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hux

1251浏览    20参与
深い森

*补档,phux,P2是过程。

有事没事凑一块密谋,法队一定没少撸米总。所以这CP还可以叫做:只有猫知晓(

我在SW搞的CP为什么一个比一个冷

*补档,phux,P2是过程。

有事没事凑一块密谋,法队一定没少撸米总。所以这CP还可以叫做:只有猫知晓(

我在SW搞的CP为什么一个比一个冷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请先看简介避雷】一个星战新传群像的混剪,主要素材来自星球大战7和8,不同人物的镜头有多有少,但我都爱他们。涉及到的主要人物关系(含爱情向和亲情向)有:Rey&luke/Ben&luke/Reylo/Phux/Finnrose/银河双子/Leia&Holdo/Tico姐妹/Solo父子/PoennixMay be force be with you, always.

【请先看简介避雷】一个星战新传群像的混剪,主要素材来自星球大战7和8,不同人物的镜头有多有少,但我都爱他们。涉及到的主要人物关系(含爱情向和亲情向)有:Rey&luke/Ben&luke/Reylo/Phux/Finnrose/银河双子/Leia&Holdo/Tico姐妹/Solo父子/PoennixMay be force be with you, always.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最后一秒,最后一页

1

重击下催发的嗡鸣声还在法斯玛的脑子里肆无忌惮地漫游,此刻,蓝色的火花鞭笞着她敏感的神经,缺失一角的头盔把周遭的一切都迅速拉进她有些晕眩的目光中,横陈的尸体,刺目的火光,残破的机械,当然,还有那个刚刚把她击倒在地的叛军渣滓。

FN-2187。

她倒在地上,嘴角不甘地微微抽动。

法斯玛记得自己训练过的每一个士兵的编号,而这个编号,属于一个叛徒,一个正带着嘲讽的微笑与外露的杀意审视自己的叛徒。

“你永远……都是渣滓。”她在努力把最后的喘息也演绎成一种威严的责难,而那个叛徒却在一种诡异的释然情绪中加重了她的语气:“叛军渣滓。”

随后剧烈的震动便开始侵吞一切活物与死物,她也伴着猝然断裂的...

1

重击下催发的嗡鸣声还在法斯玛的脑子里肆无忌惮地漫游,此刻,蓝色的火花鞭笞着她敏感的神经,缺失一角的头盔把周遭的一切都迅速拉进她有些晕眩的目光中,横陈的尸体,刺目的火光,残破的机械,当然,还有那个刚刚把她击倒在地的叛军渣滓。

FN-2187。

她倒在地上,嘴角不甘地微微抽动。

法斯玛记得自己训练过的每一个士兵的编号,而这个编号,属于一个叛徒,一个正带着嘲讽的微笑与外露的杀意审视自己的叛徒。

“你永远……都是渣滓。”她在努力把最后的喘息也演绎成一种威严的责难,而那个叛徒却在一种诡异的释然情绪中加重了她的语气:“叛军渣滓。”

随后剧烈的震动便开始侵吞一切活物与死物,她也伴着猝然断裂的地面沉重地坠入火海。

2

热浪已经在身下翻涌成命定的诅咒,法斯玛却在冷静地计算自己还剩多少时间。

三秒。

三秒之后,火焰就会带走她最后的骄傲与不屈。

生命在这三秒里寸步难行,但记忆却已把她的一生都压缩成一份单薄而简短的战斗报告,仅有的三页纸凄然地在灼热的风里震颤。

第一页,与一片废土有关。帕纳索斯,一个因核爆炸而面目荒凉的星球,唯一能够养活的便是法斯玛异常旺盛的求生欲。必要的时候,即使是对亲人,法斯玛也会将死亡的机会慷慨转赠。在这个被黄沙吞噬的世界里,无数用狼狈的泪水浇灌土地、祈告神灵的弱者,在她冰蓝色的冷眼下化为白骨。那时她不知道面对死亡的悲伤与恐慌是什么,那东西早已在饥荒中被她的族人们分食殆尽了。她所信仰的,唯有生存。也正因如此,当“定局者号”的炮火对帕纳索斯的土地露出残忍的微笑时,她浑身的血一瞬间凉透,却生生让落寞与惊愕在厚重的头盔下朽烂。“我不属于这里,我属于更强大的世界,而鲜血会为我铺平脚下的路。”法斯玛这样告诉自己,她用自己的命运在第二页纸上盖上了红戳。

第二页,与一个世界有关。第一秩序便是这个更强大的世界,规整,洁净,残忍得让人心安。法斯玛用纳布游艇的尸骸把自己包裹起来,对敌人的恐慌眼神,她总是玩味不厌,毕竟,他们注定要在铬元素的反光里见证自己的死亡。法斯玛在这个世界里如鱼得水,强大的感觉将她的心性无限拔高。她不在意那个原力横行的危险区域,她所做的,不过是带着少许的温柔目光记录下每个数字编号的成长与变化,然后亲手把这些编程好的死亡天使送给反抗者。白色盔甲与殷红鲜血天生登对,不是吗?想到这里,法斯玛仍是想要得意地微笑,即使她身体里涌动的红色也大抵要在一片震耳欲聋中静静爆裂了。她还剩最后一秒,而那份关于她人生的战斗报告,也还剩最后一页。

第三页,与一个人有关。法斯玛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最后一秒想起他,阿米蒂奇·赫克斯,那个与她共事已久的年轻将军,那只狡黠的漂亮狐狸。要命的是,她喜欢这只总在精心梳理自己毛发的狐狸,而对方也总是以过分的宽容将她缠紧。她不会去想她是如何替他除去了油亮皮毛上那只碍眼的虱子,正如他也习惯了包庇她的感觉。危险是无处不在的,他们之间却多得是默然的温柔。法斯玛和赫克斯仿佛是站在将覆灭的一条大船上的两个旅人,即使被迷雾遮住双眼,看不见对方,也依然默契地一进一退,往复周旋,那艘船也便始终是浮浮沉沉,却不曾彻底被浪吞没。

而今这种平衡要终止了。

最后一秒数尽的时候,法斯玛同时坠入明亮灼目的火焰和深沉无边的黑暗。

3

温暖的感觉在不安地侵扰着法斯玛的神经,她讨厌这种未被压缩在盔甲里的空气,放任舒适感蔓延,并不是她的作风,她疲倦地睁开眼。

“欢迎回来,法斯玛。”赫克斯将军坐在床边,看上去倒是气定神闲,“正如我说过的,即使星球爆炸也无法杀死你,无法阻止你对第一秩序的贡献。”

“你救了我。”刚刚苏醒过来的金发女人低语道,语气里似乎夹杂了一丝心有不甘的懊恼,她没想到自己要靠他来救。

“是的,在废墟里找人并不是件易事,但如果我找的是你,找的是那副第一秩序中独一无二的闪亮盔甲,那便容易多了。是的,我救了你,而且我不会追究你昏迷状态下的失言的。”

“什么?”法斯玛讨厌那只目光狡黠的狐狸拿捏得极精准的微笑,对她来说,那微笑没有侵略性,却透露着危险的意味,逼她陷入温柔的黑洞。

“关于你在梦中称我为某种褐色毛皮生物的事情,我可以不做追究,但是这要看你的态度。”赫克斯顿了顿,微微皱起眉头,目光细细勾勒着她的轮廓,“告诉我,法斯玛,这是嘲讽,还是玩笑?”

法斯玛直起身来,绝对的身高优势使她在病榻上也显得气势压人。“哦,你知道那是什么。”她的眼神迷离,不知是在与仍未离去的晕眩感做缠斗,还是特意不让流淌在眼中的水蓝色秘密向赫克斯尽数张开怀抱。“要我告诉你吗?”她的唇印几乎要烙在赫克斯的耳朵上,“那是爱称,我的小狐狸。”


Iracebeth-Gelashvili

《SAFE ZONE》

别名《虚假安全感》

CP:Armitage·Hux × Captain Phasma

注意事项:

根据官方小说《PHASMA》中的设定描写

也许有梦境中的R向

有会引起不适的描写,如死亡状态

有粗鲁用词

Armitage·Hux

Armitage垂下头,抬眼看向镜子中的自己:柔软的红发在昂贵护发用品的照顾下死了一样的躺好,没有一根胆敢越过雷池引起他的不悦。瘦削的脸颊泛着不健康的青白色,隆起的颧骨在灯光的照耀下打出一片阴影,让他看起来阴郁可怖,尤其是那双绿眼睛,如同觅食的饿狼让人不寒而栗。

Armitage抬起头,再次审视自己:梳得一丝不...

别名《虚假安全感》

CP:Armitage·Hux × Captain Phasma

注意事项:

根据官方小说《PHASMA》中的设定描写

也许有梦境中的R向

有会引起不适的描写,如死亡状态

有粗鲁用词

Armitage·Hux

Armitage垂下头,抬眼看向镜子中的自己:柔软的红发在昂贵护发用品的照顾下死了一样的躺好,没有一根胆敢越过雷池引起他的不悦。瘦削的脸颊泛着不健康的青白色,隆起的颧骨在灯光的照耀下打出一片阴影,让他看起来阴郁可怖,尤其是那双绿眼睛,如同觅食的饿狼让人不寒而栗。

Armitage抬起头,再次审视自己:梳得一丝不苟的红发好像被镀上一层暖色的光,通过白到近乎透明的皮肤能够隐约观察到血管,微微弯起的眼睛像是镶嵌在白色月牙形美玉上的一块圆粒橄榄绿宝石。

“非常好。”

藏起尾巴的红狐狸离开盥洗室,站到两队风暴兵中间,露出一个招牌性笑容,等待舱门的开启。

“第一秩序非常高兴您还活着,父亲。”他用一种独特的腔调对那个教会他独特腔调的红发的老男人说。

他注意到他身边的几个人,其中一个的身材太过出众,并且站在他身边,看起来十分受重视。他不由得紧张起来,一种反感的情绪迅速充斥了半个大脑,剩下的半个大脑开始计划如何在危险发展成威胁之前将之扼杀。

“这要归功于Phasma,”Brendol朝旁边的人点点头,“Phasma,这是我的儿子Armitage。”

她歪着头回望Armitge,没说任何话。

眯起眼睛的Armitage盯住她。他们一般大,但是她比自己要强壮很多,高了将近一个头,她站在Brendol身边,好像是他的亲生女儿,对这个高高瘦瘦的私生子不屑一顾。

她就是一个藏在壳里的巨型蜗牛。

“第一秩序感谢你,Phasma。”

但他为了讨好Brendol,还是提高音量将她赞美了一番,即使对方并没有领情。这感觉如同他与Phasma死死抓着一条名为Brendol的绳子的两头,Phasma根本没用力,他却已经大汗淋漓、精疲力竭,手掌也磨出血,而绳子还在往她那边延伸,他也要被拽到她面前,沦为她的甜点。

未完待续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智障剧情
Hux: This is definitely not my safe zone!
部分灵感来自微博上的朋友。

【Phux】智障剧情
Hux: This is definitely not my safe zone!
部分灵感来自微博上的朋友。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一个【phux】的节奏向视频,角色配对是Phasma/Hux,第一秩序的强强联手组合,我爱他们身上的力量感!

一个【phux】的节奏向视频,角色配对是Phasma/Hux,第一秩序的强强联手组合,我爱他们身上的力量感!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危险沉迷

CP:Phasma/Hux

官方小说使我失去理智,今夜无法入眠,只想大喊Phux is rio!

“要酒吗?我想你现在需要麻痹一下神经。”冰冷的声音穿透银色头盔而来,法斯玛似乎语带嘲讽,手上包扎的动作却显出与此不相称的温柔。赫克斯手臂受了伤,伤口渗血,这是常有的事,尤其是在最高领袖的位置易主之后,将军与凯洛伦的矛盾愈发激化为不可调和的肢体冲突,每一次战术上的争吵,最终都演变为了赫克斯带伤冲出指挥室时的愤恨不已。

法斯玛很清楚,自己和赫克斯都不是那个原力使用者的对手,然而她无法劝服赫克斯向凯洛伦作出妥协,也不会做此尝试。她所要做的,是在每一次战斗后拭亮铠甲,让蝼蚁般的叛军望而生畏、无处可逃...

CP:Phasma/Hux

官方小说使我失去理智,今夜无法入眠,只想大喊Phux is rio!

“要酒吗?我想你现在需要麻痹一下神经。”冰冷的声音穿透银色头盔而来,法斯玛似乎语带嘲讽,手上包扎的动作却显出与此不相称的温柔。赫克斯手臂受了伤,伤口渗血,这是常有的事,尤其是在最高领袖的位置易主之后,将军与凯洛伦的矛盾愈发激化为不可调和的肢体冲突,每一次战术上的争吵,最终都演变为了赫克斯带伤冲出指挥室时的愤恨不已。

法斯玛很清楚,自己和赫克斯都不是那个原力使用者的对手,然而她无法劝服赫克斯向凯洛伦作出妥协,也不会做此尝试。她所要做的,是在每一次战斗后拭亮铠甲,让蝼蚁般的叛军望而生畏、无处可逃。她乐于和赫克斯分享受刑者的鲜血和痛苦,这是从他们相识起就有的传统,也是他们为第一秩序做出的最好的忠诚献祭。比起最高领袖究竟所属何人,法斯玛更在意的是第一秩序的未来,她和赫克斯的未来。“我放弃一切来到第一秩序,不是为了看它走向堕落的。”踩在无数尸体上的冷血刽子手如是说道,“第一秩序的荣光应该是也只能是用叛军的血铸就的,心慈手软可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但她对赫克斯确实仁慈,甚至可以说是温柔。她确实困惑过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把两个知晓自己身世的赫克斯一同斩草除根,不知为什么,她似乎对这位小将军有着天然的信任感,这是危险而不可理喻的。“你会让自己的弱点暴露无遗。”法斯玛警告自己,“他只是默许而已,不过是借刀杀人,刀用完了也会借机废掉,你必须清楚这一点。”

长久以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条原则,她从来都是肆意踩在脚下的。亲人可杀,暂时的朋友就更不必留着。但赫克斯似乎并不是暂时的朋友,他居然想要在老赫克斯的死上彻底包庇她,这使她感到不安。这位第一秩序的小将军,就像一个难解的谜,而她第一次有兴趣为一个利益相关者放下防卫,对他抽丝剥茧一番。

她想她现在解开这个谜了,谜底叫做致命的吸引力。不幸的是,解谜的过程是双向的,谜底揭开的时候,她和赫克斯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危险的光明。对一个以武力解决一切的人来说,柔软的爱情是危险的,甚至微弱的同情和怜惜也代表着危机四伏,但她无法舍弃从他身上汲取的令人怠惰的安全感。“你是个懦夫,法斯玛。”她无法原谅自己的软弱,“第一秩序的安稳生活使你懈怠了吗?这世上根本没有安全感可言,你所能信任的唯有自己。”

“你可以信赖我,法斯玛。”那个熟悉的声音覆盖了她的耳膜,她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年轻的小将军走下飞机,在父亲的引荐下向她伸出手:“跟我走吧,我会把你们安全带回第一秩序。”而现在赫克斯似乎同样向她伸出了手:“相信我吧,法斯玛队长,你不必一直如此坚守孤独和冷漠,我们可以携手为第一秩序带来无上荣光。”

真不敢相信她居然向这份可笑的邀约屈服了,而且他们一携手就是数年。她的神经依然敏感而脆弱,她依然习惯于以暗杀掩盖秘密,只不过这一次,暗杀的受益人不只有她一个人,而昔日与她共守秘密的小将军,也依旧帮她拦下了不少麻烦。

军队是一个不该讲感情的地方,她无数次告诫自己,又无数次否定自己。“我必须提醒你,我们不是在谈恋爱,赫克斯将军。记得吗,只是在互相利用而已。”法斯玛如此拒绝将军难得的约会请求,而在赫克斯看来,她露出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已经出卖了一切。“你喜欢我。”他不由得挑起了眉毛,迎上对方意蕴复杂的目光,“你觉得这很危险吗?”

法斯玛拒绝透露更多的情感,于是他自顾自地说下去:“当然危险,因为我对你也有同样感受。沉溺致命的吸引力或许会让我们被命运放逐,但在那之前,我宁愿纵容自己的情感。”

“问题是,法斯玛,你愿意纵容自己的情感吗?”

她依旧缄口不言,而赫克斯把那当做一次默许。

“谢谢你……法斯玛队长。”每一次绷带覆上伤口,疼痛都刺激着赫克斯的神经。该死的原力,他暗自咒骂着,却又终究无可奈何。所幸,他身边有这位和他“互相利用”的人,如果她坚称生死之交为“互相利用”的话。

“酒精就免了,如有可能,和我一起喝一杯塔林茶吧。”赫克斯艰难地抽动着嘴唇,努力扯出一个比较圆满的微笑。

“看来你确实沉迷苦涩的味道。”法斯玛摇了摇头,递上他用惯了的那个黑色杯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是啊,赫克斯心说,就像我沉迷这危险的爱情一样。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望远镜

一个彼得兔电影梗,奇怪的Phux脑洞段子:

CP: Captain Phasma/General Hux

法斯玛队长曾经送给赫克斯将军一个望远镜作为礼物,说这样他就可以更好地观测弑星者基地里发生的事情了,或许会发现很多特殊的秘密。
所以赫克斯将军闲来没事的时候,就掏出望远镜监控弑星者基地里的情况,顺便在本子上记录重要信息。他想着,说不准某一天他就能发现士兵叛逃的前兆,没准会立下大功。
一般来说,他看到的内容都算得上稀松平常。
哦,那是凯洛伦带来的那个号称全叛军最好的飞行员,这种邋里邋遢的人连自己都收拾不好,怎么可能管好飞机,叛军真是一群乌合之众。
哦,那是风暴兵在巡逻,法斯玛队长似乎正在管教她的某...

一个彼得兔电影梗,奇怪的Phux脑洞段子:

CP: Captain Phasma/General Hux

法斯玛队长曾经送给赫克斯将军一个望远镜作为礼物,说这样他就可以更好地观测弑星者基地里发生的事情了,或许会发现很多特殊的秘密。
所以赫克斯将军闲来没事的时候,就掏出望远镜监控弑星者基地里的情况,顺便在本子上记录重要信息。他想着,说不准某一天他就能发现士兵叛逃的前兆,没准会立下大功。
一般来说,他看到的内容都算得上稀松平常。
哦,那是凯洛伦带来的那个号称全叛军最好的飞行员,这种邋里邋遢的人连自己都收拾不好,怎么可能管好飞机,叛军真是一群乌合之众。
哦,那是风暴兵在巡逻,法斯玛队长似乎正在管教她的某一个风暴兵,这个废物,怎么都不能让她省点心。
后来他发现那个不省心的风暴兵带着那个邋遢的飞行员坐上第一秩序的TIE战机逃跑了的时候,差点气得把望远镜摔在地上。
有时候他也会发现不一样的风景,比如现在他从望远镜里恍惚看到了一个特殊的物象。“伦,你看那是什么?我觉得我刚刚看到了一只银色的大鸟,超大的那种。”
凯洛伦难得地向他投来了怜悯的目光:“赫克斯,那不是什么银色大鸟,那是法斯玛队长在测试她的飞行背包。”
“她这么厉害还需要这种东西?”
“赫克斯,我觉得你戴的不是望远镜,是粉丝滤镜。”

“赫克斯将军,我听说你觉得我看起来像只银色的大鸟?”法斯玛队长平静地看着他,像一只银色的大鸟看着一只姜黄色的小老鼠那么平静。
“法斯玛队长……”赫克斯显得有那么点手足无措,但强大的心理素质使他马上厚着脸皮否认道:“我当然没有。凯洛伦告诉你的吧?第一秩序最不能相信的人就是他了。”
“我当时说的明明是,我看到了一个金发天使,一个英姿飒爽的女武神。”

表观奇迹

本周的无脑兔牙,放弃了,凑不齐十张(手动再见)

p1 cp姿势生成器的gingerpilot,激情摸头杀

p2 和p1是一张图(no

P3 粉毛姜

p4 如此弱智我甚至无法给这张想个什么介绍性文字,但事实是我一天吸不到姜拍就要死了,这大概是什么救急品8

p5 shippable的姜菌和法队,好好吸哦这对!请来品一品(安详

P6 上课的无脑

↑总结一下就算脑子不在线呗

本周的无脑兔牙,放弃了,凑不齐十张(手动再见)

p1 cp姿势生成器的gingerpilot,激情摸头杀

p2 和p1是一张图(no

P3 粉毛姜

p4 如此弱智我甚至无法给这张想个什么介绍性文字,但事实是我一天吸不到姜拍就要死了,这大概是什么救急品8

p5 shippable的姜菌和法队,好好吸哦这对!请来品一品(安详

P6 上课的无脑

↑总结一下就算脑子不在线呗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冷血动物(1)

CP: Phasma/Hux

从暗杀计划开始的Phux故事,冷血动物的相遇和交锋。我没有看Phasma的官方小说,所以基本是私设。


“我对你的能力很感兴趣。”他的眼睛里闪现着狡黠的莹绿色光芒,像一条鳞片冰冷的蛇,吐着信子,却对猎物流露出一种可笑的怜悯。“Hux将军经常向我提起你,Phasma队长,第一秩序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他刻意避开了对他父亲的称呼,冷漠是他能无私给予那个人的唯一外化情感,仇恨则是根植于心的慢性毒药,一点点腐蚀他的身体,让他暗暗铸成一柄以杀意淬火的心剑。而今,他想他该拔剑出鞘,给另一个人看看它的锋芒了。

此刻他无法从那个需要他仰视的镀铬银头盔上直接挖出他想要的答案...

CP: Phasma/Hux

从暗杀计划开始的Phux故事,冷血动物的相遇和交锋。我没有看Phasma的官方小说,所以基本是私设。


“我对你的能力很感兴趣。”他的眼睛里闪现着狡黠的莹绿色光芒,像一条鳞片冰冷的蛇,吐着信子,却对猎物流露出一种可笑的怜悯。“Hux将军经常向我提起你,Phasma队长,第一秩序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他刻意避开了对他父亲的称呼,冷漠是他能无私给予那个人的唯一外化情感,仇恨则是根植于心的慢性毒药,一点点腐蚀他的身体,让他暗暗铸成一柄以杀意淬火的心剑。而今,他想他该拔剑出鞘,给另一个人看看它的锋芒了。

此刻他无法从那个需要他仰视的镀铬银头盔上直接挖出他想要的答案,他对她的能力很感兴趣,那她对他呢?第一秩序将军的私生子是否不过是一个企图引起她注意力的可笑小丑呢?他观察了她很久,残忍地迷人着的生物总能让他释放自己的笑意。冷静、无情、大胆、细致,一边处处设防,一边斩草除根,他完全有理由相信那闪亮盔甲包裹和塑造的是第一秩序最优秀的恶魔。

“最佳人选。”他的嘴唇微动,碾碎了这句透着得意和期许的低语,而头盔里的人却捏住了空气里散落的秘密:“您说什么?我想请您重复一遍,Hux先生。”

“那句话是什么并不重要。”他的声音没来由地绕着弯子,“重要的是,我能信任你吗?或者说,你能信任我吗?”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想向我展示一个充满危险却又诱人至极的机会,对吧?”头盔下的声音低沉着,尽量不泄露一丝情绪。“我想您要做的应该是一件大事,而我或许会很荣幸地参与其中。”

“没错,Phasma队长。现在你就向我证明了一件事,让你可以完美地融入这个计划——你很聪明。”

“那我现在是否有幸知道,这个计划是什么呢?”

“你想剥离真相的话,就该在我面前卸掉一切危险的伪装,我需要自保,而这也是为了你好。你应该知道到了这一步,不管我接下来说出的话是什么,你都没有办法置之不理或是直接拒绝,否则……”

“否则你就会像处理垃圾一样处理掉我。”Phasma手里的金属长杖清脆地叩击了一下地面,然后安然地倚在了墙角,“现在倒是很有意思了,我洗耳恭听。”她卸下了头盔,挂在墙角的长杖上,然后用那双溢满平静的蓝眼睛注视着威胁她的人,而后者从未见过她的真实面目。

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此刻正对着那抹勾连至双颊的樱桃红色出神,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威胁在这个女人面前毫无作用,他甚至想要逃离她的自信,因为那使他自小受到的侮辱和打压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她很美,而且高挑,气势压人,他想那大概是杀戮造就的强大感。他不得不仰头看着她,不知是该注视她背后刺目的阳光,还是她头顶柔软而闪亮的金发,仿佛他才是要被丢进垃圾倾倒槽里的人。但年轻人很快就融化了自己的不安情绪,

“很好。”他突然轻笑了一声,“Phasma将军,你几乎就让我动摇了。我想我一直都是对的,你确实很适合这个计划,是的,你是最佳人选。”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她的声音渐渐靠近,释放出一种危险的暧昧感,不是对他,而是对计划本身。

“我想成为Hux将军,越快越好。我想让那个现在占着位子的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人间,而我会成为最好的继任者。”在这个无比合适的同谋者面前,他献出自己坦诚的罪恶,现在,他释放在外的愤怒可要远多于冷漠了。

“取而代之。”Phasma笑了,“为什么呢?为什么我要帮你呢?现在的将军才是我的领导,不是吗?背叛我的领导,帮你坐上这个位子,我有什么好处呢?”

“你当然有好处,好处就是——比起他,我能给你更多。我知道你无意于权争,但你大概会对指挥的自由权很感兴趣。”他从对方微微闪动的睫毛里读到了许可,接着说,“我也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到手上沾的血是为了更好地抹去指尖残留的黑。干脏活可需要好好掩饰一下,Phasma队长。你很聪明,但我会为你提供更全面的掩护,但前提是,为了第一秩序。”

“看来我没有什么选择了,不是吗?”她这样说着,却毫不掩饰微笑里的轻蔑和得意,“但说到底,未来的Hux将军,你还是需要我,而我很乐意加入你的小小计划。”

“因为你我都是聪明人。”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因为你我都是冷血动物。”她纠正道,盔甲在阳光下闪过一阵寒光。“我们不需要趋向光明,只享受深陷黑暗。”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各种瞎画
1.
-“Where are you, Captain Phasma?”
-“Right behind you, General Hux.”

2&3.
Phasma: Miss me?
​​​

【Phux】各种瞎画
1.
-“Where are you, Captain Phasma?”
-“Right behind you, General Hux.”

2&3.
Phasma: Miss me?
​​​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Reylo】【Phux】FO男孩们为爱互怼

一个深夜神经病脑洞:
【Reylo&Phux,FO男孩们为女友互怼的场合】
以防有人不知道,Phux指的是Phasma/Hux

Hux在走廊里刚好碰见刚转过身来的Kylo Ren,Kylo见到Hux,马上收敛了刚才腼腆而幸福的笑容,礼节性地冲他点了点头,算是问好。
Hux看着他脸上的笑就来气:“哈,最高领袖,又看到你捡垃圾的小女友了?”
Kylo板着脸教育他:“Hux将军,我再说一遍,Rey不是什么拾荒者,她和我一样,都是强大的原力使用者,我们是完美的命运共同体。”
“原力?哦,有原力了不起啊?”Hux翻了个白眼,“不要以为只有你有女朋友,我女朋友可比你的优秀多了!”
Kylo脱口而出:“哪个倒霉催...

一个深夜神经病脑洞:
【Reylo&Phux,FO男孩们为女友互怼的场合】
以防有人不知道,Phux指的是Phasma/Hux

Hux在走廊里刚好碰见刚转过身来的Kylo Ren,Kylo见到Hux,马上收敛了刚才腼腆而幸福的笑容,礼节性地冲他点了点头,算是问好。
Hux看着他脸上的笑就来气:“哈,最高领袖,又看到你捡垃圾的小女友了?”
Kylo板着脸教育他:“Hux将军,我再说一遍,Rey不是什么拾荒者,她和我一样,都是强大的原力使用者,我们是完美的命运共同体。”
“原力?哦,有原力了不起啊?”Hux翻了个白眼,“不要以为只有你有女朋友,我女朋友可比你的优秀多了!”
Kylo脱口而出:“哪个倒霉催的不开眼的姑娘能看上你?!”
路过的Phasma队长冲Kylo点头致意:“最高领袖,您叫我有什么事吗?”
最高领袖从未觉得如此尴尬过,他努力地笑了:“没什么,挺好的。恭喜你啊,Phasma队长。”
Phasma消失在门后的一瞬间,Hux和Kylo几乎是同时喊出了那句话:“举行婚礼的时候不准动用风暴兵做仪仗队!”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Kiss&Hugs

一砸说想看这对亲亲抱抱举高高,我就写了两段(然而并没有举高高)

CP: Phasma/Hux

1

“吻我。”Phasma的声音里有种不容质疑的霸道,沉沉地砸进Hux的耳膜。

Hux被抵在角落里,背后的金属门的质感让他冷静下来,此刻第一秩序的空气似乎寒凉而暧昧得透骨,悄悄溜上他的脊背。

“……现在吗?”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企图把视线越过她高大的身躯,用意念驱散他们周围走来走去的风暴兵。好吧,他可不会原力那一套,那些穿着白色制服的吉祥物还在那里。“为什么平时上战场的时候没见你们这么积极?!”他手心渗出汗来,在心里暗暗骂道。

“所以你害怕了。”Phasma的手指滑过他因紧张而显得有些苍白...

一砸说想看这对亲亲抱抱举高高,我就写了两段(然而并没有举高高)

CP: Phasma/Hux

1

“吻我。”Phasma的声音里有种不容质疑的霸道,沉沉地砸进Hux的耳膜。

Hux被抵在角落里,背后的金属门的质感让他冷静下来,此刻第一秩序的空气似乎寒凉而暧昧得透骨,悄悄溜上他的脊背。

“……现在吗?”他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企图把视线越过她高大的身躯,用意念驱散他们周围走来走去的风暴兵。好吧,他可不会原力那一套,那些穿着白色制服的吉祥物还在那里。“为什么平时上战场的时候没见你们这么积极?!”他手心渗出汗来,在心里暗暗骂道。

“所以你害怕了。”Phasma的手指滑过他因紧张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庞,语气里满是少年般飞扬的得意感:“这可不像你,我威风凛凛的Hux将军。请求一个吻就让你退却了。”

“害怕?”他直起身来,黑色制服迎上她镀铬的盔甲,摩擦出奇诡的安详感。“我可不会害怕,队长,尤其是在你面前。”

哼,小男孩最后的倔强。Phasma挑了挑眉毛:“那就用行动来说服我吧,将军,吻我。”

(对不起我要拆车了)

“Phasma你先把头盔摘下来!你让我往哪儿亲!”这只橘猫终于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发怒了。

2

身先士卒的英勇行为往往是要付出代价的,Phasma清楚这一点,和她共享了无数黑暗秘密的Hux也清楚这一点。当她从飞船上下来,盔甲依然闪亮,红黑色披风依旧自然地垂坠在空气里,他总是第一个站过去,用欣慰而得意的目光为她接风洗尘。而许多时候,当他需要卸掉她厚重的头盔来探听她的呼吸声时,当他无法从那双紧闭的蓝眼睛里得到回应时,恐惧会将他攫住,而那时他尚不肯承认,自己害怕的不是什么失去一个所谓的“得力助手”,而是失去一个使他深陷于黑暗诱惑的迷人女性。他们对彼此太熟悉了,熟悉到可以一起享受暗杀与明斗的快感,熟悉到每一次一同舔过刀尖鲜血,都觉得寒凉而甜蜜。

诡异的般配感,Hux听到风暴兵们私下这样议论。他竟不觉得生气,倒是先在心里自嘲起来:“承认吧,Hux,你喜欢她。就让黑暗面把你们的命运熔铸在一起吧,‘诡异的般配感’,哼,倒是恰如其分。”

Hux的脚步在医疗室外面凌乱地流连着,他的目光可以穿透厚重的透明玻璃,身体却只能在阴暗的回廊里挣扎。“希望她没事。”他的牙齿微微打颤,旋即化作一个故作强硬的冷笑:“约定就是约定,她可不能一个人带着秘密离开我。”

Hux对保守秘密的执著让Phasma醒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她刚艰难地从病床上坐起,就迎来了Hux的一个温柔而绵长的拥抱。她在他的怀抱里松懈下来,听他的声音轻轻敲着她心里那扇虚掩着的门:“欢迎回来,Phasma。我很想你,仅此而已。”

“我明白,你需要我,黑暗面也需要我。”

“嗯,但主要是我,需要你。”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请你撸猫

【一个Phux的小脑洞】
Phasma/Hux

Hux眨着眼睛,问Phasma愿不愿意和自己共进晚餐,顺便去自己那里坐一坐。“不瞒你说,我家里养了一只橘猫,你可以去撸猫。”Hux轻轻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注视着Phasma的蓝眼睛,从那里他得到了令人欣喜的默许之意。他就知道撸猫的诱惑力总是巨大的,他喜欢的这个强势的姑娘也不得不向家里的橘猫屈服。
于是两个人吃了饭,Phasma坐在Hux家的客厅沙发上,等着他把猫抱出来。等了半天,猫也在里屋叫了半天,就是不见橘猫的影子。这时Hux穿着橘黄色的睡衣出来了,他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嘴唇,说:“它怕生,不肯出来,刚才还咬我,不好意思,今天没猫,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在Phasma...

【一个Phux的小脑洞】
Phasma/Hux

Hux眨着眼睛,问Phasma愿不愿意和自己共进晚餐,顺便去自己那里坐一坐。“不瞒你说,我家里养了一只橘猫,你可以去撸猫。”Hux轻轻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注视着Phasma的蓝眼睛,从那里他得到了令人欣喜的默许之意。他就知道撸猫的诱惑力总是巨大的,他喜欢的这个强势的姑娘也不得不向家里的橘猫屈服。
于是两个人吃了饭,Phasma坐在Hux家的客厅沙发上,等着他把猫抱出来。等了半天,猫也在里屋叫了半天,就是不见橘猫的影子。这时Hux穿着橘黄色的睡衣出来了,他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嘴唇,说:“它怕生,不肯出来,刚才还咬我,不好意思,今天没猫,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在Phasma开口说话之前,他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那什么,其实我也是橘黄色的,要是你撸不成橘猫,摸我也是一样的。”

仿生人康斯坦丁会中肺癌木马吗

【Phux】微笑

【看Hux被咬手的删减片段后脑补的一小段Phux,冷cp,纯瞎写】

Captain Phasma/Armitage Hux


Hux不太能接受的一个事实是:在第一秩序这个深不可测的大池子里,Phasma要比他如鱼得水得多。

比如她浑身上下的盔甲总是被擦得一尘不染,由此自生一种凛冽的寒意,不怒自威,教人心颤。而他身为将军,几乎沦为了第一秩序的笑柄。那些原力使用者似乎对他特别青睐,而他总能在当众被惩罚和羞辱后,在和Phasma擦肩而过时,在她光可鉴人的盔甲上瞥见自己凌乱的头发和嘴角的血迹。

比如刚才,他正要教训那个跪在地上的女叛军,就被她咬住了手指头,旁边的风暴兵死命按住那个女人,他才在...

【看Hux被咬手的删减片段后脑补的一小段Phux,冷cp,纯瞎写】

Captain Phasma/Armitage Hux


Hux不太能接受的一个事实是:在第一秩序这个深不可测的大池子里,Phasma要比他如鱼得水得多。

比如她浑身上下的盔甲总是被擦得一尘不染,由此自生一种凛冽的寒意,不怒自威,教人心颤。而他身为将军,几乎沦为了第一秩序的笑柄。那些原力使用者似乎对他特别青睐,而他总能在当众被惩罚和羞辱后,在和Phasma擦肩而过时,在她光可鉴人的盔甲上瞥见自己凌乱的头发和嘴角的血迹。

比如刚才,他正要教训那个跪在地上的女叛军,就被她咬住了手指头,旁边的风暴兵死命按住那个女人,他才在高分贝的喊叫后得以脱身。

刚才那一下可真疼,这该死的疯婆子,像只失了智的兔子一样。这两个叛军渣滓活该被砍死,Hux暗暗骂道。至于你,Hux狠狠瞪了按住那个女叛军的风暴兵狠狠一眼:哼,以为我没看见吗?我被咬的时候,你倒是憋笑憋得很辛苦啊,不过你这辈子大概也就能笑到这里了。Hux抽动着嘴角,他可是和Phasma一样精通废品处理之道,不管是哪种形式的废品。

Hux用力甩了甩手,那里的痛感神经还在不停叫嚣,逼得他下意识地往后退,想离那只咬人的疯狗远一些。退着退着,他差点撞进Phasma怀里。Hux及时收住了痛得回缩的身体,他不想再倒在这样一个比Kylo Ren还要高半头的女人身上了。

之前某一次他被炮弹炸伤而昏过去后,Phasma奉命把他带回弑星者基地。鉴于她身边仅有的几个风暴兵都因为知道得太多被她用爆能枪永远封了口,她也无人可用。于是她稍微想了想,就像扛麻袋一样把Hux扛在肩上就走,Hux在路上被生生晃醒了,他被卸到一块石头上,因为Phasma要稍作休整。

Hux轻轻咳嗽了一声表明自己醒了,于是队长停下了擦拭盔甲的手,转向狼狈地躺在那里的Hux,她的金发在林间漏下的阳光里闪亮,水蓝色的眼睛里混合了少许欣慰和一点无奈,不过刚刚收敛的笑容里带着的似乎更多是嘲讽。

Hux这才想起来,他大概是第一秩序里为数不多的见过Phasma真容的人,字面意义上的那种真容。他当然也知道她的秘密,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对自己不利的人。擦掉她那光可鉴人的铠甲上沾染的鲜血,可得要花好大的功夫呢。她似乎残忍到骨子里,但对他来说,那可是最恰当的迷人之处。

毕竟他们一起携手促成了他父亲的死亡。那真是绝妙的计划,他现在想起来还很兴奋,虽然也时常会在被原力锁喉的时候咒骂第一秩序的将军真不是个好活儿。

Hux想起他荣升将军的宴会上,他和Phasma一起走上露台,暗暗庆祝他们两个人的胜利。“和你共事的感觉真奇妙啊,Phasma队长。”他压低声音说道。Phasma晃了晃杯子里的赤色液体,冲他挑了挑眉毛:“哦,是吗?那我很荣幸了,不过我觉得更荣幸的是……”

她在他耳边轻吹一口气:“……你现在可有把柄在我手上了。”

Hux也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凑到她耳边:“你不也是吗?”

他发誓,Phasma的视线重新回到酒杯上的时候,他绝对看见了她嘴角那丝轻蔑而迷人的微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