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ledis

2382浏览    67参与
苏瑾

全BOSS和特务周

      上车后,周洁琼不禁来了困意,但碍着旁边是全圆佑,又坐端正。全圆佑早就把周洁琼的小动作收入眼底,突然司机一个刹车,眼见周洁琼就要撞上玻璃窗了,全圆佑一伸手将她带入了怀中。看着眼前的人对这一切毫无感觉,全圆佑不禁觉得好笑,上挑的嘴角一秒即逝。他突然想到什么,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周洁琼的身上还嘱咐司机“杨叔,开慢点,晚点到没有关系。”
[图片]随后他也睡了。不久后,周洁琼翻了个身,却被身上重重的衣物弄醒了,她迷迷糊糊扯着衣服,咦,这黑色的……不是全圆佑的吗,她立马向后看去,全圆佑!她现在躺在全圆佑的腿上!天呐,她不禁倒...

      上车后,周洁琼不禁来了困意,但碍着旁边是全圆佑,又坐端正。全圆佑早就把周洁琼的小动作收入眼底,突然司机一个刹车,眼见周洁琼就要撞上玻璃窗了,全圆佑一伸手将她带入了怀中。看着眼前的人对这一切毫无感觉,全圆佑不禁觉得好笑,上挑的嘴角一秒即逝。他突然想到什么,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周洁琼的身上还嘱咐司机“杨叔,开慢点,晚点到没有关系。”
随后他也睡了。不久后,周洁琼翻了个身,却被身上重重的衣物弄醒了,她迷迷糊糊扯着衣服,咦,这黑色的……不是全圆佑的吗,她立马向后看去,全圆佑!她现在躺在全圆佑的腿上!天呐,她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嗯?他睡了,周洁琼没有再动,认认真真的看着眼前的人,他的睫毛好长啊,这个脸戳一下一定很弹吧,她忍不住伸出了她邪恶的小手手,就在周洁琼指间即将碰到周洁琼的时候,全圆佑睁开了眼,

沙哑的说到“你干嘛?”周洁琼没有想到他会突然醒过来,立马收回了手,坐了起来,“咳咳,没干嘛。”全圆佑动了动被周洁琼睡麻的腿,周洁琼不好意思的问“我睡了多久啊?”全圆佑没有说话,司机杨叔说“小姐,您睡了近两个小时了。”“天!”周洁琼不禁震惊。全圆佑看着突然靠近他为他捶腿的小姑娘不禁皱鼻笑了
,突然看到他笑的周洁琼脸一红“那个,不好意思啊,话说你笑起来挺好看的。”全圆佑立马恢复了严肃,周洁琼在心不知吐槽了几遍,夸你你还不高兴了呢。“圆佑,到了。”全圆佑的兄弟hoshi提醒他。hoshi是全圆佑的男仆,但全圆佑自小和他一起长大,从没有将他看做仆人,他两以兄弟相称,hoshi也一直陪着他出生入死。家里人也拿他当亲人。但是两人的性格完全不同,hoshi比较闹腾。(感谢特别出演,权hoshi!!我们荣荣可可爱爱)
(没存货了,要等几天才能更了哭T﹏TT﹏T)

苏瑾

全BOSS和特务周

            回到住宿的周洁琼想了很多:全圆佑为什么帮她,有什么目的,要是周洁琼没有帮他拿到想要的机密他会不会和z国一样杀了她的家人……她想的头疼,揉了揉头发躺在床上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手机响了,周洁琼在床上赖了好一会才接电话“喂?谁啊。”还没睡醒的奶音像清风拂过电话那头的心。“喂,是我”周洁琼一听这低沉的声音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你怎么有我电话?”全圆佑扶了扶额头,他是谁,想要个电话很难吗,分分钟钟的事啊“你别管我怎么有你手机号,你现在马上收拾好,来我书房找我,你只...

            回到住宿的周洁琼想了很多:全圆佑为什么帮她,有什么目的,要是周洁琼没有帮他拿到想要的机密他会不会和z国一样杀了她的家人……她想的头疼,揉了揉头发躺在床上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手机响了,周洁琼在床上赖了好一会才接电话“喂?谁啊。”还没睡醒的奶音像清风拂过电话那头的心。“喂,是我”周洁琼一听这低沉的声音立马从床上坐起来“你怎么有我电话?”全圆佑扶了扶额头,他是谁,想要个电话很难吗,分分钟钟的事啊“你别管我怎么有你手机号,你现在马上收拾好,来我书房找我,你只有两个小时”全圆佑从不是有耐心的人,但是他听说过女孩子打扮时间很长。但,周洁琼不是那种爱打扮的人,她随便找了一件衣服,就素颜去了。到了全圆佑书房门口,她在门口呆了很久,很纠结。身为大BOSS的全圆佑怎么会不知道呢“进来吧,你这是让我等啊,我没有耐心哦”周洁琼一进门就看着似大老板的全圆佑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两双手插着,不,他本来就是BOSS
“咳咳咳,这么快就有任务了吗。”周洁琼有些不自然,全圆佑没有说话,他一直盯着周洁琼,上下打量。今天的她穿了一件白色的漏肩衬衫,把她完美的锁骨漏了出来,一条牛仔裤显得她的腿细长细长的。随意散落的黑色长发,这女人竟然没有化妆,要是化了妆,那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了吗
“今天的任务就是跟着我去个舞会,各国的首领都在那”他顿了顿“当然z国也在,你跟着我就能让他以为你已经成功取得了我的信任,但是你得换一套正式衣服”周洁琼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那我回去换”“不用了,我带你去买”说完,全圆佑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起身拉着周洁琼就走。周洁琼看着面前的商店有点不可思议,这是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品牌,她脑子里哄哄的,全圆佑要是给她买了,她几辈子都还不起啊,眼见全圆佑要进去了,她连忙拉住全圆佑“不不不,这个太贵了,我还不起啊”,全圆佑不禁笑了出来,用手刮了刮周洁琼的鼻子“那就以身相许吧”“啊?”周洁琼红了脸“这个品牌是我的家族企业,不要担心我破产!哈哈哈”周洁琼听了这话脸更红了。她跟着全圆佑走了进去,门口的导购都齐齐鞠躬,她只听见全圆佑说“把她给我打扮一下。”就有人拉着她走,她莫名其妙的被人化着妆,弄着头发,选着衣服。过了不知道多久,换衣室打开了,一边等的不耐烦的全圆佑顺着看去:一双紧扣的高跟鞋讲她细细的脚踝完美的显示了出来,一身灰色的v领连衣裙将她的锁骨,细腰都完完妹妹的展示了出来,她的黑色长发被稍稍卷了一下,画了一点淡妆,就像一个洋娃娃。
全圆佑眼里闪过了一丝奇怪的看法,周洁琼被盯着不习惯,她扭扭捏捏的走到全圆佑面前“是不是很奇怪啊,我还是换一身吧”全圆佑拉住了她“就这个了,走”“唉,慢点,我穿过高跟鞋!!”全圆佑没有回头,但是他不禁放慢了脚步……

苏瑾

全BOSS和特务周

几周前,周洁琼去看望全老太太,全老太太一脸笑意,握着她的手,轻轻拍了几下"呀,这么好的女孩子要是是我孙媳妇就好了,老朽可喜欢了。"周洁琼在全老太太的调侃下红了脸"老太太,别这么说"突然,老太太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孙儿回来了,他一会就来,你留一会吧"周洁琼很紧张,这次见面也意味着她的任务要开始了。她又与全老太太闲聊了几句,突然门口响起敲门声,周洁琼想要站起来,老太太却拉住她,示意她坐下,又对着门叫门外的人进来。"咔嚓"听开锁的声音,随后是鞋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周洁琼一直低着头,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

几周前,周洁琼去看望全老太太,全老太太一脸笑意,握着她的手,轻轻拍了几下"呀,这么好的女孩子要是是我孙媳妇就好了,老朽可喜欢了。"周洁琼在全老太太的调侃下红了脸"老太太,别这么说"突然,老太太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孙儿回来了,他一会就来,你留一会吧"周洁琼很紧张,这次见面也意味着她的任务要开始了。她又与全老太太闲聊了几句,突然门口响起敲门声,周洁琼想要站起来,老太太却拉住她,示意她坐下,又对着门叫门外的人进来。"咔嚓"听开锁的声音,随后是鞋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周洁琼一直低着头,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双鞋。她顺着看去,一个身着西装,梳着大背头的男人正笑意满满的看着她,
她愣了愣,这男人怎么该死的熟悉,她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寻找与之匹配的名字"全圆佑!?"全圆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终于认出我了?"全老太太似乎对于他们认识不太感兴趣"佑儿,你带她去转转吧,她来我们家都没有去看过呢"全圆佑朝着奶奶笑了"奶奶你好好休息"他等着周洁琼站起来,没想周洁琼正在沉浸在他的美颜中,周洁琼也是顶级美颜,可惜她不太打扮自己,又加上熬了几天,黑眼圈又重,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惊艳了。
全圆佑看着发呆的周洁琼嘴角勾了勾,上前拉着周洁琼的手腕,离开。全老太太看着这两人的背影笑了"害,看来孙媳妇快要到筐里喽。"全圆佑将周洁琼带到了花园。正值花季,花园的花都是盛开着的,微风一吹,花朵随之摆动,令人心醉。"咳咳,你为什么骗我,你不是长工吗"周洁琼还是有点生气尽管他的脸真的好看。全圆佑不禁想笑,一步一步逼近周洁琼"你不也骗了我?"全圆佑顿了顿"z国卧底。"周洁琼被盯着心里发毛"你不用在我面前装,我是谁?会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如果不想死,就帮我们吧"周洁琼慌了"不行,我的父母,我的弟弟妹妹还他们那,我要是……"周洁琼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你觉得我没有法救出你的家人?"是啊,他可是权高的全BOSS啊,就算硬打,z国都不是对手,更何况前几年的毒针计划,他不知安插了多少间谍到z国,救出她父母只是鸡毛蒜皮的事。全圆佑转身"你好好考虑吧,时间只有一下午"他迈出一步"我答应你"周洁琼一直都想离开z国,她当间谍前,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她出身贫苦,靠着努力考上了了z国最好的学校,学校里都是贵族,她和她一样的人总是被欺负的对象。周洁琼就因为她的颜,她的成绩,总被针对。总是有人在她的饭菜里放土放虫,把坏板凳给她,在她的桌子上画画写字,撕了她的作业。她没有办法总是忍气吞声,本该是爱美的年纪却总碳灰遮掩自己的脸,为了躲开,她总是全校第一个近学校,最后一个出学校,下课也不敢离开位置一步。她等到了这个机会,当卧底,她本想离开z国就接家人离开,却没想z国首领不放心她,将她的家人囚禁了起来。全圆佑给了她离开z国的机会,给了她救家人的机会,她何乐而不为呢?况且全老太太对她很好,全圆佑也知道了她的身份。她也只有这一个选择。全圆佑知道她会答应,却没有想到这么快,他笑了笑,离开了

苏瑾

家族演唱会2

    "哎,欧巴,白虎欧巴昨天放了我鸽子,要不等会让他们在待会"洁琼故意说到,在后台准备的扭,听了无一不埋怨白虎的"呀,你干嘛放人家鸽子?真是"珉起白了白虎一眼,"这小子,公报私仇啊"但是我们好心的洁琼还是退了一步"各位要不要他们出来?"洁琼把话筒对着台下"要!!""内知道了,接下来有请我们的nuest!"真是一群有毒的孩子啊。扭们表演了他们的新曲love me"呀~我们hoing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啊""...

    "哎,欧巴,白虎欧巴昨天放了我鸽子,要不等会让他们在待会"洁琼故意说到,在后台准备的扭,听了无一不埋怨白虎的"呀,你干嘛放人家鸽子?真是"珉起白了白虎一眼,"这小子,公报私仇啊"但是我们好心的洁琼还是退了一步"各位要不要他们出来?"洁琼把话筒对着台下"要!!""内知道了,接下来有请我们的nuest!"真是一群有毒的孩子啊。扭们表演了他们的新曲love me"呀~我们hoing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啊""胜宽你也是啊"白虎一脸真挚的看着胜宽,胜宽走到白虎身旁"hoing,谢谢你"台上台下都笑翻了,甚至李老师又笑跪了。"光是唱歌就不好玩了,我们玩游戏吧"我们MC DK自动cue流程"内,我们要玩点不一样,像什么黑手党啊,将将将就太平常了"coups故意留了点悬念"我们玩射箭!""哇哦,那我们不是赢了吗,我们有啵有DK啊大家都知道这两在运动会上的精彩表现吧?"奎一脸骄傲"内!!"粉丝们又炸了。"不不不,我们中华小姐妹洁琼也是很厉害的哦,在中国的爱奇艺粉丝嘉年华上三个十环拿了女子冠军的,甚至比一些男生分都高"小八立马反驳到"真的吗?""内"洁琼一脸傲娇"呀,洁琼出师了啊"DK走到洁琼旁击了掌"内,师兄教的好"比赛开始了,每个团派出一名,思婷是洁琼,文婷是DK,扭是珉起。规则是:每人三支箭,分数高的获胜,若平局一箭定胜负。第一箭由洁琼射。台上台下都屏息凝神,只见洁琼拿弓开弓射出,如云流水般的动作一气呵成。"几环啊"施妍一脸焦急"十环!!"在箭靶旁的coups一脸惊讶"哇"台下又是一片尖叫洁琼对着台下wink了一下,拿了施妍的话筒"怎样,不错吧"Dk点了点头"不错嘛,徒儿"见洁琼要发火了,DK马上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到我了到我了"最后分值如下30 30 29最后洁琼和DK要进行一箭定胜负,圆佑拍了拍DK"呀,你要加油啊,你代表的是我们seventeen啊"这边,娜荣捏了捏洁琼的肩"洁琼啊,加油啊,你输了的话回去加二十个俯卧撑哦"洁琼不禁汗颜"要不你们互相放一下狠话?"胜宽看热闹不嫌事多,DK拿了话筒"师傅永远是师傅,不可超越的""呀,大家都炸开了锅,这边洁琼毫不示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身后的师兄师妹看着两人之间仿佛燃着战火,不禁发抖。DK先射


"呀,手抖了"九环,洁琼挑了一下眉"结束了"又是那个动作拿弓,开弓,射出

"十环!!!还正中靶心""大发"惊的后面的李老师,全圆佑,小八,俊都抱住了脑袋,"呀,师傅见笑了"洁琼一脸笑意,思婷们围着洁琼又蹦又跳的。"内,玩了游戏,我们又该听歌了。接下来是我的show time,大家应该很想让阵雨在李老师面前响起吧,内,我来帮助大家实现愿望,是的,请期待周洁琼——阵雨"

苏瑾

hss怎么想的?脑子进水了?c!!!!

 看看哥哥姐姐的盛世美颜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hss怎么想的?脑子进水了?c!!!!

 看看哥哥姐姐的盛世美颜









苏瑾

全BOSS和特务周

      下了晚班,周洁琼正准备洗个澡,舒舒服服的休息。窗外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她警惕的盯着窗户,只见一个黑影从窗外翻进来,周洁琼正准备上前擒住“是我”一声低沉又嘶哑的声音传来,说罢见他扯掉口罩“全圆佑!”周洁琼心底一惊,急忙扶他到床上坐下,见他左腹鲜血直流,好像……对!是枪伤!谁想置他于死地?“喂,你这怎么弄的?”周洁琼紧了眉头。好死不死,这男人晕了过去,周洁琼叹了口气,她这辈子耐心都给了全圆佑吧?
[图片]     她以最快的速度拿来工具。她轻轻解开全圆佑的上衣,全圆佑这个人看起...

      下了晚班,周洁琼正准备洗个澡,舒舒服服的休息。窗外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她警惕的盯着窗户,只见一个黑影从窗外翻进来,周洁琼正准备上前擒住“是我”一声低沉又嘶哑的声音传来,说罢见他扯掉口罩“全圆佑!”周洁琼心底一惊,急忙扶他到床上坐下,见他左腹鲜血直流,好像……对!是枪伤!谁想置他于死地?“喂,你这怎么弄的?”周洁琼紧了眉头。好死不死,这男人晕了过去,周洁琼叹了口气,她这辈子耐心都给了全圆佑吧?
     她以最快的速度拿来工具。她轻轻解开全圆佑的上衣,全圆佑这个人看起来很瘦,但是脱衣有肉啊,这黄金倒三角,结实的胸肌,八块腹肌,简直了。让周洁琼咽了咽口水。
        但是左腹的伤口不禁让周洁琼紧了眉头“不要皱眉了,你这张俊脸,皱了眉可就不好看了。”周洁琼顺着声音看过去,不料对上了对方看她的眼“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周洁琼总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揪住了,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全圆佑这么敏感的人一瞬就发现了周洁琼的异常,更在冰冷的泪花触碰到肌肤时更加确认了。“不要哭啊,我不是还没死吗”周洁琼泪汪汪的双眼对上了全圆佑的眼“不对!有事!”“怎么了??”看见周洁琼惊慌的模样,全圆佑轻笑了几声“你再不帮我把子弹取出来,我真的会死。”周洁琼这才反应过来“没有麻药会很疼,你忍着啊。”全圆佑不语,这点疼比起他幼时受得苦根本不值得一提。周洁琼拿起刀和镊子,几下就把残留的子弹取了出来,她悄悄抬头望了眼全圆佑,见他一脸平静。全圆佑发现了她的小动作下心要逗一逗她,周洁琼拿着药,轻轻一抖,整个伤口都覆上了白色的药粉,只听“嘶”的一声,她抿了抿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吹吹”
少女用嘴带来的风,撩动了全圆佑的心弦“你过来一下”全圆佑挑了一下眉,周洁琼听他的话走近了一步,全圆佑一手将她带入了怀中,俯下头准确的在周洁琼那柔软的粉唇上就下了他的气息。周洁琼红了脸,“你…你…干什么?”说完还打了一下,“啊疼!”全圆佑看着周洁琼紧张的样子又笑了,好像只有她才会让他皱鼻笑吧?“好了,不逗你了,这次受伤,是你们那边的人。”

  他们的关系怎么近了这么多?还互相知道身份。这事要从几个周前说起了……





欣赏一下两个优秀的pledis的孩子吧!

苏瑾

全boss与特务周

    她是一个卧底,他是敌方大BOSS,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图片]
[图片]  周洁琼受命潜入全宅,不惜一切代价得到那枚象征兵权的戒指。可自从她来到全宅就没有见过全圆佑的真面目,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由于前方战事紧迫上级给周洁琼下了最后的通牒,一个月,若是她不能成功带着戒指回去,她的父母与妹妹弟弟将会为她的过失去死,当然她也活不了。

  这天,她无意间听见仆人谈论说少爷回来了,她的机会终于来了。在整个全宅,全老夫人最喜欢洁琼了,每日的三餐都要求洁琼送去,用完餐还聊聊家常,聊聊全圆佑。以至于周洁琼觉得似乎全圆佑是个可爱的...

    她是一个卧底,他是敌方大BOSS,他们的故事开始了

  周洁琼受命潜入全宅,不惜一切代价得到那枚象征兵权的戒指。可自从她来到全宅就没有见过全圆佑的真面目,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由于前方战事紧迫上级给周洁琼下了最后的通牒,一个月,若是她不能成功带着戒指回去,她的父母与妹妹弟弟将会为她的过失去死,当然她也活不了。

  这天,她无意间听见仆人谈论说少爷回来了,她的机会终于来了。在整个全宅,全老夫人最喜欢洁琼了,每日的三餐都要求洁琼送去,用完餐还聊聊家常,聊聊全圆佑。以至于周洁琼觉得似乎全圆佑是个可爱的人让她认为只要拿到戒指不能伤着人。她和往日一样送完餐准备回房休息,却听见全圆佑的书房隐隐传来交谈的声音,戒指二字勾住了她的心,她正准备进一步仔细听时,手链的绳子被勾住断了,咚一声,掉在了地上“谁!”管家看了一眼全圆佑,全圆佑走出房门,捡起手链,看着匆匆离去的女子,嘴角上挑,“派人去查!”“是!BOSS”周洁琼慌了,一瞬间一只大手将她拉入房间,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以免她发出声响,“嘘。”磁性的嗓音牵着周洁琼的心,她看着面前的男生,顺下的头发,长长的睫毛,单眼皮,戴着一副眼镜,好好看的男生啊,一个词——干净!
  门外的脚步愈来愈远,周洁琼退了一步,“咳咳,那个谢谢你呀,那个你是??”全圆佑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个头的女子,发出了笑声,“哈,不用紧张,我是这里的长工,全圆佑,由于家里人生病,才放了假回来,你应该是第一次见我。”周洁琼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嗯,谢谢啊”她怕全圆佑知道什么“刚刚那个管家追我是因为我打碎了盘子…”“嗯知道了”听了这个解释全圆佑不禁笑了,这个笑在一秒内消失。突然间全圆佑上前,周洁琼一退却倒在了床上,全圆佑压了上去,用胳膊在两人之间支起了一个空间“你和全BOSS什么关系?全老夫人很喜欢你啊”周洁琼被他的动作吓到了,红了耳根“我…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全老夫人待我很好,我们经常聊天,她就像我亲奶奶一样!不要乱说”全圆佑从周洁琼身上起来,皱了皱鼻子“老太太不是想你成为她的孙媳妇吗”周洁琼急了“我…我…不要瞎说!”看着周洁琼慌张的样子,全圆佑习惯性的皱鼻笑,忍不住为周洁琼顺了顺毛“头发乱了。”“啊?喔,谢谢,那我回去了??”全圆佑点头,“拜”全圆佑心中似乎泛起了水花,他家老太太眼光真好。果然是自己喜欢的菜,可是她是敌方卧底啊。想到这全圆佑的心沉了沉。


(最后欣赏一下我们的圆圆啊)

苏瑾

家族演唱会1

在韩国首尔,坐满了近四千的人,大家都拿着应援棒,手幅。期待着四点的到来。突然,灯光一暗,舞台背后的屏幕上开始倒数5-4-3-2-1!当0出来的时候灯一闪而过又距离在舞台正中。这时本空荡荡的舞台上多了13个身影。“Make some noise!”权首长的喊麦让整个厂子都沸腾了。“seventeen right here!”屏幕里里兜的眼神又让所有人陷进了爱情。“拍苏!查查查查”!一首拍手,将厂子热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尖叫声随着成员的一举一动起起伏伏。“内,say the name!seventeen咪哒!”成员们的笑让克拉们快要窒息了。我们专属MC胜宽尼和MC DK从队伍里走了出来“呀,今...

在韩国首尔,坐满了近四千的人,大家都拿着应援棒,手幅。期待着四点的到来。突然,灯光一暗,舞台背后的屏幕上开始倒数5-4-3-2-1!当0出来的时候灯一闪而过又距离在舞台正中。这时本空荡荡的舞台上多了13个身影。“Make some noise!”权首长的喊麦让整个厂子都沸腾了。“seventeen right here!”屏幕里里兜的眼神又让所有人陷进了爱情。“拍苏!查查查查”!一首拍手,将厂子热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尖叫声随着成员的一举一动起起伏伏。“内,say the name!seventeen咪哒!”成员们的笑让克拉们快要窒息了。我们专属MC胜宽尼和MC DK从队伍里走了出来“呀,今天见到大家很开心啊”“内,今天大家期待了很久了吧!”“内!!!”整个厂子充满了活力“是的,这也是我们期待了很久的蛮哦,我想大家也想快快见到他们吧,话不多说了,让我们的小师妹出来吧!!”又响起了欢呼。“We are pristin !”一首wee woo又将气氛拉到了高峰。“内,sound!We are pristin!”“哇哦!”十七们的欢呼让师妹的有点害羞,胜宽cue到了我们另一个MC“让我们欢迎正规的MC!MC迪迪!!”啊啊啊啊,欢叫的浪潮向妹妹们涌来。“内,我是迪迪,施妍咪哒,好久不见了大家”施妍的笑倾国倾城。“内,我们思婷还有一个MC哦”“呀,施妍尼,不要卖关子了”“我也不知道是谁,哈哈”“呀施妍你这样不对哦”“好啦,请她自己告诉大家吧!”大家的目光都在思婷。“哈哈,不瞒大家了,我就是思婷的另一个MC了!”哇!镜头刚放大到屏幕上就引起了尖叫“哇,大家很热情嘛,大家好,周Boss洁琼咪哒!”胜澈站出来模仿洁琼在17TV做自我介绍的样子。歪着头抖着肩膀奶奶的说“洁琼咪哒”说完抖了抖脚。“呀,欧巴你不厚道啊”“莫?我干什么了你就是这样的啊”胜澈瞳孔振动,小八笑着说“hiong,你不怕洁琼回去收拾你嘛”“说起17TV,我们那时候还合作过舞蹈的哦”施妍真是个好MC自动cue流程。“是的,大家应该很期待成年后的版本吧。”“内!!!”“这个愿望一定会帮大家实现的哦!敬请期待seventeen pristin合作曲Call My Baby!我们灿尼编舞!”前奏一出来,洁琼和灿站定,其他成员也站定。明明的位置由权首长补上,其他妹妹的位置也由思婷的队员补上。……啊啊啊啊啊啊!让大家恐慌的是什么呢?每一对都牵手了并且超有swag的。“内,大家看的开心吗”“内!开心!!!”

“好嘞我们的师兄也等了很久了让他们上来吧!”

——————————————————————————

这个part完了,下一张我们的扭扭就出来了!!!期待一下吧


狗小是的念来过倒

把笑容留给妹妹,在妹妹转身后默默的哭,佳恩最终还是那个像妈妈一样照顾妹妹们的暖心大姐姐,可我只想让她做那个被as的姐姐们宠着的忙内啊.·´¯`(>▂<)´¯`·.

把笑容留给妹妹,在妹妹转身后默默的哭,佳恩最终还是那个像妈妈一样照顾妹妹们的暖心大姐姐,可我只想让她做那个被as的姐姐们宠着的忙内啊.·´¯`(>▂<)´¯`·.

吃辣椒么

【周洁琼×姜东昊】兄妹久别唠嗑,现实向,依旧流水账

“2018爱奇艺尖叫之夜,年度新锐艺人奖获得者 ——
恭喜!周洁琼!”
伴随着掌声和欢呼声,坐在舞台下方右侧的姜东昊看着一袭湖蓝色长裙的周洁琼面带莞尔,缓缓走上台去。此时,他听到珉起扭头对着他耳语:“有没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是啊,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他们相识于少年,在那个破旧简陋的地下室一起练习打闹,如今,却在她的故乡,坐在台下,看着她落落大方的领取自己人生第一个个人奖项。

“叩叩叩——”
“谁啊?”郭英敏打开房门抬眼一看,笑着说道:“周老师啊,恭喜呀,今晚得奖了!”周洁琼笑的眯起了眼睛回应:“也恭喜哥啦,也获得了那个海外艺人奖哎!”
自从她年初做了节目的导师后,基本全公司的孩子见着她都会调侃的叫...

“2018爱奇艺尖叫之夜,年度新锐艺人奖获得者 ——
恭喜!周洁琼!”
伴随着掌声和欢呼声,坐在舞台下方右侧的姜东昊看着一袭湖蓝色长裙的周洁琼面带莞尔,缓缓走上台去。此时,他听到珉起扭头对着他耳语:“有没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是啊,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他们相识于少年,在那个破旧简陋的地下室一起练习打闹,如今,却在她的故乡,坐在台下,看着她落落大方的领取自己人生第一个个人奖项。


“叩叩叩——”
“谁啊?”郭英敏打开房门抬眼一看,笑着说道:“周老师啊,恭喜呀,今晚得奖了!”周洁琼笑的眯起了眼睛回应:“也恭喜哥啦,也获得了那个海外艺人奖哎!”
自从她年初做了节目的导师后,基本全公司的孩子见着她都会调侃的叫她“周老师”,有时候大家聚在练习室时,SVT的几个哥哥还会学她在节目中发火的样子逗她,刚开始她还对此很害羞,久而久之,听习惯了,现在也就欣然接受了。
“东昊哥呢?”洁琼进了屋子探头张望。“在钟炫房间呢,我帮你去叫。”郭英敏知道他们兄妹俩许久不见,肯定有话要聊,便很识趣的退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姜东昊推门进来,看到周洁琼缩在沙发上一边百无聊赖的滑着手机,一边往嘴里塞着樱桃。
“怎么啦?来找我。”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聊聊天吗?”姜东昊笑着看着她,再没有比他更了解这个妹妹了,从前练习生的时候,有时练习结束的早,她也不急着回去,跑去他的作曲室找他,问她来干嘛,也只说,“没什么,哥你先忙你的,我就坐一会儿,不会打扰你的。” 然而,说是不会打扰,小女孩蜷在沙发上,咬着吸管吸麦片的声音“呼噜噜”的扰的他再无心思工作,索性撂下手里的活儿,转身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小姑娘这才一点一点把自己的烦恼说出来,虽说无非就是“昨天我吃了艺彬姐姐的一个果冻,她发现了好像有点不太高兴”“银雨说我新买的衣服不好看,我和她吵了两句,她已经一天没和我说话了…”类似这些小女孩心思,但每一件他都会细细听她讲完,然后很认真的给她建议。
几年过去了,小女孩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但他只要一对上她的那双眼睛,就知道心里装着事儿。可还是像以前一样,藏着不说,需要他一点点的试探,才肯全抖落出来。
“听说你上周特地飞回去给孩子们应援然后又连夜飞回来?你也不嫌累,就为了那一个小时。”姜东昊说的是上周pristin另一支小分队出道,周洁琼特地从剧组赶回去看她们MCD的初舞台,给她们应援后又马不停蹄连夜飞回剧组。“还好,累点没什么,这些该做的我还是得做。”姜东昊望着坐在对面,倚在沙发上仰着脖子呆看着天花板的洁琼,想着这一年来她为了平衡团队和个人行程所付出的种种,恐怕此刻早已身心俱疲。
当晚,他俩聊了一整宿,聊洁琼正在拍的第一部戏,聊东昊新固定的一个综艺。有时候姜东昊也会偶尔逗她两句,洁琼便气的咬牙皱眉,作势拿脚踹他。这样打闹着,原本消沉的气氛便也渐渐散去……
“四点多了,我先回去收拾收拾,马上就要赶飞机了。”说着,洁琼起身欲走,姜东昊一把按住她的肩叮嘱道:“有什么事给哥打电话,你那戏什么时候拍完?”
“快了,还有半个多月吧。”
“好,趁这段时间多休息,注意身体,下个月还有各种年末舞台要准备呢。”
许是每天忙忙碌碌,很久没人如此关心自己,叮咛自己,洁琼有些鼻酸,垂下眼眸,躲避着姜东昊关切的眼神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房间。姜东昊看着瘦削的背影,好像现在还不是时候……

狗小是的念来过倒

wuli佳恩实在是太简朴了,一件裙子穿了四年多,希望简朴的小忙内可以再次出道。

wuli佳恩实在是太简朴了,一件裙子穿了四年多,希望简朴的小忙内可以再次出道。

狗小是的念来过倒

佳恩真的很棒,即使没当上center也很用心的带领团队,对怡人摸头杀和抱抱都很暖心

佳恩真的很棒,即使没当上center也很用心的带领团队,对怡人摸头杀和抱抱都很暖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