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oison ivy

5978浏览    216参与
萧容
凑不出三姐妹了先把小薇发了x...

凑不出三姐妹了先把小薇发了x

画的是哥谭剧里的第三个小薇虽然并看不出来(。

凑不出三姐妹了先把小薇发了x

画的是哥谭剧里的第三个小薇虽然并看不出来(。

FatChoiMew

毒哈太真了😭官方糖我好了🥳

毒哈太真了😭官方糖我好了🥳

翡翠之城
哥谭魅影 by Tony S....

哥谭魅影 by Tony S. Daniel 

哥谭魅影 by Tony S. Daniel 

依巫
1.harley quinn...

1.harley quinn

2.poison ivy


毒藤女跟小丑女


1.harley quinn

2.poison ivy


毒藤女跟小丑女






hexagonal

All's Well That Ends Well

<u>试着写一个自己理想中哥谭故事的结局,提醒:本文最初是我对原作可能结局的构想,所以最后结婚的是batcat。对Joker不友好</u>


谜鹅/酱料王/毒藤/哈利/急冻人/稻草人/杀手鳄/哈维·丹特/林肯·马奇的HE,有些我不敢随意划分。


Edward Nygma(他和鹅请代入哥谭剧版)终于践行了他在恶棍之年下的决心,他去了一个温暖而安全的海滨小城,在那里的沙滩边上开了一家可移动的冰激凌店。他喜欢戴着绿色棒球帽给路过的孩子出谜语,并且送给猜对的孩子一个双球冰激凌。尽管设想过无数次平常人的生活是多么美好,但他还是惊喜于客人居然这么...

<u>试着写一个自己理想中哥谭故事的结局,提醒:本文最初是我对原作可能结局的构想,所以最后结婚的是batcat。对Joker不友好</u>


谜鹅/酱料王/毒藤/哈利/急冻人/稻草人/杀手鳄/哈维·丹特/林肯·马奇的HE,有些我不敢随意划分。


Edward Nygma(他和鹅请代入哥谭剧版)终于践行了他在恶棍之年下的决心,他去了一个温暖而安全的海滨小城,在那里的沙滩边上开了一家可移动的冰激凌店。他喜欢戴着绿色棒球帽给路过的孩子出谜语,并且送给猜对的孩子一个双球冰激凌。尽管设想过无数次平常人的生活是多么美好,但他还是惊喜于客人居然这么多,生意这么好。

当然,这是因为他不知道Oswald Cobblepot动不动就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威胁游客,强迫他们多多惠顾Ed的冰激凌店。

Oswald偶尔也会去买一支华夫甜筒,靠在Ed的小推车上和他聊天。两个人一起望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大海,水中嬉戏的孩童,安逸地晒着太阳的男男女女。阳光暖和得像是能驱走心里的一切阴霾。

于是平常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夏日仿佛没有尽头。

直到有一天,Oswald站在Eddie的手推车前面愣神许久。Ed皱着眉猜了三次他今天要什么口味的甜筒,Oswald却突然对Ed说:“我爱你。嫁给我吧?”

Edward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一句:“Bingo!”


以及,酱料王看到Ed生意兴隆至此,就试着在旁边开了个热狗摊。然后被Oswald 礼 貌 劝 走 了。

嗯那啥,他后来去跳跳城卖热狗了。


Harley Quinn和Joker分手以后郁闷了挺久,但Poison Ivy拉着她离开了哥谭一段时间。两个人跑到沙漠边缘去种树,投身于伟大的环保事业。

Harley慢慢振作起来,她还是喜欢热闹,但是能陪着Ivy她还是很高兴。

有一天她俩看着满眼青翠的万物之绿,正叉着腰得意,突然树林里窜出来挥舞双剑、怒火值满格的Talia al Ghul:“你们的藤蔓铺满了我的领土——我的床上都爬满了攀缘植物!我需要一点解释!”

对,她俩不巧挑了Talia的沙漠搞绿化。

Harley尖叫着“同为环保主义者何必互相伤害啊”,拽着Ivy一路狂奔。

“等等你们也是搞环保的——?”Talia惊喜地放下屠刀,摊开地图开始分析澳大利亚山火形势,“我正想抽调人手去昆士兰人工降雨,你看这里的火势……”

三个人从此沙漠三结义,一起在环保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

Ivy纠正了Talia“搞环保一定要去工业化”的错误思想,Talia也解决了Ivy“搞环保一定要搞死人类”的认知偏差。她们一起阻止了亚马逊雨林的毁灭,在寸草不生的天启星上种满草方格,甚至每个月都抽出几天帮Orm搞海洋生态保护。

Arthur Curry热泪盈眶:我弟弟终于不想向人类开战了!


Hush终于遇到了一个比Jonathan Crane(稻草人)靠谱的心理医生,对,你没猜错,是Harley Quinn。因为哥谭人才市场人口外流过于严重,Harley回阿卡姆继续精神科医生事业了。

“引用亚里士多德是你年少时心理创伤的反映,所以你应当有意识地避免这种行为,比如每次引用前都给自己不同的心理暗示——”

“我觉得我做不到啊。”

“这样,你引用一次亚里士多德,我就切一根你的手指。”

“!?!?”

……你爱信不信,反正Hush被治好了。

至少他再也不引用亚里士多德了。

但是他好像……嗯……开始喜欢追着Bruce Wayne跑,一边跑一边引用另一个古希腊演说家的名句:

“爱斯基尼斯曾经说过:迷恋上一位貌美如花、风姿翩翩而又举止得体的少年,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这是任何一位感情丰富而又明智的男性必然会产生的爱情,是不可违抗的——布鲁斯你回来啊!我不嫉妒你了!我只想回到我们童年时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啊!”

Bruce:“你——不——要——过——来——啊——!”


咳咳。我们把镜头转回来。

总之,你还记得《缄默之心》(侦探漫画846-850)里Hush说过他和Mr Freeze一起研究生命科学的时候,在组织培养和灭菌上的成就就足够获得诺贝尔奖吗?

对,此刻Mr Freeze就在致他的获奖感言。

他看向台下的角落,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关于这次在低温下保存并修复人体器官的新突破,我最想感谢的是我的发妻Nora。”

大家都鼓起掌,只有坐在角落里、被提到名字的女人温柔而沉默地看着他,微笑着拭去眼角的一滴泪。


然后Hush致辞。Hush泣不成声地表示他太穷了,没有科研基金,没法继续研究,然后掏出“向我支付”的二维码打到公屏上。

Mr Freeze拉着他发妻的手离开,表示他不认识这么丢脸的研究伙伴。

[其实Hush只是想攒钱追老蝙蝠x]


作为狂热夜翼厨,Jonathan Crane搬来布鲁德海文[是真的哦]已经三年多了。自从接待了Dick Grayson之后,他试着做了一段时间正常的心理医生,然后收获了夜翼的签名!

Jonathan抱住他收藏多年的夜翼公仔喜极而泣,看着窗外夜翼的巨幅广告牌,感叹布鲁德海文真是美丽的城市。

“我可以和你一起做义警吗?”有一天他突然叫住从他家楼上跳过的夜翼,“虽然我不擅长揍人,但我擅长吓人。”

“呃……当然?但是这东西对人不会造成什么后续损伤对吧?”

从此,“毫无恐惧的少年”和“恐惧大师”一起在布鲁德海文巡察。Jonathan总能在罪犯意料之外的时刻窜出来,往屋子里喷洒新型恐惧毒气,把他们吓到哭爹喊娘。

“嗯,那个,Jonathan你也别太过分了啊。”


Killer Croc有时候会和军火库一起来拜访Jonathan的心理治疗俱乐部。就那种,十个八个人围成一圈,大家挨个分享自己的心理阴影再互相安慰啥的。

有一次夜翼也出现了,并且问他们俩愿不愿意做几天布鲁德海文的社区志愿者(Dick干过这个工作,但他最近有点忙,因为,呃,他已经29了,在准备自己的婚礼)。

这两位答应了,有时候会来帮帮忙。但也有些时候,他们会因为喝高了而忘掉这事。

“他俩不会因为喝多了把要出席我的婚礼这事儿也忘了吧?”

“哼,”Damian一边整理自己的领结一边鄙夷道,“Richard,你应该给你的朋友多一点信任——虽然我根本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和那么烦人的家伙成为朋友。”

“你们在说我吗——?”一道飞速闪过的红色身影,Wally West猛然出现在Dick身边,差点撞翻结婚蛋糕,“嘿Dick,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居然比Bruce Wayne更早地结婚了?”


新娘是Barbara。伴郎是Wally。

尽管Dick再三提醒林肯·马奇(是的我不会拼写他的名字)“公号追星不可取”[1],但是后者还是带着半个哥谭猫头鹰法庭的手下过来参加婚礼了。也不知道是来镇场子还是砸场子的。

当年那么神秘兮兮大boss般的反派沦为Dick Grayson迷弟,这剧情太魔幻现实了。至今连Dick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在罗宾战争中他们非不要十项全能Damian而要Dick……

午夜战士也带着阿波罗来看看自家闺蜜Grayson。Hush咬着手绢在墙角流下羡慕的泪水。

对了,新娘的捧花砸到了Talia这个只想偷偷看一眼自己儿子、新郎就算娶了伴郎她也不会在乎的真·路人手里。

Talia一抬眼对上Bruce的眼睛,脸顿时红了。

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一个女子的脸红便顶得上一万句。

奈何Talia常年待在喜马拉雅山上,早就晒出了高原红,脸红倒不明显了,Bruce愣是没看出来。

[1]记得以前有太太用过这个梗但是找不到出处了QwQ先道歉。


他又来了他又来了他又来了——

Joker灵敏地察觉到Bruce的感情动向,又开始了“明明是我先的”。

啊,又是白色相簿的季节。

此时一位Hush高调路过:“拜托,你们算什么。我明明同时是他的青梅竹马和天降系挚友,而且还是早逝的青梅竹马——请问你们何德何能和我比?我如果是个女孩子,某些人怎么可能至今未婚?”

有一天Joker很生气。情况很危急。Joker牵制住了老蝙蝠并打算揍他,Talia声称自己刚好路过并且挥舞双剑嗖嗖带风冲了上去。

Joker表示你来呀来呀,我要是死了,你看你还有没有可能跟Batman结婚?

Talia表示:???我五岁就开始杀人了好嘛?死你和死别人有区别?我俩早就不可能了。我爱他是我一个人的事!


一波混战之后Talia和Joker都挂了。

就,真挂了。


子弹穿过她的心脏。她惊讶了刹那,仿佛不相信自己也会死,然后用手指捂住流血的伤口,半跪在地上,艰难地拖着她宝贝的长剑,向她爱过的男人移动,一个不稳撞到Bruce怀里。

她抬头看他,慢慢凑近他的脸。

蓝眼睛对上绿眼睛。

“吻我一次吧,吾爱。”

Bruce紧张地呼叫医疗支援,可她眼底火焰渐渐熄灭,映出一片澄澈蓝天。

Bruce这时才惊觉,他头顶的天空竟是这么清澈如水。太久了,哥谭太久没有这么好的天气了。

他犹豫片刻,吻了她的额头。

于是突然之间像是什么闸门被打开。

——他想起在某个遥远、模糊,他似乎从未经历过的过去,[就是两个人相爱过的古早漫]他仿佛给她戴上过婚戒。他仿佛对她笑着说过——

“Until Death do us apart.”

那时候她也抬眸微笑,碧瞳像风沙永远湮没不了的绿宝石。

他有一刹那的晃神。那个遥远的世界仿佛和现在的经历重叠。她穿过纯白婚纱,她是他的发妻,她长发上有玫瑰的香气,他们在巴黎街头拥吻。可那一切都如此不真实。

于是他轻声说:

“我想吻你两次。”

于是赶来的Damian看到Bruce捧起Talia的脸庞,鲜血染红他胸口的蝠翼。

他在吻她。他吻得小心翼翼。像他的第一个吻。

像他的最后一个吻。


那天一直在下雨。

Damian在Talia的坟前放下一束大马士革玫瑰。他今年已经16岁,眉眼显出极锋利的少年气。他退后一步,Bruce把手按在他肩头。

Ra's al Ghul没有来。他最初不肯接受他女儿去世的事实,试图在沙漠深坑里以自己一命换回女儿性命,未果,一时之间觉得万事皆空,最终选择斩断尘缘,入喜马拉雅山修行,把刺客联盟留给了Damian。

他本希望把Talia葬在沙漠里,但Damian希望把她留在哥谭,他深深叹息之后接受了。


Harvey Dent回去做律师了。

Hush出于好心和向Bruce证明自己好心,又给Harvey做了恢复手术,艰难地连接回了他的脑桥。

他的第一笔咨询费来自Bruce。

Bruce非常绝望地把Hush从自己袖子上扒拉下去,视死如归地问他,一个已经没有监护人的精神病人如果需要更好的治疗,如何才能决定他能不能转院?

Hush被Bruce拖着走,大声宣称自己精神状态良好,有从业医师执照,无需进入任何精神病院,更别提转出哥谭了。

Harvey抱住怀里的卷宗,笑弯了眼睛:“谢谢,有被笑到。”

然后稳准狠地依据相关法条证明Hush必须收治,把对方送去了大都会的精神病院。Hush一边坐着车远去一边把头探出来高喊:“你恩将仇报!”

后来Harvey在州议会推动精神病人保护法的修订,使阿卡姆的保安平均寿命提高了五年。

其中一位保安格外激动,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我第一次拿到年终奖!谢谢丹特律师!我当年看守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好人了!他开枪从来不对准我太阳穴!”

记者把镜头转向律师本人:

Harvey:“哈哈,呵呵,哈哈。”

再后来?

挺俗套的。他遇到了自己毕生所爱。他结婚了。


对了,我是不是忘了说?Jason和他父亲相认了。Jason特别高兴。现在Dick是蝙蝠家子世代男子组唯一孤儿了……


蝙蝠家族的另一个好消息:Barbara和Dick要有一个孩子了。

这个消息似乎导致林肯·马奇积极洗白自己,提供了不少关于猫头鹰法庭的线索,最终导致这个全球连锁法庭倒闭。

他验过DNA之后证明了自己是Bruce的亲弟弟,得寸进尺地提出证人保护所以要住进韦恩家的要求。鬼知道为什么之后还被批准了。

“Bruce、Bruce——哥我能叫你哥吗?”

“随你便。”

“那我能管Dick叫儿子吗?”

“……?”

“我能管Dick的儿子叫孙子吗?”

“……??”

后来他被Jason痛打一顿,就再没问过这种问题。


再后来,Tim和Stephanie磕磕绊绊终于订了婚;Jason脸红着对Artemis单膝下跪。也有点令人惊讶的部分——比如Jon Kent Jr.突然出柜吓惨了Damian,后者开始深思自己的性取向,一连三年都没找过女朋友。

Hush被送去大都会之后依旧每周三封信飞来韦恩宅,每信必问布鲁西宝贝你有没有想我,你有没有结婚,我还有没有机会。

Bruce从来不回信。直到有一天回了张白纸,上面三道纤细又刚强的抓痕破了纸背。

Hush在跨海大桥的那边,精神病院里窗下对着月光展信,笑得了然。


猫女和蝙蝠侠结婚了。


Hush好说歹说硬生生让超人把自己短暂地搞出院了。

想当Bruce伴郎的人实在太多,最后被吵到头疼的Bruce决定让他们都过来,除非Selina反对。

Bruce的伴郎团就这样挤满了屋顶,会飞的就飞着,不会飞的就踮着脚尖。半个阿卡姆和半个正义大厅都空了。双方都想看一眼会笑的蝙蝠侠。

(等等,他们是不是之前在一个叫金属的大事件里看够了……?)

Hush一连三次推开傻笑的Dick试图挤到离Bruce最近的地方,Jason一连三次把他拖回去。

Hush委屈地表示得亏我当年对你那么好,Jason疯狂翻白眼说你还有脸来,Hush说那是我当年精神失常。他俩就这样在角落里小声争论起来,直到最后那句——

“You may kiss the bride now, Bruce Thomas Wayne.”

于是大家都屏住呼吸。

这一吻就是天荒地老,繁花盛开。

可能,黑暗骑士就是也可以获得幸福的。


最后?嗯?你问最后?

最后当然是猫女和蝙蝠侠生了个叫Helena的女儿继承了披风啦。什么5G?没听说过,告辞!


什么?你问的是Damian的性取向?你问他和Jon有没有在一起?

我只是刺客联盟一个小小的种树职工,这是企业机密我不敢说啊……

但总之现在新泽西有一座富强文明哥谭市,这里有一群敬业友善哥谭人就是了!




A/N:

是的我是重度Hush厨,我写完才发现咦他怎么出场这么多还这么ooc?我好好反思XD

他的真实理想“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回到他和B还是挚友的日子”是在蝙蝠侠婚礼之路/婚礼前奏 02 提出的。之前他都是出于嫉妒想成为B,想取代B。我觉得这是他努力摆脱“阿卡姆循环”的一次突破。于是我很心疼他并且希望他能得偿所愿。

但是他下一次和B互动就是在Tom King笔下被单刷阿卡姆的B用一格秒掉了。(我应该没看错吧?)就一格。我当时就很难受。

“我

只是

拒绝堕落到井底

我想抓住井沿看看蓝天”

↑这是我对婚礼之路里Hush的理解。也是对所有渴望过光明却被打落回黑暗的工具人反派的理解。

他下一次出场还是贝恩之城,又被老爷打倒并且被嘲讽。

明明他那么努力地大声地说了出来“我想和布鲁斯做朋友,现在的即使我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在乎,连我都忘掉了我自己”这种话(这种别人听起来可能不轻不重的话在我眼里已经是很炽热的剖白了),可TK还是一次又一次把他当成工具人推回了泥潭。我不能理解,不能接受。


同理还有Scott Snyder的急冻人(远目)和恶棍之年里口口声声“我要换个生活方式不做谜语人了”的谜语人……应该都是出于剧情需要而又一次被打回了反派工具人。我心疼(つд⊂)


我断定按原著向走Talia干过的坏事太多,和Bruce肯定没有机会在一起。但Talia的变态邪恶主要是由于编剧(如,Morrison)吃书,对人物性格进行缺乏足够根据的歪曲。

具体可以在正义联盟吧搜索塔利亚,看看专题贴的介绍√

在lofter搜索Talia al Ghul也可能看到相关长文章√

所以我格外心疼Talia。

请注意,“一位角色的行为是否肮脏邪恶、值得谴责”,和“编剧是否带着恶意(或者把角色当成工具)、希望大家谴责ta而给ta塑造了这样的行为”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如果是后者的话,无论这样的行为是否符合我的道德观念,我都会认为这不是该角色的组成部分。因此,大多数情况下Morrison和Tom King笔下的Talia我都不认。

总之因此我给Talia安排了如上结局。这是我心里她在当下能得到的最好结局。抱歉我没有预警角色死亡,因为我觉得她突如其来的凋谢才是精髓所在。


对了——我真的怀疑如果5G的话Jon会出柜(顶锅跑)不会也别打我昂!


对Joker不友好这事我真诚道歉QwQ他是很有魅力的反派角色,但他不符合本文“敬业友善哥谭人,文明富强哥谭市”的总体基调……otz


各位编剧是很值得尊重很厉害的。他们偶然牺牲一些角色的性格有时也是出于无奈。所以我还是觉得他们很棒(小声)只是有些事情不能接受。


lof好像不完全支持markdown但我不打算改了……依旧是一条评论一道数学题(卑微)


谢谢所有读到这里的朋友。愿你爱的角色人生灿烂美好。

欧美韩圈反复横跳的橘佬

搬啥屏蔽啥,看来一点hs都不能搞,我也很无语,所以就搬了几张平平淡淡但是还有张力的,凑合看看吧。

有能力的还是建议直接去twitter上搜harlivy,上面粮比汤不热多

搬啥屏蔽啥,看来一点hs都不能搞,我也很无语,所以就搬了几张平平淡淡但是还有张力的,凑合看看吧。

有能力的还是建议直接去twitter上搜harlivy,上面粮比汤不热多

欧美韩圈反复横跳的橘佬

在家看了猛禽,看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如果ivy出现在这里会怎么样呢,毕竟在最新的哈利奎因动画和其他dc漫画里ivy永远是哈利最坚强的后盾。ivy肯定会手撕面具男那几个臭男人吧。

老实说看到最后没有ivy连彩蛋都没有我要说一点都不伤心是假的。

后来我也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会没有ivy,抛除原版漫画ivy本来就不是第一批成员外,这部电影想描述的更主要是女性的独立与自我觉醒等问题,而ivy这种本来就很强对哈利来说像外挂一样的存在并不适合出现在哈利自我反省的过程中,哈利需要的并不是强大的外援或者后盾,她需要的是自我思考。

其次,ivy实力真的很强,如果这部电影里真的有她……估计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

在家看了猛禽,看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如果ivy出现在这里会怎么样呢,毕竟在最新的哈利奎因动画和其他dc漫画里ivy永远是哈利最坚强的后盾。ivy肯定会手撕面具男那几个臭男人吧。

老实说看到最后没有ivy连彩蛋都没有我要说一点都不伤心是假的。

后来我也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会没有ivy,抛除原版漫画ivy本来就不是第一批成员外,这部电影想描述的更主要是女性的独立与自我觉醒等问题,而ivy这种本来就很强对哈利来说像外挂一样的存在并不适合出现在哈利自我反省的过程中,哈利需要的并不是强大的外援或者后盾,她需要的是自我思考。

其次,ivy实力真的很强,如果这部电影里真的有她……估计就没其他人什么事了,那这部电影就不是群像电影而是ivy show了。ivy徒手就能团灭这些暴徒,I mean it.

图是我在推上看到#如果ivy出现在BOP#然后选了几张让我心空的,🔗日后补上吧(非常抱歉

最后笔芯我爱的两只💚❤️


荷兰英短
是哥谭魅影! 她们的友情太美妙...

是哥谭魅影!

她们的友情太美妙了www

是哥谭魅影!

她们的友情太美妙了www

星光Ashley

【边缘更新】

Artgerm笔下的poison ivy

来自各种签绘&独家封面

【边缘更新】

Artgerm笔下的poison ivy

来自各种签绘&独家封面

Sally Alley
指绘 (我对不起美丽毒藤

指绘

(我对不起美丽毒藤

指绘

(我对不起美丽毒藤

赛尔壳斯

【毒哈/Poison Ivy&Harley Quinn】Fate(第一章:苜蓿)

最近在看DC19年新出的哈莉奎茵,再次爱上毒哈!决定连载一个小中篇!

因为第一章就有emmm...所以这里只放第一章前一小部分。有兴趣的盆友请戳a/o/3:

works/23080018/chapters/55210252


Chapter.1 苜蓿

You know nothing, Harleen Quinzel.
【玩了下红发女的梗2333】


“第三百零三次……第三百零三次,他扔下了我!毫不犹豫!”汽水罐在哈琳的手里嘎吱一声瘪得不成样子。

“所以呢,”帕梅拉默默地捡起可怜的汽水罐,利落地扔进垃圾桶,“你还要原谅他第三百零三次吗?”

“Ive,你相信我,这次我绝不会再...

最近在看DC19年新出的哈莉奎茵,再次爱上毒哈!决定连载一个小中篇!

因为第一章就有emmm...所以这里只放第一章前一小部分。有兴趣的盆友请戳a/o/3:

works/23080018/chapters/55210252


Chapter.1 苜蓿

You know nothing, Harleen Quinzel.
【玩了下红发女的梗2333】



“第三百零三次……第三百零三次,他扔下了我!毫不犹豫!”汽水罐在哈琳的手里嘎吱一声瘪得不成样子。

“所以呢,”帕梅拉默默地捡起可怜的汽水罐,利落地扔进垃圾桶,“你还要原谅他第三百零三次吗?”

“Ive,你相信我,这次我绝不会再相信他的鬼话了!我,我要和你并肩作战!”

帕梅拉看着面前的女孩双拳紧握,眼神坚定而稚气——于是她溜到了嘴边的赌气话又被硬生生地吞回了肚子,最后只剩下一句玩笑般的叹息,“你什么也不懂,哈琳·昆泽尔。”

也许这一次……她真的能看清那个男人吧?

也许这一次……

 

这样的假设,帕梅拉已经不知道在心里做过多少次了。

一次次的失望,又一次次地重燃希望,再一次次将希望浇灭……她陷入恶性循环与自我厌弃,正如对方一次次飞蛾扑火般回到小丑的怀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女孩做的任何错事都无条件原谅的?帕梅拉也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自己动心的那个午后:刚洗完澡的哈琳·昆泽尔穿着素白的T恤,湿漉漉的金发还没来得及喷上乱七八糟的染料,脸上没化任何花里胡哨的妆,不加粉饰的她显得单薄而病态。

那个时候的她,不是名为哈琳昆泽尔的天才心理学家,也不是名为哈莉奎茵的暴躁不良少女。

帕梅拉觉得,眼前的女孩更像一层浸湿的白纸,轻轻一捏便会碎成很多无法复原的纸渣,没有血肉,也没有神经。

她就这么轻飘飘、水滴滴地站在一束刚培育好的毒花前,朝自己眯起眼睛,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Ive!你是怎么养出这么好看的花的啊!”

彩色的颜料堪堪滴在湿纸上,晕染出一幅斑斓的抽象画。

幼稚,帕梅拉看着那个画一般笑容在心里暗骂,眼睛却黏在对方身上,怎么也挪不开了。 


木池

“red!pudding有了新女友!”

“£andl….,ki?????”

看到joker的新女友出来了,哈莉宝贝别管那个男的了,你看看你老相好?老相好她不香吗?

“red!pudding有了新女友!”

“£andl….,ki?????”

看到joker的新女友出来了,哈莉宝贝别管那个男的了,你看看你老相好?老相好她不香吗?

个个砸
时间刚好,节日快乐! 超女动作...

时间刚好,节日快乐!

超女动作有参考,原图美哭了应该都见过

时间刚好,节日快乐!

超女动作有参考,原图美哭了应该都见过

喵子RJTD

[哥谭魅影×猛禽小队]Gotham Girls’ Time

2020.03.08快乐 重启前的漫画设定

Summary:Harley没有想到一瓶杀虫剂会有这么大威力。

⚠ooc属于我 

Gotham City Sirens/Birds of Prey 私心一点毒哈

——————————————

“你可真是碍事!Little BIRD!”


Harley垂在耳边的球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一蹦一跳,高举起的大锤在夜色中划出阴暗的弧线。在刚看到Black Canary时Harley就计划好了,她要砸扁这只突然蹦出来打搅她好心情的美丽金丝雀。如果有幸将她打趴,不...

2020.03.08快乐 重启前的漫画设定

Summary:Harley没有想到一瓶杀虫剂会有这么大威力。

⚠ooc属于我 

Gotham City Sirens/Birds of Prey 私心一点毒哈

——————————————

“你可真是碍事!Little BIRD!”


Harley垂在耳边的球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一蹦一跳,高举起的大锤在夜色中划出阴暗的弧线。在刚看到Black Canary时Harley就计划好了,她要砸扁这只突然蹦出来打搅她好心情的美丽金丝雀。如果有幸将她打趴,不,她一定要把她打趴,自己要在她身边拍一张和宝贝锤子的合照,配上“得分”上传到自己的推特。想到这儿,她有些后悔没给她的宝贝锤子补漆,那样拍出的照片会更加好看。

 

“Hey hey hey,别这么暴躁小疯子。”

 

Dinah侧身躲开了Harley突然的攻击,锤子落在小巷里还不到一秒就迅速弹起向Black Canary的小腿腓骨砸去。

 

“我只是想要你背包里的试剂瓶,如果你一定要打架,我有一整夜可以和你玩玩。”

 

“这是我先拿到的!你别想和我抢。”

 

Harley显然没有把Black Canary的话纳入可选的选项中,她还等着向Pamela“邀功”,运气好的话今晚回家就会有甜甜的,亮闪闪的,足以让她涂满二十片面包的果酱。

 

“那不是拿,是偷。”

 

“你在和Harley Quinn讲道理?Dinah我快要分不清你们谁是疯子了。”

 

Oracle带着调笑的语句从钟楼上的屏幕后传到了Black Canary的耳钉中。

 

“谢谢你的‘鼓励’Oracle。”

 

抬腿跃起擦着锤子边缘跳过,用力下坠踩在锤柄上,带着红黑小丑服的滑稽疯女孩摔在地上。

 

“那么到底是什么试剂?”

 

Barbara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这间实验室得到批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根据资料和前几年的卫星地图显示,它已经存在了至少十年。究竟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得到合法资格,背后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但至少从Harley的出现可以看出,这儿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至少里面有足够让这位疯疯癫癫的恶棍小姐盯上的理由。

 

“你需要给我调查的时间Dinah。”

 

“Hey,金丝雀小姐!”

 

一小撮绿色的粉末向Dinah的鼻子飘来,Harley不知道自己拿了什么,她只是随手从口袋里掏出Poison Ivy给她的粉末,至于作用……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Black Canary的反应已经够快,却还是在屏住呼吸前让一点点粉末蹭进了鼻腔。早知道这个小东西这么难缠,Dinah就该直接震晕她,要不是为了不震碎她背包里的瓶子,自己怎么会中招。

 

“阿嚏!Oracle我好像……”

 

“Dinah?Dinah!你还能听到我说话吗?”

 

Barbara焦急的声音传出。

 

Harley大笑着等待粉末起作用,看到的却是向自己的方向拥抱而来的Black Canary。

 

“别别别……别靠近我!”

 

Harley把锤子横在了自己和Black Canary之间,像是那个拥抱有毒一样,恨不得远隔千里。她明白那个一捏就爆的环保可降解材料中包裹的是什么了,天哪,有没有人来救救她。

 

Harley的耳边擦过一只十字弓箭,直直的插入了Black Canary身后的地面,Huntress的出现让Harley料之不及,谁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想解决Pamela忧心的虫害问题,却引来了这么多的Gotham义警女士。

 

“你犯规,我们在一对一!”

 

“犯规?我的眼里我就是规则。”

 

“你就是犯规了!”

 

Halena的衣角在夜色中掀出紫色的波浪,忍不住对着浑浑噩噩中招的Black Canary翻了个白眼。在Oracle联系她的时候她以为是什么要紧事,现在看来不过是个人能力不足的轻敌,是Black Canary低估了这个曾经与Joker共舞的疯女孩的威力。

 

“犯规可不好了,小鸟……们。”

 

“Pammy!”

 

Harley的锤子离开了Black Canary的腰与它的主人一起蹦向拔地而起的藤蔓上的红发女人,小巷的墙壁瞬间爬满了青藤,而另一个身姿优雅落地,握着手里的鞭子,好像把玩尾巴一样的转动。

 

“猫咪!”

 

最终没能爬上植物转而挂在了Catwoman身上的女孩充满了委屈似的,指着渐渐恢复理智的Black Canary和才落地参与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几分钟的Huntress,控诉她们二打一的所作所为。

 

“现在是公平的三对二。”

 

调皮的女孩向正义的义警们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在她的规则里现在看起来公平极了!

 

“三对三。”

 

屏幕前的Barbara补充道,虽然她坐在塔楼上,虽然她好像不在那儿。

 

“Harley,我给你的荷尔蒙浓缩粉可不是让你用来和Black Canary谈情说爱的。”

 

“Pammy~”

 

Poison Ivy在双马尾小女孩撒娇前停下了对她的责备,她真不敢相信Harley在把会发声波的小鸟迷倒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傻愣愣的等药粉失效。想到这儿Pamela顺便在心里默默感谢了一下晚归的Selina对Harley游戏室的“巡查”,她和她的孩子们都没有发现这位前心理医生是什么时候绕过了可爱的植物溜出了收容所。就像Harley那宝贵的两只小土狼一样的不让人省心。

 

“我们只想要那瓶试剂,小植物。”

 

Huntress耸了耸肩示意她的不屑,她只是收到了Oracle的求救信号,如果不是因为她们搭档的还不错,自己绝对不会放下手头在追查的线索,转来看金丝雀对疯女孩“示爱”。

 

“什么试剂?你们是不是找错了门,还是故意来挑我们的麻烦。”

 

Pamela讨厌别人那么叫她,植物这个称呼太过笼统,用来称呼她或是她的宝贝们都是不恰当的,更别提这两个义务警察深更半夜在小巷子里围殴她的Harley。

 

藤蔓像是巨蟒一般向她们扑来,紧随其后的是在藤蔓上下飞跃的Catwoman,她今晚已经和小野猫玩闹了一夜,顺手把两个打劫的混蛋打包成给GCPD的小礼物留在了街边,但也许继续舒张筋骨不是坏事,看来今晚回家的时候她可以睡的更香。事实上Selina大可在旁看戏让她们真的变成公平的二对二,毕竟她的新室友们要是连这点和义警的小冲突都处理不好,自己也没必要继续与她们同行。但她不得不承认,Harley的样子让她产生了保护欲,即使她知道这个一惊一乍的小炸弹不是好惹的。

 

铺天盖地的藤蔓遮挡住了本就昏暗的灯光,藤蔓的震颤让在上滑行的Selina意识到了大事不妙,反手拉过打架上头的Harley在声波冲破藤蔓的前一秒撞在了砖块上。

 

“你该早点用这招的。”

 

甩出长棍的Halena带着对Dinah的嗔怪冲向侧面而来的Harley,长棍击打在锤柄上发出嗡嗡的声响,越过向着脚踝飞来的藤蔓Dianh接住了Selina光滑的鞭子。

 

“Oracle还没有找到她们拿走的是什么吗?”

 

Black Canary又一次问自己全知的搭档。

 

“原来你还有带小朋友一起玩,hey,前蝙蝠女孩,你需要管好你的队友们了。”

 

“Oh,等等等等,Canary,Harley拿走的只是一瓶准备发售的强效杀虫剂试验品。”

 

Barbara揉了揉眉角,无奈的靠在轮椅上,她们只是为了一瓶已经准备发售的杀虫剂吗?

 

“什么?杀虫剂?!”

 

Halena惊呼出声,她大半夜为了一瓶杀虫剂和这群家伙纠缠?

 

“杀虫剂?”

 

Pamela和Selina的差异程度绝不亚于Birds of Prey的三位。

 

“Pammy baby……”

 

被Ivy倒吊起的Harley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

 

“这都是为了你的宝贝水仙花!”

 

 

……

……

 

今夜的Gotham,平静而安宁。


-THE END-


我永远爱女孩子们!

IMPALA07

无聊改编的 DC 冷笑话

【1】
新建的韦恩大厦前
迪克:“天哪,这太混乱了!怎么这么多人!是阿卡姆越狱犯们的邪教聚会还是布鲁斯开粉丝见面会了?”
提姆:“两者都是。”

【2】
冰山俱乐部
10岁的达米安指着手边的香槟,对企鹅人喊道:“你不知道给未成年喝酒是违法的吗?”
“实在抱歉,我尊贵的客人,这一定是服务生的失误,我这就去训话部门经理。”
“算了,先给我结账吧,VT-5、LW155、SDB各来四件。”


注:VT-5轻型坦克、XM777轻型155毫米口径榴弹炮、SDB小直径炸弹



【3】
迪克:“塔马兰星人是不是无法记住别人的脸?”
星火:“可是,地球人也一样啊,只要换个发型戴副眼镜,你们就不认识了。”

【4】
“你们黑面具的帮派...

【1】
新建的韦恩大厦前
迪克:“天哪,这太混乱了!怎么这么多人!是阿卡姆越狱犯们的邪教聚会还是布鲁斯开粉丝见面会了?”
提姆:“两者都是。”

【2】
冰山俱乐部
10岁的达米安指着手边的香槟,对企鹅人喊道:“你不知道给未成年喝酒是违法的吗?”
“实在抱歉,我尊贵的客人,这一定是服务生的失误,我这就去训话部门经理。”
“算了,先给我结账吧,VT-5、LW155、SDB各来四件。”


注:VT-5轻型坦克、XM777轻型155毫米口径榴弹炮、SDB小直径炸弹



【3】
迪克:“塔马兰星人是不是无法记住别人的脸?”
星火:“可是,地球人也一样啊,只要换个发型戴副眼镜,你们就不认识了。”

【4】
“你们黑面具的帮派里为什么会有一个红头罩?!”
“总得有人负责和蝙蝠侠交涉吧。”

【5】
达米安刚加入少年泰坦不久,与BB、渡鸦、乔、星火出任务回来。
迪克:“小D,你在少年泰坦过得怎么样?”
达米安:“还行,但我认为我遭遇了不公正对待”
迪克:“发生什么了?”
达米安:“昨天飞机坠毁,他们第一个把降落伞扔给了我!”

【6】
电视新闻:
/根据中心城政府最新出台的政策,失业者可以去政府开设的人才市场学院参与技能学习、职业规划、专业进修与心理辅导。就学期间不用担心居住问题与生活开销,院校将免费提供吃住,直到失业者成功再次就业。专家预测,这会成为全国最有潜力的人才市场。/
哈莉:“听起来有点耳熟……?”
艾薇:“放在哥谭,这叫阿卡姆疯人院。”

【7】
达米安:“为什么阿卡姆不仅没有死刑,甚至还会有三次终身监禁这种量刑?!”
杰森:“这大概是哥谭政府对东方佛教轮回转世的最佳解读。”

【8】
侄子生日派对上,企鹅人与侄子聊天
企鹅人:“你知道阿卡姆和黑门监狱是为了什么而建立的吗?”
侄子想了想:“关押罪犯,保护外面的市民不受伤害?”
“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建造监狱是为了从蝙蝠侠那里保护我们不受伤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