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wn

24069浏览    347参与
狂劲少女

深夜小作文 2020.5.22

15年夏天看着你们意气风发 年少轻狂 站在蓝色的雨下面笑得那么张扬

今年20年了 5年过去了啊

你们不再年轻了不再有当时一往无前的热血了吧

累不累啊 一定很累

看你们都瘦了很多 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啊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第一次看你的比赛是15年的那场MSI决赛 

我记得那天的比赛好像是凌晨三点半?还是四点?

我哥和我说 你知道EDG吗?是我们中国的队伍

我说我不知道啊 

那他说我们一起看 我同意了 

我们两个凌晨爬起来瞒着爸妈举着他那个3G手机一起看比赛转播

我当时第一次看 ...

15年夏天看着你们意气风发 年少轻狂 站在蓝色的雨下面笑得那么张扬

今年20年了 5年过去了啊

你们不再年轻了不再有当时一往无前的热血了吧

累不累啊 一定很累

看你们都瘦了很多 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啊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第一次看你的比赛是15年的那场MSI决赛 

我记得那天的比赛好像是凌晨三点半?还是四点?

我哥和我说 你知道EDG吗?是我们中国的队伍

我说我不知道啊 

那他说我们一起看 我同意了 

我们两个凌晨爬起来瞒着爸妈举着他那个3G手机一起看比赛转播

我当时第一次看 什么都不懂 就听我哥很兴奋很兴奋一直在喊EDG EDG

后来赢下来了

我很清楚的记得他哭了

他拉着我的手哭啊 哭的那么狠我从来没看过他那么哭

他说 我们居然赢了 居然赢了

他重复这句话很多很多遍


后来我知道了这五个少年的名字知道了他们的故事

知道了他们为之努力的一切

我一直一直相信他们能为LPL拿下来一个S赛冠军

可是还没有完成这个梦想啊 还没有啊

你们就这样分开了

或许会说一句前程似锦但是

我想看你们五个捧起那座召唤师奖杯啊

我真的很想很想

可是现在哪怕我想看你们五个重新聚起来打一把人机 

我都看不到了


四散天涯。


Feoi_DeftMeiko
还有多少人记得今天呢😔

还有多少人记得今天呢😔 

还有多少人记得今天呢😔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你本来是有机会赢的,可你没有,...

你本来是有机会赢的,可你没有,你不能总是活在过去

你本来是有机会赢的,可你没有,你不能总是活在过去

◎春不见
“四十分钟的比赛里, 你一次胖...

“四十分钟的比赛里,

你一次胖将军都没杀过,

你凭什么说EDG输了。”


拜拜啦,PawN选手。

“四十分钟的比赛里,

你一次胖将军都没杀过,

你凭什么说EDG输了。”


拜拜啦,PawN选手。

無霞

不过是个活在15年的卑微淀粉罢辽

私心加了cp tag()

每次打菜电(cd)输入法都跟个厂荡。我杀。

不过是个活在15年的卑微淀粉罢辽

私心加了cp tag()

每次打菜电(cd)输入法都跟个厂荡。我杀。

风起之时

看到你俩的表情 太难受了(;_;)

2019加油(ง •̀_•́)ง

看到你俩的表情 太难受了(;_;)

2019加油(ง •̀_•́)ง


风起之时

你俩就没分开过 哈哈哈

你俩就没分开过 哈哈哈


Janaruis

自剪,献给最爱的deft选手及最爱的kt rolster的各位

金赫奎10.23生日快乐啊!要每天开心。

希望明年s9的kt还是我爱的这些人在一起,继续努力。

av34395473。欢迎各位去b站弹幕捧个场~~

自剪,献给最爱的deft选手及最爱的kt rolster的各位

金赫奎10.23生日快乐啊!要每天开心。

希望明年s9的kt还是我爱的这些人在一起,继续努力。

av34395473。欢迎各位去b站弹幕捧个场~~

风起之时

驼胖:???? 啵采访总是能提到驼(ಡωಡ)

驼胖:???? 啵采访总是能提到驼(ಡωಡ)

风起之时

我们胖赶紧好起来吧 夏季赛一定要上场 拜托拜托拜托啦

我们胖赶紧好起来吧 夏季赛一定要上场 拜托拜托拜托啦

矮地黑Sora
我颤抖着打开了《昆池岩》这部恐...

我颤抖着打开了《昆池岩》这部恐怖片

发现许元硕客串以后笑吐😂

于是我继续看了下去

蛮可怕的

高能很多✌️

我颤抖着打开了《昆池岩》这部恐怖片

发现许元硕客串以后笑吐😂

于是我继续看了下去

蛮可怕的

高能很多✌️

佐小白突然不想卖龙虾了

英雄继承者(114)

两边剧情终于要相交了,自从开战之后笔记写了一堆来计划剧情的发展和汇集,感觉自己上学笔记都没这么认真过【。

日常表白读者小天使们❤❤。

——————果然还是写文最爽了的分割线————————

赵志铭对着Mystic再三道谢之后还是挣扎着下来自己走了。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去看,那SKT的男生默默地走后面跟着,和自己目光对上后也只是跟刚才一样唇角一挑,读不出什么其他内容来。而且后者似乎除了那句我要见你们总指挥之外,什么也不愿多说。


这个SKT的人一遍遍说的那个要给童扬带话的队长……自从Marin出现在学院里之后,每次跟SKT的人打交道,不是情况紧急就是战争恶化,虽然他...

两边剧情终于要相交了,自从开战之后笔记写了一堆来计划剧情的发展和汇集,感觉自己上学笔记都没这么认真过【。

日常表白读者小天使们❤❤。

——————果然还是写文最爽了的分割线————————

赵志铭对着Mystic再三道谢之后还是挣扎着下来自己走了。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去看,那SKT的男生默默地走后面跟着,和自己目光对上后也只是跟刚才一样唇角一挑,读不出什么其他内容来。而且后者似乎除了那句我要见你们总指挥之外,什么也不愿多说。

 

这个SKT的人一遍遍说的那个要给童扬带话的队长……自从Marin出现在学院里之后,每次跟SKT的人打交道,不是情况紧急就是战争恶化,虽然他们确实都很强,但还是搞得赵志铭对SKT的人现在心情很复杂。

 

“不看路的话,会摔跤的。”对方和赵志铭对视两秒钟后,淡淡地说道。

 

刚才开始跟在Lovelin后面默默走着有点瘪的兮夜,闻言笑着抬头看看爱萝莉,又看看后面的人。

 

“Marin没死?”一行人从没有虚空兽在的一片巨石残骸和石坑之间向回走着,确实容易摔跤,但是作为这几个人里唯一一个经历了Marin解封全程的,对方那句话让赵志铭简直有太多问题想问。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

 

赵志铭扭头又问了一句,“喂,Marin怎么复活的,他现在在哪,他要跟我们总指挥说什么?”

 

对方依然是嘴角带笑,但是语气毫不退让,“队长的话,只对贵军总指挥说。”

 

……赵志铭眉毛抖了一下。

 

“阵地,是这个方向的外围吗?”他走到Lovelin旁边。

 

Lovelin侧头看了他一眼,“是。你如果有紧急情报,就速度过去。”

 

少年颔首致意,赵志铭刚想反对,对方脚底琉璃金光翻涌而起。拔地而起的墙幔隆隆得向前绵延而去,把一路上的障碍都顶到了两边。他轻身而上,SKT战服的扎腕宽袖随着这动作飘起的样子就像一双柔软的翅膀,落在墙幔上身体微微前倾。赵志铭抬头,阳光迎面剪出了少年的轮廓,透过琉璃色能量被折射出了彩虹的光,但也只是一瞬间,因为下一秒他已经脚踩岩石沿着墙幔滑远了。留下一个振翅疾飞的背影。

 

对他来说总指挥一点也不难找。

 

墙幔之上视野稍广,四下里的战场他飞奔过来救急的时候已经大致有个判断,另一侧那些帐篷营火和明显堆砌规律的巨石应该就是阵地所在,他本来还想寻觅一下主营位置,但是远远地他就看到有个人从别处的巨石上连续两个纳尔的跳跃,落到了自己墙幔尽头正对着的巨石上,双手插在战服裤兜里,正面对自己站好。

 

大风把那个人头发和战服都向后吹起,模样也在自己快速接近的过程中越来越清晰。颧骨分明的脸上五官秀气,双眼顶风微眯。明明对方身上的衣服有点脏有点破,然而他站在那里,却像是一杆军旗。

 

少年减速,正准备下来,突然感受到附近有潜行了的能量体,立刻原地落下铺出撒石阵,然而明凯早就预判了他的位置。少年手臂在空中收到一半就停住了,他垂眼看到了琉璃色的匕首刀刃横在自己的颈前。

 

明凯歪头笑着,“虽然你没有明显的敌意,但见我们总指挥之前,还是先自报家门一下吧。”

 

少年抬眼,“Korol?”

 

“嗯,我是。”童扬从巨石上跳下来,示意明凯把猎刀拿开。

 

少年这才右手放在胸前低头行了个礼,然后抬头说道,“我是SKT代表队候补中单专修Scout,SKT队长Marin要我传达,让贵军迅速后撤。”

 

童扬心下一惊,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队长说,史籍记载,连接口输送的英雄以五人为单位,不包括在连借口不稳定时自我放逐过来的卡兹克,贵军所在战场必定会面对五个虚空英雄。他还说……”

 

远处的水晶再一次冒出冲天的紫色能量光柱,童扬皱紧眉头,目光看过去了一眼,然后立刻又回到Scout脸上,对方继续说道“守灵人封印军很快就到。让你们先避战,不要伤亡。”

 

如果不处在童扬的位置,可能很难体会到这一句增援,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没有立刻回应,而是快速跟明凯对视了一眼,明凯立刻点头扭身边跑边喊着香锅,二人跑到一起,一阵琉璃色和深蓝色的能量腾起后同时散在了空中消失不见,连同两个人的身影。

 

“你队长还有其他口信吗?”

 

“有。队长要求我协助贵军,听命于EDG Korol防守此处。”他后撤半步,东大陆标准军姿单膝跪地行礼,“李汭燦,战名Scout,前来效力。”

 

童扬弯腰扶他起来,“好。汇报援军情况。”

 

“嗯……”他的语气中出现了和刚才传话时所不同的犹豫,“我是在赶来的半路上就遇到了队长。他知道我是谁,但他似乎已经不记得他是我的队长了。他正在赶往战争学院,给我指明路线之后就让我带话过来,至于联盟具体何时会将守灵人的队伍派来,他只说会很快。”

 

童扬拍了拍他肩膀,手停在了他的肩头,表情很亲切地注视了他几秒钟,一开口却是一针见血,“是谁的命令,让你前来这边接应Marin。”

 

紫色水晶枢纽那边传来了微弱却持续的震动,各处战场硝烟与嘶吼声都被卷入了疾风,风从童扬两侧呼啸而过凌乱了他的头发,眼神却纹丝不动。

 

李汭燦微微张着嘴跟童扬对视了几秒钟。

 

“张景焕让你效命于我,我现在就是你的长官。西军召唤师特殊军队第三条军规,对长官的任何问题必须给予以自己知识及判断为基准的正面回答。”童扬放在他肩头的手上并没有什么力道,但是李汭燦却感觉迎面而来了巨大的力量,是一种让他非常熟悉,却也意外的力量。那就是在东大陆军事学院时常见的绝对领导力。也许这力量不是来自于这条普通的军规,而是对方那双因为长期疲劳紧张和高度压力导致眼白微微泛红却依然炯炯有神的双眼,还有那不轻不重的语气中不容反驳的威慑力。

 

童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但他看到对面的少年冲着自己莞尔一笑,“是的,长官。”那种犹豫的神色褪去了,多了几分自然却也有沉重,“我接到的是SKT学院院长的密令。密令内容是要我带神器瑞莱的冰晶节杖前往哀嚎深渊的封印之地解救队长。”

 

原来那个人从一开始就已经算好了张景焕要做什么。童扬微微皱起眉,“莱瑞的冰晶节杖,是联盟的神器,怎么会在SKT。”

 

“SKT学院地处铁脊山脉南麓,龙脉与地下熔浆结合所以水晶能量是大马士革红。战旗被缴的时候院长提出的唯一一个条件,就是要联盟提供冰晶节杖抑制学院下熔浆带来的能量动荡。”

 

童扬听完,唇角微微翘起,“那么我想,你们学院下面的熔浆从来,就没造成过能量动荡吧。”

 

这个人用这个借口以战旗为交换,要来了能在关键时刻解放李相赫或者保住张景焕的神器。

 

李汭燦具有东大陆特色的秀气眼睛里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惊讶,笑道,“是的。我赶路用了两天半,在英格纳峡谷和泡沫泥陷交界处遇到了队长。准确来说应该是被他感知到了,然后拦住了我,要走了神器,交代了我接下来的这些事情。”

 

这时候灵药带着赵志铭,兮夜跟Mystic已经回到了阵营,在西军带来成为童扬警卫兵的军人示意下前往相应的营地休整。童扬跟他们点了下头。赵志铭绕过那二人的时候放心不下童扬回头望去,李汭燦的目光从童扬眼睛上移开,和赵志铭的视线对在了一起,礼貌一笑。

 

“嗯,我大概了解了。”童扬重新看向远处悬浮着的水晶枢纽,“看这个样子,恐怕又会有虚空英雄上来。如果Marin所言属实,除了克格莫,这边还会再来一个。且战且退吧。”他看了看李汭燦,“Scout是吗?你就临时加入EDG的队伍编制吧。”

 

“是,长官。”

 

“不用这么叫我,西大陆没有东大陆那么严苛,叫我Korol就可以了。去跟队员熟悉下,马上我要你们去协助各个队伍的牵扯撤退。”

 

“是。”他笑起来露齿的样子,着实看起来很年少,而且有着之前见过的Faker和Easyhoon都没有的一种活泼。说完之后,Scout就带着几分欢悦地走去了后方EDG的阵地,童扬绕过巨石远远地看了几眼,看到了对于Scout的加入目瞪口呆的、两只手撑着腰宛如孕妇的、静止了的赵志铭,忍不住一笑。

 

如此一来Scout也可以缓解一下Pawn的腰伤。三星集结令后与敌军和虚空兽以十敌百的战斗过度透支了Pawn的体力,看着他表情依然淡定平静始终在战斗的模样,同是曾在医务室做复健的童扬最清楚那背后要忍受多少剧痛。是在拿自己一生都有可能背负下去的伤痛,来为信念战斗。

 

那句EDG需要我,在童扬耳畔挥之不去。他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看大家相处还融洽,便回到了最前面的巨石前,注意力也重新全部回到了眼前的三大战场上。

 

快点日落吧。

 

金赫奎高烧退了之后话一直非常少。他之前被虚空法球灼烧的左手已经被治愈,但是每当使用高强度能量的时候还会有细细密密的针扎刺痛感。只是这刺痛跟他心上的感觉比起来,远不值得一提。许元硕一直不离他左右,一方面是因为他是EDG里认输金赫奎最久的人,另一方面也是在时刻小心他的蓝翼能量暴走。金赫奎经历了前期长久的战斗,暴走,高烧和精神打击,这样高强度的战斗对一个adc有多疲惫且不说,一个在峡谷里都会为了辅助交治疗的召唤师,被人从自己指尖掠走了田野,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巨大的不信任感,由此而生的愤怒和恨意恐怕才是心魔。

 

“Deft。”Scout倒是一点也没有因为Deft沉闷的反应知难而退,他听AJ,Mouse,Baeme当然还有爱萝莉大致讲了下之前EDG大战期间的经历,突然转头凑到了Deft和Pawn那边。

 

Deft抬眼看着这个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少年,“你好。”

 

“主席发装备的时候,我也好希望在场啊。”

 

Deft以为他在羡慕自己的樱花刀,抿嘴笑道,“这个装备对岩雀没什么用吧。”

 

“说起来,你们当时怎么知道哪件装备就是属于自己的呢?”

 

“主席发的。”他记得田野跟自己说过,当时明明看到救赎随着自己的意念亮了起来但却还是给了别人,知道自己有虚空能量后就理解了主席的善意用心,“在感受到正确的召唤师意念的时候,会亮起来。”

 

“所以你想要樱花刀的时候,它也正好发光了对吗?”

 

“嗯。”

 

Scout的笑很温和,口吻似乎也是家常聊天,“所以,你想要田野做辅助之后,他也发光了,对吗?”

 

Deft几乎瞬间表情静止,他的眼睛盯着Scout。

 

后者笑道,“没什么,只是听到了你们的故事。我想他如果是神器,你就是那个对的召唤师。就像你的樱花刀,只要召唤师在,神器总会找回来。”

 

少年说完,又转身继续投入到AJ那边的话题里去了。

 

Pawn不动声色地看了Deft一眼。后者身上那股颓然之气似乎在刚才的僵硬之中被冻结了,此时此刻正在碎裂开来。

 

是啊,那个最初的1%,就像自己相信的那样,已经变成了一个强大的,甚至可能比自己还要强大的,100%。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是因为我才成长到了今天,那么你一定能感受到我的意念。然后无论怎样,都会找回来的吧,

 

Meiko。

 

天色渐晚,远处已经可以看到淡白色月牙。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是夜幕,夜色一到所有虚空英雄和虚空兽都将退去,留给他们到天亮前几个小时的喘息时间。但是今天并没有那么轻松。

 

因为水晶枢纽的震动十分反常。Mata和Lovelin都同意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克格莫的回跌对最后一个英雄的传送造成了干扰,而这一轮震动之后再有能量冲天而起的话,上来的就是两个英雄了。

 

按照Scout的说法,童扬算了一下,张景焕四天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如果用技能马不停蹄地赶路,那么到战争学院应该也差不多了。他们此刻采取后撤避战的方案,也许可以让乱石阵拖住这些英雄一点时间。别说上来两个了,如果克格莫再上来,恐怕真的就要有军人阵亡。

 

不敢赌天黑了,童扬召起EDG和Lovelin的军队,让他们去协助前方战场向后拉扯撤退,同时吩咐警卫队收拾营地开始后撤。

 

得令之后AJ Scout和爱萝莉奔赴卡萨丁的位置。Scout一马当先,落地瞬间给场内全员套上了梵文加强的鼓舞盾,给卡萨丁挂上涌动的标记,左右手轮番抬起分别释放出符文禁锢和超负荷。AJ跟夕阳在一侧同时使用巨斧将他勾到一旁,爱萝莉和另外两个军人切出进展武器也一同砍将过去。卡萨丁待巨斧稍纵即逝的晕眩效果结束,便原地一个虚空行走打碎Scout给所有人身上的梵文护盾,反身一个能量脉冲,却被拔地而起的深蓝色沙兵推出了十米远。

 

爱萝莉有些愣地看了一眼旁边的Scout。虽说是SKT,但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这一手瑞兹一手沙皇,倒是颇有那两位中军统领的风范。

 

“我算是EDG的雇佣兵,必须要证明自己很强,才有留在这个战场上的价值。”Scout咏唱起杜朗护盾向绕过沙兵的卡萨丁冲过去,“把他往里面拉,增加他和深渊之间的距离。”

 

Deft Pawn赶赴了赫卡里姆的战场。明凯和追随他过来的卡兹克让这边的战场顺利向乱石阵方向迁移了数百米。看到Deft振作了一些的Pawn也终于放下了心来。毕竟如果Deft再暴走一次,他的身体将无法承受三星能量的侵蚀而必死无疑。

 

且战且退之际,深渊另一边神庙依山而建的高耸悬崖从上向下晃过了一片片影子。

 

本来酣战中的战士们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但是不久后一连串破空而来的铁链声让所有人都听见了。

 

无数的裁决之镰从深渊另一边甩向了虚空水晶枢纽,看似眼花缭乱实则森然有序地瞬间将水晶枢纽绑住,铁链锁成了一个结印式,在完成的刹那水晶枢纽那剧烈的抖动猛然沉寂了。

 

明凯扭头到深渊另一边有十数个人正紧拽着手中的裁决之镰,他们有的戴着惩戒面具,有的戴着铁面具,全部都穿着极其素简的衣服。其中一个人正从石桥上向这边走来。看到Mlxg已经迎了过去,明凯便嘱咐刚从卡萨丁战场游走过来的卷毛和微笑继续将战场往里拉,自己立刻回去向童扬汇报。

 

童扬能感受到震动的骤然停止。太远了他看不到结印式,开战以来太多太多的坏消息让他不敢去妄自推测是否是守灵人援军来了。他现在只想把战场从深渊边分散到乱石阵中,夜幕降临前尽可能对虚空英雄造成最多的攻击,天黑之后就要向后撤退了。

 

明凯从隐形中刹住脚步现身在童扬面前。


童扬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就像他开口前的这一两秒时间仿佛被拉得无限长。


“联盟守灵人,到了。”

 

终于,到了。

 

“治疗队全部去桥的方向救伤员。”童扬扭头更改命令,“一队三队替换WE,四队七队替换LGD和OMG。前线交给联盟。Mata你召集RNG配合Lovelin打闪电战给PDD的主力和三星蓝翼创造开团总攻的机会。”

 

对虚空英雄造成最大程度的重创,才会最有利于守灵人对他们施加控制。而只有控制够稳,才最有希望撑到大陆守护者,Faker,完成两处连接口的关闭。

 

“明凯,报告深渊边的战斗情况。”

 

“报告,虚空水晶被裁决之镰的封印阵抑制住了,现在没有更多虚空英雄上来,虚空兽数量有所减少。”

 

“Pyl的伤情怎么样了。”

 

“救下来了,手腕重伤右手不能释放技能。”

 

“共调中伤痛共享,赶紧通知Smlz解开共调。”

 

“马哥早解开了,扛着轻语上前线了。”

 

“……把他给我拖回来,没有辅助在不准乱冲。”

 

“是。”

 

说完之后,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往旁边看去,看了一秒钟又看向了对方。

 

“你有没有觉得……刚才好像有人在看我们?”

 

“……”童扬心里有种很强烈的感觉但是他觉得说出来不好,于是没有接话,倒是明凯口快道,“我好像……感觉到了田野。”

 

另一边卷毛借战斗交替的间隙跟Deft和Pawn说了他和微笑做诱饵,让敌人深入的战术。Deft点点头,做好了之后火力掩护的准备,心里正在快速验算着走位,突然一股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猛地转向一侧。然而目之所及只有巨大的碎石。

 

……田野,是你吗?


风暴聚集。

中辅体重担当的原因。
别人都是选一个或者不选的嘛!

中辅体重担当的原因。
别人都是选一个或者不选的嘛!

提伯斯和布兰德

可是这里没有你啊

“元硕啊,我收到了好几家的邀请,我觉得EDG不错,我们一起去吧!”

“嗯。”

“元硕啊,我对比了几家俱乐部,觉得KT很适合我们,我们一起去吧!”

“嗯。”

“元硕啊,iko家就在云南我们活动结束找他玩吧!”

“……嗯。”

“元硕啊,我们去EDG找iko玩吧!”

“……好啊”

“赫奎,我觉得退役了。”

“好啊,我们一起吧!退役后你想做什么?”

“嗯?!”

“你想做什么啊?开炸鸡店?”

“赫奎?你为什么也要……?你还可以再打两年啊”

“因为这里没有你啊。”

自己的脑洞

邪教٩( 'ω' )و

很喜欢这一对

希望喜欢(捂脸

“元硕啊,我收到了好几家的邀请,我觉得EDG不错,我们一起去吧!”

“嗯。”

“元硕啊,我对比了几家俱乐部,觉得KT很适合我们,我们一起去吧!”

“嗯。”

“元硕啊,iko家就在云南我们活动结束找他玩吧!”

“……嗯。”

“元硕啊,我们去EDG找iko玩吧!”

“……好啊”

“赫奎,我觉得退役了。”

“好啊,我们一起吧!退役后你想做什么?”

“嗯?!”

“你想做什么啊?开炸鸡店?”

“赫奎?你为什么也要……?你还可以再打两年啊”

“因为这里没有你啊。”


自己的脑洞

邪教٩( 'ω' )و

很喜欢这一对

希望喜欢(捂脸

清风明月倦

【胖荡】下雨天


久违的胖荡
我真的尽力了

国际三禁

文笔渣勿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夏天的雨,总是说来就来
童扬叹了一口气,顺手拿起货架上的蓝色雨伞放进购物车
出门迎面撞上一个人
“啊!抱歉…”
听到声音他猛的抬起头:“元硕?”
许元硕被吓了一跳:“童扬…你怎么在这”
“来买吃的”童扬冲他一笑,晃了晃手中的袋子“你没带伞?一起走吧”
说罢,他撑开伞走进雨中
许元硕愣了一下便跟上去:“我帮你拿伞”

“没关系吗?”
“什么?”童扬看向他
“肩膀被淋湿了,没关系吗?”许元硕放慢脚步“往里一点吧”
童扬余光看到他的肩膀也湿透了
欲言又止
只是默默往里靠了一下
肩贴着肩
那一点温热,让他忘却了阵雨带来的凉意

“呼…终于到了”许元硕...


久违的胖荡
我真的尽力了

国际三禁

文笔渣勿喷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夏天的雨,总是说来就来
童扬叹了一口气,顺手拿起货架上的蓝色雨伞放进购物车
出门迎面撞上一个人
“啊!抱歉…”
听到声音他猛的抬起头:“元硕?”
许元硕被吓了一跳:“童扬…你怎么在这”
“来买吃的”童扬冲他一笑,晃了晃手中的袋子“你没带伞?一起走吧”
说罢,他撑开伞走进雨中
许元硕愣了一下便跟上去:“我帮你拿伞”

“没关系吗?”
“什么?”童扬看向他
“肩膀被淋湿了,没关系吗?”许元硕放慢脚步“往里一点吧”
童扬余光看到他的肩膀也湿透了
欲言又止
只是默默往里靠了一下
肩贴着肩
那一点温热,让他忘却了阵雨带来的凉意

“呼…终于到了”许元硕收起伞放在门口
“谢谢”
“没什么”童扬抖抖袋子上的水“要一起吃吗”
许元硕本想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可看着那双干净的眸子,鬼使神差的说:“好”

渐渐的
雨越下越大
大到他已看不清世界的模样
只剩一个人,与那把蓝色的伞





许元硕望向窗外,眉头紧皱
又是阴天
明天有比赛,今天却腰痛不止
这不是个好预兆
“吃薯片吗?”
闻声看去,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映入眼帘
童扬坐在他身边,手中拿着一包薯片:“你…不开心?”
他深吸一口气,扯出一个笑容:“没有,只是不喜欢阴天”
“这样啊…没事的,下雨就好了,雨水会把乌云冲散的”
许元硕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都笑了,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希望吧”

这场雨终究是没有下成
比赛输了
下场后,许元硕偷偷看着童扬,嘴角依旧带着柔和的笑容
除了那双微微颤抖的手,许元硕看不出别的破绽


新中单如同今天的雨,来的毫无预兆
童扬下意识看向左边
他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在认真的研究新英雄的技能
“元硕,去吃烤肉吗?”
“好”

一瓶酒已然见底
从口腔到胃里都是火辣辣的
许元硕突然松了一口气,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
童扬看着他颓废的样子,心头一紧
“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我倒下,会有别人代替我”他用低沉的嗓音缓缓诉说着“只是…我不想…我不想…”
童扬等了良久,都没有听到下句话
他看着许元硕眼角的泪因为灯光变得闪闪发亮

我不想
不能在跟你并肩作战
不想看你支援别的中单
可我更不想你输掉比赛
所以

“我要回韩国了”
“什么?”童扬醉意瞬间褪去“你说什么?”
许元硕慢慢睁开眼,看着窗外乌云密布:“等合约到期,我就回韩国”
一道雷劈下
雨珠像开闸似的落下



从第一次看到这双温柔的桃花眼
许元硕突然懂了心跳骤停是什么感觉
每天的欢喜都只为他一个人
跟他说一句话,比吃十包黄油蜂蜜薯片还值得回味
从陌生,到熟悉
从korol,到童扬
从小心翼翼,到落落大方
这错误的感情,被他冷漠的外表很好的掩盖
既然开始没有轰轰烈烈
那就让它安安静静的结束吧

时间一旦有了期限,过的就快了许多
明天,就该离开这里了
许元硕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童扬放下手机,看他把衣服收进行李箱
“就…那么着急吗?”
手中的动作一顿,他抬头冲他笑着:“早晚都要走的”
苦涩的味道从心底蔓延
“不能留下吗?”
说完这句话,童扬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许元硕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抬起头来看他
四目相对
眼底都是相同的,无法言说的
“童扬”
“什么?”
“你想我留下吗?”
“我…不知道”
许元硕走到他身边,伸手拥他入怀
童扬没有反抗,静静地靠在他胸口
一下…两下…
他能感觉到一颗炙热的心脏在跳动
“听到了吗”
“什么?”
“这是爱情…这是我的爱情啊!”
夹杂着哭腔的声音穿过童扬的身体直击灵魂

他终是不甘心
不甘心这真挚的感情就此掩埋
所以就算童扬推开他
就算童扬讨厌他
或者怎样的
他都无所谓了

不知过了多久
怀中的人才有了动作
他轻轻推开许元硕
僵直的躺下,盖好被子
“我…要睡了…晚安”
许元硕在床边站了许久
抬手把什么东西放在柜子上
他说:“童扬,谢谢你”


从睡梦中惊醒
童扬缓缓坐起来
床头柜上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引起他的注意
是一枚银色的戒指
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他的思绪
“korol,pawn和deft马上就要走了,你要去送他们吗?”
“我…”他看着手中的指环“不去了”

童扬对自己说,这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
过不了多久,他跟元硕都会正常
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泪一滴一滴砸在掌心
除了眼泪
他连自己的心也能骗过




飞机起飞
许元硕把眼镜摘下放在一边
轻轻闭上眼
睡梦中
一个人与他撑伞,拥他入怀
那双清冽入水的眼睛望向他
激起一片涟漪
他迷失于此
他无法自拔

胖丁的日常
看到我们Kt那么想去全明星 真...

看到我们Kt那么想去全明星 真的难受哭了

看到我们Kt那么想去全明星 真的难受哭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