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original

21.3万浏览    11946参与
非交互式浮游制冰机

企划打卡,我堆,关于不要往海里乱扔垃圾否则会被海洋生物捡走吃掉的环保小故事


其实是一月的 标一下以防我年终总结的时候忘记(。)

企划打卡,我堆,关于不要往海里乱扔垃圾否则会被海洋生物捡走吃掉的环保小故事


其实是一月的 标一下以防我年终总结的时候忘记(。)

非交互式浮游制冰机
“什么嘛,坏成这样就没法继续用...

“什么嘛,坏成这样就没法继续用了……”


和人偶酱,前往意识之塔的某时被深渊怪物袭击只好从壳子里爬出来缝缝补补

“什么嘛,坏成这样就没法继续用了……”


和人偶酱,前往意识之塔的某时被深渊怪物袭击只好从壳子里爬出来缝缝补补

megu

Kapital I: 9. 失落

安静的图书馆二楼,耳边是一楼的白噪音。两人所在的写字台被前后高耸的书架夹住,周围没有其他人。

望敏此刻咬了咬嘴唇,待平静后,“嗯……”,还是低着头。

“佑祎说他一会儿过来”,椋宇合上书本,抬眼看向斜对面的她。


“你什么时候来的?”望敏此刻抬起头,两手挡住脸颊。

“有一会儿了”,椋宇此刻注视着有些紧张的望敏。

望敏避开他的视线,“……”

椋宇起身,“我坐到你那边可以吗?”

望敏点下头,顺势将另一边的耳机也取下,她打量着正朝这边走过来的椋宇,心想佑祎可没跟自己说椋宇也过来,而且根据从第一到第三乐章的时长自己应该趴了25分钟左右,难道在这期间他就一直坐在那里?

椋宇坐......

安静的图书馆二楼,耳边是一楼的白噪音。两人所在的写字台被前后高耸的书架夹住,周围没有其他人。

望敏此刻咬了咬嘴唇,待平静后,“嗯……”,还是低着头。

“佑祎说他一会儿过来”,椋宇合上书本,抬眼看向斜对面的她。

 

“你什么时候来的?”望敏此刻抬起头,两手挡住脸颊。

“有一会儿了”,椋宇此刻注视着有些紧张的望敏。

望敏避开他的视线,“……”

椋宇起身,“我坐到你那边可以吗?”

望敏点下头,顺势将另一边的耳机也取下,她打量着正朝这边走过来的椋宇,心想佑祎可没跟自己说椋宇也过来,而且根据从第一到第三乐章的时长自己应该趴了25分钟左右,难道在这期间他就一直坐在那里?

椋宇坐下,他这时看见她一脸不自在的表情,不禁问道,“你不会是还想继续睡觉吧?”

望敏瞬间脸红,忍不住叫出声,“谁睡觉了!”

“声音太大,”他微笑提醒。

望敏听后立马闭嘴,扭过头不再理他。

 

佑祎在那之后不久找到两人,“怎么不在一楼非得上二楼?”

望敏抬头盯着将行李放到一旁的佑祎。身旁的椋宇告诉他二楼人更少更安静。

佑祎“噢”了一声后对上望敏的目光,随后静静坐到椋宇身旁。

望敏顿了顿,“你们明天考试?”

椋宇“嗯”了一声,起身叫佑祎跟他换个位子。

“我坐这儿就行了,”佑祎对他说。

“是你向她请教问题,不是我”,椋宇低头看着佑祎,“我只不过是按你的要求来陪你的”,语气里带有几分催促的意思。

佑祎看向望敏,半晌,“噢……”

望敏在一旁不说话。

之后在教佑祎德语的过程中她的面容有几分冷淡。佑祎身旁的椋宇一直在忙活自己的事丝毫没有加入另外两个人的意思。

 

“注意sinken(下沉)的变位……”,她提醒。

佑祎一听连忙改过笔记本上的内容。

“动词结尾还是错的。”

“……是不是这样?”

“前面是Dativ(第三格)。”

佑祎恍然大悟。

像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望敏点了点头,“对了。”

“谢谢,”佑祎笑感激到。

“不客气……”

 

几人之后在图书馆待至下午五点多,补习结束后椋宇便告辞。佑祎这时看向望敏,“你接下来准备去琴房练琴?”

望敏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两人整理好东西离开图书馆。望敏安静地走在路上。

佑祎见她不像平时一样故意开自己玩笑,感到事情有些不对,“你今天格外安静啊。”

“有吗?”望敏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佑祎点点头。

望敏被他说的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而她这时突然意识到身旁的人是佑祎,瞬间又联想到了夏蝶和昨天的事。

“我听说了……”,她这时开口。

“听说什么?”

“昨天的事……”

“噢”,他倒不怎么在意,“我也猜到她会跟你讲。”

望敏点点头,看着佑祎的眼神多了几分敬佩。

 

***

晚上七点多,望敏回到家,一进门便闻到做饭的香味,是她熟悉而又很久没有闻到的香味。她兴奋地脱下鞋子,快步跑到客厅:

“你们回来啦?”她惊喜道,看见妈妈在不远处的厨房做着饭,爸爸则在客厅整理着箱子里的东西。

望朔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帮着爸爸整理东西,他瞧见身后不远的望敏,“哟,刚好饭点回来。”

爸爸这时停下手中的东西招呼起女儿,厨房的妈妈也停下手摘下围裙。

一家人再次团聚。

 

不久后一家人用过晚餐,望敏,望朔还有爸爸坐在客厅的地毯上。

“这给你的,”爸爸和蔼地递给望敏一个装有东西的袋子。

望敏兴奋地接过礼物,从袋子里拿出一张CD。

她惊叫。是她喜欢的钢琴家的CD。

望朔受不了她的高音,往一边倒的同时,“吵死了你。”

望敏理都没理他,而是忍不住抱了抱爸爸,“怎么还特意买CD了?”

“跟同事去听了场音乐会,剧院外面的乐器店里正好就有卖的,”爸爸不紧不慢地解释,“这张你还没有呢吧。”

“没有,”她依旧兴奋,两只眼睛此刻睁得大大的。

从德国回来的父母带回了不少行李,也拍了不少照片。望敏看着相机里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回忆起以前。

 

晚饭之后,父母之后因为时差关系早早休息了。望敏回到房间学一会儿功课后又走出房间,来到厨房的冰箱前觅食。

望朔这时碰巧在不远的餐桌边,他听到身后的动静,“这个点儿吃东西小心胖……”

“……”,敏敏翻个白眼,小声道,“烦死了……”

她倒了杯水,拿着水杯走到餐桌旁,见望朔独自下着国际象棋。

“新的棋盘?”她说完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

“嗯。”

“一个人下?”她这时调侃。

望朔抬头看她,眼里带着一丝不屑。他此刻将棋子归位,“来一盘?”

望敏打量他,“你知道我赢不过你。”

望朔一笑,“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望敏叹口气,想着自己的确很久没下棋了,于是微笑坐到望朔面前。她看着面前木制的棋盘和一件件精致的棋子,语气里带有稍稍一丝无辜,“具体的规则我忘了……”

“没事,我教你。”

 

两人下起棋,望敏黑棋,望朔白棋。中途望朔聊起了彼此最近的学业和生活。

望朔将白马放置自己白兵的右后方,问道,“贝小奏练得如何?”

望敏正琢磨着要不要也学他的走位,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嗯……”,她犹豫过后决定效仿。

望朔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中间的另外一只兵朝前移出两格。

敏敏这时观察着棋盘,抬头试问,“我的这个‘兵’是不是可以把你这个吃了?”

望朔微笑望着面前这位“新手”,笑容中带着一丝宠溺,“可以啊。”

望敏盯着他可疑的表情,想了想后缓缓将他的一个“兵”踢走。

然而下一秒,望朔的马便吃掉了敏敏方才的兵。

望敏,“……”

望朔脸上毫无波澜,“跟你合作的同学怎么样?”

望敏还沉浸在打击中,没细听他的问题,她嘟着嘴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跟你熟吗?”他此刻又问。

“什么熟不熟?”她这才反应过来,抬头反问。

望朔意识到她在认真下棋,于是又问了一遍,“我说跟你一起演奏小提琴奏鸣曲的同学跟你熟不熟?之前有合作过吗?”

望敏脑海里浮现出椋宇的身影,她顿了顿,随后低下头看起棋盘,“还行”,她这时将自己左手边的“兵”朝前一步。

望朔看着望敏的样子,停顿了几秒后,才走出白象。

“怎么?”他这时问道,“不熟悉?”

望敏抬起头看他,眼神里多少有些埋怨的意思。

望朔摸不清楚她怎么一回事,然而下一秒则听面前的望敏说道,“你不说要教我?聊天做什么?”

望朔只得听她的吩咐,他笑着让她先走下一步。

……

“‘象’是斜着走的话,前后走的是‘车’?”

“对。”

“‘后’是两种都可以对吧。”

望朔点头,“你记得不是挺清楚的。”

敏敏掩盖住嘴角的笑意。

 

过了几分钟后,望敏面对眼前的棋局陷入沉思——右边的棋盘几乎完全敞开,在自己的黑后被吃掉的情况下说实话已经放弃一半了,然而撒手不管也不是自己的作风。

对面的望朔此刻观察着棋局,“说什么忘了完全是唬人的吧。”

望敏手扶额头,紧锁双眉,犹豫过后将位于棋盘中间黑马移至对方白后的前方。

望朔静静将自己的白后朝前一步。

望敏主动出击,将自己右手边的黑车跳入对方阵营。

然而此刻,只见望朔的白后一个对角线,干净利落且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望敏的“王”的右手边。

望敏被望朔突兀的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她睁大眼睛。

“check,”望朔语气从容道。

望敏顿了几秒,随后抬眼看向望朔,“厉害……”。然而她很快再次集中,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她只得将自己的“王”后退一步。

望朔的白后尾随其后,再次和黑王并排。

望敏连忙拉回之前的车,将其挡在了黑王和白后之间。

望朔将白后移到与黑王同一对角线上的位置。

望敏继续用车保护。

……

 

一段追逐游戏过后,望敏意识到没有挽回局面的机会,主动认输。

望朔此刻边收拾着棋子边夸赞,“不错不错,有潜力。”

望敏还沉浸在刚才的棋局中,她边整理着棋子边抬头冲望朔笑笑,没说什么。

显然输局还是令她不太高兴。

望朔似乎察觉到了望敏的心思,“多玩几次就熟练了。”

她干巴巴地回应了一声“噢”,随后起身,将水杯放回厨房。

望朔见她不甘心的样子忍不住笑着安慰,“今后有空再切磋,说不定你哪天就赢了呢。”

望敏知道他在安慰自己,可还是背对着他不冷不热地回应了一句“知道了……”

 

过后,望朔将棋盘放入一旁柜子的抽屉里,聊起刚才没能聊的话题,“学校最近怎么样?”

望敏这时从洗碗机中取出干净的碗筷,“还行。”

“跟和你演奏的同学怎么样?”

望敏又回想起下午的图书馆,她淡淡一句,“很优秀。”

望朔这时来到厨房帮起忙,他忍不住笑着问,“和你哥哥我比谁更优秀?”

望敏嫌他无聊,瞥了他一眼,“……无可比性。”

然而这个回答令望朔还颇为满意,说明望敏还是认可自己实力的。他了解似地点了点头,“女生?”

“……男生”

望朔挑了挑眉,“是什么样的人?”

望敏叹口气,“……都说了很优秀。”

“我指相处得怎么样。”

“还行。”

从刚才开始望敏的回答只有“还行”或是“优秀”这两个词。望朔忍不住有些担心,“不待见人家?”

望敏听后扭头看向他,不耐烦道,“都说了‘还行’。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后半句明显带有一丝火药味。

望朔不再多说话,他将盘子放入头顶的柜子里后对她说,“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有人欺负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他此刻心平气和,嘴角露着笑容,“我帮你收拾他。”

“才没有人欺负我呢!”望敏嫌他多管闲事。

望朔一笑,他合上柜子,转身对她说,“那剩下的交给你啦。”

下一秒已走出厨房。

望敏收拾着最后几个杯子,沉着一张脸,小声咕哝,“多管闲事……”。

她随后将厨房的灯熄灭,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两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而她此刻仿佛又突然想起什么:

“……明天星期五。”


未来人

哭哭,于是让威克帮包了一下Ov<

非常好口水味绷带,愛来自威克

哭哭,于是让威克帮包了一下Ov<

非常好口水味绷带,愛来自威克

(*´∀`*)
新搜罗到的我最爱的饮品橘皮拿铁...

新搜罗到的我最爱的饮品橘皮拿铁的代餐合集👉👈(什么东西..!!!

新搜罗到的我最爱的饮品橘皮拿铁的代餐合集👉👈(什么东西..!!!

你真棒
民间高质量腩士之真假钻石王老五...

民间高质量腩士之真假钻石王老五👯‍♂️✨

你掉的是这个巨大娇妻软饭男还是猥琐细狗公子哥✋🏻👿✋🏻

民间高质量腩士之真假钻石王老五👯‍♂️✨

你掉的是这个巨大娇妻软饭男还是猥琐细狗公子哥✋🏻👿✋🏻

⊙

宇宙貝類刺繡


色差好大,遂截图产出,不清楚

有3p是直接导出,清楚

宇宙貝類刺繡




色差好大,遂截图产出,不清楚

有3p是直接导出,清楚

megu

Kapital I: 8. 心意

“你带伞了吗?”椋宇看着不作美的天气,叹了声气,问道身旁的望敏。 

望敏盯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可怜兮兮地转向他,“没有……” 

他这时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折叠伞,语气平稳,“我现在准备去地铁站,你呢?” 

望敏本想光临一下夏蝶的咖啡店,可这天气使她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我也是,准备回家。” 

“那正好顺路,”他一脸淡定地打开伞,随后从容地迈入雨中,“你要不介意的话……”,椋 

宇这时转过身,两眼注视着望敏。 

望敏对上他的视线。那是深邃透彻的目光。她突然心动,而耳边沥沥的雨声很快将她唤醒。 

望敏一声不吭地走进伞下。...

“你带伞了吗?”椋宇看着不作美的天气,叹了声气,问道身旁的望敏。 

望敏盯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可怜兮兮地转向他,“没有……” 

他这时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折叠伞,语气平稳,“我现在准备去地铁站,你呢?” 

望敏本想光临一下夏蝶的咖啡店,可这天气使她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我也是,准备回家。” 

“那正好顺路,”他一脸淡定地打开伞,随后从容地迈入雨中,“你要不介意的话……”,椋 

宇这时转过身,两眼注视着望敏。 

望敏对上他的视线。那是深邃透彻的目光。她突然心动,而耳边沥沥的雨声很快将她唤醒。 

望敏一声不吭地走进伞下。半晌之后,她轻声张口,“谢谢。” 

声音小得椋宇几乎没有听见。 

“不客气,”语气依旧镇定自若。 

*** 

咖啡店里。 

夏蝶的同事站在一旁,边用手擦着玻璃杯边含笑听着夏蝶和佑祎的对话。 

夏蝶此时有些意外地注视着面前的佑祎,“今天望敏没跟你一起啊……” 

“嗯,就我一个人来的,”佑祎面容平静地凝视着她。 

夏蝶注意到他那被雨水稍稍打湿而微微翘起的发梢,顿了顿,“你要喝点什么吗?” 

“你什么时候下班?”佑祎没有回答她,反而反问。 

夏蝶被他突如其来的反问怔了怔,她低头望了眼收银机上显示的时间,“再过二十分钟左 

右……” 

他听后,“那我在外面等你”,说完便转身离开。 

“等……,”没等夏蝶说完,佑祎已走远。她张着口,脑里还在消化前后发生的事。 

同事这时放下手里的玻璃杯,温和地走上前,一手放到夏蝶的肩膀上,对她说道,“让他在 

店里等吧,外面下着雨呢。” 

“嗯……”,夏蝶点点头。 

室外,势头不小的雨珠滴答滴答打在头顶上方的伞上,佑祎看着周围驶过的车辆和被车光照 

亮的丝丝雨滴,鼻里吸着稍微有些寒冷的空气,发起了呆。 

“叮当”一声,咖啡店的门这时被人推开。 

夏蝶一出门就被雨打湿了头发和肩膀,她眨巴着眼睛,尽量不让雨水进到眼睛里。她朝两:边望了望,发现了不远处的佑祎,于是大声呼喊,“我说……你还是进来吧!” 

佑祎突然扭头,看到夏蝶在门口招呼自己,并且没有带伞,他连忙上前。 

他用雨伞遮住她,“你……” 

夏蝶叹口气,没想到外面雨下得这么大,“你别在外面站着了,小心感冒!”她将门打得更开 

一些,催促他赶快进去。 

佑祎一笑,他收起伞,先夏蝶一步走进了店里。 

安静的咖啡店里流淌着令人放松的爵士乐。客人这时少了不少。 

佑祎静静握着双手,坐在角落里。 

面前的桌上突然冒出一杯茶。他抬头,看见夏蝶正站着看着自己。 

“我请客,喝了吧,别感冒,”她静静说道,额头的斜刘海这时被雨水打湿,结成一束一束。 

“谢谢,”他双手捧起茶。 

夏蝶欣慰地笑起来,“你再等等,我马上下班。” 

他点点头。 

夏蝶回到同事身旁,整理了一下稍稍凌乱的刘海后又用纸巾擦了擦湿润的脸。身旁的同事看 

了一眼表,“夏蝶,你今天提前下班吧,我跟老板说一声就行。” 

“不用了,没过多久就结束了,”夏蝶连忙拒绝,说完露出笑容,“谢谢。” 

“……”,同事望着夏蝶的笑容没有再说什么。 

一刻钟后,夏蝶整理好东西,换好衣服,跟同事和老板道别后走到了佑祎面前: 

“下班了,”她轻松说道,“走吧。” 

佑祎起身。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咖啡店。 

雨比刚才小了一些。 

两人这时撑着伞走在路上,耳边是车辆在雨中飞驰的声音。迎面一阵大风,夏蝶将大衣裹得 

紧些,佑祎看她的样子,询问道,“你是不是冷?” 

“没事,”她笑笑,紧接着问道身旁的佑祎,“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佑祎静静撑着伞,“嗯……有些话想跟你说。” 

夏蝶将雨伞抬高,扭头看向他,“怎么了?” 

佑祎不知道她是真迟钝还是假,他这时岔开话题,“你肚子饿不饿?” 

夏蝶一想确实是到饭点了,“嗯……” 

他一笑,“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请客。” 

她听后连忙拒绝,“不了,我过会儿就回家了。” 

佑祎语气坚决,“你刚才请了我一杯茶,之前又借我看你的笔记,这份人情迟早该还……” 

夏蝶被他说得无法反驳,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刚才那个问题。 

佑祎这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总车站的地下街有好多餐厅,你不正好也顺路!”

夏蝶苦笑,本想拒绝,但看他兴奋的样子,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地点了点头。

——她还是第一次和男生单独吃饭。

地下街里十分热闹,随处可见学生,白领,上班族和带着孩子的父母的身影。夏蝶走在佑祎

身旁,温暖的室内环境让她神志清醒了一些,“你不能先跟我说说你想说什么吗?”

佑祎这时扭头看她,周围人多的环境让他此刻也特别放松,“你猜不到?”

夏蝶抿了抿嘴,她结合佑祎至今的行为和表情,特别是今天突兀的造访,脑海里有了个念头,

可完全猜不到为什么,因此也不太确定。

她摇了摇头。

佑祎看着她的神情,轻松地笑了笑,“是嘛,你要是能猜到,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夏蝶不知是因为室内温暖的热气还是因为佑祎过会儿可能要说的话,她能感觉到脸颊渐渐变

热,心跳也顿时加快。

她不觉得自己这个样子能踏踏实实吃饭。

佑祎看见她稍稍发红的双颊,也害羞地扭过了头。

两人就这么将地下街绕了一圈,在那之后谁也没再多说一句话。

夏蝶有些累了,然而绕了一圈后她的内心也平静了不少,她此刻叫停,“那个……”

佑祎停下脚步,“是,”他老老实实地看向她。

“跟我来,”她语气犀利。

佑祎随她来到角落。

夏蝶看着佑祎,鼓起勇气,“这里人不多,说吧。”

佑祎一惊,然而下一秒抿嘴一笑——我行我素的风格也着实像她的风格。

“嗯……”,他顿了顿,静静注视着面前的夏蝶。

然而夏蝶才平息了没过多久的紧张和羞涩此刻因为他灼热的目光又涌了上来,她忍不住低下

了头。

佑祎没有因为她的害羞而退缩,“……恋爱关系什么的没有也罢,”他缓缓说道,耳根此刻已

通红。

夏蝶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手,努力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周围明明是如此嘈杂的环境可自己却能清晰地听见和感受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夏蝶的心律有些失常,然而佑祎接着一字一句道:

“从发表会那一天看了你的表演之后就觉得你很迷人,能把巴赫的乐曲吹的那么动听……”,

他努力试图镇定自己的声音,“你平时做事又那么认真负责,身上尽是我没有的优点,”他顿了顿,

“之前不久也让我察觉到了努力带来的成就感……”,他此刻含笑望着她,温柔地说道,“谢谢你。”

夏蝶此刻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神志不清。他最后那几句话更是说到了她的心里。 

佑祎紧张地站在夏蝶面前,见她久久没有反映,他伸手轻轻靠上她的手臂,“夏蝶……” 

这是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随着心脏剧烈的鼓动,夏蝶缓缓地抬起头,“……我才要说谢 

谢,”她的双颊也早已通红。 

周围仿佛静止了。来来回回的人群在两人的世界里仿佛静止了一般。 

久久过后,佑祎吐出一句,“……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夏蝶被人告白,藏不住欣喜和紧张,她抬手捂住发烫的脸,“嗯……” 

场面再次陷入寂静。 

几秒过后,从夏蝶肚子传来的“咕”的一声有幸打破了这场寂静。她的脸此刻比之前涨得更 

加通红。 

佑祎一笑,“去吃饭吗?” 

夏蝶佩服他在这种情况下还会继续邀请自己去吃饭,换成普通人早就说再见了才对,尤其是 

在没有得到回复的情况下。她愣了两下,“嗯……” 

两人走在路上。 

佑祎感觉跟她说完心里话心里痛快了许多,他低头看着神情严肃,脸依旧通红的夏蝶,安慰 

道,“你不要有压力,都说了我不需要……回复,”他这时又害羞了。 

夏蝶抬头,脑海里又过了一边刚才他说的话,心跳加速的同时咽了口气,“嗯……”,可她的 

表情依旧严肃。 

佑祎又开口,“今后也一如既往地交流可以吗?” 

夏蝶听后想了想,这也是她求之不得的,她点了点头。 

他露出笑容,看到不远的招牌,对夏蝶说道,“那家是我的推荐,我请客。” 

她看着他如孩子般的笑容,欣慰一笑,“好。” 

  

*** 

星期四早上,望敏睡过头了。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从卧室冲到洗手间,望着镜子里没睡醒的 

脸和眼睛底下的黑眼圈,一个劲儿地冲自己摇头。 

望朔这时在厨房做着早餐,平时这个点望敏已经在学校的琴房练琴了,然而没想到她今天快 

到八点时才从床上爬起来。 

十五分钟过后,望敏未将头发完全吹干就从洗手间走出来,她看着桌上哥哥做的早餐,“怎 

么又是面包?” 

“不爱吃自己做,”他嫌她要求多,“到了这点你就老老实实吃了吧。” 

她撅撅嘴,啃起盘子里的面包。 

“昨天熬夜了?”望朔这时在她面前坐下,上下打量她,“话说你头发是不是还没吹干?” 

“嗯……”,她毫不在意地说道,“肚子饿了。”

昨天没睡好是因为跟夏蝶聊了个通宵,聊到最后连电话还没挂就睡着了。

“之后好好吹干,”哥哥提醒,“早上还是冷,小心别感冒了。”

“噢,”她喝下一口牛奶,随后在面包上涂上黄油,“一会儿你能不能送送我?”

望朔看了一眼表,“那你抓紧,我再过十五分钟就走。”

望敏听了加快速度,“谢谢。”

  

***

校门口,望敏跟哥哥打完招呼后,便快步前往图书馆,昨晚没来得及复习完的内容争取要在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复习完。

图书馆,夏蝶低头看着笔记本和老师分发的资料,准备着不久后的考试。望敏这时悄悄坐在

她的旁边,“早——”,她轻声打招呼。

夏蝶抬头,也笑着说了声,“早,”她看着稍微有些睁不开眼的望敏,压低声音道,“对不起

昨晚那么晚给你打电话。”

望敏摆了摆手,她看着面前跟平时一样的夏蝶,佩服她是如何在昨晚被人告白后只睡了四个

小时的情况下依旧保持这个神清气爽的模样。望敏忍不住打了一声哈欠。

夏蝶苦笑,“你要不在这儿睡会儿?”

“不用了,”望敏缓缓说道,“还要复习呢。”

夏蝶点点头。两人随后一言不发地开始认真复习起功课。

两个小时后的考试,夏蝶答得很流利,奋笔疾书。望敏也将每道题打上来了,多亏她前几天

把该复习的都已经复习完,早上短暂的抱佛脚也足够了这场考试。

课后,两人并排走在楼道里。

望敏直直盯着夏蝶的脸,等着她看向自己。

夏蝶对她说,“你不用这么盯着我看。”

望敏撅撅嘴,“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夏蝶吸口气,沉静道,“嗯……他说不用给他回复。”

望敏脑海里回忆起佑祎平常笑眯眯的脸庞,再看身旁夏蝶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脸上露出有些

失落的神情,“这样……”

夏蝶这时瞥见身旁的望敏,笑道,“你怎么这个表情?”

望敏干笑两下,“没什么,”她顿了顿,随后又小心试问,“那如果说希望有回复的话你会说

什么?”

夏蝶抿了抿嘴,过了几秒后她看向望敏,张口,“估计不会同意吧……我跟他一点都不熟啊。”

望敏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夏蝶见她能体会自己的心情,露出笑容,“好了,这个话题结束!”她停下脚步,“你接下来

是不是还有课?”

“嗯,”望敏点头。

“那你加油,我先去图书馆了。”

“好……”

  

***

下午,望敏去图书馆还完书后来到阅览室。在挑高的天花板下的空间内,一排排长达两米五

左右的书架上井井有条地罗列着各式各样的书本,书架顶上装有一小束暖光的照明,厚重的地毯

清洁如新,不远处夹在两排大书架的白色楼梯直达二楼。望敏此时走在楼梯上,手里捧着几份资

料和笔记本。到了二楼后,她走到书架后的大书桌旁,挑了个靠里的椅子坐了下来。她随后打开

手机,发了个消息后翻开笔记和资料做起功课。

下午两点多,图书馆内此刻还没有多少人。敏敏在外头吃完饭后直接过来了。伴随着耳机传

来的古典乐——她喜欢的莫扎特,笔尖传出阵阵刷刷声。

不知过了多久,音乐随机转入了她上次在发表会上弹奏的《C 小调钢琴奏鸣曲》。熟悉的旋律

让她稍有睡意的脑袋顿时清醒。还在低头动着笔的望敏忍不住一笑——她感到自己身上起鸡皮疙

瘩了。第一乐章开头的火箭式的分解和弦无论什么时候听都如此坚毅悲愤。

望敏放下笔,闭上眼趴在了桌上——

脑海浮现起音符,记号,乐谱,以及弹奏每个音符时的心情。渐强,渐慢,对比,冲突,冲

刺……不同于莫扎特一贯的风格,这部作品时而悲愤沉重,时而欢快甜美,是莫扎特当年内心的

写照。

她闭着眼睛的神情此刻变得严肃,手指也跟着弹跳起来。像这样过了很久,直到富有戏剧性

和冲击力的第三章结束后她才再次睁开了眼睛。

望敏缓缓坐起,一边摸着稍微有些作痛的脑袋一边模糊着双眼向周围望去。

而表情在一瞬间内完全僵硬。

“……”,她声音卡在喉咙里没发出来。

而对面不远处的椋宇低头看着书本,似乎并没有发现望敏窘迫的神情。

望敏手扶额头侧过脸,下意识地取下右边的耳机。

“醒了?”他这时问道,冷漠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书本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