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erthppe

3354浏览    172参与
你最喜欢的巧克力

雨天没有你(MarkSiwat生日贺文)


“下雨了。”

“你想出去走走吗,Perth?”

“外面在下雨呢。”

“对呀,所以我问你出去走走吗。”

“我都可以。”

“那走吧!”


……


“雨天可真好呀Perth”

“好什么呢?”

“在伞与伞之间架起雨幕作屏障。我和你,就只有我和你。”

“路上大家还是看得见大家啊。”

“把伞压低一点就看不见了。我亲你他们也不会看见。”

“唔……我要咬人了。”

“你咬吧。我愿意给你咬。”

“那我又不想咬了。”


……


“Mark,你知道天为什么会下雨吗…”

“不知道。”

“你以为他在哭,其实他可能在朝你吐口水呢。”

“怎么会无端端朝我吐口水呢?”

“也许不是...


“下雨了。”

“你想出去走走吗,Perth?”

“外面在下雨呢。”

“对呀,所以我问你出去走走吗。”

“我都可以。”

“那走吧!”


……


“雨天可真好呀Perth”

“好什么呢?”

“在伞与伞之间架起雨幕作屏障。我和你,就只有我和你。”

“路上大家还是看得见大家啊。”

“把伞压低一点就看不见了。我亲你他们也不会看见。”

“唔……我要咬人了。”

“你咬吧。我愿意给你咬。”

“那我又不想咬了。”


……


“Mark,你知道天为什么会下雨吗…”

“不知道。”

“你以为他在哭,其实他可能在朝你吐口水呢。”

“怎么会无端端朝我吐口水呢?”

“也许不是无端端。你看他孤零零的一个天,老是被你放闪光弹,他哪受得了?”

“那他应该去寻找另一个天,找到喜欢的那一个,而不是朝我吐口水。”

“你不是挺喜欢他的口水?”

“我最喜欢你的口水。”


……


“Perth,我怎么这么喜欢下雨呢!”

“你怎么这么喜欢下雨呢?”

“因为有你在吧…”

“那晴天我也在啊”

“晴天你也在,可雨天还是有些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呢?”

“大概多一些浪漫吧。”

“怎么样浪漫呢?”

“嗯…就好像…我们的爱感染了天地,时而轰烈、时而缠绵那样的浪漫?He’s crying for us.”

“哈…You may not know he’s crying for what.”

“嗯哼…Whatever…”


……


Perth,我确实不知道。

如果我知道天在哭什么,

我还会喜欢雨天吗……


……


Mark,我不关心晴天或是雨天,我关心你喜欢的那个雨天。可,如果…雨天没有了你……没了你…的话……它就不是那个雨天了。


……


封城那天,王俊勇刚结束出差任务准备返程,陈瑞书在家附近的超级市场买了一手推车的食物要给王俊勇准备一顿丰盛大餐。


“Mark,我回不去了。”


陈瑞书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都在说A市封城了。王俊勇呢?他还能回来吗?


陈瑞书在哭。

“Mark,没关系的,会没事的,你相信我。”

“你得给我活着回来。”

“嗯,我舍不得死。”

“别说那个字,我求求你…”

“我说错了,是舍不得你。”


……


王俊勇一天要给陈瑞书打十几个电话。他知道陈瑞书害怕,他自己也怕。可两个人都只敢在心里面怕,说出口的话总是“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


“今天C市下雨了。”

“那很好呀,是Mark喜欢的雨天。”

“嗯…A市的天气怎么样?”

“没出太阳,外面天空阴沉沉的,像要下雨可是又没下。”

“要是放晴就好了。”

“Mark不是喜欢雨天吗?”

“雨天,看不见窗户外面的世界。”

“你说雨像屏障所以喜欢…”

“屏障里没有你。”

“……”

“我在的,Mark。”

“Perth,我想你抱抱我。”

“等我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抱你,24小时都不放手。”

“你说的!我可都记下了。”

“好。”


……


“Perth,C市的雨稀里哗啦地下了一个礼拜了。他哭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就让他哭一会儿吧。”

“看他哭我也想哭…”

“Mark,没关系的,想哭是可以哭的。”

然后陈瑞书在电话那头,像个孩子一样崩溃大哭。

在没有你的雨天,眼泪不值钱。


……


“Mark,你知道吗,昨夜我看着窗外有东西洒下,还以为下雨了,哪知道是消毒车经过…你说好笑不好笑…”

“……”

“Perth,我爱你。”

“这么突然?嗯…我也爱你。”

“Perth,除了这个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这样没用的我,说安慰的话也会感到抱歉,没办法切身体会你的处境,不知道哪一句话可能会成为刀子。我真的很没用Perth,什么也做不了。让你一个人在那里…一个人在那里…真的对不起。”

“……”

“Mark,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故作坚强的伪装让你这样小心翼翼了吧?”

“Mark,其实我很害怕,这早该和你说的,我很害怕。每次听到外面路上救护车经过的声音,我都会吓得心脏疼。我不敢看新闻,不想哭,只想活着回去拥抱你……Mark,如果说是什么让我坚持到现在还没有情绪崩溃,是你。你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呀。”

“……”

“Perth,我陪着你,你也陪着我,永远都不放手。”


……



春天一点一点地,从窗户缝里飘进来。没有暖气身上也能感受到温暖,仿佛所有事情都在慢慢变好。城门要开了。


“Perth,我买了那一天的车票,去接你。”

“哈哈,Mark,你也太想我了吧!这么急着奔向我的怀抱?只是来回奔波不会太辛苦吗,不如在家做点好吃的等我?”

“Perth,我很想你。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想。可是除了已经等了太久太久,想要快点结束漫长等待的急迫心情,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

“很多人没能像我们这样幸运地走到最后。我想,到那和你一起去看看他们。”

“……”

“好。”


……



那一天的A市飘着小雨,Mark和Perth在雨里深深地拥抱,雨伞落在他们脚边。


Mark带了一大捧野菊花,金灿灿地洋溢着生机。他们把金色的花朵,放在每一个陌生的名字下。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身上便成了山。以后的每一个雨天,有人幸运地手牵着手,也有人再见不到那个他/她。

铅华洗尽圆融如意

入坑太晚啦

这个长长的寒假才补完不期而爱

完全被perth吸引 怎么会有这么帅气又调皮的小孩

演技√颜值√性格√

太帅了


然后去补了《绝境岛》剧情坑太多了

krit x jack太虐了


进入perthmark超话

考古竹马旧糖

just bro~


大一岁少10天的陈瑞书真的无限宠泡芙😁皮皮泡太调皮了


ps🐶太恶心了 竹马太难了 终于是成为官配了√


《be with me tonight》tempt男团新歌上头 perthxplanxgunxtitle

入坑太晚啦

这个长长的寒假才补完不期而爱

完全被perth吸引 怎么会有这么帅气又调皮的小孩

演技√颜值√性格√

太帅了


然后去补了《绝境岛》剧情坑太多了

krit x jack太虐了


进入perthmark超话

考古竹马旧糖

just bro~


大一岁少10天的陈瑞书真的无限宠泡芙😁皮皮泡太调皮了



ps🐶太恶心了 竹马太难了 终于是成为官配了√


《be with me tonight》tempt男团新歌上头 perthxplanxgunxtitle


歌笙梦白

生日快乐

眼睛里有星星的男孩

愿你平安幸福❤️

生日快乐

眼睛里有星星的男孩

愿你平安幸福❤️

你最喜欢的巧克力

虎妖(Perth生日贺文)


春天悄悄来临,丛林里开始恢复生机。可是有生机,也就有危机。


“咻”的一声箭响破开安宁气氛,迅速消失在射箭人的视野之外。


因着春光明媚,皇帝心血来潮拉上一大帮皇亲贵胄去猎场打猎。射箭的人正是当朝的二皇子。一箭射出,还没等二皇子发话,随从就已经跑了出去搜寻战果。可惜只找着一支钉在树身上的空箭。


要是那名随从再细心一点的话,便会发现不远处的树丛染上了点点猩红。但世上没有如果,二皇子这一箭终是落空了。


待随从走远,陈瑞书安抚地摸了摸老虎宽厚柔软的虎背,又在老虎口中塞了一根圆木,低声温柔地对它说:“忍着点,很快就好了。”话音刚落,陈瑞书一只手便猛地拔出箭矢,另一只手迅速将洒了伤药...


春天悄悄来临,丛林里开始恢复生机。可是有生机,也就有危机。


“咻”的一声箭响破开安宁气氛,迅速消失在射箭人的视野之外。


因着春光明媚,皇帝心血来潮拉上一大帮皇亲贵胄去猎场打猎。射箭的人正是当朝的二皇子。一箭射出,还没等二皇子发话,随从就已经跑了出去搜寻战果。可惜只找着一支钉在树身上的空箭。


要是那名随从再细心一点的话,便会发现不远处的树丛染上了点点猩红。但世上没有如果,二皇子这一箭终是落空了。


待随从走远,陈瑞书安抚地摸了摸老虎宽厚柔软的虎背,又在老虎口中塞了一根圆木,低声温柔地对它说:“忍着点,很快就好了。”话音刚落,陈瑞书一只手便猛地拔出箭矢,另一只手迅速将洒了伤药的布条覆在伤口上止血。受伤的老虎咬着陈瑞书给的圆木发出呜呜的叫唤声,大抵它也知道危险,克制着自己的音量,没叫旁人发现。陈瑞书很快给老虎做好了简单包扎,轻轻拍了拍虎头,浅笑着夸它“真乖真勇敢”。


“以后小心些,可别再给人捉到了。”陈瑞书离开时回头望了一眼老虎说。


多年以后,二皇子夺嫡成功登上皇位。

成王败寇,其他的皇子皆被流放到边陲小镇,包括四皇子陈瑞书。


流放途中,陈瑞书一路不断受到刺客袭击,好在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

敏锐如陈瑞书,很快便发现队伍里有个不寻常的人。每当刺客来袭,此人都会暗中助他化险为夷。


陈瑞书把人叫来想要当面道谢,在看到对方一张可爱圆圆脸瞧着年龄比他还小的时候不由感叹:“真是英雄出少年!”岂料那人张口驳道:“我不小了,今年已经、已经…有一百多岁了!”


陈瑞书开始以为这人虽然武艺高强可心智上却是个傻的。等后来王俊勇一通乱七八糟的解释过后,陈瑞书才搞明白,眼前这个人他不是个人,是只老虎妖,来报恩的。


陈瑞书本想告诉王俊勇,自己当时并非想救他,只是不愿二皇子猎到老虎,在皇帝面前抢尽风头,才有了这么一段。可眼下自己正遭人追杀,留着这只老虎妖对他百利而无一害。


从小在皇宫里长大,陈瑞书自认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扬起一个友善的笑容,对那老虎说:“原来是这样,那你我也算过命的交情了,不如结为兄弟,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看如何?”


王俊勇不懂人间那些拜把子的风俗,但陈瑞书说什么他都觉得好。能正大光明地留在陈瑞书身边,就更好了。


后来某一天,王俊勇怒气冲冲地闯进陈瑞书营帐里,朝陈瑞书大吼:“我不要和你做兄弟了!”


陈瑞书不知道又是哪里惹这只老虎不快了,软声安抚地问他为什么。


王俊勇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个三天两头派人来搞暗杀的狗皇帝也是你兄弟!”


陈瑞书很快明白了王俊勇在气什么,苦笑一声无奈地回答道:“狗皇帝也是我老子生出来的,我有什么办法…”


“我不管,他是坏人,我不和他一样。我不害你,我保护你的!我们不能当兄弟了!”王俊勇不知道什么无奈不无奈的,他是一只只认死理的老虎妖。


“那你想怎么样?”陈瑞书没法跟一只老虎讲道理,只好不停给老虎顺毛。


“我听营里的弟兄们说,两个人要是成了亲的话,就可以永远永远在一起了。丈夫会一直保护妻子,爱她宠她,不让她受伤害…”


“?怎么突然说这个?”陈瑞书有种不好的预感。


王俊勇直勾勾地盯着陈瑞书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咬得无比清晰地说:“陈瑞书,你当我老婆吧!”


尽管王俊勇这头蠢老虎每天都能变着花样地给他秀骚操作,今天这一出还是把陈瑞书给吓到了。他喝口茶缓了缓,问王俊勇知道夫妻是什么意思吗。


王俊勇说,“知道啊!军师说,夫妻就是同吃同睡相伴到永远,就像我们俩一样!”


陈瑞书闻言恨不能掐死周浩德那个不靠谱的江湖骗子,他叫周浩德有空给王俊勇提高提高知识水平,结果这狗头军师一天到晚都给王俊勇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陈瑞书实在是头疼,无力和王俊勇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摆了摆手说:“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


王俊勇见陈瑞书没说拒绝,以为这是默认了,欢快地道了声:“好的老婆,你好好休息喔!”


“……”


从那以后,王俊勇天天追着陈瑞书喊老婆,陈瑞书挣扎着挣扎着,很快也放弃了挣扎。


一日,

“突然抱我干嘛?”

“军师说夫妻得抱抱!”

“……”


又一日,

“为什么亲我?!”

“军师说夫妻要亲亲的!”

“……”


再一日,

“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军师说……”

“来人!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周浩德的头砍下来再鞭尸一百遍!”


……


龙,不会永远困于浅滩。

谋划多年,两军交锋的时刻终于来了。


王俊勇作为叛军主将,以锐不可当之势一举攻下数座城池。

陈瑞书同他说,“等战事结束,我们就成亲吧。”

王俊勇听了便更加勇猛,一路攻城略地,势如破竹。


叛乱大军逼近皇城的那一天,皇宫里烧起了一场大火。皇帝找了名巫师,以自己这一身皇气和性命为祭,对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陈瑞书施下巫术,要同对方玉石俱焚。


城外叛军主营内,

“陈瑞书,你总跟我说不要听军师的胡言乱语。以前我不信,现在我都听你的!周浩德那个混帐,居然说你活不过三天了,怎么可能呢。你答应了战事一完就和我成亲的。我们说好了要结为夫妻,永永远远在一起的。你不准反悔……”


“别睡了陈瑞书,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


陈瑞书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包括周浩德在内的心腹们替陈瑞书将一切事宜准备得妥妥当当,只等他醒来完成登基仪式了。


陈瑞书坐在高高的皇位之上俯瞰整个大殿,一众群臣对他毕恭毕敬唯命是从,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好像这殿里少了一个人,又好像他心里空了一块似的。


陈瑞书把自己的异常讲给周浩德听,周浩德说这是一个人完成了奋斗已久的目标之后必然会出现的空虚惆怅感。陈瑞书听了半信半疑。


周浩德出了议事房,借口上茅房甩开了随行的太监,溜进陈瑞书当皇子时的旧居。他找到院中一棵亭亭如盖的枇杷树,在树底下挖了一个坑,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扔了进去又把坑埋上。


周浩德抬起头望那已经结了许多青果的枇杷树,自言自语地说:“你也会喜欢这里的吧。”


王俊勇在把虎妖内丹渡给陈瑞书之前去找过周浩德,东扯西扯地说了一堆话。


“军师,你曾给我讲过一个有关枇杷树的典故,你说故事里的枇杷树是生死相隔的爱人表达牵挂的纽带。”


“可是陈瑞书所有关于我的记忆,已经被我统统抹去了。我死后,他不会记得世上有过一只这样的老虎妖。”


“妖精死了就是死了,肉和灵都会彻底消失。我没什么可给他留下的。”


“他以前和我提起过他的院子里有棵枇杷树长得特别好,一到春天就会结满甜甜的果子,是他幼时最喜欢的。”


“啊……好想和他成亲啊,我数了好久的日子,等了那么长的时间。”


“其实,他答应做我老婆的那一天,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去镇上的金铺买了最贵最好看的金戒指打算结婚用的。”


“现在我把戒指交给你。可以的话,帮我埋在他喜欢的枇杷树下吧。”

你最喜欢的巧克力

心机(white day番外)

政府高官之子死后捐献心脏的事上了新闻,给陈父赢得了不少社会名声,有望在政界更上一层。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他辞去了政府工作,沉心打理画室。


次年三月,陈父整理出陈瑞书的一部分遗作,租下一整月的画廊给陈瑞书办一个小型画展。


王俊勇整宿整宿地发噩梦,一会儿是妹妹在病床上一点一点流尽生命体征的景象,一会儿又变成陈瑞书倒在血泊里痛苦地朝他伸出手的模样,然后猛地惊醒,流下一身冷汗。


他在他的小出租屋里,攥着一封一个礼拜前收到的来信,想着,就去看一眼,事情总要做个了结。


路过花店的时候王俊勇才知道这天是白色情人节,经不住店员小姐姐的卖力推销,鬼使神差地买了一束白色玫瑰。又在临近的咖啡...

政府高官之子死后捐献心脏的事上了新闻,给陈父赢得了不少社会名声,有望在政界更上一层。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他辞去了政府工作,沉心打理画室。


次年三月,陈父整理出陈瑞书的一部分遗作,租下一整月的画廊给陈瑞书办一个小型画展。


王俊勇整宿整宿地发噩梦,一会儿是妹妹在病床上一点一点流尽生命体征的景象,一会儿又变成陈瑞书倒在血泊里痛苦地朝他伸出手的模样,然后猛地惊醒,流下一身冷汗。


他在他的小出租屋里,攥着一封一个礼拜前收到的来信,想着,就去看一眼,事情总要做个了结。


路过花店的时候王俊勇才知道这天是白色情人节,经不住店员小姐姐的卖力推销,鬼使神差地买了一束白色玫瑰。又在临近的咖啡店买了一杯flat white和一块波士顿蛋糕外带。


到了坟场,看着碑上那人笑得灿烂的照片,他把花和食物往地上随便一放,讽刺地开口道:“你高兴了?死了情人节还有花收,有咖啡喝,有甜点吃。果然人的命运从出生起就注定好了,命好的人到死也还是一样。”


他瞪着眼睛怒视那人刺眼的笑颜,仿佛能看见陈瑞书嬉笑着嗔他:“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你买的,买完了还要来骂我!”


“吗的,瞪你瞪得太用力,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死了都不让人省心。”王俊勇拂了拂眼下的湿润,又是一声怒骂。


山上灰蒙蒙的雾气让他心里发闷待不下去,甩下一句“走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就离开了。


持续了一个月的画展成功闭幕,不少画被人拍走,陈父将这些钱全数投入以陈瑞书名义设立的慈善基金当中,用于救助心脏疾病的患者。


画展里有一间VIP室并不对人开放,里面陈列了陈瑞书过世前那半年内的全部作品。七十几张人像画,每一幅画的都是同一个人,仰头大笑的、横眉怒视的、得意的、委屈的、安睡的、发呆的、喝着全糖波霸奶茶的……


画中的那个人,也是唯一拥有这里出入资格的那个人,直到最后也没有出现。


陈瑞书,我好讨厌你,也讨厌我自己。

我讨厌你的这件事,也会让你感到得意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恨你了。

请你也,放过我吧。​​​​​​​​​​​​​​​​​​​​​​​​

你最喜欢的巧克力

心机

陈瑞书和王俊勇是在一间画廊认识的。


王俊勇指着陈瑞书送展的那幅画毫不留情地说“这画真丑”的时候,陈瑞书就在旁边。闻言的陈瑞书只是微愣了一下,也不恼,走上前去好脾气地问王俊勇觉得画哪里不好。王俊勇挑着眉斜着眼看他说:“不知道,反正是丑。”纵使陈瑞书出了名的脾气好情商高,也还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陈瑞书知道王俊勇其实是个心脏外科的实习医生,根本和艺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时候,忍不住把人压在床上狠狠教训了一顿。


第二次见面是在陈瑞书画室楼下的一间咖啡馆。陈瑞书坐在角落靠窗的他的固有位置,点了一杯flat white和一块波士顿蛋糕,正享受着悠闲的下午茶时光,窗外面却突然...

陈瑞书和王俊勇是在一间画廊认识的。


王俊勇指着陈瑞书送展的那幅画毫不留情地说“这画真丑”的时候,陈瑞书就在旁边。闻言的陈瑞书只是微愣了一下,也不恼,走上前去好脾气地问王俊勇觉得画哪里不好。王俊勇挑着眉斜着眼看他说:“不知道,反正是丑。”纵使陈瑞书出了名的脾气好情商高,也还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后来陈瑞书知道王俊勇其实是个心脏外科的实习医生,根本和艺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时候,忍不住把人压在床上狠狠教训了一顿。


第二次见面是在陈瑞书画室楼下的一间咖啡馆。陈瑞书坐在角落靠窗的他的固有位置,点了一杯flat white和一块波士顿蛋糕,正享受着悠闲的下午茶时光,窗外面却突然出现一个人朝他热情招手。这人很快便进来咖啡馆坐到他面前说“还记得我吗?”


“印象深刻。”陈瑞书无奈地笑。


“哎,我想起来你的画哪里不好了,要听听吗?”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不客气地拿起陈瑞书的杯子送到嘴边喝了一口,还抱怨了一句“真苦。”


陈瑞书把咖啡拿了回来,又贴心的将自己吃了一半的波士顿蛋糕往那人跟前推,说:“好啊,你说。”


陈瑞书平素算是个挺有洁癖的人,吃别人口水或是让别人吃他的口水,都不是他的做派。

“今天好像,有点鬼迷心窍…”,他在心里想。


那人二话不说拿起小勺挖下一块蛋糕送到嘴里,满足地眯了眯眼,然后说:“你的画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就是画的东西太丑了,不如这样吧,我给你做人体模特,你看怎么样?”


陈瑞书呆滞了一秒,随即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咖啡掩饰自己的惊讶,迅速整理好心情之后放下杯子慢悠悠答道:“我觉得…可以。”

对上这个人,自己已经非正常了,不差再鬼迷心窍多一次。


对面人闻言也愣了一下,随后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说:“没想到你答应得这么爽快,我叫王俊勇,以后多多指教啦!”


陈瑞书很快就带王俊勇参观了他的画室,王俊勇背着手像个领导大爷一样到处巡视,边看边摇头骂陈瑞书奢侈。


陈瑞书说这画室其实是他父亲的,要奢侈也是他爸奢侈,而自己替不常来这里的父亲把画室好好地用了起来,是一种高尚的节俭。

王俊勇呸了他一脸。


王俊勇问陈瑞书以前画过人像没。

陈瑞书说上学的时候画过,后来就没了。

王俊勇说那你技术肯定不行,得先了解了解人体构造才好画。

陈瑞书问王俊勇那要怎么了解,王俊勇二话不说就开始脱衣服。

最后陈瑞书把王俊勇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了解了个透。​​​​​​​​​​​​​​​


陈瑞书的左胸有一道疤痕,是三年前做心脏移植手术时留下的。王俊勇用手轻轻滑过疤痕的边缘,问陈瑞书疼吗。


“疼过,不过现在没事了”,陈瑞书说。


王俊勇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回了个“嗯”。

陈瑞书把脸凑过去碰了碰他的鼻尖,压低了嗓子说:“心疼我了?嗯?”


王俊勇眯了眼睛,拿额头狠狠撞了一下陈瑞书的前额,在对方“嘶”地扶额痛叫出声时,假装凶狠道:“鬼才心疼你!”


陈瑞书却傻笑着一把把人圈在怀里,说:“还好活下来了,不然我这一辈子可就见不到你了。”

王俊勇垂着眼眸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俊勇很快搬进了陈瑞书的公寓里,他行李很少,一些衣服鞋子和专业书,旁的就没什么了。陈瑞书盯着他孤零零的一个行李箱,惊讶得张大了嘴吧,说“你这样的是怎么活过来的?”


王俊勇不在意地撇撇嘴,说:“这些都是身外物,多与少没什么紧要的”,然后胳膊环上陈瑞书的腰,唇凑到那人耳畔说,“我有你就够了。”


陈瑞书立马把人拦腰抱起,说要带他先熟悉一下卧房,床是重点介绍对象。


王俊勇每次都会避开陈瑞书胸前的疤痕,陈瑞书问他他便说:“伤疤还是不要碰了。”陈瑞书觉得自己被人心疼了,他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就不再跟王俊勇说“我没事,没关系”了。


王俊勇住进来没几天,陈瑞书却开始有些发愁了。王俊勇把他喜欢的东西都给禁了,比如咖啡。说对他身体不好。


陈瑞书也知道,很多东西自己都不该碰,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人,应该心存感激小心翼翼地活。可人要是完全循规蹈矩,也就活得不像个人了。

他重获新生之后,尝试了很多以前不能做的事情。真的很好。他白纸一样的人生总算多了些色彩。


不过现在他有王俊勇了。陈瑞书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一个王俊勇足以点亮他的整个生活。不喝咖啡就不喝了吧。

但每当王俊勇捧着全糖珍奶在只能喝白水的他的眼跟前晃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把人薅过来蹂躏一下。


王俊勇有时休班会去画室找陈瑞书。这天,正巧碰上陈爸爸来画室画画。


陈瑞书的父亲是个高官,闲时的兴趣是画画,于是有了这个画室,也培养了陈瑞书对画画的兴趣。


陈瑞书毫无收敛地揽着王俊勇的肩,向父亲介绍说“这是我刚交的boyfriend”。


到底是官场里打滚的人,陈爸爸没露出一点惊讶或是别的什么情绪,得体地微笑着和王俊勇问了好,聊了一小会儿的天,然后叫儿子赶紧带小男友到别的房间去,别在他面前腻腻歪歪的秀恩爱。陈瑞书当然立马执行了。


王俊勇被陈瑞书父亲约谈的时候,已经是一礼拜以后了。


“如果我的儿子开心,我是不介意他身边的伴侣是男是女。”


“很开明的父亲。”


“但不能是你。”


“你知道我是谁。”


“你接近他想做什么?”


“不知道。”王俊勇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要怎么样才会离开他?”


“不怎么样,随时都可以离开。”


王俊勇收拾行李走了。陈父说要给他一笔钱,他没要,说钱不能赎罪,你得愧疚一辈子。


陈瑞书回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王俊勇生活过的迹象了。他打那个人的电话,对面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机械女声说该电话已停机。他去王俊勇实习的医院,医院告诉他王俊勇一个礼拜前申请的离职。


陈瑞书是真的失去王俊勇了。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在画室也想,咖啡馆也想,公寓里也想,他还去了他们初见的画廊,那里的画已经统统变样了,更加不会有王俊勇。


陈瑞书每天躲在画室里画王俊勇。那个骗子,说要给他当模特,结果一次都没实现过。可那也没关系,陈瑞书太记得王俊勇了,一合眼就是他的模样,他笔下的王俊勇都与真人无甚差别。


陈瑞书还是不再喝咖啡,他现在很难入睡,咖啡会让他更加辛苦,他开始借助酒精和药物入眠。


陈父捉陈瑞书去体检,体检结果很不好。医生说再这样糟蹋下去,他这颗心脏也得玩完。


陈父在医院楼下的小餐厅里告诉陈瑞书“是我叫王俊勇走的。”陈瑞书不可置信地看他,哑着嗓子问为什么。


陈父说:“王俊勇的妹妹是心脏病去世的。”


“他和我说他是独子……”陈瑞书呐呐。


“三年前,他的妹妹排到了心脏移植手术,有很大几率救得回来。”


“三年前?”陈瑞书突然有了一个很不好的猜想。


“没错。那时候,你的病一下子恶化,医生建议换心,可是正常排队不知道得等多久。于是我就,动用了一些关系……”


实情震得陈瑞书半天说不出话来,最终苦笑一声:“我欠他的。原来是我欠了他。”


可是王俊勇,你报仇的方法真的好幼稚,万一我没那么爱你呢?岂不是便宜了我……笨蛋。


半年后,陈瑞书因车祸丧生,那颗偷来的心脏按陈瑞书的意愿二次捐赠给了排期的患者。死前的最后一秒,他好像看见了王俊勇。只是那个人穿着全套的医用手术服,戴着医生帽和口罩,看不清模样。会是他吗?


是他吧…骗一骗自己也没关系。


我死了,这段恩怨就该结束了吧?


你会来我坟前看我吗?

我喜欢白色的玫瑰花,你可不要买错了。


不对,我欠你的还没有还完。

下辈子吧,有下辈子的话,我来找你还债。

你最喜欢的巧克力

信息素之王

王俊勇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闻到过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这人一年四季都带着抑制贴。也总有人忍不住好奇跑来问,王俊勇便会暴躁地回一句“干你屁事!”渐渐地,大家也就都知道这是王俊勇的一个雷区,不再当他面谈起,但私下里还是起了很多传言。


王俊勇真的很难过,他觉得自己可能要孤独一辈子了。想他一个霸气狂狷的泰国小老虎,分化成个O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冬阴功味的O!信息素就像人的第二张脸,可偏偏他的门面,味道太重。


直到有一天,有个叫陈瑞书的家伙闯进他的生命,带着一身浓郁的酸辣虾味儿天天在他跟前晃,还不停地问他香不香,饿不饿。


饿你大爷,老子一身的冬阴功比...


王俊勇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闻到过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道。这人一年四季都带着抑制贴。也总有人忍不住好奇跑来问,王俊勇便会暴躁地回一句“干你屁事!”渐渐地,大家也就都知道这是王俊勇的一个雷区,不再当他面谈起,但私下里还是起了很多传言。


王俊勇真的很难过,他觉得自己可能要孤独一辈子了。想他一个霸气狂狷的泰国小老虎,分化成个O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冬阴功味的O!信息素就像人的第二张脸,可偏偏他的门面,味道太重。


直到有一天,有个叫陈瑞书的家伙闯进他的生命,带着一身浓郁的酸辣虾味儿天天在他跟前晃,还不停地问他香不香,饿不饿。


饿你大爷,老子一身的冬阴功比你味儿多了好吗!终于有一日,王俊勇一个暴走撕下脖子后面的抑制贴,向某人疯狂释放信息素,他要让陈瑞书看看,谁才是食物界信息素的王者!


但是……他忘了陈瑞书是个A。

然后你们懂的。


zelicmyt

爱是尊重,是理解

很高兴看到你成长

也很谢谢去年夏天很美好的回忆

人群总是来来去去

“唯有你在我心中不可替代”。

爱是尊重,是理解

很高兴看到你成长

也很谢谢去年夏天很美好的回忆

人群总是来来去去

“唯有你在我心中不可替代”。

阿口可乐
我真的连小朋友万分之一的好看都...

我真的连小朋友万分之一的好看都画不出来…

我真的连小朋友万分之一的好看都画不出来…

阿口可乐
我真的好爱我们泡泡小脑斧!

我真的好爱我们泡泡小脑斧!

我真的好爱我们泡泡小脑斧!

芋圆鲜芋

泡芙小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呀🖤🖤🖤

泡芙小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呀🖤🖤🖤

小狗一米四
为泡芙单独来一张,他的眼睛真的...

为泡芙单独来一张,他的眼睛真的太好看了ㅠ ㅠ

为泡芙单独来一张,他的眼睛真的太好看了ㅠ ㅠ

zelicmyt

·搁浅/ The Stranded/·
三人组预告粗糙截修
小勇小马都要加油

·搁浅/ The Stranded/·
三人组预告粗糙截修
小勇小马都要加油

ELING_07121312
佛系徽章群,100人成团~可以...

佛系徽章群,100人成团~可以别在帽子上,衣服上,衣领上还有包包带子上,非常别致,还有特典赠送[奸笑]可能还有意外惊喜哦~~~有兴趣的可以扫码进群

佛系徽章群,100人成团~可以别在帽子上,衣服上,衣领上还有包包带子上,非常别致,还有特典赠送[奸笑]可能还有意外惊喜哦~~~有兴趣的可以扫码进群

白噪点Don铺
就算带着口罩也依旧遮不住的帅气...

就算带着口罩也依旧遮不住的帅气~ perth一定会有很好的未来,有点庆幸自己在这个夏天看了不期而爱,喜欢上了一群单纯的小男孩!Perth,Mark,Mean,Plan~加油💪

就算带着口罩也依旧遮不住的帅气~ perth一定会有很好的未来,有点庆幸自己在这个夏天看了不期而爱,喜欢上了一群单纯的小男孩!Perth,Mark,Mean,Plan~加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