的眼眶。


        剑士抱着熟睡的船长要走了,山治和娜美拦住他。“你记住了,他的二十二岁生日一定不能再错过!”剑士没有细问“再”的含义,而是郑重点头——他看见了金发厨师眼中的湿润。乔巴最后一次拥抱剑士,剑士下意识摸了摸乔巴的头。二十二岁,这句话,剑士再也没有忘记。


        他不是带着草帽的吃货橡胶人,他不是穿着腹卷的路痴三刀流,他们不是蒙奇•D•路飞和罗罗诺亚•索隆,但船长与剑士的故事还在继续。


End.

一叨叨令一

没头没尾的段子

标题:猎艳

CP:唐鳄

分级:G?

弃权声明:热闹都是他们的,我只有文中的bug和OOC

Warning:有关于年轻社长的想象!OOC!

——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香波地岛一家酒馆。

所有人都被迫看着他走进来——不管去的地方是不是塞满了酒精灌到胃里然后从鼻子里溢出来的蠢货都无时无刻穿得像准备参加世界会议——可以说,他就是为了接受所有人的注视。

他是个七武海,而我看上了他的屁股。

伙计,我敢说,那天看上他屁股的不止我一个,只是他们都选了回家之后借着这几秒的记忆来一发——这就是个“活过”还是“爽过”的选择题。

只是,对于我来说,“活”从来不该是个选择。

但实际上一直到随便哪家酒...

标题:猎艳

CP:唐鳄

分级:G?

弃权声明:热闹都是他们的,我只有文中的bug和OOC

Warning:有关于年轻社长的想象!OOC!

——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香波地岛一家酒馆。

所有人都被迫看着他走进来——不管去的地方是不是塞满了酒精灌到胃里然后从鼻子里溢出来的蠢货都无时无刻穿得像准备参加世界会议——可以说,他就是为了接受所有人的注视。

他是个七武海,而我看上了他的屁股。

伙计,我敢说,那天看上他屁股的不止我一个,只是他们都选了回家之后借着这几秒的记忆来一发——这就是个“活过”还是“爽过”的选择题。

只是,对于我来说,“活”从来不该是个选择。

但实际上一直到随便哪家酒店里时我才意识到,与其说我看上了他,不如说他选了我。

“为什么是我?”

那时候我是真好奇,也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听起来像是美好的童话故事里被富有的王子选中的穷苦姑娘会在意的屁事儿。

甚至不知道自己期待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那个男人倒是表现得不意外。

“如果我要选一个人跟我上床,从逻辑上来分析,必要的标准就应该是我希望他足够擅长于此。”

“你是说我看起来很会玩儿。”

你知道的,那种年轻人的自负。

“我是说你看起来还算听话。”

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酒店的软椅上,在暖色调的灯光里像副豪宅里挂着的祖先油画。

而下一秒他就把勒住小腿的袜子吊扣解开了。

“以及,你的腹肌看起来像是顶用。”

——

这个段子是偶尔想到的,出于兴趣写了这么一段,大概不会有后续了。

因为我比较懒,比起长文,这种半小时一小时就一个片段纯粹为了爽一下的段子相对写的更频繁。就想请问一下,如果我就在这儿指不定什么时候抽风就更些段子有人看吗?每段之前标注CP可以吗?或者这里只堆放唐鳄的段子?(说得好像有人会理我似的……

你的萄
雷利给你比个耶

雷利给你比个耶

雷利给你比个耶

你的萄

伙伴们的誓言🥺😜🤖😍💀

伙伴们的誓言🥺😜🤖😍💀

洋芋蛋子炒土豆

金灿灿

后面是看2年后团聚的一些摸鱼~

金灿灿

后面是看2年后团聚的一些摸鱼~

你的萄

路飞的表情都太可爱了!

路飞的表情都太可爱了!

绽樱

闪光贴纸——

p2无叠线

闪光贴纸——

p2无叠线

雏安
就算掰断车 也要强行迷路的绿藻...

就算掰断车

也要强行迷路的绿藻

我画的什么鬼

就算掰断车

也要强行迷路的绿藻

我画的什么鬼

雪翼

鸾鸟(第一章:罗杰海贼团)

女主不是人

鸾鸟

如果有ooc

请原谅


传说有一种鸟,形状像野鸡却长着色彩斑斓的羽毛,名称是鸾鸟,一出现天下就会安宁。没有人见过这只鸟,听说早已灭绝。


“喂,雷利!我们去女床山里冒险吧!”罗杰兴致冲冲,恨不得立马就过去,被雷利一拳打趴在甲板上,面色黑的可怕。


“哦?你就这么想冒险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到岛上开宴会,我们都快去乞讨了!”雷利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自己船长扔下船,但还是去了女床山。


他们靠近岸边后,罗杰和几个人就钻到山里去冒险。


傍晚了,雷利看见罗杰手里抱着一只鸟“雷利!今晚我们吃了它吧!”

结果被夏琪一脚踢走夺过小鸟,罗杰还想反抗又被雷利...

女主不是人

鸾鸟

如果有ooc

请原谅



传说有一种鸟,形状像野鸡却长着色彩斑斓的羽毛,名称是鸾鸟,一出现天下就会安宁。没有人见过这只鸟,听说早已灭绝。


“喂,雷利!我们去女床山里冒险吧!”罗杰兴致冲冲,恨不得立马就过去,被雷利一拳打趴在甲板上,面色黑的可怕。


“哦?你就这么想冒险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到岛上开宴会,我们都快去乞讨了!”雷利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自己船长扔下船,但还是去了女床山。


他们靠近岸边后,罗杰和几个人就钻到山里去冒险。


傍晚了,雷利看见罗杰手里抱着一只鸟“雷利!今晚我们吃了它吧!”

结果被夏琪一脚踢走夺过小鸟,罗杰还想反抗又被雷利拿刀架在脖子上“你想干!什!么!”


“罗杰,能不能让我省点心?根据传说,看来这是一只鸾鸟……好像受伤了,让库卡洛斯治疗一下吧。”雷利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它的毛。


第二天起来,罗杰大声喊“喂,你们过来看啊!鸾鸟变成人了!”

他们围着蜷成一团睡觉的鸾鸟。


它有着海蓝的长发,皮肤雪白,一张精致的娃娃脸。


鸾鸟被声音吵醒,看见这么多人,淡紫色的眼睛惊恐地看着罗杰一行人,不断往后推,想要跑回森林。


罗杰像拎小鸡一样,把它拎起。

它看见自己距离地面越来越远,不断挣扎,没有用,大哭起来。


所有人懵逼了,也没有哄过小孩的经历,一个个都手忙脚乱的,最后还是夏琪安抚好的。


雷利温柔地笑了笑,为了不吓着它,摸着它的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它歪着头,觉得没有恶意,就嘻嘻笑起来了,捏着雷利的鼻子“咿呀,嘛啦,哈哈。”


“嘶”雷利揉了揉鼻子“力气还挺大,如果没错,应该是鸾鸟变成人了,罗杰啊,你是是不是把它的窝给捅了?”


“没有吧……”罗杰想起了山洞里那白花花像云一样的东西,里面有这个小家伙,不断头冒冷汗。


雷利感觉一阵心累“看来就是了。”看着在夏琪怀里又睡着的鸾鸟,叹了口气“我们也不能把它丢这里,啧。”


“把它带上吧!我们教它生活技能,船上缺个吉祥物!好不好,船长!”有人提议。


罗杰也一脸兴奋看着雷利。

“也只能这样了……”


罗杰他们给鸾鸟取名叫飞鸟。

它的学习能力很强,不到半年就能流利的和别人对话。

但是已经一年了,飞鸟还只是亲近夏琪和雷利,罗杰为此感到很失落。


取名字风波~

罗杰:就叫鸾鸟不好吗,取名字好麻烦啊。

雷利:你生怕别人不知道小家伙的身份吗?

马达拉:要不叫彼尔德?

夏琪:bird……你这太敷衍了。

唐俐:小鸟?

雷利:你这还不如彼尔德!

库卡洛斯:要不就叫飞鸟?

夏琪:是个好名字。

罗杰:叫鸾鸟不好吗……

雷利:不好,就决定了叫飞鸟。

罗杰:雷利,你不爱我了~

雷利:滚,我喜欢女的。


今天又是副船长雷利想把船长罗杰扔下海的一天。



………………………………………………

完了

码字码多了

我觉得这会是一个坑

╮( ̄⊿ ̄)╭


雏安
厨子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 从进了...

厨子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

从进了巴拉蒂就开始学抽烟


厨子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

从进了巴拉蒂就开始学抽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