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pm

24.6万浏览    887参与
太阳神在深渊_(努力日更版

〖opm〗浅拆一下mov战损威威

昨天和看完mov2被挨揍的威威狠狠搞充能了,变成飞机还在地上弹两下飞走太可爱了,炮弹打腰谁顶得住!!!!!!!还有那个断肢嗷嗷嗷!!!


就浅试一下mov2.

断肢战损注意.

ooc注意.

vb:太阳神在深渊_

昨天和看完mov2被挨揍的威威狠狠搞充能了,变成飞机还在地上弹两下飞走太可爱了,炮弹打腰谁顶得住!!!!!!!还有那个断肢嗷嗷嗷!!!


就浅试一下mov2.

断肢战损注意.

ooc注意.

vb:太阳神在深渊_

.V..(三次元忙碌ing)
拆p威图,天雷机设,道具✓,慎...

拆p威图,天雷机设,道具✓,慎慎!


全图放wb,名叫“点V点点”


柱出镜一只手,就加了opm的tag

拆p威图,天雷机设,道具✓,慎慎!


全图放wb,名叫“点V点点”


柱出镜一只手,就加了opm的tag

太阳神在深渊_(努力日更版

双opm:奥利安和擎天柱与威震天

vb:太阳神在深渊_

一种拆。

一种睡大觉的奥利安全程被cue。

奥利安:你俩对接掰扯我干嘛。(没睡醒,毛躁,不乐)

威震天:领袖玻璃质地的火种稀碎一地。

擎天柱:你和奥利安过吧。

vb:太阳神在深渊_

一种拆。

一种睡大觉的奥利安全程被cue。

奥利安:你俩对接掰扯我干嘛。(没睡醒,毛躁,不乐)

威震天:领袖玻璃质地的火种稀碎一地。

擎天柱:你和奥利安过吧。

路过的某人

Cybertron Sea of lovers


别人约的图,希望别把柱淹死。

Cybertron Sea of lovers


别人约的图,希望别把柱淹死。

柠檬椒
其实我觉得噗噗的高度刚好合适。...

其实我觉得噗噗的高度刚好合适。。。

其实我觉得噗噗的高度刚好合适。。。

生鱼肉片

这岛咪的人鱼au! 

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水形物语(

这岛咪的人鱼au! 

看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水形物语(

修

擎威(拆)

一点点拆的补档之前发愚人节文的时候没发出来,今天来补个档

[图片]

一点点拆的补档之前发愚人节文的时候没发出来,今天来补个档

null

eistee

😥

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如果擎威去给快不行的家伙治病,

擎天柱:拿呼吸机!心肺复苏!打肾上腺素!咋咋个了我都必须要救你!!

威震天:手术刀往脑瓜上一磕,下一个!

随后家属过来讨公道,闹着闹着最后成了擎威对骂,其他人一面懵逼

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如果擎威去给快不行的家伙治病,

擎天柱:拿呼吸机!心肺复苏!打肾上腺素!咋咋个了我都必须要救你!!

威震天:手术刀往脑瓜上一磕,下一个!

随后家属过来讨公道,闹着闹着最后成了擎威对骂,其他人一面懵逼

三津骨Mitushone

摸点鱼,是岛咪写的人鱼威opm

(随手就占了tag)

摸点鱼,是岛咪写的人鱼威opm

(随手就占了tag)

你汀

救!情人节动画真的好可爱!

是g1的opm的感觉 我爱一切大哥为1⃣️的cp 擎天柱永远的🔝

威威在里边好可爱好少女 嘿嘿..威威..

救!情人节动画真的好可爱!

是g1的opm的感觉 我爱一切大哥为1⃣️的cp 擎天柱永远的🔝

威威在里边好可爱好少女 嘿嘿..威威..

天年线.

【OPM】海上爱情故事(2)

ABO预警⚠OOC预警⚠拟人预警⚠

白切黑笑面虎猛A装B法师典狱长OP×浪荡傲娇劫富济贫软O装B海盗Megatron。迫害对象:声波(什

一句话概括:能轻而易举抓住威震天的擎天柱一直以来放水让暗恋对象逍遥法外,这次却来了真的。


“嘿,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不是吗?”海盗Megatron咬牙切齿地笑着说出了这句话,使轻松的气氛也诡异起来,“所以尊敬的Optimus先生,能否高抬贵手,把这混账玩意儿从我脖子上取下来呢?”


说到最后,他猛然几步向前,猩红的眼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那可不行,”Optimus依旧笑眯眯,挺一根笔直脊梁不后退一步,(在威震天眼里)像是炫耀...

ABO预警⚠OOC预警⚠拟人预警⚠

白切黑笑面虎猛A装B法师典狱长OP×浪荡傲娇劫富济贫软O装B海盗Megatron。迫害对象:声波(什

一句话概括:能轻而易举抓住威震天的擎天柱一直以来放水让暗恋对象逍遥法外,这次却来了真的。



“嘿,今天的天气真不错,不是吗?”海盗Megatron咬牙切齿地笑着说出了这句话,使轻松的气氛也诡异起来,“所以尊敬的Optimus先生,能否高抬贵手,把这混账玩意儿从我脖子上取下来呢?”


说到最后,他猛然几步向前,猩红的眼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那可不行,”Optimus依旧笑眯眯,挺一根笔直脊梁不后退一步,(在威震天眼里)像是炫耀一样晃了晃手中看似脆弱的蜡绳,“没了它我可控制不住你,毕竟我只是个脆弱的典狱长。”


脆弱个头!!威震天气得想揍他,碍于那玩意儿还是没动手,悻悻瞪了老对头一眼:“等到以后我一定要打爆你的头——摘掉这玩意儿之后。”


他粗暴地扯了扯脖子上的东西。——是个做工精良的项圈,黑色真皮质地,内部镶嵌了柔软的皮毛,并且,天哪,Megatron腹诽,一看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完美贴合他脖颈的弧度。如果这东西不戴在他脖子上,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但现在问题就出在这里。项圈正中央钉了个精致圆环,绑根蜡绳,一直通到擎天柱那里。如果光是这样还不足以让海盗愤怒至此(毕竟他一只手就能扯断):Optimus在项圈上用工整的花体字写了Optimus Prime这个名字,还在上头施了加固和定位的法术。


擎天柱状似无辜地歪了歪头:“我等着。”


差点忘了,Megatron目光更凶狠了,这个炉渣,竟敢在项圈上装小型雷电魔法!——一旦他试图攻击或做出让典狱长不快的行为,法术就会立刻发动,电击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海盗,——算是【柔弱】的典狱长控制犯人的手段之一。


他气呼呼地瞪了典狱长一会儿,发现对方只是对他笑之后不耐地啧了一声,跳到船沿上坐好。


“接下来去——”


“小心——”


两个人同时开口,大眼对小眼。海盗先生经常这么干:坐到船沿儿上,双手支撑住身体,他觉得这样很舒服。而Optimus在同时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伸出手从后环住了这位犯人的腰,似乎是要防止他掉进海里。


看见Megatron怪异的眼神,法师罕见地不好意思,把手缩回来:“抱歉,我只是……”他斟酌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担心】一词不大符合身份,“你懂,如果你掉到海里……”


“我水性好着呢,法师先生,”Megatron饶有兴趣地欣赏Optimus难得的失态,“就算掉进海里也用不着您担心,我会自己爬上来的。”


好吧,好吧,典狱长决定忽视海盗洋洋得意的笑脸,容许他这一次的放纵:“我们接下来要一直向东走,去锈海南岸——”


“Ok,我知道了。”海盗先生轻快地一跃而下,“接下来船就交给我来吧,——如果是你,我着实担心我俩都葬身鱼腹。”


于是Optimus举起双手退后,示意Megatron驾船。被典狱长难得的顺心行为取悦,银发暴君勾着嘴角握上了舵。


——TBC.


eistee

379

(过去捏造⚠️)


第五幕——————独厚


“据相关人士报导,有不明生物降落在临近犹他大学的露天体育场,虽然我们还没调查情楚具体状况,但目前这个怪物的行为已经对建筑造成了严重破坏。”神子在手舞足蹈中调高音量,对一旁的隔板大声嚷嚷:“小隔!你看,你看!《哥斯拉》原来是纪录片!“

后者略显无奈地挠着自己充满疑惑的头雕:“神子,为什么只有你的关注点不太一样……好吧,再算上老救一个。”

救护车埋在成堆的仪器中摆了摆手:“真希望我的音频接收器从没这么运作良好过。”

擎天柱坐在一旁捏紧手里的数据板,盯着上面的一篇古建筑学题目出神。


过去总是美好的,因为一个人从来都意识...


(过去捏造⚠️)


第五幕——————独厚





“据相关人士报导,有不明生物降落在临近犹他大学的露天体育场,虽然我们还没调查情楚具体状况,但目前这个怪物的行为已经对建筑造成了严重破坏。”神子在手舞足蹈中调高音量,对一旁的隔板大声嚷嚷:“小隔!你看,你看!《哥斯拉》原来是纪录片!“

后者略显无奈地挠着自己充满疑惑的头雕:“神子,为什么只有你的关注点不太一样……好吧,再算上老救一个。”

救护车埋在成堆的仪器中摆了摆手:“真希望我的音频接收器从没这么运作良好过。”

擎天柱坐在一旁捏紧手里的数据板,盯着上面的一篇古建筑学题目出神。


过去总是美好的,因为一个人从来都意识不到当时的情绪;它后来扩展开来,因此我们只对过去,而非现在,拥有完整的情绪。


—————————


奥利安解除伪装形态,慢慢爬上一座废弃钟楼。

看到前方背光的高大身影,他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却被对方转身直接抱住双肩举了起来,“演讲如何,小卡车?”

“反响挺不错的,至少从台下那些听众的表情来看……毕竟要尝试说动议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奥利安顿了顿,示意对方将自己放下来,“不过你下次还是不要趁我充电时擅改讲稿了。”

对方低声道:“哦,我只是在替那些支持者们发声,毕竟所有塞伯坦人都无法像你一样有机会在参议院们面前发表自己的言论…更何况像我们这些在卡隆艰难讨活的机子们。”

“我知道,我知道的,震天尊。但是考虑到等了这么久才被排上日程,我不得不去以一种更委婉和触动机芯的方式来表达观点。”

“是啊,等你彻底加入议会,那些麻木到只能尝出手里高纯是否纯正,却对分配不均和失业机口数量徒增视而不见的参议院们,会用又老又长的教条主义和礼数来同化并约束你的言论和思想。”他们甚至不愿从普通民众口中听到有关地区暴动的言论,震天尊咬了咬牙板,余光撇向对方的面甲,将最后一句话咽了回去。

他刚才那些话让气氛有些尴尬,尤其是对于像奥利安这样对议会和塞伯坦社会尚且抱有一线希望的年轻机子来讲。

震天尊从旁边的遮尘布上撕下一整块,像披风一样盖在身上后故作矜持地清了清发声器:“下午好,来自铁堡的奥利安•派克斯先生,近来您过得可好?”

“嘿,嘿!”奥利安笑着上前扶住他准备弯下的腰甲,手指轻抚着对方装甲边缘露出的原生质:“我可受不了这个,你知道的。”

“我大老远从卡隆过来也不是为了这个。”震天尊掀起布将他们一并裹住,在被笼罩的黑暗中盯着对方闪烁的光镜。

奥利安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我必须在恒星彻底落下之前赶回铁堡,跟议会指派的‘搭档’汇合。”


—————————


电视上播放的动荡形式和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将擎天柱让飘忽不定的思绪拉回现实。

“是霸天虎又有所行动了吗?“

“没有军队,却如此大张旗鼓……把它当作威震天的某种新战术未免有些牵强……毕竟他一贯不会介入到高密度人类区域。”救护车看着对方枕戈待旦的样子叹了口气,“我建议先观察形式,如果是敌方在打草惊蛇,我们就更不应该主动出击……或者,这种事就应该先交给人类处理,他们的执法机关和防卫部门都是白吃能量的吗?”他一脸不满地指向屏幕中出现的警卫队,然而几辆警车在下一帧画面中就被一根倒坍承重柱砸得粉碎。

flag被秒收使救护车略显尴尬,他走过去径直关闭了显示屏,随后就被擎天柱安慰性地拍了拍肩甲:“…显然人类盟友的机动性能和战略部署还尚待完善,我的老朋友。也许我们无法时刻都为战斗做好准备,但我们可以从每场战斗中学到些什么。”(We can’t always be prepared for battles, but we can certainly learn through them.”)

阿尔茜将奉命从储藏室里取来绳索和挂钩分发给隔板和大黄蜂:“虽然我也不建议插手此事,但至少到现场后我们应该与弗勒特工他们第一时间取得联系。”

“所有汽车人,保持载具状态,我们需要先将它从人类聚集地区引开,或者强制带离。”环路桥周围流动的电弧在他紧闭的面罩上反着光:“出发。”



tbc.



写的时候代入了库伦叔的声音,我好了。

作业太多,最近都是短更😮‍💨



阿浮吃柠檬

【opm】《报复》

预警:opm,有拆

ps:和亲友对戏时的一个想法,设定为属于领袖间的私会,白天打仗,晚上对接,b2时期的,雷的话就别看了。


目前已发上微博,有兴趣可以自行翻看。

微博:阿浮吃柠檬

预警:opm,有拆

ps:和亲友对戏时的一个想法,设定为属于领袖间的私会,白天打仗,晚上对接,b2时期的,雷的话就别看了。


目前已发上微博,有兴趣可以自行翻看。

微博:阿浮吃柠檬

寒山-失联中停更一年

【SG/OPM/补档】《关于我不小心落入敌方头子手里的被刷新三观二三事》(三)

又5了

[图片]


又5了


天年线.

opm⚠天火×威震天⚠(不知道怎么打tag就不打了注意避雷)

口嗨注意⚠


围城的老威真的好香啊我疯了呜呜呜呜呜   感觉完全就是大波浪丹凤眼嘴唇丰满的杏干熟妇  然后对着自己(假装)不懂风情的直男丈夫针对嘲讽恼羞成怒  事后被按着槽还要嗯嗯呜呜叫骂结果被堵得只能哭/叫最后就被白切黑领袖爆/炒到哭都哭不出来什么的就真的很带感

还有这一版的天火也很好 下克上什么的以天火的体型完全可以把威抱在怀里槽  说让我服从你的报酬就是这个 驯服猛兽总要有点代价的嘛 一步...

opm⚠天火×威震天⚠(不知道怎么打tag就不打了注意避雷)

口嗨注意⚠


围城的老威真的好香啊我疯了呜呜呜呜呜   感觉完全就是大波浪丹凤眼嘴唇丰满的杏干熟妇  然后对着自己(假装)不懂风情的直男丈夫针对嘲讽恼羞成怒  事后被按着槽还要嗯嗯呜呜叫骂结果被堵得只能哭/叫最后就被白切黑领袖爆/炒到哭都哭不出来什么的就真的很带感

还有这一版的天火也很好 下克上什么的以天火的体型完全可以把威抱在怀里槽  说让我服从你的报酬就是这个 驯服猛兽总要有点代价的嘛 一步到/胃什么的完全可以安排上 自己走进狂派领袖卧舱说是要谈事情 结果半夜还有断断续续的哭声传出来  第二天就有谣言:惊!霸天虎成员竟把领袖气到哭这究竟是……

不一定是气得哭了嘛对吧   

小红:我麻了  霸天虎领袖丢给我当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