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er jam

2451浏览    28参与
山中一夜风交雨

《Prehistoric Legend》周边设定③

  (算是补正下这个Ink离开去其他多元宇宙的原因) 

  (……和其他小设定的科普) 

  (结局文字,高能剧透警告)


  无垠的黑暗在Ink的面前延伸展开,长路漫漫,他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看到实际的土地。 

  这是一个将一切抛诸脑后、彻底与过往决裂的决定。 

  【抱歉Error,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 

  如今看来,他的确没有后悔的余地。 ...

  (算是补正下这个Ink离开去其他多元宇宙的原因) 

  (……和其他小设定的科普) 

  (结局文字,高能剧透警告)

   

  无垠的黑暗在Ink的面前延伸展开,长路漫漫,他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看到实际的土地。 

  这是一个将一切抛诸脑后、彻底与过往决裂的决定。 

  【抱歉Error,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 

  如今看来,他的确没有后悔的余地。 

  没什么值得留下来的了。 

  失去未来,而又回不到过去,这才终于决定跳出他曾经在里面惬意生活了成千上万年的轮回。孤注一掷之后等待他的也许是加倍的厄运,但也可能是崭新的重启。 

  但哪怕是最糟糕的新开始,也比留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宇宙里要好。 

  “INK——!!!” 

  Ink抖了抖背后的翅膀,那只折叠起来的白色羽翼有点屏蔽声波,让他花费了些时间才听清那是Dream的声音。 

  他停下来,转过身看着飞速赶来的小守护者,表情平静: 

  “Dream。” 

  因为尚未成长起来的Dream力量并没有那么强大,他在界域的边境受到的阻力比Ink小很多。绣着太阳图案的暖黄色披风飞扬在他脑后,他像只着急的百灵鸟,绕着静立枝头的乌鸦般一动不动的Ink: 

  “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 

  Ink平静地看着他,没有开玩笑,也没有装傻,只是犹如深渊般凝视着他。 

  “你……你明明已经挽救了一切……”Dream的声音渐渐小下去,看向Ink飘零的背后,他的悲伤也在慢慢增长:“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创伤很严重,但我们都很高兴你做出了对这个世界而言正确的选择……我们都会站在你身边,直到……” 

  “直到什么,Dream?” 

  Ink的一个反问就让Dream突然哑口无言。 

  前任的AU守护者轻声喟叹,他摆正身形,变幻的彩色眼睛里第一次如此郑重其事地面对他的“朋友”: 

  “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别无选择了。” 

   的确知道Ink有所难处,但Dream依然鼓足勇气,希望鼓励他就会驱散他的绝望:“可是……我们依然需要你!” 

  “你们也仅仅只是'需要'我而已。” 

  “……” 

  来了,Ink最拿手的刁难要来了。 

  Dream沉住气,准备开口打断Ink所有恶意的揣测,但是当他听到Ink接下来的话时,却震惊到开不了口,以至于反而被打断了: 

  “也许我就不应该救了你们,让他毁掉一切才好。这个世界太老了,需要一个清道夫。” 

  “什、什么?!” 

  “在这里苟延残喘没有意义,所以我打算换个地方苟延残喘,度过余生。” 

  Ink已经再次转身,笔直地朝他选定的方向缓缓走去,一步步远离这个他大半辈子守护的宇宙。丝毫没有立体感的纯粹黑暗如同错位的空间,渺茫甚至连星辰都看不见一粒。 

  “现在你们需要我,是觉得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守护者,必须有那么一个人才能保障你们的安全,那就是我存在的唯一意义。 

  “但我受够了。现在当世界需要的是清道夫的时候,你们还在苦苦哀求我把垃圾当宝藏般守护。我已经没用了,不要再求我了。 

   “我能感应到世界需要什么,我曾经每天无时不刻听到它的呼唤,但现在一切静默无声。它已经不想再继续存在下去了,也已经不再需要我了。所以,我打算顺从它的心意,也好让我体面地离去。” 

  Dream跳来跳去的脚步早已停下。他张着嘴,目光呆滞:“所以……你是……可你就是这个世界生来守护它的守护人啊!你的天职,不正是守护吗?!……” 

  他的诘问慢慢停止,转而变成凝视。 

  ——Ink背后的羽翼已经只剩下了一侧。 

  在黑龙的最后一战中,被撕碎折断的翅膀只残余了一根锋锐的断骨,苍白的翼骨断口斜斜指向空无一物的黑色天空。 

  “对,我是守护者。是这个宇宙自我守护意识的化身。我本身即是守护,但是……” 

  Ink轻轻叹息了一声,想展开他已经不复存在的翅膀,但还是依然放弃寻找早已失去的东西。 

  “我曾经无所不在,而如今已杳无声息。” 

   

   

   

   

   

   

   

     ———————————————— 

  (下面是解析) 

   【《Prehistoric Legend》故事所发生的这整个多元宇宙,目前是正处于“创造力枯竭正在走向末路”的状态。】  

  【里面的所有AU,现在实际上都已经被逼进了进化的死胡同。】  

  这个世界轮回的一大特点是闭合,闭合意味着死板和环境变化的情况下无法变通。事实上,反复的循环虽然巧妙,但却牺牲了随机应变的能力。而世界上不存在能永远完美进行下去的循环,轮回一旦被打断,它不可能分毫无差地自行修复。  

  所以当“时间到了”,毁灭的力量就会在世界各个角落滋生,准备颠覆一切等待重置。  

  Error的出现(其实是复苏,因为PL正文也提及过“远古时期”)就是这种命运即将到来的体现,整个多元宇宙都即将重新洗牌。  

  Ink的行为(很明显后世所称“最初的守护者”也不是真正的最初)暂时挽救了这个世界,但事实上并没有根除问题,所以深渊当中Error的同族还是会不断出现。在无可挽回的毁灭面前,他的守护其实是徒劳无用的。  

  促使Ink做出在结尾离开它的决定的就是这个原因——他看清了自己在这个循环中的地位,以及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问题。    

  它已经不想延续下去了。 

  “我曾经无所不在,而如今杳无声息。” 

  从前面这个paro的周边设定①②里可以看到,“最初的守护者”Ink的确存活了非常久的时间(可能超过万年)并见证了无数次两对梦兄弟的轮回;虽然看起来这些轮回都在顺利进行,但过于漫长的时间依然在损耗多元宇宙的使用寿命,以毁灭为基础的本源力量正在成长,等待着整个多元宇宙的重新洗牌。  

      

  《Prehistoric Legend》的世界严格遵守守恒的原则,当善良主宰了每一片土地,邪恶的力量就势必反弹;如果整个世界长期混乱无序,维护秩序的力量就悄然兴盛,没有任何一种“本源”能在这个世界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  

  唯一的例外是毁灭。  

  是的,现在这个世界的主要基调其实更偏向于毁灭,无论是在深渊三兄弟的介绍当中还是在后续故事里Fresh说过的话当中,都提到了“无物永存,而毁灭不灭”的概念。  

  守护本身就是一种妥协,犹如在海啸面前建立的堤坝。  

  如果守护的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池,那么即使目前的堤坝被摧毁也会事后重建;但如果它背后是一座死气沉沉的腐朽的空城,它也只能接受慢慢被海浪磨损吞没的结局。  

  好比黑暗之魂系列里的“传火”这个概念——火的时代已延续千年,它已垂垂老矣,再怎么投入薪柴也只是一堆不可燃的余烬。到最后,传火没有意义,守护也一样毫无作用,虽然暂时可以延续时代,但是接下来的修修补补只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Ink在故事正剧里是不知道他的多元宇宙正陷入垂暮的,所以为对抗深渊,他付出了自己全部的努力——事实上如果世界没有垂暮的话,Error也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因为很显然,一般的多元宇宙和这个paro的其他平行世界里也有Error,但却不会因此进入生死存亡的关头。  

    

  但是最终Ink知道了,在他屠龙之后。   

  Ink能解决Error,但他不能解决“毁灭”。  

  而且,他最终认为这个世界不值得他付出一切去守护了。  

  还不如体面地离开它。 

      

  ——他跳出了自己宇宙的框架,是不是就能免于一死呢? 

  答案是不。Ink的生命依然牢牢与这个多元宇宙挂钩。当多元宇宙所有AU消失、一切重新沦为虚空的时候,无论身在哪里,他依然都即将死去。 

  虽然很多角色的话也提到过,例如后传的Fresh所说,“当世界空虚久了,它还会再次开始造物。”但是没有任何单个的角色能等待那么长的时间,重新洗牌就是全面而彻底的重洗,新世界诞生之前,所有旧的存在都会彻底消亡。 

  不过,因为他曾经成功击退过一次衰亡,Ink还是给自己续命了一千多年前的时间。 

  千年以后,他将殊途同归。 

     

   

   

  如果没有意外,Pale与Template将是这个世界最后一次循环。  

  虽然Ink的努力为这个世界争取到了多存在千余年时光的机会,但衰落的进程依然势不可挡,以至于后世新诞生的本应该成为下一任守护者的Pale,都变成了毁灭者。  

  即使Template能够挽救颓势,再一次拯救世界,他付出的代价也只会比Ink更加沉重。 

     ——————————————— 

   

   

   

   

   

  (下面是其他细枝末节的设定) 

   

  Ink的翅膀不简单是个飞行工具: 

  这个Ink完全翼展的长度远远超出他的身高,翅膀上长满白色的羽毛,它是一对类似鸟类结构的骨翼,原本有肌肉和皮肤的位置被流动的白色魔法光线替代,然后在此基础上覆盖满满一层无绒的白色翎毛。翎羽总体修长,尤其是翼缘的长羽,像人的手指那样随着翅膀展收而张开或缩紧。 

  他的翅膀上每片羽毛都对应一个“Prehistoric Legend”中现存的AU。AU的存在状况以非常隐蔽的墨迹书写,写在羽毛细小的结构或者羽丝相互联结的地方内侧,并且会随着情况实时变化,基本只有Ink才能顺利地揪住一片羽毛并轻松理解其中信息,其他人都需要通过冗长复杂的解码才能阅读;当这个AU因种种原因消失的时候,与之对应的那片将化为少许细微的尘埃一并消失。 

  当AU还健在的时候羽毛就被暴力扯下的话,不会对该AU产生任何实际影响,但是Ink会失去对这个AU的实时追踪手段,不能再随心所欲地查看和保护它。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Ink选择守护AU不止是因为他的本源力量来自于这个世界,也是因为不想自己每天早上起床一抖擞翅膀落下满地尘埃——或者莫名其妙秃毛。 

   

   

   

  Error能够通过饮用魔法药剂获益,而且只需要喝正常生物的量: 

  在正文(如果会写的话)小黑龙Error与Ink共同生活时习惯了中型生物的生活方式,即使长大了也还经常难以忘怀。 

  在他长到比较大的时候,Ink喝药的小药瓶对他而言已经太小了,所以每次喝他的专属猫薄荷时,Error总是选择把整个药剂瓶吞下去。 

  Error能吃任何东西,但是他依然偏爱巧克力。有时候他咬碎并吞下大量物质的时候,如果突然尝到巧克力的味道,他会放慢吞咽速度细细品尝一会儿。 

  后期,越偏向本源越容易忘记一切与本源无关的事情。Error最后唯二没忘记的事物,一个是Ink,还有一个是巧克力;Ink甚至总结出了他毁灭AU的时候会先吃掉甜品店的规律。 

  当然,被他连带吃掉的所有魔法药剂也会在他体内同时生效。如果Error吃了一个内含魔法消耗品商铺的AU,真的搞不清楚是应该先给Error默哀还是给Ink默哀。也许最值得同情的应该是那些不会界面旅行无法逃跑的AU。 

 

 

 

 

  如果Ink和Error都生活在和平的设定下,那么当两个孩子平安长大后,Ink将会发现他就是全家长得最像人的东西了。 

   

  Gradient有着骷髅人的上半身和龙一样爬虫般的下半身,腰间系着满是金色繁饰的红色长缎带,后半身有像半人马一样健壮而纤细的四条龙腿和空中游曳般细长有力的尾巴;他的背上也有翅膀,张开的翼一侧是蝙蝠般的黑色龙翼,一侧是天使般的白色羽翅,这对翅膀虽然形状迥异,但大小完全对称。黑翼的边缘点缀着丝丝缕缕白色的花纹,白翼的翼梢也长着几片乌鸦般的黑羽;属于人的半身穿着怪异的黑色斗篷,黑袍手臂上的缝线是金色的,旁边并列平行着青色的长纹;缀着兜帽边和直到衣摆的袍边的是一种电影胶卷般的带子,声带片的位置是青蓝色的,纹路圈起来一个个小格子。 

  黑色的骷髅面孔上夹着一副青色的眼镜,金色眼窝和不对称的血色瞳孔,左边的红色瞳孔形状犹如十字;他的下颌也像他的衣服般带有青蓝色矩形框,内嵌的青色矩框最高的位置像泪斑一样几与眼眶齐平,面部的蓝色矩形框纹疑似是半退化的盾鳞;黑袍兜帽鼓起来的两个小尖尖是被一对短小的龙角撑起来的。 

 

  Paper Jam上半身像龙而下半身是骷髅人,没有尾巴;他的头在小时候很像人类头骨的形状,但是长大后越来越像龙首,长而扭曲的角先从左侧人类颅骨破裂的洞中伸出,然后另一边完整的额角也开始刺出新生的角尖,最后同步;成年后颚骨根本就不似人形,裂口而笑的时候仿佛嘴能一直张开到耳根,犬齿和其他牙齿也发育得越来越像龙的獠牙。粉紫色的眼眶里星状的黄瞳从暗黄到灿金逐渐过渡,泼满颜料污渍又过于长的厚重围巾缠绕着覆盖有黑色鳞片的脖颈,几乎像尾巴一样拖曳在身后地面上,翅膀一扑动围巾的尾巴就会猎猎飘起。 

  他长着蝙蝠样的纯白翅膀和乌鸦般的漆黑羽翼,骨质的腿比较细弱,相比于身体过大的两翅经常像落地后需要肘行的翼龙一样放在地上,所以Paper Jam并不擅长像人类一样奔跑,取而代之的是当他用翅膀在地面爬行时速度非常快,而且上肢(手臂)的爪不会参与运动本身,可以自由行动。 

衰

p1家长会  g嘶及隐藏ie

p2心力憔悴的silver和PJ互动

p3sorell和Raven    事故之后

p1家长会  g嘶及隐藏ie

p2心力憔悴的silver和PJ互动

p3sorell和Raven    事故之后

衰

代打(实则秀崽)

cp是g嘶和ie哦

代打(实则秀崽)

cp是g嘶和ie哦

映叶之听
上色杀我,大失败! ooc有...

上色杀我,大失败!

ooc有

以后重新弄,真的不会画这种小小的(但是很喜欢小东西)

看文更好...


打牌中——

这就是运气。

horror:heh...

看到horror手牌,炸弹。

murder:...?!

每次运气都这么差。

killer:这牌让骨怎么打。

今天手气不错。

nightmare:我要赢了,还有一张。


居然是error!还离得这么近!

template:可恶——!

喔,惊喜。

ink:和我长得很像,你也是au守护者吗?或者其他什么的?

盯——
pale:......

那两个家伙是谁。

ds!ink:......


蛮单纯的骷髅~...

上色杀我,大失败!

ooc有

以后重新弄,真的不会画这种小小的(但是很喜欢小东西)

看文更好...


打牌中——

这就是运气。

horror:heh...

看到horror手牌,炸弹。

murder:...?!

每次运气都这么差。

killer:这牌让骨怎么打。

今天手气不错。

nightmare:我要赢了,还有一张。


居然是error!还离得这么近!

template:可恶——!

喔,惊喜。

ink:和我长得很像,你也是au守护者吗?或者其他什么的?

盯——
pale:......

那两个家伙是谁。

ds!ink:......


蛮单纯的骷髅~

lust:你好~

有意思哎~

ds!blue:那是什么~魔法舌头?它还可以做些什么?能为我展示一下吗?


你来了就可以实施那个逃离计划了。

cross:你懂我意思吧dude?

你也想吃我的限量版豪华曲奇饼,当然可以。

epic:我懂你意思bruh。


看,另一个我。

error:heh,所以是什么事让‘我’变成了一个胆小软弱的家伙?

我不想谈论这个。

ds!error:那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华丽的sans发现了sans!

blueberry:sans!华丽的sans找到你了!

哦,是swap。

sans:干的不错,你吓到我了,今天可不是万圣节。

这儿的sans可多着呢,蓝色的家伙。

fell:pf...



这边有两个像他哥哥的骷髅。
shattered:......

这是什么?奇怪的感觉。

ds!nightmare:呃...嘿?

也是...一个骷髅,可是哪里不太对。
sd!nightmare:......


真是一片美妙的地方!

sd!dream:多棒啊,我一直爱着你们。

看起来像个疯子。

ds!dream:......

飘起来了...

dream:你也叫dream吗?


一开始我以为是走错的人类。

wine:小心点,这里对你来说不算太平。

我所以我挑了个角落。

chara:别担心,他们不会发现一棵蘑菇。

第一次见到是人类的sans。

fellswapred:你的世界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太酷了!



fresh先生!

paper jam:好久不见,fresh先生!

哦老天,别紧张fresh。

fresh:好久不见,jammy。


我觉得我不应该来这。

gradient:我要回去了...

馒头慢谜【爆肝中】
生日快乐!inky!终于肝出来...

生日快乐!inky!终于肝出来了,这几天没时间肝图……

error:那个玩意是谁送的?

生日快乐!inky!终于肝出来了,这几天没时间肝图……

error:那个玩意是谁送的?

馒头慢谜【爆肝中】
晚了一大步emm,生日快乐er...

晚了一大步emm,
生日快乐error!
gradient是个天使!

蛋糕是ink教pj做(画)的~

晚了一大步emm,
生日快乐error!
gradient是个天使!

蛋糕是ink教pj做(画)的~

此君

用Live Portrart Maker捏的拟人,error最白这不符合逻辑.
第一次用这个软件,画风是很好看不过被我捏的不像我也很绝望啊.

用Live Portrart Maker捏的拟人,error最白这不符合逻辑.
第一次用这个软件,画风是很好看不过被我捏的不像我也很绝望啊.

雷拓Five

第二周试画水彩pu

唔,,上次的鬼东西,说好的上色er
〈封面骗人系列,越到后面越丑er〉

哇阿对不起把PJ和Fresh先生画残了!我下跪!!!
水彩纸是真的真的很重要呜呜呜!
〈血的教训🌚〉

第二周试画水彩pu

唔,,上次的鬼东西,说好的上色er
〈封面骗人系列,越到后面越丑er〉

哇阿对不起把PJ和Fresh先生画残了!我下跪!!!
水彩纸是真的真的很重要呜呜呜!
〈血的教训🌚〉

雷拓Five

还嘶G厨一个Reaper

之前那个表情〈包〉系列因为帽子太麻烦就没有画死神,这次补偿来个半身的嘶G和私心画的Fresh跟Paper Jam ∠( ᐛ 」∠)_

是在那种很辣鸡的那种水彩纸上画的er
因为上个星期去试了试水彩ᕕ(ᐛ)ᕗ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上色pu

还嘶G厨一个Reaper

之前那个表情〈包〉系列因为帽子太麻烦就没有画死神,这次补偿来个半身的嘶G和私心画的Fresh跟Paper Jam ∠( ᐛ 」∠)_

是在那种很辣鸡的那种水彩纸上画的er
因为上个星期去试了试水彩ᕕ(ᐛ)ᕗ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上色pu


fryeia

自设拟人
超喜欢这两只娃子的
我突然发现作画灌注的情感影响作画方式是真的
我画gradient的时候就是小心翼翼像是小桥流水一样地移动笔
等到pj的时候完全就是狂放形态,笔道chua地就出去了,浪的不行
最后谢谢大家看我的画😘

自设拟人
超喜欢这两只娃子的
我突然发现作画灌注的情感影响作画方式是真的
我画gradient的时候就是小心翼翼像是小桥流水一样地移动笔
等到pj的时候完全就是狂放形态,笔道chua地就出去了,浪的不行
最后谢谢大家看我的画😘

雷拓Five

寄生虫先生和PJ小天使的好啦!
〈虽然说依然特别辣鸡er〉
很喜欢他们两个阿,但是国内粮好像挺少的? (°ー°〃)
感觉国外大大画得特别甜(๑•̀ㅂ•́)و✧
这次没有给Fresh先生画眼镜,因为一直觉得他的设定特棒眼睛超好看x
依然没有上色五毛特效来凑hhh
〈羡慕你们这些有板子的还有指绘好的˚̑̑̑̑̑༾(-᷄◞८̻◟-᷅)༿˚̑̑̑̑̑〉

〖然后介绍一下,Paper Jam是Error和Ink的小儿子,在他之前还有一个哥哥叫Gradient〗

寄生虫先生和PJ小天使的好啦!
〈虽然说依然特别辣鸡er〉
很喜欢他们两个阿,但是国内粮好像挺少的? (°ー°〃)
感觉国外大大画得特别甜(๑•̀ㅂ•́)و✧
这次没有给Fresh先生画眼镜,因为一直觉得他的设定特棒眼睛超好看x
依然没有上色五毛特效来凑hhh
〈羡慕你们这些有板子的还有指绘好的˚̑̑̑̑̑༾(-᷄◞८̻◟-᷅)༿˚̑̑̑̑̑〉

〖然后介绍一下,Paper Jam是Error和Ink的小儿子,在他之前还有一个哥哥叫Gradient〗

Coloect.
自家AU和PJ互动的一个小短漫...

自家AU和PJ互动的一个小短漫预告。黑白指绘,未成形,比较简陋。

"I met my brother."

虽然说如果eraser偶然见到了作为Error和ink儿子的paper jam的话,大概是不会称呼为兄弟的吧x

自家AU和PJ互动的一个小短漫预告。黑白指绘,未成形,比较简陋。

"I met my brother."

虽然说如果eraser偶然见到了作为Error和ink儿子的paper jam的话,大概是不会称呼为兄弟的吧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