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yrus

33.3万浏览    8429参与
躺在路德维希旁边的江十三

Metempsychosis tale第七章

  Frisk看着手中的日记,微微皱了皱眉。

  *这是……papyrus的笔记吗,怎么会在这里?

  脑内的疑问使Frisk意识到,这个笔记按照时间来讲,不可能是papyrus的秘密笔记本,再加上有那么多撕毁的页数,应该是他刻意丢弃在这里的,之后被雪掩埋住。

  她犹豫了片刻,将笔记本收在了口袋里,然后沿着坡路回到了谜题前,因为之前已经构思了谜题的解法,所以很轻易地就按下了路的延伸开关。


  她顺着冰面滑行,一脚在前一脚在后,一只手上拿着papyrus的笔记本,另一只手的指尖则是虚虚地扶在树干上。不多时,便滑到了平地处,她看了看面前再次出现的L字路口,决定顺着坡路下去看看。

 ...

  Frisk看着手中的日记,微微皱了皱眉。

  *这是……papyrus的笔记吗,怎么会在这里?

  脑内的疑问使Frisk意识到,这个笔记按照时间来讲,不可能是papyrus的秘密笔记本,再加上有那么多撕毁的页数,应该是他刻意丢弃在这里的,之后被雪掩埋住。

  她犹豫了片刻,将笔记本收在了口袋里,然后沿着坡路回到了谜题前,因为之前已经构思了谜题的解法,所以很轻易地就按下了路的延伸开关。


  她顺着冰面滑行,一脚在前一脚在后,一只手上拿着papyrus的笔记本,另一只手的指尖则是虚虚地扶在树干上。不多时,便滑到了平地处,她看了看面前再次出现的L字路口,决定顺着坡路下去看看。

  Sans出现在她的面前,着实吓了她一跳。

  他摆了摆手,“Hey,我不是在跟踪你,不用紧张。”

  Frisk狐疑地看了看一脸无害气息的Sans,没有回应他,而是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中途,遇上了一个很暴躁的礼物鹿,Frisk把自己身上的一半东西都送给了他,他这才满意的晃着自己摇摇欲坠的鹿角,离开了这里。

  “看来你真是个老好人啊。”Sans瞬移到了她的旁边,跟着人类女孩的脚步接着往雪地的深处走去。

  他在Frisk的面前晃了晃手上的杯子,一股草莓果汁的味道和很冲鼻子的酒精味在Frisk面前乱窜,她推开了杯子。

  “……我不喝酒。”

  Sans白了她一眼,“谁说给你喝,我只是让你闻闻味道,未成年不能喝酒的。”然后自己拿着吸管在一旁吸溜吸溜起来。

  *……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有人拿吸管喝威士忌果酒。

  Frisk表示强烈赞同。

  

  道路尽头,是一个紧闭的房间。

  Frisk想推开它,sans在一旁笑道:“别白费力气了,这个门后面都是砖头,封死的——”他耸了耸肩。

  “而且啊,这个门,是拉开的。”

  Frisk一把拉开门,面对她的是一对砖头,她敲了敲砖墙,声音表示这里面的确是实心的,她有些失望地把门关上。

  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Sans有些心情复杂地注视着远去的女孩。

  

  

    Frisk来到了一个木桥前。

  木板用两根年代久远,已经逐渐发黑的麻绳串在一起,中间还有巴掌宽的缝隙,一边用来充当扶手的绳子断掉了,挂在半空中像两条蛇一样被狂风吹着上下翻滚。

  Frisk迟迟不敢走过去,有的木板只有一边绳子穿着,被风吹的直接翻了个面,绳子缠在一起,看上去十分凶险。

  下面则是万丈深渊,鬼才知道到底有多深。

  她将目光从深不可测的悬崖下转移到桥对面,桥的另一面分别是有些担忧的Papyrus和坐在拴着麻绳的木桩上的Sans。

  *他什么时候过去的?

 

  “放轻松,Papyrus。”Sans坐在一旁晃着腿,“这也不算是很危险,对不对?她不会掉下去的。”

  他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调侃道:“平常我们不都走这里吗?你这简直比吃饭喝水还要简单。”但是只换来了自家兄弟的一个白眼……等等,骷髅会有白眼吗?

  “NYEH……SANS,我们不能这样做!”papyrus试图打消Sans的鬼计划念头,他将带着手套的骨手搭在兄长的肩膀上,语气里满是祈求。


  “虽然这样可以成功阻止她来雪镇,但她真的会死。”

  “那又如何?在这里活下来,到后面的时候她照样会被Undyne杀死,或者是被——那个混蛋国王。”

  Papyrus被Sans的话语噎住,说不出话。

  “……Undyne不会这么做的!这么小,这么善良的孩子,她不会下手的!”Papyrus为了不让桥对面的女孩听见,刻意压低了声音。

  “上一个穿着芭蕾舞裙的人类女孩来到这里时你也是这么说的。”

  “那不一样!这个女孩她没有杀过任何怪物啊!”

  Sans僵住了,的确,这一路上Sans尾随跟踪Frisk多次,并没有看见她的LOVE提升,EXP也丝毫没有变化,稳定至极。

  他沉默了一会,手里的玻璃瓶几乎要被他捏的变型,另一只手无所适从的把玩着眼罩在脑后垂下来的带子。

  他悄悄摸了摸口袋,机关的控制器安静的躺在自己的口袋里。

  “的确……Papyrus……”他回过头,依旧是那个欠揍的笑容。“她没杀过任何人,不是吗?”

  Papyrus大喜,认为自己终于打动了自家兄长,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又让Papyrus的心又坠入冰窖。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在这里解决她。”

  

  Frisk颤颤巍巍的迈出第一步,木板发出的呻吟把她给吓了回去,一块烂掉的木屑掉下去,从岩壁上弹了一下,坠入深渊。

  *God……


  木板很窄,没有空余的地方供她转身,孤立无援的人类女孩只能站在那里,全身都在发出恐惧的颤栗。

  Papyrus那颗灵魂几乎快要跳出胸膛了,他用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Sans,后者只得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扔出去一根锋利的几乎可以直接洞穿人类头颅的骨刺。

  “Sans!!!!!!”

  Frisk感觉面前有一阵风,抬头之后整好迎上那根骨刺,她吓得送了手,趴在了仍在摇晃的木桥上。

  Sans笑了,指着狼狈的Frisk,似乎是在看一出滑稽戏一般。“看啊,Papyrus,她简直像一个……爬虫一样。”

  Papyrus气急了,他直接无视了Sans,踏上木桥就向Frisk飞奔过去。“别松手!我现在就过去救你!”

  “Papy……等等!Papyrus!!!!”Sans害怕了,他疯狂的翻遍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口袋,发现木桥机关的遥控器已经不见了。

  “Papyrus!!!!别过去!!!!”

  Sans用骨刺挡住了Papyrus的去路,声音中有微微的颤抖。

  “听话,现在不要回身,慢慢退回来,好吗?”

  Sans呼吸变得略微急促,Papyrus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兄长变得这么激动,但他只能照做。这么些年,Sans在自从【那个人】消失在自己的记忆里之后,一直帮他挡下了所有的灾祸。

  Papyrus慢慢倒退,木板再次发出了不详的呻吟。

  当他倒退到那个只有一根绳子支撑的木板时,Sans仅露出的一只眼睛清楚的看到Papyrus的脚底打了滑。

  他几乎是在瞬间瞬移了过去,抓住了Papyrus的衣领,顺便解除了骨墙,抓住了几乎吓晕过去的Frisk,三人就这么从木桥上坠落下去,与深渊拥抱。

  Sans无视了二人恐惧的叫喊,居然悠然自得的刷起了在早些年垃圾场捡到的老旧二手手机上登录的地底局域网。

  “Here we go?”

  之后,他在半空中瞬移回到了桥的另一端。

  “这真是个百玩不厌的把戏啊,不是吗?”Sans头顶上遭受了来自已经吓得不轻的Papyrus的重击,对瘫坐在地上的Frisk施了一个还算俏皮的wink,但这只让后者感觉恶寒。

  “你真是太过分了!”Papyrus被吓得不轻。

  Sans很诚恳的认了错,之后就快速离开了。

  “抱歉抱歉,我突然想起来Undyne和我约了Gillby's,那就这样,溜啦溜啦。”

  


  Papyrus看上去十分热心,带你穿过雪镇。

  他很热络的和中年的兔子店主打了招呼,后者并没有搭理他,只是戴着厚如瓶底的眼镜在那里算她收支微薄的账。

  不过热情善良的Papyrus并没有因此气馁,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旁人对他的爱答不理,天知道这个善良的骷髅是如何在这种环境下养成这样温和性格的。

  Papyrus把你拉到了图书馆,中途路过名为Gillby's的怪异酒吧时,他有意的远离了那个通体黑红色的建筑。

  “这里是图书馆,Sans不在的时候我经常来这里。”Papyrus推开崭新的玻璃门,将脚边玻璃碎片轻轻踢到了角落。

  他从架子上拿了一本应该是在怪物少女们中间所受欢迎的书,然后递给Frisk,后者只是简简单单扫了一眼书名,就被震撼的差点从图书馆飞出去。

  《如何才能加入男友所在的暴力集团》

  *what the hell?他脑子坏掉了?

  Papyrus回过身,在发现自己拿错书之后慌忙将书本放回,然后又拿了另外一本看上去比较正经的书递给Frisk。

  《关于时间线跳动的研究可行性报告》

  人类女孩疑惑的看了看Papyrus,后者看上去十分疑惑。

  “那本书是你哥扔在那里的,他说会有人来取,你最好把它放回去,不然我该挨骂了。”看上去十分慈祥的怪物馆长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说着。

  Papyrus将书放了回去,然后拜托馆长给坐在一旁的Frisk一本正常的书,之后急匆匆的走掉了。

  慈祥的馆长递给她一本来自地上的馆藏书籍,她没见过这本书。

  “Papyrus啊……他其实并不希望你来这里。”馆长拄着拐,目光越过Frisk的头顶,慢悠悠的说着。

  “他就是太善良了,认为这里实在是太危险。”

  “但是雪町的危险和你之后的路相比,简直就是像锤子与钻头一样,差的远咯……”

  

  “年轻人,路还很长。”




久违的碎碎念:

我感觉蛮奇怪的,我的小号是一月十七号开的,现在已经113粉了,但是大号每天登号之后除了给约的稿红心蓝手之外就没有任何动静,是我不配吗【对你不配】我真的很希望有人看我们au

Ash-Willard

与神同画@藥箱 

帕派瑞斯真的好可爱啊我真的好喜欢他,帕厨扩我!!!!!

与神同画@藥箱 

帕派瑞斯真的好可爱啊我真的好喜欢他,帕厨扩我!!!!!

罗桑

emmm,papyrus和sans的我分开搞乐。

p1 设定图

p2 papyrus乙女

p3 接上次的

p4 poppy坠落地下城

星空背景图是百度上的。

emmm,papyrus和sans的我分开搞乐。

p1 设定图

p2 papyrus乙女

p3 接上次的

p4 poppy坠落地下城

星空背景图是百度上的。

猫脸斩波
画了两个最喜欢的papy,我爱...

画了两个最喜欢的papy,我爱他俩

画了两个最喜欢的papy,我爱他俩

Siren

Hiza太太的财迷小合集♡

请注意P5是HoneyMoney CP向


hiza太太汤不热ID:hizapero
汤不热地址:http://hizapero.tumblr.com
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Hiza太太的财迷小合集♡

请注意P5是HoneyMoney CP向


hiza太太汤不热ID:hizapero
汤不热地址:http://hizapero.tumblr.com
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Siren

黑背心鱼鱼!

P2:听听骨头的声音【?】


亀左衛門太太推特ID:亀左衛門 (@kamezaemon)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kamezaemon?s=01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黑背心鱼鱼!

P2:听听骨头的声音【?】


亀左衛門太太推特ID:亀左衛門 (@kamezaemon)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kamezaemon?s=01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十九sinon

传一传,码一码,都是自家au的设定。

大概过几天就能搞漫画了(瘫/)

话说这种东西真的会有人看吗...

问问有没有能快速涨粉的方法(小声哔哔/)

我知道我很菜,但我还是希望能有人看我的画(卑微/)

各位太太有什么建议可以提!!随意提!!会认真看和改的!——

传一传,码一码,都是自家au的设定。

大概过几天就能搞漫画了(瘫/)

话说这种东西真的会有人看吗...

问问有没有能快速涨粉的方法(小声哔哔/)

我知道我很菜,但我还是希望能有人看我的画(卑微/)

各位太太有什么建议可以提!!随意提!!会认真看和改的!——

汀兰

是大美人烟枪!

p2是乙女哒!请自行带入

(๑ᵔ⌔ᵔ๑)

感谢@Siren 老师提供的美人梗(╯3╰)

是大美人烟枪!

p2是乙女哒!请自行带入

(๑ᵔ⌔ᵔ๑)

感谢@Siren 老师提供的美人梗(╯3╰)

怨雪
@笑看云烟 sex系列的第一个...

@笑看云烟 sex系列的第一个手绘,大家觉得这个版本的帕怎么样?(后期会上色)

人设文案

sex帕痴迷于谜语,拼图和文字游戏。他喜欢通过发送复杂线索的方式提前向sex福察透露自己的“恶作剧”。相比较原版,显得极具炫耀性。

sex帕经常表现成一个能够侃侃而谈但却很古怪的角色,他也因为强烈的强迫性冲动和神经质的行为被认为是个疯子。

这个版本的帕没有任何突出攻击力,是一个靠智商去制造攻击的怪,他非常自大,自恋,以至于每次得到优势都非常高调,就像他那华丽的紫色服装一样,他还利用许多装备来攻击,最喜欢在作案前留下一个谜语提供线索。自认为是地球上智商最高的人,他要证明这一点,他曾经推理出...

@笑看云烟 sex系列的第一个手绘,大家觉得这个版本的帕怎么样?(后期会上色)

人设文案

sex帕痴迷于谜语,拼图和文字游戏。他喜欢通过发送复杂线索的方式提前向sex福察透露自己的“恶作剧”。相比较原版,显得极具炫耀性。

sex帕经常表现成一个能够侃侃而谈但却很古怪的角色,他也因为强烈的强迫性冲动和神经质的行为被认为是个疯子。

这个版本的帕没有任何突出攻击力,是一个靠智商去制造攻击的怪,他非常自大,自恋,以至于每次得到优势都非常高调,就像他那华丽的紫色服装一样,他还利用许多装备来攻击,最喜欢在作案前留下一个谜语提供线索。自认为是地球上智商最高的人,他要证明这一点,他曾经推理出王子的死与国王是有关系的,福身边还有Chara,还曾经用计迷惑了Chara,玩弄了原衫,更是曾经统治过一个AU。

阿宋
今天也在划水(被打) 就不打p...

今天也在划水(被打)

就不打papysans的tag了下次我多肝点XD

今天也在划水(被打)

就不打papysans的tag了下次我多肝点XD

铁龙\lorn dragon

lron dragon和宠物店 第二章

这章还增加了新的两个动物,是UnderDG里的gaster和grillby,因为突然想到,所以可能不准确和上次的预告一样了

----------------

大家早上好啊”lron dragon边说的并从宠物店的一个楼梯走下来,随后应声的猫叫除了狗叫没发出声音来“是我的错觉吗?感觉头好重,而且双脚也很重”店里的所有动物都呆住“嗯...你们怎么不说话了?”随后frisk大胆的叫了几声,然后只指了lron dragon头和脚,lron dragon还是很疑惑,但是直到一个白色的尾巴出现在lron dragon眼中后,lron dragon立马就...

这章还增加了新的两个动物,是UnderDG里的gaster和grillby,因为突然想到,所以可能不准确和上次的预告一样了

----------------

大家早上好啊”lron dragon边说的并从宠物店的一个楼梯走下来,随后应声的猫叫除了狗叫没发出声音来“是我的错觉吗?感觉头好重,而且双脚也很重”店里的所有动物都呆住“嗯...你们怎么不说话了?”随后frisk大胆的叫了几声,然后只指了lron dragon头和脚,lron dragon还是很疑惑,但是直到一个白色的尾巴出现在lron dragon眼中后,lron dragon立马就摸了摸头,就发现一个gaster猫,然后向脚上一看,就发现了grillby和一个在全身都是火的一个小恐龙,但是比grillby小一半,那两个都抓着裤子“终于明白了,头和双脚那么重了”

过了几分钟,lron dragon好不容易安定好gaster和grillby,还有那只小火龙后,带着fell散步,而fell frisk不敢离开fell所以跟着了,不过街道上的人都很惊讶的看着,因为个怪物溜着一只狗,而且旁边还有一只猫陪伴着并没有戴上任何东西“为什么这么多个人都在看着我们”lron dragon靠着身上带着的一个动物翻译机来听懂fell说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大概是fell frisk吧,因为动物都是一帮带上绳索散步的” “fell我害怕” “不用担心frisk,如果他们想对你做什么,我就一定会把他杀死” “嘿!别这么狠,而且宠物店开店的时候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宠物店里的人都是来摸猫摸狗的” “哎,知道了” “知道就好”

过个几分钟,散步好回到宠物店的时候,就发现一个有点大的纸箱在宠物店门口,同时那个纸箱还在乱动,lron dragon感觉到一点疑惑,但是还是把那个纸箱带进店里

lron dragon将那个纸箱带进后frisk一直好奇的看着,等lron dragon打开纸箱的时候,一个身影从纸箱里出来了,而那个身影正是一个戴着蓝色围巾的一只白色的小奶狗,随后纸箱里有一个身上有一个橘色的骨头图案的大点的白狗和一个红色眼睛的棕色的小奶狗“嗯...看来,我果然要给你们穿一下衣服,话说有新成员了”lron dragon刚说完就摸了摸很兴奋的的小奶狗“嗯...你就叫swap吧”lron dragon刚说完,原本在纸箱里的那只大狗,突然跳了出来,然后翻找了一个狗狗专用的骨头样子的磨牙棒,叨在嘴里,就像抽烟一样叼着“嗯...那你们两个就叫老烟枪和chara”lron dragon说完就去宠物店的仓库寻找了一下

然后找到了几件衣服给宠物店里那个动物们都穿上了,frisk穿上了深蓝色的和紫色的线条的衣服,sans穿上了一个淡蓝色的衫衣和一件白色的衣服,fell穿上了黑色的杉衣和一件白色的衣服,fell frisk穿上了红色和红色线条的,swap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就足够了,老烟枪穿了一个橘色的杉衣就好了,chara穿了一件绿色的和黄色线条的衣服,gaster穿一个黑色的衣服,grillby就穿了一个很绅士的黑白衣服“好了,准备就绪,接下来是开店就行了”lron dragon说完就把宠物店门上面牌子翻成开店

过了一分钟后,宠物店变得很热闹的,因为很多人都来宠物店里摸着宠物店里的动物“那个我想问一下,这只猫能不能带回去吗?”一个人抱起frisk问了一下lron dragon“对不起,这里的动物不能带回去,但是可以喂”lron dragon说完就把一个小鱼干给那个人

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宠物店里的一个钟响了起来“对不起大家时间到了,所以请下次光临”所有人都有点悲伤的走出宠物店,同时lron dragon把宠物店翻了一下,然后打扫了宠物店,刚结束后宠物店都乱糟糟,随后太阳落山了,lron dragon刚打扫完宠物店后就变成了猫“好了,终于结束了,我的心好累呀”lron dragon刚说完就爬上了猫爬架“那么现在你们解释,你们为什么被抛弃来这里?” “我我,我来说”swap边举着爪边说着“我们原本是生活的一个家庭里的,那个主人对我们超好,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抛弃了我们,明明我们只是不小心砸破了一些杯子而已,就把我们关掉的纸箱自己送到了这里” “那你那个主人可能看到我发的海报了” “什么海报?” “在宠物店开店前,我做了一个很棒,拜托小龙发布,所以你的主人就知道了” “原来如此” “不过这里有蜂蜜吗?因为我实在是太想蜜了” “pap!”swap生气地叫一声,sans和fell,还有gaster都笑出了声“在柜子里你自己找,不过欢迎来到这里,你们三个”swap听了后兴奋地跑来跑去,chara却很悠闲的跟frisk和fell frisk聊天,不知道下一个来到宠物店里的是什么动物

--

lron dragon打开了邮递箱,发现里面没有没有信封

frisk:店长今天没有一个人发现信给你吗

lron dragon:并没有,有时候有什么没有一个人问一个问题

frisk:是吗?我还期待有人会问我一些问题

lron dragon:可能是没想到吧,但是能记得加一下ask

frisk:店长我先走了

frisk说完就走开了,lron dragon站在那里一会就走开了

----

下一章预告

dream:哥哥,下一章好像是我们出场

nightmare:嗯

dream:哥哥,你怎么了这么不开心?

nigtmare并没有说话,但是这时cross跑过来抱住dream

cross:嗨,dream

dream:哦,嗨cross

nigtmare:cross你给我放开dream!

pfwy:冷静点,nigtmare


御守
我快乐的快死掉了真的. @🔸...

我快乐的快死掉了真的.

@🔸freeze🔹 辛苦了!!!!!!非常感谢!这次依旧是freeze太太画的!!!!!

这是财迷日记的一个小片段(就是艾缇和miser的日常啦)以下是内容:


Miser身上的味道总是在变化,虽然多半是烟味,但在某些心血来潮的早晨,他身上的烟味会混杂着甜饼干的气息,甜味里带着一点苦涩,嗯,用miser的话来讲的话,是冰毒的味道?

“所以,去刷牙然后下来吃早饭?”miser对贴上来的艾缇这么说道.

我快乐的快死掉了真的.

@🔸freeze🔹 辛苦了!!!!!!非常感谢!这次依旧是freeze太太画的!!!!!

这是财迷日记的一个小片段(就是艾缇和miser的日常啦)以下是内容:


Miser身上的味道总是在变化,虽然多半是烟味,但在某些心血来潮的早晨,他身上的烟味会混杂着甜饼干的气息,甜味里带着一点苦涩,嗯,用miser的话来讲的话,是冰毒的味道?

“所以,去刷牙然后下来吃早饭?”miser对贴上来的艾缇这么说道.

underupheaval

*前传完结啦。

*全boss+新的人类+新世界世界观设定放出。

*以后推动剧情的工具人就是这个人类了【作者语】

*原本放出设定的也有些改动,再看看不亏。

*这次作者有很认真画,应该能有人喜欢了吧【?】

*前传完结啦。

*全boss+新的人类+新世界世界观设定放出。

*以后推动剧情的工具人就是这个人类了【作者语】

*原本放出设定的也有些改动,再看看不亏。

*这次作者有很认真画,应该能有人喜欢了吧【?】

超高校级の玉佩
画世界初体验—— 画了只咖啡,...

画世界初体验——

画了只咖啡,绘制过程9:00定时上传b站,或者可以搜索我的画世界ID(和lofID相同)

(更新,审核君可能睡着了,B站视频还得再等等(鞠躬))

有bug或是不妥的地方请及时告诉我

以上——

画世界初体验——

画了只咖啡,绘制过程9:00定时上传b站,或者可以搜索我的画世界ID(和lofID相同)

(更新,审核君可能睡着了,B站视频还得再等等(鞠躬))

有bug或是不妥的地方请及时告诉我

以上——

Blessing

DUSTJAR——『诉说』

*对哒,还是那个百分之百没有糖的[灰罐]!


*呃,我有可能会出第三篇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写出来了……


*这次写的是papyrus的心理感受(?


*刀子警告


*禁止盗取文章!


『正片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我次次都能回忆起那个夜晚,那个一起去山上看星座的夜晚……

那个sans最后陪着我的夜晚……


或许是这个罐子里装的那些小小的梦?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怀中抱着的罐子里储存着与他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

我只知道,sans不会再偷懒了,

我只知道……sans……永远不再活过来了……


尽管,有些人在安慰我,也想理解我,但是我真...

*对哒,还是那个百分之百没有糖的[灰罐]!


*呃,我有可能会出第三篇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写出来了……


*这次写的是papyrus的心理感受(?


*刀子警告


*禁止盗取文章!


『正片开始』




不知道为什么,我次次都能回忆起那个夜晚,那个一起去山上看星座的夜晚……

那个sans最后陪着我的夜晚……



或许是这个罐子里装的那些小小的梦?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怀中抱着的罐子里储存着与他一起相处的点点滴滴

我只知道,sans不会再偷懒了,

我只知道……sans……永远不再活过来了……


尽管,有些人在安慰我,也想理解我,但是我真的无法从这份痛苦中走出来,即便想走出来时,这种感觉也只能使我感到更糟糕


当有人问我有没有问题时,我只能勉强的假装坚强


我从没有想过这样的状态能否一直坚持下去,但不能让别人担心,也不能让sans担心,我一直都坚持着,坚持着……


尽管脸上残留的泪痕和眼窝深处的紫色出卖了我


每当黑暗笼罩着我时,我只能护住这个小小的罐子,因为这是我唯一能呵护的东西,保护这个罐子就相当于保护了我的兄弟,不是吗?

只要这个罐子还在,就能代表他一定在我身边,不是吗?


尽管现在的我也十分的脆弱……


————————————

小小罐子里,装着一片星辰大海,也装着与他一起的回忆……

Triangletale主页

记一次睡前故事

▼▼▼▼

  “哥哥,怪物身上的倒三角是生下来就会有的吗?有办法消除掉吗?”年幼的骷髅怪物窝在被窝里,用着稚嫩的童声问着背对着光的,看起来年龄较大的骷髅。


 “是生下来就会有的。”被叫哥哥的那位骷髅怪物替年幼的骷髅怪物掖了掖被角“至于有没有办法消除嘛,heh~有待考证。”kaku轻轻地合上故事书,开始了只有一个观众但却显得很美好的演讲。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和怪物一同生活在陆地上。”他轻轻说到,把历史当做哄小孩子的睡前故事讲,“当然,有些感情和想法久了总是会变质的。人类正式宣布与怪物开战。怪物们虽没有着强大的灵魂,...

▼▼▼▼

  “哥哥,怪物身上的倒三角是生下来就会有的吗?有办法消除掉吗?”年幼的骷髅怪物窝在被窝里,用着稚嫩的童声问着背对着光的,看起来年龄较大的骷髅。

 

 “是生下来就会有的。”被叫哥哥的那位骷髅怪物替年幼的骷髅怪物掖了掖被角“至于有没有办法消除嘛,heh~有待考证。”kaku轻轻地合上故事书,开始了只有一个观众但却显得很美好的演讲。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和怪物一同生活在陆地上。”他轻轻说到,把历史当做哄小孩子的睡前故事讲,“当然,有些感情和想法久了总是会变质的。人类正式宣布与怪物开战。怪物们虽没有着强大的灵魂,却有着强大的魔法;人类们虽没有强大的魔法,却有着强大的灵魂。”


  “其中最特别的就是红色灵魂,红色灵魂拥有着再生的能力,且可以自由移动。”kaku喘了口气,接着说下去,“而且拥有红色灵魂的人类会比拥有其他灵魂的人类更强大的决心。在当年的战斗中,出现了八位杰出的魔法师,虽然他们的力量不比怪物强大,但他们能用他们的灵魂力量将怪物封印在地底。”


  “怪物被迫深入,深入,再深入,直到洞穴的深处。怪物们在这里修建房屋,成为了现在的首都。其中有一位年轻的而强大的山羊怪物称了王。逐渐也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人才担任着怪物王国的重要职位。那个山羊怪物就是我们现在的王,Asgore Dreemurr。再后来?再后来他娶了一个妻子,也是山羊怪物。还有——噢,等等,后面的我记不清了。”


  “决心是什么?”Papyrus把手伸出被窝,诚恳地问道。


  “那是一种意志。”kaku思考了一下按照Papyrus这个年龄的思想能否听懂,然后他接着说下去了,“那是一种很强大的意志,即使你在绝处时也能令你逢生的意志。”


  “那也是怪物所不能触碰的。怪物脆弱的灵魂承受不起太强的意志。如果一个怪物有了灵魂——那它可能会融化,消散,或是和别的怪物组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新的怪物。


  kaku不说了,他打了个哈欠。回房睡觉去了。


                                   ——日记--1号记录

这里是孓(jue)笛da
他们都没有错,别忘了ge的罪魁...

他们都没有错,别忘了ge的罪魁祸首是you

Ps.我是和平主义,没玩过屠杀,不是在骂自己哈哈哈

他们都没有错,别忘了ge的罪魁祸首是you

Ps.我是和平主义,没玩过屠杀,不是在骂自己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