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swald

900浏览    64参与
采芷.

把哥谭反派养回家是什么神(mo)仙(gui)体验④

那什么的(伪)全员动物化✔


梗来源@我真的不会写文鸭 感谢!!!(比心心)


没有ooc因为全篇都在ooc(x)


——————————————————————————


Oswald回到我家后,我发现它乖了不少


不和Edward拆我的家了,也不抢我的小蛋糕


甚至洗澡的时候也像以前一样疯狂咬我了,但我能看出它还是在抗拒,用毛绒绒湿漉漉的小脑袋轻轻拱我的手


我的手心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原...

那什么的(伪)全员动物化✔



 

梗来源@我真的不会写文鸭 感谢!!!(比心心)

 



没有ooc因为全篇都在ooc(x)

 



——————————————————————————

 



Oswald回到我家后,我发现它乖了不少

 



不和Edward拆我的家了,也不抢我的小蛋糕

 



甚至洗澡的时候也像以前一样疯狂咬我了,但我能看出它还是在抗拒,用毛绒绒湿漉漉的小脑袋轻轻拱我的手

 



我的手心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原来它这么可爱的吗……

 



一个不留神,Oswald从我手里滑了下去,扑通一声摔进了满是泡沫的大浴缸

 



“Oswald!!”

 



水面被泡沫盖得严严实实,一时间我找不到它掉在了哪

 



我正撸起袖子准备捞,突然一处泡沫颤动几下,从中钻出一个小企鹅脑袋

 



啊对哦,企鹅会游泳

 



我看着在水里扑棱来扑棱去,和泡沫玩的很欢快的Oswald,突然明白了什么

 



……草

 



原来它只是嫌弃我

 



——————————————————————————



 

Oswald突然这么大的转变让我有些不适应,我估计是雨果给它造成心理阴影了

 



但Edward好像不喜欢这样的Oswald了

 



它不让Oswald像往常一样窝在它身上,也不给Oswald分享它的狗粮了

 



最严重的是它仗着体型优势天天没事就咬Oswald,Oswald也不懂反抗,就知道跑

 



我非常生气,逮着一回打Edward一回,但它还是屡教不改

 



最后实在心疼毛都被咬掉的Oswald,第一次把Edward关进了笼子

 



我寻思好不容易能消停几天了吧

 



然后我天天看着它俩对着个笼子天天喊对方

 



“叽!”

 



“汪!”

 



“叽!!”

 



“汪!!”

 



“叽——!!”

 



“汪——!!”

 



我:艹

 



见鬼,我的美容觉又睡不上了

 



后来我不得不把Edward放出来了,它出来后学乖了一点,至少不会再咬Oswald的毛了,就是总是绕着它转

 



也不知道Edward对它干了什么,没过几天我发现我的小蛋糕又失窃了

 



Oswald干的

 



还栽赃给了隔壁的哈士奇,因为它最近散步时和Edward交了朋友还上我家来玩来着

 



Edward邀请的

 



要不是你俩突然闻起来像个小蛋糕我没准就信了

 



总之Oswald又变回了那只暴躁的企鹅



 

这样也好

 



我还是更喜欢它本来的样子

 



——————————————————————————

 



我经常带它们去我开的宠物店里玩,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动物都很怕它俩

 



其中有一条拉布拉多犬叫布奇,也对Oswald挺好的,就是不咋喜欢Edward,一见面就吵

 



有时Oswald和布奇呆在一块,Edward见状总会猛扑上前挤在它们中间

 



渐渐没有理由地Oswald疏远了布奇,成天跟Edward腻在一块

 



……不会是Edward干的吧



 

它吃醋了?

 



“我在想什么啊它们只是动物”



我虽然明白,但嘴角还是不听使唤地上扬(嘿嘿嘿嘿嘿x)

 



“您好?”

 



优雅温柔的女声传入我耳朵,我连忙收回了那副痴汉笑看向声源

 



那女人牵着一条淡金色毛发的狗

 



“我想寄存一下我的狗”

 



“它叫伊莎贝拉”

 



—TBC—

 

 

采芷.
p得贼烂还懒得细化自己觉得还挺...

p得贼烂还懒得细化自己觉得还挺爽

p得贼烂还懒得细化自己觉得还挺爽

采芷.

乙男了解一下(?)

大概是根据之前那个“鹅用身体换物资”联想出来的


抹布?其实是天降竹马


男主简称为A


A是Oz的竹马,小时候总是保护Oz,与Oz成了朋友


A八岁时,其父母担心哥谭不良风气影响孩子,搬家离开哥谭


临走前A发誓自己一定会回来娶Oz(此时Oz六岁)


脑了一下当时的对话:


Oz “你……你要走吗?”



A “嗯……不过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我发誓!”


Oz“真的吗?!”(惊喜)


A“当然!等我长大了,我还要娶你!”(抓住Oz的手)


Oz“什,什么,可我是男生啊”(有些慌乱)


A“我知道,但我喜欢你,妈妈说要和喜欢的人结婚!”(把手攥得更紧了)


Oz“……我……我...

大概是根据之前那个“鹅用身体换物资”联想出来的


抹布?其实是天降竹马


男主简称为A


A是Oz的竹马,小时候总是保护Oz,与Oz成了朋友


A八岁时,其父母担心哥谭不良风气影响孩子,搬家离开哥谭


临走前A发誓自己一定会回来娶Oz(此时Oz六岁)


脑了一下当时的对话:


Oz “你……你要走吗?”



A “嗯……不过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我发誓!”


Oz“真的吗?!”(惊喜)


A“当然!等我长大了,我还要娶你!”(抓住Oz的手)


Oz“什,什么,可我是男生啊”(有些慌乱)


A“我知道,但我喜欢你,妈妈说要和喜欢的人结婚!”(把手攥得更紧了)


Oz“……我……我也……”(小声 脸红)


A“嗯?你说什么?”(没听清)


Oz“我……我们拉钩吧!”


A“嗯!好!”(两只小手勾在一起)


(A的父母催促A赶紧收拾东西上车)


A“啊……我得走了,不要忘了我啊,等我!”


Oz用力点了点头,冲上前给了A一个大大的拥抱


……


时间回到现在,A之前一直想回到哥谭但由于父母的阻拦和公务的繁重他一直没找到机会


得知哥谭沦陷后,A再也忍不住,驾驶潜艇带上食物和军火偷偷来到哥谭(别问我潜艇哪来的问就是剧情需要x)


Oz这边,他向芭芭拉要求以1k枚子弹换取高档牛排,可芭芭拉却报复似的要了5k枚(这里自设)


Oz一时拿不出手,但食物实在吃紧,自己连早饭都还没吃,正发愁时,A敲门进来了


(A多方打听知道的Oz的位置并且得知Oz现在没有食物)


相隔20余年,Oz没认出A只觉得有点面熟


A说自己有高档牛排和高档红酒可以给Oz,但是Oz要用身体来换


Oz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具体是怎么答应的我也没想好)


做的时候A一直很温柔,很小心以防伤到Oz


Oz没有感受到多少疼痛,甚至能从A的眼里看到满满的快溢出来的爱意


加速时Oz哭了,A连忙放慢速度擦拭Oz的眼泪,Oz不知怎的有点生气,揪着A的领子告诉他不用管自己 快一点


第一次结束后,A发现Oz已经累得瘫倒,就放弃了继续,把Oz抱到浴室清洗(公主抱)


清洗下体时Oz很紧张身体绷紧,A轻抚Oz的上臂安抚他


清洗结束A让Oz扶着自己站起来,然后给Oz一件一件轻柔地穿上衣服,穿好后自己也整理好衣服


Oz看着这张脸愈加面熟,询问A的名字,A笑着告诉了他


Oz得知真相后又震惊又喜悦,正不知所措,A跪下来掏出戒指


“嫁给我,Oz”


—end(?)—



感觉我成天没事净瞎几把想了(x)



补充:

关于Oz会违背承诺这里的解释是 因为十几年过去了Oz也没有收到过任何一封A的信件,他以为A早就忘记了自己,毕竟当时双方都只是不到10岁的小孩


(实际上是A的父母暗中阻拦了信件,当爸妈的怎么会不知道孩子的心思,他们思想守旧并不支持A与同性结婚)


Oz想着,自己也慢慢淡忘了这件事,后来被Ed所救给予照顾,Oz内心很温暖对Ed产生好感


不过最后因被Ed开枪并推入码头,恨意压过了爱(憎爱?)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两种情感也渐渐埋在内心深处,渐渐淡化


所以Oz最后会接受A的求婚也是有可能的(?)然后两人一起闪瞎Ed的钛合金狗眼(?))



车车车车厘子

啊啊啊啊没有oswald兔兔的粮我要死了QAQ

啊啊啊啊没有oswald兔兔的粮我要死了QAQ

采芷.

戏剧④/完结篇

乙女第一人称。


仅为第一人称视角,不是传统意义嫖文。


时间线为第五季。


ooc和bug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谢谢。


——————————————————————————


我觉得我爱上戈登了。


但我不敢说,我也不能说。


这只会给他带来困扰,不是吗。


唯一确定的是,我下不了手了,我再也下不了决心杀他了。


我只敢偷偷跟在他后面看着他,像往常一样……也许也不一样。


时间过的飞快,距离我向Oswald...

乙女第一人称。

 


仅为第一人称视角,不是传统意义嫖文。



时间线为第五季。

 


ooc和bug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谢谢。

 


——————————————————————————

 


我觉得我爱上戈登了。

 


但我不敢说,我也不能说。

 


这只会给他带来困扰,不是吗。

 


唯一确定的是,我下不了手了,我再也下不了决心杀他了。

 


我只敢偷偷跟在他后面看着他,像往常一样……也许也不一样。

 


时间过的飞快,距离我向Oswald发誓能百分百杀死戈登已经过去好久了。


 

他应该是失去耐心了吧。

 


在我经历了好几天感到背后有人偷窥的日子后,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个人将我打昏。

 


我感到后脑一阵钝痛,眼前发黑,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大概是

 


草 真他娘的疼。


 

——————————————————————————



我悠悠转醒,浑身突如其来的冰冷感觉让我打了一个哆嗦,像是被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

 


我看见面前站着Oswald,旁边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他穿着打扮好像个医生。

 


怎么 还要给我看看病吗。

 


Oswald的怒吼打断了我的思索

 


“你这几天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不下手!”

 


我怎么下的了手。

 


“你明明有那么多机会!”

 


是啊 我总是借教防身术的理由好让我能更近距离地看看他。

 


“你成天跟踪就不知道下手吗,你是白痴吗!”

 


你什么都不懂。


 

“还是跟踪癖?!”

 


你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闭嘴……!

 


“你这种表现看起来就像个暗恋别人的初中生!”

 


“是啊!!我爱他啊!!!”

 


我声嘶力竭地喊出口,眼泪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我无力地靠回椅背,生冷的木头硌的我发疼。



“所以我不能背叛他”



“即使心知他不可能爱上我”

 


“他爱的是Lee,他只把我当一个遇难的孩子看待,我懂,一直都懂”



“但我还是爱他啊……他对我那么好……我下不了手……”



Oswald微怔嘴抿成一条直线,举起枪。



“那你应该知道背叛Penguin是什么下场”

 


……

 


“GCPD——!!住手!Oswald”



什么??!

 


我猛地回头。

 


门被猛地撞开发出痛苦的哐哐声,戈登冲了进来,把枪对准Oswald。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脑袋吗?现在我来了”



“……放Ann走,我留下”

 


Oswald挑了挑眉手放在下巴上像是在考虑。

 


“是个诱人的条件……不是吗?”


 

“不过你把这里当什么了?!这是我的地盘!我……”

 



“算我求你了……Oswald,放她走”

 



Oswald的表情似乎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这可不像是求人的态度……”

 



戈登愣了一下,意识到了什么扑通一声双膝着地,把枪放在地上。

 


“我求你了”

 


“fine”


 

他拿起桌上的一把刀递给我,是我之前那把水果刀。


 

“杀了戈登,这也算完成你的任务了,然后我就可以放你走”

 


我接过来。

 


那东西像是有千斤重。

 


我能看见我的手在抖。

 


我挪到戈登面前,他认命地闭上眼睛。

 


我猛地吻了上去。

 


短短几秒的唇间相碰。

 


“为什么不推开我!你,你应该狠狠甩我一巴掌,然后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咒骂我!为什么……为什么不……”

 


戈登看着歇斯底里的我,只是回了我一个淡淡的笑容。


 

“你还小,遇到的人也很少,你把这份感情错当成了爱,我能理解”

 


“以后你的路还很长,我……”

 


“Please! don't!!”我猛地推了他一把

 


“别对我这么好……求你了……我会真的下不了手的……”

 



“啧,那边的两位,苦情剧的戏码可以结束了吧”

 


“你下不了手就算了,那我就和我的老朋友亲自谈一谈”

 


Oswald抬了抬手,几个高大的男人上前狠狠架住戈登,拖着他往前走,戈登闷哼一声。

 


突然,他回头,露出一个微笑,像是在安慰我,但很快便被右边的一个男人强行扳了回去。

 


Oswald也跟了上去。

 


然后呢……?

 


我是不是应该立刻转身逃走。

 


让戈登以他的命换我的命。

 


又一次。


 

接下来我又应该去哪。

 


我难道要回去避难所吗。

 


避难所没有戈登会乱作一团的吧。

 


我难道要与难民抢夺最后一罐粮食,直至粮食竭尽饿死在那吗。

 


“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似乎听到了我的喃喃声,前面的人转头。



[啪]

 


刀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上面的血珠颤抖了两下。

 


空气死一般的宁静。

 


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涌出,殷湿了胸口的白布。

 


眼前的事物仿佛都被蒙上了一层雾,人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整个世界好像刹那间安上了静音键。

 


我看见一团黑影在面前晃动。

 


好像有一只手抚上了我的脸颊。

 


无所谓了……。

 


“好一出戏剧……不是吗?”

 


嘴唇缓慢地一张一合,意识渐渐崩塌离析。

 


[啪]


 

绳子断了,幕布骤然摔落。

 


—end—

采芷.

戏剧③

乙女第一人称。


仅为第一人称视角,不是传统意义嫖文。


时间线为第五季。


ooc和bug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谢谢。


——————————————————————————


现在我也是GCPD里的一名警员了。


虽然没有枪,连身像样的警服都没有。


好在咱并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


卢修斯忙得一批,没空教我防身技能,正好我也懒得应付他。


——————————————————————————


千盼盼万盼盼。...

乙女第一人称。



仅为第一人称视角,不是传统意义嫖文。



时间线为第五季。

 


ooc和bug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谢谢。

 


——————————————————————————

 


现在我也是GCPD里的一名警员了。

 


虽然没有枪,连身像样的警服都没有。

 


好在咱并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

 


卢修斯忙得一批,没空教我防身技能,正好我也懒得应付他。

 


——————————————————————————

 


千盼盼万盼盼。

 


咱们的戈登警长终于回来了。

 


完完整整地。

 


我可真担心出点什么岔子那颗带着肥美赏金的人头被别人抢走。

 


话说回来。

 


最近避难所的人越来越多,食物配给也渐渐减少,连我都有点吃不消。

 


今天还有人为了一罐豆子差点没打起来。

 


当然被戈登给拉开了 还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大概就是外面已经乱作一团啦,我们要团结自救啦什么的。

 


群众都很信服似的,那个抢豆子的男人甚至还羞愧地低下了头,连我似乎都燃起了希望。

 


“光有希望有什么用……等他们发现政府撒手不管了就没办法了”

 


 


果然耳朵太好使也不是什么好事。

 


——————————————————————————

 


我偷偷跟着戈登看着他进了一个宿舍,我猫在半掩着的门后面。

 


我看到戈登走到一个刚摔断胳膊的小男孩旁,坐在他右侧,那男孩的脸我不由得觉得面熟。

 


……在哪见过呢?

 


我歪着头打量他,换了个角度他的脸被戈登的后背挡了一半……卧槽 是那个刚来就扑进戈登怀里的那个小子!

 


他们的说话声很轻,我用力分辨也只能模模糊糊听个大概。

 


戈登突然把手伸进衣兜,掏出来……一盒食物?那是菠萝吗?

 


戈登把这个递给男孩,我慢慢凑上前,他们的对话也渐渐清晰起来。

 


“从我口粮里省的……一点点菠萝……”

 


老天 还真是。

 


男孩用两根手指接过来攥在手里,低头打量着,突然一个铁盒落到了他旁边。

 


“光吃菠萝可不利于身体发育,得吃点热量高的”

 


我把随身携带的一盒午餐肉掷了过去,稳稳当当地落在他腿边,我看见男孩的眼神慢慢从诧异变成惊喜。

 


“没事,不用谢我,毕竟我也是个警察得多多向戈登警监学习不是吗”

 


我勾起嘴角向戈登眨了下眼睛。

 


戈登愣了一下,笑出了声,他扭头对那个男孩说以后还会再来看他然后站起身子,路过我时拍了一下我的肩。

 


“干的不错”

 


我听见他对我说。

 


周围的气温好像瞬间上升了几个度,肯定是没开窗户,一定是。

 


要不我难道还会是那种受到表扬就会脸红的小学生吗?!会吗???

 


我才不信!!!!

 


——————————————————————————



我出了房间在外面闲逛,听说这附近有卖手工艺品的我打算去凑个热闹。

 


诶等等。

 


那不是Oswald的管家吗,还有唱诗班。

 


连那条狗都在???

 


果然没过几天Oswald带兵来要人。

 


戈登让我赶紧撤离,我拒绝了。

 


我说我可是警察,怎么能临阵退缩当个懦夫,他也没有强求只是让我注意安全。

 


我看了Oswald一眼,显然他也注意到我了,我向他使了个眼色,嘴巴开合用口型对他说

 


“shoot”



我盘算着能不能替戈登挡个子弹。

 


当然是用不要害的地方。



然后他当然会接住我,毕竟他就站在我旁边。

 


等他把我抱在怀里,我就割开他的颈动脉。

 


我默默攥紧了藏在袖里的水果刀。

 


“小心——!!!”

 


什么。

 


我猛地转身,戈登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我左侧。

 


……好像替我挡了一颗子弹。

 


他失去重心向前栽倒,我连忙接住了他。

 


等等。

 


不对吧。

 


搞毛呢什么情况。

 


我呆愣在原地,等我回过神时已经有人过来了。

 


我才发现我错过了一个刺杀戈登的完美时机。


 

 


我让你射他不是射我啊。

 


射我干嘛,射我有啥用。

 


因为我长得好看吗还是因为你手抖。

 


……

 


我好看。



我不要你觉得 听我的。

 


——————————————————————————

 


我也跟着连忙撤退。

 


走之前我回了下头,发现Oswald在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我。

 


emm莫名有点发怵是什么情况。

 


受伤的人不少,仅有的几个护士忙得不可开交,戈登让护士先去治疗平民,自己咬牙取了子弹。

 


听说为了节省药品连麻药都没用。

 


好 不愧是戈登。

 


我去“看望”他,戈登躺在床上盖着被子,我没看到绷带在哪。

 


我扫了一眼四下无人,而且这是一楼,我动手后可以直接翻窗户逃走。

 


这无异于我动手的最佳时期。

 


但我还是没忍住嘴欠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要救我”

 



“不然呢?我总不能看着你死在我面前”

 


戈登叹了口气 良久 补充一句

 


“你没事就好”

 



 

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闻言微怔,攥紧了藏刀的袖口,袖子被我蹂躏像是要被扯坏。

 


我犹豫了好久。

 


最后只是默默走出了房间……

 



他救了我。

 


我感到我的心脏在猛烈跳动。

 


他关心我。

 


我甚至能听到心脏连续不断地发出砰砰的响声。

 


他愿意为我去死。

 


我的脸快要烧起来,我感觉我快要喘不过气。

 


这……这说明……


 

我不敢继续去想。

 



“他爱的是那个医生”

 


我听见脑海里这个突兀的声音响起,猛地浇灭了那股燃烧的火苗。


 

—TBC—

 

 

采芷.

假如Ed突然开窍

时间线是Edward第二次把鹅带到码头


有亿丶ooc


——————————————


Edward把Oswald带到码头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Oswald?”


“en……Whatever,但我倒是有些东西想跟你说”


“你知道吗 当我把你推下码头时,我真的以为你死了”


“之后我便开始磕药,去寻找另一个导师”


“……其实我只不过是想找个理由,找个理由把你留下来”


低头嘴角轻扯,微微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是……”


“I care about,and I miss you”


感受到前...


时间线是Edward第二次把鹅带到码头


有亿丶ooc


——————————————


Edward把Oswald带到码头



“没有什么想说的吗?Oswald?”


“en……Whatever,但我倒是有些东西想跟你说”


“你知道吗 当我把你推下码头时,我真的以为你死了”


“之后我便开始磕药,去寻找另一个导师”


“……其实我只不过是想找个理由,找个理由把你留下来”


低头嘴角轻扯,微微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是……”


“I care about,and I miss you”


感受到前方传来的诧异目光,抬起头注视着面前的人


“我很抱歉,Oswald,对于我做过的所有伤害你的事”


“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抬起手把枪对准自己的脑袋


“我想赎罪,Oswald”



“就是在这个码头,我伤害了你,同时我们的关系开始急转直下”


“在哪开始,就在哪结束吧”



Oswald眼睛瞪大嘴唇不自觉微张,似乎不敢相信突如其来的变故



“Bye,Oswald” 扣下扳机


意料之外并没有子弹穿过大脑的痛楚传来


又扣下几次扳机


睁开眼,发现Oswald伸出手……


手里静静躺着几枚子弹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你知道我会把你带来这个码头”


感到身后传来声响,猛地回头……是急冻人!



“是的,Ed”


Oswald走到维克多身旁,转身看着Edward



“我让爱害了我一次,我不会再犯重复的错误”



维克多举起急冻枪




“如果这样能让你释然,那我心甘情愿”


Edward说完便认命地闭上眼睛



Oswald闻言,表情愈加愕然,心脏像是被重锤狠狠击中


犹豫一下,似乎下了很大决心


就在维克多即将按下按钮的前一秒 他抬起手


“well,I change my mind”



—end—




(b:一时脑嗨一时爽,一直脑嗨一直爽)

车车车车厘子
是oswald,mickey,...

是oswald,mickey,bendy,felix的rpg游戏设定!!!

!!!!!!!!我爱死他们几个了!!!!!!!

是oswald,mickey,bendy,felix的rpg游戏设定!!!

!!!!!!!!我爱死他们几个了!!!!!!!

采芷.
让我再拥抱你最后一次 ————...

让我再拥抱你最后一次


——————


面对围堵的军队,昔日并肩作战的两人只剩下Oswald孤零零的身影


Oswald低头嗤笑出声,从胸口口袋里掏出一袋白色粉末,颤抖着慢慢撕开包装


白色的粉末洋洋洒洒飞散在空中


是逆风


Oswald闭上眼,感受着粉末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一部分像是不忍离去,停留在了还未干涸的血迹上


他伸出手环抱,像是要搂住面前的爱人


如果面前有的话


Oswald睁开眼,目光如炬,和之前无数次一样,除了那微红的眼眶


他丢掉那把早就没有子弹的枪,俯身抽出一把刀


“Penguin!放下武器!最后警告一遍!放下武器!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嘈杂刺耳的声音让Oswald...

让我再拥抱你最后一次


——————


面对围堵的军队,昔日并肩作战的两人只剩下Oswald孤零零的身影


Oswald低头嗤笑出声,从胸口口袋里掏出一袋白色粉末,颤抖着慢慢撕开包装


白色的粉末洋洋洒洒飞散在空中


是逆风


Oswald闭上眼,感受着粉末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一部分像是不忍离去,停留在了还未干涸的血迹上


他伸出手环抱,像是要搂住面前的爱人


如果面前有的话


Oswald睁开眼,目光如炬,和之前无数次一样,除了那微红的眼眶


他丢掉那把早就没有子弹的枪,俯身抽出一把刀


“Penguin!放下武器!最后警告一遍!放下武器!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嘈杂刺耳的声音让Oswald不禁皱了皱眉


他的手缓缓在刀面滑动,注视着上面映出的自己,眼睛里似乎有微波在流转


末了,他回过神


Oswald举起那把尖刀,四周立即响起了一阵举枪的声响


但他只是……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与其被那群傻子丢进阿卡姆,还不如早点解脱


朦胧中,他看见一个熟悉的笑容


那人向他伸出手


Oswald想要笑,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掉下


他猛地奔去抱住那个身影


“好久不见”


久别重逢,一切都像是那么温馨


而现场只留下了僵硬的尸体


上面斑斑点点的白色粉末仍清晰可见



end.


——————


夜晚真的容易感伤,灵感来源图片,这段话看的我真的是……心情很复杂

我知道这本书名有点…但求求你不要关注这个,可以吗


车车车车厘子

p1是画画各个画风的oswald拟人!!???

p2玩玩cos,真的只是这样(?)

p1是画画各个画风的oswald拟人!!???

p2玩玩cos,真的只是这样(?)

车车车车厘子

俺又来宣传手书了!!!

【disney*batim】oswald和bendy的苦巧克力装饰

av85494601

俺又来宣传手书了!!!

【disney*batim】oswald和bendy的苦巧克力装饰

av85494601

采芷.

把哥谭反派养回家是什么神(mo)仙(gui)体验③

那什么的(伪)全员动物化✔


梗来源@我真的不会写文鸭 mua!她永远是我的神仙!!


巨型ooc现场


————————————————————————————



后来在edward的陪伴我的悉心照料下oswald痊愈了,它现在也长大了许多


它从一个小毛球变成了…



一个大毛球


哈哈哈草



其实我挺想把它留在家的



尽管我的蛋糕和家具总是惨遭毒手


但我觉得把它留在家是犯法的行为,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我还是觉得将它送走




我和我们院长雨果博士谈了,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表示愿意帮我联系,然后他决定先接...

那什么的(伪)全员动物化✔




梗来源@我真的不会写文鸭 mua!她永远是我的神仙!!




巨型ooc现场



————————————————————————————




后来在edward的陪伴我的悉心照料下oswald痊愈了,它现在也长大了许多




它从一个小毛球变成了…



一个大毛球




哈哈哈草



其实我挺想把它留在家的



尽管我的蛋糕和家具总是惨遭毒手


但我觉得把它留在家是犯法的行为,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我还是觉得将它送走




我和我们院长雨果博士谈了,他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表示愿意帮我联系,然后他决定先接走oswald



为了防止edward捣乱,我先将它暂时送到宠物院



当oswald看见进来的陌生男人时,它显得很紧张



oswald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在雨果拿出镇定剂时嗖的一下跑走了



雨果也不恼,他转头看向我


“我很抱歉,我本是想帮你的”


“但是,这……”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也很懵逼啊



于是在我家就上演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滑稽戏



没错我就是那只被杰瑞戏耍的倒霉汤姆猫



在彻底弄乱了我三分钟前刚收拾好的房间之后,我终于抓住了那只叽里咕噜到处乱跑的企鹅



oswald仍在挣扎,长大后更有力的尖嘴狠咬着我伤痕累累的手



……我觉得我的手还在真是个奇迹



雨果一直在旁边看着我们,见我抓住了oswald,挥挥手叫助手拿来笼子



另一个身材魁梧的女助手一把捏过oswald,我听见它发出凄厉的尖叫,我不禁皱了皱眉



我张了张嘴,话没等出口,oswald已经被丢进笼子



雨果象征性指责了那个女助手两句,然后接过笼子



“那个……对oswald好一点”



雨果点了点头,微微向我一笑



在他们迈向门口时,我还是能听见oswald尖锐又无助的叫声



我突然有些后悔



——————————————————————————



然后edward抑郁了几个星期



它饭也不吃,也不愿意和我玩猜猜哪个盒子里有飞盘的游戏了



edward都饿瘦了,整天消沉地呆在窝里咬着oswald用过的被子



我心疼死了



有一天,我好不容易强拉着它出去散步



走着走着edward突然飞跑起来,就像是……那次把oswald带回来的那天



我自然是跟不上它的速度,被牵狗绳拉在后面跑



edward带我来到了我工作的宠物医院,因为放假里面并没有人,大门紧锁着



我一脸懵逼地看了看edward,它还在狂吠不肯跟我离开



……行吧行吧我再试试



幸好之前丢三落四总丢钥匙的习惯让我养成了开锁的技能



我取下头上的一字夹,掰了掰然后在锁扣中扭来扭去



经过我不懈的努力……!



我!



还是没打开……



显然我并不是什么小说中的全能女主



我累的满头大汗,门也没有任何要打开的趋势



旁边edward突然变得乖巧起来,蹲在我脚边吐着舌头看着我



呃 现在放弃是不是很没面子……



我摸索,打算看看能不能找到窗户什么的



然后我发现墙角处有个洞



狗洞的那种






我是有尊严的



我才不会钻什么狗洞



Never!



我瞥到edward正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不会吧又来这套



但这没用了,你以为你是谁?你卖萌就有用吗?你可爱我就会放下尊严?会吗?



……话说衣服刮破了有点心疼



我悄咪咪地跟着edward在医院里走,它也通人性地放轻了脚步



它带我来到了一面墙,冲着墙上的一个地方拱了拱身子,我半信半疑地摸索着按了一下



那面墙却突然打开,里面像是有一个地下室,黑洞洞的



最可怕的是,我竟隐隐约约听到了oswald的惨叫



我连忙向GCPD打了电话,从旁边抄起一个消防器,气势汹汹地走了下去



雨果这个狗比



他居然没有把oswald送走,而是私自把他藏起来做违法的实验



不得不说GCPD的办事效率不是吹的,雨果被抓走了,宠物医院也被封了



同时我也光荣地下岗了



我只好自己去开了一个宠物店,顺便升了个职,我也是院长级别的人物了



不愧是我jpg.



我宠物店开张的时候,我看到门口有个小小的身影



是oswald



它悄咪咪的溜了进来,好像就想待在我家了



虽然我觉得他多半是想和edward玩,不是因为我



Edward之前非常皮的一只狗,小时候没少咬过我



我还因此打了整整七天的狂犬疫苗



但是oswald咬它它没反抗过,甚至还经常给它当坐垫



……



甘霖娘



为什么



—TBC—

采芷.

戏剧①

乙女第一人称。


仅为第一人称视角,不是传统意义嫖文。


时间线是第五季。


ooc和bug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谢谢。


————————————————————————————


戈登正为penguin全市悬赏他的脑袋的事发愁。


突然避难所的一个难民告诉他门口有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有一头平平凡凡的黑色短发,穿着破烂不堪的长裙,身上沾满血迹,尤其是双腿处。


没错那个女孩就是你。


戈登皱眉,把女孩带到了医务处。


你醒来,朦朦胧胧中你看到了几个人影。


你连忙挣扎,慌乱中...

乙女第一人称。



仅为第一人称视角,不是传统意义嫖文。



时间线是第五季。



ooc和bug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谢谢。



————————————————————————————




戈登正为penguin全市悬赏他的脑袋的事发愁。




突然避难所的一个难民告诉他门口有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有一头平平凡凡的黑色短发,穿着破烂不堪的长裙,身上沾满血迹,尤其是双腿处。




没错那个女孩就是你。




戈登皱眉,把女孩带到了医务处。




你醒来,朦朦胧胧中你看到了几个人影。




你连忙挣扎,慌乱中看了看四周,却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护士姐姐摸了摸你的头,安慰你说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你鼻子一酸,眼眶发热,啜泣着抱紧被子。




护士姐姐叹了口气,轻轻抱了抱你。




————————————————————————————




戈登询问你的伤情,护士说你只是受了轻伤,有几处淤青和刀伤。




但是从血迹和大腿内侧的淤青来看,你应该是被强暴了,以很粗暴的方式。




戈登微微瞪大了眼睛。




他准备去看望你。




————————————————————————————




你看见门口处的陌生男人正向你走来,你瞪大眼睛慌乱不堪,扯起被子掩耳盗铃。




“不 不要!不要过来!!”



你哭泣地尖叫着。




护士姐姐向戈登说你现在很怕生,尤其是男人。




护士姐姐轻柔摸了摸你的头,你想起了小时候妈妈温暖的怀抱。




大概……有10年没感受到了吧 这样的温暖……




你鼻子一酸,猫进了护士姐姐的怀里。




“没事的,戈登先生不是坏人,是他保护了我们,也是他救了你”



护士姐姐耐心地向你解释。




你微微颤抖,抬起头看向戈登。




是他……救了我?




————————————————————————————




当那道炽热的目光向他袭来时,戈登对视回去 。




他一怔。




那个女孩……




她的眼眶红肿,深褐色的眼睛宛如琥珀。




那本应是世界上最清澈透明的珠宝,现在却像是蒙了一层雾霾,戈登能看见其中浓烈的不解和探究。




但在眼底他却察觉到了磨灭不掉的……绝望 和痛苦。




————————————————————————————




戈登向你自我介绍。



“我是詹姆斯.戈登,你呢?”




你只是更用力地抱紧了双膝,一言未发。




“……不想说也没关系”



戈登向你讲述了他小时候的故事,你静静地听着,看向他的眼神也慢慢柔和起来。



戈登似乎也察觉到了,轻轻地笑了。



这时一个女人慌慌张张地跑来找他,说是避难所里有人因为食物供给打起来了。




戈登连忙起身。




“Ann”




女孩的声音传入戈登耳中,这声音太小甚至戈登怀疑是否是幻听。




“Ann……Ann Jones 我的名字!”



你加大了声音。




戈登勾起嘴角,慢慢点了点头。




男人很快就走了,没有人注意到那窝在被子里的姑娘……




她脸上那奸计得逞的微笑。




————————————————————————————




下面是进避难所之前的故事:




你是一名雇佣兵。




是很少见的女性。




混乱让你的组织解散,逃走的船满人了,你所谓的伙伴抛下了你。




你被迫留了下来。




在混乱的哥谭,子弹是用的最快的消耗品。




就在你为此发愁时,你听到penguin放出消息:用十万枚子弹悬赏吉姆戈登的人头。




你想到了一个计划,决定去找oswald。




你让潘告诉oswald你有百分之百杀死戈登的方法,但需要他的配合。




意料之中,oswald放你进来了。



你说自己要打入避难所内部,赢取戈登的信任,但这中间可能会做出像是背叛您加入GCPD的行为,希望理解。




oswald挑了挑眉。



“我凭什么信任你,这位……小姐”




“我叫Ann”



“您也知道,我是一名雇佣兵 拿钱办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况且背叛您我也得不到任何好处,甚至还会惹火上身”



你顿了顿。



“你可以信任我,我能为你做任何事




当然只要你的酬劳足够丰厚。




你感到面前的oswald猛地愣住了,过了一会他才缓过神。




“曾经也有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你想知道他最后怎么了吗?”




……不了谢谢。




“那不重要,重点是我可以杀死那什么的戈登,而我需要您配合我”




你盯着oswald,他也盯着你,试图从你的棕色眼睛中找到一丝谎言的痕迹。




末了,你看见他收回目光。




“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同意”



oswald靠回了柔软的椅背,他摆了摆手。



“不过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保证你的家人都会尖叫着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我知道了,我不会背叛您”




你转过身。




在快要走出门的时候,你停下脚步。




“另外,我的家人在我5岁那年就都死了,被一伙强盗”




说完你并没有回头,快步离开了。




你自然没有看到背后oswald那双震惊又复杂的眼神。




—TBC—




所以说前面Ann在避难所都是演出来的。




采芷.

把哥谭反派养回家是什么神(mo)仙(gui)体验②

那什么的(伪)全员动物化✔


感谢阿皮供梗!!(手动比心)@我真的不会写文鸭 


巨型ooc现场注意避雷(cp为谜鹅)


——————————————————————————


edward给我叼回了一只企鹅



它把那个毛绒绒的小肉团放在我跟前,像是给我的补偿



虽然说企鹅也是鸟类,但是毕竟不是可以家养的



而且为什么北温带会有企鹅啊喂



我戳了戳那个小毛球,它微微扭动几下身子



居然还是活的??!



我本想给总统致电,但是这只企鹅受了很重的伤



它浑身上下都染上了红色,几撮毛粘连在一起,右腿尤其伤的严重,甚...

那什么的(伪)全员动物化✔




感谢阿皮供梗!!(手动比心)@我真的不会写文鸭 




巨型ooc现场注意避雷(cp为谜鹅)




——————————————————————————




edward给我叼回了一只企鹅



它把那个毛绒绒的小肉团放在我跟前,像是给我的补偿



虽然说企鹅也是鸟类,但是毕竟不是可以家养的



而且为什么北温带会有企鹅啊喂



我戳了戳那个小毛球,它微微扭动几下身子



居然还是活的??!



我本想给总统致电,但是这只企鹅受了很重的伤



它浑身上下都染上了红色,几撮毛粘连在一起,右腿尤其伤的严重,甚至还微微弯折成一个不自然的弧度 我想应该是断了



这只受重伤的企鹅估计撑不到接它的专员来了



我最好先给它疗伤



我想



才不会告诉你们更多是因为这鹅它实在是太好戳



在我把它抱回家的路上,我注意他脖子上挂了一个小铁牌



小铁牌上刻着Oswald



Oswald 这应该是它的名字吧



等等,Oswald是有主人的???



也不知它做错了什么,居然被狠狠打了一顿后丢了出来



我不禁有点心疼



——————————————————————————






我收回那句话



我好心好意把oswald带回家疗伤


结果oswald和edward两个差点把我家拆了



我亲爱的沙发,亲爱的被子



它们甚至还抢了我的小蛋糕!!!



嘤嘤嘤艹



忘了说了



oswald很……特殊,它与其他企鹅的习性完全不同并且脾气尤为暴躁




甚至我怀疑它是什么外星人派来的新物种()



比如说前几天我担心oswald不能适应这里的温度特意给他买了个冰柜



还是那种温度可调节最低温度可达零下30度的那种



老板娘笑咪咪地对我说


“小姐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了”


“并且带透气功能的 只有这个哦~”



淦!



我买,我买还不行吗



结果…结果oswald那家伙死活也不肯进去



他在我手上扑棱来扑棱去,还不断试图用它的小黄嘴攻击我的手



在我手上留了好几个小小的红印之后,我终于把它塞了进去



我猛地关上冰柜,oswald在里面显得有些慌乱,不时发出吱吱的尖叫



我没想太多,只当它是遇到新环境不适应



我慢慢调低温度



可我居然看见oswald……在发抖??






大哥你不是企鹅吗



我看它抖的越来越厉害连忙断开电源



我轻轻把它抱了出来



oswald很小,我两只手刚好能托住,它在我手心一抖一抖,身上的毛发湿漉漉的



它眼睛微微闭合,我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传到我手心



我连忙把oswald抱在怀里,试图传递给它一丝温暖



我本想把它放在我的床上



可想了想oswald的大小,为了避免我睡梦中把它压扁的场景,我决定先用edward的窝代替一下



意外的是edward并没有表示拒绝,它用脑袋蹭了蹭oswald,用自己毛绒绒的身体包裹住了那个小毛球



oswald开始还在试图反抗,但它发现edward似乎并没有恶意,再加上刚才的寒冷折磨,它慢慢放松,也依偎在edward身上



……



我为什么会有点酸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